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66章 来自黄金卫的杀劫

第766章 来自黄金卫的杀劫

    仅一道心跳声,却在一瞬间引起了整个星域的颤动!

    那颤动幅度极其微弱,却真实的存在着!

    仅听闻了一道心跳声,宁凡竟觉得平白增加了数年道行!

    那心跳声忽的又消失了,整个星域颤动停止,好似这颤动不曾存在过。

    宁凡目光一凛,眉头紧皱,沉默不言。

    在那心跳声中止的瞬间,宁凡清晰地听到了一道古神的呢喃声。

    那是唯有拥有心窍的古神,才可听到的古神呢喃!

    “救我”

    那心跳声中,竟夹杂了一道求救之声!

    求救

    “就是这个声音!宁道友,你听到了么,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血空子的眼中,露出兴奋之极的神情!

    在听到这声心跳声之时,他的修为同样略有精进,虽不如宁凡增加地多,却也足够让他激动不已了!

    听一听这心跳声,便能让修为大进,若是离这心跳声更近些,多听几次、几十次、几百次,又可令修为获得怎样的暴涨!

    若是寻得这心跳声来源,说不定会获得莫大机缘,又会令修为获得怎样的急速提升!

    为了寻得这心跳声之后隐藏的莫大机缘,血空子毅然选择留在流沙星域,明知妖潮凶险,也要帮助流沙族对抗妖潮!

    其他选择加入剿妖联盟的修士,大多都存了同样的心思!

    甘冒凶险,也要留在流沙族,自是为了各自机缘的。

    他们却无法听到,那心跳声之下,还藏着求救之声

    宁凡目光渐渐变得晦暗难明,没有如同血空子等人那般惊喜。

    他在沉思,沉思那一道求救之声有何声音。

    传彻整个星域的古神心跳声。夹在心跳声下的神秘古神求救声,突然崩溃的仙山,突然出现的无数神藏,突然出现的盛世妖潮

    妖潮的巢穴,就在流沙星海,那里,是古神心跳声传出之地

    “这一场妖潮,似乎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宁凡眉头深锁。

    古神光阴之洞,或许也不仅仅是一个机缘。

    或许,藏了某些未知的凶险

    “呵呵。宁道友觉得那远古心跳声如何?可是一个莫大机缘?”血空子笑问道。

    “嗯,听一听这心跳声,便能让我等道行增加,确实机缘不小。”不过危险,估计也不少的。

    后半句,宁凡没有告诉血空子。

    他与血空子有旧,但关系还未好到可交付生死的地步,他不会把自己身为古神、可听到古神呢喃的秘密告诉血空子。

    必要之时,他会提醒血空子小心流沙星海。却做不到将所有秘密告诉血空子。

    众人又谈了几句,多是对宁凡的感谢、恭维,随后,血空子等人便带着宁凡。一路朝流沙族返回。

    如今的流沙星域一分为二,北域为群妖所控,南域为人族避难反击之地。

    宁凡进入流沙星域的方位,实则属于南北二域的交界。

    众人大致朝着南域飞遁。具体飞遁方向,则要参照星盘前进。

    随着逐渐深入南域,渐渐地。星空中再看不到半毁的修真星与漫天人尸、兽尸。

    沿途不时有剿妖联盟的碎虚强者巡守,一见血空子等人,立刻抱拳行礼。

    宁凡与血空子同行,身上命仙气势虽隐而不发,气息却明显属于第二步修士的范畴。

    巡守强者一听血空子说,宁凡是来加入剿妖联盟的命仙,自不会再多盘问宁凡的身份。

    望向宁凡的目光,也满满都是敬仰与崇拜。

    第二步仙人,是他们此生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一日后,众人来到流沙星域的主星,流沙星。

    这是一颗上级修真星,从远处看,外形如同一个巨大的黄色果核,表面凹凸不平。

    及到近处才可看到,此星是一座以风化山石地貌为主的修真星,整个修真星罕有植被,土灵气却不弱,此地最适合修炼土行功法。

    靠近此星,宁凡隐隐从此星之上感受到一股特殊道蕴。

    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宁凡进入流沙星的范围之时,沐浴过他的身体。

    那力量,是极其微弱的光阴之力。

    光阴是光阴之力,风化了整个流沙星,改变了流沙星的地貌!

    “呵呵,这流沙族也算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大族了。虽说流沙族此代族长只是渡真初期修为,无法令流沙族扬名东天,但在古时,流沙族还是十分强大的。据说流沙族的始祖,乃是一名万古仙尊,道成于流沙星域,曾一指推演光阴,风化了整个流沙星域的所有修真星,令所有河水枯竭,植被枯萎,山岳风化为碎石那神通,并未毁掉星域,却令得所有修真星土元力纵横,极其适于修炼土行功法”

    “到了后世,流沙族一代代没落,再无俊杰,唯一的一名人杰,是陨落于九百万年前的流沙道人,一指逆转万年光阴,消掉了某位仙尊万年道行”

    血空子讲述着流沙星地貌形成的原因,一谈到那些作古的盖世雄杰,血空子一向狂嚣的双目都变得谦恭起来。

    他十分敬仰那些古之雄杰,恨不能与之生于同代。

    “一指风化整个星域么”

    宁凡抬起手掌,指间悄然流过一缕紫金色的风烟之力。

    这风烟一指,是以轮回之力催动,而轮回之力,是至高无上的神通,便是处在第二步巅峰的仙帝,也无法窥伺轮回之力。

    这种力量,远不是如今的宁凡可以掌控。

    而轮回之力,包括了光阴之力。

    光阴之力,便是时间之力,与空间之力相对。

    宁凡若有所思,轮回非他可悟,光阴却未必不能。

    若他可提升光**悟。以光阴之力催动风烟一指,想必也可风化掉一切吧。

    风化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这流沙星域的流沙二字,或许,值得便是这风化一切的光阴神通吧。

    又介绍了几句,血空子等人便带着宁凡入了流沙星。

    如今,整个流沙星上地广人稀,除了来往巡守的联盟修士,几乎看不到任何人。

    往昔繁华一时的修城、交易城,如今已成为死寂的空城。

    所有的人。都转移到了流沙星上隐藏的中千残界——流沙界之内。

    见血空子等人入星,一队身穿金甲的修士立刻飞遁而来。

    这一队金甲修士二十人一队,各个都是命仙。

    为首之人是一名人玄巅峰的金甲老者,神情略有几分倨傲之色。

    “血统领,你不是带人执行机密任务了么,不是要过数月才会回来了,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莫不是任务失败了?”金甲老者的语气有些冷厉。

    他一眼便看出,血空子等人几乎人人重伤。

    出发时一队二十名命仙,如今只有八人回来。余下的十二人,难不成死了么

    等等!

    金甲老者的目光,忽然落在宁凡身上!

    他这才注意到,宁凡并非编入血空子小队的二十人之一。

    “此人是谁!”金甲老者的语气满是质问。

    “坤云大统领容禀”

    血空子微微一叹。将小队遭遇伏击、被群妖追杀、遇宁凡获救的种种过程,告知僧袍老者。

    这金甲老者道号坤云子,是剿妖联盟二十四名大统领之一。

    剿妖联盟有四名盟主,十二名副盟主。二十四名大统领,七十二名统领,三百余命仙强者。碎虚二十万!

    血空子在联盟中的地位低于坤云子,语气自是十分恭敬。

    坤云子性格傲慢,修为、地位皆高于血空子,对血空子自不会客气。

    初听血空子遭遇伏击,一队命仙十三死七伤,坤云子心中大怒,恨不得治血空子一个统率不利的罪名。

    但一听完血空子等人遭受伏击的全过程,坤云子怒气渐消,眉头开始深锁。

    血空子等人遭受伏击、几近全军覆没,不像是意外,也并非血空子的责任。

    血空子等人执行的是机密任务,行踪罕有人知晓,然而刚刚离开南域范围,便被群妖伏击,一队修士十三死七伤

    看起来,早在血空子等人离开南域之前,他们的行踪便已暴露。

    如此说来,流沙族内果然是有妖族的内应么,被伏击的小队,可不止血空子一队啊

    知道此次任务失败并非血空子的责任,坤云子的神情不由得缓和了许多。

    待听闻血空子等人获救,靠的竟是宁凡一人之力时,坤云子目光带着几分质疑,扫向了宁凡。

    以他人玄巅峰的修为,看不破宁凡具体境界。

    他很难想象,宁凡竟能凭一人之力屠尽五百凶兽

    “这位宁道友,真的凭一人之力屠尽了五百散仙凶兽、二十二命仙凶兽?且那命仙凶兽之中,还有一只鬼玄初期?”坤云子狐疑地看着宁凡。

    “是,这位宁道友确实凭一人之力”血空子正欲向坤云子好好讲述一下宁凡的强大,忽然间,一道强横的气势横扫开来,打断了血空子的话语。

    那气势,是宁凡所释放!

    在这股气势之下,包括坤云子在内,二十名金甲命仙俱都面色大变,根本抗衡不住宁凡的气势,蹭蹭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一个个神情大变。

    “鬼玄初期!这位宁道友竟是一名鬼玄境命仙!”

    “此人确确实实是鬼玄初期无疑,不过老夫从未见过哪个鬼玄初期,气势有他这般强大的!恐怕便是鬼玄后期,也无法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坤云子倨傲的神情,早已换做震撼之色。

    良久,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神情是何等失态,匆匆对宁凡一抱拳,罕有的挤出几分不自然的笑容。

    “想不到宁道友竟是一名鬼玄命仙,失敬,失敬!”

    “坤云道友客气了。来流沙族前,血空子道友便给我提过坤云道友的威名,听说坤云道友精擅佛宗秘法,曾凭人玄巅峰修为战平一名鬼玄初期,若有机会,宁某还想向坤云道友讨教几招的。”宁凡含笑道。

    早在来流沙星的路上,血空子便已将剿妖联盟统领之上修士的情报,一一告知给了宁凡。

    “呵呵,宁道友说笑了,老夫看人向来极准。若老夫没有看错,道友境界虽是鬼玄初期,一身法力早已堪比后期鬼玄了吧。道友法力高深,老夫恐怕不是道友对手的。”

    坤云子目光微诧,想不到宁凡竟对自己有所了解,心中不由有些自得。

    赔笑了几句,并未在这个话题多言,问起了宁凡的来意。

    一听说宁凡竟有意入流沙界,加入剿妖联盟。坤云子不禁大喜。

    似宁凡这种级别的强者,对剿妖联盟意义重大,宁凡的加入,对剿妖一事帮助不小。

    “既然宁道友有意加入剿妖联盟。这便随老夫、血道友一道回一趟流沙界吧。血道友任务失败一事,必须禀报四位盟主,我等这便入流沙界吧。”

    言罢,坤云子取出一个土黄色的令牌。朝令牌打出一道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数息之后,远不空无一物的风化山石处。忽的出现一个土黄色的椭圆光门,约有百丈之高。

    光门之内自成一界,是流沙界。

    “宁道友,请!”

    坤云子言罢,令其他金甲修士继续巡守,随后亲自带着宁凡、血空子等人返回流沙界了。

    众人一入光门,光门随即消失。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金黄色沙漠,在这片无垠的沙漠上,建着一座座沙土之城。

    偶尔也会有一个个锥形的巨石金塔,建在沙漠之上。

    那些金塔外,往往立着神情肃穆的狮身人面像。

    金塔之中,死气萦而不散,似乎曾有逝者,在这些金塔之中坐化

    “这是流沙族的往生塔,流沙族强者若临近死亡,便会回到此塔坐化。这传统,据说是从流沙族始祖那一代开始的。”

    见宁凡对这些金塔好奇,坤云子、血空子轮番给宁凡讲述流沙族的风土人情。

    飞越过一片片沙漠,宁凡一行遇到了不少剿妖联盟的修士,亦遇到了不少流沙族的修士。

    剿妖联盟的修士,大多不是流沙族之人,都是流沙族请来的打手,穿着打扮与大多数东天修士无异。

    流沙族族人的打扮,则与东天修士大不相同。

    流沙族男修大多习惯**上身,身上则往往佩戴着黄金饰品,饰品上往往镶嵌有华贵的宝石。

    流沙族女子喜爱面遮轻纱,亦喜爱佩戴黄金首饰。

    她们的穿着比起普通东天女修,显得十分奔放、大胆。

    藕臂、小腿、小腹都敢裸露在外面,皮肤也不似普通女子那般白皙,而是带着浅浅的古铜色。

    穿着虽与东天风格不同,言行举止却又偏偏与东天修士无异。

    一见坤云子等人归来,沿途的修士无论隶属剿妖联盟还是隶属流沙族,皆会对坤云子等人恭敬行礼。

    在荒漠的深处,建着一座占地数万里的黄金巨城。

    城门四面个守御着两头鬼玄境界的狮身人面兽,并非塑像,而是活物。

    这是流沙族特有的护族神兽,唯有流沙族才有这种异兽,数量却不多,整个流沙族如今也仅有八头而已。

    坤云子一行自南而来,当从南门进入黄金巨城。

    一见坤云子、血空子等非流沙族之民意欲入城,镇守于南门的两头狮身人面兽皆露出倨傲之色,低吼一声,似在不屑。

    坤云子、血空子等人,似乎早就习惯了狮身人面兽不屑的眼神,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宁凡则微微抬眼,只淡淡看了两头狮身人面兽一眼。

    并未刻意勾动妖祖血脉的威严,也未刻意催动王血神血的威压,仅是一个平静眼神望去,却让两头狮身人面兽没由来的兽血沸腾!

    望向宁凡的目光,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敬畏、惶恐!

    随即,竟徐徐地屈膝。朝宁凡一拜!

    “神兽么,妖兽若修神道,便可脱离妖兽之身,成为神兽”

    宁凡大有兴趣地看了二兽一眼,随即入了黄金巨城。

    在他的身后,坤云子、血空子等一众命仙,俱都露出震撼之极的神情。

    他们莫非没睡醒么?一向高傲的狮身人面兽,竟向着宁凡屈膝跪拜?!这怎么可能!

    须知就算是面对流沙族此代族长,这些狮身人面兽也不会改变倨傲态度的,更不可能向谁屈膝跪拜。

    宁凡究竟用了什么神通。竟让狮身人面兽一反常态地屈服了!

    “宁道友,刚刚那一幕”坤云子、血空子等人疑惑的问道。

    “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宁凡一笑,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并未多提。

    见宁凡不欲多谈,坤云子、血空子等人也识趣的没有多问,但众人愈发觉得宁凡高深莫测起来。

    或许,这一次流沙族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强援也未可知。

    有坤云子带路,一路进入黄金巨城几乎畅通无阻。

    偶尔有巡守之人问话,一听宁凡是鬼玄强者,且是来加入剿妖联盟的。纷纷不敢阻拦宁凡等人的脚步。

    巨城中心区域,建着一个锥形金殿,此殿,曾是流沙族长修行闭关之地。如今则是剿妖联盟的总部。

    坤云子带着血空子一行人入了金殿,宁凡则在金殿外等候剿妖联盟四位盟主的召见。

    血空子小队遇袭一事,需要先行禀报,而后才可向四位盟主提宁凡入盟一事。

    在四位盟主召见之前。宁凡唯有耐心在金殿之外等待。

    他并不焦急,神念悄然散开,在巨城中搜索流沙族族庙所在。

    并未在流沙族内寻得族庙。宁凡又将神念散出黄金巨城,散往茫茫无际的沙漠。

    流沙界虽只是一处残损的中千世界,地域却是极其广大的。

    纵然宁凡催动窥天雨术,也休想凭一式法术窥尽整个中千世界。

    如今宁凡并未施展雨术,仅是凭神念搜索族庙所在,搜索的范围自然很小。

    他没有施展雨术搜索族庙。

    在罕有降雨的流沙界贸然使用雨术,恐怕很容易引起流沙族强者的警惕吧。

    估摸着一时半会找不到流沙族的族庙,宁凡暂且将偷盗香火一事放在一边,观察起流沙族的风土人情。

    流沙族女子穿着大胆,性子却十分保守,偶有一些流沙女修见宁凡容仪俊朗,心生仰慕,也不敢贸然搭讪,只敢在远处偷看宁凡,暗自娇羞。

    倒是有几名联盟女修,见宁凡气宇不凡,主动上前搭讪,却被宁凡寥寥数语打发走。

    一个时辰过去,坤云子等人仍未出殿。

    两个时辰过去,宁凡仍在殿外等待。

    见识过了流沙族的风土人情,宁凡闭上眼,感受着流沙界中光阴之力的道韵。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若能领悟光阴之力,以光阴之力催使风烟一指,此指必可重新成为自己的底牌手段吧。

    这一刻,宁凡的心出奇的安静,凡尘喧嚣,渐渐再不可听闻。

    耳中,只剩风沙刮过荒漠的嘶嘶声。

    他好似可以听到耸立在沙漠上的一些古老岩石,一点点风化为沙砾的声音。

    一指流沙,便是一段年华。

    真正令岩石风化的,并不是风,而是,时间!

    真正令万古腐朽的,亦只是时间而已!

    时间,便是光阴

    这一刻,宁凡的心渐渐与整个流沙界交融。

    体内一丝光阴之血,忽而灼热起来,变得热切。

    他的身上,正有一丝光**力徐徐成形!

    便在他悟道的关键时刻,一道十分不入耳的声音,打破了宁凡沉静的心境,将他从道悟之中唤回。

    “你就是宁凡!”

    宁凡睁开双眼,目光微冷,转过身,漠然道,“阁下是谁!”

    出声者。是一队赤着上身的男修,共二十人,最低都是命仙修为!

    为首之人,更是一名鬼玄后期的修士!

    这些人赤着上身,从打扮来看,应是流沙族族人。

    偏偏这些人身上,还佩戴着联盟修士特有的徽章。

    如此说来,这些人不仅是流沙族族人,更是联盟修士。

    那鬼玄后期的修士,是一个戴着纯金耳环的光头大汉。

    此人看待宁凡的眼神。带着审视与冷漠,那冷漠之下,隐隐的竟有一丝仇恨。

    仇恨!他与宁凡有何仇恨可言!

    这一丝仇恨隐藏虽深,却瞒不过宁凡的双眼。

    宁凡目光愈加寒冷,心知来者不善三,只是不知,自己是何时得罪了此人。

    听到宁凡询问自己的身份,光头大汉只是勾唇冷笑,没有回答宁凡的问题。反倒语气不善道,

    “你既不认识本座,看来本座确实没有找错人!本座流沙族长老,拉鲁。当然,本座还有另一个身份,那便是剿妖联盟的副盟主!听说,你想要加入剿妖联盟。甚至想争一争副盟主之位!”

    宁凡没有回答拉鲁的提问,眉头皱的更深,转身便走。

    此人一看便是上门找事的。宁凡来流沙界,一心只想盗取香火,在盗取香火前,不欲扯上别的麻烦。

    见宁凡竟敢无视自己,拉鲁目光一阴,眼中恨意更浓,冷冷道,

    “你想要逃跑么!根据剿妖联盟的规定,副盟主最多只可有十二人,你若真想加入联盟,并当上副盟主,需要先挤下一人,夺走他的副盟主之位!宁凡,你可敢与本座打一个赌!若你能胜本座一招半式,本座便将副盟主之位拱手送你!若你接不下本座一招,则死有余辜!”

    宁凡目光寒意更甚,却没有停下离去的脚步。

    他虽不喜拉鲁行事、为人,但还不至于因为对方一句挑衅便暴起杀人的。

    修为,不是用来恃强凌弱的。

    “哼!竟敢屡屡无视本座,找死!你们一起上,拿下此子,听候本座发落!”拉鲁一声令下,身后十九名流沙族命仙立刻化作十九道金光,身形一闪,已将宁凡团团围住。

    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十九名命仙齐齐催动秘术,俱都金光大现,周身升起极强的真阳之光,耀眼刺目!

    真阳之光化作耀眼夺目的金色大阵,将宁凡困于其中。

    十九名命仙大手一挥,金光纷纷凝作金色巨剑,持有掌中,向位于阵中的宁凡当头劈下!

    十九道强横之极的气势,一瞬间传遍整个黄金巨城,便是距离巨城极远处的一些沙城,也有不少人感应到这十九道命仙气势!

    “这股真阳之力不会错!是流沙族的黄金卫!他们又在欺负联盟修士了!”黄金巨城之中,不少联盟修士皱眉道。

    这十九名命仙之中,七人为人玄初期,五人为人玄中期,三人为人玄后期,三人为人玄巅峰。

    还有一人,是鬼玄初期修为!

    这十九人,隶属于流沙族的黄金卫,听从黄金卫统领——拉鲁的指挥!

    那拉鲁向来厌恶联盟修士,常常仗着流沙族族人的身份,欺压联盟修士。

    剿妖联盟是流沙族长招募而来的势力,在联盟之中,流沙族人有着特殊地位,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

    不提拉鲁流沙族长老的特殊身份,也不提拉鲁联盟副盟主的身份,单说拉鲁鬼玄后期的修为,便无几人敢得罪拉鲁。

    便是运气不好,被拉鲁打压欺负了,也只好忍气吞声。

    感知到拉鲁麾下的黄金卫在城中惹事,许多联盟修士都猜出拉鲁又在对付联盟中人,大都投来神念观望,却无人出手帮助宁凡。

    没有人会为了宁凡一个陌生人得罪拉鲁。

    在众人看来,宁凡被十九名命仙围攻,便是不死怕也要重伤了。

    “你们,过了!”

    宁凡眼中寒芒一霎达到了巅峰!

    他虽不喜惹麻烦,却也不怕惹麻烦!

    冷笑一声,宁凡一步踏下,鬼玄初期的气势横扫开来,整个黄金巨城立刻剧烈晃动起来!

    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自宁凡脚下疯狂眼神,大地出现数之不尽的裂痕,无数房屋在这一脚之下崩塌,无数修士狼狈之极地从倒塌的房屋下逃出,惊骇不已地看着宁凡,惊呼道,

    “鬼玄初期!此人竟是鬼玄命仙!”

    在那股崩溃之力下,真阳大阵霎时粉碎成寸寸金光。

    十九名命仙目光一变,仍是狠狠斩下手中金剑。

    宁凡仰天一笑,目光如魔,墨发狂舞!

    大手一挥,十九道由法力直接凝成的巨大掌印轰然拍出!

    十九柄金剑纷纷碎灭为金光消逝,而十九名命仙修为的黄金卫,俱被掌印一掌拍飞!

    十八名命仙当场别掌印一掌击杀,周身爆散成血雾!

    唯有那鬼玄初期的命仙堪堪挡下了掌印,心中的恐惧却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他拼尽全力,才堪堪挡下了宁凡随手一掌!

    他如何看不出,那掌印没用运用任何多余神通,仅是宁凡仗着法力之强凝成的掌印!

    且这掌印一分十九份,每一道掌印都不如从前强大。

    饶是如此,十九名黄金卫中,竟只有他一人侥幸未死于掌印之下!

    宁凡的强大,远超其想象!

    宁凡的凶狠,更是远超他的想象!

    一个尚未加入剿妖联盟的命仙,竟敢在流沙界之内,公然击杀十八名黄金卫,当真是大胆、狂妄之极!

    眼见宁凡一掌灭杀十八人之后,竟又一次抬手,向自己拍出掌印。

    这名鬼玄初期心惧难明,转身便朝光头大汉方向逃去,惊慌失措道,“拉鲁长老,救我!”

    此刻的拉鲁,目光满是震撼,他根本想不到,宁凡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难怪宁凡可以救下血空子等人,可以斩尽他心爱的群妖,原来如此

    “他竟是这般强大的人物么!虽是鬼玄初期,却有着堪比鬼玄后期的战力!”

    震惊之后,拉鲁眼中再次露出阴狠之色。

    宁凡先杀他五百妖兽属下,又灭他18黄金卫,当真不可饶恕!

    身形一晃,拉鲁已一步出现于鬼玄初期下属的身旁,一把将之拦在身后,冷冷看着宁凡,

    “今日,你必死!”

    “凭你?”宁凡冷冷一言,忽的抬手,祭出一道乌金剑芒。

    在这剑芒出现的瞬间,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在拉鲁心中升起,令他目光剧变!

    (2/2)8000字大更,不分开了,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