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03章 唯有烟火知故人

第803章 唯有烟火知故人

    “既然连保命玉简也动用了,老夫今日绝无空手而还的道理,无论如何,都要将你斩杀于此地!”

    言罢,黑衣老者狠狠按碎玉简,立刻便有滚滚黑雾从玉简之中涌出,汇入他的身体。

    在这魔气涌入体内的瞬间,黑衣老者的断臂竟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超速再生。

    下一瞬,魔气在黑衣老者体内狠狠爆发,他狂吼一声,身躯在那魔气滔天的秋风落叶之中,变化成了一个足足有十万丈之巨的牛头巨人,踏空而立!

    这牛头巨人身披魔甲,身上满满都是漆黑乌亮的魔纹,符印。

    在这无数魔纹、符印的催动下,牛头巨人身上不断涌出强横之极的力量。

    那力量有别于法力,赫然竟是古魔一族才拥有的精气!

    然而与宁凡所拥有的真正精气相比,这精气显得极为似是而非。

    “精气么虽然形似,却太过驳杂,不够精纯。这就是四天之上的伪古魔修士么。如此说来,此魔身上的符印,便是伪魔符了,与我的祖魔魔符相比,确实差了太多”宁凡自语道。

    黑衣老者正是一个伪古魔修士,修炼着伪魔符、伪精气,走的却是上古魔族的修行道路。

    在那玉简的加持下,黑衣老者体内精气更是暴涨了数成,这一刻,他所变化的牛头魔身,肉身之强,几乎可防御任何渡真初期的神通攻击,毫发无损。

    这一刻,牛头巨人的眼中,爆射中浓浓的自信光芒。

    他已动用了保命玉简,催动了牛头魔身,便是渡真中期都可一战,决不信宁凡可斩杀自己!

    一股贪婪之意忽的出现在牛头巨人双目之中,化作浓浓的杀机。

    他大手一抓。无穷无尽的精气在其手中凝成一柄开天魔斧,目露凶芒,一斧朝着身前无穷无尽的萧萧落叶劈去,其力惊世,只一斧,便将长空斩碎出一道狰狞裂缝,更将万叶萧萧一击而散。

    又一斧,朝着宁凡方向全力劈下,瞬息间,竟连续劈下十二斧。这些斧芒劈出之后。竟瞬息消失。

    下一瞬,宁凡周身四方,天地忽地撕开十二个裂缝,每一道裂缝之中,都有一道足以重创普通渡真的斧芒狠狠斩出,骤然临身!

    “只要斩杀了此人,家主必定重赏于我,便是赐予更强的神通玉简,也并非不可能的!此子。必须死!”

    牛头巨人魔笑冲天,他强大的古魔气势,震惊了整个灵台星的魔兽。

    柯龙、刘周面色大变,一面飞速撤离内围战场。一面目露忧色地望着飞来峰方向。

    以他们的微末修为,自然远远看不出黑衣老者的境界。

    但他们却能感受到那十二道斧芒的凶悍,蕴含着毫不掩饰的道力!

    “此人绝对是一名真仙,是与宁前辈这等命仙截然不同的存在!此人是何时来到我灵台星的?又是为何会对宁前辈出手?宁前辈。能否逃过这一劫”二人的眼中,竟都有几分对宁凡的担忧。

    整个天地之间,好似只剩那十二道天地裂缝。只剩那十二道惊世斧芒。

    宁凡立在飞来峰之上,面对重重斧芒,没有展开任何防御,只是略微抬指,天地间再一次出现数之不尽的萧萧叶影,再一次秋风起!

    这一次的秋风,白芒全部隐去,而漫天落叶则变得更为漆黑如墨。

    这风,是宁凡的一生道念。

    这叶,是宁凡的一生魔念。

    道魔相合,便是执!

    道起,魔散。

    风起,叶灭。

    此术有别于风烟、风雪二术,是此时此刻,最为契合他道念的神通!

    天地间,忽然失去了所有声响,便是斧芒凌厉破空之声也全都消失,只剩下风声!

    万叶在长空之上生灭,西风带着落叶的灰烬,卷向了十二道斧芒!

    这十二道斧芒,每一道都足以重创寻常渡真,十二道斧芒合一,便是宁凡倾尽三花聚顶的防御,也未必能完全防御。

    然而随着西风吹过,十二道斧芒好似受到了莫大冲击,那冲击,来源于大道的本身!

    在那西风之中,十二道斧芒中蕴含的道力全部消亡,随即,斧芒砰砰连响,在长空中爆散成无数光点消逝,激其了猎猎狂风。

    狂风之中,宁凡墨发狂舞,目光却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那冰冷,是斩过舍空、碎念之后,遗留下的惊世煞气!

    牛头巨人惊骇之极地看着宁凡,只与宁凡目光交汇的瞬间,竟已被煞气侵蚀入体,精气流动为之一乱。

    而更令他震惊的,便是宁凡这一式秋风扫落叶的神通,威能竟在他的估算之上!

    “你想杀我,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我看你如叶,我道如为西风,则风起,叶灭!”

    随着宁凡一言出,天地间在此生出无边落叶,无尽秋风。

    这种言令道改的神通,仍是言出法随!

    宁凡冷冷看着牛头巨人,他的目光一霎闪过青芒。

    一瞬间,牛头巨人的周身立刻出现成千上万的漆黑落叶,在秋风生起的瞬间,所有落叶化作飞灰消散。

    与落叶一并消散的,还有牛头巨人的身体!

    他的斧,他的血肉,在一瞬间消亡,化作滋滋作响的魔气消散,瞬间只剩下一个十万丈之巨的巨大骨架!

    他甚至来不及露出惊愕的表情,双目便化作了灰烬。

    他的元神甚至来不及逃脱,便感受到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侵入身心,将他的灵魂、道念全部抹杀,零落成灰!

    他有一句话想要说,却再无法开口,便永远埋藏于心。

    “世间怎会有如此可怕的鬼玄果然,家主是对的,此子是不能留的,不能留给战王罗家,只是来杀此子的。不该是我”

    在他血肉化为灰烬后,其留存下的巨大骨架,亦开始成片消散成灰。

    骨灰洒向整个斜月山内围,被秋风一卷,却又全部消散了。

    便是其储物袋,都在这秋风之中彻底灰飞烟灭

    “堂堂真仙,竟被宁前辈的新创神通一击击杀,这,这”

    一股浓浓的震撼在柯龙、刘周二人心头升起,更在不少查探到此地大战的灵台星强者心头升起!

    鬼玄中期。斩真仙!这种惊世战绩若是传出,整个东溟星域都将轰动,宁凡之名也将一夜之间,为无数真仙级老怪所重视!

    可惜灵台星附近并无大能观战,本土修士又从不离开此星,恐怕这惊世战绩,会罕有人知晓了

    二人思忖大战已然结束,正欲前往飞来峰拜会宁凡,还未遁近。便听到一道斥令传入耳中。

    “退下!未得宁某传唤,任何进入斜月山内围的修士,杀无赦!”

    这一道命令蕴含着凛冽杀机,正是宁凡所发出。

    二人一听此令。立刻浑身一凛,不敢多留此地,一遁之下,离开了斜月山内围。

    秋风渐渐平息。落叶齐齐消散。

    宁凡立在飞来峰之巅,在遣退刘周、柯龙二人后,二话不说。一遁进入玄阴界。

    在进入玄阴界的瞬间,他的脸色霍地苍白如纸,咳血倒地。

    “此术才刚刚创出,还未修尽所有瑕疵,便用于实战,实在是有些勉强了。会有如此反噬,也是理所当然吧”

    宁凡苦笑一声,就地盘膝而坐,服下丹药,又向天一指,召出八万三千颗黑星,开始疗伤。

    这新创神通,大致轮廓已然定型,但还有不少瑕疵需要修改。

    尤其是此术威力太大,宁凡还未能彻底掌控,才会伤人伤己。

    那黑衣老者来者不善,蛰伏多日,暴露之后更口出狂言,欲杀宁凡。

    宁凡本想擒下此人元神,搜魂灭忆,看看此人为何对自己动杀心。

    最不济,也要缴获此人储物袋,从中找出此人身份信物,判断此人来历。

    可惜,新创神通威能太过,直接将此人的一切化作飞灰,半点线索也未落下。

    “我唯一知晓的,便是这名老者的相貌,修为,以及他执意杀我的决心,除此之外,便连他是否为东溟修士也无法确定何况相貌还可以伪装,那老者杀我之时,似乎事先服过易容丹药,是怕别人看到杀我一事、暴露身份么想查出此人真实身份,怕是很难”

    念及于此,宁凡眉头不由一皱。

    他在东天仇家不少,其中能派出渡真杀手的势力,也不在少数。

    但能知晓他在东溟灵台的势力,怕根本没有几个吧。

    宁凡的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之前来到灵台星的那一队刑阁修士。

    这黑衣杀手,怕极有可能是那队刑阁修士之中某一人引来的,便是罗枭,也不能排除嫌疑

    “此人杀我不成,也许还会有后续杀手出现,到时候若有擒下一人,搜魂灭忆,一切真相自然全部知晓。”

    “此事姑且不谈,倒是这新创神通,威能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

    宁凡眼中精芒一闪,仅凭这尚有瑕疵的神通,便能一指灭杀牛头化的黑衣老者,这战绩,让他十分满意。

    须知那牛头化之后的老者,可绝对不弱于渡真中期老怪的。

    这新创神通,威能犹在执天印之上!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这一式神通,便以‘西风之术’命名好了昨夜西风凋碧树”

    宁凡闭上眼,一面回想着施展神通灭杀黑衣老者的一幕幕,一面疗养着伤势。

    数日之后,宁凡伤势痊愈,离开玄阴界。

    这一日,他召见了刘周、柯龙二人,待听闻二人决定让灵台星玄修魔族休战万年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了,你二人可知,这东溟星域之上,哪里有适合修士夺舍的古尸出售?又是否有人,擅长修复第二步傀儡的?”宁凡忽的对刘、柯二人询问道。

    “适合修士夺舍的古尸?”刘周目光微微一震,却也不敢多问宁凡寻尸为的是什么。

    他略略一想。似在回忆,片刻之后对宁凡答道,“我灵台星之上便封印着一具古尸,是前代星主寻获,据说是一具人玄命仙的尸身,极其适合修士夺舍。前代星主战死,此尸仍封印于星主原先的地底宫殿之中。前辈若需要,晚辈可即刻取来此尸,供前辈使用。”

    柯龙则言道,“晚辈修为浅薄。不知有哪个大能前辈擅长修复第二步傀儡,却知距离灵台星最近的一颗上级修真星上,有一座先天灵湖,湖水可修复一切法宝、傀儡,十分玄妙。”

    言罢,柯龙将关于此湖的情报悉数刻印在玉简之中,交给宁凡。

    宁凡看罢此玉简,没有多说什么,遣退了二人。

    数个时辰之后。刘周亲自送来一具古棺,古棺之中,陈列着一个中年男子之尸。

    刘周没有多问宁凡为何需要此尸,送尸之后便即刻告退。

    飞来峰洞府之中。宁凡看着棺中尸身,满意地点点头。

    魔功之中有一类夺舍魔功,可夺取他人肉身,借此重生。

    对夺舍魔功的修炼者而言。肉身也有三六九等的区分,有些适宜夺舍,成功率极大。有些则不适宜夺舍。

    眼前这一具尸身,便极其适宜修士夺舍。

    这具尸身,是为失去肉身的血空子准备的。

    宁凡拂袖一招,取出封印着的血空子元神。

    在他无数灵药的滋润下,血空子的元神早已伤势痊愈,却仍在昏迷。

    这血空子的元神,早已被宁凡抹去部分记忆。

    他屡次救下血空子,并送他一具肉身夺舍,已经还清了当年的些许恩惠。

    他抹消血空子部分记忆,也是为了不暴露他与森罗相处的任何情报。

    随着宁凡解开封印,血空子昏迷的元神渐渐苏醒。

    当血空子发现自己并非陨落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奇怪!我记得是被一个可怕之极的魔头捉了,毁了肉身,为何竟未死去”

    当血空子看到眼前的宁凡之时,不由得目光一震。

    “宁道友,是你救了我么!你也从流沙大劫中逃出来了么!”

    “嗯,侥幸逃出来了,顺便把你救出来了。你肉身已毁,这一具肉身送与你夺舍。夺舍功法,你应该会吧?”宁凡淡淡道。

    “会,自然是会的!好一具命仙之尸,此尸生前,多半是一位人玄巅峰的命仙!若以此尸夺舍重生,对我而言,好处不小!”

    血空子满面喜色,立刻谢过宁凡。

    又询问起宁凡如何相救的具体过程,宁凡却是笑而不谈,只言道,

    “血道友,此尸我送给你了,你便暂且在此星开辟一座洞府,完成夺舍吧。”

    言罢,却又送了血空子一个储物袋,里面有些许道晶、丹药、法宝。

    血空子自是感激不已,问明了此地竟是东溟星域的灵台星,又得知宁凡竟是这灵台星的星主,想了想,言道,

    “我血空子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道友屡次救我于必死,大恩不言谢。从今日起,我血空子愿意留在灵台星,成为道友众多属下的一人,为道友看护此星!”

    他态度坚决,仿佛不如此不足以报答宁凡屡次救命之恩一般。

    宁凡深深看了血空子一眼,点点头,应了下来。

    最终,血空子在斜月山外围开辟了洞府,开始完成其夺舍重生的大事。

    此事自然引起了柯龙、刘周等强者的震惊。

    他们很难想象,宁凡抬手间便召来了一个命仙属下,坐镇灵台。

    宁凡寻找古尸,是为了令血空子夺舍。

    他询问修复傀儡一事,则是为了修复在流沙大劫中损伤的古魔傀儡。

    古魔傀儡是舍空级傀儡,是宁凡一大依仗。

    宁凡与罗枭约定,同意成为罗家客卿,待日后前往罗家,会正式得到罗家的客卿令信及后续战神诀功法。

    如今被黑衣老者暗杀,宁凡在弄不清杀手目的之前,不敢对罗家掉以轻心。

    他决定在前往罗家之前,修复傀儡。多一层自保之力也是好的。

    在柯龙交给他的玉简之中,记录着关于天目星的诸多情报。

    天目星是一颗上级修真星,星上有一湖泊,名为神兵湖。

    此湖玄妙之极,可修复先天之下的一切法宝、道兵、傀儡,隶属神空阵营的势力管辖。

    “待此星事了,便前往天目星修复傀儡,而后前往罗家!”

    宁凡目光忽然变得怅然。

    在开启天人第一门之后,他永久进入天人合一第一境界,对道法的感知变得敏锐异常。

    他看着灵台星的天空。目光幽深,洞穿至极远处的无垠虚空。

    距离森罗之乱,已过去很久了。

    但森罗疯狂而执着的道法气息,却仍有些许,残留在东溟星域内,经久不散。

    他的执,让宁凡动容。

    更让宁凡动容的,却是森罗死后,被他一心救活的女子遗忘。

    “森罗舍弃一切。只为救其心中挚爱这世间,有的人愿意为了一万人舍弃一人,持着大局观念,即便那一人是心中最爱;有的人。则不惜为了一个人,杀尽一万人森罗的选择,是后者。”

    “一个人的性命,与一万人的性命。究竟孰轻孰重?一个国家的兴亡,与一万个国家的兴亡,究竟孰轻孰重?为了一个人杀戮一万人的人。终究很少。但为了一国攻打万国的人,却大有人在爱一人而舍万人,是自私爱一国而灭万国,却被人看做是大义,为人称颂,这是为何?”

    “这一点我没有完美答案,只隐隐觉得,也许杀一人和杀一万人,都是错的。但若让我去选,若那一个人偏偏是我最为在乎的人,也许,我会选择森罗的路”

    “森罗为祸东天,杀戮无数,便是我与阿慈,都险些死于森罗之手这世间所有人都该憎恨森罗,只有森罗所救的那个女人,最该记住森罗的好然而那个女人,却将森罗遗忘。她是唯一一个将森罗遗忘的人”

    “付出有时候得不到回报,明知如此还要为之,这便是执。”

    宁凡扫去眼中怅然之色,在飞来峰之巅立刻一座空坟。

    墓碑之上,则写着一句话,算是对墓主人的一番告慰。

    ‘烟花已矣,君当瞑目。’

    这空坟,算是宁凡为森罗所立。

    森罗终究带给宁凡不少好处,更治好了小妖女体内的虚空之毒,从这一点来看,宁凡为森罗搭一座空坟,当做瞑目之地,也不为过。

    一连七日,宁凡日日会来坟前,为森罗燃一炷香火。

    第八日,宁凡对柯龙、刘周等人一番嘱咐后,遁光一闪,离开了灵台星。

    血空子没有相送,他正在洞府之内完成夺舍一事。

    此事正是夺舍关键时刻,但当血空子察觉到宁凡离去之时,仍是停下夺舍之事,元神小手抱拳,朝着宁凡离去方向一拜。

    “道友大恩,血某此生不忘,必以命相报!”

    他的态度如此决然,因为他虽不是什么好人,却最为重视恩义二字

    宁凡手持东溟星域的星盘,直奔天目星方向疾驰而去。

    这星盘,却是罗枭相赠。

    天目星距离灵台星极为遥远,几乎隔着一个上级星域的距离。

    对于一些碎虚修士而言,这等距离唯有借助星空传送阵移动了。

    但对于宁凡这等命仙修士而言,这点距离算不上什么。

    宁凡没有使用血莲灵装飞遁,此刻的他,脚踏虚空而行,每一步点下,脚下都会生出黑火波纹,身体都会瞬间飞遁出无数距离。

    偶尔有一些碎虚修士与宁凡擦肩而过,察觉到宁凡一闪而逝的遁术,纷纷大吃一惊。

    待宁凡远去之后,方才稍稍平复了惊容。

    宁凡所施展的神通,是黑魔遁,以此法飞遁,几乎没有任何命仙可以追上宁凡。

    而现如今,宁凡永久开启了天人合一的状态,对黑魔遁的领悟不由得加深了许多。

    每一次施展黑魔遁,消耗的法力都在减少。飞遁的距离却在增加。

    天人合一下的宁凡,对黑魔遁的领悟程度,正在以恐怖速度提升着。

    “我身为黑魔派掌门,若不将此术修至最高境界,岂不是辜负了师尊一番苦心。只是我怎么生出了一种怪异之感,这黑魔遁瞬移距离越提升,便与那个神通越为接近”

    宁凡的目光渐渐开始凝重。

    这一刻,浮现在他脑海中的,是药宗宗主魏无知每一次飞遁时的模样。

    魏无知精通一种神通,名为缩地成寸。

    缩地成寸是一种极其高深的飞遁神通。精通此术的修士,可在一步之下直接飞过一整片中级星域。

    这是一种真仙之上的修士才有资格掌握的遁术,但能掌握此术的真仙却并不多,只因此遁术极其考验悟性。

    老魔会,药宗宗主也会,而宁凡一路走来所遇到的其他渡真期真仙,并无任何人修成此术

    “师尊说过,若将黑魔遁修至极致,便有资格修得缩地成寸只是为何我总觉得。我这黑魔遁的修炼方向,已偏离了缩地成寸的范畴”

    宁凡的目光越来越凝重,随着黑魔遁的领悟不断提高,他体内的神血、魔血、妖血。皆开始出现滚沸之感。

    某一个瞬间,他体内的三种血脉忽的好似燃烧一般,而他的体表,竟出现极为璀璨的万道金光。身上渐渐覆盖上了金色火焰!

    他的法力好似要在一瞬间燃尽,他化作了一道璀璨金虹,在星空之中一闪而逝。只一瞬间,便几乎横穿了一整个上级星域的距离,来到了天目星的跟前,并一头朝着天目星狠狠撞去!

    这一路之上,有数千修真星,其中不乏中级修真星。

    那金虹太快,快到这一路上无数老怪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人能捕捉到那道金光,看清那金光是何物。

    唯一能感受到的,是那金虹的速度恐怖!

    无数老怪纷纷望天而惊,心道莫不是哪个万古级别的老怪从此地飞过了不成?否则为何会有速度如此惊世骇俗的金色遁虹出现?

    “那金色闪光,究竟是哪个万古老怪所留”无数碎虚、命仙,都在反复猜测着这遁光主人的身份。

    天目星之上,尚还无人感受到宁凡遁虹的到来,除了一个正在啃八宝糕的白衣小丫头。

    她是此星之上,第一个感受到宁凡遁光来临的修士,这一切,与她曾为掌劫仙帝徒儿大有关系。

    “纵纵地金光!是谁!竟会帝君娘娘才会的上古失落神通!”

    小丫头大吃一惊,不由得抬头望向天空,正看到一道璀璨之极的金虹一头朝自己撞来。

    那金虹的主人,竟然是她降了无数次天劫都没劈死的宁凡!

    “你,你怎么会”

    话未说完,她已痛呼一声,被宁凡的遁光狠狠砸至地底万丈之下,生生在天目星之上,砸出一个巨大天坑

    “这要有多低的几率,才能砸中我啊他绝对是故意的!他这是赤果果的报复!”小丫头欲哭无泪地想道。

    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身体,却是怎么也推不动

    “孽缘么”

    宁凡眉头挑了挑,看着身下压着的绵软小丫头,大感造化奇妙。

    “要有多低的几率,才能在遁光失控后,恰好砸中一个垫背之人且这垫背,竟还是认识的这就是缘分么有意思”

    “有意思个大头鬼,你快起来!你的东西戳到我了!”天道道灵羞愤地咆哮道。

    至于她之前啃的八宝糕,早已经被宁凡压成粑粑了。

    (这一更7000字,补昨天夜里的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