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06章 骨之仙君,君长东

第806章 骨之仙君,君长东

    收回神念,宁凡目光变幻莫测……

    再看那紫衣女子的背影,隐隐带着些莫名意味

    “罗枭曾反复提醒我,这罗家少主罗萱性格不好,万万不可得罪她,有议定我罗家守墓者名额的资格”

    墓比的情报,宁凡之前便已知晓,而钟祭的情报,他也从商阁之内购得不少。虽无任何涉及机密的情报,却也足够宁凡去了解‘祭品’二字的涵义了。

    东溟星域的神虚阁,每隔一段悠久岁月,便会在虚空星上举办一次钟祭。

    而在钟祭之前,则还会在神空星上举行一次墓比。

    墓比之时,组成神虚阁的诸多势力会各自选派出守墓者,参与大比。

    而唯有七级以上势力,才有资格选派守墓者参与这次盛会。

    参与墓比的守墓者,根据大比取得的名次不同,可获得不同奖励。

    若是取得前五十的成绩,则还可获得不同数量的虚无令。

    若能取得前十的成绩,不仅可获得虚无令,甚至还能获得神虚阁赐封,并从之后的钟祭之中,获得一杯元神酒。

    虚无令是进入神墓末三层的凭证,也是从末三层中获得机缘的关键。

    至于元神酒,则是一大滋补之物。

    若是人玄、鬼玄境界的命仙修士,服下一杯,闭关百年,其修为有极大几率暴涨一个小境界!

    便是渡真、舍空、碎念等真仙服食元神酒,也可令修为大进。

    便是万古之上的仙尊、仙王、仙帝,也皆能从元神酒中获得莫大好处。

    钟祭因元神酒的存在,赢得了东天无数老怪的瞩目。

    墓比也因有元神酒、虚无令等奖励,而备受关注。

    “钟祭是由神虚各势力拟定祭品名单,最终从名单之中选择一人,献祭给镇天钟。祭品陨落之后,元神会化作仙酒。供部分强者饮用。献祭之时,所有参祭之修,都有机会破开东天祖帝遗留在镇天钟内的一大隐秘”

    “神虚阁传承多年,钟祭也举办了无数次,然而仍无人能从镇天钟内堪破一星半点的隐秘现如今,钟祭已单纯只是‘杀人献祭,群仙分酒’的盛典,仅此而已”

    “森罗所爱的女子,便曾是祭品,被神虚强者献祭给了镇天钟。被群仙分食了元神么”

    “阿慈的名字,也在神虚阁祭品名单之中么”

    由墓比,宁凡再次想到钟祭的相关情报,眼中隐隐有怒火点燃,悄无声息,却炽热骇人。

    明面上,小妖女是地位尊崇的神虚少主。

    暗地里,小妖女的名字却在神虚阁的祭品名单之列,一个不慎。便可能被人选作祭品,献祭而死。

    好在森罗破坏了镇天钟,使得神虚阁苦心筹备的此届钟祭,不得不取消。

    宁凡暂时不必担心。小妖女可能沦为祭品之身,被群仙瓜分元神了。

    只是从彻底明白小妖女祭品身份的一刻开始,宁凡对神虚阁是再不可能有任何好感了。

    “杀戮殿之内,固然也是冷血无情、彼此厮杀。但那种杀戮,毕竟还算符合修真界‘强存弱亡’理念的。在那里,杀是为了磨练。是为了让每个弟子从彼此厮杀之中,锻炼出强大的求生能力。手段虽然极端,但杀人者,却未必就快乐,只是无奈,只是不得不杀,仅此而已。而神虚阁他们举办钟祭,群仙竟因分食他人的元神而沾沾自喜,他们,以杀为乐”

    “若祭品之人与我无关,或许我也会漠视这一切。毕竟献祭之时,在修真界几乎屡见不鲜。但,若有朝一日,镇天钟被修复,钟祭重开,而阿慈恰被选作祭品献祭,那一日,怕我也会如森罗一般,做出疯狂之举。”

    “只是有一点,如今的我远远不及森罗,那便是修为。森罗敢以一人战东天,凭的是高绝的修为。而我只是鬼玄,只是刚刚踏入第二步的命仙在命仙之上,有渡真、舍空、碎念三级真仙,更有万古境界的仙尊、仙王、仙帝森罗能以一人之力独战十二帝,而我”

    “如今的我,乃命仙之身,已立于万人之上,但我的头上,仍有万人”

    宁凡目光幽深,在紫衣女子进入第三层之后,亦朝着第三层传送阵走去。

    神墓底层中的另一半乱古传承,他会努力获取,一切,都为了进一步提升修为与实力。

    想获取神墓末三层的传承,有两种方式。

    一是获得神空大帝的帮助,亲自开启传承,供修士领悟。

    二是获得守墓者的名额,并以虚无令自行开启传承。

    他想要选的是第二种,第一种无论怎么想都是难以实现的。

    一般而言,七级实力拥有一到两个守墓者名额,八级势力拥有三到四个名额,九级势力六到八个,十级势力皆是十二个。

    罗家拥有碎念坐镇,为九级势力,此届墓比,共得到八个名额。

    宁凡当日曾与罗枭深谈,罗枭的话语,让宁凡怦然心动。

    任何一名罗家客卿,只要拥有东溟修士的身份,且将战神第一变修炼成功,都有资格参与罗家守墓者的名额争夺。

    自然,名额的最终归属,需要罗家家主及少主共同同意,才可得到。

    “这罗萱与我几乎没有任何交集,我自不会无缘无故与她交恶而我虽答应了离小小,帮她购买熔岩心,却只需购买上品,不必卷入这场极品熔岩心的争夺之中。此物于我无用,为了一个无用之物,与罗萱及其他守墓者争得头破血流,非明智之举”

    宁凡心中有了决定,借传送阵之力,来到了商阁第三层。

    第三层比第二层更小,只有一间店铺,店铺之中摆放着诸多稀世珍宝。多为真仙所需之物。

    这第三层,向来也只有真仙才会偶尔驾临。

    柜台处,只有一名童子在此,负责接待。

    这童子有着碎虚修为,神情散漫,正胡乱拨打着算盘。

    当看到宁凡步入店铺之时,目光一动。

    复又感知到宁凡鬼玄中期的气息,摇摇头,嘀咕道,

    “鬼玄修士怎么也来第三层了”

    嘀咕归嘀咕。见宁凡走近,童子还是十分客气的问道,

    “不知前辈来此,想要购买何物?”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店铺中的诸宝,平静如水。

    此地商阁建在上级修真星,阁中天材地宝固然不少,却没有几个能令他动心的。

    片刻之后,回答道,“我要上品熔岩心。二两即可。”

    “什什么!前辈竟是要买上品熔岩心!”

    童子面色顿时一变,上品熔岩心可是贵重之物,在此地,一两便可卖到四十亿道晶。

    这种贵重之物。便是许多真仙都购买不起的。

    立刻,童子便明白自己看走眼了。

    眼前的这位白衣前辈,修为可能未达到进入第三层的一贯标准,但身家可是不薄啊。

    童子沉吟了一番。忽的想起了什么,复又问了宁凡一遍,

    “前辈确定是要二两上品熔岩心?不是为了那一两极品熔岩心而来?”

    “不是。我只要上品即可。”

    “既如此,前辈且直接进入商阁第四层的库房,我阁大掌柜便在那里。十亿以上交易,都需大掌柜亲自主持,前辈可直接向大掌柜购买此物。不过有一件事,前辈千万注意,第四层库房外,几个争夺极品熔岩心的前辈此刻正在大打出手,前辈可千万小心,不要卷入这麻烦之中。”

    言罢,童子取出一个阵令,向令牌打出一诀,店铺之内立刻出现一个金光缭绕的传送阵,直通商阁第四层的库房。

    做完这一切,童子复又取出一块传音音圭,借着音圭,似与什么人交谈。

    片刻之后对宁凡恭敬道,

    “晚辈已将前辈来意告知大掌柜,前辈这便前往第四层库房吧。”

    “第四层库房么”

    宁凡目光微诧,据他所知,商阁一般之对顾客开放前三层,第四层为库房,极少对顾客开放。

    是因为第四层有人在大打出手,令得此商阁大掌柜无暇分身,才给了他进入商阁第四层的机会么

    不再多言,宁凡一步踏入传送阵,阵光变幻间,出现在了商阁第四层。

    这商阁第四层乃是一片无垠虚空,虚空中,漂浮着两个巨大岛屿。

    其中一个岛屿之上,建着此地商阁的库房,房门外,正有一个满面叹息的麻衣老者坐在一个金元宝之上,望着另一块岛屿,叹息连连。

    在另一块岛屿之上,建着一个斗法台,此刻正有两名渡真修士在台上全力斗法,一旁则有十余人围观。

    宁凡借阵法之力,传送至库房所在的岛屿上。

    当宁凡出现的瞬间,斗法台周遭的修士皆将神念扫向宁凡,但察觉到宁凡只是鬼玄中期之后,便也无人在意了。

    唯有那紫衣打扮的罗萱,秀眉一蹙,多看了宁凡一眼,却也转瞬不再关注宁凡。

    “呵呵,你就是那位要买上品熔岩心的道友?你来的时机,有些不巧啊上品熔岩心,恐怕你是买不到了,老夫最多只能卖你一两下品熔岩心”

    坐在金元宝上麻衣老者,对宁凡苦笑道。

    此人名为商隆,是天目星商阁的大掌柜,有着渡真后期的修为。

    “买不到?此言何意?”

    宁凡目光扫了扫斗法台,又看了看商隆,眉头微皱。

    “若道友早来一个时辰,想买二两上品熔岩心,自然不难,只是现在,哎”

    商隆抬指朝斗法台一指,言道,

    “那斗法台之上正在斗法的二人,其中那名白发青年,已在一个时辰前,将敝阁中品、上品熔岩心全部买走,且还在此地争夺极品熔岩心。由于老夫尚未将此事告知下属。却是无人告知道友,熔岩心已售罄只有一两下品熔岩心,此人没有买走,似是不屑。老夫也只能将这一两下品熔岩心卖给道友了道友若要,这便可与老夫交易,一两下品熔岩心,价格是五亿道晶。”

    言罢,老者目光再一次被斗法台所吸引,喃喃自语道,

    “这白发青年究竟是谁?敢与诸多守墓者争夺极品熔岩心。实力固然不弱,胆魄亦是不小此人应不是东溟星域之人,甚至不是经常在东天走动的修士,他的容貌,给我一种熟悉之感,似在哪里见过,又说不上来”

    宁凡眉头皱的更深,他怎么也想不到,来到这第四层之后。竟连二两上品熔岩心也买不到。

    没有多看斗法台一眼,宁凡对商隆淡淡道,“下品熔岩心,宁某不要。告辞。”

    言罢,宁凡便要借传送阵离去了。

    买不到需要的东西,宁凡也不强求,没有掺和此地麻烦的意思。

    此地买不到。大不了到其他修真星的商阁再买好了。

    商隆见宁凡不要下品熔岩心,微微一叹,却也不说什么。只是歉然一笑。

    便在宁凡即将离去之时,斗法台上变故陡升!

    在那斗法台上,正在斗法的二人,其中一人为白发青年,有着接近渡真中期的修为。

    另一人形如僵尸,周身魔气滔天,身着黑色僧袍,同时渡真初期,修为却逊于白发青年一筹。

    那白发青年与僵尸男子斗法已久,难分胜败,忽然之间,白发青年施展了一式极为诡异的神通,从体内抽出脊椎之骨,充当白骨长鞭,朝僵尸男子狠狠抽去。

    这一抽之下,立刻抽的僵尸男子周身骨骼尽碎,继而连同整个肉身都为之崩溃,轰得一声,炸成无数血肉!

    唯有元神,侥幸未死,显然是白发青年手下留情了。

    “秦宏,你非君某对手,换做你大哥,倒还有几分看头!”白发青年神情冷峻,不屑道。

    “是他!上届墓比排名第九的‘骨之仙君’,君长东!据说上届大比,若不是此人事先遭人暗算,便是获得前三名次也是大有希望之事!”

    斗法台下,一见白发青年神通,一听白发青年言语,立刻便有几名修士惊呼出声,认出了白发青年的身份。

    “他不是君长东本尊,恐怕又是君长东新近修炼出的某具骨之分身,难怪容貌会如此陌生。”商阁大掌柜商隆则目光凝重地言道。

    以他渡真后期的修为,在谈到君长东之时,都颇有几分忌惮。

    而那僵尸男子的元神,在被白发青年一骨鞭毁去肉身后,在认出白发青年的身份之后,立刻露出惊怒之色,

    “君长东!又是你!你竟敢毁我肉身,我大哥定不会放过你!”

    言罢,僵尸男子目光恶狠狠地扫向整个斗法台,复又扫向商隆与宁凡。

    在看到宁凡之时,忽的目光一亮,

    “小辈,肉身借我一战,事后秦某必赏你几千万道晶作为酬谢!”

    言罢,僵尸男子的元神忽然化作点点黑芒消逝。

    骤然之间,宁凡的脚下影子旁边,竟诡异地生出第二个影子来。

    而他的身体,忽然之间便有种失去掌控的感觉。

    至于那第二个影子之内,则忽然生出一个鬼脸,对宁凡颐指气使道,

    “小辈,不要怕,秦某不会对你肉身如何,更不会夺舍!只是你乖乖听话,任秦某驱使你肉身一炷香,之后,有的是你的好处!便是指点你一两种神通,也并非不可能的!”

    秦宏言辞倨傲,他自有倨傲的资格。

    他是东溟八级宗门——缚影宗的守墓者,是堂堂渡真初期的真仙大能。

    在他的眼中,宁凡则只是一个鬼玄小辈。

    对一个小辈,他自以为说话已算是十分客气了。

    宁凡则目光一凛,惊讶于此人神通诡异的同时,也看出了此神通的玄机所在。

    以他天人合一后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秦宏的神通应该是通过操控影子,继而夺取他人肉身掌控权的。

    这秦宏也只是渡真初期而已,还没强到让宁凡无法抗衡的地步。

    宁凡从前并未见过这种控影神通,这才会中了秦宏的控影之术。

    破此术。不难。

    至于被秦宏夺舍的可能性,则完全是零。

    宁凡也不跟秦宏废话,只是法力一震,瞬间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

    继而抬脚一踏,魔火立刻在其脚下散开,朝地面上第二个影子焚去!

    若有万古老怪在此,便能看到,宁凡脚踏的位置,正是这控影术的道法规则所在!

    “控影术被破了!怎么可能!此子明明只是鬼玄而已!”

    秦宏面色一变,二话不说。解去影术,散去了宁凡的第二影,避开了魔火一击。

    他的元神一闪一纵,重新出现在斗法台之上,隔着无数距离,目光震撼地看着宁凡。

    斗法台下的修士,亦是纷纷朝宁凡望去,各自含着不同程度的动容。

    “鬼玄修士竟能破掉缚影宗的控影之术!此子什么来头!”

    由不得这些人不震撼,缚影宗的控影术尤其难缠。在东溟可是名头不小。

    以秦宏渡真初期的修为施展此术,恐怕没有几个渡真初期能避过此术束缚的。

    然而宁凡这仅是鬼玄修为的修士,却轻描淡写破开了秦宏的神通,这怎能不让众人惊讶。

    罗萱美眸异彩一现。再一次打量起宁凡,只是这一次,她的眼中并无任何傲慢,反倒有不少探究之意。

    商阁大掌柜商隆。此刻亦是目光微凝,他看不到规则,看不到宁凡那一脚的玄妙。却隐约能够看出,宁凡那一步踏下,极其不凡。

    那种不凡,超出了他的理解

    宁凡目光微冷,扫了秦宏一眼。

    他不喜被任何人暗算,这秦宏擅自独断,对他施展控影术,犯了他的忌讳。

    若非看在秦宏并无夺舍恶意,只是急于借肉身一战,他必定不会轻饶秦宏的。

    “阁下好手段,听说阁下是为熔岩心而来?”白发青年忽然开口,向着宁凡方向朗朗言道。

    “是又如何!”

    宁凡眉头一皱,望向白发青年。

    他从这白发青年的眼中,看到了感兴趣的神情。

    “拿去!”

    白发青年忽的抛出三个玉盒,三个玉盒化作三道凌厉白光,如惊虹般朝宁凡直掠而来。

    那三个玉盒的封印已被解开,其中散发的气息,依次是中品、上品、极品熔岩心!

    其中,中品、上品熔岩心是他之前买的。

    而极品熔岩心,是他神不知鬼不觉,从商阁大掌柜身上盗走的,此地无人知!

    “极品熔岩心!怎么会在君长东手上!”此地所有修士纷纷大惊。

    “他是什么时候盗走此物的!!!”商隆心中震撼最浓,神念朝储物袋一扫,面色立刻难看之极。

    枉他还是渡真后期修士,是商阁大掌柜,竟会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盗走宝物而不自知。

    三个玉盒朝宁凡疾飞而来,在临近之时,忽然之间,三个玉盒齐齐白芒大现,有如雷霆。

    这雷霆之威相当惊人,便是渡真中期的修士,也未必能一面挡下雷霆一击,一面稳稳接住玉盒!

    要么破雷,要么避雷,总之,想要接住此雷,千难万难。

    “接得下君某的骨雷之术,它们归你!接不下,便早早避开,否则非死即伤!”

    白发青年的声音,忽然传入宁凡耳中,带着几分戏弄意味。

    宁凡目光一凝,心思飞转间,却是不退反进。

    戏弄是么好!这东西,他收下了!

    这一刻,他的目光似可洞穿这玉盒雷霆的道法规则。

    这一刻,宁凡眉心的太素雷星暗暗催动,竟不施展任何神通,直接猛一拂袖,出手如电,探手去抓那三个玉盒。

    他,身为太素雷帝雷之传人,何惧这区区骨雷!

    “空手擒雷!”白发青年的目光骤然一震,再看宁凡之时,已多了几分郑重。

    三个玉盒稳稳落在宁凡手中,滋滋作响的骨雷,竟无法伤及宁凡分毫!

    “告辞!”

    宁凡挥手一抹,抹去三个玉盒的雷霆,收了玉盒,朝白发青年深深看了一眼,继而转身踏入返回第三层的传送阵。

    因为纵地金光的原因,他法力损耗严重,直到此刻,也只恢复了些许而已。两次出手,已将恢复的些许法力又耗空了,再留无意。

    “此人若是参加墓比,必为此届劲敌!”白发青年的眼中,霍地燃起了战火,墓比的诸多守墓者中,能令他露出如此表情的,不超过五人。

    “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厉害的鬼玄,不知此人与罗枭所言的那人,孰强孰弱”

    罗家少主罗萱美眸含惊,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待她回过神之时,宁凡早已离开此地。

    她的心中不无懊恼,若非失神,恐怕有机会上前招揽宁凡一番,拉拢此人为罗家客卿的。

    “失之交臂了呢罢了,罗枭口中的那人,也许不会逊于此人吧”罗萱自我安慰道

    商阁之外,离小小手中拿着三个玉盒,以及原封不动的百亿道晶储物袋,惊讶地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十一两中品熔岩心,七两上品熔岩心,一两极品熔岩心这么多,怎么会这么多!”

    “最重要的是,你买了这么多东西,竟然没花半块道晶?!这根本不可能!我不信,打死我我也不信!”

    “难道说,你,你,你你对我”

    离小小忽然伸出纤纤玉指,指着宁凡的鼻梁,满脸羞红。

    以她的智商,只能想出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宁凡在说谎。

    她不信宁凡买了这么多东西不花一分钱。

    这些东西加起来,价值怕是接近千亿道晶了

    她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宁凡为了讨好她,花了千亿道晶买下了这所有熔岩心,却谎称没花钱,只为让她拿的安心,用的问心无愧。

    “他为了助我修复‘吞天缶’,竟不惜一掷千亿,买来这么多熔岩心”

    “他为了不让我用的心安理得,竟谎称这些熔岩心都是白拿的,没有花钱”

    “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以前还天天降劫劈他来着难道他,真的,喜欢我!!!!!”

    “而且他未免太有钱了吧!那可是价值千亿道晶的熔岩心啊,他送给我都不心疼的嘛!”

    “他简直就是情圣!”

    小丫头脑海中此刻七荤八素,小脸则一路红到了耳根。

    从前心中日日夜夜念叨的宁凡的坏,此刻也统统变作了好。

    一想到自己从前对宁凡的压迫、屡屡降劫,离小小便追悔不已,自责不已。

    “你脸色不太对这种状态,能陪我去神兵湖么?”宁凡目光怪异地看着离小小。

    “能!情圣哥哥,小小这就带你去神兵湖!保证完成任务!”

    离小小信誓旦旦地言罢,立刻摇身一晃,化作了半黑半白的羽妖之身,示意宁凡可以骑上来了。

    宁凡则满头黑线地站在原地。

    他什么时候成情圣了这算是哪门子绰号

    他这辈子什么称号都可能获得,唯独这个称号,基本与他无缘吧,也受之有愧

    他算哪门子情圣,这离小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奇怪东西?

    “怪人”宁凡又一次在心中,给了离小小如此评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