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54章 一舞破阵

第754章 一舞破阵

    见宁凡神情凝重,似乎已察觉到第二层的凶险,姚青云挑了挑秀眉,解释道,

    “这一层地宫,最需提防的不是那些死灵,而是他们吹弹的靡靡之音。那声音,深含欲念,结成了一个无形音阵。此阵在远古之时,被人称作‘丝竹解灵阵’,此音阵有阵灵在,那阵灵,有着舍空初期修为,便是本宫也难以正面取胜,不可小觑。”

    “这些死灵是法术幻化,无法灭杀,也无人能阻止他们吹笛奏琴。笛声与琴音不破,此阵便不可破,一旦强闯此阵,便会被舍空阵灵攻击。欲破此阵,需以音攻破掉音阵。但据本宫猜测,就算破掉音阵,最多也只能阵灵修为减弱,无法将它彻底除去”

    言及于此,姚青云秀眉一蹙。

    “音阵破掉,阵灵也不会消失?为何?”宁凡微微一诧。

    如今的他,阵道修为远不及姚青云,会有疑惑也在情理之中。

    “本宫觉得,这地宫本身,便是一个大阵第一层的金甲灵仙阵,是金行大阵。这一层的丝竹解灵阵,是木行大阵。第一层与第二层的大势,竟有某种玄妙的联系若我所料不差,这地宫起码有五层,且前五层是按五行排列,合则为绝杀之阵”

    “绝杀大阵么”宁凡目光微闪,若这所谓的五行大阵真的存在,且若他有足够时间,倒是不介意将大阵中五行之力全部吞噬。

    想必能让大五行体威能大增吧。

    “你想弹琴。还是吹笛?”姚青云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意思?”宁凡一怔,继而问道。

    “你的修为,不足以直接破阵,便奏乐辅助本宫破阵。你奏乐,本宫会借你之乐破掉此音阵。若你奏琴,本宫便以琴音破阵;若你吹笛,本宫便以笛声破阵。”

    “奏琴吧。”宁凡忽的回想起许秋灵教他弹琴的过往,神情满是追忆。

    那神情,让姚青云觉得十分刺眼。十分不爽!

    这小子一脸幸福的表情,一看就是在想女人!

    她最不爽的不是宁凡想女人,而是自从血池洗礼后,她总在不知不觉中,被宁凡三言两语影响情绪!

    “也好,此琴借你,奏你最拿手的曲子!”

    姚青云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寒梧冷木的瑶琴道兵。

    姚青云的道兵,竟是瑶琴!

    宁凡席地而坐,将此琴放于腿上,只觉得此琴寒冷无比。

    那寒冷,是悲绝,是心死。是不甘,是无奈,是从此遗世独立的孤寞

    此琴为姚青云道兵,其中所有意境、所有情绪,皆来自于姚青云的内心深处。

    当年祭炼出此道兵之时。姚青云带着悲绝欲死的情绪。

    要有多悲哀,才能铸出此琴

    三尺六寸六分。一弦一柱都是悲绝气息。

    七弦之上,皆有血痕。

    此琴,太悲。

    “本宫的道兵如何?”姚青云见宁凡如此认真的观琴,心情不由得好了许多。

    “很好的道兵。此道兵融入了情,威能想必不弱。”只可惜,此琴太悲。

    后半句,宁凡自不会多说的。

    “算你有眼力,此琴威能自然不可能弱的。本宫曾以此‘斩云琴’,一曲屠尽了一整个下级星域。”

    一听宁凡赞许,姚青云满意地点点头,继而取出一个玉简,其中刻印的,是一式曲谱。

    “此曲谱记载的,是本宫最强音功之术,你弹奏此曲,本宫可施展最强神通,一举破阵!”

    “好。”

    宁凡接过玉简,目光一扫,将曲谱铭记于心。若宁凡修为足够,且精通音功,此曲堪比舍空级神通,威能恐怖。

    能白的一个强大仙曲,也算一个收获。

    待要归还玉简之时,姚青云却再也不要了。

    “你摸过的东西,本宫嫌脏,不要了,这玉简赏给你了!”

    说话依然欠抽,宁凡却隐约明白,姚青云是在赠送自己机缘。

    想了想,也不再推脱,将玉简收起。

    十指抚过琴弦,闭上眼,一曲悲绝的琴曲婉转奏出。

    此刻的宁凡,白衣如雪,墨发如瀑,神情悠然如仙。

    明明悲绝的琴曲,由他奏出,却渐渐哀而不伤起来。

    想要弹奏出如此效果,已不是单靠琴艺高超就可办到。

    奏琴者,需有一颗强大之心!

    他必须扫灭心中所有哀痛,还必须保留住所有悲伤过往,铭记于心。

    如此,才可哀而不伤。

    骤听此曲,姚青云凤目一阵恍惚,好似一起了当年悲哀往事。

    此曲是她以一生经历所谱,其中含有她的道,亦含有她的悲,她的孤独。

    她很少动用音功杀敌,虽说这是她最强神通,但每每动用此神通,她便会想起往事,心中痛楚。

    本以为再闻此曲,她又会多痛一次,如今由宁凡奏出此曲,她非但不再心痛,反而觉得郁结的心结正一点点纾解。

    哀而不伤,哀而不伤

    姚青云心中忽然有了明悟,她终于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过去。

    往事放不下,便无需放下,只要心中不哀,此曲再悲又能如何

    好似在一瞬间,姚青云放下了所有心结。

    这一刻,她竟隐隐触摸到舍空中期的瓶颈!

    修为到了舍空,单靠丹药、道果、香火已很看提升境界了。

    舍空舍空,那一个舍,一个空,便是此境界的修行关键。

    这一刻的姚青云,舍掉了心中之哀。保留了对往昔美好的怀念。

    她的道,更加完满!

    许久之后。姚青云才回过神来,宁凡早已谈完一遍琴曲,目光古怪看着她。

    “很好听?陶醉了?你不是说要破阵么?”

    “好听?开什么玩笑!你的琴技最多只算中等偏上,还远远不到让本宫陶醉的程度!”不过,你的琴道却是本宫也无法企及的。哀而不伤,你可轻易做到,本宫却至今才明悟。

    后半句,姚青云果断不会告诉宁凡。

    她怎么可能做出夸奖宁凡的蠢事呢?

    “继续弹。不要停,本宫还要多听几次,才能根据你的曲调,完美施展音功。”姚青云一本正经道。

    “好。”宁凡摇摇头,他总觉得姚青云听他弹琴,已不单单是想破阵了。

    还有别的目的

    姚青云确实有目的,她要继续听宁凡奏琴。将心中悲哀彻底扫灭。

    如此,待返回杀戮殿之后,她只需闭一次长关,便可突破舍空中期了。

    如此绝佳的晋级机会,她姚青云岂能不牢牢抓住。

    于是,宁凡一遍又一遍奏着琴曲。她老人家一遍又一遍的倾听。

    渐渐的,霜寒的俏脸变得柔和,最终捋了捋青丝,嫣然一笑。

    自当年狼狈离开姚家,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一笑。

    这一刻的她。心中已无任何悲伤。

    “谢谢。”姚青云的声音很轻,宛如那随风易散的野姜花香气。

    “谢谢?”宁凡目光古怪的看着姚青云。他不过就弹了几遍曲子,竟然能让姚青云心甘情愿说谢谢

    宁凡有自知之明,他可不觉得自己的琴艺高到那种程度,能打动姚青云扭曲的心。

    “没什么,开始破阵!”

    姚青云凤目低敛,忽的莲步轻移,竟和着宁凡的琴曲翩然起舞。

    浅青色的裙裾,随着其舞姿一动,在风中飞扬舒展,忽的以右足为轴,轻挥舞袖,娇躯随之旋转。

    她的身躯彻底舒展,好似一只翩然起舞的青蝶。

    青丝随风而动,束发的浅青丝带随风飞扬。

    没有悲哀,没有冷漠,有的只是看遍繁华后的平静,微敛的眸淡然如水,舞姿则愈加飘逸如云。

    一颦一笑,摇曳星云。

    清浅的幽香飘入宁凡鼻息,明明很淡,却无法抹去。

    宁凡十指抚琴,目光却凝在姚青云的身上,无法移开。

    并无欲念,只是觉得此舞很美,美到让人不忍打断。

    “再蠢的女人,也会有一技之长的。”宁凡心中如是想到。

    若这想法被姚青云知晓,不知会不会惹得姚青云发怒。

    姚青云和着宁凡的曲,舞步轻盈,所踏过之处,竟凝音化阵。

    她,真的是在破阵,以舞凝音,以音破音阵。

    脚下的音阵渐渐成形,整个地宫第二层的大势,被一分为二。

    一半被死灵所掌控的音阵夺去,一半被姚青云所夺。

    阵之威力,全在于势,无势不成阵,掌御一半大势,已足够姚青云破阵!

    她忽而睁开眼,目光清冷如水,屈指一点,一道青芒透指而出,卷着宁凡所奏的阵阵琴音,打在长空某处。

    一瞬间,宁凡的琴音如波流转,散至地宫第二层每个角落。

    而死灵所奏的琴曲,因此乱了节奏!

    节奏,就是音阵掌势的一大关键所在!

    节奏一乱,音势自乱!

    “乱六欲仙音者,杀!”

    一个个死灵勃然大怒,朝姚青云、宁凡杀机如云地冲来。

    姚青云只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对宁凡吩咐道,“你弹琴,我杀人!”

    她依然故我的起舞,只是每每踏下舞步,必有一名死灵被大势所灭!

    这些死灵是法术所化,因势而生,神通法术难灭。

    唯有以势破势,才有机会灭杀它们!

    嘭!嘭!嘭!

    一个个死灵丧命于姚青云的舞步之下,一舞之后,此地死灵已然死绝。终于,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渐渐在地宫第二层凝成。

    长空之上,骤然出现一个三头巨人。一身青色魔甲,周身魔气纵横!

    在看到这三头巨人的瞬间。宁凡十指不停,神情不变,心头却是大惊。

    只因这三头巨人,赫然竟是一具古魔之尸!

    此古魔之尸,被留在此地,作为阵灵存在。

    此尸被音阵操控,姚青云欲破音阵,他便非杀姚青云不可!

    他本是一个堪比舍空初期的古魔。有生之年,可凭肉身灭杀舍空初期的修士。

    如今他已死,只剩肉身强大,再无法施展任何古魔神通。音阵又被姚青云破去八九,他实力减弱,行动迟缓,便是肉身强大。也难以发挥肉身优势。

    “竟是古魔!可惜,只是古魔之尸,别无用处。若是活着的古魔,弄回去倒是大有用处,说不定能弄清楚古魔一族‘血’的秘密。可惜了呢”

    姚青云足尖一点,飘然飞起。素手一招,原本放在宁凡膝上的斩云琴,立刻回到她的手中。

    这是她的道兵,她可随心所欲地召回。

    “破!”

    姚青云一手托琴,一手如行云流水般一拨琴弦。立刻有一股如水清波猛的荡开。

    那水波,是琴音所化!

    琴音所过处。一片片山岳纷纷化作齑粉崩塌!

    而那原本杀气腾腾的古魔,忽然目光空洞,尸身轰地砸落在地上。

    音阵,破!

    若正面对抗古魔,姚青云最多只有五成胜算,且便是胜了,也必定受伤不轻。

    如今她与宁凡一人起舞、一人奏琴,却是取巧破了音阵,败了古魔。

    侥幸,侥幸

    “此古魔并非活物,只是死尸,且已死多年,血肉精华都已耗尽,留之无用,不如毁去。”

    姚青云言罢,拨动琴弦,便欲毁去此尸。

    宁凡目光一变,身形一晃,已挡在姚青云身前,匆匆言道,“此尸,或许于我有用!”

    只是或许而已。

    宁凡还不知道古魔后续修炼功法,不知能否从此魔尸之中寻到些有用讯息。

    “你需要此尸?”姚青云一怔,而后大有兴趣地看着宁凡。

    “是!”

    “想要,便求本宫!”

    “”

    姚青云骄傲地仰着粉颈,表情十分得意,宁凡则无语之极。

    这姚青云还能更幼稚点么

    “你不求本宫,本宫便毁了这具古魔尸”

    “”

    宁凡无奈地摇摇头,他不会为了一具古魔之尸便去求姚青云的。

    此古魔尸确实无用了,血肉精华早已耗尽,不能炼傀,不能炼药,什么用处也没有。

    唯一的用处,就是拿去研究研究,而有可能研究出什么的,大概只有宁凡这祖血古魔了。

    宁凡想从此古魔尸中找一找继续修炼古魔第二步境界的讯息,以便继续修炼。

    但他并无把握真能从这古魔之尸中发现什么。

    为了一个不确定因素,求姚青云,他不会做。

    且若宁凡真想弄清古魔第二步的修炼划分,未必需要研究此古魔尸。

    四天之内,并无真古魔,却有伪古魔。

    不少炼体仙门都掌握有残符修炼之术。

    所谓的残符,便是模仿古魔的魔符,用于炼化精气的媒介。

    这些炼体仙门之中,不少都知道古魔的修炼之法。

    他们只是不知道魔符的凝练之法,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古魔。

    既然姚青云不让出此尸,宁凡也就不求了,日后再设法研究古魔境界吧。

    “去第三层吧。”

    宁凡摇摇头,径自朝地宫第三层飞去。

    姚青云一怔,她明明看出宁凡想要此古魔尸,为何又不要了。

    只因为不想求她么?求一下她会死啊!

    素手一抚瑶琴,姚青云便要毁掉此尸。

    但在音攻即将释放的前一刻,她又有些犹豫了。

    银牙一咬,姚青云十分不爽地将斩云琴收起,一拂袖,将巨大的古魔尸收入一个储物袋,足尖一踏,已追上宁凡。

    “拿去,算是本宫赏给你的!”

    “谢青云长老赏赐。”

    “嗯。”

    见宁凡还算识相,收下了古魔尸,姚青云满意地一笑,又是一把拽住宁凡,朝第三层飞去。

    地宫第三层,是一处寒冰世界!

    此地,果然布有水行大阵!

    一层金,二层木,三层水!

    此层之中,布有一个冰龙大阵,数千头渡真修为的冰龙,盘旋于空!

    “这数量,有些多了”姚青云秀眉紧蹙,宁凡却想了想,将一宝递给姚青云,算是暂时借给姚青云使用。

    “镇龙之宝!”姚青云手持太公钓,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他怎么会有镇龙之宝?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