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7章 入九层

    第七层世界,自是极其辽阔,但以宁凡遁速,一路疾驰之下,数日之后,终究是来到了边际处。

    一路行至此地,宁凡仍未寻找到通往第八层的传送门所在。

    他立在一处山谷中,眉头微皱。

    这一路疾驰而来,他复又斩杀了许多命仙魔物,渡真之上的魔物倒是再未遇到。

    此刻宁凡魂袋之中,已有236个命仙元神。若是全部引爆,便是渡真巅峰修士,也需忌惮不已。

    命仙道果倒也出了两个,对宁凡来说,却已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了。

    “走错方向了么神墓第七层如此之大,偏偏并无地图,只能漫无目的地寻找第八层入口”

    宁凡摇摇头,末三层的地图,他没有,便是那青阳子也没有。

    据青阳子的记忆显示,知晓末三层地图的,唯有神虚阁中碎念之上的修士。

    自然,在这神墓之中,还有一类人持有此地地图,那便是墓中极少数渡真之上的魔物。

    “早知末三层如此辽阔,那一日,就该向吕瘟索要一份神墓地图。于他而言,刻印一份地图,不过是眨眼完成的事情如今说这些倒是晚了。”

    “青阳子的记忆里,有对神墓末三层的诸多情报,许多都是我不知的。譬如此地魔物一旦修炼到渡真境界,便有极小几率获得灵智修为越高,获得灵智的机会也越高”

    “这些拥有灵智的魔物,在此修行无数年,自然知晓此地地图,若能捉住一个带有灵智的魔物,倒是能省却不少麻烦”

    宁凡沉吟片刻,忽然目光微动,朝山谷之内唯一一株枯树望去。

    片刻之后。却是若有所思,脚踏黑火,一遁而走。

    在他离开此地许久之后,山谷中唯一的那棵枯树,立刻魔气一闪,变作一个渡真初期的老者。

    老者似人似魔,一半身体的皮肤都是树皮。

    他的双眼,不似此地大多数魔物那般空洞。他,是这神墓之内,少数有灵智的魔物之一。

    望着宁凡远遁的方向。老者眼中凶芒一闪,阴冷道,

    “此人应该就是最近进入第七层的修士吧尊主嗅到的美味气息,应该就是此人所散发。桀桀桀桀,老夫刚刚靠近于他,细细品嗅,此人的血肉精华太过完美,于尊主而言,绝对是大补之物!尊主。没有闻错!”

    “尊主距离舍空,只差最后一步,只要吞了此子,必定能成为这第七层中第九名舍空境天魔!”

    “老夫这便传出讯息。告诉尊主,他想要吃的修士,就在老夫所在方位!哎,此人煞气太重。老夫刚刚突破渡真不久,没有太多把握将之拿下,若非如此。刚刚此人到来之时,老夫便会出手,拿下此人!罢了,还是让尊主亲自出手,更为稳妥!”

    老者冷笑一声,抬手一凝,立刻便有一道魔芒冲天飞起,是一道传音剑光。

    只可惜那传音飞剑才刚刚腾空,突然毫无征兆地炸裂开来。

    在其炸裂处,一个早已悄然返回、隐身于此的白衣青年,徐徐出现。

    “想向你家尊主通风报讯,吃掉宁某么,倒是个忠心护主的魔物”

    但见那白衣青年一抬手,立刻便有十万八千道幻剑剑影变作剑阵,将这渡真初期的老者困在剑阵之中!

    一瞬间,老者面色大变,惊恐道,

    “你你怎么没走,怎么回来了啊!”

    话音未歇,他已惨叫一声,被十万八千剑狠狠斩中。

    他的眼前,一幕幕回忆不断浮现,在那些回忆中,越来越多的人手持乌金长剑,向他斩来

    十息之后,这名渡真未稳的老者,肉身爆散成无数污血,洒落剑阵之中。

    收了十万八千剑影,宁凡屈掌一招,将一个萎靡之际、意欲逃遁的黑色元神擒入手中,直接搜魂。

    搜魂灭忆,自是无法读取完整记忆的,不过只读取零星片段记忆,也足以让宁凡摸清第七层大致地图了。

    将老者元神灭杀,秘法炼制,收入魂袋。

    做完这一切,宁凡身形一纵,腾空而起,却是认准某个方向,朝着第八层直奔而去。

    这一疾驰,便是六日,一路走来,魂袋中的命仙元神已有274个。

    六日之后,宁凡终于远远看到通往第八层的传送台。

    只是在这传送台之外,方圆百里,遍布着第二步魔物,起码有三百人!

    三百魔物之中,有15头渡真魔物。

    这15头渡真魔物,又只有4人拥有灵智。

    四人之一,便是这群魔物的领主,是一个满脸阴鹜的黑袍少年,此刻正端坐在一个王座上,四周拱卫着诸多魔物,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端着酒樽,浅饮。

    酒樽内盛的,不是酒,而是血,黑血的血,魔物的血!

    “不是修士的血,果然难喝”少年喝了一口黑血,眉头紧皱,不悦一哼,将酒樽仍到地上。

    “尊主放心,属下等人已探得情报,那名美味修士,正一路朝此地赶来!只待他一来,尊主必定能品尝最美味的鲜血!”一旁一名灵智魔物,见领主发怒,立刻诚惶诚恐地言道。

    “本座已在这里等了六日,若他再不来”黑袍少年话说一半,忽然阴狠地一笑,霍然站起,望向天边。

    在那个方向,正有一道流光疾驰而来。

    “杀!”

    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黑袍少年只是抬起手,微微一摆。

    他身旁的所有魔物,立刻便有近百名命仙魔物,目露凶芒,纷纷冲天飞起,朝那道遁光杀去。

    宁凡神念一扫密密麻麻冲来的魔物,目光一沉,收住遁光。踏着长空,一步步上前!

    行走在百名命仙魔物之中,宁凡精气流转全身,每一抬手,必有一头命仙魔物被他撕成碎片。

    短短十息过去,这百头命仙魔物,已全部被宁凡撕成碎片,血肉精华凝练入酒,元神则全部收走。

    “废物!”

    黑袍少年似极为不悦,怒哼一声。又是一摆手,“杀!”

    这一次,除了他以外的所有魔物,全部冲向宁凡而来,这其中,甚至包括14头渡真魔物。

    14头渡真魔物,有7名初期,4名中期,3名后期。

    如今修为。自然不是宁凡一人可以应付的。

    “送上门的元神么”

    宁凡挥手祭出古魔傀儡,傀儡立刻迎风而长,轻刻化作一尊巨魔。

    但见宁凡指间傀线一勾,古魔傀儡立刻冲入魔物大军。将一个个魔物撕成碎片,将一个个元神吞入腹中存放。

    “舍空傀儡!不好!”

    黑袍少年顿时面色大变,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他逃窜的方向。竟是朝着第八层传送门直奔而去,直接窜入了第八层,动作倒是很快

    其他三名灵智魔物。亦是面色惊恐起来,想要逃离,却根本来不及逃窜,已被古魔傀儡灭杀。

    那些没有灵智的魔物,倒仍是悍不畏死地冲向古魔傀儡,却只有被灭杀一途。

    只十余息,此地魔物已被古魔傀儡一人屠尽。

    宁凡收了此地所有魔尸血肉,眼中寒芒一闪,一步跃上古魔傀儡肩头,傀线操控下,古魔傀儡却是直接化作一道黑芒,飞入传送高台的传送门之内。

    一传送至第八层,宁凡立刻散出雨意,天地间,立刻下起濛濛细雨。

    认准一个方向,宁凡驾着傀儡疾驰追去,那个方向,正是之前那黑袍少年逃遁方向。

    感知到身后的追击遁光,黑袍少年几乎直接吓死。

    之前还想好好品味下宁凡鲜血的味道,此刻却巴不得宁凡走得远远的,不要靠近他。

    “该死!区区一个鬼玄巅峰,竟有舍空傀儡!神墓外界的修士,都是这么逆天么!”

    “不过不怕!我师乃是第八层的一方魔主,乃是碎念初期的大人物,莫说是第八层,便是在第九层,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只要逃到我师洞府,请我师出手,杀此人,易如反掌!”

    他这念头才刚刚升起,下一瞬,面色却化作了惊骇与绝望。

    却见身后追击的古魔傀儡已越追越近,最终一步迈出,直接跨越到他的前路上。

    巨大的身体好似山岳,堵住前路,无法继续前进。

    “你对这第八层,似乎十分熟悉,如此看来,杀了你,倒是可以直接获得此层地图”

    宁凡淡淡一语,指间傀线一勾,立刻,古魔傀儡直接抬脚,一脚踏向黑袍少年。

    黑袍少年大惊之下,张口喷出一道黑色魔剑,迎着古魔傀儡一踏方向狠狠斩去。

    可惜他这魔剑,威能还未展露,便直接被古魔一脚踏成碎片。

    那一脚继续踏下,一股巨力散开,立刻崩溃了此地百万里山河。

    无数魔物被这一脚惊动,而那黑袍少年的肉身,则直接被这一脚踏作肉泥,只有萎靡的元神,被宁凡擒了去。

    “不可能我距离舍空,只有半步,这傀儡,这傀儡”

    他话未说完,便惨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却是因为宁凡没有跟他多说废话,直接对他搜魂灭忆了。

    这一搜魂,宁凡自是对这第八层的地图了如指掌,对这末三层的魔物势力分布,也有了些许认知。

    “末三层的魔物,但凡修为修至渡真境界,便有少数机会开启灵智。开启灵智的魔物中,若有人突破舍空,便有资格成为一方领主。若突破碎念境,则可为一方魔主此魔并未突破舍空,但他有一个魔主身份的师父,故而才能在第七层称王称霸,做一方领主”

    “神墓第七层,共有舍空领主八人;第八层,舍空领主超过三十个,便是碎念魔主,也有1人,正是此魔师尊”

    “第九层地图。此魔不知,也并不知第九层具体有多少强大魔物,但据说,第九层中有着契约之井,故而魔物也是最多,最强,尤其是靠近魔井的地方,甚至还有准帝魔物”

    “此魔体内,有其师留下的印记,若他死。则其师定会有所感知”

    宁凡眉头微皱,神念一扫,立刻在黑袍少年的元神之内,发现一个印记。

    这印记本是黑色,但这一刻,却渐渐变作血红。

    一瞬间,宁凡目光微变,二话不说,直接将这黑袍少年痴傻的元神抛下。

    而后立刻收了古魔傀儡。一抹面容,召出鬼面,并立刻隐身无踪,朝着第九层悄然遁去。

    就在他抛下黑袍少年元神的瞬间。那存于黑袍少年元神内的印记,立刻飞出一道红芒!

    那红芒一经落地,立刻化作一个红眼老者的模样,手捧黑袍少年的元神。惊怒之极。

    “是谁!竟敢毁了我徒灵智!”

    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徒儿,实际上他所种的印记。不仅可感知徒儿死亡,便是徒儿遇险,也可稍稍感知,并借着印记,直接传送而来。

    这一点,黑袍少年的记忆中自然不可能提及,但宁凡却敏锐地察觉到印记的诡异变化,猜测到会有变故发生,并立刻逃离此地。

    黑袍少年的师父,终究来迟了一步,否则,倒是能亲眼目睹宁凡搜魂灭忆的一幕。

    “嗯?此地还有此人少许气息”

    红眼老者大手朝空气一抓,放在鼻尖嗅了嗅,旋即冷哼道,

    “一个鬼玄巅峰,一个舍空初期的傀儡原来是外界修士!”

    “老夫等契约魔物曾与神空帝订下契约,我与他的约定,是只要助他一战,便可永远留在神墓,一方称王,便是他神虚修士,我也有斩杀吞噬的权利!”

    “老夫耗费百万年,才将他培养至渡真巅峰,本还留着有用,如今却被外来修士毁掉灵智,再也无用”

    老者看了一眼手中那目光呆滞的徒儿元神,狠辣之色一闪,竟是一口将徒儿元神吞掉。

    而后目光闪了闪,冷笑道,

    “害我徒者,终究只是一个鬼玄,这点时间根本不可能跑远。此刻要么是在隐身,要么,是躲入了小千、中千界宝内”

    红眼老者沉吟片刻之后,忽然伸出二指,戳入眼中,将血淋淋的红色眼珠抓出,竟是一把祭向长空,旋即双目紧闭,盘膝于地。

    那眼珠升空之后,立刻迎风而长,化作百丈之大。且立刻便有一圈圈红色光环,以眼珠为中心,持续不断朝着整个第八层扩散。

    借着这眼珠之力,红眼老者竟是将目力扩散至整个神墓第八层!

    “若是此子经过传送门,必定会有波动出现。若是此子取消隐身,亦必定有现身的一刻。便是他躲入界宝中,老夫也不信他能躲一辈子不出来!只要他现身于第八层,或是任何一处出现波动,则老夫必定可察觉到他!”

    “那时,便是此子的死期!”

    宁凡隐匿身形,一路朝着第九层传送门方向疾驰。

    某一刻,一圈圈红芒扫向长空,从宁凡身上扫过。

    虽未差探出宁凡所在,宁凡却是一眼看出,这红芒是一种查探神通。

    且从这法术的气息判断,施术之人,便是那黑袍少年的师父。

    “这些有些麻烦此地距离第九层传送门所在,尚有极远距离,以我如今遁速,最少也许十日才可遁至在这期间,鬼面隐身神通定会中止”

    随着宁凡修为越来越高,先天鬼面的隐身时间也在一点点提升,却仍无法一次性隐身十日,最多五日。

    若是在隐身结束前,遁入玄阴界,如此更替,倒是能抵达传送门,但却也会有其他麻烦

    “就算我能一路隐身抵达第九层传送门,一经传送,立刻会引起波动,被此人发觉就算是传送回第七层,也会被此人发觉”

    一股许久不曾出现过的危机感,渐渐萦绕在宁凡心头。

    当这危机感升起的瞬间,脚踏黑火飞遁的宁凡,体内三族血脉竟隐约有了滚沸之感

    一瞬间,宁凡目光一凛,有了决定。

    一点眉心,取出一道青雷,竟是一口服下。

    以他大五行体的体质,炼化青雷,可持续恢复大量法力!

    只炼化了青雷一丝,体内多出的法力,竟立刻快要将元神撑爆。

    在元神撑爆之前,他的身体已燃起金焰,将多余法力全部消耗。如一道离弦之箭,划破长空,留下一道道金光万丈的沟壑,直冲第九层而去!

    躲不过,便无需去躲!且到达第九层,再隐身摆脱红眼老者的追踪!

    “找到了!只是此人遁速,为何竟能快到这一步!难道竟是万古老怪!不,不可能!若是万古,此人何必惧我,何必隐身!”

    红眼老者目光一震,豁然起身,收回眼珠,沉吟之后,仍是决定朝着宁凡追去。

    然而他的遁速,根本不足以赶上宁凡!

    第八层世界,无数修出灵智的魔物,在这一刻纷纷离开洞府巢穴,抬头望天。

    看着那划破长空、一闪而逝的金虹,没有一个不感到震撼的。

    宁凡飞速炼化着体内青雷,试图补充纵地金光的法力消耗。

    此术遁速惊世,堪比万古,对法力的消耗,却也是极为巨大。

    借着鬼面压制,宁凡强行催动了此术,原本六日的路程,只十余个呼吸,便已遁至!

    金色遁虹一头撞入传送门中,并立刻在第九层世界疾驰,亦惊动此地无数强者。

    在体内青雷快要彻底耗尽的瞬间,宁凡遁虹一收,直接遁入玄阴界内。

    几乎过了一个时辰,那红眼老怪方才赶赴第九层世界。

    只是此时此刻,宁凡早已不知所踪,之前纵地金光的气息,更是半点不剩,他却是根本不知,要到何地寻找宁凡

    “可恶!竟被这狡猾的小子跑掉了!第九层强者极多,在这里,却是不可随便施展血见之术,否则定会引起其他魔主忌讳若是毫无头绪地去找,怕是很难找到此子,不若在此守株待兔!”

    “无论如何,此子终是外界修士,他,总是要离开第九层的!哼!老夫便守在此门处,不信此子不现身!”

    (2/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