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2章 天道紫气

第822章 天道紫气

    吕瘟此刻立在一座废弃星之上,这废弃星距离阴月星极远,但以他的神念之强,自然可隔着如此距离,看到阴月星上发生的一切……

    虽说宁凡已将蛊皇令藏在了玄阴界之中,但有一点,宁凡却是不知。

    即便蛊令藏在中千世界,也是可以被感知到的,前提是,对方同时持有令牌。

    吕瘟怒骂了秦鬼一顿,方才稍稍收了震怒之色,望着手中传出感应的瘟令,立刻感叹不已。

    在那瘟令之上,有着一道无法修复的裂痕,那裂痕,代表着他是一名南族弃修

    “那七煞宗主,是老夫苦苦寻到的数具瘟鼎其中之一,能助老夫稍稍恢复修为,可惜,却死了若是旁人杀他,老夫断然不会放过,但换成是赵简道友,老夫却根本不敢追究啊”

    “只是令老夫万万想不到的是,当日遇到的赵简道友,竟只是一介鬼玄巅峰不过也有可能,这鬼玄修为是他借先天灵装伪装的修为这一点,老夫仍是无法彻底看透”

    “且不论他真实修为如何,单就身为南族族人这一点,便绝不是老夫惹得起的十大秘族之中,南族最是护短,本族之人彼此厮杀倒无人过问,但若外人出手,伤到了南族之人,则必定会遭受南族倾尽全族之力的报复。放眼东天仙界,怕是没有任何势力,能承受得起南族四部的怒火便是神虚阁、杀戮殿,便是四溟宗,也根本惹不起”

    一想到南族的可怕,吕瘟不禁又是打了一个寒噤。

    再一想,若不是自己传音及时,阻下了鬼兵老祖的愚蠢行为,说不得。鬼兵老祖已经对宁凡出手了

    一旦对宁凡出手,引起南族复仇,四部大帝齐出,那后果,吕瘟简直不敢想象

    念及于此,吕瘟心中又是火起,再次对鬼兵老祖传音骂道,

    “秦鬼呀秦鬼,老夫警告你!若你无法平息此人怒火,执意得罪此人。不必等此人身后之人杀你,老夫第一个出手,掌毙了你!”

    吕瘟震怒的言语,一字一句,清晰之极,全部传入了鬼兵老祖的耳中。

    这一刻,鬼兵老祖彻底懵了,望向宁凡的神情,带着极度的震惊。

    鬼兵老祖无法想象。宁凡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连凶名赫赫的‘瘟王’吕瘟,都对之惧怕不已。

    “此子区区鬼玄,就算背后站的是东天仙帝。也绝对不可能让堂堂瘟王如此畏惧这吕瘟向来凶名惊世,可不是没杀过仙帝后人的,发起狠来,便是神虚双帝的门徒。也杀过许多”

    “此人能让吕瘟畏惧如虎,只有一个可能!此人背后靠山,是比东天诸帝都可怕的存在!是比神虚阁都更为强大的存在!此人背后的势力。莫非会是秘族?!”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鬼兵老祖立刻惊得面色惨白,哪里还有半点前辈高人的风范。

    若宁凡当真是秘族之人,莫说鬼兵老祖不敢动他,吕瘟不敢动他,便是这东天诸帝想要动他,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在四天仙界,敢动秘族之人的修士,几乎没有。

    也唯有森罗那般疯狂之人,敢杀入暗族,灭杀暗族仙帝旁人,绝无如此胆魄。

    但即便是森罗,也曾在暗族这等庞然大物面前,遭受围攻,濒临陨落。

    那一年,暗族仙帝被森罗所杀,兵临神虚阁,便是当年的向螟子,也唯有妥协,只得做出莫大牺牲,方才平息掉暗族怒火,保下森罗一命

    这些秘闻,鬼兵老祖并不知晓,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秘族的敬畏。

    “不会错!瘟王话语里的意思,分明是在暗示老夫,此子便是秘族之人!此子,不是老夫区区一介舍空惹得起的!”

    他丑陋的脸上,原本阴鹜之色尽消,转而向着宁凡,挤出一道丑陋笑容。

    他看待宁凡的目光,竟也不似之前那般阴森,而是和颜悦色,好像看待多年未至的至交好友一般,拱手一礼,极其客气地言道,

    “小友好胆魄,老夫佩服。之前老夫所说的那些话,只是想试试小友胆量,并非真想对小友如何。这一点,希望小友千万不要误会才好。”

    鬼兵老祖生性孤僻桀骜,阴辣狠毒,放眼东天,能让他客气相待修士,一般只有万古老怪而已。

    按他的个性,本是绝无可能对一个鬼玄小辈客气的,何况这名鬼玄小辈,还是斩杀十四兵主的凶手。

    在场的群修,无论是来求宝的修士,还是鬼兵宗的修士,一见此情此景,纷纷感到不可思议。

    便是宁凡,也是目光一沉,再看鬼兵老祖之时,目光多了几份深究之色。

    “此人言语有假他之前对我的杀意,绝不是试探,是真的想要杀我!但此刻的示好之意,似乎也不是伪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改变了他的决定”

    “是因为此人察觉到我身怀舍空傀儡么,还是此人身上,发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宁凡心思飞转,眉头紧锁。

    忽然间,他目光动容,从玄阴界内察觉到一丝感应。

    那感应,来自于蛊皇令!

    以他的神念,无法查探到距离阴月星极远的吕瘟。

    但这蛊令却在这一刻,隐约感应到吕瘟身上瘟令的存在!

    “是吕瘟!难道说”

    一瞬间,宁凡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猜测,之前的些许疑惑,似乎也有了答案。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纵然将蛊令放入玄阴界内,竟也无法屏蔽令牌彼此的感应。

    如此说来,他的真实身份,多半已经暴露在吕瘟面前了,这,可能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几位还留在我鬼兵宗干什么!老夫徒儿死绝。此地再无十四兵主,没人给你们炼制法宝了,你们全都可以滚了!”

    鬼兵老祖忽然目光一厉,对那七名在此观望的第二步修士冷喝一声。

    继而舍空威压狠狠一震,立刻震得五名命仙齐齐吐血后退,便是那两名渡真,也纷纷面色红润,气血逆转,神情间俱是惊慌。

    这七人惊惧之下,自是再不敢在此地久留。匆匆朝着阴月星之外遁去。

    见状,鬼兵老祖复又冷哼一声,散出威压,震得一个个守山弟子疯狂吐血,面色惊恐。

    “所有人全部滚回去修炼,三个月内,不许踏出洞府一步!今日之事,更不许再提起!”

    “是!”所有弟子纷纷朝着各自洞府赶回,哪里还敢在此地逗留。

    鬼兵老祖本就不是什么善茬。也不会对任何小辈客气,下手也从来都是肆无忌惮的。宁凡,只是一个列外。

    若吕瘟未至,鬼兵老祖很可能已对宁凡出手

    “前辈赶走此地所有人。是有话想对晚辈说么?”宁凡语气淡漠道。

    “呵呵,老夫赶走旁人,只是想和小友单独相处,澄清些许误会罢了。这十四兵主。名义上是我徒儿,暗地里,实际只是我蕴养法宝的容器罢了。他们的性命。迟早会被法宝吞噬,故而小友将他们灭杀,老夫并无任何不满。容器用掉了,还可以再找,不是么?不过那十四颗‘血蛊珠’,小友可不可以”

    言及于此,鬼兵老祖忽然露出期许之色,一副希望宁凡归还十四颗宝珠的模样。

    诚如此人所言,他对十四名徒儿的性命并不看重,就算宁凡不出手,那十四人迟早也会被鬼兵老祖亲手杀死,用于祭炼宝珠。

    这一点,宁凡早已知晓,从第一眼看破十四兵主体内隐秘时,他便知,鬼兵老祖对自己徒儿有多么冷血无情。

    这一点,也是宁凡最鄙夷鬼兵老祖的地方,此人,枉为师

    至于那血蛊珠,宁凡并不多么看重。在他看来,那血蛊珠哪里是什么法宝,分明是一种噬人生机的蛊。

    血蛊珠的宿主,可借宝珠之力稍稍提升修为,但却需要将血肉元神供给宝珠吞噬。

    待宿主陨落,此珠还能寻找下一名宿主,继续吸收他人血肉精华

    吞下此珠,便意味着一步步走向死亡,这种弊端极大的法宝,宁凡自是不会使用。

    但想让他归还血蛊珠,却也不会那么容易。

    踏上鬼兵宗之前,宁凡尚还顾念罗家与鬼兵老祖的交情,对鬼兵宗稍显客气。

    此时的他,却已对鬼兵宗没有任何好感。

    “罗石曾隐晦告诉我,鬼兵宗的背后,站着一个仙王,如今看来,那名仙王多半就是吕瘟”

    “我杀七煞宗主之前,此人似在修炼一术,当时我并未在意此事,如今想来,那神通似是瘟术”

    “这七煞宗主修为低微,却受到鬼兵宗过分重视,极可能是因为此人与吕瘟之间有某种关系。这鬼兵老祖对我前倨后恭,态度变化之大,怕也是吕瘟导致”

    “吕瘟以为我是南族修士,故而畏我如虎。从前的我不愿假扮南族修士,是怕引来麻烦,得不偿失。但如今,我已被吕瘟识破真实身份,且被认定是南族修士,便唯有一路将这身份扮演下去。若让吕瘟知晓,我并非南族之人,恐怕他会是第一个跟我清算旧账的人”

    宁凡心思飞转,终是有了决定。

    “呵呵,不知小友可否将那血蛊珠,交还给老夫?”鬼兵老祖神情恭敬之极,哪有半点舍空老祖的威严。

    “想要回血蛊珠,不需要付出些代价么”

    宁凡语气极淡,但此言落在鬼玄老祖耳中,却好似听出了不满之意。

    鬼兵老祖的眼中立刻便有了惶恐之色,心道这下完了,自己那十四个蠢货容器,是真的把宁凡得罪狠了。

    宁凡这是要敲竹杠的节奏啊!鬼玄修为,敢敲他舍空竹杠,也唯有秘族修士有这个胆子啊!

    实话说,要不要得回血蛊珠,鬼兵老祖不在乎。

    但他看出了宁凡心中有火。如果不把这火平息了,不说宁凡身后南族,就是吕瘟都不会饶过他

    “呵呵,我鬼兵宗得罪小友在先,付出些代价,自是理所当然,不知小友想要些什么?”鬼兵老祖赔笑问道。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宁凡大有深意地一笑。

    “诚意啊,好说,好说此物,小友拿去。可算看到老夫诚意了!”鬼兵老祖微微沉吟,有了决定,直接解下腰间储物袋,豪爽地递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储物袋,其中赫然有道晶千亿,更有不少品阶不低的成品法宝。

    这些法宝最低都是仙宝,少数是后天仙宝。

    其中甚至有数件后天仙宝,品阶达到了五涅。五涅后天仙宝,那是舍空初期修士惯用之物

    “这诚意。够么?”宁凡微微一笑,问道。

    这笑容落在鬼兵老祖眼中,立刻引发了鬼兵老祖的惶恐。

    这哪里是在笑啊,这是在不满啊。

    “不够么果然。秘族修士,一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道晶姑且不论,这储物袋中的法宝,便是舍空老怪也须动心。他却根本看不上眼秘族修士,都是这样的么”

    鬼兵老祖略一咬牙,想了想。忽而一点眉心,眉心处立刻便有一道紫色云雾飞出。

    屈指一点,那团紫色云雾立刻朝宁凡飘去。

    “小友,可识得此物?”鬼兵老祖藏住满脸肉疼之色,挤出几分笑容问道。

    “‘天道紫气’么,自然识得”

    宁凡一把抓住紫色雾团,神情仍是古井无波,心中却已动容。

    天道紫气,从前的宁凡也只是听说过,今日方才得以亲眼一见。

    天道每衍变数万载,天地间便会生出一道紫气,其来源便决定了此物极其稀少。

    此物常常被舍空之上的修士用作温养道兵,可大幅提升道兵威能。一道紫气便可卖到三千亿道晶左右,且一般都是有价无市。

    普通舍空若用上两三道紫气,仅凭道兵之威,便可同级无敌,何须神通!

    鬼兵老祖作为一代炼器名家,会身怀一道紫气,倒也并不奇怪。

    “呵呵,小友以为如何?这天道紫气,可能看出老夫诚意?”见宁凡识得此物,鬼兵老祖立刻松了口气。

    这天道紫气极其珍贵,便是他也舍不得轻易使用。

    如今拿出来赔礼,他心中自是肉疼不已,但若是能让弥补之前的过失,缓和他与宁凡的关系,区区一道天道紫气,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反正老夫身上,还有三道紫气这可是老夫一生替人炼制法宝,所积攒的全部积蓄,储物袋里的东西,算得了什么!”鬼兵老祖如是想道。

    “此物价值,自然远在那十四颗后天宝珠之上。前辈给我此物,晚辈自是十分愿意归还血蛊珠的”

    一听宁凡此言,大有将彼此恩怨一笔勾销的趋势,鬼兵老祖立刻大喜过望。

    但他还未来得及高兴片刻,宁凡接下来的话,却立刻让他笑不出来

    “不过,前辈只打算给晚辈一道紫气么?”宁凡笑问道。

    一道青芒在他眼中悄然闪过,无人察觉。

    只一眼,他便看出,在鬼兵老祖的体内,还有另外三道天道紫气

    “呵呵,小友说笑了,天道紫气乃是珍贵之物,老夫能有一道,已是难得,绝对没有第二道的”

    鬼兵老祖话未说完,已被宁凡一语打断。

    “错,你的体内,还有三道紫气!”

    宁凡目光骤然一凝,一道青芒一闪,立刻便有一股无形的大道之威,朝鬼兵老祖慑来。

    这一刻,鬼兵老祖并无任何难受之感,只是有一种浑身上下被宁凡看透的感觉。

    堂堂舍空老怪,竟被一介鬼玄一眼看透,这种事情本该极其荒谬。

    但事情发生了,鬼兵老祖却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

    宁凡一语道破了他体内的紫气数量,岂能不是事实!

    且这一刻的宁凡,有一种飘渺如道的空灵气质。

    鬼兵老祖只觉得眼前所站的并非是一个人,而是诸天万道!

    “余下三道紫气全部交给我,宁某与你鬼兵宗的恩怨,方可一笔勾销,否则”

    “好!给,三道紫气,全部给你!”

    不需要宁凡任何威胁,鬼兵老祖已极其识相地一点眉心,取出另外三道紫气,交给宁凡。

    心中对十大秘族的敬畏,更是再一次提升!

    “区区一个鬼玄,只因出身秘族,便有如此神通,这十大秘族,果然不是我等凡夫可得罪的。”

    极遥远处,那废弃星之上,在宁凡眼中闪过青芒的瞬间,吕瘟骤然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天人合一!那青芒,不会错,绝对是天人合一!”

    “难道那日在东溟星域引动天人异象的,竟是赵简道友不成!”

    “如此看来,他定然不可能是什么鬼玄,绝对是万古,且还是南族中资质绝伦的那一类万古!他这鬼玄修为,绝对是假的!因为便是在我南族之中,能领悟天人合一的万古修士,也是十中无一啊,至于鬼玄,则根本不可能!”

    “他隐藏修为,潜入东溟,所图必定极大!厉害,厉害啊!赵简道友这修为隐藏的如此真实,莫说是老夫,恐怕便是神虚双帝也看不出其修为真伪!”

    “不知赵道友想在东溟图谋些什么,嗯,定是族中老怪派给他的绝密任务若我能在他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帮他一帮,他顾念我些许情分,日后回到南族,必定会在诸位帝君面子,替我美言!”

    “果然,老夫没有卜算错,这赵简,就是老夫的命中贵人!”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