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90章 九帝围攻

第790章 九帝围攻

    由不得吕瘟不悲愤!

    实际上,宁凡不愿给吕瘟展示令信,在南族之内算是一个讯号,一个开战的讯号!

    若南族老祖派出使者,特意来寻某个南族罪人,一般只会有两个目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么是因为族中人才凋敝,缺乏人手,决定接纳一些被逐罪人重返族内,并入四部之中;要么是觉得此人罪孽太重,不欲留他生路,意欲将之除去

    一般而言,若使者是为杀人而来,则不会给罪人展示令信,此为南族规矩。

    吕瘟深信宁凡是南族使者,见宁凡态度冷漠,又不愿展露信物,自然认定对方是来斩杀自己的,神情满是悲愤。

    要知道,他吕瘟被南族驱逐了六千万年啊!

    六千万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期望着南族使者出现,接自己重返族内。

    好不容易等来了使者,使者却是为了杀他而来,他岂能不憋屈,岂能不悲愤!

    他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了么?能让南族老祖过了六千万年,还念念不忘击杀自己!

    “南天华!好你个南天华!你枉为一代蛊祖!你以大欺小!你言而无信!当年老夫只不过术法失控,瘟死了你几株先天灵药,你便狠心将老夫驱逐出族。六千万年过去了,竟还不肯放过老夫,竟还派人来杀老夫!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吕瘟一面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一面挥手一招,掌心立刻多出一把散着梨香的明黄梨木剑,怒视宁凡,那愤怒之下,却又忌惮极深!

    他看不破宁凡修为,却深信对方实力恐怖。

    宁凡修为虽然不如吕瘟,却见识过太多大场面。面对吕瘟,气定神闲。

    宁凡越是气定神闲,吕瘟越是觉得宁凡有恃无恐。

    吕瘟手持明黄梨木剑,想要鼓起勇气与宁凡一战,却终是不敢挥出那一剑,手腕不住颤抖。

    他感知不到宁凡的气息,又岂能知晓宁凡只是一名鬼玄小辈

    宁凡袖中的手悄然按住玉简,微步一踏,将小妖女略略挡在身后。

    目光与小妖女略略交汇,传音询问了一下‘南族’‘蛊部’。见小妖女微微摇头,显然并不知这两个词代表着什么,心中不由得一沉。

    待感应到储物袋中某件物品微微颤动后,宁凡忽的有了猜测。

    见宁凡一步上前,吕瘟心中一惊,只道宁凡要动手了,本能地后退了半步,却是弱了气势。设想了千万遍与宁凡交战的场面,只觉得百无一胜。已是未战先怯。

    想要逃遁,偏偏又知道按南族的规矩,若是逃了,必定会被更多人追杀。终是难逃一死

    只能拼了!

    眼见一场大战就要爆发,宁凡目光一凛,有了决定,一翻手。取出了一个晶莹如玉的令牌。

    这令牌,正是当年星海之时所获之宝蛊皇令!

    此令有解蛊毒之能,曾助元瑶解毒。

    此令威能不强。对宁凡而言早已无用,但此时此刻,宁凡却是毅然将它取出。

    此令在储物袋微微颤动着,也许,它就是吕瘟想看的蛊令。

    此令此刻散发着微微光芒,那光芒徐徐凝成两个字,出现在令牌之上,却是‘赵简’二字。

    想必此令曾经的主人,便是叫赵简吧。若非与吕瘟相逢,彼此令牌相互感知,这两个字是永远不会出现的。

    宁凡扫了一眼手中令牌,继而目光扫向吕瘟,冷冷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宁凡固然不知南族是什么族,蛊部是什么部,亦不知吕瘟为何翻脸如翻书。

    也许,此令便是吕瘟口中的蛊令,也许不是

    也许取出此令,能平息吕瘟的怒火,也许不能

    虽说宁凡有杀帝所赠的玉简护身,但在神虚阁的地盘上使用玉简与吕瘟大战,实在有些不妥

    吕瘟要看此令,宁凡便给他看!

    吕瘟似乎误会自己是敌人,宁凡便也解释了一句,自己不是来杀他的。

    若是做了这些事情,还不能平息吕瘟莫名其妙的怒火与杀机,则宁凡只能再寻对策了。

    总而言之,宁凡不愿在神虚阁的地界与吕瘟拼个你死我活。

    实在不行,宁凡只能带着小妖女隐身逃遁了。

    宁凡目光愈加冷静,面对随时可能对自己出手的吕瘟,竟也没有多少畏惧。

    大风大浪他也算见过不少,吕瘟虽恶,却吓不到他。

    他挡在小妖女身前,就好似一座山,带给人无比厚重的安全感。

    因为吕瘟的出现及突如其来的杀意,小妖女本还在为宁凡担心,但见到宁凡如此表情后,不由得便松了口气。

    “小凡凡似乎不惧吕瘟,一定是因为有办法应对吧说起来,小凡凡还真是冷静呢,不过是名鬼玄修士而已,但即便是面对森罗、吕瘟之时,也能镇定自若不知他会如何应对吕瘟”

    小妖女嘴角一扬,静静看着宁凡宽厚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见宁凡取出蛊令,又声称不是来杀自己的,吕瘟先是一怔,而后大喜道,“此言当真!道友当真不是来杀吕某的么!”

    “不是!”宁凡回答道。

    “那道友可是奉了老祖之令,接吕某重返南族的么!”吕瘟言语激动,眼中满是希冀地问道。

    宁凡沉默少许,言道,“不是!”

    他没有顺着吕瘟的话头,承认自己是来接吕瘟返族的。

    此时此刻,宁凡虽不知南族是什么,却也猜出南族定是一个恐怖之极的大势力。

    能让仙王期待回归族中,这南族岂能弱了去。甚至有可能,这南族便是传说中的十大秘族之一

    “这蛊皇令多半是那南族族人的令信。这吕瘟,多半因我持有令信,才误会了我的来意若我冒充南族族人,多半会惹来南族怒火;我非南族修士,却持有南族令信,此事若传出。似也不妥,怕有人会怀疑我杀了南族修士,才获得此令吧”

    宁凡目光一闪,有了决定,他能做的,便是既不承认自己是南族之人,也不否认,让吕瘟自己去揣测,静观其变。

    一听宁凡之言,吕瘟不由得一怔。露出失望之色。

    他自然没有料到,宁凡既不是来杀他的,也不是来接他返族的。

    如此说来,宁凡压根就不是来找他的,是他自己误会了。

    “道友当真不是来接吕某返族的么?”吕瘟满是失望地问道。

    “不是!”

    宁凡语气淡漠,刻意皱了皱眉,目光微冷。他料定吕瘟看不破自己修为,多半已将自己当成了万古老怪,索性顺着吕瘟的猜想扮演起万古老怪。一言一行,倒是像极了冷面无情的森罗。

    “哎原来道友只是路过,并非来寻吕某的嗯?道友的蛊令”吕瘟长叹一声,摇头不止。忽又看了看宁凡手中蛊令。

    这一看,却是令他大为震动!

    之前他并未细看此令,此刻去看,却是发现宁凡的令牌有些古怪!

    宁凡的蛊令确实是正品。但却在样式上与普通令牌有些差异。这样的令牌,往往归南族中执行特殊任务的修士所持有!

    “原来如此,道友竟是来此地执行特殊任务的么!”吕瘟先是惊呼出声。而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

    此地可不只有他与宁凡二人,还有小妖女这个‘外人’在啊,有的话,不能说。

    宁凡既然是来执行特殊任务的,此事自然事关重大,需要万分保密才可。

    宁凡既然出现在东溟星域,或许这任务便与神虚阁有关

    “难道族内老祖对神虚阁有所图谋?才派人来此的?若是如此”

    念及于此,吕瘟目光一冷,杀机毕露地看着宁凡身后的小妖女,歉然道,“不好意思,吕某一时失态,说错了话,让旁人听了去。吕某这便为道友抹去麻烦,杀了此女!”

    言罢,吕瘟剑锋一转,竟是对准了小妖女,下一瞬便要将之斩杀的模样。

    “不必杀她,此女对我有用!”

    宁凡目光一变,立刻阻道。

    这一句话,却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是来此地执行任务的。他岂会眼睁睁看吕瘟杀了小妖女。

    小妖女倒是不怕吕瘟,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凡,大觉有趣,见宁凡冒充南族修士庇护自己,更是心情大好。

    吕瘟怔了怔,却是收了梨木剑,干咳了几声,对宁凡尴尬一笑,“既然此女对道友有用,吕某自不敢对她出手的。道友姓赵名简,莫非是蛊部赵家帝君的后人么?”

    宁凡沉默不言,没有回答,吕瘟却是似有所悟地望向宁凡,嘿嘿笑道,

    “看我这张嘴,又多言了。不知赵道友此行可需吕某相助?若是需要,尽可直言,吕某定不会推辞的。当然么,日后道友回到族内,还请在诸位老祖跟前美言几句,看看何时纳吕某返回南族。再怎么说,吕某如今也是一名仙王,回到族内,对我南族也算颇有益处的。”

    “不必。吕道友若是无事,可否先行离去?赵某在此还有要事要办。”宁凡皱眉道。

    “也好,也好,既然赵道友还有事情要办,吕某便不打扰了。赵道友若有需要,大可直接来寻吕某,吕某好歹也是神虚阁长老,总能为道友帮衬些许的。嘿嘿,一点薄礼,不成敬意,道友且收下。”

    言罢,吕瘟取出一个精致的储物袋,双手递给宁凡,又一抱拳,化作一道遁虹离去。

    他还忙着找地方稳固伤势,离去却也正合心意。

    直到吕瘟遁光消失无影,宁凡才收起了所有表情,神念一扫储物袋,竟其中竟有千亿道晶

    倒也不是薄礼。

    从始至终,吕瘟没有怀疑过宁凡的身份,只因四天之内从无任何南族修士丢失令信

    吕瘟却是不知,宁凡的令牌是从下界寻获,那是某个出外执行任务的南族修士所遗留

    收起千亿道晶,又将蛊皇令收入阴阳界内藏起。宁凡沉默少许,一把揽住小妖女的纤腰,却是不紧不慢朝着东溟星的方向遁去。

    森罗来临的消息早已传遍东溟,此刻东溟星域之中几乎没有修士在星空中飞遁,大小势力的碎虚、仙修们,皆在各自修真星中闭关不出,不欲卷入麻烦。

    倒是有不少想要从大战中捡漏的修士悄然遁行在星空中,偶尔与宁凡遁光交错,却也只是略看一眼,彼此并不言语。

    那些放出神念感知宁凡的修士。一经发现宁凡鬼面厉害,纷纷忌惮极深。

    那些看到宁凡与神虚少阁主小妖女同行的修士,有些识得小妖女,微微一怔,却也没有多管闲事。

    小妖女依偎在宁凡怀中,之前稍显压抑的心情,早已因吕瘟一事而变得舒展。

    笑眯眯地看着宁凡,忽的开口道,“若我没有猜错。南族极可能是十大秘族之一呢那吕瘟愿意为了南族背叛神虚阁,竟敢明目张胆斩杀我,能让他如此行事的势力,怕也唯有比神虚阁更加厉害的十大秘族了呢小凡凡。那吕瘟可是将你当成了南族修士,你为何不借机好好敲他一笔,若你开口,想必便是索要他的储物袋。他也会拱手相送的。”

    宁凡摇摇头,言道,“过犹不及。”

    没有更多的解释。宁凡一路遁至东溟星域附近的某处星空,放下小妖女,与之并肩而立。

    此地零零散散有几名藏头露尾的修士隐匿,多是为了从战场捡漏。

    他们大多并非神虚修士,森罗与神虚相争,或许能给他们带来些许机缘也未可知。

    这些藏头露尾的修士之中,不少都是命仙、真仙。

    偶有几道强横之极的神念不知从何处发出,扫向宁凡,待无法感知出宁凡准确修为后,皆是被宁凡先天鬼面的厉害吓到了,纷纷收回神念,没有再探,生怕触怒宁凡。

    之前宁凡呆在森罗的第九星辰中,无法准确感知外界的隐匿修士,此时却可准确感知。

    “有很多老怪躲藏于此呢,小凡凡,你说你与我同行,又戴着鬼面,在此地燃放烟火,会不会太过引人注目了。说起来,你的鬼面究竟是何级别,似乎连吕瘟都没看出你的真容如此厉害的鬼面,杀戮殿普通鬼面杀手可无法拥有的呢。”小妖女笑嘻嘻问道。

    对小妖女的提问,宁凡笑而不答,神念扫向东溟星旁的虚空星,静静等待着。

    森罗请他燃放一场烟火,这烟火自是需要人来看得。

    森罗还未带着他心爱的女子出来,这烟火,自然也还没到燃放的时候。

    “小凡凡,以后叫我阿慈吧记忆之中,我娘亲去世之前,是这么叫我的呢”小妖女仍在微笑,笑容中却有少许怀念。

    从前的她,不会要求宁凡这般称呼她。但如今,有些东西早已不同。

    “好。日后我唤你阿慈。”

    宁凡点点头,负手立于星空之中,身上气息不露半分,却让任何试图窥视他的人不敢小觑。

    他的身上,早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宗师气质!

    “此人莫非是杀戮殿八百鬼面之一?只是老夫可从不知道,杀戮殿中有人拥有如此厉害的鬼面”星空之中,某个隐匿的舍空老怪惊道。

    “先天鬼面!此人定是万古老怪,否则焉能有如此厉害的鬼面!”某个隐匿于此、半步踏入万古境界的老怪神念一扫宁凡,立刻露出惊容。

    越是厉害的老怪,越能看出先天鬼面的厉害,越是忌惮宁凡。

    因为看不透,所以忌惮。

    因为无知,所以可怕。

    这是宁凡第一次以鬼面银发的形象出现在东天修士的眼前,却绝不是最后一次。

    轰!轰!轰!

    不知过了多久,虚空星上的巨门,忽然传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下一瞬,巨门轰然破碎,一座巨如星辰的金色巨钟,徐徐出现在星空之中!

    那巨钟之下,立着一人,单手托钟。傲然而立,红发飞扬,正是森罗!

    森罗的周身,此刻盘旋着十二支灵性耗尽的破天箭,头顶悬着一宝,是封魔榜,已然灵性毁尽。

    他的周身遍体鳞伤,鲜血直流,眼中却是满意之极。

    镇天钟之上,布满了细如蛛丝的裂痕。是森罗打出来的!

    “此钟已出现裂痕,我将继续轰击它,待时机到时,你负责燃放烟火!”

    但见森罗唇动,也不知向何人传音。

    下一瞬,他高高将巨钟抛起,当着东溟星、神空星、虚空星无数修士的瞩目,一拳拳轰向镇天钟!

    一旁,破灭兽兽瞳之中满是紧张。身上有不少伤势,似是之前大战所留。

    镇天钟之上的裂纹一点点增加着,森罗的伤势也一点点加重着,传彻星域的钟声震撼着每一个人。

    但凡眼里不差者。都看了出来,森罗是要舍弃一命,毁去镇天钟!

    他是疯子!

    “住手!森罗!”

    虚空忽然出现一个碎开的黑洞,那黑洞之中。神虚双帝一跃而出,冲着森罗惊怒而吼。

    他们终于脱困,但似乎为时已晚。镇天钟竟已被森罗损伤!

    “想要阻止本座的,倒是不少,只是你们阻得了本座吗!”

    森罗仰天而啸,一吼之下,血色音圈在星空中疯狂散开,无数隐秘于此的老怪被生生震出行踪。

    这其中有来此地捡漏的命仙、真仙老怪,更有七名身上笼着七彩光芒的老怪,无一不是仙帝!

    此地除却神虚双帝外,竟还有七名东天仙帝,来者不善!

    他们出现在此地,有的是与森罗有仇,有的则是来看热闹的。

    “森罗!你与神虚阁有何仇怨,本宫不问,但你当年从我‘三千雷界’夺走的雷王印,必须归还!”

    一名身上笼着七彩光芒的雷翼银发美妇,淡淡一语之后,率先朝森罗与镇天钟步步走去。

    此人是东天三千雷界的主人,为此代白帝,有着万古第七劫的修为,其名兰云仙!

    “森罗!当年你杀老夫爱徒,今日老夫必与你做个了断!”

    言罢,一名三头八臂的巨人大帝怒吼着走向森罗,杀机凛凛。

    其名黄巾大帝,是东天十六帝之一,有着万古第六劫的修为,但凭借肉身之强,六劫之中几乎无敌!

    “呵呵,老夫与九幽帝颇有几分交情,他死于你手,老夫说什么也要为他讨个公道!”

    又一名脚踏祥云的三目大帝冷哼了一声,踏云而出。

    他说是来为九幽帝讨公道的,只是眼中却并无多少悲意,显然为九幽帝报仇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此人有着万古第六劫的修为,名为摩诃大帝!

    除了这三名仙帝外,此地还有四名仙帝,却是沉默不言,各自朝森罗包围而去。

    加上神虚双帝,共有九名仙帝围住了森罗!

    森罗红发飞扬,独对九帝,凛然不惧,狂笑冲天!

    “好,好,好!本座想杀的第三人,正好也在此地,既如此,你们一起上吧,本座何惧!”

    六窍古神的光阴之力,在这一瞬间被森罗彻底催动。

    一股比九帝气势总和更强的气势,化作一道惊天环影,出现在森罗背后!

    这一刻的森罗,背负六窍光阴力合出的始圣之环,比往昔任何时候都要更强!

    九名大帝的神情,在这一瞬俱都骇然变色。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森罗的身影已然变淡,而其中一名大帝,忽的面色大变,在他的脚下,一颗修真星忽的爆炸开来,其中凭空多出了一个血色巨手,只有四指,却足以撕裂苍穹,一把朝他摄来!

    以他万古第七劫的修为,竟是一时无法动弹!

    “洪泽,你便是本座非杀不可的第三人!将你喝下的那杯元神酒,吐出来!”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