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07章 鬼面银发,纵地金光

第807章 鬼面银发,纵地金光

    神兵湖并非一个湖,而是数千个灵湖的总称。

    天目山脉之中,每隔数百里,便可在群山之间,见到一个这样的灵湖。

    这些灵湖在形成之时,便有着修复法宝傀儡的奇异效果,闻名于东天。

    天目星因神兵湖的存在,时常被人称作千湖之星。

    在天目山脉的上空,不时有修士来来去去,大多是来此地修复法宝的。

    也有一些老怪,在此长年累月修行,试图堪破神兵湖修复神兵的奥妙,借此领悟大道。

    来此修复法宝的修士,大都会各自寻找一处灵湖,各行己事,彼此间并不会互相打扰。

    湖光山色之间,甚至偶尔会有舍空、碎念老怪来此修复法宝。

    宁凡坐在羽妖背上,一路飞至天目山脉外围。

    在这里,离小小主动与宁凡分别了。

    一路上,宁凡数次旁敲侧击,试图问出离小小身上扶离气息的缘由。

    哪晓得这小丫头虽然迷糊了些,口风却是很紧。

    无论宁凡如何旁敲侧击,竟都无法问出,这小丫头与扶离一族究竟有何因缘。

    最后,离小小甚至还隐约察觉到宁凡话中的探询之意,直接说道,

    “情圣哥哥,你究竟想问我什么,别拐弯抹角,直接问吧,我一定会如实相告的!”羽妖的妖瞳之中满满都是恭顺,彷佛宁凡询问任何问题,她都会回答一般。

    “那好,我且问你,之前你震飞我的紫黑色光芒,究竟是什么力量?你可知晓。”宁凡正色问道。

    “什什么紫黑色光芒,有嘛?我怎么不知道,呵呵,哈哈。情圣哥哥,你一定是看错了”

    一听宁凡的问题,竟隐约涉及到自己身上的扶离之力,离小小立刻不淡定了。

    她好似变得十分紧张,连坐在她背上的宁凡,都能隐约感受到她的情绪。

    而且才刚一到天目山外围,离小小便立刻摇身一变,化为人形,满脸心虚,好似做贼一样。逃也似的跟宁凡告别了。

    “那个情圣哥哥神兵湖已经到了喔,你自己找一个灵湖修复法宝吧,我也要寻灵湖修复法宝了呢。谢谢你送我的纫心,我会好好珍惜的,我很感动,也很内疚,今天天气也很好,风儿日丽,就像我此刻复杂的心情对了。我没有心虚,也没有紧张,更没有因为帝君娘娘下过禁口令,而不敢回答你问题总之其实好吧。我脲急,先走一步了”

    离小小垂头丧气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她越想掩饰心中紧张,人也就越紧张了。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大堆,仍是辞不达意。

    想要掩饰身份,反倒隐约说漏了些许情报

    最后果断没骨气地借了个脲遁。逃之夭夭了

    望着离小小逃也似的背影,宁凡微微一笑,摇头感叹道,

    “小骗子不是说我问什么都会回答的么,为何却避而不答、逃之夭夭了”

    “虽说是个骗子,却也是个蠢笨的骗子,连个谎也不会撒堂堂渡真修士,如何可能脲急这个借口,未免过于牵强。”

    “不过我总算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她与我扶离一族大有关系。此事她本人知晓,且从她话里的只言片语可以判断,她的师尊掌劫仙帝,同样知道她与扶离一族的关系,且对她下过禁口令,不允许她对任何人泄露此事”

    “我唯一无法确定的是,离小小与她师尊对待扶离一族的态度,究竟是敌是友,还是视如陌路这也是我不愿在离小小面前暴露扶离祖血的原因。”

    “扶离这妖血,曾助我自污气运,摆脱一大算计。然而直到如今,我对扶离一族的认知,仍是不多。”

    宁凡抬头望天,目露追思之色。

    片刻之后,收了所有神色,身形一晃,立刻化作一道遁虹,朝天目山内围飞去。

    离小小在此与他分别,也算一件好事。

    宁凡修复古魔傀儡之事,也算一大秘密,没有离小小在场,自然再好不过。

    天目山脉的数千神兵湖,修复能力略有差异,却差距不大。

    宁凡寻了片刻,降落在一处位置较为偏僻的灵湖。

    他首先在灵湖周遭、湖底查探了一番,待确定此地并无异状之后,在湖边布下隔绝阵光,取出损伤严重的古魔傀儡,屈指一弹,令傀儡小人悬浮于湖水水面之上,而后一点点浸没入湖水之中。

    他本人则盘膝于神兵湖湖畔,眼中不时闪过青芒,细细端详着灵湖水面,目光似能一眼洞穿至灵湖湖底。

    在他的眼中,神兵湖之上交织着无法言说的玄妙规则,正是这规则,促使一切沉浸如湖的神兵法宝自行修复。

    在神兵湖湖水的温养下,古魔傀儡的损伤正以缓慢的速度自行修复着。

    “好生玄妙的灵湖可惜,无法带走。”

    宁凡微微感叹,伸手掬起一捧湖水细细查看。

    这湖水一旦离开灵湖本身,便立刻失去所有修复之力了。

    便是将灵湖本身收走,也只会破坏这种修复之力,收走的灵湖也绝无任何用处

    真正的修复之力,并非来自于湖水,而是来自于此地道法规则。

    湖水可以带走,此地的道法规则却无人可以带走,便是仙帝也无法办到。

    他不再看这湖水,而是翻手取出一堆玉简,随手取过一个,细细研读。

    看罢第一个,他再看第二个。待看完这一整堆玉简,宁凡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些玉简之中,皆记录着天人合一的各种情报。

    直到购买了这些情报,宁凡才知,原来他当日无意间打开的三座巨门之一,竟是天人第一门。

    天人合一是一种人道合一的境界,理论上讲。任何修士都有机会随即进入这种境界。

    譬如从前的宁凡,便先后数次误打误撞进入过天人合一的境界。

    这种情形之下的天人合一状态,并无法持久长存,只能带给修士短暂好处。

    但若是打开了天人三门,天人合一的状态便可永不消散。

    天人三门的开启,没有任何特定法门。成功开启天人之门的修士,一般也只有一个共通之处,那便是这些修士本身对道法的悟性极高,并都曾通过一路修行,不断锤炼着自身的道悟。

    故而开启天人之门的方法只有一个。简而言之,便是不断提升道悟,锤炼道心,磨砺道念。待时机成熟,天人之门自会水到渠成地打开。

    “天人第一门,名为‘道则之门’,开启此门,可看见道则,同时大幅提升悟性;”

    “天人第二门。名为‘道心之门’,开启此门,可道心澄明,洞穿一切真假虚幻。不受诸天幻法所迷惑,挥手间,亦可推演诸天万法,自创玄术神通;”

    “天人第三门。名为‘道命之门’,开启此门,可脱离天命束缚。看到过去未来”

    “四天九界之内,能开第一门者,罕有;能开第二门者,不知是否还有;能开第三门者无”

    宁凡拂袖收起所有情报玉简,眼中青芒时隐时现。

    此时的他,对天人合一已并非一无所知,他已知晓,当日他所推开的巨门,便是天人第一门道则之门!

    他站起身,看着长空之上的万里云海,目光似可洞穿一切道法规则。

    不知过去了多久,宁凡忽的施展出五彩药魂之力,令药魂化鼎,在灵湖之畔炼起丹药来。

    他首先炼制的是幻生丹,炼制此丹,仅花费了一炷香而已。

    幻生丹不过是四转丹药,炼制起来自然不难。

    在此丹成丹的瞬间,宁凡直接挥手散去丹劫及异象,以他的修为,做到这一切轻而易举。

    望着掌心似真似幻的幻生丹,宁凡沉默少许,忽的一口将丹药吞入腹中。

    虽将丹药吞入腹中,却没有炼化此丹药力,而是将丹药存放在丹田元神处,让元神小手托着丹药。

    做完这一切,宁凡方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以他如今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幻化丹的表面,有着近乎可怕的道则之力存在。

    那是幻之道则,是世间一切幻术的力量本源。

    真正的幻术,可将这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欺瞒在内。

    “这幻生丹品阶不高,却是以幻化魔尘炼制,丹内蕴育出了幻之道则,神通广大。”

    “古籍记载,上古之时,曾有一碎虚少年被万古之修追杀,危急关头,服下了幻生丹,体内生出三团幻火,硬是保住性命、逃过死劫”

    “那时候,所有目击者都亲眼看到,少年被万古老怪的神通打中,元神俱灭。所有人都认定少年已死,那万古老怪也认定已经手刃了少年,便是天道,也已判定少年陨落,便是少年存放在宗门内的命牌,也自行粉碎,判定少年已然陨落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幻术,足以将天道都欺瞒在内的幻术!只有少年知道,他仍活在世间!”

    “幻生丹的药效是否有古籍记载的那么强大,我不知。但若有朝一日,我性命垂危时,或许可借此丹之力,保住性命!”

    稍作休息之后,宁凡再一次开炉炼丹,这一次炼制的是佐阳丹。

    这一炼制过程持续了十日。

    这一次,宁凡并未在玄阴界内炼丹,却仅花费十日,便炼制出了一炉七转下品丹药!

    这一切,却是因为天人合一的宁凡,炼丹过程几乎已做到了完美无缺,炼丹速度自然极快,丹药品质亦是极高。

    这一炉佐阳丹一共十颗,这是宁凡第一次炼制此丹,便已能做到十丹同炼!

    在炼制完佐阳丹之后,宁凡收了药魂之鼎,开始借助佐阳丹之力,炼化手中25颗赤精石。

    这些赤精石是从流沙星域获得,每一颗都蕴含着莫大真阳之力。

    待炼尽所有赤精石之后,宁凡复又取出了阴融第十珠的碎片。着手炼化。

    这一炼化,就是三年。

    所有的真阳之力汇入宁凡的体内,在阴阳锁的推动下,一丝丝阳极为阴,阴极为阳,流转不息,演化成了光阴之力。

    三年过去,神兵湖中的古魔傀儡早已修复了九成九,便是最后一丝损伤,也几乎已彻底修复。

    三年过去。宁凡始终盘膝于神兵湖之畔,在这湖畔共经历了三次春秋演变。

    春风起,山间万木葱郁。秋风至,湖中落叶飘摇。

    每逢深秋之时,宁凡所在的这一处神兵湖,秋意会比其他灵湖都要更重百倍。

    第一年秋,湖畔落叶落在宁凡身上,皆会化作飞灰消散。

    第二年秋,所有的落叶都会诡异避开宁凡。片叶不沾身。秋末,湖畔处处落叶成堆,唯独宁凡所坐之地三丈之内,片叶不存。

    第三年秋。落叶飘至宁凡身上,再不会有任何变化。

    这一年秋末,宁凡睁开了双眼。

    他豁然起身,只一个念动。天地间的秋风皆似听他驱使,一瞬间卷过整个天目山脉。

    而天目山脉数千灵湖湖畔,所有落叶在一瞬之间。纷纷化作飞灰消散!

    “道念之术!是哪位碎念前辈在此施展神通!”

    天目山脉之中,立刻便有三名舍空老怪大吃一惊,纷纷散出神念,想要探查施展神通者,却根本无法捕捉那人的些许痕迹。

    “终于再无任何斧凿刀刻的痕迹了么这西风之术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完成了。凭借此术,我虽是鬼玄中期,却可一指重创渡真中期!然而这西风之术对我法力的消耗,亦是极大,不到万不得已,不宜施展,应作为底牌使用。”

    宁凡收了道念,目光望向脚下的灵湖。

    待发现古魔傀儡已快要彻底修复,宁凡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此地又呆了七日之后,宁凡收回彻底修复的古魔傀儡,离开了天目星。

    在他离开之前,离小小却是早已离去了

    东溟星域的星空之中,不时可见一个白衣青年脚踏黑火波纹,一闪而逝的身影。

    从天目星离去之后,宁凡一路前往罗家所在的天海星,这一路上,他不断施展着黑魔遁,却再未有血脉滚沸的感觉,也再未施展出过纵地金光的大神通

    “当日的偶然,无法再一次重现了么”

    宁凡感慨之余,不由得暂时放下修炼纵地金光的心思,全力遁向天海星。

    然而当他不再刻意追求纵地金光之时,那种血脉滚沸的感觉,却又再一次出现。

    这世间之事,往往越是追求,越得不到。往往无心插柳,却可收得奇效。

    当神血、妖血、魔血再一次滚沸的瞬间,一缕缕金色火焰,再一次浮上宁凡体表。

    宁凡有一种预感,只要这金色火焰再猛烈半分,他便可再现纵地金光之术,一步跨越一整个上级星域!

    他试图令体表金色火焰燃烧地更烈一些,却发现凭他如今修为,根本无法控制那金色火焰。

    渐渐的,体内三血的滚沸已超出他可承受的临界点。

    他目光渐渐血红,意识渐渐混乱,几乎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挥手朝脸上一抹,召出白银鬼面。

    他的满头墨发,便在这一瞬间变作满头银丝!

    在召出鬼面的瞬间,他眼中所有混乱情绪全部消散,化作如九幽寒冰般冰冷、无情。

    “哦?召出鬼面之后,我身体表面的金焰似乎不再难以掌控了”

    宁凡抬起手掌,看着掌心明灭不定的金焰,若有所思。

    这金焰似乎极有灵性,惧怕先天鬼面的煞气凶威,故而稍稍听话了些

    “烈!”

    宁凡忽然一喝,体表的金焰一瞬间火芒大涨,爆射出万道金光。

    他的法力急速损耗着,他的脚下,骤然出现一道金色如水的波纹,微微一颤,一闪而逝。

    便在这一瞬间,他再一次施展出了纵地金光!

    第一次施展是偶然。这第二次却是凭自身本领施展出来的!

    这是他凭自身遁法道悟,加上鬼面压制,再加上离小小给予的纵地金光八字真言,施展出的第一次纵地金光!

    一道声势浩瀚的金虹忽然划过东溟星域的星空,所过之处,虚空中纷纷裂开巨大沟壑,从中激射出万丈金光!

    “这是什么遁术!!!”

    这一路之上,无数修真星的第二步老怪纷纷飞上星空,朝那刺目金光望去。

    没有人能看清金光之中是什么。

    唯有一名舍空老怪,恰好与宁凡插身而过。隐约看到了几缕银发,以及一个狰狞鬼面

    “这名银发鬼面的修士,定是一名万古前辈,否则绝无可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遁光!”这名舍空老怪如此深信着!

    而他随后便回到洞府,将所见所闻告诉门人弟子。

    之后,一传十,十传百,渐渐传开,东溟星域之中。有一名银发鬼面的万古老怪,懂得施展一式声势浩瀚的金色遁光。

    这是后话。

    此刻,宁凡借着鬼面压制,又一次施展出了纵地金光。

    他宛如一颗金色流星。一头朝着天海星狠狠撞去!

    整个天海星,都微微出现了晃动!

    此时此刻,天海罗家之中,一应强者正在族内一座密殿中召开族会。

    除了罗家修为最高的九长老罗石因为忙于修复镇天钟。不在罗家,所有罗家第二步强者,几乎都在这密殿之中集合。

    “战王的肉身。生机已越来越弱,几不可闻。若再寻不到修成第四变的修士,将战王唤醒,恐怕不出百年,战王便会死于非命”

    密殿之内,一名舍空中期的老者正在对众人说着什么,忽然目光一震,二话不说,一步飞出密殿。

    其余强者亦是纷纷目光大惊,立刻朝殿外飞去。

    所有罗家强者,全部来到天海星上一片荒山之内,望着荒山之中的一个万丈巨坑,目光各有动容。

    “是有万古老怪来我罗家了么如此悍然撞上我天海星,莫非是存了敌意么?若真有敌意,又为何只见此坑,不见来人?此人,会是来对我罗家战王不利的么”不少老怪纷纷揣测道。

    唯有罗家少主罗萱,美眸动了动,似想起了什么。

    “当日我前往天目星,似乎也有一名老怪将遁光撞上天目星,留下一个万丈坑洞”

    隐约的,这坑洞之中还残留着些许法力气息,令罗萱有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

    忽然之间,罗萱看到了那坑洞之内,有一角白衣碎布的残片。

    她遁光一收,降落至坑洞中,将那碎布拾起。

    看这那白布,感受着此地略有熟悉的气息,她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

    “不,不会是他。他固然十分厉害,却毕竟只是鬼玄修士而这遁光的速度,怕是连一些万古老怪都无法比拟的会是哪个老怪留下的这个遁光呢”

    罗萱思考着,却还是将那白布收入储物袋。

    若来人是罗家敌人,这白布或许会成为找出敌人下落的有力武器

    玄阴界之内,宁凡换掉破烂的衣衫,换上干净衣物之后,立刻服下恢复法力的丹药,盘膝调息。

    这一次纵地金光,果然又失控了。

    这一次施展此术,法力果然又耗空了。

    然而宁凡的神情,却是喜大于惊,显然对再一次施展出纵地金光满意之极。

    “以我如今修为,尚无法施展出纵地金光。但若召出鬼面,我可借鬼面压制金焰,取巧施展出此术!”

    “此术遁速,堪比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