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8章 乱古幻象

第828章 乱古幻象

    一连十日,宁凡待在玄阴界中,以免以秘法祭炼元神,一面等待。本文由 …… 首发

    他的储物袋中,已有近600个元神,其中更有19个,为渡真元神。

    以他如今元神数量,若是展开轰神术,便是舍空初期的老怪,也须立刻退避锋芒!

    十日之后,宁凡立在玄阴界中,隔界施展雨术。

    待发现外界并无异常,甚至没有红眼老者的查探之术后,宁凡终是借着隐身神通,小心出现在外界。

    外界没有任何异常,红眼老者似乎也没有追来

    借着阴阳锁的一丝感应,宁凡寻找着乱古墓宫的方向。

    到了第九层,阴阳锁总算可稍稍指引乱古墓宫所在,如此,倒也免去了宁凡找寻第九层地图的麻烦。

    认准一个方向,宁凡一路隐身疾驰,在这一层,宁凡能够感受到无数道隐晦却恐怖的气息。

    有舍空,有碎念,甚至有万古之上的气息

    据说,在这神墓之中有一座契约之井,直接连通魔界。当日那形似魔罗的准帝,便是借着契约之井,方才得以来到东天仙界。

    此地的魔物,一部分来自于魔界,一部分却是自然形成的魔物。

    这世间,山可成魔,水可成魔,草木可成魔,丹药亦可成魔,一切事物只要沾了灵性,都有成魔的可能。

    第九层世界,分为东西二域。越往西,魔物气息越多,强者也越多;越往东,魔物气息则越少。

    宁凡便是一路向东而行,第一日,路上还有不少舍空、碎念。

    第二日,路上已无任何碎念境魔物。

    第三日。路上已无任何舍空。

    第四日,便是渡真、命仙级魔物,也很少见到了。

    第五日,辽阔的天地间,竟再无任何魔物存在。

    宁凡退出隐身,疾驰在东域的长空,渺渺山河,竟是根本寻不到一个魔物的毛发。

    又飞遁了一日,宁凡的眼前,渐渐零星出现几座墓宫。

    第九层的墓宫。传承的皆是九星功法,墓主人生前,也俱是名动天地的人物。

    随便一座墓宫,都散发着不朽的气息,似可镇压万古。

    宁凡随便降落在某座墓宫外,以他如今修为,若不召出鬼面,竟无法承受墓宫气息,逼近此墓千丈距离!

    他复又召出古魔傀儡。以古魔傀儡修为,竟无法逼近此墓百丈

    “也就是说,纵然进入第九层的修士持有虚无令,若承受不住墓宫的气息。便无法靠近,无法开启墓宫”

    挥手一抹,召出鬼面,宁凡再试。终于承受墓宫气息,走近墓门。

    没有开启这座墓门,宁凡身上只有五枚虚无令。不会随便浪费。

    且开启第九层墓门,凶险难测。即使是乱古墓宫,宁凡都不确定里面是否会遇到危险,更加不会随便进入其他墓宫的。

    在这座墓宫之外,堆着十五具碎骨,以及一些化作碎片的道晶、丹药、法宝、储物袋

    这些碎骨,都是曾经闯墓失败的修士,死的凄惨无比,尸骨不全

    再次向东飞遁了两日,墓宫越来越多。又飞了两日,墓宫却越来越少。

    渐渐地,山川大地之上,几乎再也看不到任何墓宫。

    又飞了一日,在一座荒凉的深山之中,寂静长存着一座孤单墓宫。

    在临近这墓宫的瞬间,宁凡体内的阴阳锁,竟几乎失控,自行飞出体外。

    宁凡目光一变,立刻运转阴阳变功法,压下阴阳锁的失控,再看那座墓宫之时,渐渐露出凝重之色。

    此墓,正是乱古之墓!

    一路来到神墓底层,颇有凶险,宁凡所为的,也不过是此墓之中的传承而已。

    此墓不似其他墓宫,没有散出任何气势,它只是耸立在那里,好似极其普通。

    若非看到了乱古之墓外堆积的三千多堆碎骨,宁凡几乎会认为,此墓极其好闯,不会有任何凶险

    在这些碎骨之中,不乏舍空、碎念修士的遗骨,甚至还有万古修士的碎骨,早已碎地无法辨认,灵性全失。

    三千多具碎骨摆在墓宫之外,便是宁凡也觉得有些骇然了。

    “我一路走来,各大墓宫之外,能有十具以上尸骨,便算难得,乱古墓外却有三千修士留下尸骨这不仅说明此墓极受旁人重视,更说明,此墓凶险莫测,根本不是其他墓宫可比”

    这三千多具尸骨,似在提醒宁凡,以他低微修为,贸然闯乱古之墓,实为不智

    也许,只是也许,等他修为再高些,自保之力再强些,再来闯此墓,会不会更理智一些

    这些念头在宁凡心中一经产生,立刻根深蒂固,令他沉吟不语。

    待得目光一扫墓外巨碑,看到其上的介绍,宁凡心中目光一震,心动之余,骇然更多!

    “乱古墓宫,传承有九星功法《乱环诀》,上古之时,此功号称‘十亿大帝,攻伐第一’!”

    “墓宫修为限制,无。人数限制,无。开启此墓,需消耗一枚虚无令。”

    心动的,是《乱环诀》竟号称是十亿古之大帝中,攻伐第一的功法。

    骇然的,此墓没有闯关人数限制,没有修为限制,竟还会死这么多强者,无声地说明着,这一座乱古墓宫,有多么凶险恐怖

    若说宁凡原本还有几分闯墓的信心,到了此时,几乎信心全无。

    此地无法打开杀帝赐予的玉简,单凭他如今的自保手段,贸然入墓,怕是有极大几率直接陨落

    “《乱环诀》,我志在必得。但若其中当真如此凶险,怕是唯有修为再提高些,再入此墓最为合适了”

    宁凡微微一叹,这叹息才刚刚传出,立刻目光一变。

    这一刻。乱古墓宫竟忽然散出淡淡神芒,更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好似呼唤,在宁凡耳边轻轻响起。

    “外人入宫,唯有死。但本帝,允许你进入。因为你是,本帝传人!”

    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宁凡储物袋中竟自行飞出一枚虚无令,朝墓门直接飞去。

    在墓门之外,虚无令忽的无火自燃。墓宫两旁的两座石像,眼中齐齐燃起紫火。

    但听轰得一声,墓门自行开启,更有一道光芒,在宁凡眼前一闪。

    宁凡目光一惊,正欲抗拒那光芒,体内的阴阳锁却直接将他拖入墓门之内。

    下一瞬,墓门闭合

    入目处,是一个空荡荡的宫殿。宫殿四角皆有青铜宫灯,本是灭的,但在宁凡进入后,一个个宫灯立刻燃着。腾着紫焰。

    在这宫殿之内,一共列着二十七尊青铜巨像。

    铜像之下,竟是有一个身形虚幻的老者,负手而立。看着那二十七尊青铜巨像,沉默不语。

    这虚幻老者的背影,给宁凡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宁凡略略回忆。立刻想起,这背影,他曾在乱古记忆中见过,分明与乱古大帝的容貌如出一辙

    这虚幻老者的修为,宁凡根本看不透,他只是背对着宁凡,没有散出任何威压,饶是如此,宁凡脸上的先天鬼面,竟已在微微颤抖着,似在畏惧这虚幻老者如虎

    若无意外,这虚幻老者,便是乱古大帝的幻象,借着墓宫阵法成形!

    仅面对虚幻老者的背影,宁凡竟好似面对整片天地一般,纵然是向螟子这位神虚阁准圣,也不曾给过宁凡这种恐怖感觉!

    好似只需这虚幻老者一念,便是天地都要全部毁灭!

    “此墓从无人闯过,任何入墓之人,皆会死于本帝之手!因为他们不是本帝传人,如非传人,岂配获得本帝传承!而你,是本帝传人,小友,老夫为了等待一个传人到来,已等了太久”

    虚幻老者转过身,只一个眼神扫向宁凡,宁凡一身隐秘,立刻全部暴露在老者眼前!

    宁凡怎么也想不到,乱古墓宫之内,竟会有如此可怕的墓主幻象。

    有这个墓主幻象在,便是神虚双帝,便是向螟子,也根本无法闯过此墓

    “四滴扶离祖血,四滴魔罗祖血,嗯,妖血魔血的级别,倒还尚可,神血却是弱了”

    对虚幻老者而言,宁凡的血脉级别,仅仅能称作尚可而已。

    他目光平静如虚,仿若没有任何事物能让他稍稍流露惊讶表情。

    但片刻之后,虚幻老者目光忽然微变,似发现了什么。

    抬指一点宫殿地面,整个地面立刻好似水波回荡,其中更可以倒映出倒影来。

    虚幻老者的脚下,没有倒影,因为他并非活人,只是幻象。

    但宁凡的脚下,却有一只半黑半白的蝴蝶倒影

    在看到这蝴蝶的一瞬间,虚幻老者终于有了动容之色。

    “是你,你是那只蝴蝶!那个女人便是为了你,来到紫斗仙域。她,亦是为了你,舍了全部,重入轮回”

    宁凡目光一变,立刻问道,“前辈此言何意!”

    好似有极为重要的东西,曾湮灭于轮回中,被他世世代代地遗忘,当他还是一只蝶的时候

    在虚幻老者话语一落的瞬间,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哀,好似长河,悄然在宁凡心中流过。

    不是古天庭的那场悲哀,不是为了微凉焚翅成灰的悲哀那悲哀,还在更早以前,早到他早已遗忘

    虚幻老者只是微微感叹,摇头不语。

    再看宁凡之时,竟有几分罕有的柔和,那柔和,是看待故人的眼神。

    宁凡的前尘,世世为蝶,且皆是最为平凡的蝶。

    如此平凡的蝶,本不该与虚幻老者有交集,但偏偏,此蝶第一世的主人,曾是那么威震天地。

    从前的他,不曾正视过此蝶一眼。

    但想不到,此蝶竟会转世为人,且还成了他的传人

    再次转过身,看待那二十七座铜像之时,也有了莫名感伤之意,忽然对宁凡问道,

    “你可想获得,本帝《乱环诀》的传承”

    言罢,虚幻老者深深看了宁凡一眼,不待宁凡回答,抬手一指其中第一座铜像,对宁凡道,

    “你既是古魔,理当去过封魔巅,这铜像的主人,想必你也见过”

    宁凡细看那铜像容貌,依稀间,竟与当年见过的少年墨重有几分相似。

    “他,是仙皇座下第七仙帝,名为墨重,他是本帝一生之中,唯一一个视为兄长的人。他,也是老夫‘阴阳魔体’二十七阴阳其中之一墨重仙帝,仙皇座下第七仙帝,天都界一战,被老夫亲手斩杀!九妖阴阳之一魔鲤阴阳,老夫因此得以顿悟!”

    说道亲自斩杀墨重仙帝的往事,虚幻老者的身上,立刻流露出冲天杀气。

    他的双目开始血红,他的眼中,更有无法化去的悲哀

    那一日,他亲手斩杀了自己视如兄父的墨重!

    (3/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