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6章 八长老,雷金世

第826章 八长老,雷金世

    “原来是为轰神术而来么可惜,轰神术,宁某不会交给你,你也没有实力,搜宁某的魂……”宁凡眼中寒芒一闪,神情却是镇定。

    这份镇定,让碧眼老者嗤之以鼻,在他看来,宁凡只是故作镇定而已。

    “当日陈玄老儿派去渡真,竟是杀你不死,可惜,你今日还是落在老夫了手上老夫与陈玄不同,杀你的原因,更多的是为了轰神术。但你既然敬酒不吃,就怨不得老夫出手狠辣了!”

    碧眼老者冷冷一笑,骤然抬脚一踏天地,舍空威压猛然散开,天地都好似凝固。

    阴空上,密密麻麻的裂痕自他脚下疯狂延伸,立刻在长空上撕裂出九百道天地裂缝。

    裂缝中,不断传出魔火天威,好似天劫降临。

    下一瞬,九百个碧火燃烧的巨大陨石,从天地裂缝中猛冲而出,带着凛凛天威。

    每一个陨石,都几乎有小型修真星那般巨大!

    “落!”

    碧眼老者一字喝出,立刻,长空之上的陨石好似星辰坠落,朝宁凡所在荒原砸下!

    此乃碧眼老者的绝学神通,名为坠星术。

    十星坠落,可杀命仙!百星坠落,渡真初期必死!九百星辰坠击之势,便是渡真后期也不可抵挡!

    这一击,碧眼老者并未出尽全力。以他的舍空身份,对付一个鬼玄,何须全力出手。

    饶是如此,群星坠落,也好似末日降临,天地立刻碧芒一片,刺目难辨。

    荒原大地被星辰砸中,成片碎裂开来,地动山摇,大地之下。更有无数道碧色岩浆冲天而起。

    宁凡所站立之处,早已陷入一片火海,火海之中,宁凡生死难测

    “出手似乎重了点此子虽有轰神术护体,但他手中元神数量极为有限,想凭轰神术完全挡下老夫一击,绝无可能万一出手重了些,此子直接死了,老夫虽也算完成了八长老交付的任务,却是无法搜魂。无法逼迫此子交出轰神术的秘诀”

    碧眼老者摇摇头,冷漠地看着下方火海大地。

    忽然之间,碧眼老者目光一变。

    却见下方的火海,忽的一分为二,好似在让道一般。

    火海之中,一步步走出一个白衣青年,正是宁凡,只张口一吸,成片的火海立刻被他吸入腹中。一一炼化吞噬。

    “不愧是舍空老怪,若全力出手,宁某断然接不下的。不过可惜,这一击只有渡真后期的威力。又是火行神通,却是伤不得我。”

    宁凡吞了一口碧焰火海,一经炼化,体内的法力倒是直接补充了五成左右。

    再一吞。大地之上的火海立刻被宁凡全部吞尽,而他的法力,恢复至巅峰!

    从前的他。做不到这一点,但自修成大五行体之后,他已能做到这一点!

    法力耗尽,不用怕!吞噬五行,可快速恢复法力!

    碧眼老者古井无波的神情,立刻有了震惊之色。

    能无视火焰伤害的体质不少,但能通过吞噬五行恢复法力的,却只有一种体质,才拥有这种逆天能力。

    拥有那种体质的修士,不仅不惧五行神通,更可将五行神通当做大补之物吞噬,对任何精修五行的同级修士而言,都可谓噩梦般的存在。

    他怎么也想不到,宁凡区区一个鬼玄,竟拥有如此稀世罕见的体质

    “大五行体!绝对是大五行体!陈家的情报里,可没说此子还拥有这个体质!”

    “还好此子只是鬼玄否则只消得他突破渡真后期,仗着大五行体,老夫这一身碧火大道,便无一能伤他,只能另寻手段图之”

    碧眼老者惊容一收,杀心再起。

    不管宁凡的体质再怎么特殊,修为毕竟还低,根本不值一提!

    他身形一晃,立刻从长空之上消失,一瞬间,出现在荒原之上,与宁凡仅隔十丈!

    只抬起干瘦的手掌,二话不说,好似极为随意,朝着宁凡抓来。

    这一抓看似别无神通,十分简单,但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力量,让宁凡立刻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正面舍空老怪的神通!

    在天人合一之后,他感知更为敏锐,此刻有一种直觉,若是被碧眼老者一抓击中,他的一身道行,都将成空,化为乌有

    舍空舍空,那一个空字,便是舍空老怪的强大所在!

    “挡不住!”

    宁凡没有任何犹豫,脚下立刻闪动黑火波纹,身形在一瞬间消失无影,避开了碧眼老者一抓。

    “躲开了?身法倒是很快,但也仅此而已!”

    碧眼老者抬头望天,此刻的他,与宁凡位置对换,他立于地,宁凡却遁至长空。

    冷哼一声,碧眼老者抬起食指,自下而上狠狠一点,立刻便有数以百万道碧芒,从大地之下冲天而起,幻化为一座百万丈之巨的火山!

    那火山之上,共有数百万金色符文,一经出现,立刻碎成无数熔岩巨石,继而重新凝成一个遮天之大的熔岩巨手,朝天空狠狠抓去。

    长空成片崩溃,一股从下而上的暴风,几乎吹得宁凡坠落长空。

    四面空间被封锁,下方是狠狠抓来的遮天巨手,这一击,无法回避

    这一击,碧眼老者终于出了全力。

    这火山,是碧眼老者性命相修的后天仙宝,非舍空修士,挡不下这座火山。

    “舍空,果然远非我可战胜,能侥幸在舍空老怪手中撑上几回合,已是艰难”

    宁凡目露遗憾之色,若碧眼老者不出全力,他不介意凭自身实力与之稍稍斡旋,增加些对战舍空的斗法经验如今,怕是不行了。

    “合!”碧眼老者大喝一声,熔岩巨手立刻狠狠一握。无论是此地天空,还是宁凡,都被巨手一握握在掌心,似已全部捏碎。

    天地开始剧烈颤动,不断有长空崩溃。

    碧眼老者狞笑一声,在他看来,宁凡多半已被自己这一击打得不成人形了。

    “待擒下此子奄奄一息的元神,老夫有的是办法,撬开他的嘴,拷问出轰神术的完整法诀”

    这个想法才刚刚升起。突然间,碧眼老者露出震惊之色,不可置信地望向长空。

    却见其道兵所幻化的熔岩巨手,忽然开始剧烈颤抖,并有无数裂痕在巨手之上疯狂蔓延。

    下一个瞬间,一股巨力夹带着滔天魔威,猛然撞击在熔岩巨手上,直接将巨手撞成无数熔岩碎石,砸落长空!

    在这巨手彻底崩溃的瞬间。与此宝性命相修的碧眼老者,立刻元神一痛,嘴角溢出血丝,惊怒之极地望向长空!

    长空之上。漫天烟尘一散,现出宁凡的身形。

    在宁凡的身旁,此刻立着一个斗篷大汉!

    在宁凡的指间,正缠绕着六欲傀线。那火山法宝。正是他操控古魔傀儡,一拳打碎!

    “舍空老怪!不,不对。这是傀儡!”碧眼老者的眼中再次出现惊容。

    他无法想象,宁凡区区一个鬼玄,为何能身怀一具舍空傀儡。

    且这具舍空傀儡的气息,虽和他一样都是舍空初期,却比他强了不少

    “杀!”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指间傀线一动,其身旁古魔傀儡立刻一步踏下。

    这一步含着无边巨力,形成数十道魔芒裂痕,立刻在天空上疯狂散开。

    碧眼老者种下的空间封锁,在这一刻,被古魔傀儡一踏而碎。

    神通被破,碧眼老者又是略受反噬,胸口一痛。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那古魔傀儡已身形一晃,消失无影。

    同一个瞬间,碧眼老者的背心之后,传出阵阵不寒而栗的感觉。

    没有任何犹豫,碧眼老者直接取出一宝,在转身的瞬间,朝后方打去。

    那是一块金砖,其上密布大道符文,看似不大,实则是以一整颗上级修真星祭炼而成的至宝,沉重异常。

    被此金砖砸中,便是寻常舍空,也要头破血流。

    在金砖砸落的方位,魔芒闪烁间,现出古魔傀儡的身影。

    古魔傀儡的全身,此刻有着无数蝌蚪般的符纹游动。

    那符纹,是宁凡寄在古魔身上的祖符之力!

    从前的宁凡,做不到将祖符之力加持在他人身上,如今他的古魔修为暴涨,却是可以办到。

    有了祖符之力的加持,古魔傀儡气势暴涨,舍空初期之中,几乎已无几人拥有如此可怕的气势。

    一抬拳,好似天地都被古魔傀儡握在手中。

    一拳出,好似整片天地都被古魔傀儡一拳轰出!

    这一拳轰在金砖法宝之上,直接将此宝毁灭为无数金色粉末,风吹而散。

    一拳终,古魔傀儡第二拳又出,直朝碧眼老者胸口轰来,带着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

    祖符符纹朝四面一散,百丈之内的空间立刻被封锁,不容碧眼老者逃离。

    碧眼老者目光剧震,一咬牙,却是直接祭出一个巨鼎,砸向古魔傀儡。

    同时二话不说,招出灵装宝甲,那宝甲灵光闪动,足以防御舍空之下一切攻击。

    古魔空洞的双目,忽然寒芒暴涨,那寒芒,是宁凡的情绪!

    拳落,巨鼎法宝直接在这道拳芒下碎成无数碎片。

    拳芒的余波狠狠落在碧眼老者的胸口,立刻在他那灵装宝甲之上,造出无数裂痕来。

    崩溃之力透过裂痕,冲入碧眼老者体内,立刻在他体内造成不少伤势。

    他面色一白,蹭蹭连退,骤然咳血,望向古魔傀儡的神情,已有惊骇。

    不容他细想,古魔第三拳,又至!

    这一拳含着前两拳的势,出手如电,根本不容碧眼老者继续取出法宝护体。

    情急之下,碧眼老者天灵之上猛地射出一道青虹,与古魔拳芒重重撞击在一起。

    那是一道青色雷霆。威能明显超出碧眼老者本身修为。

    这一撞之下,古魔傀儡拳芒被阻,被斗法波动一阵,略略后退半步。

    至于那碧眼老者则再次吐血连退,面色苍白如纸,伤势竟在一瞬间加重了一倍不止。

    “八长老赐我的保命青雷,竟只足以稍稍击退此傀儡此傀儡怎会如此厉害!恐怕用尽余下青雷,也灭不掉这具傀儡!”

    “不过此傀儡似无任何灵智,必须以傀线操控,如此说来。只要杀了此子,这傀儡便也成了无主之物,再无法攻击老夫!”

    碧眼老者目光一狠,抬手祭出数个法宝,朝古魔傀儡打去,不求伤到傀儡,只求稍稍阻止傀儡的脚步。

    他的眉心继而飞出第二道青雷,青雷一出,立刻化作一条青色雷龙。狠狠震碎百丈内的魔符封锁,冲天而起,朝宁凡轰去。

    “好厉害的青雷!”

    以宁凡大五行体的体质,加上太素雷星的神通。都从这一道青雷之中感受到一丝危机之感。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心念一动,立刻召出了太素雷图,在青雷前行的前方铺开。

    在青雷撞入雷图的瞬间。宁凡指诀一变,雷图狠狠一收,将青雷生生吞入雷图之内。

    立刻。碧眼老者与这一道青雷间的感应生生中断。

    而宁凡则面色苍白,骤然咳血,眉心雷星传来剧痛之感,好似要爆炸一般。

    他强收这一道青雷,还是有些勉强了

    另一边,古魔傀儡连碎碧眼老者数件法宝,眼中凶芒一闪,已一步欺近碧眼老者身前,双手抓住碧眼老者双臂,狠狠一撕!

    来不及想明白宁凡为何没被青雷一击灭杀,一股剧痛已传至碧眼老者的全身。

    无论是他身上的灵装宝甲,还是他苦苦修炼千百万年的肉身,都在古魔傀儡一撕之下,碎成无数片,血洒大地!

    一声惨叫传出,碧眼老者的元神,卷起储物袋,仓皇之极地遁出尸身,连尸身中的第三道青雷都来不及带走,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死命逃走。

    古魔傀儡却是身形一晃,直接消失,继而阻挡在碧眼老者的前路,大手一抓,已直接将其元神擒入手中。

    掌中精气一震,碧眼老者的元神立刻如遭重击,气息疯狂萎靡,莫说逃遁,便是自爆元神都无法做到

    宁凡身形一晃,降落在古魔傀儡一旁,收了碧眼老者的储物袋,又从碧眼老者的尸身内收走一道青雷。

    这青雷本属于碧眼老者,是他的保命手段,如今却被宁凡夺走。

    当宁凡从古魔傀儡手中接过元神的瞬间,碧眼老者的眼中,立刻流露出惊恐之色。

    他怎么也想不到,区区鬼玄修为的宁凡,能逃过自己的追杀,并以一具舍空傀儡逆转局面,反将自己擒拿

    若早知如此,他是断然不会独自一人来杀宁凡的,起码要多叫几人,以保证万无一失

    “你之前话语里,似乎提到了陈玄,你所说的,莫非是东溟陈家的陈玄家主么。那一日,宁某在灵台星遇袭,是此人派的杀手么”宁凡语气冰冷地问道。

    “是是又如何!不怕告诉你,老夫与那陈玄,都是八长老的人!你若敢对老夫如何,八长老绝对不会放过你啊!”

    碧眼老者强装出几分气势,想要吓吓宁凡,求一条生路。

    可惜话未说完,宁凡已直接对他施展起搜魂灭忆术。

    堂堂舍空,竟会沦落到被一介鬼玄搜魂灭忆的下场,说出去怕是无人会信。

    然而这件事,此刻真真切切的发生着。

    起初,碧眼老者惨叫地极其猛烈,但随着世间流逝,他渐渐目光呆滞,神情空洞,叫喊声也渐渐停止。

    一个时辰过去,宁凡终于对此人彻底搜魂,面色冷冽异常。

    从此人记忆中,宁凡得知,此人名为青阳子,是神虚阁内排名第四十七的长老。

    青阳子与陈家家主陈玄,都是神虚阁八长老的属下。

    之前在灵台星暗杀他的,则是陈家杀手

    无论是陈家还是青阳子,杀他的主要目的,都是因为对战王罗家的敌视。

    陈家听说宁凡战资惊人,故而派出杀手,试图抹杀宁凡,不给宁凡修炼战神诀的机会。

    青阳子出手,也是存了这个目的,夺取轰神术,则是顺带要做的事情。

    “神虚阁八长老——雷金世,此人是东溟雷家的家主,碎念后期修为,与九长老不和,暗地里,已派人杀过数名有望成为罗家客卿的修士越是战资高的人,越受罗家重视,也越受此人敌视此人,不愿罗家救醒战王!陈家会派人杀我,受的便是此人命令!”

    宁凡眼中杀意一闪,雷家、陈家的仇,他记下了!

    “若非我身怀古魔傀儡,这一次,多半会死在这青阳子手中!若青阳子死在神墓,那雷金世定然会有所察觉,说不得,还会再派人来神墓底层杀我!这里不能催动杀帝玉简,若他派来更强之人,我却是难以抵御”

    宁凡目光一扫青阳子的元神,沉吟不语。

    片刻之后,却是将这已成白痴的元神,封印在玉盒之内,暂时收起。

    此时此地,不是青阳子陨落的最佳时机。

    若到了外界,有了杀帝玉简护身,宁凡再杀青阳子,便是雷金世得知,也无妨!

    收了青阳子的元神,宁凡神念一扫青阳子的储物袋,从中找出四枚虚无令

    青阳子能出入神墓末三层,自是身怀虚无令的。只是宁凡没有想到,此人竟身怀四枚虚无令。

    “如此一来,我便有了五枚虚无令,除了可开启乱古墓宫,说不得,还能开启其他墓宫”

    将虚无令收起,宁凡复又屈掌一掌,在掌心之上凝出两道青雷。

    这两道青雷,是雷金世赐予青阳子的保命神通,这一点,宁凡已在青阳子的记忆中看到。

    任何一道青雷,都足以灭杀舍空之下一切修士!

    在这处处都是魔物的神墓末三层,这青雷,倒也可充当一下宁凡的保命神通。

    将两道青雷收入眉心雷星,宁凡身形一纵,遁入玄阴界内,开始疗伤。

    数日后,他遁离玄阴界,认准一个方向,继续寻找通往第八层的传送入口

    东溟星域,虚空星,天狱之内。

    祭钟台附近,此刻正有无数神虚老怪,在此盘膝施法,修复镇天钟。

    忽然间,八长老雷金世双目睁开,似有所感,眉头微微一皱。

    “奇怪,老夫与青阳子间的元神感应,怎的弱了少许,难道他跑去神墓击杀一个小辈,竟还出了变故?”

    “不,此事定无可能区区一个鬼玄,便是战资再高,也休想伤到舍空,只是蝼蚁而已。若是第七层的舍空魔物,倒还有可能伤到青阳子不过青阳子有老夫赐予的保命青雷,等闲魔物伤不了他。”

    “元神感应减弱,或许只是老夫错觉”

    雷金世摇摇头,再次闭上双眼。

    他自然不会想到,此刻的青阳子,已沦为一个白痴,被他眼中的蝼蚁宁凡,封印在玉盒里

    (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