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40章 西风如道群魔灭

第840章 西风如道群魔灭

    这崩溃的古神巨影,气息明明堪比渡真巅峰,远超宁凡……但在宁凡一抓之下,竟是毫无抵抗之力的彻底崩溃。

    众多老怪都暗暗震撼,猜测宁凡定是依仗了什么特殊手段,才可从容破去古神巨影。

    具体是何手段,却无一人能够看破。

    看不破若宁凡尚只是一窍古神,当着无数老怪施展古神心力,多少会有一些人看出端倪。

    然而如今的宁凡,已是一名三窍古神。三窍古神,心化源泉他的古神心力,已化一池碧水,再无任何痕迹可以追寻。

    除非同样是三窍古神,否则,无人能看破宁凡古神的身份!

    陈玄骨节握得咯咯直响,眼中满是不甘。

    杀不死为何杀不死此子!为何此子明明只是一介鬼玄,却能抵挡自己亲手炼制的攻击玉简!

    “你们一起上!”

    陈玄目光狰狞,好似凶兽,大手一挥,直接将陈家最后两名守墓者扔到了斗法场之上。

    使用攻击玉简也就罢了,竟还以二敌一陈玄好似陷入疯狂,就算不断违背墓比规定,他也要斩杀宁凡!

    只可惜,那两名陈家守墓者立足未稳,宁凡已然挥手祭出斩忆道剑,剑光如梦如幻。

    十万八千道幻剑剑芒立刻横扫,列剑成阵,两名陈家守墓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直接陨落在重重剑影之中。

    他们的储物袋。连同他们所持有的那枚攻击玉简,则一并落入了宁凡的手中。

    至此,包括陈啸在内的五名陈家守墓者,全部陨落在宁凡手中!

    “可恨!可恨!”

    陈玄几乎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大手一挥,便要强行冲开挡在身前的罗家六祖,誓要亲自上场,拿下宁凡。

    但不待他踏出那一步,北面高台之上,忽有一人目光一阴。雷光一闪。

    下一瞬。一股犹如雷霆般凌厉的道念,立刻朝陈玄狠狠一扫。

    没有任何防御的可能,堂堂舍空初期的陈玄,直接被这道念震得吐血倒飞。重重砸落。将身后一排玉座全部砸毁。

    四面高台无数目光。立刻朝北面高台的某一人望去。

    出手者,竟是八长老雷金世!

    “八长老啸儿是遵从你的命令去对付罗家的,他死了。你怎可不管!怎可”陈玄话未说完,直接被雷金世冷喝声打断。

    “够了!陈玄,你给老夫适可而止!”

    雷金世此刻的目光阴沉之极,今日,陈家算是将他雷金世的脸面丢尽了。

    “要杀此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再触犯墓比规则,老夫便让你成为雷灵的食物!”这一句,却是雷金世对陈玄的传音。

    一听此言,陈玄好似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浑身一个冷颤,却是冷静下来。

    回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忽然有了一丝后怕。

    包括陈啸在内,陈家五名守墓者,全部违反了墓比规定此事恐怕已触犯了众怒,就连雷金世都无法容忍了

    “第二轮,你有的是机会!”雷金世复又传音道。

    一听此言,陈玄目光一亮,嘴角勾起一道阴狠笑容。

    老眼一眯,朝斗法场望了一眼,陈玄冷哼一声,挥手重塑了毁灭的玉座,重新坐下。

    杀尽了陈家守墓者,宁凡眼中寒芒稍减,神念一扫手中两枚攻击玉简,沉默少许之后,却是屈指一点,令两枚玉简化作流光,被他吞入腹中。

    主持大比的赵梦得,令人清扫了斗法场上的残尸,又令人修复了斗法场,方才重新取出名册,宣布道,

    “罗家守墓者宁凡,连败陈家五名守墓者,取得五胜。再胜五场,可晋入第二轮。”

    “千山宗守墓者,出列!”

    随着赵梦得一声令下,西面高台之上,立刻便有两道遁虹飞至斗法场外围。

    千山宗是七级宗门,只有两个守墓者名额。

    这两个守墓者一为鬼玄后期,一为鬼玄巅峰。

    二人站在斗法场外围,竟是不敢上场,目光敬畏地看了宁凡一眼,长叹之后,同时向赵梦得抱拳道,

    “千山宗贺明(贺放),自知不是宁道友的对手,甘愿认输!”

    言罢,二人身形一晃,飞回席位。

    “认输么罗家宁凡,七胜!道法宗守墓者,出列!”赵梦得皱眉道。

    道法宗仍是一个七级宗门,宗内同样只有两名守墓者。

    这两名守墓者都只是人玄巅峰,咽了咽口水,甚至没有飞至斗法场,直接在场外认输。

    毫无悬念的,宁凡取得了第九胜。

    只要再取得一胜,宁凡便算是晋入了第二轮。

    “看来这千秋魔君,是铁定会晋入第二轮了。他攻破陈家古神巨影,固然有取巧的嫌疑,但他灭杀陈啸的一掌,却是实打实的实力。只凭这一掌,他便有一战渡真中期的实力,再取得一胜晋级,不难!”

    不少老怪刚刚下了论断,下一刻便面色微变。

    毕竟这些老怪并未料到,下一战出场的,竟会是缚影宗。

    “缚影宗守墓者,出列!”

    赵梦得话音刚落,四面高台之上,立刻便有不少老怪振奋精神。

    而南面高台之上,则立刻便有六道黑影飞出,落在斗法场外围,正是缚影宗六名守墓者。

    缚影宗本只是八级宗门,本只有四个名额,但就在墓比前夕,缚影宗主突破了舍空巅峰的桎梏,迈入碎念境界,一举令缚影宗升为九级宗门。

    六名缚影宗守墓者,各个气息不弱。四人是鬼玄巅峰,余下二人,皆是渡真,乃是东溟星域大名鼎鼎的秦家双雄。

    弟弟秦宏,渡真初期修为,曾与宁凡在天目星见过一次,肉身曾毁于君长东之手,夺舍重修之后,修为减退了不少。

    哥哥秦崆,是上届墓比排名第四的高手。已是渡真中期修为。夺得过‘影之仙君’的封号。

    秦宏等五名缚影宗守墓者,皆是未动,无人上场。

    只有那秦崆,身形一晃。落在了斗法场中央。目光战火熊熊欲燃。看着宁凡。

    宁凡的第十场墓战,对手是渡真中期的秦崆!

    那些本笃定宁凡会胜的老怪,一瞬间又有了不确定。

    掌毙陈啸。秦崆也能做到,宁凡与秦崆的一战,恐怕不会轻易分出胜负。

    “是他”

    宁凡目光一扫场外秦宏,眉头微皱。

    当日在天目星商阁,秦宏试图借用宁凡的身体,曾被宁凡震慑过。

    目光又略略一扫斗法场上的秦崆,宁凡目光有了几许凝重。

    这秦崆与秦宏长得很像,同样干瘦如僵尸,同样面白无血,同样一袭黑袍。

    他与秦宏唯一一点不同,是左眼之下多了一个泪痣,目光更为阴柔妖异。

    此人是一名渡真中期修士,这种级别的修士,可不是执天印能一掌掌毙的。

    且此人身上始终有一股阴寒的气息缠绕,那阴寒,竟给了宁凡些许危机感。

    “本座听秦宏提过你,今日亲眼一见,方才知秦宏没有说谎,你,确实有让君长东侧目的实力不过你,不是本座对手!”

    秦崆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眼中则颇有几分傲气。

    宁凡目光则微微一眯,淡淡回道,“是不是对手,战过才知道!”

    “呵呵,本座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的。缚道,乱影术!”

    秦崆目光一厉,抬脚一踏大地,整个斗法场的大地立刻诡异蠕动起来。

    下一瞬,宁凡脚下地面忽的飞出数以万计的漆黑锁链,封锁了宁凡所有退路,并狠狠朝中心处的宁凡缚来。

    那些锁链全是影术所化,不畏五行神通,不畏斩击。

    宁凡一挥手,斩忆道剑已在手,抬手一剑,立刻便有十万八千道幻剑剑影朝四面斩出。

    剑光斩在锁链上,竟是直接穿透而过,根本无法阻止影锁的前进。

    下一瞬,数道影锁临身,立刻将宁凡捆成了粽子。

    余下的影锁,则好似蚕丝结茧一般,直接盘绕成一个巨大影茧,将宁凡束缚在内。

    “你,败了!”

    秦崆嘴角一勾,四面高台之上,则立刻传出不少感叹之声。

    “千秋魔君已被困影茧,已然败北”

    缚影宗的乱影术,一旦捆缚住某个修士,立刻会形成封印,封住那名修士所有法力流动。

    此术无形有影,只能克制法力,若是肉身强大的修士,则无法克制。

    “除非这宁凡肉身足够强大,否则”秦崆自语未歇,忽然目光一震。

    却见影茧之内,忽然传出一股股狂澜一般的精气波动。

    下一个瞬间,一股毁灭般的爆炸波动,立刻自影茧之内疯狂炸裂,有数万影锁缚成的巨茧,在这一刻被炸碎为无数残影。

    漫天残影之中,宁凡一步步走出,周身有无数魔符符纹游动全身。

    在他的身上,散发着惊天动地的古魔气势。

    秦崆面色一变,再次一踏大地,地面又一次飞出数万影锁。

    宁凡却是猛然一吼,魔吼声形成无数风暴,立刻朝着四面扩散,直接将所有影锁震灭。

    四面高台,立刻有不少老怪惊呼道。

    “竟是天魔!伪古魔修士中,能将肉身修炼到天魔境的,可是不多啊。”

    “天魔!此子既是天魔,便不能当做鬼玄看待天魔与渡真,同级!”

    秦崆目光一震,他自是没有料到宁凡肉身会强大到这一步。

    再看宁凡之时,眼中凝重更多,骤然抬手,向天一指道,“影之魔枪,现!”

    无数黑芒在长空之上形成一个漩涡。漩涡中骤然飞出一把鬼气森森的百丈魔枪,一经出现,立刻朝宁凡猛然刺落。

    此枪为秦崆道兵!

    宁凡身形略退,避过枪芒突袭,任那魔枪刺在大地之上。

    一重重大地立刻崩溃,崩溃出,更是燃烧起诡异之极的黑色影火。

    “分影!”

    秦崆指诀一变,魔枪立刻一分二,二分四,四道枪影。立刻从四面刺向宁凡。

    “倒是件不弱的道兵”

    宁凡目光一凝。抬起了斩忆道剑,将剑光一催,原本乌金的剑身之上,竟立刻散出淡淡紫气。

    随着其剑诀一动。剑身之上立刻激射出四道紫色剑芒。分别与那四道枪影狠狠对撞在一处。

    道兵是威能。与修士修为直接挂钩。

    单论法力,宁凡是要弱于秦崆的,斩忆道剑的普通剑芒。也要稍稍逊色于枪芒才对。

    但这四道紫色剑芒却是例外!

    枪剑对轰的瞬间,四道枪影立刻被剑芒斩碎,秦崆的道兵,直接被宁凡从正面破了去!

    四道紫色剑芒来势不减,紧接着便朝秦崆斩来。

    秦崆不可置信得看着那四道紫色剑芒,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那四道紫色剑芒却也紧随秦崆之后一闪而逝,下一刻,长空之上某处无人之地,忽然空间崩溃,剑光炸裂。

    而秦崆身影,则从那处空间跌落,身上四道剑创触目惊心。

    渡真中期的秦崆,道兵被宁凡所破,更是被宁凡一剑所伤!

    “天道紫气!不会错!那四道紫色剑芒,是以天道紫气温养而成!”

    “若老夫没有看错,这千秋魔君,竟是拿了四道紫气温养道兵!”

    四面高台惊呼阵阵,便是舍空、碎念老怪,也纷纷露出火热目光,看着宁凡手中道兵。

    以四道紫气温养道兵,这种大手笔,让在场无数老怪惊愕艳羡。

    鬼兵宗席位上,鬼兵老祖一阵肉疼,宁凡温养道兵的天道紫气,可是从他手中拿走的

    不过一想宁凡的偌大背景,鬼兵老祖神情又是释然,能笼络一名秘族大佬,肉疼也是值得的。

    离小小此刻小手乱颤,几乎拿不稳手中的八宝糕了。

    她可是知道的,一缕天道紫气,价值三千亿道晶,且往往有价无市。

    四缕紫气,便是,便是啊,她算不清了,好多钱!

    倒是宁凡,见自己一剑便越级伤到了渡真中期的秦崆,立刻满意一笑。

    不枉他在赶来墓比前,特意消耗天道紫气温养道兵。

    “天魔肉身,紫气道兵”

    秦崆踏立长空,死死凝视着宁凡手中的斩忆道剑。

    从这柄道兵之中,他感受到莫大危机感。

    挥手间,魔枪重现,秦崆倒提魔枪,目光一凝,忽然催动了缚影宗的某式秘术。

    魔枪之上立刻出现无数诡异影术符纹,令得道兵威能略略提升了半成左右。

    在符纹附着魔枪的瞬间,秦崆猛冲而下,魔枪横扫,与宁凡交战一处。

    枪剑交锋,这一次,魔枪已没有弱斩忆道剑太多,却仍是弱了少许。

    十来个回合交锋后,那魔枪之上已然出现无数裂痕,终是再一次崩溃。

    这一次魔枪崩溃,秦崆的胸前有多处四道剑创。从如今的局面看,他的赢面已经不大,几乎是被宁凡压着在打。

    “本还想将底牌留到最后,与君长东一争高下,如今看来,倒是不得不在这里使用了。”

    一股阴寒的气息,骤然从秦崆的指间传出。

    宁凡目光骤然一凛,就是这份阴寒,给了他些许危机感。

    随着秦崆指诀一变,斗法场边缘处八个方位,大地忽然一裂,从中升起八座影之巨门。

    “开门,休门,生门开!”

    随着秦崆指诀一变,八门之中立刻便有三座巨门骤然开启,从中走出三个身长十丈的影魔。

    每一尊影魔,竟都有渡真初期修为。

    “杜门,景门开!”

    又有两座巨门打来,这一次走出的两尊影魔。竟是渡真中期修为!

    “竟是缚影宗失传已久的八门魔影之术!竟被这秦崆修炼成功了么!”

    “可惜他只能开启五门,若能开启最后三大凶门,以他修为,足以召出渡真后期的影魔一战!”

    四面议论阵阵,斗法场上的二人却无人去听。

    秦崆强开五门,已是极限,哪还有余力分心。

    随着他抬手一指,五尊影魔立刻朝宁凡围攻而来。

    而他本人则倒提魔枪,加入围攻宁凡的队伍里。

    三名渡真初期,三名渡真中期。以如此阵容围攻宁凡。除非宁凡实力堪比渡真后期,否则一般来说,是非落败不可的。

    “此子要败了他之前的掌印虽强,但凭那掌印。显然不足以同时应对六名渡真的围攻。毕竟这六名渡真中。可是有三名中期存在除非他施展出轰神术,否则,难以取胜!可惜。墓比规定不可使用这类神通,只能凭自身实力一战若无法施展轰神术,则他必败无疑。”

    小妖女身旁,鲁长老微微摇头,似已认定宁凡会败。

    小妖女却是笑眼一眯,不以为然道,“他还没出全力,鲁长老何以认定他会败?”

    “没出全力?呵呵,小姐说笑了。那掌印神通,难道还不算全力?这天魔肉身、紫气道兵,难道还不算全力?”

    “不算!他不是那种一开始便用尽底牌的人。此战,他不会败,他的眼神,还很镇定。”小妖女笃定道。

    “呵呵,小姐不妨与老夫打个赌如何?若此子真能战胜秦崆,老夫愿离开十日,给小姐十日自由。若此子败,小姐须心甘情愿随老夫前往宗阁,再次吞服虚空果,修炼至虚毒极限,不能再拖”

    “又想让我服食虚空果么”小妖女苦涩一笑。

    “这是你的命,你违抗不得。虚空果,可以让你功法大进,同时令你祭品之身更为纯净。就算你今日不与老夫打这个赌,十年之内,你也必须再次服食虚空果”

    “不必多说了,这个赌,我打!我信他,他不会输。白赚十日自由,真是再好不过。”

    言罢,小妖女再不言语,只是笑眯眯地望着斗法场,她相信,宁凡会胜,只看宁凡眼神,她便知宁凡出了几分力。

    不知不觉间,她对宁凡的了解,似乎早已深到骨子里。

    鲁长老却是不信宁凡会胜,应该说到了这个局面,已没有几人会认为宁凡还有胜算。

    此刻的宁凡,已催动了战神诀第一变,将天魔肉身强化,精法同用,在六名渡真的围攻中,却也只能堪堪自保而已。

    他终究不是渡真后期,没有以一敌六的本领。

    再次被秦崆的长枪震退,宁凡终于一叹。

    他不得不承认,凭他如今境界,无法在不用底牌的前提下战胜秦崆。

    他的眼中,忽然露出淡漠如道的神情,天地间,忽然吹起微寒的秋风。

    宁凡略退半步,稳住了身形,终于抬指,一指点向秦崆。

    在这一指点落的瞬间,长空之上忽然出现万叶萧萧飘零的奇景。

    一股孤独、苍凉的道韵,更是在一瞬间,席卷至整个斗法场四围!

    秋风,是宁凡一声道念所化。

    秋叶,是宁凡一声魔念所化。

    道起,魔散。

    风起,叶灭!

    天地间,好似一瞬间失去所有声响,只余风声。

    一股道念之力,纵然传出,长空上的萧萧万叶,在这一刻不断零落成灰!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我看尔等,如叶风起,叶灭!”

    宁凡的声音忽然夹杂在秋风中,传遍天地间。

    秋风融合道念,卷起万叶萧萧的灰烬,忽然变得肃杀,变得萧索,变得凌厉。

    只一瞬,秋风吹遍整个斗法场,无形的道念之力,朝秦崆及众影魔一震,立刻将六人生生震退百丈。

    秋风临身,一股濒临死亡的感觉立刻在秦崆的心头生出,令他惊得亡魂大冒。

    他凭空生出一种错觉,在宁凡的眼中,他好似即将如同飘零的落叶一般,零落为尘,化作灰烬!

    “不不可抵挡!”

    没有任何犹豫,秦崆直接碎身为影,化作一道黑影,疯狂逃出斗法场外。

    宁凡只略略瞥了一眼秦崆,并未对此人赶尽杀绝。

    随着宁凡道念一动,场上五尊影魔,立刻开始一一成灰。

    最先成灰的,是三尊渡真初期影魔,只在秋风中支撑了半息,便直接陨落!

    两尊渡真中期影魔,则在秋风中支撑了三息,方才化作灰烬。

    一式西风之术,直接灭杀了五名渡真,其中包括两名渡真中期!

    将西风之术催动至如此威力,宁凡一身法力,几乎立刻耗去九成之多!

    浓浓的煞气却从他身上狂泻,朝四面高台骤然横扫!

    无数老怪豁然站起,望着立足于斗法场中心的宁凡,纷纷感到不可置信!

    便是碎念老怪,也纷纷露出惊容,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凡。

    陈玄双目圆睁,死死盯着斗法场,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他呼吸变得急促,许久之后,方才咬牙说出一句话,

    “竟是道念之术!这,怎么可能!”

    道念之术,不是唯有碎念老怪才能施展么!此子,为何能施展!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