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82章 东天十六帝

第782章 东天十六帝

    “你,逃不掉!”

    森罗冷哼一声,一指按得更快,背后的巨大黑阳之影轰地崩碎成无数黑炎碎片,那些黑炎碎片继而幻化无数之不尽的黑色火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火鸦纷纷凝聚一处,发出不祥的叫声,幻化出一根比下级星域都要巨大的黑炎巨指,邪气凛然,朝九幽帝方向猛地按下。

    那一指之上缠满黑炎,那黑炎并非真正的火焰,而是极致的黑暗力量所演化。

    从巨指之上散逸的黑暗气息,顷刻弥漫至周遭数十颗修真星之上,那些修真星之上的生灵立刻化作黑色血浆溶化。

    最终,就连那些修真星也一一崩溃。

    极远处成千上万修真星,被那邪恶气息波及,灵气污浊,星上的修士修为竟纷纷跌落起来!

    这一刻,九幽星域中无数修士纷纷露出惊惧不已的神情,他们能感觉到,有一位绝世强者正在九幽星域之中,蛮横地施展毁灭级神通!

    整个九幽星域的寒冰,在这一刻尽数消融为黑水。

    无边的黑气,从巨指之中散出,卷向九幽帝。

    九幽帝神情大惊,他知道黒曜指的恐怖歹毒之处,乃是损人道行,坏人道真,非他可抗衡,若他受了此指,修为必定大损,最好避开此指才是稳妥。

    猛地抬手一撕,在身前撕出一个银色冰门,一步踏入其中,早已不知去向。

    那巨大指芒却也一震之下,震碎无数虚空裂缝,钻入裂缝中,无影无踪。

    片刻后,整个九幽星域的星空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继而,星空之中炸裂无数虚空裂缝,更有数之不尽的寒冰沟壑在星空中疯狂延伸。

    最终,星空某处轰地一声巨响。凭空浮现一个银色冰门。

    那银色冰门方一浮现,便立刻炸裂成无数冰屑,中有一名衣衫褴褛的紫袍老者,满面黑气地跌落而出,气色衰败之极,不但修为大损,几乎跌落帝位,就连一条手臂,都诡异的从臂弯处断掉,那断裂处。黑血直流。

    “万古第六劫的九幽大帝,竟被森罗仙王一指重创!”第九星辰中,宁凡目睹眼前的一切,满面震撼!

    森罗的强大,仍在宁凡预估之上!六劫仙帝九幽大帝,非森罗敌手!

    九幽帝面色灰败地咳嗽着,望着森罗,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那恐惧之后。又有几分狠戾。

    他与森罗恩怨太多,料想是不大可能与森罗善了了,难免一战。

    目光一决,未断的左手按在储物袋上。取出一具雪银色的巨大龙骨,当空祭起。

    那是一具陨落了不知有多少年的妖龙龙骨,从这龙骨的气息判断,此龙生前至少也是万古第六劫的修为。

    九幽帝目光一狠。他要用这具龙骨,召唤出这具妖龙的残魂,与妖龙残魂合力。与森罗一战!

    他指诀一变,那龙骨便在喀嚓声中动了起来,发出寒霜扑面的龙之吐息,空洞的眼眶忽的闪现两团银色火焰,狠戾地望向森罗,忽的发出一声震惊星域的龙吼。

    龙吼一现,星空中立刻浮现大片大片的虹色雷海,无数虹雷蜿蜒如蛇,雷声呼啸,朝森罗劈去。

    “流龙的残骨么千雨生前,曾赞过流龙的圣洁、美丽。流龙,龙族妖类中最美的一种龙,想不到死后,也只是一具丑陋不堪的枯骨而已”

    森罗一贯寒冷的双目,再次浮现追忆之色,继而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望着漫天雷海,既不逃,也不避。

    一抬手,手中立刻多出一把小斧,整个小斧通体透澈,宛如是由血色水晶雕刻而成。

    小斧之上,刻着一首小诗,字体粗犷狂嚣,是森罗的字迹,诗句却婉约清丽,绝非森罗可以写出。

    “第一花好,不教万叶恨萧萧。

    第二月圆,不教萧郎负婵娟。

    最是家好人相欢,此生此夜永长安。”

    那是一个女子随性吟出的小诗,刻在了森罗的斧上,更刻入了森罗的心中。

    只是她等的萧郎,从不是他。

    只是她要的长安,他给不了。

    他能做的,只是让所有负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手中的血斧,忽的变得巨大,足有一人之高,被森罗狠狠握在手中。

    那血斧,是他的道兵,斧名,长安!

    这一刻,森罗眼中的追忆尽数化作了愤怒、疯狂,向天而吼!

    长安长安!

    “不为你绿的万叶,本座便让它一世凋零,从此东天休想花好!

    不为你照的明月,本座便让它永夜残缺,从此东天休想月圆!

    本座要让神虚血流成河,要让天狱永无安宁,要让东天,从此永无长安!”

    嗤!

    迎着雷海,森罗一斧劈下,但见斧芒一闪而逝,无边的血焰立刻顺着斧芒游龙般散开,将虹雷雷海一一吞没。

    第一斧,灭了漫天雷海,森罗一抬手,再次扬斧,没有任何迟疑,向那流龙残骨一斧劈下。

    第二斧劈下,虚无的星空立刻被血色斧芒断为两截,大片大片的星空崩溃着。

    那流龙残骨被斧芒劈中,立刻发出惊天惨叫,在血芒中碎为无数骨粉消逝。

    九幽帝神色大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森罗竟会对他取出长安斧!

    他与森罗好歹也有无数年的交情,对森罗种种神通颇为了解!

    长安斧,长安斧!

    九幽帝了解森罗,知他若取此斧,便定是对敌人存了必杀之心。

    长安斧是一柄凶煞道兵,每次攻击都需要消耗森罗精血,方才得以发挥十成威能。

    且一旦取出,不斩尽眼前之敌,饮尽敌修鲜血,便难以收回体内!

    “当年老夫不过偷袭了他一指,他竟对老夫非杀不可?!”九幽帝心中大惊。

    眼见森罗再次抬斧,朝着自己方向劈出第三斧,九幽帝一咬牙。身形一晃,化作数以百万的银色流光,朝数百万方向分而逃遁。

    这数百万流光是他独门逃生秘术,按理说,其中只有一道是他的真身。

    此刻的九幽帝已被黒曜指重伤,道行也大损,本就不是森罗对手,此刻更非森罗之敌,又见森罗取出必杀之斧,自是不敢再正面硬撼了。

    森罗望着诡计逃遁的九幽帝。冷笑不绝。

    任数百万流光遁去,竟是不阻不拦,斧芒一斜,反倒朝着某处空无一人的地方一斧劈去。

    这一斧劈下,那处星河立刻大片大片的崩溃,裂缝中,跌落出一个狼狈之极的身影,赫然竟是九幽帝。

    九幽帝根本没有藏身于遁光中逃遁,而是狡猾的藏身于此。准备留在此地观望,若有机会,伺机偷袭森罗。

    那数百万流光,仅是障眼法而已。

    此人想法虽好。却不幸被森罗识破行藏,一斧劈出身形,立刻咳血,于星空中连退。

    好容易稳住身形。周身竟再无一片好肉,处处都是血斧斧芒留下的伤口。

    “森罗!老夫好歹与你相识多年,当年不过鬼迷心窍偷袭了你一指。你难道定要与老夫分个生死不成!”九幽帝怒吼道。

    “罗九,你伤我一指,本座可念在往昔交情,只还你一指,就此作罢。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喝下那一碗元神酒!你负本座,本座便与你恩断义绝。你伤千雨,本座便让你灰飞烟灭!定天之术!”

    森罗怒极反笑,猛地抬手一指,朝九幽帝一点,无数虚空黑线立刻将九幽帝生生定在星空之中!

    宁凡目光微惊,万万没料到森罗竟连定天术都会使。待仔细看时,发现这定天之术不过是森罗模仿出的伪神通,并非真正的定天术,方才诧异稍减。

    那九幽帝被森罗一指定在星空,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更是无法动弹、反抗,心中大惊。

    “不可能!你所施展的明明不是真正的定天术,为何竟能定住老夫!”

    “哼!不是正统之术,又如何!”

    嗤!嗤!嗤!

    森罗冷哼一声,一指定住九幽帝,另一手持斧,不遗余力地斩在九幽帝的身上。

    一斧,两斧,三斧

    十斧,百斧,千斧!

    一道道震惊星河的斧芒劈在九幽帝身上,不断引发着毁灭波动。

    九幽帝伤势越来越重,肉身渐渐全部崩溃,只剩金色的元神不灭。

    那元神之所以是金色,只因被帝气所保护着。

    斧芒虽厉害,不断重创、削弱着九幽帝的元神之力,却始终无法将这金色元神彻底斩灭。

    目睹了这一幕,宁凡心中深为震撼。

    他曾从某部古籍中见过,仙帝身怀帝影,可仗着帝气守护元神,万劫不灭,难以灭杀。

    九幽帝虽不敌森罗,但森罗却也难以灭杀九幽帝的。

    莫说是森罗,便是万古第八劫的神虚双帝,也休想轻而易举灭掉仙帝元神。

    “森罗!你虽厉害,却也杀不了老夫,奉劝你速速放了老夫,否则”九幽帝金色元神冷笑一声,正欲威胁两句,下一瞬,面色陡变。

    “罗九,你当真以为本座杀不了你?”

    森罗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猛一收斧,将血斧收回体内,继而大手猛抬,五指朝九幽帝方向隔空一抓。

    这一抓之力,动用了森罗奈以成名的虚空之力,更动用了他从流沙始祖那里夺来的光阴之力。

    当光阴之力与虚空之力交汇,时空仿若在这一霎定格!

    生死之道,真虚之道,时空之道!

    而后,便是轮回!

    森罗一路走来,于修道第一步参生悟死,于修道第二步参悟真虚,又悟空间之力,夺得时间之力。

    这一刻,他的手中赫然竟缠绕着一股真真正正的轮回之力!

    与宁凡初略得来的轮回之力不同,这一股轮回之力,强大而恐怖,足以抹灭九幽帝的元神!

    所以,九幽帝真正开始恐惧了!

    “轮轮回之力!这是传说中修道第三步的圣人才可掌握的力量,你为何能施展出来!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九幽帝惊惧交加地嘶吼道。

    “你,无需知晓!灭!”

    森罗手掌狠狠一握拳,五道轮回指芒立刻化作爪影,撕裂星空,同时轻而易举地撕碎九幽帝的元神。

    这一日,东天仙界之中,一位名动星河的大帝陨落于森罗之手!

    但九幽帝,却非此次东天之乱唯一一个陨落的大帝!

    灭杀了九幽帝,森罗伫立于九幽星域良久,却并未在此星域展开屠星杀戮。

    抬手一摄,将九幽帝的金色元神碎片摄入手中,细细端详后,摇头道。

    “轰神术虽妙,却无法以仙帝之上的元神为引施术。此术厉害归厉害,却终究也有极限的。”

    “罗九,你虽负过本座,更伤害了千雨,但你之兄却为了救本座而陨。你与本座的恩怨,本座只杀你一人,不牵累你的族人!”

    言罢,森罗一口吞下那些元神碎片,豁然转身,朝另一个方向遁去。

    横冲直撞,完完全全地横冲直撞。

    不知在星空中遁行了多久,森罗止步于另一帝星星域。

    帝星星域,镇元星域!

    在这一帝星星域之外,早已布好了大阵,守卫着数之不尽的强者。

    在那无数强者众星拱月的中心处,立着一个白眉童子,道袍打扮,气势惊天,竟又是一位万古第六劫的仙帝!

    “听说你弑了九幽帝,可有此事!”白眉童子冷哼一声,向森罗怒而问道。

    很显然,他已得到森罗的种种情报,只是心中仍不大相信。

    森罗冷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单手一抬,在虚空之中一抹,虚空立刻浮上一层层寒气,寒气中,一柄森寒之极的雪银之剑,悬浮于森罗身前。

    此剑非法宝道兵,而是神通所化!

    此术,是九幽帝的底牌神通之一冰冥剑!

    可惜,在森罗面前,九幽帝还未来得及施展此术,便含恨而陨。

    宁凡在第九星辰中观看此剑,目光越来越凝重,只觉得此剑森寒之极,一剑出,足以冰封一整片中级星域,却也不知此术是九幽帝之神通。

    那白眉童子却是知晓此术的,一见森罗竟施展出九幽帝的神通,立刻露出震撼之极的神情!

    “你你当真杀了九幽帝,并以‘虚空夺道’之神通,吞了他的元神,夺了他的神通秘术!不可能!你仅是仙王,为何可灭掉仙帝元神!”

    嗤!

    回答白眉童子的,是一道道寒冰剑芒。

    却见森罗二话不说,直接握住了冰冥剑,剑指镇元星域。

    一霎间,镇元星域开始大片大片的冰封,无数守御在星域外的修士直接被冻杀!

    在九幽星域,森罗尚还看在九幽帝兄长的面子上,给九幽星域修士留几分情面。

    但在这里,他无须给任何人留情!

    “交出十二支破天箭,本座可饶你一命,否则,死!”

    森罗冷冷看着白眉童子,那白眉童子,名为镇元大帝,坐镇于镇元星域,是东天十六帝之一!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