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45章 你的要求,本帝不准!

第845章 你的要求,本帝不准!

    雷金世漫长的一生之中,从未觉得死亡如此逼近。www.kanshula.org

    吕瘟庞大的道念之力镇压而下,好似苍天倾覆,压得雷金世半点也动弹不得。

    雷金世身上的紫黑之色越来越多,丹田内的元神,则以骇人的速度溶为脓血。

    这一刻,雷金世仿佛不再是堂堂碎念后期老怪,好似回到了修道前的凡人时代。

    一身法力,无法调动半分,在吕瘟的大神通之下,一步步濒临死亡。

    只过去一息,他的元神已溶化了三分之二,修为已跌落至碎念初期!

    “瘟王!住手!”

    其余八名神虚碎念长老之中,立刻便有四人面色大变,站了出来,试图救下雷金世。

    星空极远处,亦有一道惊天动地地遁光由远而近,疾驰而来,远远传来一道冷喝之声,“吕瘟!手下留人!”

    吕瘟的神情丝毫不为所动,冷冷看着远处高台的雷金世,就好似看待一个死人。

    一股充斥着瘟疫之念的道念狠狠一扫,四名神虚碎念长老立刻吐血连退,心惊不已。

    没有给任何人救援雷金世的机会,吕瘟直接双手掐诀,冷喝一字,“溶!”

    立刻,雷金世的肉身嘭地一声,直接炸裂,紫黑色的污血碎肉溅落一地。

    他的元神,则在同一时间溶为脓血,凄惨之极。

    一直到死,他也未想明白,吕瘟为何会对自己出手。

    “嘶!是神虚瘟王!他竟杀了雷金世!”

    “老夫早就听说此人行事狠辣无情,想不到今日竟能亲眼见到他杀人的一幕。杀一名神虚长老,竟眼皮都不眨一下!”

    “瘟疫道念!好可怕的道念!灭杀碎念后期,只需一念!这就是瘟王的实力么!”

    四面高台,霎时间议论如潮。直到极远处星空中,有一道面色铁青的老者到来,全场才稍稍安静下来。

    来者是一名褐发老者。一袭金甲,坐在一只金鳞龙龟的背上,周身上下,散露着万古第五劫的强大气势,无疑是一名仙王。

    此人一经到来,立刻收了龙龟坐骑,降落在北面高台上,挥手摄过雷金世的储物袋,望着雷金世陨落遗留的一地污血,面色铁青。片刻之后,却是无奈一叹。

    他,终究还是来迟了

    “是玄悲仙王!神虚阁第一仙王!下一任神空大帝的少帝人选!”高台之上立刻传出不少惊呼,道破了金甲仙王的身份。

    “玄悲少帝”宁凡目光微微一凝。

    他没有想到,雷金世会如此不顾身份,当着数百万修士,暴起对自己出手。

    他更加没有想到,吕瘟会为自己出头,当众斩杀了雷金世

    他同样没有想到。死了一个雷金世,还会出来一个玄悲仙王,且这玄悲仙王,还与他一样。同样有一个少帝身份

    静!四面高台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猜测,玄悲仙王会如何处理雷金世陨落之事。

    却见玄悲仙王收起雷金世的储物袋,目光阴晴不定。似在犹豫什么。

    十余息之后,此人终是有了决定,目光一厉。

    一回头。一个眼神,好似整个苍穹,都要在他的目光之下化为灰烬!

    “吕瘟,神虚双帝闭关不出,此届墓比,老夫是最高负责人。雷金世好歹是我神虚阁排名第八的长老,你今日当着万千修士之面,将之击杀,必须给老夫一个合理理由!否则纵然你是秘族弃人,老夫也必须将你严惩!”

    在玄悲仙王话音落下的瞬间,四面高台之上,立刻有不少老怪目光一震。

    吕瘟秘族弃人的身份,东天很少有人知晓。此刻骤然听闻如此隐秘,许多老怪都心中震撼。

    吕瘟目光微微一凝,面对玄悲仙王,纵然是他也不敢太过无礼。

    只是他生性桀骜不驯,便是面对神虚双帝,面对森罗,也没有太多畏惧,面对玄悲,自然也不会畏惧。

    无数老怪等待着吕瘟答复,给一个斩杀雷金世的合理理由。

    在众人目光之前,吕瘟沉默许久,忽然间哈哈大笑,朝宁凡一眼瞟去。

    “老夫看不惯雷金世以大欺小!这,就是老夫的理由!”

    一听此言,不少老怪的目光,立刻唰地一声,齐齐落在了宁凡身上。

    就连玄悲仙王,也是目光一凝,扫向了宁凡。

    到了此刻,绝大多数的老怪都已看出,宁凡之前在墓宫遇到了凶险,隐约是与雷金世有关。

    在宁凡获得墓比第一之后,雷金世甚至还不顾身份,对宁凡暴起出手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吕瘟才出手杀了雷金世。

    看吕瘟的意思,他杀雷金世,是为了宁凡么。

    “他,只是一个小辈!老夫不信,你会为了一个小辈杀雷金世!”玄悲目光一沉,只看了宁凡一眼,便收回目光。

    宁凡纵然有成为万古仙尊的资质,在他这未来的神空帝眼中,也是不值一提。

    “他是小辈不错,但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吕某人的结义兄弟!这个理由,可足够!”

    吕瘟言罢,身形一晃,直接落在会场中心,落在宁凡身侧。

    吕瘟的身材原本肥胖可笑,但这一刻,在他身上竟有一股威严如天的气势。

    他将宁凡挡在身后,目光冷厉扫过四面高台一个个席位!

    他的话语一出,四面高台之上,立刻有无数老怪露出惊容。

    “‘千秋魔君’宁凡,竟是‘瘟王’吕瘟的结义兄弟?!竟会有这种事!”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那吕瘟生性孤僻,老夫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结义兄弟,便是朋友都没有一个但看吕瘟的架势,竟也不似说谎,莫非这宁凡,真是吕瘟的义弟不成!”

    玄悲仙王的神情立刻一震,为之动容。

    若宁凡是吕瘟义弟,而雷金世数次招惹宁凡。吕瘟斩杀雷金世,倒也算是理由充分,虽然暴起行凶多有不妥,但也怪雷金世先对宁凡下死手,这一次,怨不得吕瘟

    玄悲仙王身后,八名神虚长老全部目光大震,就连九长老罗石都露出惊容。

    罗家群修,无一不惊,陈家群修、雷家群修。无一不惧!

    东溟雷家之中,最强者便是雷金世,除了雷金世外,族中仅有三名舍空。

    便是雷金世在世之时,雷家也绝对招惹不起吕瘟。如今雷金世陨落,陨落的原因更是因为动了吕瘟的义弟雷家三名舍空不敢想象,随着雷金世一死,雷家将会受到吕瘟何等疯狂的报复!

    陈家群修更是惊惧难明。尤其是陈家家主陈玄,此刻心中追悔不已。后悔自己为何要听从雷金世的命令,屡屡对宁凡暗下杀手

    宁凡竟是瘟王的义弟!这个身份,是陈家惹得起的么!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雷家三名舍空与陈家家主同时迈出一步。朝会场中央的吕瘟抱拳告罪。

    只可惜,他们告罪的话语还未说出,已迎来了吕瘟冷若寒冰的杀机。

    “现在才想求饶,迟了!吕某可不是战王罗家。瞻前顾后!吕某的人,谁动,谁死!”

    在这话音一落的瞬间。一股有如实质的瘟疫道念立刻猛然散开,朝雷家、陈家两家席位扫去。

    这瘟疫道念避开了鬼玄之下的修士未杀,两家鬼玄以上的修士,几乎在一瞬间,全部嘴唇发紫,口吐白沫,倒地而亡!

    雷家三名舍空,陈家家主陈玄,全部带着惊恐之极的表情,只瞬息,全部陨落在吕瘟的神通之下!

    “吕瘟,你!”玄悲仙王一惊,正欲斥责吕瘟再次暴起杀人的凶行。

    吕瘟却是先一步冷冷出言,打断了玄悲仙王的话头。

    “玄悲,老夫留下陈家、雷家低阶修士不杀,已经算是给了你面子!否则按老夫从前心性,雷、陈两家敢动老夫义弟,全部该屠,无一可活!此事便是告到双帝面前,老夫也有理可说!”

    言罢,吕瘟目光复又落在许家席位上,冷喝道,

    “许元真是谁!”

    一声冷喝,杀机毕露,惊得许家群修冷汗直冒。

    许家席位上,立刻便有一名白发及地的老者仓皇站起,朝吕瘟恭敬抱拳,言道。

    “晚辈便是许家家主——许元真,不知瘟王有何吩咐!”

    这名老者有着舍空中期修为,正是许家家主许元真。

    被吕瘟点到姓名,许元真哪敢怠慢,立刻答复,只是心头却是忐忑难安。

    许元真是许家家主,自然知晓自家族人许年死于宁凡之手一事。

    他心知,吕瘟点到他的名字,多半是为了许年一事

    “许元真!老夫听说,你族族人许年,与老夫义弟公平对决,技不如人陨落,可有此事!老夫还听说,你族族人许道,有意为许年出头,寻老夫义弟麻烦,可有此事!”吕瘟老眼一眯,寒意凛冽。

    许元真对上吕瘟冰冷目光,立刻心惊肉跳,浑身冷汗淋漓,狠狠瞪了会场中的许道一眼,抱拳告罪道,“许年死于公平对决,他的死,怪不得任何人!其堂兄许道或许一时不忿,对瘟王义弟出言不逊,这一点,老夫确实半点也不知情,绝非我许家本意!”

    “你不知情?呵呵”

    吕瘟笑眼一眯,朝会场上的许道望去。

    被吕瘟一眼扫中,渡真中期修为的许道,立刻有一种生死不由自己的感觉。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许道立刻满面惶恐,向吕瘟抱拳道,“晚辈早已打消对宁兄的敌意!愿发心魔大誓,今生今世不会因许年之事,再寻宁兄任何麻烦!”

    “呵呵,记住你的誓言!如违此誓,老夫自会让你付出代价!你身后的许家,也必定因你一人而灭!”

    吕瘟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许道及许家群修一见吕瘟如此表情,全部打了一个寒颤。

    吕瘟冷笑着,目光肆无忌惮扫过四面会场。

    他既然已经决定出手帮助宁凡,索性再帮宁凡一次,以他的凶名。助宁凡震慑宵小,避免日后无休无止的麻烦。

    待确认此地再无宁凡仇家之后,吕瘟方才满意地点点头,对宁凡传音了几句话语,身形一晃,重回高台席位。

    宁凡目光复杂地望着吕瘟,脑海中,仍回荡着吕瘟的几句传音。

    ‘宁道友放心!如今的你不得不隐匿修为,无法展露仙王实力,行事多有不便。若有危难。老夫自会出手助你!’

    ‘今日老夫擅作主张,称你为义弟,此乃权宜之计,还望宁道友莫要计较才好。’

    宁凡微微一叹,吕瘟帮了他,他又怎会与吕瘟计较什么。

    斩雷金世,诛尽雷、陈二族鬼玄之上的强者,震慑许家,给了自己‘瘟王义弟’的身份

    这吕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着想,他怎会不领情。

    就算吕瘟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基于一场误会,基于宁凡并不存在的‘南族修士’身份。今日之情,他也会暗中记下。

    玄悲仙王朝吕瘟方向望了一眼,无奈一叹,令几名神虚修士前往陈雷而家席位。帮忙收拾残尸残局,自己则一挥手,取出一个名册。

    “雷金世陨落一事。暂搁一旁不议现在由老夫亲自为此届墓比守墓者颁发奖励!”

    这名册之上本有4175个守墓者姓名,随着玄悲仙王取出另外一个玉简,这份玉简中,记录着前两轮所有守墓者的成绩,已折算为分数。

    玄悲仙王朝玉简打出一诀,立刻,玉简中不断有光芒飞入名册。

    数息之后,名册中便只剩一百个姓名,按照名次不同一一排列。

    这一百人中,排名第一者,是宁凡!

    余下之人,则是此届墓比排名前百的修士。

    名册一定,玄悲仙王目光朝名册一扫,继而对名册打出一诀。

    立刻,名册化作一道金虹,冲天飞起,于长空之上迎风而长,化作一个巨大的卷轴,一点点撑开。

    卷轴上的一百个姓名,闪烁着金光,以此地老怪的神念之力,自然能全部看清。

    “排名十九么早知道宁兄会闯过第二十四墓,直接取消第三轮,我就该多闯几墓,取得更好的成绩才是”君长东微微一笑,对未能取得前十名次并不在意。

    “排名第三”月寒贝齿咬唇,朝宁凡看了一眼,幽幽一叹,不甘而无奈地收回目光。

    宁凡的实力远超她想象,连闯二十四墓,不是她可以与之相比的。

    且宁凡竟然还是瘟王义弟这个身份,太让人忌惮,便是她,也不敢再去招惹宁凡。

    “第二么”许道苦涩一笑,闭上眼。

    早在他见识到宁凡连闯二十四墓的实力后,便已打消对宁凡的种种敌意。如今更有瘟王出面,他自然更加不敢再对宁凡妄动敌意

    墓比名次前百,便有丰厚奖励,名次前五十,在原定奖励之上,还有虚无令的奖励。

    排名前五十的守墓者,可在墓比之后,获得一枚虚无令奖励。

    排名前二十的守墓者,可获得两枚虚无令。

    排名前十的守墓者,可获得四枚虚无令,且获得神虚阁给予的仙君封号。

    排名第一的守墓者,更可向神虚阁提出一个请求,但凡神虚阁力所能及,无不应允!

    没有立刻给排名第一的宁凡颁发奖励,玄悲仙王先从排名靠后的修士开始,一一颁发奖励。

    排名前十之后的人,大都获得了丹药、法宝、功法、虚无令等各类奖励,

    这些修士往往只需上前,对玄悲仙王行个礼,露个脸,拿到奖励,便可以下场了。

    到了排名第十的修士,奖励的颁发开始显得郑重起来。

    玄悲仙王行至高台前方,望着下方会场仅余的十名守墓者,目光一凝,一指点下。

    立刻,宁凡等十名守墓者的前方,从天而降一座巨碑。

    封仙碑!神虚阁的秘宝之一!

    这巨碑大部分都是空白,只在左上角的位置,刻着一百四十九个字。

    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一个仙君封号。

    字的刻痕有深有浅,越是刻痕深的字,蕴含的仙威越是惊人。

    第一百四十八字,为‘影’,是秦崆所刻,刻下这个字,他成为了影之仙君,并从封仙碑中获得了一式秘术,神通大涨。

    第一百四十九字,为‘骨’。是君长东所刻刻下这个字后,君长东获得了某一秘术。

    “自第一届墓比以来,神虚阁共诞生了一百四十九名仙君。每一届墓比前十,都有在封仙碑前留下封号的机会,只可惜,并非任何人都有能力在封仙碑上留字”

    玄悲话说一半,目光落在第十名守墓者身上。

    “神道宗,陆奢!你有一炷香时间,可倾尽你的全力。在封仙碑上留下一字!若办得到,那一字,便会是你仙君封号!得此封号,你自能从封仙碑中。获得相应奖励!”

    玄悲仙王话音一落,此届墓比排名第十的守墓者,立刻一步迈出,行至封仙碑之前。目光隐隐有些兴奋。

    他名为陆奢,是一名渡真初期修士。

    他想要在封仙碑上刻下的,是‘火’!

    但见陆奢屈指一点。指间立刻便有火芒飞出,化作一道道神芒,在封仙碑上狠狠斩落。

    他试图在封仙碑上刻下‘火’字,获得火之仙君的封号。

    只可惜,他的攻击落在封仙碑上,只激起七道神光,根本没有在碑上留下一丝半缕的划痕。

    封仙碑下,他施尽百般神通,仍无法在碑上刻下一个字。

    一炷香之后,时间到,陆奢长叹一声,失去了仙碑刻字的资格,接受其他奖励后,黯然离开会场。

    在此人之后,排名第九、第八、第七的修士同样失败,未能在碑上刻下一星半点的字迹。

    这些人的攻击落在封仙碑上,倒是能激起十道以上的神光。

    激起的神光越多,说明刻字的神通越是厉害,可惜,仍无法刻下字迹。

    排名第六的守墓者,是一个剑修,其凌厉的剑芒斩落在封仙碑上,足足激起了二十一道神光。

    饶是如此,他那一剑也只足以在封仙碑上留下肉眼难辨的一丝划痕。

    经过一炷香的努力,此人仍无法刻出一字,未能获得仙君封号。

    第五、第四的守墓者,同样未能获得仙君封号,这二人的神通强度,也就在二十六七道神光左右。

    虚空门徒月寒,排名第三,到了她时,终于在封仙碑上刻下一个月字,获得了‘月之仙君’的封号。

    月寒的最强神通落在封仙碑上,足足激起了五十六道神光。

    在刻下‘月’字的瞬间,一道月色光芒立刻从封仙碑飞出,没入她的眉心。

    无人知那月色光芒中蕴含了什么讯息,唯一能够知晓的,便是月寒惊喜之极的神情。

    排名第二的许道,在封仙碑上刻下一个‘斩’字。他的神通,足足激起了封仙碑七十五道神光。

    他的道,是斩,斩断一切恩仇。

    正因如此,他才会想要为许年报仇,试图通过斩断这一桩恩仇,获得道心提升。

    只可惜,宁凡不是他斩得了的这一恩仇,他只能选择遗忘,选择斩断,而后再寻其他可斩之物修炼。

    “斩之仙君么”

    宁凡目光微凝,看着许道,正对上许道善意的笑容。

    那笑容中的善意并非作伪许道斩不了与宁凡的仇怨,便斩断了自己对宁凡的敌意

    “连敌意都能斩灭么”

    宁凡收回目光,望向封仙巨碑。

    其余守墓者皆已退场,唯有他一人,仍留在此地。

    他是此届墓比第一,他可获得各种物品奖励,可获得仙君封号奖励,还可获得一个提出请求的机会。

    请求的内容,他早已想好。

    仙君封号,他倒还未决定。

    按照他的估计,神通威能起码要达到三十五道神光强度,才足以在封仙碑上刻下清晰字迹。

    他此刻精血损耗严重,伤势不轻,能够发挥的实力有限,但在封仙碑刻字。却难不到他。

    “罗家守墓者,宁凡!你可想好在封仙碑之上,刻下什么字了么?”

    玄悲仙王的声音,忽然从北面高台传来。

    “想好了。”

    宁凡一步步走向封仙碑,目露追忆之色。

    若一定要选一个仙君封号,他想选的,只有一个

    他想要刻的,也只有一个字那个字,是‘雨’

    他来自雨界,他是一名雨界修士。若一定要选一个仙君封号,他希望是雨之仙君!

    他抬手,召出斩忆道剑,催动四道紫气剑芒,狠狠斩落在封仙碑之上。

    立刻,封仙碑微微一颤,散发出四十道神光。

    “四十道神光小凡凡似乎伤势很重,无法使出全力他,不要紧吧”小妖女秀眉蹙了蹙。

    四面高台之上。不少老怪都是微微遗憾。

    他们都看出宁凡身负伤势,若非如此,宁凡全力之下,不知其神通能激起多少道神光。

    没有人怀疑宁凡全力出手之下。激起的神光数目能超过许道等人。

    此刻的宁凡面色苍白无血,气息萎靡虚弱,能斩出四十道神光,已是难得。

    一个‘雨’字。渐渐成形于封仙碑之上。

    在这字刻下的瞬间,意味着宁凡正式获得了神虚阁封赐的‘雨之仙君’封号。

    “四十道神光么纵然此子并未受伤,恐怕也难以斩出百道以上神光”

    玄悲仙王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纵然宁凡有‘瘟王义弟’的身份,他仍不会对宁凡太过重视。

    “现在,你可以凭墓比第一身份,向老夫提出一个请求!将你的请求,传音告诉老夫!”

    宁凡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小妖女的席位,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抬头望北,朝玄悲仙王所在方向遥遥抱拳,但见唇动,不见音出,也不知传音了什么。

    那玄悲仙王起初还是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待听闻宁凡的请求之后,先是一惊,而后目光凝重地看着宁凡,沉默许久之后,方才厉声道,

    “你的请求,过了!神虚阁,不会答应!拿上你的奖励,退下!”

    言罢,玄悲仙王屈指一弹,手中盛放奖品的储物袋立刻化作一道流光,朝下激射,飞至宁凡身前。

    宁凡没有去接那储物袋,任那储物袋落在地上,也不去看一眼。

    他目光死死凝视着玄悲仙王,不可置信!

    他从未想过,神虚阁会如此干脆利落地拒绝他的请求。

    罗石眉头一皱,站起身,对玄悲仙王恭敬一礼,而后问道,“敢问仙王,宁凡究竟提出了什么请求,仙王为何如此干脆的拒绝?根据墓比规定,此届墓比第一的修士,有资格向神虚阁提出任何要求,只要神虚阁能够办到,皆需答应”

    “问题是这个要求,我神虚阁无法办到!”

    玄悲仙王轻叹一声,对罗石等长老同时传音,甚至对吕瘟等仙王强者一并传音。

    一瞬间,包括罗石在内的神虚长老,全部露出了为难之色。

    宁凡的请求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神虚少主萧千慈的姓名,必须从钟祭祭品名单上划除!’

    若宁凡早几年提出这个请求,也许神虚阁不会太过难办,即便小妖女名列祭品名单,多半也会答应他的请求。

    只可惜,如今的小妖女,已在数年之前,被暗族亲自点名

    “暗族要的祭品,一贯势在必得,此女已被暗族点名,就算是老夫也不敢再随便对她出手宁小友的这个要求,有些不明智啊这个要求莫非是族中老祖的意思?我南族想与暗族开战?”吕瘟目露思索之色,片刻之后确实一叹。这个要求,恐怕神虚阁不会答应

    就算他有心帮宁凡说几句话,也是徒劳。

    “不知宁某的请求,有哪里过分了,请仙王明言!”

    宁凡毫不避讳地看着玄悲仙王,没有任何畏惧,只有坚持。

    玄悲仙王眉头一皱,正欲解释,天地间,忽的出现两道七彩人影,正是神虚双帝!

    “玄悲,他的请求,究竟是什么?”神虚双帝之中,虚空大帝面色凝重,对玄悲仙王问道。

    玄悲仙王不敢怠慢,立刻向驾临此地的两名大帝传音回禀。

    一听玄悲仙王的传音,虚空大帝目光一凛,继而一叹,叹的,是宁凡提的要求,竟与祭品有关。

    至于那神空大帝,则冷哼一声,二话不说,直接散出浩瀚帝念,朝宁凡所在方位狠狠压下!

    “小辈,退下!你的要求,本帝不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