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09章 向螟子

    第一峰之上,无人能越过隔绝阵法,看到宁凡洞府内的情景……

    若他们可以看到,便会震撼,震撼于宁凡不过第一次凝制战晶,却避免了初学者可能会犯的一切手法错误。

    若仅看凝晶手法,宁凡几乎已做到了完美无缺,比起罗家那些长年凝制战晶的修士也不遑多让。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宁凡打开了天人第一门的缘故。

    虽是第一次凝制战晶,手法上却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这一次凝制战晶,仍是以失败告终了。

    当战之道力不断涌入道晶之内,达到一个极限之后,宁凡手中的道晶,忽然狠狠一颤,继而被道力撑破,化作齑粉

    望着手中的道晶粉末,宁凡眼中青芒微闪,若有所思道,

    “我的手法几乎没有任何瑕疵,之所以无法制出战晶,不是手法的问题,而是我本身战神诀修为的问题”

    宁凡拂袖一招,从战晶小山上摄过一枚战晶,放在手中细细端详。

    归根究底,战晶是以道晶制作而成的。

    普通的道晶,大都剔透,但制成战晶以后,表面颜色却会化为火红之色。

    在这战晶表面,有这一层火红之力,好似封印一般,将战之道力按一定法则,封印在道晶之内。

    这火红之力,便是战神诀中记录的‘战火之力’。

    战火,又名战意之火。战神诀的修炼者,归根结底,便是要修炼体内的本命战火。

    战火的修炼,需要不断服食战晶。

    而战火的力量,则可用于凝制战晶。

    “我的体内并无战火之力,故而无法制出战晶这战神变的修炼,说白了便是‘循序渐进。环环相扣’”

    宁凡脑海里回忆着战神诀第一变的修炼法门,渐渐沉吟不语。

    想要修成战诀第一变,起码需要修出九团本命战火,才可尝试突破。

    凝聚战火的过程,不外乎凝战晶,服战晶,修战火,再凝战晶,如此循环往复。

    自然若无法凝聚战晶,仅凭功法本身。也可修出第一团本命战火,只是那种方式极其考验悟性,且速度太慢。

    宁凡没有继续尝试制作战晶,而是闭上眼,默默感受着断戟第一峰的不朽战意。

    这断戟峰上的战意,并非嗜战成狂,而是不得不战。

    这是神虚始祖被数名同级妖帝围攻之时,含着决死之心,拼死一战所留存的执着战意!

    那一日。神虚始祖定是濒临绝境

    那一日,神虚始祖背水一战,舍生忘死,其战意。遗留至今

    宁凡的心神好似顺着这断戟峰上的战意,回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他的眼前,好似浮现出一片无边无垠的蛮荒战场。

    在这片战场之上,数以亿计的修士、妖族彼此杀戮。为了各自部族,惨烈厮杀!

    他的心,好似回到了上古。

    他的道。渐渐与这断戟第一峰相合。

    这第一峰的战之道力再一次被宁凡引动,纷纷朝着他的体内汇拢而来,在他的体内形成一个战意漩涡。

    在那漩涡之中,渐渐生出一点火星,很小,很弱,但那确确实实是战意之火的火星!

    只是这火星着实太小,小的凭肉眼几乎无法看到。

    一夜悄然过去,宁凡这一夜的修炼,也仅仅使得那战意火星增大了数倍而已,仍是肉眼不可见的范畴。

    按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或许修炼个三五万年,宁凡便能修出第一团本命战火。

    这速度,太慢!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宁凡怕是要三五十万年才能彻底修成战诀第一变了

    “若无战晶,想修此术,太过耗费时间”

    宁凡目光微动,取过一块下品战晶,一口服下。

    心念一动,战晶立刻消融在其体内,而这战晶内封存着的所有战意,在一瞬间全部爆发。

    霎时间,宁凡双目变得血红,神情变得疯狂而嗜战,这是任何修士服下战晶之后都会出现的反应。

    但随着宁凡催动战神诀功法,体内疯狂滋生的战意立刻被一点点压下,继而被宁凡体内的战意火星所吸收。

    炼化掉第1块下品战晶,宁凡继续炼化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

    当炼化第11块战晶之时,宁凡的面色开始涨红。

    当炼化第39块战晶之时,宁凡的皮肤之下,忽然不断渗出血来,染红了白袍。

    当炼化到106块战晶之时,宁凡几乎已成为一个血人,体内的战意之火忽然有了不稳的征兆。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睁开了猩红的双目,强行中止了战神诀的修炼。

    “106块下品战晶这便是我的服晶极限么”宁凡神情略有遗憾道。

    他体内的战意火星,已成长为一小缕战火火苗,却因为服晶过度,而出现不稳的征兆。

    他的身体,则因为服晶过度,受到了不轻的反噬。

    战晶固然可辅助修炼战神诀,却也有不小的弊端。

    每个战神诀的修炼者,都有各自的服晶极限,超出这个极限,战火便会不稳,身体则会受到反噬。

    普通修炼者连续服食超过10块下品战晶,便会到达极限,需要苦修许久,磨砺战心,才可继续服晶修炼。

    而五种战体体质的修炼者,则可连续服食数百下品战晶,方才达到服晶极限。

    宁凡的服晶极限,是106块下品战晶。

    理论上讲,在服食掉这些数量的战晶之后,他必须花费不短的时间,闭关苦修,稳固战火境界,才可继续服食战晶修炼。

    “单从体质角度,我修炼战神诀的资质,不如那些战体拥有者。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我亦有其他办法,令我修炼速度不弱于那些战体修炼者!”

    宁凡换下血污衣物,穿上另一件白袍,盘膝于地,借体内黑星之力疗伤。

    待伤势痊愈之后,宁凡催动体内的煞气,身下渐渐燃起煞气血焰。

    这煞气凶威被宁凡刻意控制,局限在洞府范围,没有任何外泄。

    在释放出全身煞气之后,宁凡体内不稳的战火。渐渐平静。

    “我虽非战体修炼者,但我经历过的大战,岂是寻常战体修炼者可比!这一生不屈于人的战意,也全都是在这杀伐之中诞生的!”

    战火趋于平静,意味着他释放出一身煞气之后,服晶上限有了不同。

    他继续服食战晶,这一次,接连服食了近千块下品战晶,才又一次达到服晶上限。

    眼见于此。宁凡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朝脸上一抹,化作鬼面银发之身。

    在召出鬼面的瞬间,他的神情立刻森冷如冰。体内的战火也瞬间变得安静,再无不稳的迹象。

    他继续服食战晶,这一次,服尽了一万块下品战晶。又服食了一千五百块中品战晶,方才达到服晶极限!

    若罗家知道此事,必定大惊。因为即便是曾经的战王罗睺,也无法一次性连续服食如此之多的战晶!

    “炼!”

    宁凡冷冷道出一字,白银鬼面之下,血瞳森冷无情。

    炼化掉所有的战晶之力,宁凡心神与断戟峰相合,便在这洞府之内,不断锤炼着体内战火。

    这一闭关,便是三个月。

    三个月后,宁凡豁然起身,负手立于洞府之内。

    在他的身上,一共盘旋着三团拳头大小的赤色火焰!

    这赤色火焰,正是战神诀所需修炼的战意之火。

    战神第一变,需修出九团战火,才算真正修成,可借战火之力暴涨肉身境界。

    罗家之内修出三团战火者,并不在少数,但大多都是耗费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可修炼到这一步。

    宁凡,却只花了三个月!

    心念一动,收了三团战火。

    宁凡收起剩余的五百中品战晶,身形一晃,飞出洞府,朝紫罗城飞去。

    在他飞出洞府之时,客卿孟休恰好也正走出洞府。

    望着长空上宁凡的背影,孟休不屑一哼,冷笑道,“此人一闭关便是三个月,也不知是否修出了一星半点的战火”

    他话语刚落,忽然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猛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火焰罗盘。

    此罗盘名为战火罗盘,是孟休自己制作的法宝,整个罗家,独他一人持有此宝,可测定自身战火数量,也可看到他人战火数量。

    此时此刻,战火罗盘对着宁凡的方向,其上忽然腾起三缕战意火焰!

    “三团战火!怎么可能!此人刚刚成为罗家客卿三个月,怎可能修出三团战火!!!想当年,老夫单单从第二战火到第三战火,便修炼了整整六千年啊!”

    宁凡一路来到紫罗城,只因有事想询问罗枭。在他展示罗家客卿令之后,紫罗城内几乎畅通无阻。

    他如今已达到服晶极限,想要再次服晶,共有两个办法。一是闭关苦修,磨砺战心。二是用一场大战,彻底平息体内战火的不稳,令其根基稳固。

    罗枭是罗家四统领,他的居所,便是紫罗城的四统领府。

    当宁凡来到统领府外时,罗枭立刻心有所感,亲自迎了出来。

    “呵呵,宁道友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罗枭笑问道。

    “宁某来此,是有一件事想要询问道友,不知这东溟星域之内,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供宁某全力一战、稳固战火?”

    “稳固战火?莫非道友服食战晶达到极限了?”

    罗枭微微一怔,继而一笑答道,“这东溟星域之内,最适合我等战诀修炼者全力一战之地,莫过于神墓!”

    “神墓是么反正迟早都要去的,如今去看看,也好。”

    宁凡点了点头,身形一纵,腾空而起,朝天海星外飞去。

    在宁凡腾空飞起的瞬间,罗枭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震撼之极地看着宁凡的背影!

    “是战火的气息!这才过去三个月,宁道友便已修出第一团本命战火了么!”

    “此人修炼战神诀的资质,果然极高,我罗枭果然没有看错人!”

    罗枭却是不知,宁凡修出的战火不是一团,而是三团。

    若他知道这些,怕是将更加震撼于宁凡的修炼速度了。

    神墓便在东溟星域三大主星——神空星之上,距离天海星并不遥远。

    宁凡全力飞遁之下,也只半日,便抵达了三大主星的星空范围。

    东天大乱之日。他曾来过此地,如今再来,心情却有不同。

    此地来来往往的修士不少,如今却极少可看到真仙之上的修士的。

    神虚阁的诸多强者,如今正在四溟宗强者的帮助下,苦苦修复着镇天钟。

    这修复,据说没有数千年,很难完成,钟祭也因此而不得不一再延迟了。

    “不知阿慈是否已然出关”

    宁凡朝着东溟星方向略望了一眼。沉默少许之后,身形降落至神空星之上。

    东天大乱中,神虚双帝全部被森罗重创,如今皆在闭关疗伤。

    神空大帝的三百门徒。则大都忙于修复镇天钟。

    便是在神空星之上,也并无太多真仙,偶尔能看到一名渡真修士,已是十分难得。

    但宁凡知道。这神空星决不可小觑,因为在他踏上神空星的第一个瞬间,便通过天人合一的感应。察觉到此星之上隐藏着一个修为惊天的老怪。

    若宁凡没有感知错,那名隐藏在神空星上的老怪,便是当日送出森罗头骨、斥退紫族准圣的人!

    只可惜以宁凡的修为,无法准确感知,那老怪在神空星何处。

    “神虚阁准圣,如今就在这神空星上么”宁凡沉吟道。

    在宁凡沉吟之时,通往神墓的天梯之上,亦有一名正在扫地的盲眼老者面色动容。

    “好生年轻的小辈!此子莫非就是那名开启天人第一门的修士?!”

    “鬼玄中期,却打开了天人之门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啊此子天资,应该比罗儿更高吧罗儿是在碎念之时,打开的天人第一门”

    盲眼老者神情忽然落寞起来,只因想起了某个傻徒儿。

    神空星上来往的修士,大多都是奔着神墓而去的。

    在神空星之上,有着一道通天之高的天梯,那天梯的尽头,有着一个紫色的椭圆光门,直通神墓所在的中千墓界。

    宁凡一步步踏着天梯,向上方光门走去。

    沿途的知客弟子,感受到他的第二步气息,大多神情恭敬无比。

    唯有那名盲眼老者,神情始终云淡风轻。

    他在此地表露出的修为,不过元婴初期。

    他道号向螟子,其他知客弟子都称他为向师兄。

    在宁凡登上天梯、与向螟子擦身而过的瞬间,向螟子忽然淡淡一笑,对着宁凡背影言道,

    “小友好生高妙的道悟,竟在鬼玄之时开启天人第一门,不知可愿稍稍留步,与老夫交流一下天人合一的修炼心得?”

    一瞬间,宁凡目光一震,猛然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名为向螟子的盲眼老人。

    此人莫非就是隐藏在神空星上的神虚准圣不成?!

    此人,为何要叫住他!

    而向螟子身旁的一些元婴弟子,则纷纷大感紧张。

    他们看到了什么?区区元婴修为的向师兄,竟敢唤第二步修为的宁凡为小友?

    “前辈息怒,向师兄只是一时胡言,前辈切莫放在心上。前辈乃得道高人,莫要与我等小辈一般见识!”

    一些与向螟子交好的元婴弟子,立刻诚惶诚恐地向宁凡告罪道。

    这些元婴弟子可不懂什么是天人合一。

    他们只知道,宁凡修为高绝,是堂堂第二步仙人,是他们与向螟子这等‘元婴小辈’万万得罪不起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