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44章 吕某杀人,何须理由!

第844章 吕某杀人,何须理由!

    好似有一道声音划破苍穹,好似在这一瞬,这天地间的雨,全部要遵从宁凡的号令……

    好似有一道意志,加诸在道法规则之上,在五柄仙剑腾空而起的瞬间,那意志,达到了最强,全都融入了一字之中!

    逆!

    雨从云来,今日,雨要逆云!

    修从劫来,今日,修要逆劫!

    好似有千万道雨落之声,传入青雷女子耳中,令她独目瞬间露出惊容。

    “此子竟能执掌天地间一丝雨之道则!”

    由不得青雷女子不惊,宁凡执掌的虽然只是一丝雨之道则,并非彻底掌控,但这一丝,即便是万古仙尊也未必能办到!

    宁凡的大五行体,在这一刻催动至极致,一身法力好似全部灌输到了五剑之中。

    五柄仙剑一经腾空,立刻朝无边红云快如闪电地劈落。

    五道剑芒立刻同时斩出,一瞬间引动了天地间所有雨意,天地间所有的雨,都在这一刻化作了仙剑剑影!

    数百万仙剑剑影,带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意志,好似要将天地劈开,好似要将混沌劈开,好似要将阻挡在身前的一切,全部劈开!

    若天挡路,则开天!若地挡路,则辟地!若人挡路,则杀人!若神挡路,则诛神!若鬼挡路,则斩鬼!

    一重重红云,尚未形成劫念神通,立刻为之崩溃!

    斩碎漫天红云的瞬间,宁凡指诀一变,天地间数百万雨之剑影,立刻朝青雷女子斩落!

    其中更有五剑剑影,威能无匹,让青雷女子心惊胆寒!

    那五道剑影,有四柄是宁凡在六欲大劫中,从微尘老祖手中夺来。名为微尘四剑,是五涅后天仙剑。

    余下的一柄,是六欲仙王的遗物,十二涅后天仙剑——离合剑!

    雨之五剑,由五剑灵帮忙掌御,借着阴阳五剑的剑术,杀机毕露地斩向了青雷女子。

    青雷女子大惊之下,摇身一变,娇躯立刻拔高,化作了一个肌肉遒劲的独目巨人。周身每一寸肌肤,都是雷霆所化。

    独目巨人一经现身,立刻大手一拍,朝身前狠狠拍出。

    猩红的劫念化作掌印,轰至前方,立刻数百万雨之剑影相继崩溃。

    每有一道剑影崩溃,那掌印威能便也随即减弱一丝,其中蕴含的劫念一点点崩溃。

    待得天地间只剩最后五柄仙剑之时,掌印之中的剑念。已消失了三分之二,消融在了雨意之中。

    “灭!”

    但见宁凡一字喝出,五柄仙剑立刻猛冲而出,雨之剑意冲天而起。直接将威能残缺的掌印生生斩碎。

    独目巨人大惊,大手猛地朝五剑抓去。

    微尘四剑在他一抓之下,立刻剑意崩溃,疯狂倒退。

    而独目巨人的手掌。也立刻出现四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是被规则所斩,无法愈合!

    唯有那离合剑。乃是堂堂十二涅后天仙剑,品阶无限接近于先天之宝,根本不是独目巨人可以一抓而退的。

    只是离合剑需要吸收精血之力,才能发挥威能,这一点,却是此剑的一大弊端。

    随着宁凡一身精血疯狂消失,离合剑的威能一丝丝被激发,几乎发挥出此剑百分之一的威能。

    但见剑光一闪,墓宫天地立刻一分为二!

    在这道剑光之下,独眼巨人被生生斩为两截,惨叫一声,登时殒命,碎为漫天青雷。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含着无边怨恨她竟被红夜叉的奴杀死了

    惊世的剑意,隔着第六墓墓宫,朝着四面高台疯狂扩散,掀动了天地间所有雨意!

    四面高台之上,立刻有无数老怪豁然站起,不可置信得看着天地间的雨雾。

    雾锁东溟,所有的雨雾,都被宁凡一剑引动。

    “这是什么剑术,竟能引动天地间的一丝雨之道则,凝为剑芒!”

    “引动道则的神通!这种神通便是万古仙尊,也不是人人都能施展啊!”

    “不会错!这剑意之中的气息,属于千秋老祖,此剑光,是由千秋老祖施展而出!”

    “嘶!千秋老祖竟能施展如此恐怖的剑术!这一剑威力,便是舍空中期都难以抵御吧!”

    月寒离第六墓最近,对第六墓中的剑意,感受地自然是最为真切。

    她美目圆睁,娇躯因为胆寒而不住颤抖,不断后退。

    当这剑意扑面而来,她的脑海之中,立刻便响起了千万重雨落之声,一滴滴,震撼着她的道心。

    好似她一声道行都要溶化在那雨声之中!

    无法抵挡,不可战胜!这就是月寒面对这剑意,最为真切的感受!

    她对宁凡,本是厌烦之情,这一刻,却是感到了胆寒。

    原本还有与宁凡争强斗胜的想法,这一刻,却是再也不敢与宁凡去斗,去争!

    “那宁凡,竟强大到了这一步!”许道不可置信地看着第六墓墓宫,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直冲天灵。

    若宁凡有这种恐怖实力,他怎敢为了许年一事,与宁凡决死他与许年的情分,只是泛泛,没有深厚到这种程度!

    “这就是宁兄的真正实力么!即便我融合全部骨分身,也不是他的对手第三轮,若他施展次数,我将完败不他有这份实力,直闯二十四墓绝对不难,第三轮还会存在么?”君长东微微苦笑。

    这一剑之威,令无数老怪为之动容,北面高台之上,包括罗石在内的八名长老,全部震撼地说不出话。

    唯有八长老雷金世,望着手中一块碎为两半的命牌,双目因为震怒而变得猩红。

    这是雷灵的命牌,此刻命牌碎,意味着雷灵被宁凡所斩!

    “雷灵死了,雷灵竟死了!老夫数百万年苦功,毁于一旦!宁凡小儿,你。找死!”

    外界数百万修士,终于如愿以偿地被宁凡震撼到了。

    这一次的雨之五剑,引动道则,号令天地之雨,比西风术还要惊人。他们又一次看到了奇迹,一个由鬼玄命仙引发的奇迹。

    第六墓墓宫之中,雷灵陨落后形成的无数青雷,遍布长空,滋滋作响,好似千鸟锐鸣。

    在这无数雷鸣声中。倒是有五个小丫头的声音,兴奋地传开。

    “哼哼!颤抖吧,不男不女的小雷灵,你怎是大姐姐对手!”

    “哼哼!二姐姐还没玩够,若非你死得快,二姐姐定要再砍你五百剑,让你知道厉害!”

    “三姐姐砍你七百剑!”

    “四姐姐砍你九百剑!”

    “五五五”

    出声者,正是寄身于五柄仙剑中的五个剑灵小丫头。

    若是往常,宁凡听到这五个小丫头叽叽喳喳。多半会失笑。但此刻,他笑不出来。

    雨之五剑齐出,总算灭杀掉了青雷雷灵。纵然击杀先天雷灵,宁凡的心情仍是沉重。仍是绞痛。

    此刻的宁凡面无血色,虚弱之极,体内精血被雨之五剑中的离合剑,生生抽走九成。

    气息虽然虚弱。但他的目光却仍是如之前那般癫狂如魔,只是魔念之下,却藏着心痛。藏着悲哀

    这先天雷灵一死,雷身碎成无数青色碎雷,在那碎雷中,更有一丝猩红劫血飘浮于空。

    宁凡好似没有看到满天碎雷,好似没有看到那丝劫血他的眼中,只有那白骨雷鞭的影子。

    雷灵一死,雷鞭立刻从长空坠下,伴随着细雨坠落。

    宁凡心痛如绞,踏着一地雨水泥泞,一步步向前走出,小心翼翼接住那骨鞭。

    他的手抚摸着骨鞭,带着无法言喻的伤痛。

    这是她的骨她的骨,被人炼了兵器

    等等!

    宁凡目光忽然一凝,手中抚着白骨,悲色渐消,继而露出凝重、不解的神情。

    这骨中气息,确实很像红衣,若不仔细辨别,几乎看不出差异。

    然而此刻,宁凡近距离触摸骨鞭,终于还是从这骨鞭之中,看出了一丝差别。

    骨的气息很像红衣,但却并非红衣之骨!

    且这骨分明是古修士之骨,存在的年代已经太久。宁凡细细辨别,这骨鞭之骨,起码已存在了数亿年之久甚至还可能更久!早在红衣出世以前,此骨便已存在

    “不是她的骨,只是气息相近而已”

    宁凡反复确认之后,轻轻松了口气。

    他最担心的,便是红衣出事,遗骨被人炼成法宝。如今看来,这个担心纯熟多虑

    心中一宽,虚弱感觉立刻涌上心头。

    宁凡望着手中骨鞭,微微沉吟之后,还是将之收入玄阴界。

    再看满天碎雷之时,目光不由一寒,挥手召出雷图,直接将漫天碎雷收走,封印在雷图之内。

    这雷灵,先天成形,尚未真正塑出女子之身,按照剑灵小丫头的话,就是不男不女。

    对付这种雷灵,无法使用阴阳魅术,否则宁凡决不至于陷入如此苦战。

    虽未修成人形,雷灵体内蕴含的雷力已是极为恐怖。由于是先天灵物,这些碎雷的雷力,极其精纯,用处不小

    “雷金世,你的雷灵大礼,宁某便不客气地收下了!”

    宁凡收了漫天碎雷,复又屈掌一招,将长空之上一丝劫血摄入掌中。

    “太苍劫灵的劫血么记得那雷灵自称,是叫青那罗还是什么。而她的言语之中,反复提到红夜叉青那罗,红夜叉,太苍劫灵”

    太苍劫灵,劫血,劫念,劫念之主这其中有大秘,宁凡却是知之不详。

    “这是青雷雷灵体内的劫血,她的劫血,是我的十倍之多若我吞噬掉这一丝劫血”

    沉吟之后,宁凡将这一丝劫念之力封印,暂时收起,待墓比结束,再作处理。

    服下丹药,压下精血造成的伤势。宁凡目光扫过墓宫世界。

    随着青雷雷灵的陨落,此地荒坟之中,渐渐开始有死灵不断飞出。

    五柄仙剑从天而落,盘旋在宁凡身侧,传出五个小丫头稚嫩的声音。

    “小凡凡!我们还没有玩够!”

    “没玩够,那便继续!”

    宁凡指诀一变,五柄仙剑立刻猛冲而出,带着天地雨势,剑芒乱斩在大地之上。

    此地死灵无一例外,全部陨落在五剑剑光之下。毫无反抗之力。

    他们挡不住雨之五剑的威能!

    雨之五剑,是阴阳五剑的简化版,以微尘四剑、离合剑为剑意载体,以五个剑灵小丫头辅佐施术。凭借六个月的苦修,宁凡终于与五个小丫头生出一丝默契,可在解封雨阴阳的前提下,施展出五剑剑术。

    简化后的阴阳五剑,无法彻底发挥斩尽天、地、人、神、鬼的霸道威能,却将雨阴阳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若与雨阴阳的力量同时使用。雨之五剑足以重创舍空初期!

    若宁凡自损精血,催动离合剑的威能,此术甚至有斩杀舍空中期的可能!

    当然,自损精血代价太大。非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宁凡不会去自损精血。

    “再有一小会儿,我便无法压制雨阴阳的力量了在雨阴阳力量失控以前,我要杀入第二十四墓!夺得第一!”

    灭尽第六墓死灵。宁凡收了略有损伤的古魔傀儡,立刻步入第七墓。

    只过了三息,第七墓便被宁凡所破。

    又过去三息。第八墓也被宁凡闯过。

    第九墓,第十墓,第十一墓

    一只到第二十三墓,宁凡都是只花三息,便闯过了墓宫。

    在二十三墓之前,修为最高的死灵,也只是渡真巅峰而已,无人能在五柄雨之仙剑的攻击下存活。

    第二十四墓之中,修为最高的死灵,拥有舍空初期修为。

    到了这一墓,宁凡将所剩不多的力量全部灌入五柄仙剑中,狠狠一击!

    外界,但见第二十四墓神光大现,墓门轰然炸裂!

    宁凡收了五剑,拖着虚弱之极的身体,一步步走出第二十四墓,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四面高台,一片死寂,只有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一届墓比,注定要震惊世人,因为宁凡仅凭鬼玄巅峰修为,硬是在墓比第二轮,一举穿过了二十四座墓宫。

    按照墓比规定,他连闯二十四墓,将直接擢定为墓比第一,第三轮,取消!

    “嘶!此子了不得!了不得!”位于小妖女身旁的鲁长老,目光剧震。

    他已半步踏入舍空,但面对此时的宁凡,竟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他自然了不得,他可是小凡凡。”小妖女心情大好地一笑。

    “小蓉蓉,你看!我家情圣哥哥闯过第二十四墓了,他获得第一了!”离小小激动不已地对雁蓉言道。

    这一刻的宁凡,虽收了五柄雨之仙剑,虽重新封印了雨阴阳力量,但他身上的气势,仍是强大到让在座无数老怪压抑。

    命仙之中,无人能抗衡宁凡气势。

    渡真境之中,亦无人能抗衡宁凡此刻气势。

    便是一些舍空老怪,都在宁凡气势之下感到一丝压抑。

    譬如陈玄,他堂堂舍空初期修为,竟在面对宁凡之时,呼吸不畅起来。

    又譬如主持墓比的颜长老,她面对此刻的宁凡,竟有种莫名心悸之感。

    仿佛若是宁凡修为全开,生擒她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种感觉太过荒谬,又太过真实,让颜长老气息没由来地一乱。

    她稳下气息,渐渐冷静,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主持墓比的任务。

    “本长老宣布,由于罗家守墓者宁凡闯过了第二十四墓,第三轮墓比,取消!此届墓比第一,为宁凡!其余守墓者,根据前两轮成绩议定名次!”

    颜长老话音一落,无数守墓者的目光扫向宁凡,带着羡慕,带着敬畏。

    北面高台之上,神虚大长老徐徐起身,深深看了宁凡一眼。

    正欲宣布宁凡第一,并给宁凡颁发墓比第一的奖励,一旁的雷金世却先一步出言,打破了整个铜台会场的气氛。

    “他,没有资格取得第一!区区蝼蚁之修,竟敢杀害老夫雷灵找死!”

    雷金世双目血红,已然失去理智!

    他苦心培养的先天雷灵,却被宁凡所杀,他无法平静!

    他的本意,可是将雷灵培养到碎念境之后,再行吞噬,届时,他甚至有望一步踏入碎念巅峰的境界!

    然而这个打算,在宁凡斩杀雷灵的瞬间,化为乌有!

    他踏入碎念巅峰的梦想,在这一刻,破灭!

    他的心中,已无理智,只有疯狂的杀意不断涌现,誓要杀宁凡而后快。

    雷金世一步迈出,大手凝出无数青雷,立刻便要朝宁凡一抓而下。

    这一抓之力,倾尽了他碎念后期的一身道行,且是含怒一击,暴起出手,便是身旁的其他长老,也来不及阻止。

    天地间,骤然出现上千头青色雷龙的巨影。

    一丝危机之感,立刻出现在宁凡心头。

    “不好!”罗石面色大惊,道念一动,试图阻挡雷金世的攻击。

    只是不待他出手,一道冷哼已然响起。

    在这冷哼响起的瞬间,天地间的所有雷龙,全部惨叫而崩。

    一股凶煞之极地瘟疫道念,猛地散开!

    雷金世目光大惊,只嗅到一丝梨花甜香,还未反应过来,已然嘴唇发紫,忽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一股瘟毒,传入体内,立刻使得他的元神一丝丝融为脓血!

    雷金世的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出手者,他认识!

    “瘟王吕瘟你为何,为何对雷某人出手为何阻止老夫杀一个小辈”

    雷金世浑身发抖地言道,面对吕瘟,他根本无法淡定吕瘟,可是神虚阁中杀人不眨眼的绝世魔头!因着秘族弃人的身份,便是神虚双帝,也不敢过问他的罪责!

    若吕瘟想要在此杀他,他根本无力抗衡,必死无疑,且不会有任何人出手救他!

    “为何?”

    吕瘟徐徐站起,冷笑道,“吕某杀人,何须理由!死!”

    在这死字落下的瞬间,雷金世的面部因为过度恐惧,而显得有些扭曲。

    他的元神就在这一瞬,被无数透体而入的瘟毒生生吞噬,根本无力抗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