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15章 太古逆星

第815章 太古逆星

    宁凡眉头一皱,一旁的罗枭立刻看出他的担忧,向他传音道,

    “道友勿忧,你想要罗家守墓者名额一事,我已禀明家主家主今日归来,正是为了给道友一个名额,否则大可不必亲自回来一趟。纵然道友仍未修成战神第一变,亦是无妨!”

    “是么”

    一听罗枭此言,宁凡不仅没有任何轻松之色,反倒眉头皱的更深。

    罗石捻了捻胡须,任密殿修士议论纷纷。

    良久,才轻咳一声,顿时密殿再次一片肃静,便是五名舍空也不敢再言。

    目光淡淡扫过殿中修士,罗石复又言道,

    “此届墓比,我罗家共有八个守墓者名额。老夫此次返回天海星,便是为了通知诸位墓比的开始时间,并与‘萱小姐’一道,共同选定八名守墓者。”

    言及于此,罗石朝着罗萱客气一笑。

    罗萱盈盈走出人群,与罗石并肩而立,骨子里仍是清傲的气质,却仍是对罗石恭敬一礼,那尊敬,发自于内心。

    偶有几名新入罗家不久的客卿,骤然听闻罗石对罗萱的称呼,皆是神情一怔,大惑不解。

    便是宁凡,也稍稍露出几分奇异之色。

    “萱小姐”

    品味着罗石对罗萱的称呼,宁凡目光微闪,若有所思。

    罗石为罗家家主,罗萱为少主,但罗石,却称呼罗萱为‘小姐’

    “道友有所不知,少主是战王后人之中,血脉最似战王者;家主则非战王后人,甚至本不是我罗家修士,而是战王在外收的一名仆从。”

    “家主追随战王一生,并在战王沉睡之后。立下大誓,继任为罗家家主,只为在此守护战王后人,守候战王苏醒家主修为虽高,身份亦是显赫,但对我等战王嫡系后人,却向来十分客气这罗家之中,最希望战王苏醒的,非家主莫属。”

    看出了宁凡眼中疑惑,罗枭在一旁传音解释道。

    闻言。宁凡微微露出动容之色,朝罗石望去。

    这罗石,是罗家家主,亦是神虚阁九长老,更是战王的仆从

    战王昏迷不醒,他便替主人守卫罗家,善待战王后人,守候主人苏醒,忠心不改

    修界之中。似罗石这般忠诚于主的仆从,当真不多。

    本身身份显赫,却仍顾念从前情分的,更是极少

    罗石有着碎念初期修士。修为上高出宁凡三个大境界。

    之前的宁凡尚看不清罗石道的轮廓,此刻听了罗枭之言,再看罗石周身道韵,有了几分明悟。

    “若我没有看错。此人的道,应是‘忠之大道’从一而终的忠诚,便是他的全部但在这忠诚之中。还有孤独,还有寂寞,还有歉疚,还有对主人的思念”

    宁凡眼中青芒微闪,细细品读着罗石的道韵。

    罗石似有所感,对宁凡颔首一笑。

    群修之中,忽有一名满面激动的罗家人玄先前一步迈出,对罗石、罗萱恭敬一礼,询问道,

    “敢问家主,此次墓比开始的具体时间,究竟是何时?八个守墓名额的选定,又有何标准?是否如往年一样?”

    此人方一提问,整个密殿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罗石的回答。

    “墓比时间,已定在十年之后,雾锁东溟之季。钟祭则取消,故而此次墓比,不会有元神酒作为奖励”

    罗石话说一半,立刻便有修士惊呼道,“十年!竟提前了!”

    又有修士若有所思道,“提前墓比,是为了安东溟修士的心么乱象之后,人心未安,这一次盛会,或许可让人渐渐淡忘森罗引发的浩劫。”

    罗石摆摆手,令众人安静,复又言道,

    “神虚四阁对此次墓比守墓者的要求,是骨龄必须低于二十万年。故而骨龄二十万以上的人,自行退后,余者上前!”

    “什么!二十万年!上一次墓比,骨龄限制还是二十二万年,这一届竟又减少了!”一名人玄后期的罗家修士立刻面露愁苦之色。

    他的骨龄,已超过二十一万年,如此看来,此届墓比是与他无缘了。

    仅骨龄一项,便要刷掉无数人,数百名第二步修士,立刻便有九成退至殿后。

    只有四十一人,向前踏出了一步。

    宁凡自然也在这四十一人中,他的骨龄若说出来,恐怕会是此殿最低

    王猛竟仍跟在宁凡之后,他的骨龄,竟也不到二十万年。

    “你骨龄多少?”宁凡眉头微皱,询问道。

    “回禀主人,十九万!”王猛忍着身上的伤痛,陪着笑脸,回答道。

    如今宁凡是他主人,他自是不敢对宁凡流露任何不满情绪。

    “十九万岁,为何会是老者容貌?”宁凡目露古怪之色。

    一般而言,十九万岁的鬼玄巅峰,大都是青年形象,似王猛这般肌肉遒劲的老者,倒是极少。

    “呵呵,小人从前资质并不是很好,金丹之时,曾险些寿终正寝,垂垂老死,故而是这副模样但之后,小人绝望之下,竟是觉醒了八极战体,资质猛增,这才破入元婴境界,并一路走到今日”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不再理会王猛。

    比起王猛,他自然更加关心,这四十一人中,有哪八人能成为守墓者。

    虽说罗枭给了他保证,但他终究尚未修成第一变此次名额选定,来得太快,也太仓促。

    “加上萱小姐,也只有四十二人么,比预期倒是少了些”

    罗石摇摇头,继而又道,“那么接来下,按照我罗家历来规矩。修成战神第一变的修士,展露战火,向前一步!”

    罗石此言一落,四十一人之中,只有十六人一步上前。

    这十六人之中,有罗枭,有王猛,有罗家命仙,亦有第二峰客卿,却无一渡真。只骨龄一项,便把无数渡真给刷了下去。

    每个人身旁,都盘旋着九道以上战火!

    在召出战火之后,每个人的眼中,都有战意流动!

    这十六人之中,并无宁凡

    罗枭露出一丝担忧之色,朝家主罗石望去。

    在此之前,家主明明答应过他,此次守墓者名额之中会有宁凡。但如今,却是提前将宁凡刷了下去,与前言不符

    罗萱亦是秀眉一蹙,不自禁地。竟朝着宁凡方向望去。

    心中竟忽然有了一丝遗憾的想法,遗憾的,似是宁凡未能获得守墓者的选定资格

    宁凡亦是目光微凝,却没有多言。

    罗石目光淡淡扫过身前的十六人。点了点头,向身旁的罗萱征询道,

    “十六人。这次倒是不少那么,老夫有请萱小姐,从这十六人之中选定六人,与萱小姐一并,占据七个名额。至于最后一个名额,老夫有一个想法,想留给那些未修成第一变、然而骨龄却达到要求的第二步修士,这个提议,萱小姐以为如何?”

    “留下一个名额,给那些未修成第一变的修士?”罗萱一怔,不知为何,罗萱在听到此言之时,心中竟有一丝庆幸。

    几乎没有犹豫,罗萱立刻点了点臻首,言道,

    “好,就依家主所言,给那些尚未修成第一变的人一个名额,一个机会。”

    “呵呵,如此便好。既如此,便先来选定修成第一变的六个名额吧。”

    罗石点点头,旋即屈指一点,密殿内立刻出现一个光门,直通一处小千世界,并宣布了争夺名额的规则。

    十六人,争夺六个名额,确定名额的办法,自是凭实力高低去战,去争。

    十六名修士随罗石、罗萱步入小千界,一个时辰后,诸人凭实力高低,却是确定了名额。

    夺得六个名额的修士,皆是鬼玄修为。

    罗枭自然在这六人之中,王猛虽然伤势严重,却也硬是咬着牙,抢到了一个名额。

    如此,加上罗萱,罗家八个名额,已确定的七个。

    只剩最后一个名额,将从宁凡等二十五人之中诞生。

    宁凡此刻已然确信,罗石此举,是故意给他机会,向他示好,送他守墓者名额。

    在这二十五人之中,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一名鬼玄后期。

    所有人望向宁凡的目光,都带着丝丝忌惮、畏惧。

    若这最后一个名额,仍是以实力争夺,想必没有人能争得过宁凡的。

    下场凄惨的王猛,便是前车之鉴。

    从前在罗家籍籍无名的宁凡,忽然立威,这威一立,却是让不少修士看向宁凡的目光,带着几分不寒而栗

    “看来这最后一个名额,我等是绝无希望夺得了”一名鬼玄后期的罗家修士,无奈一叹。

    这叹息,亦在其他修士的口中轻轻传出。

    “呵呵,诸位不必灰心丧气,这最后一个名额,诸位未必得不到的”

    罗石微微一笑,笑过之后,目光却是猛然一厉。

    一瞬间,一股无法想象的道念之力,从其口中一喝而出,化作有如天威的一字。

    “散!”

    这一个散字,带着言出法随的莫大神通,一字喝出,立刻有一股无法言喻的大道之力,从密殿中心横扫开来!

    密殿中心方圆十丈之内,所有修士被生生逼退,无法靠近!

    方圆十丈之地,好似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即便是宁凡,即便是罗家渡真,即便是罗家五名舍空,都无法擅自靠近此地,无法违背罗石的道念意志!

    这,就是唯有碎念中期的大能才可施展的言出法随!

    而罗石,业已摸到言出法随的妙境,距离突破碎念中期,已然不远!

    罗石复又一拍储物袋,储物袋中立刻便有一道星光飞出,坠落在密殿中心,化作一块星光巨头!

    “尔等二十五人之中,谁能轰碎此石。谁便可获得最后一个守墓者名额!”

    罗石一言出,此地所有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只因落在密殿中心的这块巨石,赫然竟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太古星辰铁!

    以群修眼力,皆可看出,这是六星神铁,可用于制作渡真修士所用的太古神兵!

    太古星辰铁的优点,除了制成的法宝可以晋级,便是坚固异常。

    此石虽未祭炼成宝,但其坚硬,便是渡真初期修士。也未必能一击将之轰碎的

    “我来试试!毕竟只是一块太古星辰铁,总不至于有活人可怕!纵然失败,却也无妨”

    二十五人之中,立刻便有一名鬼玄中期修士走了出来。

    此人忌惮极深地看了一眼宁凡,一咬牙,上前一步,挥手间,召出道兵,二话不说。一锤朝巨石轰下。

    他的道兵是一柄天火银锤,挥动间,立刻便有音爆声响彻密殿,轰鸣作响。

    这一锤轰击。几乎使出了此人平生之力,但轰在巨石上,却只略略激起巨石的些许波纹,丝毫未对巨石造成损害。

    下一瞬。巨石忽然星力大现,那星力流转的方向,竟有悖于大道法则!

    更有一股强于之前锤击数倍的反震之力。骤然从巨石传出,化作一道厉芒,立刻朝此人迎面袭来。

    此人银锤道兵,只一瞬便被那反震之力轰成齑粉。

    而他的身体,更是如同一片倒飞的落叶,高高飞向长空,却又凄惨无比地砸落在地面上,已然重伤昏迷。

    “这是‘太古逆星’!!!”

    一瞬间,密殿之中所有修士,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亦有不少人,震惊目光下,藏着火热神情!

    太古逆星,是太古星辰铁中极为罕见的一种。

    此铁星力流转方向逆于大道,一般种类的太古神兵,无法用此逆星炼成。

    此铁未制成宝之时,亦不可由人触碰,更不可攻击此铁,否则便会被此铁蕴含的逆星之力沉痛反击。

    唯有一种甲胄类神兵法宝,可以用此逆星炼制。

    那是一种魔道甲胄,名为‘逆星魔甲’,不仅防御惊世,更有反击神通

    这块太古逆星的星辰铁等级,是六星。

    六星神铁,本是渡真修士惯用的炼器材料,舍空则用七星,不屑使用六星神铁。

    但若是六星逆星铁,便是舍空修士也要为之抢破头的。

    只可惜,此铁一般都是有价无市,极难出现一块,更不要说是如此巨大的一块了。

    “太古逆星,竟是太古逆星如此大的一块,非舍空修士,谁敢攻击此铁?那名鬼玄中期,只是被反震成重伤,已是万幸。若换做我等渡真攻击此铁,反震之力必随着我等攻击增强而同步提升,届时,那可就不是受伤这种简单小事了!一个不慎,性命都恐难保!”

    一些罗家渡真渐渐收起目光火热,再看巨石之时,开始摇头不止。

    “此逆星反震之力太过可怕,为了守墓者名额,冒死去尝试轰碎此逆星,实在是有些不智。”

    二十五名待选修士,除去那已然重伤倒地的鬼玄中期,再除去宁凡,还有二十三人。

    这二十三人在见到之前那人惨状之后,再无人有勇气去攻击巨石。

    一个个都想去争最后一个守墓者名额,偏偏又惧怕巨石的反震星力。

    只有宁凡,目光凝重看着太古逆星巨石,没有退却之意。

    “以我如今实力全力一击,轰碎此石不难,然而一击之后,却必定会受到此石数倍反震之力”

    “凭其反震之力,想要令我陨落倒还不至于,但令我重伤,却是在所难免”

    宁凡目光一移,朝罗石望去。

    在罗石的眼中,宁凡看到了期许之色。

    “这太古逆星,是罗石对我的考验罗石不介意对我示好,不介意送我一个罗家守墓者名额,但这前提,却是必须要我拿出相应实力”

    “不,不仅是实力,罗石更想要考验的,是我面临这太古逆星之时,会有何决断!是战,还是避!是勇,还是怯!”

    宁凡深吸一口气,一步上前。

    为了得到罗家守墓者的一个名额,他已走到今日,没有可能因为畏惧受伤而退却!

    “对了,有一件事老夫忘记说了”

    在宁凡一步上前的瞬间,罗石忽又开口道,

    “此次墓比从前往届,多了一个规定。由于钟祭取消,此次获得墓比第一的修士,并无元神酒奖励,却多了一个特殊奖励。此人可在神虚阁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神虚阁提出一个请求。神虚阁将倾尽全力,满足此人请求!任何请求!”

    “不知小友可有什么心愿,需要神虚四阁达成?若有,那么为了达成心愿,你便有了不能后退的理由,这名额,你也必定是志在必得的;这太古逆星,想必也就不再可怕了”

    最后一句话,罗石明显是对着宁凡一人说的,且这句话,说的尤其有深意。

    他的本意,是在这太古逆星面前,点拨宁凡。

    告诉宁凡战神诀的精髓,助宁凡从这太古逆星的面前,体会到‘背水一战,不得不战’的心境!

    但罗石并未想到的是,他这最后一段话,却让宁凡想到了其他事情!

    宁凡自然听出,罗石话语里满满都是点拨之意。

    但他更为在意的,却是罗石之前说的那些话。

    这一刻,宁凡的目光,竟骤然一凛,心中更是泛起了千层浪!

    “墓比第一,便能向神虚阁提出一个请求么!”

    “任何请求,都可以么!”

    “便是将阿慈的姓名,从神虚阁祭品名单中划去,也可以么!”

    在这一刻,宁凡渴望夺得守墓者名额的心情,竟第一次不是为了乱古另一半传承,而是为了一个请求!

    若墓比第一,还有这种权利,那么对他而言,这场墓比再不是可有可无,而是非赢不可!

    这名额,也是非争不可,决不能让给任何人!

    这种心情一经出现,宁凡体内的战火竟忽然烈焰暴涨,冲出体外!

    在他身旁,霎时间盘旋起六道战火,而他的眼中,更是又一腔战意疯狂涌现!

    “六道战火!!!此子不过加入罗家十个月不到,怎会修出六道战火!!!”

    在这一刻,密殿之内,立刻便有无数人因宁凡的六道战火而震撼。

    便是罗石一贯云淡风轻的脸上,也顿时有了惊容!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