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3章 祸兮福所倚

第823章 祸兮福所倚

    鬼兵老祖最终仍是答应,帮宁凡炼制一件逆星魔甲。

    不再是看罗家的面子,仅仅是看宁凡的偌大‘背景’,他也要尽心尽力,为宁凡炼制一件完美战甲。

    炼制魔甲,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按照鬼兵老祖的经验,这魔甲起码也要十年才可炼制成功。

    但当宁凡随口问了一句,能否赶在墓比之前制作完成。

    鬼兵老祖立刻信誓旦旦保证,若是使用炼器界的‘燃神秘法’,可在两年之内炼制出逆星魔甲。

    “燃神秘法么燃烧炼器师的元神,借以缩短法宝融合成形的时间,这鬼兵老祖为了讨好我,倒是不遗余力这一切,只因他以为我是秘族修士,却不知,他所认定的一切,都是假的而我,也不能让他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宁凡离开了阴月星,朝神墓方向赶去,心中却是微微感叹。

    这南族修士,恐怕他还要继续扮演下去了,撒下一个谎,便需要无数谎言去弥补。

    只要欺骗对象是鬼兵老祖这种敌人,宁凡便心中无愧。

    惶然间,宁凡回想起老魔从前的教导,回想起从前的种种那一年,他修为尚低,自称黑魔,亦是在越国之中欺骗着世人

    魔,就要会欺骗,否则无法存活于世,欲骗人,先骗己。要么,威服天下,要么,欺瞒天下!

    遁离阴月星,宁凡一路朝神墓赶去。

    他始终觉得,自己身后有一个影子在跟随着,根据玄阴界中的蛊令感应,那人,应是吕瘟。

    在遁出阴月星一段距离后,宁凡寻了一颗废弃星。降落其上。

    他眼中青芒微闪,天地间的大道气息,立刻感知地尤其敏锐。

    脚踏荒芜大地,宁凡抬头看着无垠虚空,对某个无人之地淡淡道,

    “吕道友一路跟随,不知有何见教?”

    “呵呵,赵道友好敏锐的感知,竟能看破吕某藏身之地。这可不是能凭蛊令查探出的讯息啊”

    那片虚空之上,立刻撕开一道裂缝。从中走出一个肥胖老者。

    老者身穿貂裘皮帽,一经降落于地,立刻肥滚滚、一摇一晃走了过来,好似一个滑稽可笑的不倒翁。

    他微微眯起的笑眼,看似和蔼,亦有些许融入骨子里的阴沉,提醒着旁人,他,并非一个良善之辈。

    这来人。不是吕瘟,更是何人。

    “赵道友之称,大可不必,重新介绍下。在下姓宁,名凡。宁覆苍生的宁,不舍凡尘的凡。”宁凡仍是淡淡的语气。

    吕瘟一怔,旋即大有深意地朝宁凡笑道。“懂!我懂!任务需要,不能泄露身份对不对!宁凡,对。宁凡。宁道友,十来年不见,道友倒是风采依旧啊。道友真的是鬼玄么?吕某怎么觉得,不太像”

    “宁某确是一个鬼玄修士,请吕道友不要胡乱揣测。”

    “对,对对!鬼玄,是鬼玄!懂!我懂!只是道友这隐藏修为的手段,啧啧啧,真是高明!”

    吕瘟一脸钦佩地看着宁凡,这钦佩,却是发自内心。

    这一次,宁凡没有主动召出鬼面,以他万古第三劫的修为,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隐约可以判断,宁凡就是一个鬼玄。

    然而吕瘟偏偏死死认定,宁凡是一个万古,这鬼玄只是伪装。毕竟鬼玄修士没有可能炼化先天灵装,没有可能修出天人合一,这是不争的事实。

    越是看不破宁凡的‘万古境’修为,吕瘟越是佩服宁凡。

    宁凡倒是有些佩服吕瘟的脑洞了,他什么都不用说,此人便能将他一切不合理的事情,脑补成合理之事

    “呵呵,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道友且收下。”

    吕瘟嘿嘿一笑,又一次取出一个极其精致的储物袋,递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又是一千亿道晶这真的不是小意思

    “收下!道友一定得收下,若是不收,便是看不起我吕瘟!”吕瘟故意板起脸,嘴角笑意却是未减,一切表情恰到好处。

    “既如此,我便收下了。不知道友今日来寻宁某,所为何事?”

    “呵呵,赵道友,不,宁道友宁道友最近执行任务之时,可遇到什么困难,可需要吕某相助?但有所需,还请直接开口,千万不要和我客气。自然,吕某这句话,绝非怀疑道友执行任务的能力,只是道友所图之事事关重大,许多事情不便直接出面,亦不便显露真实修为,若有吕某相助,想必可省却不少麻烦的。”

    吕瘟满脸都是诚挚的神情,似乎只要宁凡一声令下,他愿两肋插刀,万死不辞。

    “哦?吕道友当真想帮我?”宁凡目光微闪。

    这吕瘟可是送上门的仙王打手,说不得,很多地方都能派些用场的。

    “自然!宁道友是有事需要吕某去做么!”吕瘟闻言,立刻喜道。

    “暂时没有,不过若遇到困难,宁某定会主动求助道友的。”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道友但有所需,吕某定当竭力相助!”

    吕瘟信誓旦旦的言道,忽又想起了什么,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反复沉吟之后,竟是一叹,没有问出口。

    这神情,倒并不是作伪。

    “吕道友有话,不妨直言。”

    “呃吕某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道友帮忙看看。老夫近来修炼出了些许谬误,竟一个不慎,从万古第四劫跌落至第三劫之境了。吕某想请道友帮忙看看,这修为,可还有修回来的可能。吕某明明已吞噬了数个瘟鼎,但竟无法提升任何修为”吕瘟略有尴尬地言道。

    他被森罗毁掉一劫修为的事情,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也不好意思去说,没办法,他可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这种丢人的事,可不宜到处宣扬。

    他谎称修炼出了差错,是想请宁凡帮忙看看,为何吞噬瘟鼎无法恢复修为。

    若不知宁凡领悟了天人合一,也许他不会多此一问。

    宁凡既是领悟天人合一的修士,悟性自是极高,说不得指点他的迷津也未可知。

    “道友吞噬瘟鼎,无法恢复修为,想要宁某帮忙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是。道友可愿帮吕某一把?”吕瘟恳切道。

    宁凡露出沉吟之色,似在考虑,心中却是苦笑。

    他领悟了天人合一,悟性自是极高,偶尔也可能有些许道悟,是连万古老怪都无法企及的。

    但若论一板一眼的修炼经验,他是无论如何比不上吕瘟这种活了几千万年的万古老怪的。

    万古万古,那万古二字,指的便是必须跨越万古。

    有些修炼经验。不是聪明便可明悟的,非要经历悠久岁月才可明白

    宁凡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指点吕瘟修炼的资格。

    不过宁凡仔细想了想。这吕瘟似乎也并非想要自己一板一眼教他如何修炼,只是让自己帮忙看看其修炼困境问题出在何处。

    若只是这种事情,宁凡说不得可凭天人合一的眼力,帮吕瘟看出些许问题也未可知

    “道友果然还是不愿帮我么”吕瘟大失所望地叹息道。

    宁凡想了想。终是言道,

    “帮忙看看倒是可以,只是宁某无法保证。定能助道友看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无妨!道友乃是领悟天人合一的修士,若连道友都无法看出吕某症结所在,想来也没有几人能看出了。”吕瘟倒是对宁凡极有信心。

    “全身放松,不要抗拒我的药魂之力。”

    宁凡淡淡一语,下一刻,散出了五色药魂的力量,没入吕瘟体内,细细查探吕瘟体内情形。

    吕瘟闻言,自是不敢动弹的,倒是十分惊讶于宁凡的药魂之力。

    惊讶的不是七转中级的药魂等级,这等级,在四天没有夸耀的必要。

    惊讶的,是宁凡竟也是传说中的五色药魂!

    “嘶!老夫从前只知,四天中有药宗首徒一人,有着让无数炼丹师艳羡的五色药魂。想不到,道友竟也身怀这种稀释药魂的力量!果然,道友不是凡人啊!只是这药魂等级有些低了,想来道友忙于修炼,多半是不屑分心修习丹术的,哎,真是可惜,若道友愿意花个几百万年的时间,苦修一下丹术,以道友资质,多半能在丹道之上有极高造诣”吕瘟大为惋惜地一叹。

    闻言,宁凡却只有苦笑的份。

    他并非不屑修习丹术,压根是没时间修炼

    他的修道生涯,不过只有短短两百年而已,骨龄也不过千年,他到哪里拿几百万年修习炼丹术

    收了心中杂念,宁凡细细查探着吕瘟体内伤势。

    那伤势,毫无疑问是森罗造成的,在吕瘟的体内,还残余着些许黒曜指的指力

    这指力,是森罗刻意留下。好似残毒淤积于体内,令吕瘟无法通过吞噬瘟鼎一途恢复修为。

    但这指力,偏偏又不限制吕瘟通过其他方式重新修炼回万古第四劫的境界

    “果然,当日我没有猜错,森罗废掉吕瘟修为,是有意为之,且是好意。吕瘟境界虽然降低,但实力并未减退。法力数量固然减少,却也更加凝实,质量上远超从前”

    “如此看来,森罗这指力,也只是想限制吕瘟,不要继续走从前吞噬瘟鼎修炼的老路而已也就是说,吕瘟修炼出错,错就错在吞噬瘟鼎本身”

    宁凡自然知道瘟鼎是什么,瘟鼎,指的便是瘟术修士的特殊鼎炉。

    双修魔修通过采补异性修士提升修为,瘟术修士则可通过制造瘟鼎、吞噬瘟鼎提升修为。

    有关瘟术的修炼,宁凡所知不详,但他却也能隐约看出,通过吞噬瘟鼎提升修为,会导致境界的虚浮,更会造成无数隐患

    “若我一路修行,都是靠着采补鼎炉提升修为。想必也会法力虚浮,遇到隐患。好在对我而言,采补修炼只是一种手段,并非全部。但对吕瘟,似乎吞噬瘟鼎便是全部”

    借着双修术与瘟术的相似性,宁凡渐渐有了明悟。

    但这明悟,他并无法保证定然正确,只能让吕瘟自己去尝试了。

    宁凡沉吟不语,面色变幻不定。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渐渐地。吕瘟心中有了几分紧张。

    “莫非吕某的修为,再无法恢复到从前的四劫境界了么若是道友,还请道友直言,吕某能够接受!”

    吕瘟一副坦然受死的表情,片刻之后,复又怨恨道,“我这伤势,都怪那厮将我”

    忽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吕瘟连忙掩饰道。“不,不怪那厮,我这伤势,是我自己修炼反噬造成的”

    “道友无需掩饰。你这伤势因何而来,宁某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为人所伤,伤你之人,应是一指将你重创”

    宁凡摇摇头。戳破了吕瘟的谎言。

    一听此言,吕瘟立刻露出惊诧之色,结舌道。“道友好眼力,你竟看得出来,吕某是被指力所伤”

    “如何看不出,伤你的,应是黒曜指,只是此指,我并未习得,也无法帮你化解”

    宁凡脑海中回忆着森罗一日日施展黒曜指的模样,轻抬手指,一指朝空气轻轻点下。

    他的指间,有黑芒微微一凝,继而消散,那一指,已极其形似黒曜指,却终是未得精髓

    “道友好生厉害!竟知老夫受到的是黒曜指伤势,且竟还能稍稍施展出黒曜指!这可是暗族绝学啊!”吕瘟惊容渐渐更盛。

    “你吞噬瘟鼎无法提升修为,这症结,想必便是体内的残余指力了。”

    “若除去残余指力,吕某便可继续吞噬瘟鼎修炼了么!”吕瘟立刻激动道。

    “我并不建议你除掉指力,种指力者,应无恶意”宁凡怅然一叹。

    类似森罗这种人,竟也会大发善心么行善却不说,伤了吕瘟却不屑解释,倒还真符合森罗的个性。

    “怎么可能,对老夫种下指力的,可是那个疯子!他毁我修为,怎会没有恶意!”吕瘟冷哼道。

    宁凡并不在此事上过多辩驳,只是叹息道,“从今日起,你莫要再以瘟鼎修炼,换换其他修行方式,触类旁通,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未可知。这,就是宁某给你的建议。此物送你,告辞!”

    宁凡言罢,取出一个玉简,神念一扫,在其中刻印了些什么,继而转身遁去,没有继续多言。

    他能给予吕瘟的指引,也只有这么多而已,这些指引,还是基于对吕瘟受伤一事的亲眼所见。

    吕瘟独自怔怔立在原地,看着宁凡远去,手中握着宁凡给予的一个玉简。

    神念一扫玉简内容,吕瘟立刻面露古怪之色。

    这玉简之中,记载的竟是某个低阶命仙修炼双修术的心得体会。

    “呃这宁道友给我双修术的修炼心得,是什么个意思,是暗示我放弃吞噬瘟鼎,改走采补鼎炉的修炼路线?不应该啊,宁道友身为我南族修士,应该知晓,吕某修炼的瘟术,必须守持元阳,不可亲近女色”

    吕瘟想了想,又看了这玉简一次,忽然有了些许明悟。

    “触类旁通,触类旁通宁道友莫非是在提醒老夫,瘟术的修炼,可以借鉴双修术么”

    “双修魔头实力往往低下,到了第二步,很难踏上巅峰。这是因为他们往往只靠采补鼎炉提升修为,法力往往虚浮,战力自然低下但玉简中记载的这人,不仅采补双修,更同修无数功法,虽也是双修魔头,却是极强”

    “老夫这一生修炼,有如疯魔,将无数人制成过瘟鼎吞噬,故而有了今日修为,法力自也有些虚浮这一次境界跌落,法力似乎更为凝实了祸兮福所倚,指的便是如此么”

    “既然无法吞噬瘟鼎,索性放弃,另寻其他手段提升修为,这,是否才是老夫应走的路”

    呼!

    吕瘟忽然长舒了一口浊气,心中曾因境界跌落而积留的心魔,在这一瞬全部消失!

    宁凡是否成功指点了他,他不知。

    但宁凡却以一席话,令他重燃起的修炼第四劫的希望,这心魔,却是全部扫灭。

    “宁道友,果然是老夫的命中贵人!若老夫重新修炼至万古第四劫,必定要好好感谢宁道友一番!”

    吕瘟哈哈一笑,深深看了一眼宁凡离去的方向,继而一个纵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去。

    他自然看出宁凡是要去神墓的,至于宁凡准备去神墓做什么,他不会问。

    自然,若宁凡向他求助,他是会全力求助的。

    从前是因为希图讨好宁凡,换取一句美言,如今,却多了些许感谢。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