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10章 征战令

    宁凡心中苦笑,他如何敢怪罪向螟子这位准圣。

    应该说,忽然被一位准圣叫住,该感到紧张的,是他宁凡才对。

    “小友不必担心,老夫没有恶意,只是想与小友交流些许修炼心得,仅此而已。小友如不愿,自可离去,老夫绝不会阻拦。”

    向螟子微微一笑,神情却有些怅然。

    在近处去看宁凡之时,南螟子更加觉得宁凡身上,有一股与森罗极其相似的气质。

    同样脚踏血海,同样心中有情,同样是一位心中有执的魔君

    旁人或许看不穿宁凡的太多底细,向螟子却可隐约看出,宁凡是一名魔修。

    宁凡心思飞转,咀嚼着向螟子的话语。

    “此人对我应无恶意,否则大可直接仗着准圣修为出手,而无需与我废话的”

    “听他所言,他应该也已开启天人第一门,真的只是想与我交流天人合一的心得体会么。”

    沉吟之后,宁凡终是点了点头,应下老者的要求。

    向螟子亦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一抬手,二人就这么直接身影变淡,消失于天梯之上。

    “不好!向师兄被那第二步前辈带走了!”几名元婴弟子立刻惊呼道,满面凄然,却无能为力。

    在神虚阁这种庞然大物之中,元婴修士不过相当于蝼蚁,其生死几乎无人过问。

    在他们看来,向螟子是被宁凡捉走了。多半会凶多吉少

    怪只怪向螟子胆大妄为,以元婴修为触怒第二步前辈。他们虽未向螟子担忧,却无力相助

    他们并不知晓。整个天梯之上都无人知晓,宁凡与向螟子实际并未离开原地半步,他们仍站在天梯上,却似站在了另一个空间之内。

    宁凡望着空无一人的天梯,望着空无一人的神空星,目光一震道,

    “这是结界!”

    就在之前的一瞬间。南螟子在整个神空星范围内张开了结界,隔绝了所有人的探查。

    他们仍在此地,却再无人可知。

    “小友不必惊慌。老夫之所以在此地张开结界,也只是怕旁人打扰我二人论道罢了。若小友想要离去,老夫可随时打开结界,送小友离去的。”向螟子含笑解释道。神情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之意。

    兴许是因为天人合一。兴许是因为宁凡身上有与森罗极其相近的气质,兴许是因为宁凡直到此刻仍是虽惊不乱,向螟子对宁凡的态度,竟是和蔼地如同长辈一般。

    宁凡微微一怔,稍稍定了定心神,对向螟子抱拳一拜道,

    “晚辈宁凡,见过前辈。”

    他的语气十分恭敬。心中却仍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悄然间。杀帝玉简已藏于袖中。必要之时,更准备随时发动幻生丹的药力

    “宁凡么宁入凡尘不为仙,倒是个好名字。”

    向螟子紧闭的盲目动了动,转向宁凡衣袖方向,似看出宁凡袖中藏有自保之物,却也并不点破,只微微一叹,摇摇头,继而又道,

    “老夫向螟子,与你一样,已经开启了天人第一门,今日叫住小友,是想与小友交流一下天人合一的修炼经验。敢问小友对天人之门的开启,有何感触?”这一句提问,向螟子语气极为客气。

    “感触么”宁凡目光闪了闪,沉吟了片刻,而后言道,“天人之门的开启,给我最大的感触,便是太过偶然,偶然得没有任何征兆可言”

    “小友觉得天人之门的开启,纯熟偶然是么?老夫最初开启天人之门时,也和小友持相同看法,只是时过境迁,老夫的看法却渐渐有了改变。这世间万物,一切偶然之中都有必然存在。在老夫看来,这天人之门的开启,还是有迹可循的。”

    “老夫不问世事,已有无数年。这些年,老夫时而化身元婴,与这些元婴修士在此扫着天梯,时而化身凡人,跑到某个修真星的凡人过度隐居。曾有一次,遇见一个凡间大儒,向之请教,他传授给老夫三大人生境界。老夫认为,这三大境界与我辈修士的修道之路极为相似,你可愿一听?”

    向螟子微微一笑,却是沿着天梯,一步步极为缓慢,朝上方走去。

    宁凡目光一动,跟在向螟子身后,恭敬道,“愿听前辈高论。”

    “呵呵,那位凡间大儒告诉我,在凡间,古来成大事者,都有着三大境界。第一大境界,是‘孤独修行’的境界,若有凡间的一句诗词来形容,便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

    “我辈修士在修道第一步之时,大都是为长生而修,这种修行,终究只是被动,是畏惧死亡,畏惧陨落,畏惧寿终正寝第一步修士,以为长生就是修行的终点,以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大道的全貌,看到了世间的天涯海角,却不知,那只是他们的井底之见。这大道,从无终点。这天地,也从无任何天涯海角他们不知,却仍是孤独修行,一路积累所学,只为有朝一日看清一切,这,便是修道者的第一大境界。”

    “这大道,从无终点这天地,也从无天涯海角”宁凡目光一动。

    “我辈修士在踏入修道第二步之后,会渐渐意识到,生死不过虚妄,长生只是长死的开始。这时候,他们追求的不再是长生,而是道真。他们想要弄清道的真相,无人逼迫,却孜孜以求,执着于心,虽败无悔这,便是修道者的第二大境界,‘执而无悔’的境界。在老夫看来,第二步修士之所以强于第一步。不仅强在修为上,更强在对大道的追求上。”

    “对大道的追求么”宁凡喃喃道。

    “修道第三步,太过遥远在老夫看来。这是一种‘蓦然回首’的境界由凡入修,由修成仙,由仙再入凡,或许唯有如此,才能踏入那渺远的修道第三步”

    言及于此,向螟子忽然露出迷惘之色。

    他处在准圣修为已有无数年,却终是无法踏入传说中的修道第三步

    “前辈所言。将修道三步分为三大境界,倒是颇有哲理。只是这一切与开启天人合一之门,有何关联?”宁凡忽然开口问道。打断了向螟子的迷惘追思。

    “孤独修行,无悔追求,蓦然回首,水到渠成这就是老夫眼中天人之门的开启方法。而在小友看来。这一切,似乎只是偶然。”向螟子似笑非笑道。

    “孤独修行,无悔追求,蓦然回首,水到渠成”

    宁凡目光忽的狠狠一震,好似醍醐灌顶,似明白了什么,又无法言说。

    向螟子含笑看着宁凡。好似从宁凡的觉悟中,找到了印证。亦是颇有所得。

    “小友似修有罗家的战火神通,今日来神墓,可是为求一战而来?”向螟子忽然问道。

    “正是如此。”宁凡收了神色,恭敬答道。

    “今日能有小友一见,也是有缘,此物送与道友。或有一日,此物能助小友修习战诀也未可知。若小友能修成战诀第四变,救醒罗家战王,也算稍稍抵消我徒罪业”

    向螟子屈掌一招,取出一个四方金令,递给宁凡。

    令牌之上,只刻着一个神篆字,那便是——‘战’!

    “这是四溟宗的‘征战令’!持此令牌,可借四天仙界的四座传送阵,随意出入四天与妖族世世代代界战的蛮荒战场!”宁凡目光立刻动容。

    在四溟宗,唯有仙位等级达到‘四等天监’的人,才可获赐征战令!

    放眼整个四天,能拥有天监仙位的人,至少也是万古之上的老怪!

    而拥有‘三等星君’仙位的,只有四溟宗的二十八位‘星宿古帝’而已。

    二等、一等仙位者,现如今,无一人

    名义上,宁凡曾在封魔巅内获赐为八等仙位,算是九等仙位中的低等仙官。

    以宁凡的资历,是不可能从正规途径获赐征战令的。

    “此令,我不能收。”

    宁凡收了神色,欲将征战令递还给向螟子。

    向螟子只是摆摆手,并不去接,又挥手解开了结界,一步步走下天梯,对宁凡含笑传音道,

    “断戟峰上的战意,终是有限,当年的战王罗睺,是在蛮荒战场修成第四变的。此令放在老夫这里,只是废物,却会对你有所帮助,你无须推辞。况且,这不是老夫对你的好意,而是老夫对罗家的歉意只是希望能借你之手,唤醒战王,仅此而已”

    “好了,小友该去神墓了。”

    向螟子只是含笑,却再不回头。

    宁凡看着向螟子的背影,沉默许久,终是将此令细细检查了一番之后,收入了储物袋之内。

    而后对着向螟子微微抱拳,转身继续朝天梯之上走去。

    他虽对神虚阁没有任何好感,但对这向螟子,却并无太多反感。

    而令宁凡惊讶的,是堂堂准圣修为的向螟子竟会待人和善,并不似一些大能老怪那般倨傲自恃。

    与元婴修士为友,与凡人论道在这向螟子的身上,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气质

    仙帝,已站在了仙之顶点。而准圣,却是在一点点朝山下走去,重入凡尘

    “上山为仙,下山为人我的路,还未行至仙之顶点,还远远不是下山的时候”

    宁凡一步步行至天梯之巅,踏入那椭圆光门之内,出现在一处广阔无垠的天地之间。

    这片天地,实际上是一整个巨大无边的青铜棺椁,中有九层世界,建着无数坟丘。

    而宁凡,现在便在这棺椁之内,在神墓第一层的世界。

    入目处,天地荒凉。极远处,则建着数以百万的巨型宫殿,所有的宫殿,模样都好似巨棺一般

    近处,则建着一个小型修真坊市,共有数百修真店铺在此。

    这些修真店铺有的是神虚阁修士所开,有的则是外来修士租用的店铺,在此出售各种天材地宝。当然,出售最多的还是各个品级的太古神魔功。

    “请问这位前辈,是来墓中界挑战各个‘墓宫’的,还是来此购买功法、传承水晶的?可需要小女子作为向导?”

    就在宁凡四下观看之时,修真坊市人来人往的长街上,一名容貌美艳的碎虚女修美目一动,朝宁凡走来。

    以她多年混迹于墓中界的眼力,一眼便看出,宁凡是第一次来神墓。

    若能给宁凡当神墓向导,想来能赚上不少道晶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