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43章 三式玉简,北斗天书!

第743章 三式玉简,北斗天书!

    “哦?你听说过北斗仙域、北斗仙皇?”

    杀帝微微一怔,再看宁凡的眼神已大不相同。

    他言语中虽数次提及北斗仙域,却并不认为宁凡明白那四个字的深意。

    毕竟四天之内,知晓紫斗仙域的都罕有几人,更何况是紫斗仙域的前身——紫薇、北斗仙域。

    如今看来,他倒是小觑了宁凡,宁凡竟知晓如此秘闻。

    “晚辈曾偶入生死劫,劫中听人谈及过北斗仙域、北斗仙皇。”宁凡如实回答道。

    在杀帝这种老怪面前撒谎,一眼便会被看破,不如实言。

    “哦?你竟有幸入生死劫?难怪你能知晓这些秘闻,想必你是借生死劫之力、梦回远古了尘劫三劫,生死、无量、醒梦你的气运不错,历生死劫对你好处不小”

    杀帝目露追忆之色,感叹道。

    “敢问帝尊,我杀戮殿与北斗仙域有何关系?”宁凡询问道。

    “此事稍后再说,老夫先给你讲讲,你这八代少帝的身份吧。少帝之身份,在杀殿之内十分尊崇,若老夫陨,身为少帝的你又已突破万古境,则可暂时代执杀帝之位,统领杀戮殿。若你修至万古第六劫,晋入仙帝之位,便可真正继任杀帝之位。若老夫未陨,少帝便无任何特权。若老夫陨落,少帝未突破万古境,亦无任何特权”

    “如此说来,弟子这少帝身份,暂时没用任何用处?”宁凡无语。

    堂堂杀殿少帝,东天太子爷,原来只是个空头称号么。还没有长老身份使用,长老还有强制召集一百真仙的权力

    “不错,若老夫未陨,而你未突破万古境,这少帝身份便无任何用处。反之。会为你带来无穷杀劫。身为少帝,便是持有免死令,也无法保证安全,我杀戮殿法令允许殿中修士在任何情形之下袭杀少帝,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反倒可以获取重赏。外人若杀少帝。杀戮殿不会给予少帝任何帮助。毕竟若少帝连这种程度的袭杀都无法抵御,便无资格成为掌杀之帝,守御血界。”

    “少帝没有特权,还能被人随便杀?自己人能杀,外人也能杀?”宁凡更无语了。

    若他少帝身份暴露,免死令就不能保护他了。杀戮殿内不知会有多少舍空为了重赏袭杀他这位少帝

    外界老怪为了防止下一代杀帝成长起来,不知会有多少人袭杀他。

    这个身份对宁凡而言,简直是个大麻烦!

    宁凡不禁有些佩服历代杀帝了,真不知这些杀帝是在如何凶险的环境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他忽而理解付玲珑为何急于突破万古境了。

    不入万古境,付玲珑就是个有名无实的少帝,没有任何实利,只能无休止地被人暗杀、追杀。

    一入万古境。付玲珑就可暂摄杀帝之位,执掌一殿强者之生死,便是仙帝也不敢小觑于她了。

    可惜,付玲珑太心急了,最终突破万古境失败

    若有选择,宁凡真不想当这个百害而无一利的少帝。

    不过从他炼化先天鬼面开始,貌似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已是少帝。

    如此看来,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要泄露自己少帝的身份,免得惹来其他麻烦。

    “呵呵,杀戮殿的法令对少帝而言,是有些太过苛刻了。按照规定,老夫身为杀帝。不可以给此代少帝任何帮助,必须任少帝自生自灭。但如今情况特殊,你这八代少帝,已是血界最后希望,老夫如何能任你自生自灭,说不得,要给你些许自保手段才可。而你要做的,便是尽量少用夺天印,以免暴露少帝身份。先天鬼面倒是用用无妨,除历代杀帝与杀殿大长老外,并无人知晓先天鬼面的意义。”

    “尽量少用夺天印么”宁凡喃喃道。

    “夺天印是历代杀帝的必修神通,是杀帝身份之象征,威力无穷。若无自保把握,不要当众施展此术,否则少帝身份泄露,想必会很麻烦。一旦施术,必取敌命,莫留活口,可弭祸端。”

    言罢,杀帝从王座上站起,身形一散一凝,已出现在宁凡身前,抬手一指,指蕴血光,点在宁凡眉心。

    宁凡心中一凛,却没有避开。

    这一指不是伤害,而是机缘。

    “夺天七印,必须拥有碎念修为才可正式修炼,以你修为,只可修炼初式掌印。老夫暂时无法传授你七印修习之法,却可将一生杀戮道悟传与你,其中亦有修印之悟,你得之,细细体悟,必有收获。”

    血光透过杀帝之指,没入宁凡天灵,渗入识海。

    宁凡闭上眼,眼前浮现出一幕幕血海杀戮的场面。

    那是一个血发少年一步步成长的杀伐路!

    那血发少年,生于杀戮血界,是北斗裔民,6岁修道,10岁融灵,16岁结丹,百年结婴,千年碎虚,又千年渡真,又万年碎念,成为杀戮殿七代少帝。

    百万年后,血发少年已是白发老者,以万古第七劫的修为继任七代杀帝。

    成帝之日,十六名万古境修士寻衅,白发老者强势出手,灭杀十六人,炼制为伴生杀傀!

    那一战,一幕幕在宁凡脑海回放。

    星河之中,白发老者目光灿若北斗,神情一动,十万星河永沉黑夜。

    抬掌着,天现北斗,七星相连,异象惊世!

    七掌合,金掌现,一掌出,亿万生灵覆灭,十六名万古仙尊、仙王俱陨!

    四名仙帝寻衅,白发老者又是一掌,重创四帝,惊得四帝望风而逃!

    四百万年后,白发老者突破万古第八劫,便是九劫仙帝都可一战!

    又千万年后。白发老者修至第九劫的顶峰,东天之内,再无仙帝敢触杀戮殿的虎须!

    渐渐的,一幕幕画面消失,宁凡徐徐睁开眼。正见杀帝满意微笑,看着自己。

    “你刚刚看到的,是老夫一世杀戮,其中自有夺天印之悟,还包含了老夫修炼《北斗天书》的全过程。《北斗天书》,是历代杀帝必修的气运功法。你气运不弱,若习此术,再得些机缘,两千年之内,起码能修至仙运第五彩!”

    “多谢帝尊传道!”宁凡抱拳一谢!

    他曾在认主阴阳锁时见过乱古大帝的一世杀戮,但那杀戮之中的道悟仅限于修道第一步。更高道悟,乱古不传。

    杀帝则不同,他将一世杀戮展现给宁凡看,亦将一世道悟展示给宁凡看。

    能看到一名仙帝一生之悟,对宁凡而言好处之大,自不必多言。

    且更得到一部修炼气运的功法,对宁凡而言。此功法意义不可谓不大。

    “谢什么,你是血界之希望,老夫帮你,也不过是想帮自己的家人罢了。”杀帝微笑道。

    “家人!”

    宁凡的心没由来一颤,家人,对修士而言是多么陌生的词汇。

    原来对杀帝而言,杀戮血界的凡人、修士都是家人么?所以需要拼命守护么?

    “你似乎还没触发过先天鬼面的最强神通。”杀帝话锋一转,意有所指。

    “先天鬼面的最强神通?”宁凡目光一凛。

    他早就隐隐察觉,先天鬼面除了隔绝查探、屏蔽天机、主动隐身外,还有另一强大神通。

    只是至今也为弄清。那神通是什么。听杀帝这么一提,不由得神情肃然。

    “先天鬼面最强之处,并非隐身,而是杀人不沾因果!不沾因果,便无罪业。不沾因果。便是杀了服食追亡丹之人,旁人也无从知晓杀人者是谁。杀戮之时,若召出鬼面,可剥离所有因果。”

    “杀人不沾因果!”宁凡眼中精光一闪。

    若杀人不沾因果,杀了小的,便不会有老的找来寻仇。

    这先天鬼面绝对是喜爱杀人越货者出行必备之物。

    “费和对你存心不良,你须自行小心。老夫身为杀帝,不能偏帮于你,助你除掉费和。不过老夫可送你三式保命手段,就算有朝一日,你当真暴露了少帝身份,惹来杀劫,也不必怕,老夫会在有生之年庇护于你。”

    言罢,杀帝大手一抓,丝丝缕缕的金光自掌心散出,凝成一个金色玉简。

    这金色玉简看似寻常,其中却蕴着无边神通!

    凝出这个金色玉简,杀帝气息登时萎靡了不少。

    “老夫送你的第一式保命手段,便是此攻击玉简。此玉简之中,蕴有老夫一式神通,威力勉强可达到万古第一劫的仙尊一击若非老夫濒临道消,无法凝出更强玉简,必定要为你凝出仙帝一击的玉简护你无碍好在此玉简威能虽只仙尊一击,却已足以灭杀碎念了。有此玉简在,你无须惧怕费和的。”

    长叹一声,杀帝将金色玉简赠予宁凡。

    宁凡接过玉简,感受着玉简中浩瀚的神通之力,只觉心神皆颤,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这玉简之中的神通太强!

    万古仙尊一击,足以瞬杀碎念巅峰!

    “多谢帝尊赠宝!”宁凡收起玉简,抱拳一谢!

    “老夫赠你的第二式保命手段,是一个天门玉简。你当知晓,老夫手上有16具万古境傀儡,本想送与你,奈何你修为太低,无法操控如此级别的傀儡若你日后有大难,便按碎天门玉简,只要尚在东天范围内,老夫便能将16傀通过天门送去你身边,助你征战一次!以老夫如今身体状况,这种手段最多只可使用一次,你须善用这一次机会。”

    杀帝屈掌一招,凭空取出一个银色玉简,递给宁凡。

    宁凡接过此玉简,心中震撼更多。

    有此天门玉简在,宁凡行走东天,随时可召出16名万古境傀儡助阵一次!

    16名万古境傀儡,足以横扫仙帝之下一切势力!

    不待宁凡收起银色玉简,杀帝又取出一枚血色玉简,递给宁凡。

    “这是老夫送你的第三式保命手段此玉简是降临玉简。只要你还在四天范围内,一旦按碎此玉简,老夫便会施展跨界神通,降临在你身边!以老夫九劫巅峰的修为,助你一战!”

    “老夫濒临道消。此生最多只能再离开血界一次,这一次机会,老夫给你了,此玉简,你须慎用之!”

    杀帝说的严肃,宁凡便也严肃应下。

    这三枚玉简。是杀帝赠予宁凡的保命手段。

    这三式手段,可保宁凡行走东天、性命无虞。

    宁凡握着玉简,只觉得玉简沉甸甸的,似有万钧重量。

    今日,他收了杀帝好处。

    来日,他需履行诺言。替杀帝守护血界。

    “少帝身份,你已知晓,不必再多解释了。接下来,老夫会带你去血界看看,顺便给你讲讲我杀戮殿的历史。”

    言罢,杀帝袖袍一卷,血芒一闪间。与宁凡一同消失于破军星宫。

    下一瞬,出现在极远之地的夜空之中。

    踏立于夜空之上,杀帝俯瞰下方的芸芸众生,冷厉的双目渐渐柔和。

    抬手一指,锁了宁凡的元瑶玉,不欲让欧阳暖听到他的话语,而后对宁凡言道,

    “老夫生于血界,对远古秘闻所知不多,只知我血界之民。皆是北斗仙皇的后裔,不容于世,为世人所忌。自北斗覆灭,数之不尽的北斗仙、圣陨灭后来,初代杀帝出现了。他与北斗仙皇关系匪浅。得悟仙皇秘术‘北斗三千印’中其中七印,一生为复兴北斗奔波,与紫斗诸强拼杀,意欲夺天。后来初代杀帝败于某位强者手中,并被此人开导之后,再观紫斗盛世,心结渐渐解开,自此舍弃夺天念,建立了杀戮殿,用于守护北斗仙皇的族裔,再未兴兵作乱”

    “我杀戮殿存在的意义,并非为了覆灭紫斗仙域,而是为了守护北斗裔民。杀戮只是手段,守护才是根本,因为这里,是我北斗修士最后的故土。”

    “你非北斗裔民,老夫不奢求你似老夫一样,对此地心怀眷恋,只希望你记住发过的誓言,在老夫死后,助老夫守护血界。北斗血脉,不可灭于老夫之手否则,老夫无颜面对先代帝尊。”

    杀帝望着脚下的芸芸众生,目光怆然。

    他只能再守护血界两千年了,两千年后,不知血界还能否存续

    不是他对宁凡没有信心,只怪两千年太短,不足以让宁凡充分成长起来,代替他守护血界。

    可惜他已别无选择,只能将所有希望赌在宁凡身上,赌宁凡两千年后,能继续守护血界。或者赌他陨落后,敌人不会立刻察觉,不会立刻进攻血界

    “六百万年前,进攻血界的敌人是谁?”宁凡忽然开口问道。

    “不知,也许是十大秘族的某一族吧,毕竟四天之中,唯有那十大势力,才可一次出动六名仙帝,围攻血界”

    “十大秘族!六名仙帝!”宁凡目光一变。

    “昆仑瑶池、紫府学宫、神虚阁、遗世宫是四天各天明面上最强势力,但这四大势力,仍受四溟宗辖制。四溟宗是四天天条的制定者、执行者,底蕴更在神虚阁等势力之上。四溟宗的背后,则又受十个神秘大族辖制日后你修为提升一些,会对十大秘族有所了解的,那种庞然大物,绝不可招惹,否则”

    便是杀帝,此刻都露出凝重之极的表情。

    那十个神秘大族,任意一个都有出动六名仙帝的底蕴。

    杀帝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在那样的大族面前,杀戮殿绝非敌手

    “若两千年后,你实在守不住血界,便带上少数裔民,悄悄逃遁吧至少,不能让北斗血脉断绝至少,要让北斗血脉存续下去”

    杀帝闭目长叹道。

    宁凡没有作答,目光却越来越凝重。

    原来就算是杀帝这种登临第二步巅峰的人物,也有无力回天的时候

    “你成仙在即,受过血池洗礼后,便在血界悟道成仙吧。若有意外,老夫也可照拂你一二的。此舟赐你。允你随时入血界。”

    不知在夜空站了多久,杀帝忽的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银色小舟,赐予宁凡。

    正是可入血界的七星舟。

    宁凡手下七星舟,又陪杀帝在夜空站了许久。

    许久之后,杀帝才收起所有表情。袖袍一卷,带宁凡返回破军星宫。

    重新坐回王座,杀帝苍老的身形与冷清的大殿彼此辉映,各自落寞。

    “你,退下吧。”

    “是。”

    宁凡又向杀帝抱拳行了一礼,朝星宫之外走去。

    “身为少帝。莫要死于庸人手中。”在宁凡即将走出星宫之时,杀帝似有若无的声音传入宁凡耳中。

    宁凡一怔,转身抱拳应到,“是!”

    转身,离去。

    望着宁凡离去的背影,杀帝苍老的双目露出追忆之色。

    许多年前。当他还是七代少帝之时,貌似也做过与宁凡十分相似之事

    “弟子摇光,求帝尊赐予孽海珠!”

    “此物不可能赐你!退下!”

    “求帝尊赐珠!”

    “摇光!你虽是七代少帝,却也没有资格向本帝求赏!若再生事,本帝不介意赐你一死!”

    “若帝尊不赐孽海珠,摇光何惜一死!”

    “摇光,你如此又是何苦你的道侣已死。仙若死,道若消,便是圣人也不可救,便是孽海珠也换不回她的性命”

    “求帝尊赐我孽海珠!摇光愿以性命交换孽海珠!”

    “罢了,本帝不要你的性命,本帝只要你一句誓言,此生此世,守护血界,保我北斗血脉不灭!你,可能做到!”

    “摇光愿立血誓!若血界灭。摇光必死于血界之前!但凡摇光未死,则绝不容任何人伤及血界半分!”

    “既如此,孽海珠你拿去吧,也算了你一场痴念痴儿,真是一个痴儿”

    宁凡一路走出破军星宫。欧阳暖终于又能感知到外界的情形,又能与宁凡对话了。

    “宁凡,你没事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好担心,担心你会”欧阳暖言语止不住地颤抖。

    在宁凡对峙七代杀帝之时,欧阳暖无法知晓外界发生了什么,未知让她感到惶恐。

    她怕宁凡会触怒杀帝,怕免死令也保不住宁凡性命,怕宁凡冲动之下会做出傻事

    还好,还好宁凡平安无事。否则她必定追悔残生。

    她没有问宁凡长生玉是否到手。

    就算宁凡并未求得长生玉,单就这份情,已足以她付出一切回报了。

    “长生玉,到手了暖儿,你可以活下去了。”

    宁凡微微一笑,拂袖一招,一块羊脂白玉的玉佩飞入元瑶界,平平落在欧阳暖掌心。

    白玉平平落在掌心,欧阳暖却愣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

    而后,捂着口,压抑着哭声,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庆幸么,喜悦么,感动么,惭愧么,歉疚么

    说不上是什么情绪,只是无法抑制泪水。

    “杀帝有没有为难你”欧阳暖小心翼翼地问道,她怕宁凡为了获得此玉,做了什么傻事。

    “杀帝并未为难于我,放心。”是我心甘情愿以誓言交换此玉,并非杀帝为难。

    一切,都是自愿。

    “好好炼化此玉,这段时间不要再妄动药魂之力了,放心,我在外面一切安好,没有任何危险。你只需好好炼化长生玉,待彻底炼化此玉之后,完成与我的约定即可。”

    “什、什么约定”欧阳暖双颊似烧。

    “你说呢?”宁凡调笑道。

    “下、下流!”

    “是么。”

    宁凡不以为然地一笑,渐渐远离破军星宫。

    而后遁光一闪,朝费和所在方向飞去。

    一见宁凡终于归来,费和颇有些紧张地问道,“尸解丹方到手了么!”

    “嗯,到手了。”

    言罢,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尸解丹的丹方玉简,交给费和。

    费和接过丹方玉简,神念一扫玉简内容,继而大喜!

    “好,好,好!只要有此丹方,只要有此丹方!”

    他笑容阴测测地,对着宁凡舔了舔舌头,大包大揽道,“待返回血海星,老夫会寻人助你炼制尸解丹,此事你不必担心!你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便是认真准备血池洗礼!走吧,回血海星!”

    费和一拍储物袋,取出七星舟,随宁凡一并跃上七星舟,重返界门,横渡血河而去。

    这一个月,宁凡呆在元瑶界,助欧阳暖炼化长生玉。

    在他的帮助下,欧阳暖已将此玉炼化了三分之二。

    余下的三分之一,必须靠她自己炼化才可。想必再过两三个月,便可成功炼化。

    届时,她寿数问题可彻底解决,也终于能正式修炼、冲击仙位了。

    一个月后,费和与宁凡重回血海星。

    费和自行离去,忙于寻找尸解丹药材,并找人炼制尸解丹。

    而宁凡则在弟子舍闭关,一面体悟杀帝传与他的道悟,一面等待血池洗礼的到来。

    时间一日日过去,再过三日,便是他接受血池洗礼的日子。

    在这个关头,紫璃醒了过来!

    一声乖巧的唳鸣透过鼎炉界,传入宁凡心神之中。

    一瞬间,宁凡面色一喜。

    “鬼玄初期!”

    苏醒之后的紫璃,已是鬼玄初期修为!

    姚宗星域的群仙血肉,没有白吃!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