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41章 七代杀帝,仙王傀儡

第741章 七代杀帝,仙王傀儡

    卢馨儿傻愣愣地看着宁凡,许久才回过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竟被暗恋之人搂在怀中,那人竟还要为她出气!

    “我,我”宁凡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卢馨儿小脸火辣辣地发烫,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想要如何出气?”

    宁凡身怀窃言术,早在揽住卢馨儿腰肢的瞬间,便将此女心事窥尽,也知道了此女被骗的来龙去脉。

    卢馨儿被孙年等人骗走了流沙珠,屡次索要无果。

    孙年等人俱是卢馨儿的盟友,彼此之间立过心魔大誓,不可自相残杀。

    所以,孙年才会大费周章去骗卢馨儿的东西,而不是杀人夺宝。

    同样的,宁凡是卢馨儿找来的,若宁凡杀了孙年等人,卢馨儿便会道心有损。

    若为了卢馨儿考虑,宁凡最多只会惩戒孙年等人,不会下死手。

    具体要如何帮卢馨儿出气,还需看她的意思。

    “我,我只想要回我的流沙珠”卢馨儿怯怯地低声道。

    “明白了。”

    宁凡眼中天青色的雨意一闪而逝,整颗血海星上骤然雨落。

    微雨之中,宁凡认准一个方向,一路遁出杀戮城,朝某座外表普通的荒山遁去。

    凭窥天雨术,宁凡轻而易举地搜索出孙年等人所在。

    卢馨儿惊讶地合不拢嘴,她没有告诉宁凡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也没有告诉宁凡孙年等人在何处,宁凡却已知晓她的遭遇,甚至还知孙年等人所在。

    “他果然是无所不能的”卢馨儿傻傻地想着。

    这荒山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布着一个隐匿大阵,隐藏着一个洞府,是孙年的洞府之一。

    以孙年为首的十几名杀戮殿弟子。彼此发下心魔大誓,结为盟友,互不杀戮,常常在孙年的洞府聚头。

    卢馨儿也是孙年的盟友之一。

    此刻,荒山洞府之中,孙年正设灵酒宴款待诸位盟友。

    他近来心情大好,原因么,自是因为骗走了卢馨儿的流沙珠。

    孙年是鬼玄中期修士,于他而言,20亿道晶可是一笔横财。

    流沙珠价值20亿道晶。本身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强**宝。

    巅峰仙宝,流沙珠,获得此珠之后,孙年惊讶的发现,此珠子竟还蕴着一丝微弱的光阴之力。

    若此珠神通全开,威能恐怕堪比一些低涅后天仙宝了。

    孙年得意地取出流沙珠,展示给众人。宝珠散出璀璨紫芒,强大的威能,引得不少命仙惊呼。

    “恭喜孙师兄获得异宝!”金光、高远等人玄命仙目光火热地看着流沙珠。啧啧称叹,频频向孙年劝酒。

    偶尔几句奉承,更是让孙年大为开怀。

    孙年醉眼朦胧地环视在座诸人,笑得极为畅快。

    这一次酒宴。他请了所有立誓的同门,独独未请卢馨儿。

    毕竟他设宴请客,是想庆祝获得了流沙珠,又岂能把苦主请来。

    “哈哈!孙某夺珠之前。本只想将此珠卖掉,换些道晶花花,不曾想。此珠竟会如此玄妙。若孙某修为再进一步,达到鬼玄后期,凭借此珠之力,恐怕便是鬼玄巅峰都可一战!此生晋入鬼面之列,大有可能!”

    孙年满面红光地站起来,高举酒樽,豪气干云。

    一众人玄见孙年兴致正高,自不会坏他兴致,纷纷说着逢迎之语。

    忽然间,荒山阵光一闪,一道蓝衣倩影走入洞府。

    众人一见来者身份,纷纷目光古怪起来。

    孙年则目光一眯,嘿嘿笑道,“卢师妹,你怎么来了?”

    “我来要回我的流沙珠!”卢馨儿语气强硬地言道。

    她还是第一次用如此强硬的语气对鬼玄强者说话。

    在场强者俱是一愣,孙年则面色一沉,有些不悦了。

    卢馨儿不过是个人玄中期,竟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真是找死。

    若非因为彼此发过心魔大誓,不得自相残杀,孙年绝对是要出手教训一下卢馨儿的。

    “流沙珠是什么?你丢了珠子,为何来找我要?”孙年冷笑一声,故作茫然道。

    “你手上拿的就是流沙珠!你我打赌,若我输,须将流沙珠给你,若你输,须同金师兄、高师兄一道,各自给我5亿道晶,明明是你们输了,你们怎么可以拿走我的流沙珠!”

    卢馨儿气愤道。

    “哦?金师弟,高师弟?有这回事吗?我们曾和卢师妹打过赌?我怎么不记得了?”

    孙年故作惊讶状,望向金光、高远。

    金、高二人亦是作出茫然不解的神情,言道,“什么打赌?我二人毫不知情。”

    “呵呵,这珠子可是孙某花费大价钱买来的,神通惊人。卢师妹就算再眼红这珠子,也不能睁眼说瞎话,企图骗我的珠子啊。若卢师妹真想要这珠子,孙某念在你我交情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割爱。这样吧,只要卢师妹愿意拿出50亿道晶,我便将此珠拱手相让,如何?”

    孙年呵呵一笑,心平气和地看着气愤的卢馨儿。

    他自然知道卢馨儿拿不出50亿道晶,一个人玄中期修士,家底能有10亿道晶便算富有了。50亿,便是孙年自己也拿不出。

    卢馨儿柔指指着孙年,被孙年颠倒黑白的言语气的无话可说。

    明明是孙年骗走她的流沙珠,现在却成了她图谋孙年的珠子。

    她早就知道,修真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她只是以为,孙年等人与她彼此发过大誓,是朋友,与其他人不同,可以信任。

    如今看来,孙年等人同样不可信任,人家根本没拿她当过朋友。

    看清了这些,卢馨儿渐渐心平气和。

    她终究只是一个人玄中期。斗不过鬼玄中期的孙年。若无宁凡相助,这口气也只能咽下了。

    好在,她并非一个人前来。

    在孙年冷笑不绝之际,洞府外的阵光再次一闪,步入一个白衣青年。

    正是宁凡!

    宁凡并未与卢馨儿一同进入,而是隐匿于洞府之外。

    他便是要让卢馨儿看清楚,孙年等人不可信任。让卢馨儿吃一堑,长一智。

    卢馨儿资质不错,却终究涉世未深。

    这一次被人骗了,宁凡能帮她出气。

    下一次再被骗。又有谁会好心帮她?

    “宁,宁凡!他怎么会来此地!”在宁凡步入洞府的一瞬间,正冷眼看戏的14名人玄命仙俱都面色大变。

    鬼玄中期的孙年,本已醉眼朦胧,却在这一瞬间,惊得酒醒!

    “他他是你请来的帮手么”孙年战战兢兢地看着卢馨儿,询问道,哪里还有之前半点从容。

    不待卢馨儿回答,宁凡已淡淡道。“不错,宁某与卢师妹颇有几分交情,听说她宝珠被骗,今日来此。想给她讨一个说法。不知孙师兄,可否给宁某人一个满意的说法!”

    言罢,宁凡双目血芒一闪,一股普通渡真都无法承受的煞气凶威。立刻朝孙年等一十五人席卷而去!

    只一个眼神,金光、高远等14名人玄命仙俱都被煞气所噬,骤然咳血。双目血红,气息大乱。

    孙年双目渐渐血红,气息亦开始大乱!

    他的心疯狂战栗着,根本无法在这股煞气之下保持平静!

    他恐惧的看着宁凡,他知道宁凡的可怕!

    从通天塔成绩来看,宁凡本身实力便非他孙年可比,再加上轰神之术,恐怕宁凡只需数息,便可屠尽此间洞府的所有人!

    杀戮殿中,不禁同门杀戮!

    宁凡若想杀人,无人可阻!而他持有免死令,旁人却不能杀他!

    孙年知道,宁凡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不是顾忌他孙年厉害,而是顾忌卢馨儿。

    他们所有人都与卢馨儿发过心魔大誓,若被卢馨儿请来的宁凡击杀,必会连累卢馨儿被誓言反噬

    不过毕竟不是卢馨儿亲自动手,就算被反噬,那反噬也不会太重。

    若真惹怒了宁凡,这间洞府之内必定会血流成河!

    “卢师妹,是师兄做错了!流沙珠还你,这5亿道晶,是师兄输给你的,一并还你!”

    孙年一咬牙,将流沙珠及一个储物袋屈指一弹,还给卢馨儿,同时恶狠狠地瞪了金光、高远一眼。

    那个储物袋中,共有5亿道晶,是他输给卢馨儿的钱。

    金光、高远也打了赌,也需各自归还卢馨儿5亿道晶!

    金光、高远被孙年一瞪,心中立刻将孙年骂了个遍。

    回头一看宁凡冰冷的神情,心中又是大惧,咬咬牙,各自取出5亿道晶,交给卢馨儿。

    卢馨儿小心翼翼地收起流沙珠,心中甜滋滋的。

    这是宁凡帮她要回的流沙珠,她一定要好好保管。

    看了看手中的三个储物袋,卢馨儿想了想,小脸一红,将储物袋递给宁凡。

    “谢谢你帮我要回流沙珠,若没有你帮我,流沙珠一定要不回的。这15亿道晶,送你。”

    “不必了,这些钱这你自己赌赢的,你留着自用。”

    宁凡摇摇头,将储物袋推回。

    对卢馨儿而言,十五亿道晶是一笔不可想象的财富。

    对宁凡而言,十五亿道晶可有可无。

    “不知孙某给的说法,可还能令宁师弟满意”孙年赔着笑脸问道。

    “日后我不在时,卢馨儿又遭人欺凌,该当如何?”宁凡不答反问道。

    “宁师弟大可放心!我孙年今日向你保证,从今日起,我等15人再无一人会欺负卢师妹!若有外人企图对卢师妹不利,我等必会倾尽全力,保护卢师妹!”孙年信誓旦旦道。

    “空口白话,宁某不信。”

    孙年一怔,而后干笑道,“既如此,孙某愿发下心魔大誓,从今日起。再不会欺负卢师妹,且若卢师妹有难,必倾尽全力,护她安危!”

    孙年一表态,一个个人玄纷纷一咬牙,发下大誓。

    还有几名人玄女修,笑盈盈地取出一些小礼物,送给卢馨儿,一副巴结讨好的姿态。

    面对众人的誓言、讨好,卢馨儿始终沉默以对。

    她明白。这些人对她示好,仅仅是摄于宁凡的强大。

    这些好,都是假的,如昙花浮萍,不可深信。

    “谢谢你,宁师弟”卢馨儿小脸通红地对宁凡谢道。

    她只感谢宁凡一人,只信宁凡是真对她好。

    宁凡不仅帮她要回的属于她的东西,更帮她招来了15个免费保镖。

    孙年等十五人今日发下了心魔大誓,日后便需全心全力照顾她。若她有难,还会全力救助。

    从今日起,她在杀戮殿的生活会容易得多、安全得多。

    她只是给了宁凡一个玉简,宁凡却帮她帮到这一步。她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于你而言,我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能帮你一时,却无法帮你一世。我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再多帮,于你并无好处。”

    宁凡如今被费和盯上,又与姚青云有仇。若与卢馨儿走得太近,只会害了她。

    “你肯帮我一次,我已经很感激了,怎好意思让你帮我一世下次,我会学聪明的,不会再被人骗!”卢馨儿低声道。

    “嗯,如此便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宁凡留给孙年等人一个凌厉的眼神,身形一晃,飘然而去。

    卢馨儿望着宁凡远去的遁光,久久失神。

    而孙年等人,则全部如蒙大赦地松了口气。

    再看卢馨儿时,一个个的表情充满艳羡。

    尤其是其他几名人玄女修,几乎有些嫉妒卢馨儿的好命了。

    几名女修自问,她们的身材姿容,皆比卢馨儿好上数倍。

    凭什么卢馨儿能得宁凡关心、庇护,她们却只能得宁凡冷眼?

    好在发过心魔大誓,又摄于宁凡的强大,她们便是嫉妒卢馨儿,也不敢对卢馨儿如何。

    相反,若卢馨儿有难,她们纵然不愿,也要依照誓言保护卢馨儿。

    “莫非,那宁凡吃惯了大鱼大肉,就爱吃卢馨儿这种青菜小粥?”

    几女认真地打量着卢馨儿的小身板,胡乱猜测着

    孙年等人毕竟是卢馨儿的盟友,若全部杀了,或者威胁得太狠,只会让卢馨儿在杀戮殿的处境更加艰难。

    如此处理,已是最好的结果。

    宁凡一路返回弟子舍,又休息了一日。

    第三日,暮色沉沉之时,费和阴测测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宁凡面前。

    袖袍一卷,直接带着宁凡遁出弟子舍,冲天遁起。

    随着费和祭起一个银色小舟,身旁忽的出现一个椭圆形的血色光门,光门内,有着一条绵延无尽头的血色长河。

    血河河畔,立着一个巨碑,碑上刻着两句古老碑文: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望着巨碑,费和神情阴沉、凝重地对宁凡解释道。

    “此光门便是杀戮血界的入口,一旦在血海星范围内取出七星舟,入口便会出现。在我杀戮殿之内,但凡舍空之上的修士,或有大功绩的修士,都可蒙赐七星舟,随时进入血界,拥有参见杀帝的资格。”

    “此河名为血河,是初代杀帝神通所化,便是寻常仙帝也无法仗着修为高深从河面飞遁过去。强行飞遁,便会沉入血河陨落。”

    “以老夫舍空初期的修为,借七星舟渡河,需耗费一月之久。这一个月,你可在七星舟的舱内修炼,将你在杀戮阁总阁购买的天材地宝一一炼化。老夫则亲自架舟渡河,其间不可有丝毫分心,你切莫来打搅老夫,否则船沉血河,我二人无一人可活命!”

    见费和说的严肃,宁凡自是满口应下,保证不去打扰费和驾船。

    他可不打算与费和一起死在血河之上。

    二人身形一晃,上了七星舟,宁凡遵从费和的吩咐,入了船舱,寻了间房间闭关修炼。

    先入了元瑶界,再入了玄阴界。如此,便是费和也只道宁凡进入了小千界宝修炼,并不知宁凡进入的是中千界宝。

    “此子进入小千界也好,省得老夫还要分心提防此子偷袭。血河之上,可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一旦出个意外,便是殒命血河的下场”

    费和立在七星舟船头,指诀连变,驾驭星舟,一路横渡血河而去。

    渡河需耗时一月之久,这一个月。正好可供宁凡炼化血莲、吞噬百万年灵药。

    吞尽1700株百万年灵药,宁凡周身仙雾交织,本命铅莲以开出第六瓣、第七瓣铅花。

    花开七瓣,百万莲影的防御足以防住鬼玄之下的一切攻击!

    血莲灵装,炼化入体。

    炎龙吐息之术,宁凡也初步研习了一番。

    此术名列上品仙术,修习难度比漩空术要大得多。

    宁凡也只是初步习得此术,想要彻底发挥此术威力,却还不知要参悟多久了。

    对苦修之士而言。一个月太过短暂。

    一个月之后,宁凡走出了星舟船舱,远方,杀戮血界的界门已遥遥可见。

    费和见宁凡出来。并未多言,指诀一变,星舟化作一道银芒,自血河之中飞起。冲入界门之内。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永沉黑夜的中千世界!

    脚下,是无边无垠的大陆。有数之不尽的凡人、修士生活于此。

    夜空上,有七颗星辰北斗相连。

    在凡人看来,那是七颗星辰。

    在宁凡看来,那是七座浮于夜空的巨大星宫。

    费和收起七星舟,与宁凡踏立于星空之上,向七星之首的天枢一指,言道。

    “此天枢星位,建有贪狼星宫,是初代杀帝的行宫,自初代陨落,此宫废弃。”

    言罢,费和又指向北斗第二星道,

    “此天璇星位,建有巨门星宫,是二代杀帝巨门杀帝的行宫所在。自二代陨落,此宫废弃。”

    “杀殿传承至今,已有七代杀帝,皆以北斗定帝号。三代杀帝,名为禄存。四代杀帝,名为文曲。五代杀帝,名为廉贞。六代杀帝,名为武曲。此代杀帝是杀戮殿第七代杀帝,为破军杀帝,居住在北斗第七星的破军星宫。”

    短短的介绍之后,费和一踏星空,脚下生出一朵白莲,载着宁凡,直奔第七座星宫而去。

    宁凡不发一言,看着长空之上的北斗七星,脑海中不知为何,忽的回想起通天塔巨碑上看来的一句话。

    北斗尘劫灭

    北斗,北斗杀戮殿似乎十分执着于北斗二字

    夺天印的异象,似乎也是北斗七星相连。

    血牢第七层的血剑,貌似也嵌着七块水晶,以北斗之位相连。

    历代杀帝,更是以北斗七星星名作为帝号。

    这其中,究竟有何深意

    白莲一路疾驰,渐渐临近破军星宫。

    忽然间,两道冰冷、浩瀚的气息,骤然从天而降,将费和、宁凡锁定!

    那气息,分明已达到万古第四境的仙王境界!

    “来者何人”

    这冰冷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黑一白两道人影,阻挡在白莲的前方。

    一瞬间,费和神情紧张之极,隐隐带着几分惶恐,匆匆对二人抱拳道,“我乃杀戮殿长老费和,有事求见杀帝,还请二位代为通禀!”

    他怎能不惶恐!

    只因这一黑一白两名仙王,根本不是活人!

    二人灵智不高,若他一句话说错,登时便会被二人所灭!

    “仙王境界的尸傀!”宁凡心中大震!

    什么样的强者,竟能将堂堂仙王炼制为傀!

    难道是杀帝!

    (1/2)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