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46章 北斗问道(二)

第746章 北斗问道(二)

    时光如水,转眼间,已过去一个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月以来,欧阳暖日日带着两个小丫头出外游玩,每每入夜才归。

    两个小丫头是贪玩的性子,毛球也是坐不住的性子,欧阳暖却不是。

    她只是不想留在家中,打扰宁凡悟道。

    整整一个月,宁凡负手立于院落中,始终目光茫然看着一地草灰。

    比起一月之前,那茫然不解反增。

    “不明白”

    长叹一声,宁凡拂袖生风,吹散一地草灰,想了想,推门而出。

    血界没有白天,只有黑夜。

    植柳城中灯火长明,家家门外都点着灯笼。

    一月以来,宁凡还是第一次走出家门,第一次静下心,去看植柳城的不同。

    植柳城是不同的,人不同,修道氛围也不同,与外界嗜杀冷血的修界迥异。

    偶尔也有凡人来到此城,在长街夜色里售卖各种东西。

    瓜果,首饰,小吃,纸鸢,甚至还有捏糖人的。

    修士并未一味追求修为,也会出游,也会散心,也会从凡人手中购买那些无用之物。

    几名辟脉大汉正坐在街边的面摊,吃着热乎乎的素面,笑谈今日入碧海猎杀凶兽的收获。

    一对对辟脉道侣在夜色中牵着彼此的手,浓情蜜意,厮守于夜色里。

    一个融灵修为的中年男子,抱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童,身旁跟着一个温婉女子,正站在一个糖人摊铺前,耐着性子,等着眼前的凡人捏糖人。

    “有了糖人,就不许哭闹了,知道了么?”中年男子用满是胡渣的脸蹭着小童的脸。眼中满是宠溺。

    “嗯,小山保证再也不哭不闹了!小山会乖乖跟爹娘回家的!”小童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回家,回家,回家

    宁凡冰冷荒芜的心,忽而有所触动

    对修士而言,家是何等奢侈的字眼。

    家修士四海为家,亦无家可归,走到哪里,哪里便是家。

    四天九界的修士无家,北斗血界的修士却有家。

    这里。是北斗裔民的家。

    这里的气氛,真的很好。

    宁凡有些艳羡地看了那小童一眼,罕有的,会心一笑。

    这笑容,不是伪装!

    当笑过之后,宁凡方才露出惊容。

    七情灭后,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他骤然抬头,看着夜空上的北斗七星,似明悟了什么。又说不清楚。

    北斗血界与东天仙界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那不同,所以,宁凡可以笑!

    在这里。宁凡本当灭掉的七情,正一点点重塑!

    四天虽有白昼,世道却太过黑暗。

    血界只有黑夜,却有人性的温暖。

    能心安处。便是家。

    “家”

    难怪暖儿等三女一兽皆喜欢植柳城,喜欢北斗血界,在这里过的乐不思蜀。

    北斗血界确实是个好地方。

    宁凡走过长街。走过迷蒙的夜色,走过千门万户的灯火。

    家家屋外挂着灯笼,那灯笼的爝火之中,有思念在。

    母盼子,妻盼夫,子盼父

    “家”

    万家灯火映入宁凡眼帘,宁凡的眼中渐渐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知觉间,已行至植柳城的内城。

    在这里,一株参天之高的巨柳亘古长存,据宁凡猜测,是巨门杀帝悟道所留之柳。

    此巨柳之中,有一股隐晦的生死大道,让宁凡目光微闪。

    然而此柳对植柳城的意义,并未悟道,而是许愿。

    在巨柳附近,建着一座座庙宇。

    庙宇之外,有不少游人在巨柳前发下誓愿,亦有秀美女子在巨柳前焚香祷祝。

    巨柳之旁,有十七八个摊位,摊主皆是修士,在此为游人求签、解签。

    宁凡目光略略一扫,那十七八个摊主的身上皆有不同程度的天机之力。

    虽然不强,却也说明这些摊主在此地为人解签,并非骗钱,而是有真本事的。

    “这位小兄弟,要不要求个签?老夫是此城卜算之道最强者,最擅替人解签,尤其擅长解姻缘签、福运签、命格签,人称‘于三签’。十块仙玉解一签,第一签免费,嘿嘿,不贵不贵。”

    一个身着黄色道袍的老者,一见宁凡目光扫来,只道有生意上门,立刻满面堆笑地走过来,自卖自夸。

    形貌虽然猥琐了些,但此人身上的天机之力确实是此地最强的,修为也不弱,是辟脉八层修为。

    十仙玉一签,倒是不贵。

    宁凡随手取出二十仙玉,交给于三签。

    二十仙玉,足够求三签了,毕竟第一签免费。

    收了钱,黄袍老者笑得更猥琐了,将宁凡带至摊前,将摊位上三个签筒其中之一交给宁凡,堆笑言道。

    “第一签,姻缘签,小兄弟且求一签,老夫自当为你解签。”

    黄袍老者看不出宁凡厉害,只将宁凡当成了城中普通辟脉修士。

    宁凡点点头,正欲摇动签筒,忽然间,一群少年气势汹汹地朝摊位走来。

    这群少年,正是曾经招惹宁凡的那群人。

    为首的黑衣少年神情满是愠怒,还未走近,声音先传来,“于三签!你给小爷解的什么狗屁签!十日前,你说小爷鸿运当头,当得大机缘,小爷带人跑去碧海寻求机缘,差点死在碧海之中。狗屁的机缘!把小爷解签钱还来!”

    一见这群气势汹汹的少年,于三签立刻面色一变,神情有些慌张,竟是准备收摊跑路了。

    “想跑!”

    黑衣少年冷笑一声,一摆手,身后的少年们纷纷抽出腰刀,迅速将摊位围住。

    于三签苦笑一声,跑到黑衣少年面前。赔笑道,“任二爷莫怒!这求签之事,有时准,有时不准,咳咳这可不能怪老夫解签解的不好”

    “哼,还想狡辩!呃你,你是!”

    黑衣少年冷笑一声,正准备好好修理于三签一顿,忽然发现摊位前的宁凡,神情骤然大惊!

    本来嚣张的神情。此刻满是敬畏之色。

    于三签一愣。

    在他的印象中,黑衣少年可是这植柳城一霸啊,曾以辟脉九层修为打伤了一名融灵初期,相当厉害。

    在这融灵为尊的植柳城,几乎没有任何辟脉敢惹黑衣少年,而黑衣少年平日里也是极尽嚣张跋扈,便是遇上融灵老怪,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然而此刻,黑衣少年望向宁凡的眼神。竟带着浓浓的敬畏!

    于三签不敢想象,宁凡究竟是什么修为,竟能让黑衣少年露出敬畏之色!

    融灵后期?融灵巅峰?还是传说中的金丹境界!

    “我正在求签,不想有人打扰。”宁凡望向黑衣少年。淡淡道。

    “明白!小的们,收起腰刀,守好摊位,任何人不准打扰大哥求签!”黑衣少年一声令下。一群少年立刻收刀,恭敬侍立在一旁,没有任何人敢收声打扰。

    黑衣少年又眼带威胁地瞪了于三签一眼。冷冷道,“好好给我大哥解签!解的不好,小爷乱刀削了你!”

    “大大哥?!这位小兄弟,不,这位大爷,竟然是你的大哥!”

    一瞬间,于三签便深深确信,宁凡绝对是一个金丹境高手!

    曾有一名融灵巅峰找上黑衣少年,想收黑衣少年当小弟,却被少年拒绝。

    黑衣少年性子太傲,连融灵巅峰都不肯认作大哥,却将宁凡认作大哥,自是说明宁凡强于融灵巅峰!

    强于融灵巅峰,不是金丹老怪还能是什么!

    一想到马上要为一名金丹老怪解签,于三签不由手心冒汗。

    这下麻烦了,解签解的不好,不会被宁凡灭了吧

    宁凡眉头微皱,他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黑衣少年的大哥。

    没有理会黑衣少年,宁凡闭上眼,摇动签筒。

    数息之后,摇出一签。

    于三签手掌哆嗦地拿起竹签,竹签上只有一行古怪符纹,无字,与凡人的签不同。

    目光扫了扫竹签内容,于三签闭上眼,掐指一算,忽的拿起朱笔,在一张黄纸上刷刷写下一首诗。

    这一刻的他,沉浸于天机之力之中,根本不知自己写的是什么。

    待睁开眼,一看自己写下的内容,于三签立刻脸色难看之极,哆嗦地更厉害了。

    ‘千世孤寞一世情,忍看落红碾作尘,红颜如云难相负,半为知己半为敌。’

    “此签何解?”宁凡淡淡问道。

    “此签,此签”于三签不知如何说才好。

    “大哥让你解签,你便速速解签!再拖拖拉拉,小爷立刻将你削成人棍!”黑衣少年冷冷道。

    “咳咳,我解,我解此签在姻缘签中,算是下下签。从签文来看,这位大爷怕是要经历漫长的孤独,才可获得一世良缘。且这位大爷良缘不止一名女子,怕是有很多女子。只可惜这些女子之中,有的是知己,有的是大敌总之,姻缘坎坷”于三签哆嗦地言道。

    “胡扯!我大哥谪仙般的人物,姻缘签怎会是下下签!”黑衣少年怒视于三签,恨不得立刻削了他。

    宁凡却微微诧异地看着于三签,心道此人解签倒是解的很准。

    说起来,自己身边红颜虽多,不少却都是从敌人变作知己。

    “解得不错。”

    宁凡淡淡一语,好似天籁之音,让于三签面色大喜。

    他最怕的就是宁凡对解签不满,如今看来,宁凡倒是对签文十分满意。

    一听宁凡此言,黑衣少年自是收了所有怒火,没有继续为难于三签。

    宁凡觉得满意就好,宁凡可是他认定的大哥!

    大哥满意,身为小弟自然不会有任何不满的!

    第一签解罢,于三签将第二个签筒递给宁凡。

    这一签,是求福运。

    宁凡摇出一签,于三签又是掐指一算。大笔一挥,在黄纸上写下一首诗。

    ‘初如紫日映霞光,又染污秽堕黑芒。造化机缘徒思量,横尸惨死太寻常。’

    放下朱笔,于三签睁开眼,一看自己写,吓得冷汗直冒。

    大凶,大凶!此签比下下签更糟糕,要怎么解才不会触怒宁凡!

    “照实说即可,我不会对你如何。”宁凡看破于三签的慌张。淡淡道。

    “是。此签,是大凶之签。从签文来看,大爷你本当鸿运滔天,福泽无量,但因为一些原因,运数更改,福泽全失,凶运缠身。从此,造化机缘皆与你无缘。出门在外需小心谨慎,一个不慎,就会因为运数太差,被人所灭。横尸惨死”于三签咬咬牙,如实解道。

    “胡扯!你敢诅咒我大哥惨死!”黑衣少年大怒!

    宁凡却摆摆手,满意地点点头。

    准,真的很准。

    这于三签竟能算出自己紫运化黑。

    不过可惜。这于三签注定算不出自己黑运还能化紫。

    算不出就对了,若于三签能算出自己气运变化,宁凡反而要担心了。

    “下一签。算的是命格么。”

    宁凡径自拿起第三个签筒,摇出一签,交给于三签去解。

    于三签掐指一算,闭上眼,朱笔唰唰一挥,解出第三签!

    睁开眼,一看自己所写内容,于三签吓得面无血色。

    第一签是下下签,第二签大凶,第三签竟是修罗签!

    此签,凶得不能再凶了!

    ‘斩尽群仙始为魔,斩尽群魔斩修罗。血海难求真道果,道成道灭又如何!’

    “此签,此签”

    “此签不必解了,我能看懂。”

    宁凡放下签筒,转身离去。

    他这一生,大多时间都在杀戮,无休无止地杀戮。

    只为守护心中执念,他早已染尽鲜血,罪孽深重,但那又如何!

    这条路,他避不开,躲不掉!

    行走在北斗星空之下,宁凡思绪渐遥。

    生死劫中,他听说过紫斗仙皇灭杀紫薇仙皇、北斗仙皇的故事。

    当年紫斗仙皇覆灭紫薇、北斗仙域之时,犯下的杀业绝对非同小可。

    血海杀戮后,换来的是紫斗仙域的太平盛世。

    紫斗以一人之罪业,赠予苍生一个太平盛世。

    紫斗的功过难说,但宁凡明白,自己不如紫斗。

    他一路走来,所思所想的仅是以一己之罪,守护亲人。

    他没有那么大的理想,去守护苍生。

    他甚至没有历代杀帝那般执着,愿舍弃一切守护血界。

    他从来都是自私的,永远做不到无私。

    然而这一刻,他却心生一种冲动,想要让动乱的四天九界变成北斗血界这般祥和之地。

    让他心中所思所爱之人,可无忧无虑生活在修真界。

    不必担心有人谋害,不必担心有人袭杀,只如凡人般平淡生活即可。

    这,是否就是一种理想?

    创造一个太平盛世,让心爱之人快乐,可否算作一种理想?

    “理想”

    宁凡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紫斗仙皇的谆谆言语。

    “你的心中,可有过理想?”

    “我如你这般年纪,亦只是一个杀戮无度的妖魔罢了。终有一日,你会对这修界生出自己的看法。”

    恍惚间,宁凡耳边似听到另一个声音。

    那声音,从巨柳之中传出,众生听不到,唯有宁凡可听到。

    那是大道的声音!

    那是曾在巨柳之下悟道之人留下的大道之音!

    夜色微茫,宁凡已走出很远很远,蓦然回望,远远看着参天之高的巨柳!

    曾有一个少年自号巨门,种下柳种,于种前悟道。

    在他道成之日,已一梦万年,当年柳种,早已化作苍天大树!

    他在树下感叹时间流逝,感叹‘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无人知。巨门杀帝弥留之际,亦是悄然坐化在巨柳之下!

    他将一切托付给三代少帝,独自坐在巨柳下,望着巨柳,望着一如当年的碧海潮生,望着永沉黑夜的青山,没有坐化的颓然,只有满腔豪装!

    他在此,说过第二句话,却无人听闻。

    那声音。化作一句道音,亘古长存于巨柳之中!

    “青山依旧,而我却白发苍苍,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只是人可以老,力可以衰,心却不能死,理想也不能灭!”

    “老夫身虽死,道虽灭,理想却与北斗长存。不灭不朽!”

    一句句道音传入宁凡耳中,宁凡猛然抬头,看着漫天北斗,久久无言。

    这一刻。他的道有了升华,有了质变,有了凝实的征兆。

    这一刻,宁凡神情肃穆。朝北斗星辰抱拳一拜!

    这一拜,是敬仰,是钦佩!

    钦佩的。是巨门杀帝虽死不灭的执念,永存于巨柳之中!

    他终于明白该如何证道了。

    他的道,可与世间无数知道相互印证!

    山河草木,皆有执念,世间生灵,皆有执念!

    巨门杀帝心中有执,紫斗仙皇心中有执。

    执是一种超脱生死的道,不会随着死亡消逝!

    宁凡前世为蝶,身虽成灰,执念却至今未散。

    从过去,到现在,他守护之心,从未改变过。

    执,可超脱生死,可超脱轮回!

    若执于情,则七情灭,仍可以言笑。

    若执于念,则纵然道消,纵然身陨,纵然轮回灭尽,此念仍不会灭!

    许久,许久,宁凡目光渐渐清明,转身返回宅邸。

    在大门外,高高挂起了两个灯笼,点燃灯火。

    这里是他与暖儿、微凉、紫璃的家。

    点燃灯火,可为她们照亮回家的路。

    时间一日日过去,一年很快过去。

    仙魂草仍未长成,五谷却已丰登,已可用于酿酒。

    院中的蒲草,也重新长出。

    某一日,内城诸多庙宇之外,多了一个解签的摊位。

    摊主是宁凡,他只解一种签。

    生死签!

    在他的脚边,放着一捆捆蒲草。

    每为一人解生死签,他便编织一个草环!

    他要将他人的生死,编入草环之中!

    一连七日,无人来寻宁凡解签。

    第八日,黑衣少年带了一群人,压着一个可怜兮兮的中年文士,来找宁凡解签了。

    “大哥!小弟听说你在此设摊解签,正好小弟一个朋友想找人算算生死,请大哥帮他算算吧。”

    黑衣少年神情恭敬之色,那被押来的中年文士则叫苦不迭。

    他根本不认识黑衣少年好不好,什么时候成了黑衣少年的朋友!

    他只不过是个初入植柳城的辟脉修士而已,刚入城,就被黑衣少年拎来解签了。

    他只是一个灵植夫,以种植灵药为生,又不去险要之地寻宝谋机缘,哪里需要算什么生死。

    不过现如今,黑衣少年逼着他求签,他不敢不求啊。

    “不知阁下解生死签,如何收费?”中年文士苦笑道。

    “辟脉修士,一支签,十块仙玉。”宁凡淡淡道。

    “十仙玉啊,倒也不贵。”中年文士松了口气。

    就花费十仙玉破财消灾算了。

    付了十仙玉,中年文士取过签筒,摇了摇。

    摇出来一签,上面竟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字!

    “呃空签?”中年文士一怔,看了看签筒,所有的签都是空白状。

    他感觉自己被骗了,空签没有符文,怎么卜算?又怎么解签?

    他却不知,这所有的空签,都是宁凡特别制造的。

    宁凡不懂得卜算,不懂得解签,却懂得观人生死。

    这秘制竹签,又观人生死的神通。

    宁凡双目一闪,泛动生死道光。

    那一日,他在妖界参加钓龙大会,以生死道光观人生死,吓到无数强者。

    如今,他已可自如施展生死道光,观人生死。

    如今的他,最多只能看到融灵修士的生死。

    这中年文士是辟脉修为,其生死,宁凡自能看破。

    “十日后,你将死于宅中,死因是被采补而死。”宁凡淡淡道。

    “哈哈!可笑之极!陈某从来不近女色,怎会被人采补而死!且我灵武国风气大好,从无采花女魔,谁会采补我!”

    中年文士不屑一顾地看着宁凡,认定宁凡是在胡言。

    黑衣少年大怒,他怎能容忍自家大哥被人小觑!

    那是他认定的大哥,是能一个眼神把他吓瘫的大哥!

    就算面对融灵巅峰的老怪,他也没被吓到过,宁凡能吓到他,绝非凡类,他说中年文士会死,必有根据!

    正欲出手教训中年文士,宁凡却摆摆手,道,“任厉,住手。我已为他解明生死,他既不听,合该命绝,便是死了也怨不得他人。”

    任厉是黑衣少年的名字。

    宁凡在此住了一年,对黑衣少年已有所熟悉。

    此子身上虽有痞性匪气,却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此子口口声声喊他大哥,他听得多了,便也不再理会了。

    听宁凡叫自己住手,任厉虽对中年文士不满,却也不敢出手教训此人了。

    他谁的话都不听,偏偏对宁凡的话言听计从、奉为法旨。

    中年文士知道自己惹不起黑衣少年等人,虽然不满宁凡胡乱解签骗钱,却也不敢生事,灰溜溜地走了。

    不少旁观修士都亲眼目睹了宁凡解签的过程,都与中年文士持相同看法,认为宁凡是在骗钱。

    唯有于三签目光凝重,隐隐看出宁凡解签手法的不凡。

    宁凡解签,靠的不是天机之力,而是一种大神通,他于三签无法理解的神通!

    “或许,那个中年文士真的会死”于三签如是思索道。

    十日后,一个惊人消息传遍植柳城!

    一名中年文士惨死家中,死因是遭人采补,凶手则是一株草妖!

    那中年文士,正是曾寻宁凡解签之人!

    那草妖,是他所种灵药所化!

    草妖被植柳城的强者联手灭杀,而宁凡解签精准一事,已极快速度传遍整个植柳城!

    渐渐地,不少出海猎兽的强者,出门之前,都会来寻宁凡解一支生死签。

    无人知,在中年文士陨落的那一日,宁凡编出了第一个草环!

    那个草环中,融入了中年文士的生死!

    宁凡张口一吞,草环化作一道半黑半白的光芒,被宁凡一口吞入腹中!

    而宁凡元神的生死道纹,在吞下草环的瞬间,多出一道!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