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21章 秦鬼,你这个蠢货!

第821章 秦鬼,你这个蠢货!

    那绳索一经腾空,立刻化作一道银色雷霆,狠狠朝宁凡一甩而来……

    在逼近宁凡三丈之时,那雷索继而一颤之下,碎散成了数以万计的银色雷光,犹如暴雨一般,滋滋轰鸣,从天劈落。

    阴沉的魔山,立刻便被这从天而降的雷光照耀地雷光通明。

    天地间,更是忽然响起一道古老的龙吼声。

    “是散雷鞭!青木师弟竟已将此宝炼制成功!”众兵主之中,立刻便有数人惊呼出来。

    “这一条散雷鞭,是以太古雷龙的龙魂做器灵,品阶已达到一涅后天仙宝的级别,非渡真不可抵挡!看来凭青木师弟一人之力,便足以拿下此人了!”又有几道笃定的声音,从众兵主中传出。

    宁凡眼中寒芒渐起,他如何看不出,这十四兵主是因为斩杀七煞宗主一事,才会对他出手。

    鬼兵宗不如战王罗家强大,却敢为了区区一个七煞宗主,悍然对罗家守墓者出手,此事着实有些蹊跷

    以宁凡修行多年的心智,已然明白,这七煞宗主怕是于鬼兵宗而言,有着天大意义,否则不可能一举引动十四兵主的怒火。

    自己杀了七煞宗主,便算是彻底与鬼兵宗交恶了这,是一个意外。

    只是纵然提前知道斩杀七煞宗主会得罪鬼兵宗,宁凡也不会有任何迟疑,七煞宗主,非杀不可。

    而鬼兵宗的十四名兵主,想要将他宁凡拿下问罪,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却见宁凡冷眼看着满天惊雷,眉心之间血星一闪,目光中立刻流露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雷威。

    只一个冰冷眼神扫向满天惊雷,竟让那满天雷光劈落之势忽然有了停顿,有了迟疑,竟无一敢朝宁凡身上轰落。

    它们。似在畏惧宁凡!

    不,并非畏惧宁凡,而是畏惧宁凡眉心的血色星辰!

    好似对这漫天雷霆而言,那小小的一颗血星,是极为恐怖的东西。

    “散雷鞭,竟失灵了!”青袍大汉目光一惊,却是猛然一咬舌尖,朝着漫天雷霆的方向喷出一口血雾,并斥道,

    “孽畜!还不出手!”

    这一斥之下。漫天雷光再无畏惧,雷光一凝,化作一条百丈雷龙。

    雷龙目光凶戾,张口一吞,竟是想将宁凡一口吞掉,予以抹杀!

    宁凡目光一冷,一脚踏下,立刻便有一个血色雷光阵图,从宁凡脚下疯狂散开。

    在这雷图出现的瞬间。原本目光凶戾的雷龙,立刻露出惊恐之色,竟二话不说,转身便逃。

    只可惜它还才刚刚转身。下一刻,雷图之中便忽的飞出一道血色雷霆的巨手,抬手便朝它的龙身拍下。

    在这巨手拍中百丈雷龙的瞬间,雷龙身上的雷力。立刻疯狂消失,似被巨手生生剥夺。

    一道道雷之裂痕,继而在雷龙身上疯狂散开。下一瞬,雷龙传出一声凄厉惨叫,轰然爆散成无数雷光。

    那些雷光一凝之下,则重新幻化为一道银色雷鞭的法宝模样,从长空坠落,被宁凡抬手收走,二话不说,手掌狠狠朝此鞭一抹,将此鞭之中的一切神念印记全部抹消。

    “啊!”

    一瞬间,青袍大汉面色一白,立刻吐血连退数步,惊怒之极的看着宁凡。

    惊的,是宁凡不过鬼玄巅峰,竟抬手间破去他最为厉害的本命法宝——散雷鞭,展露出的实力,绝非鬼玄级别,怕已堪比渡真老怪!

    怒的,是宁凡竟敢抹消自己法宝中的本命印记,将散雷鞭直接夺走!

    “念在罗家与鬼兵宗交情的份上,尔等第一次出手,宁某不与尔等计较。若再对宁某纠缠不休,后果自负!”

    宁凡散了雷图,随手将散雷鞭收入储物袋,纵身一跃,便要遁去。

    “敢杀七煞宗主,岂能让你离开鬼兵宗!给本宫留下!”

    在青袍大汉的身后,立刻走出一个中年丑妇,有着渡真初期修为。

    此女容貌丑陋,脸上更有几道狰狞的疤痕,是她炼器失败的几次,被法宝反噬所造成。

    容貌虽丑陋,此女的身上却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大剑气,在她一步踏出的瞬间,天灵之上立刻冲出四道璀璨之极的紫色剑光,冲天而起。

    四道剑光分列天地四方,将宁凡围在中心,光芒连接,形成一个杀机暗涌的菱形剑阵阵图。

    “四方剑阵,现!”

    中年丑妇冷斥一声,四道紫色剑光之中立刻飞出四道麒麟虚影,钻入大阵之中。

    下一刻,剑阵中心处骤然出现一尊巨人虚影,生有四手,每一手之上,都持一柄绝杀古剑,剑上刻着麒麟图案。

    “阁下神通不弱,却终究并非真正的渡真,你,不是本宫对手!四方剑,给本宫镇压了他!”

    中年丑妇指诀一变,四手巨人立刻四剑齐出,朝宁凡当头斩下。

    在这一瞬间,天地间的一切光芒都暗淡,只剩那遮天蔽日的剑芒之紫,照耀天地!

    宁凡面色冷如寒冰,再无其他表情。二话不说,猛然抬脚,一脚踏在脚下的剑阵阵图之上。

    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立刻轰击在剑阵阵图之上,形成一股足以抹杀渡真初期修士的崩溃之力,沿着阵图疯狂扩散!

    脚下的剑阵阵图,传出一声天裂般的轰鸣,直接炸裂成无数碎片!

    那崩溃之力继而疯狂蔓延,传至四手巨人的身躯之上,狠狠一颤。

    四手巨人斩下剑芒的动作,立刻停顿下来,目光中则露出恐惧之色。

    下一瞬,四手巨人惨叫一声,虚影之身生生被崩溃之力撕成无数碎片,血洒长空!

    长空之上的四道紫色剑光,亦在这一瞬间,齐齐炸裂,碎成无数飞剑残片

    与这四剑性命相修的丑妇,如那青袍大汉一般。在四剑崩溃的瞬间,面色一白,喷出鲜血。

    望向宁凡的神情,满满都是难以置信!

    “此人不过鬼玄巅峰修为,竟一脚毁去了我苦苦祭炼数万年的四方剑阵!便是渡真初期老怪,也没有几个能做到这一步的!此子真的只是鬼玄么!”

    “没有第三次!”

    宁凡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十四兵主,身形一纵,便要朝劫月海之外遁去。

    他已看在罗家的面子上,给了鬼兵宗十四兵主两次机会,然而事不过三。若这些人再冥顽不灵,执意纠缠,他绝不会留情!

    “此人神通不弱,一起上,拿下此人!”

    十四兵主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人,冷冷令道。

    这是一个肥胖老者,全身上下穿满了甲胄,只露出目光阴沉的双目。

    此人是十四兵主之中。排名第一的兵主,修为也是众人之中最高。

    他一令一下,所有兵主立刻腾空而起,将宁凡围在长空之中。

    “此人杀了七煞宗主。我等无法给老祖一个交代,必会被老祖直接祭炼!今日便是将他斩杀于此,也要阻止他离开鬼兵宗,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去!”

    肥胖老者沉声一令。十三名兵主的眼中,全部杀机毕露,各自亮出法宝。朝宁凡围杀而来。

    以这十四人的合力出手,除非是渡真中期强者,否则断无可能杀出重围。

    下方的守山弟子及七名来此求宝的第二步修士,全部露出震惊之色。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鬼兵宗的十四兵主,竟会对堂堂罗家守墓者悍然下死手这,简直是对战王罗家威严的挑衅!

    宁凡眼中寒芒,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他屡次相让,对方却咄咄相逼!

    他顾念对方是鬼兵宗修士,不欲出手,对方却并不顾念他罗家守墓者的身份,妄动杀念!

    既如此,他何须手下留情!

    事不过三,这些人既然敢对他下死手,便要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区区十四个容器,也敢对宁某下杀手。既如此,宁某必将尔等一一打出本相原形!”

    宁凡此言一出,旁人皆是不解,十四名兵主却齐齐面色大变。

    他们很难想象,宁凡并非碎念老怪,竟能看破他们体内的隐秘,好生惊人的眼力。

    以堂堂鬼兵老祖的炼器术,一般而言,也只有那些碎念老怪,才能看出他们的隐秘才对!

    众人一惊之下,攻势不由得慢了一步。

    在所有攻击临身之前,宁凡的脚下骤然掠过一道黑火波纹,轻轻朝四面回荡。

    瞬息间,他在原地留下一道飞速消逝的残影,本身却直接出现至三名鬼玄后期兵主的身后。

    没有多余的言语,直接一拳轰出,朝三人打落!这一拳,运用了古魔之身的所有精气力量,其威力,远超寻常渡真初期修士的承受能力,更加不是区区几名鬼玄后期兵主可以承受!

    魔山周遭整片天地,好似都在这一拳之下定格。

    渡真之下的一切生灵,似都要在这一拳之下化为乌有。

    三名鬼玄后期兵主只来得及惊恐地回眸一瞥,便被宁凡拳芒击中。

    所有的意识,都在这一瞬间中止,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成了他们最后的感受

    “被此人拳芒击中,竟好似被一整颗修真星撞中一般此人,好强大的气力,好惊人的炼体境界”

    砰!砰!砰!

    三名鬼玄后期的兵主,肉身直接在宁凡拳芒之下化作血雾。

    这三人,并无储物袋在身,相当诡异。

    这三人陨落的一瞬,长空之上立刻出现三颗银光逼人的宝珠,而他们逐渐消散的元神之力,以及一身血肉精华,也全都被这宝珠生生吸收。

    那宝珠,已在三名鬼玄后期兵主的体内蕴养多年。

    那宝珠,是三件达到五涅顶峰的后天仙宝。

    “这三名兵主的本体,竟蕴养着如此强大的法宝!难道鬼兵宗所有兵主体内,都蕴养着法宝么,难道说!”七名求宝修士中,立刻便有一名渡真惊呼道,他,似明白了什么。对鬼兵老祖的残忍,立刻有了重新认识。

    “老夫曾听说,修真界中有一种极其残忍的炼宝手段,以人体温养法宝莫非,莫非”另一名求宝渡真,同样在这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对鬼兵宗的老祖,立刻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随手收走三颗后天宝珠,宁凡连杀三人之后,形如鬼魅,再次出现在第四人身后。双手一撕,巨力好似足以撕开整片天地,直接将一名鬼玄巅峰的兵主撕成碎片。

    随后,收走了此人体内宝珠。

    而后是第五人,第六人,第七人

    宁凡的身法太快,快到没有任何一个兵主,可以捕捉他的身影。

    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长空之上不断出现在各处的黑火波纹。以及不断消逝的残影。

    唯一能听见的,便是一个个兵主的凄厉惨叫。

    青袍大汉是宁凡所杀的第十人!

    当宁凡出现在他的背后之时,他浑身汗毛冷立,想要转身。想要防御,却根本没有任何时间,供他做出这一切动作。

    一道剧痛传至全身,他的肉身立刻被宁凡生生撕为无数碎片。血洒长空,化作血雨洒落。

    其体内的第十颗宝珠,则被宁凡抬手收走。

    长空之上。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陨落十人,只剩四名渡真兵主!

    四名渡真望向宁凡的神情,分明带着骇然。

    宁凡连杀十人所表露的实力,几乎已不弱渡真中期老怪!

    “老夫从未听说过有哪个鬼玄,实力可直逼渡真中期的!”

    此刻,肥胖老者的眼中已满是震惊之色,但下一刻,这震惊便化作了阴狠,冷冷道,

    “无论如何,老夫都要将此子击杀,否则,老夫无法给老祖一个交待!师弟,师妹,你们这便去死吧!你们死了,老夫才有击杀此子的实力!”

    肥胖老者言罢,忽然引动体内的那颗宝珠。

    在他引动宝珠的瞬间,其他三名渡真兵主,包括那名丑妇,全部露出惊怒之色,愤怒地看着肥胖老者。

    那怒色之中,更有一丝惊恐。

    来不及说出任何话语,三人身体忽然像气球一样胀大,在胀到极致之后,生生炸碎成无数血肉。

    三人的血肉精华及元神,全部被各自体内的宝珠所吸收。

    那三颗宝珠在三人死后,立刻化作三道流光,飞入肥胖老者的体内。

    一瞬间,肥胖老者露出极为痛苦之色,原本肥胖的身躯,好似被什么东西吞吃掉一样,在一瞬间消瘦下去,生机飞速流逝,气息变得死气沉沉。

    但他的气势却节节攀升,在一瞬间,几乎达到了渡真初期的顶峰。

    “杀得好!杀得好!你杀了老夫诸位师弟师妹,老夫再杀了你,夺回所有宝珠,全部吞掉,自可借宝珠之力,修为大进!便是踏入渡真中期境界,也是大有希望之事!”

    肥胖老者森然一笑,身形忽然拔高,大步向前迈出。

    每迈出一步,整片天空便要狠狠颤抖一次,他的气势也便更强几分!

    五步之后,老者周身忽然血光大现,一丝丝法力流出身体,幻化成阵阵血雾,裹在身上。

    他全身藏在雾中,忽然爆发出极快的速度,好似一颗流星一般,直接朝着宁凡撞去!

    那撞击之力,足以瞬杀任何境界未稳的渡真!

    血雾之中,老者更是口中念着咒诀,长空万丈之内,空间好似禁锢一般,不容宁凡逃离。

    这肥胖老者,试图将宁凡一举撞死!

    宁凡的双目,在这一刻点燃了战意之火。

    九道战意之后,骤然盘旋在他的周身,继而一闪之下,重新没入他的体内。

    他的墨发化作满头血发,他的一袭白衣,便在这一刻笼上血光,化作血袍。

    他的身体亦开始拔高,他的古魔境界,则在变化为红衣红发的瞬间,有了暴涨!

    原本古魔修为业已达到司辰境界的巅峰,距离天魔仍有一丝距离。

    但在这一刻,宁凡借着秘法,强行令肉身提升至了天魔强度!

    所施展的秘法,自是战神诀!

    天魔十二涅。第一涅境界,对应渡真初期。

    在施展战神第一变之后,宁凡的古魔修为,已一步迈入天魔第一涅!

    这一刻,宁凡精气法力同时催动之下,已完全不弱于普通渡真中期!

    只一抬手,五指一按,整个天地立刻狠狠一颤,传出玻璃破碎般的声响。

    原本被死死封锁的天空,所有封锁立刻破解。

    “不好!”肥胖老者的心忽然猛然一跳。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

    却见宁凡一步踏出,直接迎向肥胖老者走来,在被肥胖老者撞击中的瞬间,骤然抬手,在一瞬间挥出三拳!

    砰!砰!砰!

    第一道拳芒,阻止了肥胖老者的撞击之势。

    第二道拳芒,震散了肥胖老者一身血雾。

    第三道拳芒,直接将肥胖老者一身甲胄全部轰碎!

    拳芒的余波,轰在肥胖老者身上。立刻狠狠一震,将老者震得吐血倒飞。

    那拳芒之中更有无法抵消的崩溃之力,在肥胖老者体内肆意破坏。

    只瞬间,肥胖老者已面如金纸。奄奄一息,好生稳住退势,却已在长空之上战力不稳,四肢百骸。无不剧痛,已无再战之力!

    望向宁凡的眼神,更是带着无比的惊恐。

    “不可能。你不过是鬼玄而已,为何能爆发出堪比渡真中期的战力!”

    “你不能杀我!若你杀了我,老祖一定会”

    肥胖老者满面惊恐,在他的眼中,红发狂舞、红衣猎猎的宁凡,正一步步走来,目露杀机。

    一代魔君的恐怖煞气,更是化作血焰,自宁凡脚下疯狂散开!

    他想要求饶,想要威胁宁凡,但话未说完,便感到一阵剧痛袭来。

    却见迎面走来的宁凡,不知何时,已只剩一道残影留在原地。

    而一股崩溃之力,狠狠轰击在肥胖老者的背心,将他所有的生机,彻底了断!

    砰!

    一声爆响之后,老者肉身爆散为漫天血雾,徒留下四颗宝珠。

    宁凡挥手收了宝珠,却是直接朝着鬼兵宗山门降落。

    肥胖老者的威胁,他不惧!

    他静静看着山门方向,无视此地所有修士的惊恐神情。

    却见山门之内,徐徐走出一个骨瘦如柴的秃发老者,行如僵尸,望向宁凡的神情,带着一丝森然。

    “小友杀了那些容器也就罢了,但小友竟敢杀死七煞宗主,不准备给老夫一个交待吗!就算你是罗石的人,若不给老夫一个满意交待,今日,休想活着离开阴月星!”

    宁凡目光一沉,想不到来这鬼兵宗一趟,没有求成魔甲,更与鬼兵宗结下大仇。

    这仇结的莫名,皆因七煞宗而起。

    只是即便人生重来一次,即便明知会得罪鬼兵宗,宁凡仍会果决斩杀七煞宗主。

    他,亦不会惧怕鬼兵老祖!

    悄然间,古魔傀儡已被宁凡招至袖中。

    鬼兵老祖虽是舍空初期修为,但气息,却比古魔傀儡弱了一线。

    既然鬼兵老祖执意寻衅,宁凡不介意,彻底端了鬼兵宗!

    在宁凡取出古魔傀儡的瞬间,鬼兵老祖忽然感到一股心惊肉跳之感,仿佛眼前的小辈,身上藏着什么危险之物,能够危及自己性命。

    若只是如此,还不至于让鬼兵老祖怕了宁凡。

    但接下来的一道冷厉传音,却让鬼兵老祖一瞬间面色大变,望向宁凡的神情,竟带着深深畏惧!

    那传音之声,只有鬼兵老祖一人可听到。

    但那传音的气势,却达到了万古第三劫的气势,传音之人,分明是某个三劫仙王!

    那仙王的语气,此刻极为震怒,震怒的理由,并非是因为宁凡杀了七煞宗主,杀了他的瘟鼎,而是因为区区鬼兵宗修士,竟敢对宁凡出手!

    若他没有感知错,宁凡,可是那名大人物啊!

    “秦鬼!你竟敢招惹此人,你简直是找死!你若不想活了,大可自行了断,休要牵连吕某人!你可知此人是谁,你可知此人身后,有多么可怕的靠山!你可知,若你触怒此人半分,非只是你,便是你阴月星上四十亿修士,便是吕某人,都会被人抽杀元神,祭炼瘟幡!你这个蠢货,老夫怎么养了你这么个蠢货!老夫就算养头猪,都比你聪明一百倍!”

    吕瘟几乎已经气急败坏了。

    他,就是七煞宗主口中的‘师尊’!

    他,就是鬼兵宗背后暗中隐藏的那名仙王!

    (3/3)昨天更到凌晨四点,思路堵塞,也只写了一千字,实在没有状态,现补上昨天第三更,不算今日更新。今天尽量再写两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