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30章 大比开始

第730章 大比开始

    这一觉,宁凡睡了一日一夜,前所未有的安心。

    醒来之后,宁凡照例将欧阳暖收回元瑶界,自己则一遁进入玄阴界,闭关修炼。

    距离大比还有两年,这两年,宁凡只修两式秘术。

    一是三花聚顶之术,二是漩空术。

    灭了姚家,宁凡获得了足够多的小千界宝,足以将漩空术修至虚漩圆满的境界。

    漩空术修炼圆满,此术堪比中品仙术,其威力也是极其恐怖的。

    “炼!”

    一渐渐小千界宝的界力,被宁凡吞噬炼化。

    一日日过去,漩空洞天的悬浮大陆渐渐全部化作虚幻形态。

    当整个漩空洞天全部化作虚幻之后,洞天级别骤然提升,朝着小千界一丝丝蜕变!

    半年过去,那漩空洞天最终晋阶为小千世界,成为漩空界!

    漩空界中,有无限小千世界,便是命仙被囚入界,也绝对难以脱逃!

    宁凡伸出手掌,掌心立刻出现一个黑暗寂灭的黑洞漩涡。

    此黑洞漩涡,幽深得可怕,足以将光芒吸入其中,无法脱逃!

    此黑洞,足以强收人玄中期的命仙入漩空界,囚杀之!

    便是人玄后期的命仙,一个不慎,也会被宁凡强收入界,难逃一死!

    “此术,不错!”

    宁凡散了漩空黑洞,调息数日,待状态恢复至巅峰后,着实炼化百万年灵药,修炼三花聚顶之术。

    三花聚顶之术,越修炼到最后,需要的百万年灵药越多。

    这一次宁凡耗费千亿道晶购得470株百万年灵药,却只堪堪足以让第五瓣莲花变作铅色。

    这一修炼又持续了半年,花开五瓣,三花聚顶之术的防御大幅提升。

    人玄后期之中。无人可攻破莲影防御。

    便是普通的人玄巅峰一击,也可稍稍防御一二!

    宁凡心念一动,周身立刻现出百万莲影,防御惊天。

    感受着漫天莲影的强悍防御,宁凡露出喜忧参半的神情。

    喜的是此术果然厉害异常,忧的是此术简直太烧钱了。

    为了让第五瓣莲花化作铅色,宁凡花费了千亿道晶。千亿道晶,便是舍空老怪也不易拿出。

    此处越到后面,耗费的百万年灵药越多,不知第六瓣、第七瓣、第八瓣莲花。会耗费多少灵药,多少道晶

    想要修炼到花开十二的境界,烧的钱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便是丹宗、药宗这种庞然大物倾家荡产,也拿不出足够多的钱财修炼此术。

    难怪三花聚顶之术罕有人修炼,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王血级神修稀少,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术简直太烧钱了。

    且这还是第一花,就这般烧钱了。

    三花聚顶。可是要修炼天地人三花的。

    不知四天之内可有烧尽钱财、真正修成三花聚顶的人。

    反正从宁凡获悉的情报来看,从未听说有人将三花聚顶修至‘三花圆满’境界

    “三花聚顶确实是个厉害神通,修炼也不耗太多时间,就是太烧钱了。不知我此生能否将此术修至第一花圆满的境界若能修成,倒是可以寻找寻找第二花、第三花的后续功法,继续修炼”

    距离大比还剩不到一年时间,宁凡想了想。决定在这一年之内,提升一下炼体境界。

    因为剥离仙种,宁凡的成仙几率已降低了半成。

    若能将神念、法力、肉身全部修炼到第一步的顶峰。而后成仙,成仙几率可提高约半成。

    这半成几率不要白不要,肉身有必要好好提升一下了。

    屠灭姚家,获得的炼体灵药不在少数。

    姚家虽非炼体世家,但该有的一些炼体丹药还是有的。

    宁凡挥手召出祖符,以祖符之力吞噬灵药之力,炼精化气。

    古魔修为一点点提升着。

    尊魔四重天,尊魔五重天,尊魔六重天

    半年过去,古魔境界最终停留在尊魔六重天的顶峰。

    想要继续提升古魔修为,却是不易,因为姚家的炼体丹药全部吃完了。

    宁凡唯有暂且放下提升古魔修为的打算,又取出无数灵火、寒气、灵木、灵土、灵雷,着手提升大五行体的等级。

    小五行体圆满,修道第一步的五行法术,几乎无一可伤宁凡。

    小五行体进化为大五行体之后,便是普通人玄命仙的五行法术,都伤不到宁凡分毫。

    按照宁凡估计,若能将大五行体修至五行圆满的境界,真仙之下,无人可凭五行神通伤他分毫。

    大五行体着实是一种厉害体质,不过可惜的是,想要将大五行体修至五行圆满,绝非易事。

    宁凡吞噬着一种种五行灵物,其中不乏仙品灵火、仙品寒气、仙品灵雷。

    三个月过去,所有五行灵物被宁凡吞噬一空。

    火行圆满百分之二,水行圆满百分之三,木行圆满百分之一,金行圆满百分之二,土行圆满百分之一

    大五行体修炼的难度,远超宁凡预料,其难度与小五行体根本是天壤之别!

    一种仙品灵物只能提升约百分之一的修炼进度而已

    “又是一种烧钱的体质”宁凡长叹一声,想要将大五行体修至圆满,不知要耗掉多少五行灵物才可了。

    三个月的苦修,大五行体几乎没有任何提升。

    但阴阳魔火的提升,却是一件意外之喜。

    之前的阴阳魔火,灵火级别是八级下品,接近中品。

    吞噬了所有五行灵物后,阴阳魔火的级别已提升至八级中品。

    且这一次吞噬五行灵物,宁凡隐隐发现,阴阳魔火有了质变!

    从前的阴阳魔火,是冰火合一,水火双修。

    但在宁凡修成大五行体之后,阴阳魔火已不单单是冰火合一那么简单。

    此次宁凡吞噬的灵土、灵木、灵雷。全部融入了阴阳魔火之中。

    如今的阴阳魔火,已囊括五行!

    它的形态是火,却融合了五行特质!

    宁凡忽的想起二灵碑术来。

    二灵碑术,名为阴火成山,是让火焰化山,火行化作土行的神通。

    “原来在碑术补全第二灵、晋入大五行体之后,我已拥有逆转五行的能力”

    宁凡探出手,掌心立刻跳出一道黑色魔火,正是阴阳火。

    随着他心念一动,黑色魔火变作了一团黑色寒气。

    心念再一动。黑色寒气化作黑色藤蔓,又化作黑色小山,继而又化作黑色雷霆。

    最终,黑色雷霆便会火焰形态,被宁凡收入体内。

    宁凡沉默许久,他明白阴阳火拥有五行特质有何深远意义。

    这预示着他吞噬任何五行灵物都可提升阴阳火的级别。

    这预示着他施展任何五行法术,都可以阴阳火为媒介施展。

    望着耸立于玄阴大陆上的日月碑,宁凡目露感慨之色。

    实话说,日月碑不是一件趁手法宝。至少现在不是。

    原因就是日月碑威力越强,对法力的消耗也越大。

    宁凡很少一对一作战,他的敌人总是成片出现,日月碑太过消耗法力。不宜多用。

    虽说日月碑不实用,但补全日月碑的碑灵,却可提升玄阴界的等级,可改善宁凡的体质。

    从这一角度而言。日月碑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没有日月碑,宁凡根本无法修成大五行体。

    在玄阴界内休息了三日,宁凡身形一晃。最终离开了玄阴界。

    大比之期已然临近,没有时间进一步修炼了。

    宁凡返回外界,召来一名侍婢,问了问收徒大典具体日期。

    得知收徒大典还有半个月才召开,宁凡遣退了婢女,在卧房内闭关调息。

    半个月后,当第一缕晨光照入杀戮城之时,无数老怪睁开眼,身形一晃,化作遁光,朝杀戮城内城飞去。

    今日,是大比正式召开的日子!

    今日,将只有千名天骄闯过第一**比,晋入第二轮!

    宁凡徐徐睁开眼,起身朝屋外走去。

    他从吴尘给予的情报中得知,此届大比共分四轮。

    第一轮,凭上缴的杀戮徽章个数记录成绩,成绩前千者可晋入第二轮。

    第二轮,需入杀戮殿某处密地,通过某种考验,取成绩前百者晋入第三轮。具体是何考验,以吴尘的身份无法知晓。

    第三轮,吴尘所知的情报的就更少了,只知此**比只取十人过关。

    第四轮,只取一人过关。

    宁凡走出行宫,一步步踏着长街的石板,朝内城走去。

    他步伐沉稳而坚定,周身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此次大比,他必得第一,绝不容许自己输给任何人!

    内城之中,所有的楼阁都被摧毁,没有任何过去的建筑留存,除了杀戮殿的血宫。

    为了此次大比,杀戮殿清空了整个内城的亭台楼阁。

    从内城城门,到杀戮殿血宫,共有万里距离。

    两侧建着无数高台,坐满了来此观比的老怪。

    这些人之中,有碎虚,有命仙,有真仙。

    这些人有的是来看热闹的,有的则是带着后辈来此参比的。

    一个个参比修士,从内城城门入城,飞遁至血宫之外,分列四处,等待着第一**比的开始。

    第一**比的比试内容早已放出,是凭杀戮徽章记录成绩。

    有实力的参比修士,早已挑战无数杀戮阁,取得了不少徽章。

    实力稍弱的修士,也早已花费大量道晶,买到了不少青铜徽章。

    一个个东天天骄各自倨傲地站着,并不理会他人。

    唯有一些彼此相识、交情不错的人,才会交头接耳。

    当宁凡来到血宫之外时,所有参比修士俱是面色一变,敬畏地看着宁凡。

    能在骨龄三万修炼到碎虚境界,这些天骄无疑是自傲的。

    但在宁凡面前,他们根本提不起任何骄傲之心。

    没有任何一个东天天骄,能够闯下宁凡那般可怖的凶名。

    屠尽了一个星域的仙修。掌毙了八万碎虚,一掷千亿悬赏丹宗宗主,逼得丹宗宗主不敢擅离丹宗

    与杀戮殿青云长老公然对峙,丝毫不惧青云长老

    掌握了轰神之术的绝学,逼得无数命仙、渡真境真仙望风而逃!

    “他真的只是一个碎虚修士么,该不会是真仙老怪修为跌落假扮的吧”无数天骄咽了咽口水,望着宁凡,低声猜疑道。

    两面的高台之上,亦有无数命仙、真仙老怪议论纷纷,所议论的。竟全是宁凡!

    宁凡眉头一皱,他不喜欢被众人非议的感觉。

    眼光蕴着煞气之威,朝四面冷冷扫过。

    一瞬间,无数天骄骇然闭嘴,所有命仙面色一变、迅速沉默,那些渡真境的真仙亦是眉头微皱,却不再谈论宁凡。

    “哦?这就是得罪姚青云的那个小辈?好生凌厉的目光,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如此多的天骄、老怪乖乖闭嘴。”

    一道不羁的轻笑声传开。声音有些苍老、沙哑。

    出声者,是一个御风而来的白发少年。

    容貌虽是少年,但此人的修为却太过强大,真是年龄也绝对当得上此地所有人的祖辈了!

    在白发少年的身后。跟着22名强者,俱是杀戮殿长老,最低都是舍空修为!

    在众长老之后,跟着四百多名鬼面杀手。各个都是渡真境修为!

    无数修士纷纷抬起目光,敬畏之极地望向那名白发少年。

    甚至有不少真仙老怪直接起身,向着那名白发少年微微抱拳!

    “是杀戮殿的大长老。‘白发仙王’冥海仙王!”

    仙尊、仙王、仙帝,俱是万古境修士!

    传闻冥海仙王已是万古第五劫的修为,只要渡过了第六劫,便是一位仙帝!

    冥海修为实力绝强,更是堂堂杀戮殿的大长老!

    杀帝之下,此人便是杀戮殿第一人!

    其身份,其修为,俱是惊天,无人敢小觑于他!

    冥海仙王哈哈大笑,苍老的笑声响彻整个血海星。

    他遁光一闪,飞至右边的席位上落座,目光微微扫过下方的一群天骄,最终,目光落在宁凡身上。

    “此子多半会是此届第一了,不错的后辈。更难能可贵的是,此子体内竟无仙种,若悉心培养,此子此生起码可入渡真,成为一个鬼面杀手,若有机缘,此子便是成为舍空、晋为长老,也非不可能。”

    冥海仙王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再不看宁凡一眼,而是与身旁的一些大能寒暄起来。

    于他而言,宁凡再优秀,也仅是一个后辈,不值得他太过关注的。

    能够有一声赞扬,青睐一眼,已是难能可贵。

    “今日的日头倒是有些烈了,还是黑夜让人安心,你,可以下山了!”

    冥海仙王不知与身旁的几名老怪谈了些什么,忽然谈到天气上,望着头顶的烈日,目光微微有些不悦。

    望着头顶的烈日,冷冷言道。

    他,下令让太阳下山!

    那一声命令,有着无法言语的大神通,听闻他的命令,那烈日竟好似畏惧一般,匆匆朝西方落去。

    片刻间,日落西山,明月当空,白天化作了黑夜!

    “言出法随!”

    一些老怪们暗暗震撼道。

    其他22名长老纷纷在冥海仙王身后落座,那些渡真境鬼面杀手,则在整个内城各个方位凌空站立,似在戒备。

    若有人胆敢生事,这些鬼面杀手会毫不犹豫地诛杀之!

    “此人,好强!”

    宁凡目光朝冥海仙王一瞥,根本看不清冥海仙王的容貌,只觉得双目剧痛。

    情知若继续强行窥探冥海仙王,他这一双眼多半是要废掉了,速速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这就是只差一步突破仙帝的强者!以宁凡的修为,根本没有资格看清冥海仙王的容貌!

    冥海仙王的一缕气息,都让宁凡感到窒息!

    冥海仙王的一声命令,都能让日月更迭,春秋逆转!

    随着冥海仙王的到来。宁凡顿时不再是此间大会的焦点。

    渐渐地,四面八方不断有老怪前来。

    来得迟的,大都是名动东天的强者!

    有舍空老怪,有碎念老怪,还有万古仙尊,甚至仙王!

    “看!是舍空巅峰的徐老魔!”

    “那不是镇星宗宗主——镇星子么,传言他已突破碎念境,想不到竟是真的!”

    “那是那是焚天仙王!他身下的坐骑,莫不是前段时间祸乱封尘星域的仙尊苍龙?!”

    “看,是神虚阁的九长老。传闻他已摸到言出法随的奥妙,距离突破碎念中期已然不远!”

    一个个名宿老怪的到来,让宁凡深深震撼于东天的强大,却也没有其他情绪。

    但听闻神虚阁之人到来时,宁凡目光微动,朝神虚阁来人望去。

    所谓的神虚阁九长老,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一袭青衫,驾着白鹤。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种神虚阁青年修士,大都是碎虚修士,也有炼虚。

    看起来。九长老之所以前来,是想带这些后辈观摩杀戮殿收徒大比,开开眼界。

    宁凡目光扫过神虚阁来人,并未看到小妖女的身影。心中不自禁地有些失落。

    “她没有来,是遇到麻烦了么以她的个性,若看到我的悬赏令。必会认出是我。若她听闻我参加杀戮殿大比,必不会错过这场盛会的,她为何没有来”

    “千秋兄似乎很关注神虚阁?莫非是有故人在神虚阁么?”

    一道青年之声传入宁凡耳中,宁凡侧身一看,目光微微一凛。

    出声者是一个红袍青年,其红袍上绣着朱雀,其桃花眼蛊惑众生,俊朗如妖。

    此人,正是司妖宗的赤真!

    在赤真身后,则仍旧跟着那三个弱的可怜的跟屁虫。

    不过这一次,那三个跟屁虫老实多了,不敢对宁凡随意叫嚣了。

    他们已知晓宁凡是何等恐怖的魔头,岂敢招惹。

    宁凡对赤真等人没有好感,不欲理会,赤真却依然故我的笑道,“千秋兄若想知晓神虚阁的情报,赤某愿将所知之事尽数告知。便以此事,弥补前些时日的得罪,如何?”

    “可以。我对神虚阁少阁主很感兴趣。听闻那位少阁主极喜欢凑热闹,按照她的个性,理当来这杀戮殿大比看热闹的,为何却并未前来呢?”

    宁凡转过身,淡漠地问道。

    “呵呵,千秋兄倒是对萧小姐的个性十分了解。据赤某所知,萧小姐忙于突破命仙境界,早在数十年前便已闭关,至今尚未破关,对外界之事不闻不问。成仙事关重大,她自是没有时间来此地观比的。此事十分隐秘,我也是从师尊那里听说的,一般人可不知晓。”

    赤真言语客气地回答道。

    “原来如此,她正闭关突破命仙境界么”宁凡目光一霎失神,眼中的忧色却少了许多。

    既然她没有事,他也便放心了。

    “你回答了宁某的问题,尔等与宁某之前的恩怨,一笔勾消,两不相欠。”

    宁凡言罢,转身离去。

    赤真却目光一闪,捕捉到宁凡言语中的重要讯息。

    “此人道号千秋,真名却是姓宁!”

    宁凡没有继续隐瞒真名的意思,想要加入杀戮殿,必须示以真名,不容任何欺瞒。

    杀戮殿大能有的是秘术,知晓你有没有说谎。

    没有人能隐瞒身份加入杀戮殿的,杀戮殿从不招收居心叵测之辈。

    渐渐的,该来的老怪都已来到。

    忽然间,内城一片安静。

    却见一名渡真巅峰修为的血甲老者,身后跟着一群巨人大汉,踏空而来。

    那些巨人大汉,扛着一座血色巨碑!

    那巨碑,是记录此届参比修士成绩之物!

    轰的一声,巨人们将巨碑放置于血宫左侧,退出巨人之相,俱是命仙修为。

    那渡真巅峰的血甲老者,则傲然立在血宫之外。朗朗道。

    “老夫千屠子,此届收徒大典,由老夫主持!当老夫祭起手中灵箭之后,第一**比便正式开始。”

    “灵箭炸响之后,尔等有一炷香的时间,彼此抢夺徽章。一炷香之后,不允许任何人继续争斗。争夺徽章期间,允许杀戮!怕死之人可立刻退出内城。”

    “上缴徽章期间,需记录真实身份、姓名,不得有任何隐瞒。否则剥夺参比资格!”

    “第一**比结束后,成绩前千者,晋入第二轮。”

    千屠子目光冷冷扫过在场数万天骄,约略一数,这一届参比天骄,差不多有4万人。

    不少天骄面色一变,他们本以为第一**比只需上缴徽章即可,想不到在上缴徽章前,还会有一番拼斗。

    这也难怪。杀戮殿的大比,怎会没有争斗。

    杀戮殿想要招收的,本就是冠绝东天的天骄人物。

    不少天骄面露挣扎之色,不多时。还真有数千人退出了大比,出了内城。

    这数千人大多是碎六之下的修士,自忖修为不足,徽章不多。无法进入前千名次的。

    若是大比不伤性命,他们不介意在此试炼一番,增加些阅历。

    偏偏这第一**比便不禁杀。他们修为低微,可不敢在此地赌上性命冒险的。

    见再无人退出大比,千屠子满意的点点头,此地尚留有三万七八千人,比他预想中的要多得多。

    正欲祭起手中灵箭,宣布大比开始,忽然间,一道清泠如泉的女子之声响彻整个内城。

    “且慢,本宫想要给第一**比加上一个规则。”

    出声者,正是姚青云!

    一听青云长老要给大比添加规则,千屠子立刻露出为难之色,望向冥海仙王。

    冥海仙王大有深意地看了看姚青云,又看了看宁凡方向,点了点头。

    见冥海仙王没有异议,千屠子这才向姚青云方向恭敬抱拳,“不知青云长老想要添加什么规则。”

    “很简单,第一**比,不得使用任何攻击、防御玉简,仙阵阵盘,符箓,不得使用诸如轰神之术之类的外物秘术。简而言之,任何借助外物提升实力的手段,都不能使用!第一**比,必须使用自身手段!我杀戮殿想要招收的,是真正的强者,而非借外物耀武扬威的鼠辈!”

    唰!

    内城之中,无数道目光直接扫向宁凡。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姚青云的这条规则,是针对宁凡添加的。

    “这”千屠子有些为难了。

    此次参比修士之中,有傀术修士,有符术修士,有丹术修士,有阵术修士。

    姚青云针对宁凡也就罢了,但这一竿子怕是要打倒一片人啊。

    借助外物之力,也算是自身手段,在修界,能杀人能自保的都算自身手段,不是么?

    “按青云长老说的办。”冥海仙王苍老的声音在内城传开。

    他对宁凡有几分兴趣,也想看看宁凡不借助外物之力,能取得何种成绩。

    千屠子闻听此言,点点头,重新宣布了规则。

    一瞬间,无数傀修、符修、丹修、阵修面如死灰。

    而一些持有长辈赐予的攻击玉简的修士,亦是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

    这么多手段不能用,他们根本不可能在第一轮出头!

    宁凡目光微闪,却没有任何颓丧之色。

    他本就不会在这种低端大比中浪费鬼玄一击、真仙一击,浪费轰神之术的元神。

    那些都是保命之物,对付区区同辈天骄,宁凡凭本身实力便足以横扫。

    他目光望向姚青云,淡淡一笑。

    见宁凡笑得平静,姚青云不悦地柔掌握拳。

    宁凡的平静让她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厉儿已是人玄中期,本宫就不信你不借外物之力,会是厉儿对手。”

    姚青云不再多言,千屠子也宣布完了新规则,抬手欲祭起灵箭。

    忽然间,一个黄袍大汉朗声大笑,走入了内城。

    “不好意思,来晚了。”

    他笑得从容,气势却不容小觑,是人玄中期的巅峰!

    一些东天天骄一看来人,立刻面色大变,不可置信地揉着眼睛!

    “是厚土宗的狂三,他怎么来了!”

    “那狂三不是人玄初期么,什么时候竟修炼到人玄中期的顶峰了!”

    “他在人玄初期之时,便可横扫人玄中期!如今已是人玄中期,怕便是人玄后期都难逢敌手了!”

    “据说狂三叛出了厚土宗,一心加入杀戮殿,想不到竟是真的!”

    宁凡目光微微一凛,朝那张狂大笑的黄袍大汉望去。

    直觉告诉他,这个狂三不易对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