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67章 穆图的诡异

第767章 穆图的诡异

    那乌金剑芒,正是宁凡的道兵斩忆道剑!

    以宁凡堪比鬼玄后期的法力催动此剑,几乎没有任何鬼玄后期可挡此剑一剑之威!

    在此剑出现的瞬间,非但拉鲁感觉到了危险感,面色大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黄金巨城中无数观战修士,同样面色大变。

    他们都看出宁凡的道兵神通厉害!

    没有任何犹豫,拉鲁目光转冷,一把抓起身后的鬼玄初期手下,朝迎面而来的乌金剑芒狠狠掷去。

    之前,他还一副为属下出头的姿态。

    一到生死关头,他竟毫不犹豫拿属下当挡箭牌。

    那鬼玄初期的黄金卫哪里想得到会被拉鲁长老当做挡箭牌。

    他好似一个沙包一般,被拉鲁狠狠丢向乌金剑芒。

    但见那乌金剑芒幻芒一闪,一霎化作十万八千道幻影黑剑,朝那鬼玄初期黄金卫迎面斩下。

    一幕幕幻境,遮蔽了此人的双眼,勾起了他心中最为痛苦的回忆。

    回忆中,他依稀看到一生中最为愧对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一剑斩下了自己的头颅

    “瞬杀鬼玄初期!”这一刻,无数修士同时惊呼,震惊于斩忆道剑的强大。

    斩杀了鬼玄初期的黄金卫,宁凡屈指一点,十万八千道幻剑剑光一闪,将拉鲁的所有退路封锁。

    一拂袖,十九名黄金卫的元神全部被宁凡收走,一一搜魂灭忆。

    只是匆匆观看他们的记忆而已,这些人的记忆,并无任何不对之处。

    秘法杀死了这些元神,暂时封入魂袋,留待日后轰神术使用。

    19名黄金卫的储物袋皆被宁凡收走,宁凡方才好整以暇地看着困于剑阵中的拉鲁。

    拉鲁并非弱者,即便是困于幻影剑阵中。竟也没有被幻剑瞬杀。

    他对危险的感知非常敏锐,行事又特别果断。

    一见斩忆道剑厉害,毫不犹豫地拿属下当挡箭牌,其心狠程度,可略见一斑。

    奈何,他实力终于逊于宁凡,虽未被幻影剑阵瞬杀,却也被重重幻影围困,难以自拔。

    眼见幻象越来越多,拉鲁一咬牙。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金色玉简,一把按碎。

    口中则念念有词的高声斥道,

    “禁术,太阳神镜!”

    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数之不尽的金光从玉简碎片中流出,在他头顶三尺处凝作一个神镜秘宝,金光耀世,犹如太阳!

    一道金色神光从神镜中横扫而出。带着鬼玄巅峰一击的威能!

    那神光一扫之下,十万八千幻剑立刻在阳光下滋滋燃烧,化作烟雾消散。

    只瞬息间,所有幻剑俱被击破。斩忆道剑的本体出现,被金光一击之下,发出铮铮剑鸣,倒飞回宁凡手中。

    “这是流沙族的禁术玉简!每一位流沙族人。一生都有一次机会,从流沙族族庙中求得一份禁术玉简,可作为保命底牌。想不到。拉鲁竟被逼迫到如今绝境,连唯一一份禁术玉简都用掉了!”一些修士惊呼道。

    “流沙族的禁术玉简么”宁凡眉头一皱。

    若非拉鲁在关键之时动用了禁术玉简,绝对难从幻影剑阵下保命的。

    头顶的太阳神镜发出一击之后,化作金光消逝。

    拉鲁面色难看之极,在宁凡展露出实力后,他已十分确定,自己绝非宁凡对手。

    禁术玉简只有一个,下一击,他多半无法从宁凡的攻击之下保命。

    诚然,以他一人之力,并非宁凡之敌,但若是纠集城中流沙族人,围攻宁凡,未必不能胜的!

    “守城神兽何在,速来随本座诛杀此獠!”拉鲁言罢,取出一个金色笛子一吹。

    八名镇守于城门的师身人面巨兽,立刻化作八道神光,朝黄金城中心飞来。

    “滚!”

    宁凡目光一厉,只一个眼神扫向八兽。

    那眼神之中,有着一股无法想象的威压,朝八兽狠狠压下,除八兽外,无人可知!

    那是扶离祖血之威与雨神王血之威融合之后的威压!

    神兽为妖族、神族融合后的产物,同时受两种威压克制,根本无法抗衡宁凡的威压!

    八头狮身人面兽一惊之下,竟是骤然自长空坠落于城中,砸毁了一座座房屋,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一个个老怪纷纷震撼不已,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向来倨傲的狮身人面兽,为何会在宁凡面前露出如此惊恐的姿态。

    “怎么可能!狮身人面兽即便是死,也不会向任何人低头,更不会露出畏惧之色!它们为何会怕你!”拉鲁目光剧变,咬咬牙,又是向天一吼,

    “雷图长老,乌森长老,艾莫长老,速速助本座一臂之力,斩杀此獠,事后本座愿以十二颗‘赤精石’相赠!”

    “十二颗赤精石!”三道声音立刻从黄金城内传出,暗暗震撼拉鲁的报酬之丰厚!

    黄金城中的观望者里,本也有流沙族人,却无人愿意出手救助拉鲁。

    但在拉鲁许下赤精石的报酬后,立刻便有三名鬼玄后期的老怪身形一晃,从三个方向飞遁而来,与拉鲁一道,将宁凡包围在中心。

    这三人,决定为了赤精石的重利帮一帮拉鲁。

    三人俱都**着上身,身上戴着黄金饰品。

    这三人,同样是流沙族的长老,另一个身份,则是剿妖联盟十二名盟主之一。

    “拉鲁!实话说,老夫看不惯你针对联盟修士的行为!不过看在赤精石的面子上,老夫今日姑且帮你一把,杀了这狂妄之徒!”雷图长老身形矮小,冷笑道。

    “此子尚未正式加入剿妖联盟,便敢杀我流沙族修士,但论这一点,杀他百次都不为过了!”乌森身材枯瘦,凹陷的双目泛动着阴冷的杀机。

    “十二颗赤精石么,一人可分四颗啊呵呵。若能再得四颗赤精石,本长老体内的真阳之力,又可提升不少,最多千年,必可突破鬼玄中期!”艾莫长老目露贪婪之色。

    见有三名鬼玄后期帮助自己,拉鲁渐渐又有了底气,森然一笑,指向宁凡道,“杀了他!”

    在拉鲁话音落下的瞬间,雷图等人立刻出手。施展出一式式金色秘术,轰向宁凡。

    拉鲁本人亦施展出一式金色神通,四人的神通,皆与真阳之力息息相关。

    四人联手合击之力,便是鬼玄巅峰也未必能接下!

    被四名鬼玄后期围攻,宁凡并无任何惧色,目光扫了金殿方向一眼,若有所思。

    他斩杀诸黄金卫的声势,根本无法隐瞒。金殿中的四位剿妖盟主,怕是早已知晓外界出现的变故了。

    然而直到此刻,四名盟主也无人出面,制止这场厮杀

    这些人是在默许拉鲁等人的行为。还是在忌惮自己的实力,不敢出手阻拦

    四式绝杀秘术越临越近,宁凡眼中寒芒也越来越冷厉。

    一步踏下,地生铅莲。莲化百万影!

    百万莲影护身,便是渡真初期的真仙,也未必能轰碎这漫天莲影防御。

    轰!轰!轰!轰!

    四式秘术轰在莲影障壁上。只激起淡淡涟漪,根本无法轰开莲影防御!

    “古神之术,三花聚顶,且此子竟已将此术修炼至第一花圆满的境界若是如此”

    金殿之中,忽然传出一道老者的诧异之声,出声者,修为是渡真初期,为流沙族族长

    三花聚顶之术,在东天仙界并非罕见之术,却罕有人可修成,更罕有人可将此术修炼至第一花圆满的境界。

    黄金城中,无数老怪认出宁凡施展的三花聚顶之术,各个目瞪口呆。

    此地老怪虽多,却并无一人见过第一花圆满的三花聚顶!

    这一刻,宁凡身边有百万铅莲盘绕守护,便是渡真初期的真仙,也未必能伤到他!

    这一刻的宁凡,虽只是鬼玄初期修为,凭借这三花聚顶之术,却已在渡真之下的战斗中,稳立于不败之地!

    见自己等人联手合击竟无法伤及宁凡分毫,拉鲁等四名流沙族长老面色大变。

    下一瞬,却见宁凡屈指一点,十万八千道幻剑封锁长空,将四名长老困于剑阵之中!

    拉鲁等人面色一变,早已见识过斩忆道剑的厉害,哪敢怠慢。

    雷图、乌森、艾莫等三名长老,纷纷取出各自保命底牌禁术玉简,一一按碎!

    “禁术,炎杀剑!”

    “禁术,画地为阳!”

    “禁术,真阳甲”

    雷图长老召出一柄金色火焰所凝的巨剑,一剑劈开幻影剑阵,面色惶恐,夺路便朝金殿逃遁!

    他知道,自家族长就在金殿之中。

    只是他并不明白,为何黄金卫被宁凡斩杀,自己等四名长老被宁凡袭击,自家族长却并不为族人出头,而是在金殿之中冷眼盘观这一切。

    此刻的雷图已深深确信,便是自己与拉鲁等人联手,也绝非宁凡的对手。但说宁凡的三花防御,便非他们可以攻破。

    雷图逃出了幻影剑阵,乌森、艾莫二人便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们从族庙中获得的禁术玉简,皆是防御神通,最多能保他们在剑阵中暂时无碍,却无法助他们杀出剑阵。

    拉鲁就更倒霉了,他的底牌玉简已经用掉,此刻的他,凭自身实力根本无法抗衡斩忆道剑的威能。

    一幕幕幻象,浮现于眼前。

    在那幻象深处,他看到了往昔一幕幕回忆。

    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害死了无数联盟修士。

    那些惨死的联盟修士,一个个化作行尸,手持乌金长剑,朝他围杀而来。

    无路可逃!

    嗤!

    一道幻剑剑光将拉鲁的丹田洞穿。

    一声惨叫,惊传整个黄金城,却又很快减弱、消逝

    拉鲁,陨!

    刚逃出金殿的雷图长老,一听闻拉鲁的惨叫,心知拉鲁已死,心中畏惧更浓,逃得更快。

    一个晃神。已逃至金殿入口,立在封印的金殿大门外,开口便道,“族长,救我!”

    整个流沙族,除了族长及几名尚未返族的鬼玄巅峰强者,只剩他们四名鬼玄后期留守流沙界!

    若流沙族长不出手救人,今日怕是无人能从、无人会从宁凡手中,救下他们的性命!

    “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一道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从金殿之中传出。

    而后,金殿大门徐徐开启。

    那声音,是流沙族长所发出。

    那声音,似想教唆宁凡,放过雷图等人的性命。

    一见金门开启,一听族长发话,雷图大喜过望,心道自己的性命定然是保住了。

    在雷图看来,宁凡再厉害也不过是鬼玄初期。胆子再大,也不敢在渡真老怪发话后暴起杀人的。

    这种想法才刚刚升起,下一瞬,他忽然觉得眼前的风景飞速变幻。

    他好似高高飞起。目光下移,却看到自己无头尸身血如泉涌,倒在尘埃之中

    嗤!

    一道清吟的乌金剑光,后知后觉地斩过雷图的脖颈!

    却见宁凡手中不知何时起。多了一柄乌金幻剑,一剑斩掉了雷图的人头。

    那乌金幻剑,正是从十万八千剑阵中随手抽出的一把!

    在雷图殒命的瞬间。两道惨叫声亦相继从剑阵中传出。

    乌森、艾莫两名长老,虽能凭禁术玉简在幻影剑阵中撑过一时,却也撑不过太久。

    此刻,终还是殒命了!

    四名长老的尸身、储物袋,通通被宁凡收走!

    三名长老的元神被宁凡灭杀之后,以秘法封存,暂时收入魂袋,待日后秘法祭炼后,才可用于施展轰神之术。

    剑阵,散!

    宁凡手持拉鲁的元神,毫不留情地搜魂灭忆。

    他倒要看看,拉鲁为何会对他抱有仇恨情绪!

    整个黄金城,在宁凡连杀四名流沙族长老后,死寂一片!

    无人料想到,宁凡竟如此大胆,刚连杀流沙族十九名黄金卫、四名长老!

    无人料想到,宁凡实力如此强横,几乎已是渡真之下无敌手的境界!

    无人料想到,宁凡竟敢在流沙族长发话后,继续动手,灭杀流沙族人!

    金殿的封印之门,轰地一声,彻底开启!

    一个披散着斑驳白发、**上身的干瘦老者,步步走出金殿,目光森冷地看着宁凡!

    “就算你是杀戮殿弟子,就算你身怀轰神之术的底牌手段,今日也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

    这名干瘦老者,额头上长着一个黄金瞳,手持一柄眼镜蛇图案的黄金权杖!

    他每一步踏下,地面都会出现一个燃烧金炎的脚印!

    他的身中,有一股似太阳般炽热的大道之力!

    此人正是流沙族族长,穆图!

    在他的身后,跟着三名渡真初期的真仙老怪,是剿妖联盟其他三名真仙盟主,皆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在三名真仙身后,跟着坤云子、血空子等一行命仙,各个看怪物般看这宁凡。

    坤云子、血空子已知晓了宁凡的真正身份,是流沙族长亲自讲述。

    在流沙族长点明宁凡‘杀戮殿弟子’、‘轰神术修炼者’的身份后,黄金城中无数老怪,纷纷猜出宁凡的身份,震撼地说不出话。

    “他,就是屠了姚宗星域、入了杀戮殿的宁凡!那个习得了轰神之术、横行东天、渡真见而退避的魔头!”

    宁凡目光一凛,眼前的流沙族长穆图,带给他很大的压力。

    若不施展诸多底牌神通,只凭自身实力与穆图交战,宁凡自问胜算绝不超过一成!

    他的三花聚顶之术虽已修至第一花圆满,然而仅凭此术,是无法越级战胜真仙的。

    好在他用诸多底牌在身,并不惧怕穆图!

    仅凭古魔傀儡,今日他可横行此地,无人可阻可留!

    “不知穆图族长想要什么交代!”宁凡搜罢拉鲁的记忆,眉头一皱,继而松开,神情不变地言道,将拉鲁元神灭杀、封存。

    从拉鲁的记忆中,他只得知拉鲁恨他的原因,与他救下血空子等人有关。

    有关仇恨原因的具体记忆,在宁凡搜索之前,已被拉鲁识海内的禁制一一焚毁。

    拉鲁的识海中,种着破坏禁制,一旦有人对他搜魂灭忆,拉鲁的记忆便会全部毁灭。

    宁凡没有搜出拉鲁仇恨的原因,却愈加觉得,流沙一行,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简单。

    “接老夫一式,或者,死!”

    穆图额头黄金瞳一闪,一股无法想象的真阳之力,化作滚滚金炎,凝做一个金火巨拳,朝宁凡当头轰下!

    这一拳之力,足以瞬杀任何一名真仙之下的修士!

    宁凡目光一冷,正欲召出古魔傀儡,一不做二不休,给流沙族一个惨痛教训。

    忽然间,目光微不可查地一闪,似从这穆图族长的身上察觉什么异样之处

    眼神一眯,宁凡却是暂时打消了取出古魔傀儡的意图,冷笑道,

    “好!宁某便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无边无际的黑夜骤然降临,北斗星辰骤然浮现于黑夜之上。

    道象,现!七重掌印,正在宁凡掌心一点点融合!

    五色药魂给了宁凡异常强大的感知力。

    若宁凡没有感知错,这穆图,隐藏了修为,并非渡真初期!

    据说流沙族的穆图族长,曾证道失败,留下严重道心之患,虽借秘法突破渡真初期,此生却永无突破初期的可能。

    如今,宁凡所见到的事实,竟与传闻不符。

    要么,穆图欺骗了世人。

    要么,此人根本不是穆图!

    此人真正修为,乃是舍空初期,实力与古魔傀儡在伯仲之间!

    (1/2)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