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04章 离小小

    “呃我的东西戳到你了?”

    宁凡目光古怪地看着身下的小丫头,此刻的他压着这小丫头的姿势,确实十分有问题……

    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死死按着小丫头的一对柔嫩皓腕。

    他的鼻息,就隔着一寸距离,不由自主地吹到了小丫头红扑扑的脸蛋上,还能闻到小丫头身上的幽幽体香。

    他的身体,则与某小丫头紧密契合,虽然还隔着彼此的衣物。

    下意识地动了动身体,确实像是戳到了什么柔软之处

    “你——无——耻!!!”

    小丫头羞愤之极,尖叫一声,仅如十一二岁少女般娇小的身体,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的周身现出紫黑色的异芒,狠狠一震之下,形成无边伟力,直接将宁凡向上空震飞,震出了天坑之外。

    宁凡目光忽然一凛,旁人或许察觉不出那紫黑光芒是何物,他却可以察觉。

    那紫黑光芒,正是扶离一族的妖力!只是此刻由小丫头使出,却与法力一般无二,毫无差别。

    扶离一族的气息,更是不含半点。

    “此女果然与我扶离一族大有因缘”

    念及于此,飞出天坑之后,立刻收住飞升之势,踏立于长空之上,二话不说,便将体内扶离祖血之力彻底压制住,以免与这天道道灵之间彼此生出感应。

    与这小丫头认认扶离血脉的打算,宁凡是压根没有。

    在宁凡开来,此女是掌劫仙帝的徒儿,身上又有扶离之力,天知道暴露自己的扶离祖血之后,会不会引来大麻烦

    那天道小丫头一举震飞宁凡,立刻满脸羞愤地跃出天坑。

    抬手一指宁凡,立刻便有一道乌金剑芒传出一声惊人剑啸。在长空之上划出一道乌黑长虹,剑光飘逸完美,当头斩向宁凡。

    这一剑,是小丫头羞愤一击,却也只动用了三分力,并未存重创宁凡之心,只是想略略教训一下宁凡。

    以她如今渡真初期的修为,若非受了天大委屈,也不屑于对宁凡这‘下界修士’动手的。

    此刻小丫头的心情,何止是憋屈。简直是窝火!

    她因为受不了宁凡的屡屡突破、屡屡‘调戏’,故而向帝君娘娘求了恩典,离开了下界天道的岗位,跑去四溟宗混日子。

    哪曾想到,此次随四溟宗雷部执行任务,竟也能遇上这可恶的宁凡!这该死的孽缘!

    遇上也就罢了,竟然还被他堂而皇之地吃了豆腐!

    吃了豆腐也就罢了,自己都让他爬开了,他竟然还继续扭动身体。继续戳,戳,戳

    戳,戳。戳

    戳,戳,戳

    “生死剑,给我斩。斩,斩!”

    小丫头怨妇般的看着宁凡,一勾指。三分威力的乌金宝剑一个闪烁,已直接劈至宁凡天灵三寸处。

    一股凌厉的寒气从剑锋之上传出,便是宁凡都目光微动。

    虽然动容,此剑却也不足以伤他的,何况此剑只发挥了三分威力而已。

    宁凡一个晃身,身化残影,已然出现在千丈之外。

    那剑光立刻调头,复又朝他劈来。

    宁凡抬手朝那剑光一抓,手掌狠狠一握。

    刹那间,那乌金宝剑立刻一颤之下,朝小丫头的方向倒飞而回。

    这一次,小丫头没有继续攻击宁凡了。

    她下意识地接住倒飞而回的乌金宝剑,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凡,精神似受到了莫大冲击。

    “不不是碎虚是鬼玄鬼玄中期”

    “我脱离下界天道道灵的身份,不过百多年,他竟已从一介碎虚,成长到了这一步!”

    宁凡大感好笑地看着天道小丫头,心情并未因那一剑而不悦,反倒极好。

    看到这天道小丫头,他颇有他乡遇故人之感。

    毕竟在宁凡看来,当年他与这天道小丫头虽然起初有些摩擦,后来可是化敌为友了的。甚至这天道小丫头还屡屡馈赠礼物,虽然那些礼物渐渐变得稀奇古怪了

    “嗯?有神念查探过来了”

    宁凡忽的一晃身形,出现在天道小呆瓜身前,袖袍一卷,一圈圈黑火光环立刻出现在二人脚下。

    一瞬间,二人消失于原地,只留下此地一个莫名其妙的天坑。

    这是一处幽静的林地,灵气稀薄,远离修城。

    一般而言,不会有修士来此地逗留,除了在这里悠闲啃八宝糕的呆丫头。

    一般而言,也不会有大能真仙散出神念查探此地,除非发生如下事件:类似于,宁凡以惊世遁光撞上了天目星。类似于,此地发生了真仙级的斗法

    就在宁凡与天道小丫头离开此地之后不久,十来道渡真神念及一道舍空神念扫向了此地天坑。

    待发掘此地只剩一个巨坑、并无那施展遁光的修士之后,诸位老怪纷纷大感可惜。

    他们是天目星修士,本还想细细查探一下,是何方神圣施展出的惊世遁光。

    可惜,宁凡走得太快,他们是缘锵一面了

    数百万里的一片大泽之上,宁凡与天道小丫头齐齐现出身形。

    某个呆丫头直到此刻才回过神,发现自己被拐带到另一处地方了。

    “警觉性真差,被我欺近至身前还在发呆你真的是堂堂仙帝的徒儿,曾经的下界天道么?”宁凡似笑非笑看着小丫头。

    “哼,我的警觉性向来很好!”小丫头不满地瞪了宁凡一眼,嘴上还带着八宝糕的残屑没擦干净。

    平日里,她警觉性极佳,便是苍蝇也飞不到身边的。

    貌似也就这一次在宁凡身边,才如此失态,放松警惕吧宁凡貌似极其特殊,原因么,不明她相信自己是讨厌宁凡的。她是这么相信着的。

    忽然间,小丫头想起来之前还在和宁凡干架来着,二话不说,一把抓起乌金宝剑,又要劈宁凡了。

    “霪贼,看剑!”

    “呃霪贼”

    宁凡大感无语地看着天道小丫头。

    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确实算是霪贼无疑,不过,他真的没对这小丫头做什么吧。

    十一二岁小姑娘的身板,能做什么

    轻抬双指。夹住剑芒,宁凡无奈微笑,“刚才飞遁耗费的法力太多,几乎已到了我如今法力的极限,此刻的我很难调动太多法力斗法。但若你实在想与我切磋,念在我二人过去的交情上,我自会奉陪到底。”

    “过去的交情?谁和你有交情了!我我我”天道小丫头百口莫辩,忽的想起了什么,对宁凡道。

    “对了,你为何可以施展纵地金光?”

    “纵地金光?是指我刚才施展的金色遁虹?”

    一提到之前的遁虹,宁凡立刻目光一凝。

    之前的他,一心借黑魔遁遁行。不知为何,便使出了那种金色遁虹。

    那种金色遁虹的速度,当真是恐怖之极,一瞬便飞过了一个上级星域的距离。

    当然。那金色遁虹对法力的消耗也是极其恐怖的,且貌似还会引起神、妖、魔三种血脉的滚沸

    原来那种遁术,是叫纵地金光么。

    “诶?你不知道纵地金光。就将它施展出来了?”

    天道小丫头看怪物一般看着宁凡,却是不再言语了。

    “你很了解纵地金光,可否给我一些关于此术的情报?”宁凡询问道。

    “纵地金光可是上古失落神通,极少有人知晓,情报更是一字千金,我与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告诉你?哼!”

    小丫头得意地娇哼一声,转身就走。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宁凡一怔,饶是他心智不俗,也无法明白,为何一向对他‘示好’的天道小丫头,这一次要甩他一个冷脸,隐隐还有几分厌烦之意。

    小丫头每走几步,忽的想起了什么,复又走了回来,气哼哼地对宁凡道,

    “对了!赔我八宝糕!你把我的八宝糕压烂了,都不能吃了!”

    “八宝糕?”宁凡微微一怔,依稀记得刚刚掉下来时,确实压坏了一块糕。

    “赔我八宝糕!不赔我,我就跟你拼了!”小丫头挥舞了几下乌金宝剑,示威道。

    宁凡略感好笑的摇摇头,问道,“你想怎么个赔法?”

    “道晶,用道晶赔我!八宝糕可是用八种珍贵灵药制作的!有五十万年的天道参,有四十五万年的紫品芝,有六十二万年份的九曲灵根,除此之外还有”

    小丫头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末了露出肉疼之极的表情看着宁凡,伸出四个手指道,

    “赔我这个数的道晶,从今日起,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她的意思,是让宁凡赔四千万道晶即可。

    毕竟八宝糕的原材料加起来,也不过一千来万道晶而已。

    四千万道晶,不少了。

    宁凡却是误会了小丫头的期望值,想了想,取出一个储物袋,无奈地递给小丫头,“罢了,你的八宝糕确实是我压坏的,赔你些许道晶,倒也应该。”

    “哼,欠债还钱,本就天经地义呀!这,这么多!”

    小丫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储物袋,其中道晶加起来,约莫竟有超过四亿的样子!

    十倍!宁凡竟然赔偿了她十倍道晶!什么是土豪,这便是了!

    “给多了?”宁凡微微诧道。

    “不多,不多。”小丫头做出一本正经的模样,眼角却藏着可爱、柔和的笑意,好似有道晶色的光芒轻轻闪烁着。

    四亿道晶!宁凡竟随手给了她四亿道晶!

    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的小手不住轻颤着。

    看待宁凡的目光,简直也是好感度飙升啊。

    从前看宁凡不顺眼,如今却觉得宁凡真是太顺眼了!

    她作为仙帝徒儿,作为渡真真仙,其实并不缺钱。

    但她偏偏是个财迷!是个守财奴!

    她要钱,也并不是为了花销,仅仅是占据着、观赏着一堆堆道晶。她便会觉得心满意足。

    因为这一点,她经常被人称作小呆子。

    作为修士,守财不用,不是呆子是什么?

    她之所以畏惧小妖女如虎,正是因为曾经被小妖女略施小计立下赌约,骗光了所有道晶,且名义上还欠小妖女好几十亿道晶

    所以每当看到小妖女,她都如避蛇蝎,躲着逃着。没办法呢,她必须躲债不是?

    不过她是个极其有原则的人。绝对不会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原则,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宁凡略感莫名,搞不明白这天道小丫头对自己的态度为何由冷转热了。

    天道小丫头却忽然热切地看着宁凡,扭扭捏捏又极无节操地言道,“宁凡不不不,宁道友,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吃过的那半块八宝糕么,那半块,也还没付钱呢。您还欠我两亿。”

    “那半块也需要付钱?罢了,两亿便两亿吧。”

    对身上有着9100亿道晶的宁凡而言,区区几亿道晶,实在不值一提。

    他挥手再次取出一个装满道晶的储物袋。递给天道小丫头。

    天道小丫头接过储物袋一看,几乎幸福晕了。

    动动嘴,就从宁凡身上坑来了六亿道晶,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赚钱这种事更幸福么!

    幸福是幸福了,不过一看到宁凡一无所知、人畜无害的笑容,小丫头又感到十分内疚。觉得自己很想骗小孩糖葫芦的猥琐大姐姐。

    要知道,她还从未坑过别人钱的,宁凡还是第一个自愿上钩的

    小丫头有些心虚,感觉自己不敢看宁凡眼睛了。

    想了想,收起了乌金宝剑,取出了一份玉简,将自己知晓的所有关于纵地金光的情报悉数刻印在玉简中,送与宁凡,弱弱道,

    “这是关于纵地金光的玉简那个我给你玉简,可不是心虚,也不是内疚,更不是因为骗了你的钱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一把将玉简塞给宁凡,小丫头几乎是落荒而逃。

    宁凡一怔,忽然似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看着小丫头的背影,自语道,“原来是个小财迷有意思只是心太善了,也太迷糊了你不说,我又怎知你是骗了我的钱,心虚内疚了呢。”

    他也不急着看手中玉简,只是再次淡淡取出一个储物袋,其中约莫装着一亿道晶。

    冲着小丫头远逃的背影,人畜无害地一笑道,

    “你的玉简,我貌似不能白要啊,给你一亿道晶如何?”

    “一一亿!这么多!我知道的纵地金光的情报,可只有一点点,远远不值这个价呀!”

    小丫头原本想要逃离的步伐,生生遁止在原地,面红心跳。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离宁凡远点,越远越好。

    但宁凡要给她一亿道晶既然给了,怎么能不拿嘛,那多浪费

    且从内心而言,她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宁凡。不仅不讨厌,被宁凡砸到之时,她竟还有一种窃喜的感觉,那感觉藏的很深,连她自己都未察觉

    “我来天目星,是为了借神兵湖疗养一物,但初来乍到,并不熟悉此地。这样吧,你给我做向导,陪我一起去神兵湖,而我则付给你十亿道晶的佣金,如何?”

    宁凡眼中微芒一闪,淡笑道。

    他并非不熟悉天目星,仅仅是想接近下小丫头,探一探她身上与扶离有关的秘密而已。

    不怕人贪心,最怕人没有弱点,有弱点,就可徐徐图之。

    而这小丫头虽然贪心了些,本性也不坏。

    在宁凡看来,这小丫头就是一个小财迷,心智又有些纯真迷糊,只要稍用手段、道晶,多半能从此女嘴中问出一些有用情报。

    与扶离有关的情报!

    “什什么!陪你一起去神兵湖,就能得到十亿道晶!”小丫头快被接踵而来的幸福砸晕了。

    她本来就要去神兵湖呢,不过是与宁凡同行一下,随便当当向导,就能白拿道晶,太赚了!

    “不过在前往神兵湖之前,我还想逛一逛这天目星上最大的交易城,你不介意带我去吧?”宁凡笑问道,

    “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呢!”小丫头挺着小胸脯,信誓旦旦言道。

    “对了,记得你是叫‘生死’对吧。”宁凡话锋一转,询问道。

    “不,‘生死’是我作为天道道灵时的代号而已。我本无名,但帝君娘娘却赐了我一个名字,叫做‘离小小’,离别的离,大小的小。”

    小丫头几乎有问必答了,收晶特别快,服务自然特别好。

    “离小小这‘离’之一字,莫非是指扶离么”宁凡沉思道。

    片刻之后,宁凡再次取出了十亿道晶,连同之前的一亿,一并给了离小小。

    离小小收起道晶,幸福地合不拢嘴,忽的摇身一晃,化作一头半黑半白的美丽羽妖,扬着喙,展着翼,降落在宁凡身前道,

    “骑上来吧,我变身后飞得很快呢,我这便带你去天目星最大的交易城!”羽妖巨禽热情道。

    “还有骑乘服务么?就因为给你道晶了?”宁凡目光怪异道。

    “呸呸呸!怎么说话的呢!我可从没有载过任何人呢,便是帝君娘娘都不让坐的,谁能有你这般殊荣,坐在我背上。哼!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么!嫌这嫌那的,你不想骑,我还不想给你坐呢。”

    说着,羽妖周身光芒微闪,便要变回人形。

    宁凡一笑,走近跟前,拍了拍羽妖的羽翎,歉然道,

    “抱歉,说错话了。”

    言罢,宁凡一跃而上,盘膝坐在巨禽的脖颈处,倒是看起了关于纵地金光的情报玉简。

    被宁凡一道歉,羽妖有些不适应了,扭扭捏捏不知说什么好,只弱弱说了句‘坐好喔’,便载着宁凡高高飞向天空,朝天目星上最大的交易城——望云城飞去。

    离小小有着渡真初期修为,化为妖形之后,飞遁速度更是极快,甚至比普通渡真中期修士都更胜一筹。

    宁凡骑乘着如此夺人眼球的坐骑,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当他到达望云城之时,一城修士几乎全部仰起脖颈,望着长空中惊人的一幕。

    不少修士更是朝宁凡方向惊呼道,“此人是谁!看他并不像舍空老怪,为何竟有渡真境界的妖兽坐骑!莫不是哪个舍空老怪的后辈弟子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