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72章 师兄,你错了!

第772章 师兄,你错了!

    神空大帝三百门徒之一,堂堂真仙修为的许年,竟死在了一介命仙——宁凡的手中!

    无论是流沙族修士,还是联盟修士,抑或是神虚阁修士,此刻一个个尽皆望着长空,神情皆带着不同程度的震撼。

    宁凡本想对许年搜魂,却发现许年识海种有特殊禁制,无法读取记忆。

    放弃了搜魂打算,抬手灭杀、封存了许年的元神,将之收入魂袋。

    在许年陨落之处,赤红的道光闪烁,凝成一颗赤色道果。

    渡真道果!

    一颗渡真道果的价格,约在千亿道晶左右,且一般有价无市

    在这渡真道果成形之后,又有无数老怪目露贪婪、火热,却无人出手抢夺。

    穆图不敢出手,神虚真仙不会出手,联盟三名渡真初期的真仙,自问没有从宁凡手中夺走此道果的实力,自也不会出手。

    宁凡斩杀了许年,表露出的实力完全堪比真正的渡真初期。

    这份实力,没有借助任何外力,便已堪比渡真。

    且三名联盟渡真还知道,宁凡拥有轰神术这一强大底牌

    也就是许年那种自视甚高的人物,才会向宁凡发难。

    许年是仙帝门徒,有仙帝庇佑,往日里便是遇上舍空也是一副嚣张态度。

    他出手之前,并非过多打听宁凡的情报,也未将鬼玄初期的宁凡放入眼中。

    他是新晋渡真,境界尚未稳固。宁凡却恐怕已是整个东天之中‘渡真之下第一人’。

    他的背景,未必就比宁凡深厚。他的法力,未必就比宁凡浑厚多少。他的道,更是远不如宁凡厉害。

    宁凡有自己的道,他与许年的差距,并不大。

    许年会死在宁凡手中,不足为奇。

    许年还只是渡真初期中的弱者。宁凡能杀许年,却不代表能杀其他渡真初期。

    收了渡真道果,收了许年的储物袋,宁凡服下一颗丹药,用以恢复法力,而后身形一晃,朝地面降落。

    一步步,朝着小妖女方向走去。

    流沙族修士,一见宁凡走来,纷纷如避虎狼。退至一边,哪还有一人敢对宁凡不满,之前宁凡杀戮流沙族人之事,更是无人敢再提。

    联盟修士中,本还有少数人不服宁凡一步成为联盟盟主。

    但在宁凡斩杀许年之后,再无任何人敢说宁凡没有资格当联盟盟主。

    能杀许年,宁凡虽未突破渡真,地位却已完全等同于渡真。

    见宁凡朝自己走来,小妖女立刻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想不到夫君竟这么厉害。连许年都可斩杀那许年乃是神空大帝三百门徒之一,你杀了他,恐怕会惹来不少麻烦。”明明在笑,小妖女的语气里却有些许担忧。

    “嗯。”宁凡淡淡应了声。

    惹麻烦便惹麻烦吧。他惹过的麻烦还少了么?

    神空大帝乃堂堂仙帝,自恃身份,自不可能亲自出手为难宁凡。

    仙帝的时间何其珍贵,能浪费在一个鬼玄小辈身上?

    故而就算神空大帝派人对付宁凡。最多也只会派些渡真、舍空吧。

    宁凡自是不会畏惧的。

    “夫君可知神虚双帝?”小妖女美眸一闪,传音问道。

    “知道。神虚阁共有两位大帝坐镇,一为神空大帝。一为虚空大帝。”宁凡见小妖女神情严肃,便也传音答道。

    “许年是神空大帝的三百门徒之一,而我,是虚空大帝三百门徒之一,更有神虚少阁主的身份。神空虚空,向来不和。你杀许年,我保得住你!”

    小妖女的眼神罕有的认真起来,试图让宁凡相信,她可以帮宁凡摆平麻烦。

    宁凡虽无须小妖女来保护,但小妖女的这份心意,他还是很感激的。

    许年之死引发的风波渐渐平静,群修重新步入金殿,商议起剿妖大战的事宜。

    穆图与小妖女争论了几次,见争不过小妖女,只得同意小妖女的全部战略部署。

    联盟群修、流沙族修士中,有不少人被选作诱饵,负责吸出妖潮主力。

    一旦有十三妖君出现,神虚阁诸强者便会现身,负责剿灭十三妖君。

    此次妖潮需要重视的,实际上只有十三妖君。

    这十三名渡真凶妖一死,余者皆不足惧。

    十三妖君很少离开流沙星海,想要将十三妖君从流沙星海引出,诱饵的分量必须足够。

    穆图有着流沙族长的身份,自不能作为诱饵的。

    其他三名渡真盟主,全部成了诱饵,便是宁凡这第五盟主,也被选入了诱饵之列。

    小妖女,亦自愿加入了诱饵队伍。

    有了这些重量级的诱饵,想必可引出十三妖君吧。

    大战之期定在一个月之后,只因流沙星海每隔一个月才会有一日毒雾消散。

    待毒雾消散,才可引出十三妖君剿灭。

    计划一定,许多事情都需要好好准备了。

    一连七日,宁凡根本看不到小妖女的人。

    这七日,小妖女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从流沙族内、联盟之内揪出了十几个妖族内应。

    有碎虚,也有命仙,所有人的识海都被种下了禁制,根本无法搜魂。

    毫无疑问,这场妖潮的背后有某种阴谋进行着。

    至于阴谋是什么,便是小妖女、宁凡也猜不出个所以然。

    宁凡本还有话想问一问小妖女,但小妖女忙了七日都未露面,他也只得将想问之事暂时放回肚子里。

    七日间,宁凡呆在玄阴界,将许年等强者的元神全部以秘法祭炼,轰神之术的威力又提升了许多。

    自流沙族庙里盗来的香火之力,被宁凡尽数炼化。

    此次盗来的香火之力总和,比姚家始祖的香火还略多一些。

    可惜所有的香火之力加起来,也仅仅使得宁凡法力暴涨了数成,仍不足以突破鬼玄中期。

    突破鬼玄中期需要的法力太过庞大。若这香火数量多出三倍,宁凡倒可尝试突破境界。

    第二步境界,每一小步都需要数千年乃至数万数十万年来苦修。

    香火虽是提升修为的捷径,却也不是万能的。

    “鬼玄中期,还很遥远”

    第八日,宁凡摇身一晃,离开了玄阴界。

    外界,夜凉如水。

    刚回到外界的行宫中,便察觉到自己的屋内多出了一道轻柔的呼吸声。

    宁凡越过屏风,走近床榻一看。却见一个黑衣少女和衣睡在自己的床榻上,轻纱之下的容颜,带着不少疲惫之色。

    此女正是忙碌了七日的小妖女,一忙完手中事情,她便来烦宁凡了。

    她睡得并不沉,警觉性很好,在宁凡进屋的瞬间便醒了过来,却懒懒地不想睁开眼。

    感知到宁凡走近,小妖女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坏坏一笑,好似仍在沉睡,不经意地翻了个身,轻纱薄衫立刻从香肩滑落了些。露出肩膀、胸口不少雪白

    “睡相真差”宁凡目光扫过小妖女裸露的雪白,无奈地摇摇头,扯过薄被,盖在她身上。

    转身欲走出房间。便在这时,小妖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修,也不装睡了。

    她本想露一露身体,调戏宁凡一下,想不到宁凡意志太坚定,完全不被勾引。

    “听罗长老说,夫君找我有事?”小妖女笑眯眯地问道。

    罗长老,正是此次跟随小妖女前来的渡真巅峰。

    “嗯。那个穆图有问题,小心些。若我没感知错,他隐藏了修为,真实修为是舍空初期。”

    “舍空初期!果然如此”一听此言,小妖女先是微惊,而后秀眉紧蹙,神情十分凝重。

    许久之后,小妖女方才舒展了秀眉,一翻手,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茶杯,品着灵茶,笑眯眯地看着宁凡。

    “你在关心我?”

    “我不能关心你?生死劫中,我们可是做过真正的夫妻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宁凡笑问道。

    “咳咳咳”一听宁凡提到生死劫,小妖女险些没被茶水呛死,以她脸皮之厚,都不由得耳根微烫。

    生死劫幻境里,她与红衣不止一次服侍过宁凡

    虽只是幻境,但她与宁凡的关系,早已算不得纯洁了吧。

    夜风吹入窗棂,气氛一时有些爱昧、尴尬。

    见小妖女竟也会害羞,宁凡一笑,转移了话题。

    “乱古大帝与神虚阁是否有什么恩怨?你曾说过,因为我是乱古传人,所以你会纠缠于我。因为我是乱古传人,所以我与你之间终有一战那一日,你当众说出我乱古传人的身份,神虚阁群修竟尽皆色变我想知道原因。”

    “真想知道?”小妖女狡黠地一笑。

    “嗯。”

    “这本是神虚阁的隐秘之一,不容泄露,不过若你想知道,我自然会偷偷告诉你。不过有个问题我想先问问你,你可还记得欠我的第三个人情,尚未归还”

    “记得,若你想好了让我做的第三件事,可告知于我,我自会达成你的心愿。”宁凡坦诚道。

    “嘻嘻,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第三件事我还没想好,待我想好了会告诉你的。现在,我给你讲讲乱古大帝与我神虚始祖的关系吧”

    言及于此,小妖女抱着双膝坐起,夜风一吹,裙摆微侧,露出洁白的脚踝与精致的雪足。

    “乱古大帝与神虚始祖,亦敌亦友,偏偏神虚始祖,对乱古生了情愫这情愫,自是无法得到回应的,后来乱古大帝陨落于某场大战,再后来,神虚始祖孤老此生始祖有一个遗愿:后世的神虚传人,若遇上乱古传人,要么纠缠一世,一场痴缠,了她夙愿;要么生死对决,便是无法厮守。至少也要证明,神虚不弱于乱古”

    “我在下界之时,遇到了你师母——就是韩元极的夫人。她是阴阳魔脉,且对此魔脉领悟极高,可算是一个乱古传人吧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双方自无法厮守一生、痴缠一世,故而只能生死对决了。我本想等她修为高一些,再与她分个生死,岂料。韩元极竟一时疏忽,害她半死不活所以,我暂留于雨界越国,韩元极要救活她,势必要寻到另一个乱古传人,他找到了你,而我也找到了你。”

    “嘻嘻,夫君是想与我痴缠一世,还是与我生死对决!”

    小妖女一笑之后。俏脸一板,神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宁凡始终不发一言,听着小妖女的故事。

    待听到小妖女的提问后,失笑摇头。

    这个问题。本不就需要回答的。

    他不会与小妖女为敌,不会与她分生死。

    痴缠一世,倒也不错,虽说此女有时候确实很烦人

    “你不说话。我当你自愿与我痴缠一世了?这可不是我用第三个条件逼迫于你的。”小妖女狡黠一笑。

    “好。”

    宁凡点点头,复又言道,“传闻神虚阁有两大禁地。一为‘诸神之墓’,世人称之为神墓,中有无数神魔传承;二为‘虚空天狱’,世人称之为天狱,其中囚禁着无数东天重犯”

    “你想入神墓?为了乱古大帝第二传承——《乱环决》?”小妖女笑眯眯地看着宁凡,一下子便猜透宁凡的心思。

    “是。”宁凡一怔,却没有否认。

    “神墓共九层,前三层藏有不少一星至三星的神魔传承,对四天所有修士开放,任何人只要缴纳足够多的道晶,便可进入其中,寻找想要的神魔功法。四至六层,藏有不少四至六星神魔传承,仅对神虚阁内部修士开放,需耗费宗门贡献才可进入。七至九层,藏有七星之上的神魔传承,那种重地,便是我也只有资格进入一次,获得了《虚空经》的完整传承你进不去除非你”

    小妖女轻轻一叹,没有继续说下去。

    《乱环决》是一部九星神魔功法,为乱古大帝的最强攻伐之术。

    这传承,必定藏于七层之下。那层数,宁凡进不去除非

    宁凡问道,“除非什么?”

    “神虚双帝,在我神虚阁中各掌一处禁地。神空大帝掌神墓,虚空大帝掌天狱除非你获得神空大帝的垂青,被他允许进入七层之下,或者持有始祖令信——‘神虚令’,否则便是你有仙帝修为,也入不了第七层”

    小妖女目光微微流露出歉疚之色。

    若她不曾唤宁凡一声夫君,许年便不会来寻宁凡麻烦,宁凡也不必斩杀许年、得罪神空大帝。

    也许,她能凭自己的手段,令神空大帝不追究宁凡的责任。

    可惜,她绝无任何手段,能令神空大帝垂青宁凡,允宁凡入神墓底层。

    一听此言,宁凡皱了皱眉,叹道,

    “没有神空大帝的允许,便不能进入神墓底层寻找《乱环决》的传承么,真是可惜”

    “若你与我划清界限,或者干脆与我为敌,砍下我的人头,送与神空大帝,神空大帝应该会对你重生好感哦~”小妖女嬉笑道。

    “”宁凡无语地看着小妖女。

    他岂会为了一部功法,砍下她的头,屈膝求荣?

    “大战还有二十多天便会到来,在此之前你好好休息,之后恐怕还有你忙的。我先走了”

    宁凡转身欲走,看情形,是想将自己的行宫送与小妖女休息了。

    一见宁凡淡然如水的表情,小妖女得意地一笑,她就知道她不会看错人。

    宁凡岂是那些会为了利益违背本心的人?

    他太过偏执,太过倔强,这世上怕是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屈膝低头的。

    “等等。夫君也要小心穆图哦他可能不止是舍空初期的修为他可能,很危险!”

    在宁凡即将踏出房门的瞬间,小妖女忽的叮嘱道。

    “好,我会小心!”

    流沙界内,穆图拄着黄金权杖,立在沙漠的无边夜色里。

    在这无人察觉的地方,他浑浊的双目中,渐渐流露出疯狂之色!

    “神虚之人已经追来,老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行动,需要提前了!”

    “师兄,这一次你真的做错了!你,错了!”

    “这一次,我定要毁了神虚阁,毁了天狱!”

    “千雨我会让你重新看到东天仙界的繁花似锦!那束缚你的镇天钟,由我亲自毁掉!”

    “谁挡,谁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