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47章 北斗问道(三)

第747章 北斗问道(三)

    十年,一晃而逝。

    十年之中,宁凡解签次数六万次,但凡言中之生死,无一列外都会发生。

    能否避过死劫,便看求签者的神通了,非宁凡关心之事。

    他只是编织着一个个生死草环,并将草环吞噬。

    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早已达到三千八百道,已可成仙。

    宁凡却仍未冲击成仙瓶颈,只是撤掉了解签摊位,日日在家中侍弄药圃与苗圃。

    每日喝着五谷酿制的凡酒,品着酒中之道。

    每日摘取些许仙魂草,煎给慕微凉服下。

    十年过去,欧阳暖的气色早已恢复如初,修也有了不少进益。

    十年过去,毛球已是元婴后期修。

    十年过去,慕微凉已是**岁的模样,仙魂草果然能让她长大。

    十年过去,紫璃竟然也长高了一点,看起来约莫十岁了。

    紫璃能长大,原因是常常潜入碧海深处,猎杀凶兽服食。

    对修士而言,十年很短。

    对凡人而言,十年很长。

    宁凡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他此刻的心境,有如凡人。

    他已在植柳城住熟了,如今整个植柳城谁人不知‘宁半仙’的大名。

    一支生死签言出必中。

    三名娇妻或大或小,全部拥有绝世容颜,养在闺中。

    虽说三女绝色,却从无人敢打三女主意。

    曾有几名融灵修的登徒子意欲调戏一下欧阳暖等女,却被慕微凉、紫璃轻易撂倒。

    外界传言。宁凡与他的三名娇妻,俱是金丹修

    宁凡不再解签,偶尔会去巨柳之下看看,随后返回。

    生死已悟,他却犹未道成。

    每一日,宁凡都在家中编环,编的已不是生死草环,而是执念之环。

    每一日,任厉都会派人送来大量蒲草,宁凡编环。

    十年过去。任厉已是一名融灵中期的青年修士。放眼整个植柳城,都是一等一的人物。

    而他小弟的数量,早已过百,手下融灵强者便有两个。

    他已是植柳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每每见到宁凡。却仍是会恭敬叫一声大哥。

    据说灵武宗宗主看中了任厉。欲收其关门弟子,却被任厉拒绝。

    理是,大哥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他对宁凡的崇拜,早已深入骨髓。

    三年前,任厉以融灵初期修闯碧海,猎杀魔兽,求宁凡他解一支生死签。

    宁凡没有给他解签,只是送给他一个草环。

    他带着草环,在碧海外围猎兽,忽的遇到魔风,将其卷入碧海深处。

    碧海深处,栖息着无数堪比金丹的凶兽,甚至有婴兽、荒兽!

    任厉遇到了十七只金丹凶兽的围攻,以自己合当命绝。

    危难关头,草环忽的从他怀中飞出,当空飞起,化作十七道火环,轻而易举地便将十七头凶兽焚杀!

    从那一日开始,任厉便认定,宁凡定是一名隐世不出的元婴强者!

    唯有元婴强者,才有瞬杀十七头金丹凶兽的实力!

    宁凡编织火环,已有好几年了。

    火是他触碰的第一个道,化剑火是他第一个底牌。

    蒲草在他手中,很快编织成一个火红草环。

    屈指一弹,火环化作一道火光,被宁凡吞入腹中。

    随后,宁凡拾过蒲草,继续编织下一个火环。

    两年之后,宁凡开始编织念魄草环。

    又两年,宁凡开始编织雨之草环。

    又三年,宁凡开始编织山之草环。

    又三年,宁凡开始编织扶离草环。

    他所编织的草环,蕴含了各种神通。

    这些神通各不相同,唯有一个共通之处。

    所有的神通,皆融入了宁凡的执道,都是了守护而存。

    编织、吞噬扶离草环,花费了五年时间。

    入住植柳城,已二十五年。

    慕微凉与紫璃都已长成十一二岁的少女,欧阳暖则在这一年,悄然突破了碎虚五重天。

    这一年,任厉修炼至融灵巅峰,成植柳城的城主。

    从前的地痞无赖,如今再无半点痞性,懂得了何谓责任,带着一众属下,维护着植柳城的安定。

    继扶离草环之后,宁凡又编织了魔罗草环,太素草环,将一式式神编织入环,一一吞噬。

    他的道越来越凝实,距离道成已然不远。

    十五年,一晃而过,宁凡来到植柳城,已四十年。

    他终于不再编织草环,整日除了饮酒酿酒,便是侍弄药圃。

    仙魂草已用掉三分之二,慕微凉也已长到十三四岁的模样。

    紫璃明显长得慢些,看起来才刚刚十三岁。

    这一年,宁凡与欧阳暖对坐饮酒,微醉之后,二人滚到了床上

    一阵微微的刺痛后,便是沉沦的愉悦。

    “毛球他爹,你下流!”欢愉之后,欧阳暖看着身上无数道红印子,羞恼得想挖个坑把自己埋掉。

    “我还可以更下流!”

    宁凡毫不掩饰眼中欲念,一翻身,再次压下

    第二日,欧阳暖下不得床,无法带小毛球和两个小丫头出门玩了。

    小毛球不满地看着窝在床上酣睡的暖暖娘,眼中满是幽怨。

    她想出去玩,暖暖娘不去,她一个人不能出门,因暖暖娘不许!

    慕微凉与紫璃悄悄掀开欧阳暖的一角锦被,当看到欧阳暖身上满满的红印子时,两个小丫头无耻的脸红了。

    紫璃是妖族,妖族修士十分开放。就算是小女孩也明白这些红印子的意思。

    兽与兽之间的配种么,她怎会不懂,她可是堂堂孽离!妖中巨擎!

    慕微凉不懂红印子的涵义,但她还是脸红了。

    原空白的记忆,竟忽而多出一些。

    多出的,是她身女尸之时,与宁凡的一宿欢娱

    “小紫紫,我好像好像也被小蝴蝶这么啃过”慕微凉有些不确定地言道。

    “真的!好羡慕你!你竟然和主人交配过!”紫璃小脸满是艳羡。

    原谅她只懂得交配二字的意思,她是妖,在她的记忆里。这种行就叫做交配。

    “很疼的虽然那时候我似乎无法感觉任何疼痛”慕微凉有些切切地言道。

    “还是好羡慕你!我也想和主人交配。生一堆堆小扶”紫璃仍旧满脸艳羡,‘离’字还没说出口,孽印便自行发作,让她无法说出扶离二字。

    “羡慕什么。既然你那么想。我带你去!走。凉姐姐带你去找小蝴蝶,求交配!”

    慕微凉仗义地牵住紫璃,朝前院走去。

    宁凡独坐在石凳上。手中端着酒杯,夜色中,星光下,一树飞花随风飘落。

    那风景很美,宁凡却无心欣赏,只是静静看着杯中酒。

    他发现时至今日,他所亲手酿制的酒中,已渐渐融入一丝道蕴。

    那道蕴,是执。

    他的道,已可酿入酒中。

    一口饮尽杯中酒,酒中道蕴在口中融化热流。

    宁凡法力未增,道力却更加凝实。

    嘴角微微一勾,还未将酒水咽下,两个小丫头已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慕微凉一句话说出口,害的宁凡生生呛到。

    “小蝴蝶!小紫紫想和你交配,你快啃她,交配她!”

    “咳咳咳”

    宁凡被酒水一呛,咳了记下,方才理顺气息,大感无语地看着慕微凉与紫璃。

    他只听说过求交往,从未听说过求交配

    伸出手,有些担忧地摸了摸慕微凉的额头。

    生怕这小丫头是生病了,才会在这里说胡话。

    “你你别摸我,我暂时还不打算和你交配我还没长大”慕微凉一回想起脑海中多出的香艳记忆,就羞得小脸通红。

    “交配这个词谁教你的”宁凡无语道。

    “小紫紫”慕微凉弱弱的将紫璃出去了。

    “主人!紫璃是真心想和你交配,我族族人灭尽,若是我们交配,肯定能生一大堆扶了我族兴盛,我们必须交配!”

    紫璃信誓旦旦、一脸期许地言道,可惜‘离’这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

    “”

    宁凡再次伸出手,摸了摸紫璃的额头。

    他相当怀疑紫璃是不是病傻了,怎么也在说胡话。

    最终,宁凡也没和紫璃交配,自然也没和慕微凉交配。

    一人赏了一杯酒,直接灌醉,哄睡着了。

    夜色中,最终只剩宁凡一人,于北斗之下悟道。

    小毛球则百无聊赖地在院子中瞎转悠

    时光如水,转眼间,又是十年过去。

    宁凡所酿之酒,道蕴越来越浓,渐渐的,那道蕴已深融于酒,再难感知。

    宁凡知道,这一刻,他已然道成!

    费和入了一次血界,恰好将尸解丹送来,一共三十颗。

    这三十颗丹药中,有十七颗动了手脚,余下的并未动任何手脚。

    宁凡只留下十三颗尸解丹,那些动过手脚的丹药,皆暗中毁掉,如同当年那百株百万年灵药。

    进入血界,已五十年。

    五十年的平淡,让宁凡忘了杀戮,心中只有道存。

    生死已圆满,道已证得,剩下的,便是全力成仙!

    炼体丹药一一服食,宁凡的古魔修已修至尊魔巅峰,肉身之强,堪比仙体修士!

    百万年灵药一一炼化,三花花开第八瓣,第九瓣也有一半化作铅色。

    三花聚顶已足以防御普通鬼玄中期的一击!

    仙魂草已全部喂给慕微凉,此时此刻。慕微凉已长至十五岁模样。

    紫璃看起来,也有十四岁了。

    五十年的平淡,五十年的感悟,宁凡正式闭关,开始冲击修道第二步!

    三女一兽再也不出门了,整日呆在院中,宁凡护法。

    宁凡服下所有尸解丹,身体开始一点点腐烂。

    继而服下封仙丹,并施展出老魔传授的返火培仙术,升成仙几率。

    法体念全部达到第一步巅峰。成仙成算可增加半成。

    封仙丹可升半成成算。返火培仙术亦可升半成成算。

    生死道悟圆满,可升一成成仙成算。

    执道道成,可升两成成仙几率。

    法力超出上限这么多,起码可升两成成仙几率。

    血池增加了一成半的几率。当年剥离仙种。则要减少半成几率。

    算起来。宁凡起码有七成半的几率,一举冲破成仙瓶颈!

    当然,若是以他第三次尸变的尸魔体。借助尸解丹之力,选择尸解成仙的方式成仙,成仙几率将更高!

    整个屋子被宁凡布满尸解大阵的阵纹。

    宁凡身体腐烂地越来越严重,气息却越来越强。

    脑海中,回忆着一幕幕杀戮,以及一路走来的艰险。

    那所有的杀戮,一点点凝结于心,最终都化作了心中之道。

    执!

    气息,还在一步步增强!

    “第二步,突破在即!”宁凡浑身鲜血淋漓,严重尸解,眼神却执狂如魔!

    他有绝对的信心,在一月之内踏入第二步,无人可阻!

    轰!

    他的执,他的念,好似与北斗相呼应。

    一声闪雷划破夜空,继而北斗七星全部降下星光,笼住整座植柳城!

    星光化作一座巨大山影,悬浮于植柳城上空。

    天降异象!

    这山影异象以恐怖之极的速度传遍整个血界!

    这一刻,破军星宫中,杀帝目光露出满意之色。

    这一刻,血界八名命仙纷纷大惊。

    这一刻,碧海深处,某个妖洞之中,九名参加妖宴的妖仙,全部目光一震,继而露出贪婪之色!

    “道山异象!十万国之中,又有修士要登道山、破命成仙了!且看这异象位置,成仙者似乎距离我碧海很近啊!”

    “杀了此人,吞其道山之影,我等必可修大进!”

    “哈哈!走!我等九人一起出手,灭杀此子!事成之后,平分他的道山之影!”

    九名妖仙哈哈大笑,各逞神通,分水而出,脚踏海浪,朝灵武国方向遁至!

    九人之中,有一名鬼玄初期,其他八人俱是人玄修!

    在九名妖仙赶往灵武国之时,八名镇守于十万国的杀戮殿修士,亦是疯狂赶来。

    杀帝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出手的打算。

    他知道,凭区区九名妖仙,无法阻止宁凡成仙!

    此时此刻,整个植柳城乃至灵武国,都处在震撼之中!

    灵武国修士整体实力不强,但身血界修士,却无人是傻子,是个人都明白道山异象的涵义!

    道山异象,是成仙之异象!

    人若登上道山,便可成仙!

    所有人都明白,灵武国中有一名强者正冲击仙位瓶颈!

    无人知,那突破仙位的老怪会是何人。

    任厉一袭黑袍,模样冷峻,踏天而立,望着长空之中的异象,眼中带着浓浓的震惊。

    “城主,这异象,莫非是道山异象!”植柳城中,无数辟脉修士仰首望天,询问道。

    “是!”

    “我灵武国竟要出一名仙人了吗!不知是哪个前辈,竟在我灵武国成仙!”无数修士惊叹不已。

    “不知,也许是”

    任厉的目光,不自禁朝城南望去,继而摇头自嘲道。

    “不,应该不是大哥大哥确实很强,但应该还未强到这一步才对”

    话音未落,任厉目光骤然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碧海方向,

    却见碧海海面之上,九道恐怖之极的遁光分海而来,那遁光,快到任厉无法想象!

    九道遁光一收,化作九名凶威惊世的妖仙,首者,是一个长着黑色龙头的鬼玄妖仙!

    在九名妖仙的凶威之下,包括任厉在内的融灵强者,一个个自高空坠下,根无法飞遁!

    一些常常出海猎兽的修士,一眼便认出了九名妖仙的来历。

    “黑色龙头!他是黑炎天君!”

    “他身后的八名妖仙,皆是碧海凶兽!”

    “碧海凶兽不是不能擅自离开碧海么,何会突然出现在我植柳城!”

    在植柳城群修紧张万分之时,又有八道遁光遥遥遁至,现出八个血袍老者的身影。

    首的鬼玄老者一步迈出,冷冷看着黑龙妖仙。

    “黑炎!十息之内,尔等就此退回碧海,老夫可饶你不死!”

    “哈哈!莫老儿,口气先不要这么嚣张,天君近来偶得一宝,有此宝在,你可未必是我对手!疾!”

    黑龙妖仙冷笑一声,骤然祭起一个赤金宝环。

    但见金光一闪,宝环以一化八,化作八道金光,朝八个血袍命仙打去。

    八人中,唯有莫姓命仙是鬼玄初期修,余者皆是人玄。

    见金光来得凌厉,莫姓命仙不敢怠慢,横空祭起一道血色剑芒,朝金光斩去。

    余下七人亦纷纷祭起法宝,朝金光迎去。

    黑龙命仙眼露不屑之色,指诀一变,默念口诀。

    那金光威势凭空增加三成,但听轰轰几声,八名血袍命仙的法宝全部被生生轰碎。

    莫姓命仙等人俱是面色大变。

    黑龙命仙的金环法宝,威力好生恐怖!

    见一击得利,黑龙命仙哈哈大笑,再一次祭起金环。

    这一次,金环一分九,其中八道金光,同时攻击八名血袍命仙。

    第九道金光,则直奔宁凡所在的府邸而去。

    他,要趁着宁凡突破命仙的关键时刻,袭杀宁凡,而后吞噬掉宁凡的道山之影!

    “不好!血界好不容易又诞生了一名命仙,不能让此人死在这金光袭杀之下!”

    莫姓老者正欲出手拦下金光,忽然间,金环所化的九道金光竟毫无征兆地全部碎裂!

    继而冲天的煞气血霞,在一瞬间席卷整个植柳城!

    血霞之中,一道火芒忽的一闪。

    下一瞬,夜空上空无一人的道山山影之巅,凭空多出一个白衣青年!

    那白衣青年的气息,正一点点稳定在人玄初期的境界。

    明明是人玄初期的修,青年一身之法力却堪比人玄巅峰!

    但见白衣青年抬手一扬,取出一团乳白色的光团,一口服下。

    借着道山之威压,青年只一个瞬息,便炼化掉需要数年才可炼化的白色光团。

    下一瞬,青年的气息急遽暴涨,先是突破人玄中期,继而突破人玄后期,最终,修停留在人玄巅峰!

    明明是人玄巅峰的修,法力却远超同级修士,堪比鬼玄中期!

    “敢阻宁某成仙,找死!”

    白衣青年只一句话,却带着惊天杀机,让黑龙妖仙在内的九名妖仙全部面色大惊!

    “不可能!此人明明才刚刚突破仙位,却借着庞大的香火之力,在一瞬间突破至人玄巅峰!他是从何处弄到如此之多的香火之力的!”(未完待续……)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