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92章 那高悬的头颅!

第792章 那高悬的头颅!

    这一步步走向宁凡的小丫头,正是当年为宁凡降劫的下界天道道灵。

    以宁凡如今阅历,也或多或少知晓,四天九界的天道降劫一事,可被某个大帝稍稍干预,左右四天九界的天道劫数。

    那位可设置天道道灵、干预天劫的大帝,出身于南天仙界紫府学宫,名为掌劫大帝,据说是一名女帝。

    因为此帝掌着劫数,故而四天之内不少万古之上的老怪难敌天劫之时,都会向此帝求助。

    也因如此,此帝人脉极佳,交友遍布四天,为无数强者所敬重,名声亦传得颇广。

    以宁凡的信息渠道,偶尔也能听闻些许掌劫仙帝的情报,说是此帝又帮某某老怪延缓了劫数。

    说起来,宁凡曾从天道环影之中,听到过掌劫大帝的声音,与这白衣小丫头则算是邂逅了数次了。

    他曾夺过这小丫头的天道傀儡,也曾与这小丫头化干戈为玉帛。

    如今在东天之上重逢曾为自己降劫的天道道灵,宁凡心中自有一番时过境迁的感慨,却知此时不是感慨之时。

    在宁凡的记忆里,眼前的白衣小丫头向自己数次‘示好’,馈赠各种糕点、绣鞋、肚兜他对此女自然早已没了敌意。

    若非此时此刻情形特殊,他正带着鬼面,等待完成森罗交待的任务,多半是十分乐意与这小丫头打个招呼的。

    如今却是不行,他当着不少修士展露了先天鬼面,若是撤掉鬼面,无形之中却是暴露了真实修为与容貌身份。

    最让宁凡在意的,还是此女身上的扶离气息,以及之前感应到的怪异感觉。

    宁凡修有窃言术,可窥探女子心事,就在之前,面对此女。他竟生出心声被窥探的感觉。

    直到他催动阴阳锁守心,那感觉才消失。毕竟阴阳锁也有窥言问心的神通,相互之间倒可抵消。

    当他刻意催动窃言术窥探小丫头心声,却发现对方体内设有强大封印,根本无法窥探此女任何心事

    “此时倒是不能以真容与此女相见了呢不过想不到,当年被我一剑惊退的天道道灵,真实修为竟并非碎虚。而是渡真境界想必她作为天道道灵之时,修为是被封印了的。能掌管一界天道,修为若低了,怕也是办不到的。只是此女身上为何有如此之强的扶离气息若我感知不差,她的身上应该并不扶离妖血存在才对。”

    “她不是扶离,但却与扶离一族有某种因缘”

    宁凡心思飞转间。白衣小丫头已行至他三丈开外,止步于此,神色同样略有些吃惊,

    当她渐渐靠近宁凡之时,体内被封印的扶离气息,竟有沸腾之感,似在激动。让她大感莫名!

    而她向来得意的问心之术,竟再也无法感知宁凡的心声!

    须知以她的修为,修成了问心术这一绝学神通之后,舍空之下的修士,几乎无人可抵挡她问心术的。

    一瞬间,小丫头心中有了论断,猜测宁凡起码是一名舍空老怪。

    没办法,以她的眼力。看不破先天鬼面的强大,若能看破,多半还要更加高估宁凡修为的。

    “让你摘除鬼面,露真容给我看看,为何不摘?难道是嫌我不过渡真修为,没有资格看看你的真容么?还是你丑地不敢以真容见人呢?”小丫头啃了一口八宝糕,凛然不惧地对宁凡言道。

    她虽猜测宁凡是舍空老怪。却并不害怕宁凡的。

    她是掌劫帝手下的天道道灵,因劫帝特殊身份,结交甚广,她平日也见过不少厉害老怪。那些老怪一个个对她颇为和善,便是四溟宗之内的一些老怪,也对她颇为客气。

    一些活了数十万年的渡真老怪,甚至按照此女喜好,称呼此女为‘姐姐’,时常哄她开心。

    舍空老怪她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不怕了。

    且她体内的扶离气息因宁凡而乱,想看宁凡真容的心不由得更为强烈。

    宁凡却不可能如此女心愿,摘除鬼面示人的。

    他与此女也算颇有因缘,但此刻,却没打算与此女过多牵扯。

    正欲出言对此女说些什么,将此女暂时遣退,身旁的小妖女倒是抢先开口,笑眯眯地对白衣小丫头言道,

    “小呆子,千年未见,胆子变大了啊,见到你萧姐姐,竟也不知打一声招呼了。”

    言下之意,这小妖女竟与那天道小丫头是熟识一般,这倒是让宁凡微微一怔,想要说的话生生咽下。

    那白衣小丫头本只关注着宁凡,并未看到宁凡身旁的小妖女。

    此时忽地听到小妖女的声音,忙向她看去,这一看,竟露出慌张的神情,下意识地就向后退了半步,弱弱道,

    “阿阿慈姐姐,你怎么也在此地,我不是故意不和你打招呼的我刚刚没看到你在这里,若看到了,就不过来了”

    这堂堂渡真修为的白衣道灵,见到小妖女,竟好似十分害怕,偏偏她对小妖女的称呼,又似极为亲近,这可大大出乎宁凡的预料,不由得好奇地揣测起二女的关系。

    “呵,我可是神虚少主,在神虚出现有什么好奇怪么,倒是你,好好地天道道灵不做,怎又跑去四溟宗捣乱了,莫非你,想我了?所以才重返四天,前来与我相见么。”

    小妖女嘴角微微一抿,似笑非笑,颇有几分邪恶味道。

    那白衣小丫头闻言,连忙摇头道,“我才不会想你”

    言罢觉得此言大大不妥,匆匆改口道,“不不不,我是不敢想你也不是,我是哪敢不想你”

    “你还是这般有趣,不要怕,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若无事,便留在此地,与我叙叙话。”

    小妖女话未说完。那白衣小丫头却是小手一抖,啃了一半的八宝糕险些掉落,弱弱道,

    “阿慈姐姐,我还有守护光海的任务在身,没有时间与你叙话我先走了!”

    言罢,白衣小丫头如避虎狼一般。竟二话不说,直接遁离此地,去驱赶其他修士去了。

    她虽好奇宁凡身上有何玄机,竟能令她扶离气息一乱,却因惧怕小妖女,而不继续查探宁凡。

    待此女走后。宁凡略有好奇地问道,“你与此女相识?”

    “她曾是下界天道的道灵之一,还有一个身份,是掌劫仙帝的徒儿。我因某事,曾随虚空大帝前往南天紫府,与此女见过一次,发生了些许小事。故而此女修为虽高,却畏我如虎,极为有趣”

    “你对她做过什么,她竟如此惧怕你?”宁凡诧异道。

    “秘密”小妖女嘴角一勾,笑容颇有些邪恶。

    忽的又对宁凡笑眯眯道,“这小呆子想看你真容,我帮你赶走了她,你如何谢我?”

    “口不对心。你是怕我对她出手吧放心,我与她也算旧识,不会对她如何。”

    “是么”

    小妖女大有深意地看着宁凡,不知在想些什么。

    森罗、萧家族长带给她的一切触动,因白衣小丫头的出现,而稍稍平息,变作其它情绪。

    宁凡目光幽深地望向远处光海战场。就在那片战场之上,森罗正与十二名仙帝苦战,怕是凶多吉少了

    东天诸帝出手,连四溟宗都介入。如此级别的战场,对宁凡而言还太早,非他可踏入。

    光海之中的大战,持续了七日。

    七日间,战场内不断传出浩瀚的法术余波,虽被光海壁障挡去,仍有巨大的轰响,惊得不少东天老怪、四溟修士骇然色变。

    亦有不少东天老怪闻森罗被困,不断赶赴此地。

    有此地交战诸帝的属下,亦有其他修士,隶属东天各个势力。

    此地除了神虚群修,四溟群修,更有东天数百万群修聚集!

    甚至在此地,宁凡还看到名同样带着鬼面的修士,应是杀戮殿鬼面杀手,在此地悄悄刻印着情报玉简,向杀戮殿传送着情报。

    待见得宁凡佩戴鬼面后,这些人多是目光微变,却没有过来攀谈。

    “连杀戮殿的人都出现在此地了么”宁凡沉吟道。

    森罗被十二名大帝困住,此事牵动了整个东天仙界的神经。

    无数人关注着此地战局,不可否认,森罗是强大的,是成功的,他让整个东天都畏惧了他的魔名。

    七日过去,光海之中的斗法波动渐渐减小,想来十二帝与森罗胜负已分。

    第八日,光海之上的无数光墙忽然尽数爆炸、粉碎!

    四溟宗百万修士一惊之下,立刻匆匆退后,试图避开那光墙爆裂的波动,仍有少数人死在波动下。

    光墙一碎,十二帝与森罗的身影,不由得再一次出现在群修眼前!

    此时此刻,十二帝中有四人肉身毁灭,余者也尽皆身负重创。

    另一边,森罗则已然战死,肉身毁灭,元神粉碎,人头高悬!

    他的人头,双目流着黑血紧闭,高悬在一个金色光柱之上!

    在他的人头下方,破灭兽身负重创,伏在地上奄奄一息,望着森罗的人头,兽瞳不忍。

    森罗终是败了,他纵然再强,也非十二名大帝的对手,毕竟这十二名大帝之中,甚至有两名万古第九劫的四溟大帝!

    当然,他败亡最主要的原因,是不舍得动用为数不多的流沙光阴之力,合出轮回

    否则,他纵然不敌十二帝,凭手中剩余的轮回之力,仍能斩杀数名低阶仙帝,而后才败亡的

    “森罗老魔死了!好,好!”无数神虚修士、东天修士纷纷欢呼起来。

    在他们看来,森罗一日不死,东天一日不宁!

    这些欢呼的修士之中,并无万古之上的修士!

    那十二名大帝,也无人露出欢欣之色,相反,一个个神情尽皆凝重、忌惮之极!

    “森罗未死!”

    宁凡的眼中爆射出精芒,他修过轮回之力,感悟虽然低微。却依稀可感知,森罗高悬的人头之内,有着近乎恐怖的轮回之力流动着!

    这股轮回之力,甚至比之前始圣之环蕴含的力量还要更强一倍,更有着质的不同!

    之前的轮回之力,是森罗强行以流沙光阴之力融入虚空大道,彼此时空交缠。虚真剥离,生死相随,轮回故成。

    此刻的轮回之力,是森罗死后成形,有这森罗百死不悔的执着。

    而因为森罗已死,无形之中却是令得取巧合出的轮回之力开始补全。开始完整。

    森罗死了,但他的头颅却还活着!宁凡如此深信着!

    有一件事,是宁凡所不知的。

    第三步修士,又名圣人,有一个最为恐怖的地方,便是难灭!

    圣人纵然元神毁灭,性命陨落。然而只要残躯尚在,残道尚存,那残躯,便也可战至最后一刻!

    纵然鲜血洒尽,纵然肢体不全,只要残念尚在,仍可一战到底!

    此刻的森罗便处于这种情形,也是他刻意达到的一种境界。

    他战至最后一刻。只剩一头,终于陨落,却是不惧!

    他的目的,便就是如此,以最后的残躯,发挥最终补全的轮回力量!

    这其中的关键,此时的宁凡无法尽数看破。却获得了莫大感悟。

    这所有感悟,尽与轮回有关!

    在无数神虚修士、东天老怪庆贺森罗陨落之时,森罗高悬的人头,睁开了空洞的双目!

    那空洞的双目。忽地变得灵动,变得疯狂,变得执着!

    这头颅之内已无任何生命迹象,却有着让任何人为之战栗的气势!

    无人知,这一刻的森罗虽死,但这一人头,却是真正的圣人头颅!

    这是森罗的最初目的,他做到了!

    “千雨,我要让你重新睁开眼,看一场繁花似锦,即便我只剩一头,又有何妨!更有何惧!”

    “吼!!!”

    无边的血焰,从森罗人头之下疯狂散出!

    惊天的魔吼,从森罗口中骤然惊闻!

    这一刻,森罗的头颅高高飞起!

    这一刻,一股令十二名大帝齐齐色变的血色光圈,骤然朝天地散开!

    那是森罗的死后魔吼,蕴含的残念之深,更是生前无数倍!

    那血色光圈之中蕴含的杀机,足以令四名失去肉身的大帝直接陨落,令其余仙帝重伤垂死!

    那股力量疯狂散开,令得十二名大帝齐齐色变,疯狂后退。

    但诡异的是,血色音圈散至一定距离后,忽的不再移动,生生固定在星河之上!

    这血色音圈没有继续攻击十二帝,但任何踏入音圈范围的修士,或试图攻击森罗头颅的修士,都会被这音圈攻击!

    十二帝中,无人可挡此音圈威能,无人敢踏入音圈范围!

    音圈之内,只有镇天钟裂痕密布,悬浮星河;只有破灭兽奄奄一息;只有森罗头颅寂静悬浮。

    这一刻,天地之间,仿若只剩那高悬的头颅!

    森罗双目狠戾地怒视镇天钟,终于,再无人可阻他毁钟救人!

    终于,终于!

    他仅存的头颅,忽的魔芒大现,疯狂着,怒吼着,咆哮着,用仅存的头颅,狠狠撞向镇天钟!

    无法形容这一撞之力,便是音圈外、万古九劫修为的两名四溟宗大帝,也被这一撞之力惊得面色大变!

    在他们的眼中,这一撞虽然看似寻常,但其巨力却早已超出第二步的范畴,任何第二步修士都无法接下这一撞之力的!

    这一撞,镇天钟之上的裂痕,立刻疯狂延伸,几乎有六分之一的钟体直接损毁,化作成千上万金色残片,朝四面八方的星空落下!

    这一撞,引起镇天钟更为剧烈的反震,化作滚滚钟音,朝森罗头颅反震而回。

    立刻,森罗的头颅鲜血直流,但眼中却无任何痛色。

    他已死,如何知痛!

    镇天钟已毁六分之一,他的眼中魔芒一变,轮回之力如水狂泻!

    镇天钟已毁去一些,千雨的残道,正一点点从钟内流出。

    一道道虚影在森罗轮回之力的操控下,飞出镇天钟,有飞禽走兽,有法宝神通,有人有仙。

    但凡死在镇天钟下的生灵,毁在镇天钟下的秘宝,有道者,残道皆留下了些许,寄于钟内。

    在那些虚影之中,忽有一名目光空洞的女子虚影,吸引了森罗所有目光!

    此时此刻,森罗只想做一件事情,那便是以头颅之内所有轮回之力,复活这名女子的残道虚影,令她重生于东天!

    因为,她就是他的唯一挚爱!

    那一年,我立于万敌之前,

    不求胜败,

    只为握紧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走遍十万星河,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日,我头颅高悬,

    心中却是坦然一片。

    千雨,醒来!

    千雨,醒来!!!

    “吼!”

    那高悬的头颅,再一次发出惊天魔吼。

    这一次吼声所蕴含的道蕴,与之前完全不同!

    不是杀戮,而是救赎,不只思念,更有执着!

    (1/2)回家晚了,但更新会有,今夜争取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