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35章 三命之术

第835章 三命之术

    玉锁所化的柔和光芒,只一闪之下,已直接没入宁凡丹田之内……

    丹田内的另一个阴阳锁在这一刻,同样开始散出淡淡光芒。

    两个玉锁光芒彼此交织,忽然碰撞在一起,渐渐有了融合为一的趋势。

    这一刻,玄阴界中的残缺道法规则,开始疯狂补全。

    日月碑旁边,更是忽的飘落无数雪花,渐渐凝成一个与日月碑同样高大的冰雪巨碑。

    这座冰雪巨碑,竟是一件品阶达到先天的法宝!

    在这冰雪巨碑彻底凝成的瞬间,日月碑上的阴灵阳灵,竟也一点点补全。

    七阴七阳凹槽,渐渐全部被阴阳之力填满。

    补全之后的日月碑,法宝威压越来越强,超出了十二涅后天仙宝的等级,一步迈入先天法宝的品阶!

    “双碑镇界!”

    墓宫之内,乱古忽然沉声一喝,一火一冰两座巨碑立刻腾空而起,高悬于玄阴界的天空两边,一西一东。

    这一刻,玄阴界的疆域开始不断向远处延伸,生生扩大的数十倍不止,界面障壁更是变得坚固异常。

    整个玄阴界,从中一分为二,竟是分作了东西二界,彼此并无通行。

    虽说仍是一处中千世界,但比起寻常中千界,已高级了许多。

    天空之上,更是徐徐出现一个十层宝塔,宝塔之上,写着‘藏仙’二字。

    宁凡心念一扫那宝塔,立刻为之一震。

    在这座宝塔之中,收录着无数太古神魔功法,从第一层到第九层,分别收录着一至九星的神魔功。

    前七层中,一共收藏了数十万册神魔功法玉简。

    第八层中,则只收录了三百多册八星功法玉简。

    第九层中,则只收录了三十多册九星功法玉简。

    而让宁凡在意的。是第十层宝塔,被死死封印着,不知其中究竟有什么东西。

    那封印之强,根本不是如今的宁凡可以稍稍开启的,按照他的估计,没有万古境修为,休想开启第十层宝塔。

    “阴阳锁本有两个,你从前持有的,仅是阴阳二锁中的阳锁,如今老夫交给你的。是阴锁双锁合一,双碑镇界,从此日起,你即便不进入玄阴界,也能拥有玄阴界内的修炼速度,但这种修炼速度,会在进入时间加速界面之后消失,不可叠加使用”

    “日月碑老夫已替你补全,星辰碑老夫也送给了你。二碑都是先天法宝。以你如今修为,尚不足以发挥其威能,暂时无用但这二碑之中,蕴含了老夫三大神通之一‘虚空夺道’之术!日月碑采补女子。可夺其一身神通;星辰碑炼化男子元神,可剥夺其一身功法。之所以能够如此,皆是因为虚空夺道术的存在此术无法口口相传,但若你天资足够。早晚能从二碑之中领悟此术”

    “除此以外,老夫还送了你一座‘藏仙塔’,塔中前九层收录着老夫一生获得的70余万册神魔功法。日后你修炼其他阴阳。或许还会用到。藏仙塔第十层,封印着一把钥匙,是何钥匙,如今的你不必知晓,日后待你修为足够,老夫自会告诉你这把钥匙的用法”

    “老夫的最后一桩心愿,便是这把钥匙如今交到你的手上,老夫总算死而瞑目了。”

    乱古大帝的言语,将宁凡的心神从玄阴界中唤回。

    闻言,宁凡轻叹一声,他的本意是为乱古大帝做些事情,偿还恩情,没想到竟又得到了乱古大帝的一份礼物

    阴阳锁得以补全,宁凡获得的好处极大,就算不入玄阴界,也能提升数百倍的修炼速度。

    藏仙阁的出现,给宁凡带来了七十多万册神魔功法,这些功法的价值无法估计,足以让四天九界任何一个势力眼红心动。

    始终都是乱古在给他机缘,而他修为太低,根本无法为乱古做任何事情

    “老夫在你身上,感知到了极为精纯的虚空道则之力且这气息有些眼熟,与东妖祖的气息十分相似”

    乱古忽然一问,转移了话题。

    他口中的东妖祖,正是东天祖帝,亦是无数妖族奉为始祖的人物。

    宁凡一听乱古此问,立刻自玄阴界中取出了东溟钟。

    只目光一扫东溟钟,乱古便看出此钟之内蕴含着极为庞大的虚空道则力量。

    他的目光先是一亮,而后怅然地叹道,

    “果然是东妖祖的气息,这些虚空道则之力,你从何而来?”

    “镇天钟!”宁凡没有隐瞒,回答道。

    “镇天钟么那是东妖祖的遗物,其中藏着另一把钥匙历代神虚大帝都要获得那把钥匙,可惜以他们的道行,想获得钥匙,太难举行钟祭只是无用之举,非圣人,取不出那把钥匙”

    一听此言,宁凡目光立刻有了变化。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镇天钟内隐藏的隐秘,是一把钥匙。而神虚阁不断举行钟祭,便是为了取出这把钥匙

    钥匙是什么,乱古并不准备告诉宁凡,却并不妨碍宁凡揣测。

    阴阳锁内藏着一把钥匙,镇天钟内藏着一把钥匙不必问,这钥匙必定又是事关整个天地的大秘了。

    “藏仙阁第九层,收藏着神虚始祖送给老夫的两部功法——《神空经》、《虚空经》。你既然身怀如此精纯的虚空道则,日后大可自行修炼《虚空经》,并借此功法,炼化道则,修出虚空阴阳。”乱古复又言道。

    “藏仙阁中,竟还有神虚阁的最高功法?”宁凡大感诧异。

    “这两部功法,是神虚始祖赠予我的,老夫回赠她的,是虚空夺道这一神通故而在神虚阁之内,亦收录着老夫虚空夺道残本法诀,历代神虚双帝,都会研习此术。修成者却是寥寥”

    “原来如此”宁凡点了点头,脑海中则忽然想起了森罗。

    森罗也会虚空夺道这一神通,他应是神虚阁历史上不多的几个习成此术的人,

    “虚空夺道的精髓,便藏在镇界双碑之中,日后你有时间可自行领悟;阴阳五剑,老夫之前已给你演示过,此刻便将此术完全传授给你”

    言罢,乱古抬指点在宁凡天灵之上,立刻便有如山似海的讯息。传入宁凡识海之内。

    这些讯息,不仅有阴阳五剑的完整剑诀,更有乱古对此术的全部感悟。

    许久之后,乱古收回手,徒留宁凡一人,双目震撼地立在原地。

    之前看乱古剑斩红眼老者,宁凡还不觉得阴阳五剑有多么可怕,毕竟乱古境界远超红眼老者,随便一式神通。都有斩杀红眼老者的威能。

    此刻接收了阴阳五剑的完整剑诀,宁凡才知这神通有多么可怕。

    阴阳五剑,分为天、地、人、神、鬼五剑。天剑斩运,地剑斩势。人剑斩命,神剑斩道,鬼剑斩念五剑合一,可破尽同级修士一切运、势、命、道、念的神通!

    凭此一术。乱古大帝征战天下,同级之中,罕有败绩!

    “乱天指。是融合二十七阴阳全部道则之力孕育出的指芒这神通,已记录在《乱环诀》之内,只待你日后阴阳有成,便可施展此术”

    “如此,老夫的三大神通,便全部都传给你了”

    “老夫幻体不稳,必须立刻沉睡,或是百年,或是千年,你可还有事情要对老夫说的么?”

    乱古幻体已濒临崩溃,仿若随便一阵风,都能将他吹散。

    “晚辈还有两个请求,希望前辈答应。”宁凡略有忏色的低下了头。

    若非这两件事确实事关重大,他也不会在得到乱古如此多的好处之后,还厚着脸皮提出要求。

    “呵呵,有何请求,单说无妨。”乱古不以为然地一笑。

    “晚辈第一个请求,是有关契约之井的不瞒前辈,晚辈与第四魔渊的魔祖乃是死仇,而这契约之井正好连通着第四魔渊前段时间,第四魔渊的魔祖——魔罗大帝派出了手下准帝晶奴,通过契约之井来到东天仙界,意欲追杀晚辈”

    宁凡删繁就简,将当日之事大致告诉给了乱古大帝。

    一听魔罗大帝竟敢派人追杀宁凡,乱古大帝的目光立刻杀机浮动。

    区区一个末代魔祖,竟敢对他徒儿屡动杀心,真是找死!

    “契约之井么放心!从今日起,不会再有任何晶奴通过此地契约之井找你麻烦!”

    无人知,乱古这一句话,直接为宁凡扫平了来自于魔罗大帝的大部分杀劫。

    多年之后,魔罗大帝付出巨大代价,一次次将晶奴强行送至神墓。

    乱古则一次次将之晶奴击杀,根本不给这些晶奴追杀宁凡的机会

    这是后话,姑且不提。

    宁凡很快又向乱古提出了第二个请求,这个请求,直接引得乱古惘然长叹。

    曾有一个女子,从未得过他半分情意,却倾尽一切,为他搭建了一座大墓,守候着他的苏醒。

    乱古的脑海中,渐渐回想起神虚始祖坐化前、爱恨交织的言语。

    “乱古,你记住!我为你搭建神墓,为你收容尸骨,并非爱你。相反,我不爱你,一点也不爱,我恨你!恨你的冷情,恨你从不肯分出些许情意给我!我会让你的墓宫幻象亲眼看到,有朝一日,乱古传人终将拜倒在我神虚传人的裙裾之下那一日,你会知道,你的传人比你眼光好,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乱古闭上眼,愧疚地苦笑了一声。

    “好,你既然决意要帮那名神虚传人,老夫便帮你一把你的眼光,确实比老夫要好得多此物,你拿去!若到了那个时候,神虚阁中有人胆敢阻你,直接出示此物,给此代双帝一览!”

    乱古大帝最终散去了幻体,休寂了墓宫。暂时沉睡,以便恢复幻体力量。

    自然,若他愿,就算幻体濒临崩溃,也随时可以离开墓宫,轻易横扫此地一切魔物。

    乱古墓宫陷入休寂,宁凡便独自一人在东域默默修炼,等待着墓比开始的那日。

    没有任何魔物敢踏足东域,便是有,也没有任何魔物敢对宁凡如何。

    此地高阶魔物。哪个不知宁凡是乱古徒儿,无人敢伤害宁凡半根毫毛。

    宁凡在乱古墓宫附近开辟了一座洞府,在此修行。

    这一次来寻乱古传承,他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玄阴界的残缺道则得以补全,若宁凡愿意,不只是他,便是鼎炉环中的诸女,也可带入玄阴界中。

    他获得了《乱环诀》功法,获得了藏仙阁。获得了修成乱古三大神通的契机。

    他的古魔修为突破了天魔第一涅,气运突破了仙云第四彩,更是在乱古的帮助下,修成了雨阴阳。

    此刻再去参加墓比。宁凡有着绝对的信心夺冠。

    据他所知,此届墓比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渡真中期,以他如今实力。夺得第一,绝对不难!

    “以我实力,夺得墓比魁首不难。之后便可以向神虚阁提出要求,还阿慈一个自由”

    “距离墓比还有半年左右,半年太短,不足以让我修为提升,却足够让我适应如今暴涨的实力。”

    “在此之前,可以将鼎炉环中的所有人,转移到玄阴界之内”

    宁凡身形一晃,出现在玄阴界中,取下了戴在左腕的鼎炉环,略有不舍的自语道。

    “从今日起,这鼎炉环便再也用不到了。挪移!”

    宁凡立在玄阴界东界的某片绿原之上,目光骤然一厉,手持鼎炉环,一身精气、法力催动到了极致。

    下一瞬,整个鼎炉小千世界,都被宁凡挪移而出,放置于东界大地之上。

    西界,存放着他诸多至宝,譬如东溟钟,譬如那无法搬动的紫葫芦。

    东界,日后便作为鼎炉们生活之地,比起小千级别的鼎炉界,自然安全不少,灵气也更胜一筹。

    无数正在修炼的鼎炉,忽的发觉整个世界都被搬入玄阴界,纷纷惊得花容失色。

    但当这些鼎炉看到宁凡在此,眼中的惊色便也全部收起。

    冰灵月灵二姐妹一见宁凡在此,立刻带着一队女修过来参见宁凡,并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将鼎炉界移动的事情略略告知了诸女一声,宁凡便与诸女一道返回,在东界小住了几日。

    一些修为遇到瓶颈的女修,自然需要他的指点。

    实话说,这些鼎炉时至今日,用处已经极小,但宁凡并无抛弃这些鼎炉的打算。

    这些鼎炉,都是他踏入魔道的见证,一生一世不会抛弃她们。

    留下了不少用不到的道晶法宝,交给诸位鼎炉,宁凡复又去了慕微凉、紫璃的闭关之地。

    二女结出妖茧修炼,至今没有破茧而出的迹象。

    毕竟到了第二步,每一次修为提升,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闭关,她们的破茧之期,怕还有很久才会到来。

    将收集而来的所有血肉精华炼成结晶,留在二女洞府,宁凡心念一动,便欲离去。

    忽然间,在某个鼎炉女修的屋舍方向,忽然传出一道冲天而起的紫光。

    那紫光一经冲天,立刻在长空中幻化出一尊巨大羽妖的虚影,是一尊紫色的杜鹃。

    这异象一经出现,立刻引起了此地无数女修的关注。

    宁凡更是目光动容,二话不说,向此地所有女修传音,不准踏入各自屋舍半步。

    而后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异象出现之地。

    引发这紫色杜鹃异象的,是一个双目失明的紫衣女子,此刻正满面痛处地倒在屋中,花容苍白如纸,嘴角挂着血丝,奄奄一息

    此女,正是宁凡以陆北之名,掳掠而来的鼎炉——纳兰紫。

    此刻,纳兰紫的面容不仅苍白,更有不安与惶恐。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双目失明,竟隐约修出了紫鹃一族最为禁忌的天赋神通。

    那是一种窥测天机的神通,在紫鹃一族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几人可以修成,她却在最为落魄之时修成了

    她之前误打误撞施展出这一神通,误打误撞引发异象。

    通过这一神通,她看到了一丝让她肝肠寸断的未来

    她失明的双目,也渐渐流下血泪,神情凄婉悲绝

    就在此刻,宁凡一步踏入了她的闺阁,将她从地上抱起。

    好似绝望之中,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纳兰紫不管不顾,死死抓住宁凡的手掌,含糊不清地呜咽道,

    “我看到了未来,可怕的未来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之后灵王会死,会死于西妖祖之手被灵王吃掉的灵儿,也会死,也会死”

    “救救灵儿,她是我妹妹!她不能死!她还在等我救她!”

    宁凡的神情骤然凝重之极。

    这纳兰紫竟引发了紫鹃异象,竟声称看到了未来

    莫非,她竟修出了紫鹃一族传说中的禁忌卜算术三命之术?!

    三命之术的领悟者,可有三次机会,卜算出一切天地隐秘!

    每一次卜算,都会受到极大反噬。

    三次卜算之后魂飞魄散,必死无疑!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