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36章 罗家守墓者,出列!

第836章 罗家守墓者,出列!

    纳兰紫意识渐渐模糊,最终昏倒在宁凡怀中…… 看最新最全小说

    宁凡目光变幻不定,对此女,他的态度极为复杂。

    纳兰紫本是他的敌人,于星海一战被他捉拿之后,沦为鼎炉。

    对待鼎炉,宁凡自不会有任何留情,但此女对妹妹的重视,却让宁凡屡屡生出恻隐之心。

    须知在宁凡修道之初,心中最大的伤痛,便是眼睁睁看着视如幼弟的宁孤被人加害。

    而纳兰紫的妹妹同样为人所害,她的心中,有着与宁凡一般无二的伤痛。

    她始终牵挂着自己的妹妹,近乎执拗,即便沦为鼎炉,也不曾更改过半分。

    这一点,更让宁凡为之侧目。

    在纳兰紫的身上,还有淡淡的紫光流动,若宁凡所料不差,那光芒便是三命之术的命光无疑

    这光芒,是牺牲部分生命换来的神通。

    据宁凡所知,曾在妖族历史上名动一时的紫鹃三命之术早已失传,想不到,今日得以亲眼一见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立刻看出,在这紫色命光中,有着纳兰紫刻骨铭心的悔恨与思念。

    纳兰紫能够领悟这种失传秘术,或许,与她执着不改的道心有关

    微微一叹,宁凡终是将此女抱上床榻,坐在床边,伸出二指,按在此女柔若无骨的皓腕之上。

    一丝丝法力转换为妖力,度入此女体内。

    半日之后。夜色迷蒙中,此女虚弱地嘤咛了一声,苏醒过来。

    她双目虽然失明,目不见物,但对宁凡的气息,几乎是记入了骨子里。

    察觉到宁凡就坐在床边,纳兰紫自嘲一笑,半坐起来,继而略有疏离地言道,

    “主人为何在此。可是需要纳兰紫服侍?”

    言罢。纳兰紫竟是近乎麻木地伸出手,开始窸窸窣窣地解开衣扣,露出半对傲人的白嫩。

    在她看来,宁凡多年不至。忽然到访。多半是要采补于她。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宁凡会找到的第二个理由;当然,若是她能记得她之前引发了巨大异象的话,她应该就会明白。宁凡来此,为的是那异象之事。

    可惜,施展了三命之术后,她受到的反噬太重,一觉醒来,竟有些记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她还以为自己突然昏迷,是宁凡施展了什么魅术

    “你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宁凡略有诧异地问道。

    以他的修为,轻而易举就能窥尽纳兰紫的心事,纳兰紫竟是将之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应该记得什么事么?”纳兰紫略有诧异地询问道。

    “你忘了,你之前施展过三命之术”

    “三命之术?我族最高秘术?那早已失传多年的秘术?不可能,以我低微修为,怎可能施展出那种秘术主人休要取笑我才好”纳兰紫错愕地摇摇头。

    之前误打误撞施展出三命术的事情,她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说过了什么,她求过了宁凡什么,也通通忘得一干二净了。

    “都忘掉了么”宁凡眉头一皱。

    之前纳兰紫断断续续说出的话语,太过触目惊心。

    诸如四天孤立、北天大战又如灵王陨落,死于西妖祖之手

    宁凡心知纳兰紫多半是偶然施展出了三命之术,看到了一些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本来还想细问纳兰紫具体看到了什么,如此看来,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难道四天仙界会出现乱局么难道妖界也会大乱,灵王宫会被西妖祖覆灭么说起来,这西妖祖,又是谁”

    宁凡沉吟道,细看纳兰紫,又有些不确信纳兰紫之前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他只听说过东妖祖,东妖祖,便是东天祖帝,是镇天钟曾经的主人,是定天之术的开创者。

    西妖祖是谁,宁凡根本没有听说过。

    不是宁凡孤陋寡闻,是整个妖族的历史上,根本没有出现过西妖祖这一号人物

    “主人若需要服侍,大可直言,纳兰紫必定尽心尽力,让主人愉悦何必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纳兰紫薄衫半遮,藕臂一勾,勾上了宁凡的脖子,脸上始终都是淡淡的表情,轻轻送上柔唇,仿佛自己只是一个供宁凡随意玩弄的机器而已。

    宁凡眉头皱地更深,轻轻推开纳兰紫,淡淡道,“既然忘了,便忘了吧。此丹你拿去,服食之后,应该可以治愈体内所有伤势。三命之术十分危险,施展三次,必死无疑以后小心些,不要在胡乱施展这种秘术了。”

    言罢,宁凡交给纳兰紫一个丹瓶,却是直接走了出去。

    不知为何,纳兰紫越是愿意为了妹妹给宁凡当鼎炉,宁凡越是无法狠下心摧残她的尊严。

    直到宁凡离去许久,纳兰紫还愣在那里,抚摸着手中带着体温的丹瓶,同样面色复杂起来。

    如今的宁凡,修为早已高到她无法看透半分了。

    而最让她感到失措的,是宁凡竟会给她丹药,关心她的伤势。

    “我究竟遗忘了什么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体内为何会有伤势他,为何又要如此关心于我”

    “难道我真的施展出了紫鹃族禁忌神通——三命之术么?这未免太过荒谬了些以我的资质,如何能施展出如此惊世骇俗的神通”

    纳兰紫幽幽一叹,轻轻合上衣衫,犹豫了片刻。终是取出了宁凡给予的丹药,一口服下。

    真的是很高级的疗伤丹药呢,她这一世,都未吃过如此高阶的丹药

    纳兰紫这边小小插曲,没有打乱宁凡的修炼。

    数日之后,宁凡离开了玄阴界,回到神墓第九层,就在乱古墓宫之旁,修炼起了阴阳五剑。

    余下的半年,宁凡几乎都在感悟这神通。

    仗着气运强大。宁凡首先凝出了五剑之中的斩运天剑。但其他四剑,却是半点也没有修出的征兆。

    之所以无法修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宁凡修为太低。

    就在他打算暂时放弃修炼此术之时。剑袋之中。忽然传出五道声音。

    便是这五道声音。给了宁凡莫大灵感!

    “若是以剑袋之中的五柄仙剑为载体,以五剑灵为助力,施展阴阳五剑。又会如何!”

    没人知道这半年之中,宁凡都领悟到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东溟星域渐渐出现大片大片的星雾。

    星雾的出现,预示着东溟星域季节的轮换,也预示着此届神虚阁墓比,终于拉开了帷幕。

    这一次墓比有着极为深远的意义,神虚双帝试图用此次墓比盛会,洗刷掉森罗留在群修心头的阴影。

    在东溟星、神空星、虚空星三大主星不远处的星空中,悬浮着一座四方形的铜雀高台。

    仅一个铜台,几乎已有半个下级修真星那般巨大。

    铜台的四面,皆是玉座,早在星雾出现之前,便已坐满了无数修士。

    随着星雾渐渐遍布东溟,越来越多的修士不远万里,赶来此地。

    无数老怪端坐在各自席位上,这其中,有东溟星域的修士,也有来自东天各个星域的无数老怪,甚至还有一些四溟宗修士。

    无数神虚阁修士守御在铜台四面,任何试图再次闹事的修士,都会被神虚阁予以抹杀!

    这些老怪之所以会聚集在这铜台,只有一个原因。

    这铜台,便是此届墓比的举办之地!

    此届墓比4175名守墓者,会在这铜台之上,决出各自名次!

    前来此地的老怪,数目几乎是前往杀戮殿收徒大典人数的十倍。

    这还是钟祭取消下的盛况,若钟祭同期举行,前来此地的东天老怪将会更多。

    毕竟杀戮殿收徒大典只是小辈间的博弈,而墓比的守墓者,无一不是东溟星域的名宿老怪,命仙只是门槛而已!

    随着星雾越来越浓,整片星空,都好似笼上了一层淡淡白雾。

    雾锁东溟的季节,终于到来。

    就在雾锁东溟的第二日,数千名神虚阁守墓者,相继来到了铜台会场!

    这些守墓者各个面色肃穆,站在会场中心,无人多言半句。

    长空之上,不断有各方老怪驾临此地,有渡真,有舍空,又碎念,甚至还有几名万古境的仙尊、仙王。

    一些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小势力,一见如此盛大场面,纷纷惊得合不拢嘴,议论如潮。

    但当九道流光划破长空,落座在会场九个主位之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姗姗来迟的九名老怪,修为俱在碎念境之上,是神虚阁中排名一至九位的长老!

    九人一至,此地所有神虚修士纷纷站起,向九人抱拳一礼,万人同声。

    “我等神虚修士,见过九位执阁长老!”

    “免礼!”

    神虚阁大长老站起身,一摆手,会场四面,立刻想起隆隆不绝的战鼓之声!

    “墓比第一轮,开始!”

    随着神虚大长老一声传开,所有的守墓者纷纷目光一凝。

    此届墓比与往届不同,共分为三轮。

    第一轮,4175名守墓者会按照所属势力级别及墓功值的排名,大致分配对手对决。

    任何一名守墓者,只要在会场之上连胜十场,便可晋入第二轮!

    战鼓的声音忽然加快,铜台中心的守墓者,纷纷撤出会场,在会场的中心,最终只站着一名舍空初期的老怪而已。

    此人名为赵梦得,是神虚阁中排名第四十九的长老,隶属神空阵营。

    在这赵梦得的手掌,此刻握着一个玉简,玉简之中,有此次所有守墓者的对决顺序。

    “周家守墓者,出列!吴家守墓者,出列!”

    赵梦得沉声一喝,立刻撤出会场。

    下一瞬,周家、吴家的守墓者各自便有一人踏上中央铜台。

    东溟周家,乃是舍空坐镇的八级势力,周家派出的守墓者,是一名鬼玄初期的中年修士。

    而吴家则只是七级势力,其守墓者只是一名人玄中期的老者而已。

    这场对决毫无悬念,自然是周家的鬼玄初期获胜。

    吴家的守墓者还有一人,有着人玄后期修为,同样没有在周家守墓者的神通之下撑几回合,便无奈落败。

    借着连胜之势,周家守墓者一路战下去,又击败了八名人玄,顺利晋入了第二轮。

    之后,周家另一名鬼玄初期的守墓者,在连胜四场之后,被另一名鬼玄中期击败,无缘第二轮。

    如此胜负交替之下,一连过去了八日。

    在这八日之中,大都只有七级、八级的守墓者彼此对决。

    但到了第九日,终于有了第一个九级势力登场。

    这个九级势力此次共派出了六名守墓者,其中有五人都是一路连斩,晋入了第二轮。

    唯有最后出场的那名守墓者,运气不佳,被一名八级势力的守墓者击败了。

    击败他的那名守墓者,来自八级势力——东溟陈家!

    此人是陈家少当家,名为陈啸,骨龄不过十四万载,便已修炼到了渡真初期的境界,且放眼渡真初期,都没几人是他对手。

    在此届八级守墓者之中,陈玄几乎稳坐第一!

    “嘶!这陈啸比其上届墓比,竟又厉害了不少!如此一来,莫说晋级第二轮无忧,便是争一争此届大比的前十,都是大有希望之事!以此子资质,不出两百万年,多半便可踏入舍空境界!陈家后继有人了!”观众席上,不少老怪啧啧称叹。

    陈家席位上,陈家家主陈玄眼中满是得意。

    他是陈啸之父,一直以来最大的骄傲,便是陈家出了一个陈啸。

    骨龄十四万的渡真初期,放眼东天都没有多少。若不出意外,陈家的未来多半会落在陈啸的双肩之上。

    自然,陈啸能有如此之快的修炼速度,少不了采补双修的帮助。

    这陈啸的本身,却是一名七阳之体修士,为金阳之体。

    为了培养一个陈啸,陈玄在东天之内悄悄掌管了一座修真星,星上近百万化神之上的女修,全部被陈啸采补过!所有被采补过的女子,全部含恨殒命

    “呵呵,我陈家别的比不过别人,但啸儿却绝不会比任何人差!便是对上九级宗门的守墓者,他也不会败!”陈玄自傲地言道。

    其他陈家修士闻言,纷纷点头称善。

    “这陈玄不弱我罗家,怕是有些危险了”罗家席位上,六祖微微一叹。

    实际上早在大比开始前,他便从自家家主口中,获知了第一轮所有守墓者的出场顺序。

    若无意外,这陈啸击败一人之后,便轮到罗家守墓者出场了。

    罗家守墓者,此刻只来了七人,七人中,只有王猛一人是渡真初期,拥有与陈啸一战之力。

    只是王猛突破渡真初期时日尚短,不似陈啸,已在渡真境界停留了万年。

    就算是王猛,多半也是会败于陈啸手中的。

    其余守墓者,稍厉害些的有罗萱、罗枭,但也都不是陈啸对手

    “那宁凡怎么还不来若他再不来,下一场,怕是陈啸会独自一人,挑尽罗家七名守墓者的”

    便在罗家六祖如是若想的关头,赵梦得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罗家守墓者,出列!”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