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87章 天界,狱界

第787章 天界,狱界

    那形似魔罗大帝的准帝魔物正自沉吟,忽的神空帝鼓声加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伴着急促的鼓声,所有魔物身上的赤金锁链尽皆浮动出玄奥符文。

    所有的魔物立刻双目空洞,好似被人操控一般。

    那形似魔罗的魔物亦是闷哼一声,眼光霎时间空洞起来。

    第九星辰中,宁凡面色阴晴不定起来,在与准帝魔物目光交汇的瞬间,他分明注意到那魔物眼中的疑惑之色。

    “不会错,这魔物纵然不是魔罗大帝的本尊,也必定与魔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他断然不可能朝我所在的方向露出疑惑之色那神情,分明是察觉到了我的些许气息”

    一旁的小妖女看见魔物尽出,且最高出到准帝修为,顿时惊道,“始祖有令,神墓内仙王级别的天魔万万不可动用,神空帝怎敢违背始祖命令,召唤出神墓中的准帝天魔御敌!”

    “这些魔物是从神墓之中召唤出来的!”宁凡目光微闪道。

    “嗯,神墓之中有着一座‘契约之井’,只需付出一定代价,便可从中召唤魔渊魔物,魔物据说来自九大古魔渊,只是无法确定它们具体来自哪一魔渊”

    言及于此,小妖女摇摇头,再不敢多言。契约之井的存在并非隐秘,但若是再多说,便有可能泄露神虚隐密了。

    宁凡目光微敛,此刻他隐约有了猜测。

    据说,九大魔渊分别镇压着九大古魔魔祖。

    那形似魔罗的魔物,多半来自镇压魔罗的那一魔渊

    也不是神空帝付出了什么代价,竟能让这些魔物听命于自己。

    “杀!”

    神空帝忽的冷声一斥,三百魔物披着锁链,脚踏星空,朝森罗四面围来。

    那些修为略低的魔物围在外围。列出魔阵,魔气勾动大势,化作一个紫黑骷髅的阵图。

    十二头准帝魔物脚踏阵图,各自气势暴涨,忽的各自抬手,身上的赤金锁链从十二个方向呼啸抛出,将森罗死死缚住。

    十二魔联手一击,出手太快,便是七劫仙帝也难以躲开。

    那赤金锁链有着镇魔克魔的神通,名为混元锁。也是一宝。一旦被此锁缚住,越是神通广大的魔修,受到的压制也越大。

    十二准帝魔物远远不断地朝金锁传输着法力,令得混元锁束缚之力越来越强,渐渐捆缚至森罗的血肉之中。

    神空帝满意地点点头,他并不认为森罗有本事挣脱这十二道金锁,自负笑道,

    “待拿下森罗,便有劳虚空帝将之重新关入天狱了。”

    “但愿你能借群魔之力。一举将之拿下,否则”

    虚空帝正摇头轻叹,忽然间,霍地老眼圆睁。不可置信地朝神空帝喝道,“不好!速速收回群魔,撤掉混元锁!快!”

    可惜虚空帝出声之时,已然慢了一步。

    森罗身缚混元锁。目光却是丝毫不惧,无论是群魔还是混元锁,都在他预料之中!

    但见他微微一张口。万丈魔芒立刻从其口中射出,朝星空之上高高飞起,化作一宝,黑芒万丈。

    那是一帖黑色魔榜,其上布满了细小如蝌蚪的远古魔文。一经祭出,立刻散出魔气之海,演化出十二头墨色骨鱼,巨大无比,从天而降,张着巨口,朝十二准帝魔物吞去!

    那骨鱼气息似妖似魔,飘忽不定。

    其口不大,但却好似足以吞掉此地整片星河。

    “封魔鲤!此宝竟是封魔榜!不可能,森罗手上为何会有如此厉害的法宝!!!”

    神空帝面色大变,二话不说便欲撤掉战鼓,收回群魔,却已太晚。

    无论是十二头准帝魔物,还是其他三百魔物,此刻俱都本能地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那惊恐,来源于对封魔榜的本能畏惧!

    在那封魔榜面前,仿若天下之魔都要受其克制,无法与之抗衡!

    三头准帝魔物直接被墨骨飞鱼生吞而亡,五头准帝魔物被墨骨飞鱼拦腰咬杀,撕成碎片。

    余下的四头准帝魔物,则齐齐出手,与墨骨飞鱼硬拼了一记,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而后转身便逃。

    形似魔罗的准帝魔物,便在这转身而逃的四魔之中。

    森罗眼中精芒一闪,法力一震,生生挣开束缚于身上的混元锁,反手便将十二道混元锁摄在手中,二话不说,便朝四头逃遁的准帝魔物抛出,将四魔缚住,逃脱不得。

    十二头墨骨飞鱼立刻朝动弹不得的四魔咬下,将四魔撕成碎片。

    接连灭杀十二头准帝魔物,众墨骨飞鱼立刻朝着其他魔物冲去,弹指之间,已将三百魔物尽数撕成碎片。

    随着群魔灭尽,魔图轰然崩碎,神空帝身前的战鼓崩碎,东溟星域的锁域大阵也彻底崩溃!

    三百魔物在极短时间内齐齐陨落,黑色的血雨带着陨落魔尸,朝着东溟星域无数修真星坠落而下。

    形似魔罗大帝的魔物陨落之际,肉身爆散成了血雾,身体内则剥离出一块拳头大小的魔气水晶,混在其他魔尸的碎尸烂肉之间,朝东溟星域某个修真星的方向坠下,并未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唯有宁凡看到了那块魔气水晶,并认准了魔气水晶的坠落方向,目光微闪,悄悄记下了此星方位。

    若此战之后还有机会,他不介意去寻一寻那魔气水晶

    一个个神虚强者淋着黑色血雨,俱都露出惊骇神情。

    那三百魔物最低都是真仙修为,最高甚至有着准帝修为,却在短短时间内,尽皆死于森罗之手。

    在此之前,他们何曾见过真仙大批陨落,何曾见过准帝身陨。

    但今日,他们一次性见到三百真仙、十二准帝陨落,见识到了森罗的可怕。

    “不好!大阵已毁,此魔要杀入东溟星域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下一瞬,所有神虚修士都开始不同程度的惶恐起来。

    血雨之中,森罗抬手收回封魔榜,目光寒冷之极地扫向神虚群修,扫向叹息的虚空帝,扫向震撼的神空帝。

    下一瞬,抬手朝整个东溟星域的星空一抓,抽出了星空之魂,一口吞下。

    其气息在一瞬间,暴涨到了万古第七劫的境界!

    没有给神虚群修更多反应时间。森罗蓦然向天一吼,无边的血焰自其脚下散开,一圈圈血色音圈从他身上散出,朝星空极远处散去。

    这一吼,带着灭杀三百魔物的凶威,比往昔任何时间所含的魔念都要深重,杀意无边!

    以森罗为中心,星空一圈圈地崩溃,掀起一道道血色惊雷。

    但凡处在崩溃区域的神虚强者。无论是第一步修士,还是第二步命仙、渡真,皆大片大片地肉身崩溃,陨落在森罗一吼之下!

    在这些陨落者之中。甚至还有十一二名神空门徒!

    神空帝中蹦出金色怒火,他最看中的一名弟子,就在刚刚死在了森罗手中!

    “森罗!你该死!”

    神空帝怒吼冲天,翻手一扬。取出一个金色宝塔。

    这金色宝塔,是他的道兵!

    但见神空抬手祭起宝塔,立刻便有四万多道赤金光芒从宝塔之中扫射而出。

    他的道兵名为‘造化塔’。可修复残损法宝,可将无数法宝当做暗器发射。

    这四万多道赤金光芒,无一不是十二涅后天仙宝。

    四万多件法宝被神空帝当成暗器齐发,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但在森罗眼中,却又是那么地不屑一顾。

    体内深藏懂得三窍流沙之力,在这一刻被他调动。

    在他的背后,骤然出现一个夸张无比地始圣之环,在他的身上,骤然迸发出一股绝强气势!

    好似有一座无形之山,立刻倾倒,压向了整个东溟星域。

    那气势返璞归真,却又强大得让闻者战栗!

    森罗仰天怒望,目断星河,四万多件十二涅仙宝,但凡轰击在他的身上,全部被反震之力生生震成齑粉。

    他脚踏星河,冷笑看着神空帝。

    神空帝不可置信得看着森罗,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始圣之环!此物怎可能出现在森罗的背后!他不信!

    下一瞬,神空帝头上高悬着造化塔护体,一纵金云,身形化作一道呼啸金虹,朝森罗爆冲而去。

    他要轰碎森罗虚假的始圣之环!

    “神空,且慢!”虚空帝大惊失声,却无法阻止神空帝的遁虹。

    神空帝的身后,渐渐浮现出一尊巨大无边的金色帝影。

    在那帝影的面前,森罗是那般渺小。

    但见神空于森罗万丈之外猛地收住遁光,那帝影却一霎之间出现在森罗面前,抬脚便是一踏,帝目之中充斥着不屑与蔑视!

    那是帝影本能的情绪,他瞧不起森罗!

    这一踏之力,足以重创仙王,瞬杀仙尊!

    森罗却只面色不改,目若寒冰,单手托天,轻描淡写地接下帝影一踏。

    他单手托起神空比星河都要巨大的金足,好似托着整片星空。

    下一瞬,一股凌厉的杀机从森罗眼中升起,森罗五指一按,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力立刻朝神空巨足轰去,霎时间将帝影按成粉碎!

    帝影崩溃,连带着神空帝本尊都胸口一通,咳出鲜血。

    一声闷哼之声,立刻从神空帝口中传出。

    他目光既惊且怒,翻手一指,头顶的造化塔中立刻射出一道绿金之宝。

    那是一个由兽骨制成的锥子,气息极其内敛,却又好似含着刺破一些的锐利。

    神空一指点下,那绿金骨锥立刻刺向森罗眉心,却只换来森罗不屑一哼。

    “雕虫小技!”

    森罗大手一抓,那绿金骨锥还未近身,便被森罗一抓而灭,化作齑粉。

    神空帝目光又是一惊,周身立刻涌现出三千道帝气,帝气骤然覆上周身,化作金色神焰。

    他好似化作了一个火人,在他的手上。宝塔一摇之下,换做一柄金色神枪。

    四千五百万年前,神空帝便是凭着帝气加身的一记神枪,彻底重创了森罗,今日又想要故技重施。

    森罗眼中闪现出浓浓的不屑与愤怒,他与当年已然不同,再不相同!

    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这一次,他要让所有负过千雨的人血债血偿!

    他亦大步踏出,右臂却在一瞬间覆上轮回之力。不惧锋芒,迎上神空帝的金焰神枪,抬手便是一拳!

    明明是神枪比较锋锐,明明是森罗拳骨较为脆弱,但这一对轰之下,形势却大出神空帝预料之外。

    一股摧古拉朽的轮回之力立刻沿着森罗的拳骨,传遍金焰枪的枪身,只一瞬便将整个金焰枪风化为飞灰流散!

    那风化,并不仅仅是光阴流逝所造成。更多的却是轮回磨蚀所造成!

    神空帝的意识好似在这一瞬间定格,身上燃烧的金焰在这一瞬尽数熄灭。

    一股猛力自手臂传至胸口,神空帝还未反应过来,竟已被森罗一拳重创。吐血连退。

    堂堂万古第八劫的仙帝,竟根本挡不住森罗一拳!

    森罗复又欺近,瞬息间轰落了成百上千拳,将其护体金甲轰得粉碎。并在其身上开出数个血洞,已将后者打得不成人形,元神亦是空前萎靡。

    神空帝此刻惊恐之极。在森罗的面前,他竟第一次毫无反抗之力!

    这一刻的森罗,取巧地合出轮回之力,拥有始圣之环加身,便是万古第九劫的仙帝,也未必能战胜森罗。

    此刻的神空帝竟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漫长的人生中,极少出现。

    “这始圣之环,竟并非虚假!这森罗,竟可强大到这一步!”

    这种想法在神空帝的心中疯狂滋生,身上的伤势也是越来越重。

    神虚群修震撼之极地看着眼前大战,他们很难相信,身为神虚双帝之一的神空大帝,竟会有朝一日被人打成狗都无力还击!

    这还是他们认知中强大的神空大帝么?堂堂万古第八劫的仙帝,竟被人一面倒地殴打!

    森罗拳芒一狠,将神空帝震退,翻手欲召出长安斧,毁去神空帝的肉身。

    忽的察觉到一道凌厉的气息斩向背心,森罗不由得眉头一皱,放弃了继续攻击神空帝的打算,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却是那虚空帝见神空帝落败遇险,不得不强行出手,祭出道兵,救下了神空帝。

    森罗在一旁现了身形,抬起目光,冷冷一扫虚空帝,及伤势严重的神空帝。

    在这成百上千拳之中,他不是没有灭杀神空帝的能力,只可惜神空帝境界太高,若欲弑杀神空,几乎会耗尽他身上为数不多的光阴之力,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多谢!咳咳咳”神空帝一面咳血,一面脚踏金云,退至虚空帝身旁,仍是心有余悸的模样。

    “何须言谢?一起出手,拿下此孽吧。”

    虚空帝一叹,手中握着一道虚幻黑芒,也不知是何兵刃,脚踏银色龙魂,便朝森罗猛冲而来。

    另一边,神空倒下种种情绪,服下丹药,强行稳下严重伤势,一咬牙,却是紧随虚空帝身后,朝森罗夹攻而来。

    这一刻神虚双帝联手,便是万古九劫之仙帝也可一战。

    森罗眉头皱了皱,却是抬手一拳,重重砸在胸膛之上,咳出数口精血,强行催动秘术。

    于他而言,除非耗尽流沙光阴之力,否则休想灭尽神虚双帝。

    有限的光阴之力必须合理使用,不能浪费在这里。

    既所以,对付神虚双帝,仍旧只能采取围困的方式了。

    无处立足的星河之中,忽的出现一大片虚空之力演化的巨大黑洞。

    那黑洞自森罗脚下出现,并向远处急速延伸着。

    此黑洞,正是森罗最为擅长的葬星河之术!

    “葬星河之术么?此术攻击范围虽广,奈何威能并未强到足以重创仙帝。看来你还是想故技重施,用术法围困我二人了。可惜,上次我二人大意,被你黑牢之术所困,这一次却万万不会被你葬星河术再困住的。”虚空帝微微摇头,继续向前冲去。丝毫不在意脚下的黑洞。

    神空帝目光凝了凝,同样不惧此术。

    那黑洞的吸力倒也果真不强,以神虚双帝的实力,不惧此术并不足为奇的。

    森罗却是诡异一笑,他利用的便是神虚双帝的轻敌。

    从他口中,忽的窜出冷冷三字,

    “第二葬!”

    此言一落,森罗的左目忽地流出黑色鲜血,黑洞之外,星河之间。复又多出第二个更为巨大的黑洞,将小黑洞包容于其中。

    两个黑洞叠加,那吸力却是成倍增加,似要将森罗目力可及的一切事物,尽皆吸入黑洞之内!

    这第二黑洞的出现,大大出乎神虚双帝的预料。

    不待双帝给出反应,森罗又是冷冷念道,

    “第三葬!”

    “第四葬!”

    “第五葬!”

    当五个黑洞同时叠加之时,所产生的吸力早已超出神虚双帝的想象。

    虚空大帝虽也修炼。却根本不知葬星河之术还能这般施展。

    第五葬是森罗此刻的极限,若无始圣之环相助,他无法将此术演化到这一境界。

    纵然有始圣之环相助,他施展此术也已收到不轻反噬。四肢百骸俱都受损。

    “不好!”

    虚空大帝面色难看之极,脚踏银色龙魂,却是被生生吸入五重黑洞之内。

    神空大帝身负重伤,又不如虚空帝精通虚空之术。更加不敌此术吸力,直接被吸入黑洞之内。

    森罗一咬牙,将喉间甜血咽下。抬脚一踏,令黑洞愈合。如此,便将神虚双帝再一次围困!

    四面八方的神虚修士俱都震惊不已,无法置信森罗独自一人围困了神虚双帝!

    神虚双帝若不脱困,他们根本不知东溟星域之内还有何人能挡森罗锋芒!

    森罗神念疯狂散开,席卷至整个东溟星域,眼中杀意疯狂升起,身形一晃,化作遁虹,在神虚修士间横冲直撞。

    在他遁光之前阻拦的神虚修士,尽皆被他一撞而灭!

    他遁光太快,快到几乎无人可追上他,看清他,挡下他。

    两名神虚仙尊一咬牙,阻挡在森罗遁光之前,试图阻下森罗的脚步。

    森罗冷笑一声,遁光不减,直接驾着遁光,朝二人撞去。

    这两名仙王还未反应过来,已被森罗遁光撞中,直接吐血倒飞。

    森罗双手一撕,直接将两名仙尊肉身毁去,元神留下,用以施展轰神之术。

    数十万神虚修士结成大阵,试图稍稍阻止森罗的脚步。

    森罗勾起不屑的冷笑,抬手向前一指,数十万神虚修士皆开始肉身风化,沦为腐朽。

    肉身寂灭后,只余元神,欲四面逃窜,却被森罗一一收走,此地再无一名活人。

    在东溟星域处伏击的神虚强者,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强者,正在东溟星恭候森罗的大驾。

    始圣之环无法长时间维持,被森罗暂时收起。

    他收起了惊天气势,悄然而行,全力飞遁之下,也只数个呼吸,便来到东溟星之外。

    神虚双帝落败的消息尚未传至此处,当森罗驾临东溟星之时,几乎无人知晓他已来到。

    据神虚群修所知,神虚双帝本该在东星星域外围截住森罗才对。

    谁能想得到,森罗独自一人困住了神虚双帝,并将伏击他的神虚群修杀了个干净,悄然来到了东溟主星。

    东溟星是东溟星域主星,但在这主星周遭,还有另外两颗星辰,是神虚阁两大密地所在,也是神虚阁两大仙帝禁宫所在。

    其中一颗之上,建着神墓,名为神空星;另一颗,建着天狱,名为虚空星

    森罗的目标是天狱,却并未先看虚空星,而是先望着神空星方向,目光带着、追忆自责,忽的闭上眼,于虚空之中一跪。

    跪拜的方向,正是神墓!

    世人不会明白,森罗在跪什么。

    唯有神空星之上,一个正在扫地的瞎眼老者,似感觉到了森罗一跪,面上却充满了感伤之色,原本意欲踏出的脚步,生生收回

    这一过程并无人阻,许久之后,森罗才起身,目光决然地望向虚空星,传音道,

    “徒儿此次归来,有三人必灭,有一钟必毁,希望师尊不要阻拦。此间事了,徒儿会给师尊一个交代。”

    言罢,森罗身形一晃,直接消失于原地,出现在虚空星之上,一步步朝着天狱走去。

    东溟主星之上,只有极少数强者把守。神空星上,强者亦不多。

    神虚阁的强者,大多都在虚空星修行。

    虚空星,天狱!

    那是一个雷光交织的光门,光门的另一端,通往一处名为天狱的空间。

    天狱之中,共分两界,一界名为‘天界’,天地灵气是外界数十倍,乃是闭关修炼的绝佳场所。

    神虚阁的老怪,大多都爱在天界闭关,万古之上的强者,几乎长年居于此地修炼。真仙级势力,也大多在天界之内建族。

    另一界名为‘狱界’,是关押东天重犯之地,森罗便曾被关押在狱界。

    这一次森罗归来,目的地自然不会是狱界。

    他的目的地是天界,准确的说,是天界的祭钟台!

    眼见森罗并未前往东溟星域大规模杀戮,第九星辰中,小妖女心头一松。

    没落的萧家没有这个资格入住天界,便是连入住东溟星的资格也没有,如今的萧家,建族于东溟星外围星域,族人修为低微,并无人参与伏击森罗一事,自然也无损失。

    这一次,森罗的战火没有烧到萧家门楣前,令小妖女稍稍松了口气。

    但看到森罗侵入到天狱之外,作为神虚阁少阁主,小妖女终究还是有些在意。

    宁凡却是别有思索,对森罗一跪之事,他感到不解。

    森罗在跪谁

    天狱雷门之外,一队队巡守修士还未发现森罗,已被森罗抬手灭杀。

    森罗徐徐步入雷门之中,在那雷门之内,共有两条光路。

    一条光路通往狱界,重重狱门此刻处于封锁状态,无法通行,通行令牌唯有虚空大帝持有。

    另一条光路通往天界,却是可以通行的。

    森罗一步步走过光路,眼中寒芒越来越盛。

    那一年,他亦走过这条光路,却无力改变什么。

    一步步,踏碎回忆,一步,踏入天界的入口!

    森罗的神念疯狂散开,一瞬间,惊到了无数闭关于天界的神虚老怪!

    在所有人给出反应之前,他已摇身一晃,出现在了祭钟台之下,看着一眼九层圜丘高台之上的古老巨钟,继而冷笑看着迎面冲来的一众守卫。

    那些守卫起初只道有人擅闯祭钟台,正准备予以攻击。

    忽的看清来人模样,一个个吓得亡魂大冒。

    “森森罗仙王!不好!他竟越过神虚双帝的包围,潜入到了这里!速速给双帝传讯求援!”

    “休要惊慌!森罗老魔何足道哉,便由老夫代双帝出手,将之拿下即可!”

    就在众守卫惊慌之时,一道狂傲之极的声音,夹杂着万古第四劫的气势遥遥传来。

    声音未歇,一道明黄色的飞剑忽的破空斩来,正对准森罗的天灵。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