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30章 第一份礼物

第830章 第一份礼物

    好似有一股柔和如水的力量,扫过宁凡的身体……

    一瞬间,宁凡体内的红芒全都诡异消失,而他身上燃烧着的道火,也全部消失。

    继而,乱古幻象竟是迎面抛来了一个玉简,还说出一句让宁凡大为莫名的话语。

    以宁凡的心智,在神念扫过这个玉简之后,立刻目光一怔

    这玉简之内,记载的竟是《乱环诀》的完整功法,这部功法,记录了阴阳魔体的具体修炼方法,功法内容,并未要求杀亲证道

    “之前那道红芒,名为‘劫念’,却并非真正劫念,只是老夫对你的考验,亦是馈赠给你的一些机缘。就算你最终无法抵挡此劫念,老夫也不会伤你”

    适时地,乱古幻象解释的声音,传入宁凡耳中。

    “考验机缘”

    宁凡目光一沉,半信半疑地看着乱古幻象。

    刚才他真的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一心想要自灭。

    在那红芒入体的瞬间,他便是连催动体内幻生丹保命都做不到

    如今,乱古幻象却告诉他,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考验,还是机缘这让他一时半刻,根本无法接受。

    “小友若是不信,可内视己身,看看此刻的身体,有了什么变化。”乱古幻象淡淡道。

    闻言,宁凡立刻内视己身。这一内视,他立刻目光动容。

    在他的血液深处,此刻竟是有着一丝红芒微微流动

    那是乱古幻象之前种在他体内的红芒,此刻,大部分被乱古散去,还有极少数,融入了宁凡的血液

    “此物溶于我血,为何可算是宁某的机缘!”宁凡目光一冷。

    之前那红芒险些夺走他的一切。对这诡异的红芒,他可是深为忌惮的。

    “太苍劫灵的一丝劫血,难道还不算机缘么?你再试试,这种程度的劫念,可还能伤到你”

    乱古幻象话说一半,忽的一抬手,又是一道红芒,凌厉地向宁凡扫去。

    宁凡目光一变,却是二话不说,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试图躲避红芒。

    但那红芒亦是一闪之下,消失无影,下一瞬,不远处一处无人之地,忽然有刺眼红芒炸裂。

    却是宁凡被红芒击中,生生逼出了身形。

    “不好!”

    宁凡面色大惊,正欲再次守护心神,但这一次他却是发现。任这等红芒入体,他却是再无入魔发狂的征兆

    “我血液之中的一丝红芒,竟有着抵御这红芒的能力!这红芒,是叫劫念么”宁凡目光立刻一震。

    劫念是什么。宁凡不知,却能隐约感知,那是与轮回之力不相伯仲的另一类力量。

    这红芒只需一丝,便能令道心坚韧如斯的宁凡直接发狂。

    这一丝红芒。足以让任何舍空修士入魔发狂!

    若是这红芒多出十倍,便是碎念修士也难逃红芒控制。

    若是多出百倍,便是万古修士也要落难。

    若是多出千倍。万倍

    这红芒的力量,十分可怕!

    如今,宁凡的血液里,似乎融入了一丝红芒。

    如今的他,再被乱古幻象已这种级别的劫念击中,已不会再陷入狂态

    “老夫对你施展的,只是万分之一道劫念,若是完整,你是绝对无法承受的便是始圣级别的人物,也无法抗衡,只能沉沦”

    乱古的目光,忽然一黯,望向身后二十七座铜像。

    沉默少许,继而又道,“老夫之前对你所说的话,有真有假;所做的事,却皆是出于考验。这一点,或许你一时半刻之间,还无法相信,那么老夫,可先赐予你通过考验的第一个礼物,你,跟我来。”

    乱古幻象忽然一步迈出,一股道念散开,下一瞬,他与宁凡齐齐消失于长空,竟齐齐出现在墓宫之外的上空!

    在乱古幻象离开墓宫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立刻在这神墓第九层疯狂散开!

    一瞬间,神墓第九层中,无论是拥有灵智的魔物,还是毫无灵智的魔物,全都在感受到乱古威压的瞬间,全身战栗,惊惧起来!

    “是那位大帝!是他!他又要出墓杀人了!”无数拥有灵智的魔物齐齐惊呼,纷纷朝着各自洞府巢穴躲回去!

    罕有人知,此地魔物之所以不敢靠近东域,正是因为怕极了乱古幻象!

    理论而言,在这神墓之地,任何墓宫之内的幻象,都只能在各自墓宫留存,唯有一个墓宫例外,那便是乱古墓宫!

    乱古幻象早已不是第一次离开墓宫,他每一次出墓,必定会在神墓第九层杀戮成片,令此地血流成河!

    “墓宫幻象,竟能离开所在墓宫!”宁凡目光立刻一震。

    乱古幻象却是微微摇头,“身为幻象,是不可能有办法离开所在墓宫的。我能离开那座宫殿,真正的原因,你不知其实整个神墓的末三层,都是老夫墓宫所在,是神虚始祖亲手为老夫搭建的埋骨之地她对老夫,绝对算得上情深意重,只是,老夫注定只能辜负她”

    “神墓末三层,皆是前辈的墓宫所在!”宁凡目光又是一震。

    “你第一次进入神墓,应是八年之前,那时候,老夫便感知到你的到来,等待着你的出现。只是那时的你,并未入末三层这一次,你终是来了,从你踏入末三层的瞬间,老夫的神念便没有离开过你,这一点,你却是不知你被神虚舍空追杀,老夫本还想帮你,想不到,你竟自行解决了不过看起来,仍是有些麻烦,是你无法解决的,毕竟。你只是鬼玄,能做到如今这一步,已是难得”

    言罢,乱古幻象道念一动,竟又带着宁凡,消失于原地。

    神墓第九层的传送高台上,一名原本正在盘膝打坐、守株待兔的红眼老者,忽然目光一惊,豁然站起,倒吸一口冷气。

    “嘶!是那个煞星!他又出宫杀人了!老夫之所以不肯留在第九层当魔主。怕的就是这煞星啊!否则若能呆在第九层修炼,老夫早已突破碎念中期,何至于到了今日,还是一名初期魔主!”

    红眼老者浑身打了一个寒噤,竟是没有任何犹豫,抬脚就要踏入传送门,返回第八层。

    只是他才半个身体进入传送门,整个神墓第九层却是忽然狠狠一颤,好似天地被人掀翻一样。

    半步踏入传松门的红眼老者。立刻狠狠吐血,直接跌出传送门,二话不说,转身便回望长空。

    在那长空之上。此刻站立着一名白衣青年,有着鬼玄修为,正是宁凡,是红眼老者一路追杀之人!

    若是从前。红眼老者看见宁凡出现,必定会大喜过望,二话不说。直接出手将宁凡灭了。

    但这一刻,红眼老者却是根本不敢妄动一下,只因宁凡的身边,还跟了一名虚幻老者。

    在看到那虚幻老者的瞬间,红眼老者立刻便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头顶!

    他只与那虚幻老者对视了一眼,却立刻觉得双目刺痛,匆匆移开目光,冷汗已经浸湿全身!

    “血道非,你可知,你犯了何错!他,是老夫徒儿,你竟敢对他妄动杀念,找死!”

    红眼老者一听此言,立刻面色惊得惨白,只不可置信地看了宁凡一眼,竟是二话不说,直接朝着神墓第八层死死逃去!

    一面逃,红眼老者更是一面惊呼道,“乱古大帝!你莫是疯了不成!你陨落之时,神墓都还未建成,契约之井都还未打通,此子也远远还未出生,他怎可能是你徒儿!就算你要杀老夫,也要给老夫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否则老夫不甘,老夫不甘!”

    以红眼老者对乱古幻象的了解,若他直接找上某个魔物,上门问罪,此魔几乎是必死无疑!

    是以红眼老者一听出乱古幻象问罪的语气,竟是二话不说,直接朝第八层逃离。

    乱古幻象却是根本没有理会红眼老者的言语,只是目光一扫身旁宁凡,淡淡道,

    “老夫生前,有两部功法最为惊世,一为《阴阳变》,一为《乱环诀》;有三式神通最被世人忌惮,一为‘虚空夺道’,一为‘阴阳五剑’,一为‘乱天指’老夫此刻将要施展的,是阴阳五剑,此术的关键,首先便是必须拥有大五行体,并以此体,逆换五行”

    “小五行,为金、木、水、火、土。大五行,却是以小五行的根基,易换五行,为天、地、人、神、鬼”

    “天剑斩运,地剑斩势,人剑斩命,神剑斩道,鬼剑斩念”

    说完这一切,乱古幻象忽然向天地大手一抓!

    “天地阴阳,皆听我令!凝!”

    天地间,顿时凝出五道剑影,时而全黑,时而全白,诡异之极。

    这五道剑影散出的凶威,朝整个第九层扩散开来,所有的魔物在这一瞬,垂下头颅,不敢望天!

    “斩!”

    随着乱古幻象一字落下,五道剑影立刻全部消失无踪。

    同一时间,正在神墓第八层死命奔逃的红眼老者,立刻露出震惊之极的神情。

    在他的背后,立刻出现五道天地裂缝,从那裂缝中,瞬间亮起了五道剑光!

    “不不好!”

    红眼老者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已然被五道剑光斩中。

    在被这五道剑光斩中的瞬间,他的气运,他的修为,他的道,他的一切,都在这五道剑光之中灰飞烟灭!

    他目光霎时变得空洞,失去所有生机。

    他的身上,有着五个血窟窿,是被剑影贯穿所留。

    下一瞬,五道黑白火焰从血窟窿中一窜而出,只瞬间,红眼老者的尸身便直接烧成灰烬

    五道剑光穿过红眼老者,狠狠斩在第八层的大地之上。

    一股毁灭般的剑芒风暴,立刻以此地为中心,朝着百万里外疯狂扩散,成片山河崩塌,一些来不及逃遁的魔物,直接殒命在这风暴之内。

    整个第八层天地,都在猛烈颤动,那颤动,传至第九层,亦传至第七层,第六层,并一路传至第一层!

    前六层中,正在神墓修士、闯关的修士,纷纷被这震动一震,直接震出各个墓宫,心惊不已!

    一些神虚阁老怪立刻面色一变,纷纷朝神虚阁传出音讯。

    或是祭出传音飞剑,或是取出音圭,全是在通知神空大帝,神虚阁底层,又出现了千年一遇的‘地震’

    根本不需要任何通知,此刻正在天狱某处闭关的神空大帝,已察觉到神墓出了变故。

    如今的他,已是元神状态,肉身伤势太重,却是早已失去。

    除了历代神虚双帝,无人明白神墓千年一次的地震,意味着什么他却知道

    “又是乱古幻象么!”

    没有任何犹豫,神空大帝直接催动寄在第九层传送门的一丝神念,试图感知神墓内的情形。

    尚未感知到任何事情,一道冷厉的声音已直接传入他的耳中。

    这声音一经传来,立刻化作五道剑光,在神空大帝的耳中炸裂。

    试图窥探第九层的神空大帝,立刻元神一颤,咳出几口金色血液,面色骇然。

    “此代神空,忘了尔等与老夫的约定了么!你若再在此地胡乱散出神念,影响老夫沉睡,下一次,便不是咳血这么简单了!”

    此言一落,神空大帝立刻感到,自己寄存于末三层的神念,纷纷被人抹掉!

    抹掉他神念之人,修为通天!若非只是一介幻象,若非所有神通只能局限在神墓末三层,此人可以一人之力,覆灭四天九界,屠尽天地神魔!

    他名为乱古,是号称乱了一个太古的远古大帝!

    “小友,老夫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你可还满意?”神墓第九层,乱古手持红眼老者的元神,含笑看着宁凡言道。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