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38章 你,可敢!

第838章 你,可敢!

    “这陈啸好生厉害!开启战神第二变的罗枭,实力已极为接近渡真境界,却只在他手中撑了数息,且还险些被他所斩!陈啸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大,放眼渡真初期,恐怕都没有几人能是这陈啸的对手了!”观众席上,不少老怪纷纷露出惊容。本文由  首发

    “此人敢公然重创罗家修士,与罗家交恶,底气倒是十足陈家的背后,一直都是八长老,而八长老向来与罗家不和若无八长老首肯,陈啸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罗家彻底决裂!”

    又有一些看破玄机的老怪,目光隐晦地朝着八长老雷金世所在望去。

    雷金世微微冷笑,他与罗家不和,在东溟并非秘密。就算所有人都猜出是他存心对付罗家,又能如何?

    陈啸重创罗枭,并未违背墓比的规定,旁人想寻他错处,却是绝无可能。

    “雷金世!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些年我罗家屡屡有客卿遭人暗算,你以为老夫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派人做的么!如今你竟还处心积虑,对付我罗家几个小辈,如此做派,对得起你神虚阁八长老的身份么,不觉得丢脸么!”罗石怒视雷金世,沉声传音道。

    “是我做的又如何!只要能阻止罗睺苏醒,老夫何惜损些脸面!”雷金世冷笑传音,而后再不理会罗石的愤怒。

    旁人虽听不到罗石、雷金世说了些什么,却能看出二人之间已然有了不可挽回的裂痕。

    斗法场上,战鼓的声音再一次变得急促,似在催促罗家守墓者速速登台应战。

    罗枭身负重伤,只剩元神,已然退回观众席位,由罗家六祖亲自出手,帮忙压制伤势。

    斗法场外围。只剩六名罗家守墓者,除罗萱、王猛外的四人,皆是目光惊惧,根本没有勇气上前迎战陈啸。

    陈啸重创罗枭,所表现出的强大、心狠手辣,已震慑到了这四名守墓者。

    便是突破渡真境的王猛,眼看着罗枭狠辣强大,一时间都不敢上前应战。

    罗萱贝齿咬唇,以她的修为,亦不是陈啸的对手。

    陈啸对罗家守墓者的杀机。几乎毫无掩饰,若实力不足,上前应战,只是自寻死路。

    罗枭能侥幸逃过一劫,其他人未必能有幸逃过一命。

    上前应战,不智明智之举,是弃权,是逃避与陈啸的交锋

    “看来罗家已经无人敢上前一战了,是打算弃权了么!呵呵。若罗桓在世,看到他的同宗修士如此无能,如此怯懦,想必会很失望吧。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如何。其实罗桓是我带人,亲手斩杀的!”陈啸森然一笑,最后一句话,是传音。同时传给了六名守墓者。

    一听罗桓竟是陈啸所杀,罗萱的俏脸立刻变得惨白,就连畏战的王猛。都隐隐露出惊怒之色。

    其余四人,则震惊于陈啸的话语,久久不能平静。

    罗桓,是罗萱的大哥,是千年之前,罗家战资第一的修士!

    此人骨龄十五万时,便突破至渡真初期境界,且几乎已经快要修成战决第三变。

    此人被罗家寄予厚望,被看作罗家最有希望修成四变的人。

    但就在此人修成第三变的前夕,某次出游访友之时,竟被人暗杀于东溟星域之外,尸骨都未寻回

    凶手,不明!但罗家高层全部知道,这件事与八长老雷金世脱不掉关系!

    “是你?是你杀了大哥?!”罗萱美眸满是震惊,满是悲痛,满是恨意。

    当陈啸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尊无头傀儡之时,罗萱心中的悲哀与恨意,达到了顶峰。

    那无头傀儡,是以一具渡真修士的无头尸身炼制而成。

    那傀儡虽然无头,但他的气息,对罗萱而言,却是如此熟悉

    那是她的大哥,罗桓!

    罗桓不仅死于陈啸之手,其尸体,更是被陈啸炼制成了一尊接近渡真修为的傀儡

    “我要为大哥报仇!”

    原本准备弃权避战的罗萱,美目忽然战意滔天,莲步一踏,竟是要上前与陈啸死战。

    就算她不敌陈啸,也要夺回大哥的尸身!

    只是不待罗萱踏上斗法场,王猛已先她一步,一跃飞上斗法场!

    “哦?罗家终于又有人肯上场受死了么”陈啸得计冷笑,他取出无头傀儡,就是为了激怒罗家守墓者应战,不给对方弃权避战的机会。

    挥手收起傀儡,陈啸一踏大地,立刻化作一道金色残影,朝王猛猛冲而去。

    抬手一指,更是又七道金芒犹如灵蛇,飘摇间,直冲王猛面门而来。

    王猛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他生性虽然胆小自私、欺善怕恶,但却也有不可侵犯的逆鳞。

    罗桓,是王猛生平唯一一个逆鳞,是他生平唯一一个知交好友!

    “把罗桓老弟的尸身,还来!”

    王猛眼中战火猛地燃烧起来,周身血光大现,立刻化作血发牛角的模样,赫然竟是施展出了战决第二变。

    此刻的他,法体交融,一身战力几乎可列入渡真初期的中上游水准。

    在他背后,骤然出现一尊八臂魔神的虚影。同一时间,王猛一步踏地,化作一道血色长虹,迎着陈啸猛冲而去。

    气息虽然仍弱于陈啸,却也弱的不多。

    抬手一拳,精法合一,更是将陈啸的七道金芒稍稍击散!

    巨力一轰,无论是陈啸还是王猛,齐齐被反震之力震得猛退。

    陈啸目光一阴,没料到自己的金灭之术竟会在王猛手上小小吃瘪。

    王猛则目光一惊,在他轰中金芒的瞬间,便已大感不妙。

    只不过硬撼了七道金芒一击而已,他背后的八臂魔影竟已出现不少锈迹、裂纹!

    观众席上,立刻传来一阵阵感叹之声。

    “此人竟是八极战体?‘战影不灭,肉身不损’的八极战体?”

    “不过可惜,此人修为弱于陈啸。这才一个照面,战影便已裂痕无数,锈迹斑斑。怕是再战上几回合,战影便会彻底崩溃。届时,此人将再不会是陈啸敌手。”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天地间,忽然多出金光万道。那金光,是陈啸所放出。

    “八极战体,倒是不弱,但却未必是我金阳之体的一合之敌!道象。现!”

    陈啸猛然一喝,背后长空之上,无数金光立刻凝成一轮万丈之巨的金阳虚影。

    在这虚影出现的瞬间,他的身上忽然出现一身金甲,神光惊世,好似天神下凡。

    陈啸双手画圆,在他的胸前,渐渐出现一轮金色的宝镜。

    他高举宝镜,朝王猛一照。天地大势为之一滞。

    下一瞬,以王猛立足之地为圆心,方圆万丈之内,立刻被九重金色海浪淹没!

    在那海浪中心。金色日影高悬,更有无数金色落花飘落。

    海日之间,忽然出现一座座海中仙山的虚影。

    身处重重异象中心的王猛,还未来得及反应。双脚便已深陷金色海洋之中,八臂魔影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融着。

    这重重异象有着无法言喻的神通在其中,任何沉沦于异象的修士。除非修为高于施术者,否则根本无法挣脱异象的束缚,只能融化在异象之内!

    罕有人知晓这异象是何神通,但也有一些老怪认出了这异象的来历。

    “这是‘倚天照海’的道象!此道象极为罕见,据说唯有金阳体质的修士才能修炼出来。如此说来,陈啸竟是金阳之体么”

    随着陈啸高高祭起宝镜,道象的威能立刻被催动到了极致。

    王猛心中震撼难明,想要冲出异象攻击范围,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

    他好似泥足深陷在金色海洋之中,失去所有气力,便是连抬起手臂都极为勉强。

    伴着一朵朵金色落花飘摇,他的八臂魔影几乎快要彻底崩溃。

    一旦魔影崩溃,他的身体也会跟着崩溃,随着零落为尘的一瓣瓣落花,彻底消融!

    王猛苦苦挣扎,却仍是无法脱离异象范围。

    他感受到死亡一步步逼近,渐渐明白,若他再不做点什么,会直接陨落于陈啸的神通之下。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陈啸的实力超出他太多

    一咬牙,王猛露出决然之色,生生自爆了即将融化的八臂魔影。

    魔影自爆的威能,立刻在金色海洋之中生生炸出了一条通路。

    反噬之下,王猛体内立刻出现极为严重的伤势,却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朝斗法场外猛冲而去。

    刚刚冲至斗法场外围,陈啸却是冷笑一声,向着高悬头下。

    原本已经逃至斗法场外的王猛,立刻被无数金色光丝一卷,重新回到了斗法场之内。

    “不好!”

    王猛大惊之下,再次沦入重重道象攻击之中。

    这一次,他失去了八臂魔影保护,一回道象之中,肉身立刻开始无声消融。

    一股必死的危机感,立刻涌上心头,恐怕要不了十余息,他便会陨落在这道象之内。

    倚天照海花无数会死,会死!

    “放肆!王猛明明已撤离斗法场,此子竟敢再将他强行拽回场内攻击!”罗家六祖立刻勃然大怒,意欲出手救下王猛。

    罗石的眼中亦有怒火燃烧,二话不说,便要散出道念救下王猛。

    陈啸违背墓比规定在先,二人出手救助王猛,不算违背规定。

    只是不待二人出手相救,天地间忽然想起一道霸凌之极的青年之声,生生打消了二人出手的念头。

    “陈啸是么你,过了!”

    这声音的主人,气息仅是鬼玄巅峰而已。

    但他的声音一经传出,竟立刻与此地所有雨雾彼此交融,令得声音在长空之上久久回荡,一点点融于天地,绵绵不绝。

    只一道声音,好似带着无穷雨意。骤然从长空洒落,化作无数道惊雷般的回响,在陈啸耳中炸裂。

    陈啸本在咧嘴冷笑,一心一意击杀王猛,忽然间耳膜轰隆隆地剧震,一个失神,道象竟有了松动。

    王猛则顿觉身上一阵轻松,大喜之下,趁机挣脱道象束缚,再次遁至斗法场外围。

    他抬头仰望浩瀚星空。望着极远处神空星的方向,眼中充满感激之色。

    若非这声音融于天地,他绝对无法轻易逃出陈啸的杀劫。

    出声者,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十年之前奉为主人的那人!

    这一刻,王猛识海不断传出感应,那感应来自于念禁!他能感受到对他种下念禁的主人,正在疯狂赶来此地!

    这一刻,始终得意冷笑的雷金世。亦是忽然有了感应。

    他的感应与王猛不同,就在这一刻,他感应到自己与青阳子之间的所有感应,全部消失了。

    青阳子彻底死了!元神被人抹杀!

    “这是什么神通!不是言出法随。却能令声音融入雨雾,融于天地,震慑人心!”

    “出声之人,是一名鬼玄巅峰无疑!鬼玄巅峰竟有如此诡异的神通。此人究竟是谁?!”

    无数道惊疑之声,从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上传出。

    斗法场中央,陈啸恼羞成怒。怒视神空星方向,冷喝道,“阁下是谁!区区一个鬼玄,竟敢阻陈某杀人,找死!陈某这便掌毙了你!”

    陈啸话音才刚落,骤然目光大变。

    非只陈啸,此地几乎所有老怪的神念,齐齐扫向神空星方向,皆是神情大变。

    雾锁东溟的季节,星空之中本来汇聚着大片大片的浓密雨雾。

    但就在这一刻,自神空星上神墓方位,一路而来,所有的星空雨雾忽然从中一分为二,自行散开两道,露出一条道路,似要供人通行。

    铜台之上,但凡修为高于舍空的修士,纷纷抬头看天,目光剧震!

    他们虽看不到道法规则,却能隐约感知到,这一刻,天地间的雨雾道则,有了一丝改变!

    而这漫天星空雨雾的变化,就好似本能地在迎接着什么人的到来一般!

    忽然间,雨雾道路之上,多出了一个白衣如雪的青年身影,眉心有一颗星点正微微闪烁。

    此人踏着东溟星空,自神墓方向朝着铜台一步步走来。

    他步伐看似缓慢,但每踏出一步,都会直接挪移出无数距离。

    他的遁速说不上快,但他踏出的每一步,都有着说不出的玄妙。

    好似每一次漫不经心的抬足,都能毫厘不差地踏在天地间所有雨雾道则的脉络之上。

    数步之后,此人直接出现在铜台上空,双目闪动着冰冷蚀骨的寒芒,直接朝着斗法场中心猛然降落!

    “刚才的话语,你可敢再说一次!”

    此人只一句话语,却带着犹如洪荒凶兽般的滔天煞气,骤然形成无边血焰。

    此地重重异象,根本无法阻止此人降落的身影。

    随着此人的到来,天地间的道法规则忽然再次有了些许偏移。

    他周身燃烧的煞气血焰,骤然化作一个血色大手,朝着陈啸引以为傲的倚天照海道象之上,狠狠一撕!

    无法形容这一撕的精准与玄妙,只一撕,立刻引发了陈啸道象的疯狂崩溃!

    那是一股源自于道法规则层面上的崩溃,一经出现,立刻疯狂蔓延,根本不是陈啸可以阻止的。

    一息,金海散!

    二息,宝镜碎!

    三息,道象灭!

    陈啸胸口如遭重击,随着道象被破,立刻受到极重反噬,于斗法场上蹭蹭连退,不可置信看着来人。

    来人的声音融入雨雾,一次次在长空之上回荡,带着凛凛天威,久久不散。

    每一次回响,那声音之中蕴含的天威都会成倍提升。

    ‘刚才的话语,你可敢再说一次!’

    ‘你,可敢!!’

    ‘你,可敢!!!’

    一重重回声,再一次在陈啸耳中炸响,几乎要将他识海生生震散!

    即便明知来人是一名鬼玄,陈啸的眼中,竟还是流露出的畏惧之色。

    在来人的天威之声下,他的道心已有了裂痕,有了畏惧!

    没由来的,陈啸的双肩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看着降落在斗法场上、与他相隔百丈的白衣青年,陈啸竟本能地退后数步。

    他虽还未弄清来人是谁,但潜意识中,已对此人敬畏如虎!

    这姗姗来迟的白衣青年,不是宁凡,更是何人!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他一路从神墓赶赴此地,半路上便悄然施展了窥天雨术,借着这弥漫星空的雨雾,密切关注着此地发生的一切事情。

    罗枭肉身被毁之事,他看在眼里!

    王猛明明逃出斗法场,却又被陈啸违反规定偷袭之事,他同样看在眼里。

    在知晓陈家曾派出渡真追杀自己后,宁凡便将陈家列入仇家名单之中。

    今日,宁凡与陈家的仇怨,又更深了一重!

    罗枭算他半个朋友,王猛算他半个仆从他的人,是区区陈啸可以加害的么!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陈啸既然有胆杀人,便要有胆接受同样被杀的命运!

    这陈啸之前竟还放话想要障壁自己宁凡倒要看看,最后是谁掌毙了谁!

    一丝杀意在宁凡眼中浮动,下一个瞬间,整个铜台的天空,立刻陷入一片黑夜。

    那黑夜一路蔓延,似能吞尽天地间所有光芒。

    在这无休无止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七颗北斗星辰,高悬于天。

    北斗星光下,宁凡目光一厉,眼中生出一缕执天之念!

    他右手猛然向前一挥,食指轻点,中指再点,无名指又点出,随后右手成掌,向前一按!

    魔念,道念,诸法神通,立刻凝成一个黑白交织的遮天掌印,

    天地之力疯狂凝聚而来,使得星空的雨雾都剧烈颤抖扭曲,一股浩荡天威在这一瞬间,降临天地。

    天地间,好似只剩下这一道掌印。

    按出这一掌的宁凡,好似在这一瞬,执掌了整个苍穹!

    陈啸目光近乎呆滞,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掌印便如同天地一般,狠狠压下!

    “这是什么神通!竟有如此强大的天地之威!!!”

    “不能逃!必须全力应对,否则定会被此人一掌掌毙!!!”

    陈啸狠狠一咬牙,一踏大地,地底立刻飞出七道金芒,化作七条千丈金龙,悍不畏死,朝遮天掌印狠狠撞去

    不能败,不能逃,不能有任何一丝犹豫,否则,会死!

    (2/2)(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