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89章 老夫跟你拼了

第789章 老夫跟你拼了

    这第二批驰援此地的天界强者共有四人,俱是万古境界的修士,三名仙尊,一名仙王。

    三名仙尊皆是万古第一劫的修为,遁光略略落在仙王之后,俨然一副唯这名仙王马首是瞻的模样。

    那仙王是万古第五劫的修为,白发飞扬,身披银鳞战甲,周身散发着极其浓烈的死亡气息与腐烂气味,身体僵硬,好似僵尸。双眼早已腐烂,空洞的眼眶中闪烁着两团森白光芒,似可代替双目。

    这仙王正是之前对森罗出言不逊之人,是森罗口中的萧家家主——萧木!

    东溟星域萧家,曾是神虚阁长老势力之一,但自从四千五百万年前,萧家家主萧木战死东溟后,族内强者死尽,萧家便也从此没落

    世人并不知,萧家家主当年根本未死,只是重伤极重,自此隐居闭关而已。

    此事小妖女不知,便是在神虚阁之中,也唯有万古之上的老怪知晓,森罗是知情者之一!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当萧木察觉到森罗的气息出现在天界的瞬间,便立刻马不停蹄赶来此地,誓要杀森罗泄愤,以报萧家覆灭之仇!

    当年的萧木,也不过弱了森罗一线而已,仗着道兵防御逆天,甚至可与当年的森罗战平,勉强不败。

    四千五百万年过去,萧木实力更强于当年,自认为已超越森罗。

    故而在最初之时,萧木并未对森罗生出畏惧之心,对于外界传说的森罗战绩,亦是不信。

    之前隔得尚远,他一声怒吼,唤森罗为小儿,大有几分轻蔑之心。

    一声怒吼之后,萧木临近此地。转而便见到了森罗惊天气势,远超预期,若说不惊,自不可能!

    森罗先抽星空之魂,后又燃烧元神,此刻气势之强大,根本不是萧木可以想象!

    只不过,萧木转而想到自己道兵战甲的厉害,复又升起浓浓战意,不屑地看着迎面而来的十二道金芒。将身上的银鳞战甲神光催动到极致。

    这战甲名为昆吾战甲,是他的道兵,以上古秘法修成。

    战甲类道兵本就少有,昆吾战甲更是上古之时鼎鼎大名的道兵,防御力十分恐怖,便是万古第八劫的仙帝也未必能攻破这战甲防御的。

    萧木不擅进攻,却擅防守,正因为有这件道兵,萧木才能在当年大战之时。逃过森罗的追杀!

    有昆吾战甲护体,萧木并未将森罗祭出的十二道金芒太过放入眼中,冷哼一声,对身后三名仙尊自信言道。

    “三位道友且藏身于老夫身后。且由老夫抵挡这十二枚飞针吧!”

    言罢,萧木复又抬指一点,身上浩瀚的法力如瀑散开,一圈圈神光在长空洒落。朝十二金芒扫去。

    这神光是他苦修而来,有着防御之能。

    十二金芒一颤之下,竟一时间被神光阻在长空。再无法向前逼近。

    一见这十二枚金针如此不堪,连自己的神光都无法冲破,萧木先是一怔,而后不屑笑道,

    “想不到四千五百万年不见,森罗小儿竟如此不堪,连这种垃圾法宝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老夫初见此针之时,还道此物是什么厉害法宝,倒是看走眼了。”

    闻言,萧木身后其中一名仙尊立刻笑道,“萧道友好手段!林某佩服!哪里是森罗小儿的法宝弱了,分明是萧道友的防御太过惊人。”

    又一名仙尊恭维道,“萧道友这一手极木神光果然厉害,有萧道友在此,森罗小儿今日自是在劫难逃!”

    最后一名仙尊点头笑道,“我等四人只需将森罗小儿堵在此地,等其他道友及双帝驰援此地即可,便是大功一件,唾手可得!”

    这三名仙尊起初还对森罗颇有忌惮,但目睹森罗法宝被阻后,不由得对森罗生了轻视之心,加上深信不久之后神虚双帝会驰援此地,自己四人又人多势众,对森罗早已没有最初的畏惧。

    没有人觉得森罗登上第九层祭钟台有何不妥,在他们看来,森罗是燃烧元神自毁,才得以登上如此高度,早已是强弩之末,不值一提。

    没有人畏惧森罗的煊赫战绩,因为他们并不相信。

    没有人将十二金针放入眼中,因为他们并不知这金针的来头。

    森罗嘴角勾起嘲弄的冷笑,眼前的四人竟如此小瞧十二金针的威能,下场只会有一个,那便是死!

    这十二金针正是元丹大帝交给森罗的十二支破天箭,只因尚未展开威能,故而未能攻破萧木防御并不足为奇的。

    一旦展开威能,一支破天箭便足以伤到全力防御的森罗。

    十二支破天箭的威能叠加,萧木等人根本无法抵挡的!

    萧木的护体神光挡不住破天箭,其昆吾战甲也休想挡下破天箭!

    当年的森罗,攻不破这战甲。

    如今的森罗,手持锋锐无匹的破天箭,击穿此甲轻而易举!

    他要杀萧木,亦是易如反掌!

    森罗眼中迸发着强烈的杀机,他所深爱的女子名为萧千雨,正是萧家家主萧木的侄女。

    萧家家主萧木,为了求得一杯元神酒提升修为,不惜牺牲自己的侄女献祭。

    若是外人伤害萧千雨,森罗也不至于如此愤怒,偏偏是千雨的亲人害她最深,此事让森罗无法原谅!

    十二道金针融入了森罗的惊世杀意,伴随着森罗指诀一变,立刻化作十二道金色巨箭,三棱箭簇神芒一扫,立刻将萧木的护体神光刺穿十二个破洞,箭芒一闪,疾掠破空,已从萧木等四名万古修士的身上透体而过!

    那三名一劫仙尊尚未反应过来,已各自被一支破天箭重伤,肉身一经被破天箭刺穿,整个身体都燃起金焰,瞬息间便已肉身重创!

    三人吓得亡魂大冒,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不起眼的十二金针竟如此厉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舍弃肉身,元神卷起各自的储物袋,二话不说,架起遁虹,转身就跑!

    萧木身披昆吾战甲,那战甲之上此刻共被刺穿九个箭洞,汩汩流着腐臭鲜血,伤口处更是金焰燃烧,且随着时间流逝,那金焰渐渐烧向其整个身体!

    此时此刻。萧木的眼中满是震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昆吾战甲竟会被森罗轻而易举地攻破!

    脑海之中灵光一现,萧木忽的明白了什么,脸色一瞬间煞白起来。

    他,终于认出了那十二金针的来历!

    “破天箭!竟是元丹大帝的破天箭!此宝专毁法宝,专破宝甲防御,中箭之人若修为不够,箭创便会燃起金焰,一瞬间毁去肉身!森罗的手上为何会有破天箭。且竟还有十二支!”

    “难道他击杀九幽帝、重伤镇元帝的传言是真的?!难道他与元丹大帝一战取胜的消息也是真的!难道,难道”

    此刻的萧木脑海已是一片空白,若这一切传闻都是真的,他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森罗一战!

    他还没有自负到能凭一件道兵战甲,挡住一名足以斩杀仙帝的狂魔!

    在三名仙尊转身逃遁之时,萧木做出了相同的决断,一咬牙。舍去肉身,卷起自己的储物袋,转身化作一道惊虹。疾掠而逃!

    以他万古第五劫的修为,若只中一道破天箭,还不至于要舍弃肉身的。但他同时被九支破天箭贯穿肉身,这肉身却是非弃不可了!

    “想走,走得了么!”

    森罗并不去看那三名逃遁仙尊,神念只锁定萧木一人。

    对他而言,那三名仙尊杀也可,不杀也可。但萧木,却是非杀不可!

    “死!”

    森罗立在祭钟台第九层,仰天怒啸,魔气冲天。

    那十二道破天箭芒随着森罗一吼,忽的碎散开来,化作金色的秋风,朝萧木猛然扫去。

    萧木逃得快,那箭芒所化的秋风吹袭得更快。

    被那箭芒秋风狠狠一扫,萧木元神一痛,下一刻,无数道细如毫发的金线将之元神刺穿。

    何谓秋风扫落叶?这便是了。萧木的元神好似一片枯朽的落叶一般,不断被剑芒秋风所攻击,越来越萎靡,终于好似落叶一般,从长空坠下,砸在地面上,气息奄奄。

    森罗好不容易才登上祭钟台第九层,自不会下台的,对守在台下的破灭兽沉声令道,

    “千寻!你去吃了萧木的元神,为千雨报仇!”

    闻言,破灭兽立刻露出为难的神情,表示面对曾经的萧家家主,下不去手,毕竟它曾是萧家的护族神兽

    萧木见森罗对破灭兽下令,立刻破口大骂,他此刻元神重伤,跌落于敌,一时间无法动弹,若真被破灭兽吃掉,当真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该死的畜生!你本是我萧家护族神兽,竟敢为了萧千雨一人背叛萧家,投入敌人的麾下,实在该死!”

    萧木不提萧千雨也就罢了,一提此事,破灭兽的兽瞳之中立刻散出滔天凶芒,再无任何犹豫,张口一吞,将萧木的元神连储物袋一并吞入腹中,生生咬杀!

    见状,森罗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望向天际处。

    在那个方向,还有不少强者驰援此地,大都是真仙,暂时倒是没有万古修士来此了。

    “千寻,接下来我会倾尽全力,从镇天钟内取回千雨的残道,以轮回之力将她复生。这过程一旦开始,不容任何人阻挠,来犯之人,由你抵挡!”

    森罗一令之后,破灭兽兽瞳微闪,虽不情愿与森罗为伍,却还是点了点头。

    四足一踏,蹬空而起,朝天际处的一些黑点飞去,阻挡来犯之敌去了。

    森罗转过身,定定看着眼前庞然巨钟,法力一催,原本腐朽的手臂重新长出血肉。

    一挥手,十二道破天箭芒重新飞回,盘旋于周身。

    森罗望着镇天钟,眼中寒芒越来越甚。

    他知道,这镇天钟中有大秘,此秘对神虚阁兴盛至关重要。

    钟祭是为了揭开这一大秘,纵然失败。也可因为献祭获得死难者的元神酒。对万古修士而言,元神酒是大补之物,对修为更低的修士而言,元神酒的好处更是不可估计。

    这些,他都知道。

    他唯一不能忍的,是让千雨做祭品!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若祭品是自己在乎的人,则又有不同。

    “他们舍得牺牲你,仅仅是因为不在乎你。但我。不舍得也唯有我不舍得”

    这一刻的森罗,目光虽然寒冷,语气却充满悲伤。

    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但纵然如此,也终究有心有情。

    鬼使神差地,森罗竟对宁凡提出一问,

    “宁凡,若有一日,你心爱之人被人当做祭品。献祭给镇天钟;若有一日,你在乎之人被人害死,元神与尸身都被酿制为酒,你会如何?”

    这声音。是传音,唯宁凡可闻,小妖女却听不到。

    宁凡目光严肃,没有回答森罗的提问。

    他渐渐有些明白。森罗攻打神虚阁的目的,竟是因为心爱之心被人当做祭品,献给了镇天钟。

    实话说。宁凡对森罗并无好感,亦无厌恶,仅仅是看待陌生人的态度。

    但这一刻,宁凡却仿佛对森罗的悲伤感同身受。

    祭品,祭品

    这两个字在宁凡耳边回响,他记得森罗说过,小妖女便是祭品

    难道小妖女有朝一日会被人当做祭品,献祭给镇天钟么?

    难道那一日,小妖女的元神与尸身,会被人酿酒分食么?

    这种事情,宁凡自问绝对无法容忍,无论如何都会阻止!

    而森罗,想必也曾疯狂阻止过,却无力挽回吧

    森罗虽然提问,却并不期待宁凡给予回答,仿若知道宁凡会作何回答一般,复又言道,

    “本座再请你做一件事如何?报酬是一件对你而言颇有用处的东西。”

    “何事?”宁凡目光微闪,问道。

    “本座会从镇天钟内救出一个女子,你负责在东溟星外,替本座燃一场盛世烟火,本座要让她看到这场烟火!”

    言罢,森罗忽然开始疯狂调动体内的流沙光阴之力。

    存储于宁凡体内的三窍光阴神力,亦纷纷朝森罗的体内汇去!

    此时此刻,宁凡的容器任务终于算是完成了!

    便是对抗神虚双帝,森罗也不曾完整使用过全部光阴之力,但此时此刻,他要施展这个力量!

    “这锦盒是本座与你约定的第一个报酬,这神令是本座送与你燃放烟花的报酬,你且拿去!本座毁灭镇天钟,成败难测,生死难料,会先送你离开此地!若本座毁去镇天钟,也算帮你省了麻烦。若本座未竟夙愿,或许有朝一日,你也会重复本座的道路!”

    森罗忽的取出一玉盒,一个金令,抬手一弹,二物立刻化流光消逝。

    第九星辰中,宁凡翻手一接,手中多了一个玉盒,一个金令。

    那玉盒之中封印着一个黑色光球,那光球蕴含着森罗的虚空之力,有着化解虚空之毒的神效。

    宁凡只扫了这光球一眼,便深信此物能助小妖女化解虚空之毒的危险。

    那金令之上刻有‘虚无’二字,是神篆文。

    “这是虚无令!若有此令在,纵然没有神空大帝的帮助,你也有机会进入神墓第三层的!可有机会去寻找乱古大帝的另一份传承!”小妖女黑眸一闪,对宁凡传音提醒道。

    宁凡目光微变,沉默了少许,还未做出回应,森罗已催动神通,一层层虚空之力将之一裹,送出第九星辰,送出天界,送至距离东溟星极远处的一颗无人废弃星。

    接下来的事,森罗会独自面对,不需要宁凡继续插手,也不希望宁凡在一旁打搅他与千雨的重逢。

    自然,他也不屑于卸磨杀驴,对宁凡如何如何,只因他生性骄傲,不屑于毁诺,也不屑于对一个有恩于己的鬼玄小辈出手。

    废弃星之上,宁凡眉头微皱,收起了虚无令。并未多言,只是对小妖女点了点头。

    森罗已将虚无令强塞给他,他若不帮森罗放一场烟火,倒是对不起这虚无令了。

    说起来,这虚无令对他而言,或许还真是大有用处的。

    一般而言,进入神墓第三层需要神空大帝的批准。

    宁凡杀了许年,料想神空大帝对他绝无好感,不会好心放他入神墓三层寻机缘的。

    若这虚无令真能帮他进入第三层,再好不过。

    此物他既已决定收下。作为交换,他自会在东溟星外,替森罗燃放一场盛世烟火。

    燃放烟火看似容易,但在森罗攻打神虚的关头做出如此引人注目的可疑之事,很有可能被神虚强者拿下拷问。

    此事说起来确有风险,但宁凡却也不惧。

    他有先天鬼面掩饰身份,纵然暴露行踪,被人发现,也有办法隐身跑掉。

    纵然有人看到他的鬼面。也最多会凭鬼面怀疑他是杀戮殿八百鬼面之一,无法知他真正身份。

    鬼面虽是杀戮殿的标致,但并不是说杀戮殿以外的修士就不能制作出、购买到鬼面灵装了。

    鬼面说明不了什么,没有人会因为他燃放了一场烟火、戴了一个鬼面就跑到杀戮殿质问的。

    杀戮殿并不比神虚阁弱小。宁凡没有以杀殿弟子的身份公然行凶,此事断然不会连累到杀戮殿。

    “你真的要助森罗仙王燃放烟火?在这充斥战乱的东溟星域?”小妖女黑眸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种种事情对她触动当真不小。

    宁凡点了点头。雪银鬼面狰狞无情,满头银发在星空中乱舞。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既取了虚无令。自然会完成燃放烟火的任务,这与他看待森罗的态度并无关系。

    “你觉得,森罗仙王为人如何”小妖女双目迷茫,忽的开口问道。

    她曾对森罗怀有仇恨,但当得知森罗犯下种种罪行,是为了毁去镇天钟,是为了救一个心爱之人,她自然深受触动。

    因为,她也只是一个祭品

    “森罗为人,杀戮太重,性格偏执,所行之事十恶不赦。虽存恩义之心,却也难补其过,这与我太像,却又有不同”

    宁凡目光一凛,心思却在想另一件事。

    若森罗未毁去镇天钟;若有朝一日,小妖女被献祭给镇天钟

    那一日,他会如何!

    且还有一件事让宁凡十分在意,之前他藏身于森罗的第九星辰之中,进入天界,临近镇天钟。

    那一刻,他储物袋之中的东溟钟,一次次发出轻微颤动,似与镇天钟有着某种奇特联系。

    直到他离开天界,东溟钟的颤动才停止。

    东溟钟是东天祖帝所留,单从模样便能看出,此物是仿制镇天钟制成。

    东溟钟藏有威字诀,更与镇天钟有着某种联系

    “呵呵,想不到竟会有杀戮殿的朋友在此。老夫姓吕名瘟,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何以在我神虚阁戒严一域之时,来我东溟,莫非是与那森罗一伙的么!”

    就在宁凡沉吟之时,忽有一道充满试探的声音,从宁凡身后响起。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之前重伤离去的‘瘟王’吕瘟。

    吕瘟降落在废弃星之上,危险地眯着眼、含着笑,一步一晃地朝宁凡走来,言语之中满是试探。

    他在猜测宁凡是否是杀戮殿中人!他亦在猜测宁凡的修为!

    宁凡戴着先天鬼面,彻底遮掩了气息,吕瘟根本看不破宁凡的虚实。之前他只察觉到此星之上有小妖女的气息,却并未感知到此地还有一个宁凡!

    此刻的宁凡戴着先天鬼面,气息几乎不露一分!

    吕瘟在短短时间内,一共释放出十二次神念,试图探出宁凡的修为。

    但因为先天鬼面的遮掩,他竟一次也无法看破宁凡底细。

    “这鬼面灵装好生了得,莫不是先天灵装不成!从未听说过杀戮殿中有人持有如此厉害的鬼面!此人起码是一位万古老怪,否则岂能持有如此厉害的灵装!”

    “此人究竟是谁,又是何修为?为何会与我神虚阁少阁主呆在一起!”

    “老夫被森罗伤后,又占了一卦,占得沿着这个方向遁形,能够遇到一个贵人助我压下伤势,甚至获得修为重塑的希望,难道,就是此人!”

    吕瘟眼中满是忌惮,那忌惮神情忽的一变,此刻,他从宁凡身上感知到了某物!

    宁凡是否是他的贵人,他之前还不确定,此刻却有了几分确定。

    因为吕瘟从宁凡身上察觉到一道极其熟悉的信物气息!

    “这是蛊令的气息!怎么可能!此人莫非竟是十大秘族——南族之人么!”

    “南族四部,蛊、瘟、巫、蛮,此人既然持有蛊令,莫非竟是蛊部之人!”

    “不会错!老夫的瘟令传来了感应!自老夫被逐出南族之后,已过去近六千万年,终于又有南族之人来见老夫了!”

    吕瘟心中自是大喜,他岂能不喜!

    无人知,他年轻之时曾是十大秘族中的南族瘟部修士,因犯过大错,得罪过南族之祖,故而被驱逐出族。

    之后,他一路苦修,历经生死,总算一步步修行有成,并最终加入了神虚阁。

    南族派人前来,多半是有重新纳他入族的打算!

    若能重归南族,莫说修为重塑,便是此生成帝也是大有希望的事情!

    宁凡若真是南族之人,自然绝不可能是杀戮殿修士,也绝不可能与森罗有关。

    至于宁凡为何与小妖女在一起,就不是吕瘟关心的事情了。

    不待宁凡回答吕瘟的第一个问题,吕瘟已定了定心神,朝宁凡抱拳一礼,露出亲谄的笑容,之前对宁凡的敌意、猜测,早已全部抛诸脑后。

    “想不到道友竟是南族之人,之前若有失礼之处,还望道友海涵!不知道友侍奉的是瘟部哪个帝君?”

    此时此刻,宁凡面沉如水,隔着鬼面,却无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一废弃星之上遇到神虚阁的仙王吕瘟,且遇见的关头,是如此不合时宜之时!

    且吕瘟所说的话语,更是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了。

    南族是什么,瘟部又是什么

    见宁凡不发一言,吕瘟只道对方性格冷漠,也不在意,搓着手笑道,

    “是吕某人失礼了,吕某早已被逐出南族,此时此刻询问道友这些问题,算是有些逾矩了。道友若不愿说,吕某自不会强迫的,只不过吕某还是希望能亲眼看看道友的蛊令,以便确认一下道友的身份,呵呵,不知道友可否”

    言下之意,却是非看宁凡的蛊令不可了。

    宁凡目光微闪,仍是没有说话。

    吕瘟的面色却是一瞬间冷了下来,悲愤道,

    “哼!想不到阁下并非是来接纳吕某归族的,而是来杀我吕某人的。既如此,动手吧!你南族势大,吕某却也不是俯首待死之人!老夫跟你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