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4章 千秋魔名起

第824章 千秋魔名起

    距离墓比开始,仅剩下两年而已…… 看最新最全小说

    神墓第一层的坊市尽头,那百丈之高的墓功巨碑上,所有的排名,都已在八年前换成了此届守墓者的姓名。

    此届墓比,共有4175名守墓者,八年过去,不少守墓者都已在神墓之内,获取了不少墓功值。

    墓功碑之下,时而有修士聚集于此,看着墓功碑上的排名变动。

    对各个守墓者而言,神墓四到六层的众多墓宫,是绝佳的修炼之地。

    对守墓者而言,每当闯过某座墓宫,除了还会获得功法、水晶、舍利等奖励,还会获得一定数目墓功值,记录在守墓令之中。

    墓功值别无它用,唯一的用途,是稍稍衡量各个守墓者的实力。

    墓功碑下,一个白衣青年悄然出现在人群中,静静看着碑上排名。

    他的出现无声无息,并无几个修士注意到他到来。

    排名第一者,仍是君长东,这一届的墓功值,已有470万。

    排名第二者,也已拥有330万墓功值。便是排名百位者,也起码拥有数万墓功值。

    而他的墓功值,仍是零。

    这一切,自是与他八年闭关、未至神墓有关。

    这白衣青年,真是刚刚来到神墓的宁凡。

    在宁凡的身旁,正有几名修士,议论着此届墓比。

    “上届墓比第一者,由于骨龄超出,此届无法再次参比,不知这一届墓比,谁能取得第一。依老夫之见,此届第一,多半要落在缚影宗的头上了。”人群中,一名命仙老者对身旁修士言道。

    “缚影宗?道友指的是‘影之仙君’秦崆?秦崆前辈确是有不小希望夺魁。毕竟他的修为早已突破渡真中期,上一届墓比,他可是列入三甲”

    “张某倒觉得这墓比第一,极可能落在宗阁弟子许道的身上。此人晋入渡真中期已有万载,且尽得神空大帝真传,其资质放眼神空帝三百门徒,更是足以列入前三,那一个‘道’字,便是神空帝赞其资质,亲口赐予的名字”

    “王某倒觉得。‘骨之仙君’夺魁机会最大,上一届墓比失利,只是意外”

    “虚空门徒——月寒仙子如何?她的月化之术,如今可是练到第九重境界了”

    一声声议论声,传入宁凡耳中。渐渐的,宁凡眼中有一种决然,一闪而逝。

    此届墓比第一,他不会让给任何人!

    “还有两年!”

    他身形一纵,化作一道遁虹。直奔神墓下层而去。

    此次他来神墓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持虚无令下神墓末三层,寻乱古传承。

    前三层之中。他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直奔第四层而去。

    通往第四层的椭圆光门,寄予了神空帝的一丝神念,非神虚修士。无法传送。

    但当宁凡取出守墓令,并对令牌打出一个法诀之后,眼前的椭圆光门立刻微微颤动。

    而他一步踏出。直接借光门,进入了神墓第四层。

    第四层比之第三层,要辽阔了数倍不止,然而此层的墓宫,却只有寥寥三千座。

    其中天墓二百座,地墓八百,余下的,皆是可供修士闭关修炼的人墓。

    一入此层,宁凡立刻散出神念,在这一层,几乎所有天墓都已处于休寂状态。

    地墓之外,倒偶有不少神虚弟子或守墓者,缴纳宗门贡献或道晶,入宫闯关。

    这一层,宁凡自不欲久留,收回神念之后,立刻朝着通往第五层的传送门飞去。

    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无论他如何催动守墓令,传送门都只是轰隆作响,却并不将他传送至神墓第五层

    在这传送门之外,飘着一团巨大的红云,红云之上,坐着一个渡真初期的红脸老者。

    听到一旁传送门不断传出的轰隆声响,红脸老者微微眯着眼,皱眉向宁凡问道,

    “你是此届守墓者?”

    “是。”宁凡深深看了老者一眼,回答道。

    “你本身并无神虚弟子令?”老者又问道。

    “没有。”

    “墓功值多少?”

    “并无任何墓功值”

    “若只持有守墓令,则墓功值不足十万,没有资格进入第五层!这一点,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么!你,退下吧!待在前四层攒够墓功值,再来此地开启传送门!”

    老者怫然不悦的闭上眼,态度傲慢,再不理会宁凡。

    他是神虚阁四百八十名长老其中之一,长老排名虽然靠后,却也算是大有身份,本身更有渡真修为。

    如今,是此地守门长老。

    宁凡在他眼中,只是一介鬼玄,只算小辈,他自是不屑于与宁凡多说太多废话的。

    没有在意老者的态度,宁凡看着手中守墓令,微微皱眉。

    一经打出法诀,他的守墓令背后,立刻显出他的姓名、墓功值。

    墓功值,仍是零听这红脸老者所言,没有十万墓功值,便无法进入神墓第五层

    “真是麻烦如此说来,定要在这第四层之中,攒足墓功值,才能进入下一层么”

    宁凡身形一晃,立刻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第四层某座天墓飞去。

    据宁凡所知,第四层之中,通关一座地墓,一次可获得一百点左右的墓功值。而通关一座天墓,则可获得一万甚至数万点墓功值

    既然定要攒够十万墓功值,不若直接前去攻破几座天墓即可。

    感知到宁凡的飞遁方向,红脸老者立刻睁开双眼,先是微惊,而后冷哼一声,不屑道,

    “竟想去闯天墓?凭他鬼玄巅峰修为?此子莫非是想墓功值想疯了么!便是老夫,都曾败在那墓主幻象手中此子,岂能闯墓成功!”

    神墓第四层。紫雷天墓!

    第四层中本有两百座天墓,此刻大多都已处于休寂状态,只有最后几座天墓,尚未休寂,仍可开启。

    这剩下的几座天墓,亦是第四层中难度最大的几座天墓,否则不会到今日还未被人攻破。

    想要开启紫雷天墓,每人需缴纳百万道晶,修为限制则是渡真初期。

    在紫雷墓宫外,此刻聚集着一百七八十名修士。分作四队人马,各据一方,皆在席地打坐。

    这四队修士,有的正忙于恢复法力,有的则正忙于疗养伤势。

    这些修士大都是守墓者,也有一些虽非守墓者,却是神虚阁修士。

    四队人马,各自集结的四五十名命仙,先后挑战了紫雷墓宫。

    四队人马。四次挑战,全部失败!半数修士在挑战过程中受伤,甚至有数名命仙,撤离墓宫太慢。直接死于墓宫之内

    “他娘的!马老五,你说说,紫雷天墓怎会如此可怕!就算这墓主幻象有着渡真初期修为,终是灵智低下之物。怎会如此厉害!我们一共32名人玄,18名鬼玄,竟拿他不下。反倒死了一个道友”其中一队修士的首领,是一个光膀大汉,有着鬼玄巅峰修为,正骂骂咧咧地抱怨。

    “若是不难,这墓宫怎会时至今日还无人攻破”另一队修士的首领,是一个刀疤老者,闻言亦是长叹不已。

    他这队人马更惨,有两名人玄陨落在墓宫之内

    便在群修唏嘘之时,宁凡遁光从天而降,直接降落在紫雷墓宫墓门处。

    神念扫了扫此墓讯息,宁凡略作沉吟之后,立刻祭起百万道晶,开启了墓宫墓门,一步迈入。

    “又一个送死的鬼玄巅峰而已,竟敢独自挑战此墓”之前那光膀大汉立刻不屑冷笑。

    此地修士之中,亦有无数人摇头不已,无人认为宁凡能凭一人之力闯过紫雷天墓。

    此地唯有一人,认出了宁凡!

    那是一个黄袍老者,有着鬼玄巅峰修为,正是曾在神墓第三层,与宁凡有过一面之缘的黄玄子。

    “此人,未必闯不过这紫雷墓宫!”黄玄子豁然站起,望着墓门方向,目光动容。

    “凭他,一名鬼玄巅峰?”光膀大汉正欲对黄玄子反唇相讥,下一瞬,面色一震,露出惊容!

    宁凡踏入墓门不过三息,墓宫之中竟立刻传出墓主幻象的惨叫。

    第五息,那惨叫开始力竭。

    第七息,那惨叫彻底停止。

    第十息,墓门开启,宁凡手持紫雷舍利,踏出墓门,重返外界!

    那紫雷墓宫,则一点点陷入休寂

    休寂,便是被人攻破

    这一瞬,此地所有修士全部露出震惊之色,似看到什么无法置信的事实!

    这一瞬,便是本就对宁凡大有信心的黄玄子,也是张大了下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这一瞬,端坐红云之上的那名红脸老者,大惊之下,失声道,

    “才十息!怎么可能!此子只用了十息,便斩杀了渡真修为的紫雷墓主!这,这!”

    一股浓浓的震撼,浮现于红脸老者心头,之前对宁凡的不屑,不但一扫而空,且立刻化作浓浓敬畏。

    红脸老者自问,便是自己倾尽全力,也非紫雷墓主对手,宁凡却在十息之内斩灭了紫雷墓主,这份实力,根本是红脸老者望尘莫及的!

    便在所有人目光注视宁凡之时,宁凡却是身形一纵,再次朝着不远处另一座未休寂的天墓飞去。

    这一次,仍只十息而已,宁凡便突破了这第二座天墓,继而又步入第三座,第四座,第五座天墓。

    一连闯过九座天墓,宁凡立刻纵身一跃,朝通往第五层的传送门飞去。

    这第四层的二百座天墓,至此全部陷入休寂状态。

    闯过九座天墓,一共奖励了17万墓功值,有了这个数量的墓功值,他足以开启传送门,进入第五层。

    至于九座天墓奖励的九颗四星舍利,则并非受到宁凡太过重视。

    宁凡再临传送门,这一次。那红脸老者哪敢怠慢于他,立刻站起,向他抱拳一礼,和善道,

    “道友好生面生,敢问道友尊姓大名?是哪方势力的守墓者?”

    “天海星,宁凡。”

    宁凡淡淡一语,立刻一步踏入传送门,消失无影。

    那红脸老者闻言之后,却是再次面色一变。

    “天海星!他是战王罗家的守墓者!此届墓比。战王罗家派出此人,定可取得极好名次。以此人实力,怕是一路闯入前二十,都非难事!”

    “宁凡,宁凡,这名字,好生耳熟,对了,是他!‘千秋魔君’宁凡。八年之前,一剑惊退‘血奴’袁狂的那人!亦是习得轰神术、曾在姚宗星域屠戮百仙的那人!竟是他!若加上轰神术,此人闯入墓比前五,绝非难事!便是取得此届墓比第一。也大有可能!”

    神墓第五层,共有人墓千座,地墓五百座,天墓一百座。

    一入第五层。宁凡二话不说,朝通往第六层的传送门飞去。

    在这一层传送门处,亦有一名守门长老。此人是一名剑修老者。有着渡真中期修为。

    宁凡略略试了试,凭17万墓功值的守墓令,无法传送至第六层。

    “墓功值不足50万,无法进入第六层”一旁的剑修老者,忽然淡淡开口。

    倒是没有红脸老者那般傲慢,却也并未对宁凡太过重视,言罢,立刻闭上双眼,继续修炼。

    “50万是么”

    宁凡神念一扫此地墓宫,立刻朝着其中一座尚未休寂的天墓飞去。

    在这第五层世界,尚有17座天墓无人闯过。

    每一座天墓外,都有不少命仙修士集结,正召集人马,准备凑够50人之后,挑战各个天墓。

    神墓第五层,雪魔天墓!

    天墓之外,此刻正有一队修士,准备闯墓。此队修士的首领,是一个半步踏入渡真境的修士。

    “很好,我等已有50名道友在此,总算可是开始攻略这座雪魔天墓了。现在,由老夫介绍此墓墓主神通。”

    “此墓之中的幻象雪魔,修为是渡真初期,擅长施展吹雪术,若无御冰之宝,恐难抵御其攻击”

    那修士首领话未说完,忽的便见宁凡遁虹从天而降,直接开启墓门,似欲抢在他们前面破墓。

    一瞬间,这名修士首领面色一沉,冷哼道,

    “哪里来的鬼玄,如此不懂规矩,且竟独自一人闯墓,不想活了么!”

    言罢,修士首领再不去看身后的墓宫,在他看来,宁凡想要独自闯墓成功,是屁大的可能性也没有。

    然而只过去三息不到,墓宫之内立刻传出雪魔凄厉的惨叫。

    第七息,那惨叫彻底停止。

    第十息,宁凡手持雪魔舍利,重现众人眼前。

    “五星舍利,仍是无用这第五层天墓墓主,倒是比第四层稍稍厉害些,却也厉害得有限”

    “天墓墓主,终是幻象,终是死物,比起真正的渡真,弱得太多”

    言罢,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宁凡遁光一纵,朝第二座天墓飞去。

    十息,十息,十息

    此地每一座天墓,都只能挡住宁凡十息!

    待得此地17座墓宫被宁凡尽数攻破后,他的墓功值,已有63万。

    “此人是谁!此届墓比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守墓者!闯天墓,竟只需十息!”一个个命仙老怪目光落在宁凡手中的守墓令上,俱是震惊不已。

    尤其是那名修士首领,此刻眼珠子都快惊掉到地上。

    “此子,很强!”那名守在传送门外的剑修老者,立刻双目精光一闪。

    在宁凡再临传送门之时,此人立刻站起身,对宁凡微微拱手,却并未多言。

    宁凡亦是对此人微微拱手,旋即一步踏出,传送至神墓第六层

    在神墓第六层,亦有一座与第一层如出一辙的墓功巨碑。

    此刻巨碑之下,立着不少实力强横的第二步修士,一个个皆是看着巨碑,震惊不语。

    就在刚刚,这巨碑之上忽然有一个名字,从四千名之后,一路冲至52名。

    “宁凡就是八年前,剑惊袁狂的那人么轰神术的传人‘千秋魔君’,宁凡!”

    在宁凡踏入第六层的瞬间,立刻便有不少神念扫了过来。

    更是一些命仙手持一张古旧通缉令,指着踏立长空的宁凡,惊呼道,

    “是他!他就是千秋魔君!”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