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29章 长老费和

第729章 长老费和

    言罢,姚青云柔指轻抬,一指朝宁凡按下。

    那一指有着说不出的玄妙,仿若周遭数百颗修真星的星空大势,都被这一指援引而来。

    无边大势镇压在宁凡身上,足以将宁凡轻易碾压成灰。

    可惜,姚青云不能伤害宁凡,她力道控制地极其精妙,不会给宁凡造成任何伤害。

    她仅仅是想借来大势,将宁凡压倒在地,让他当众跪下,给姚家谢罪!

    宁凡全身都处在极致的苦痛之中,仿若下一瞬筋骨便会碎尽,偏偏不碎,亦无伤。

    他的肩头好似扛了整片星空,那重量,非他可以承受。

    他的膝骨渐渐承受不住压力,他双翼一软,几乎就要跪倒在地。

    “不能杀我,便想让我跪下,羞辱于我么”

    宁凡面无血色,苍白之极,目光却平静如万丈幽潭,黑地纯粹,不见任何波澜。

    咬着牙,倔着骨,宁凡握紧了拳,挺直了脊背,戏谑一笑,看着姚青云。

    他,不跪!

    嘭!嘭!嘭!

    一道道崩碎声传来,是宁凡体内的骨骼粉碎的声音!

    那崩碎,便是黑星之术也无法抵御,因为他与姚青云的境界差距太大!

    皮肤被压烂,鲜血迅速染红了白袍,痛楚无边,宁凡却仿若感觉不到一般,毫不在意。

    “你,伤了我。”

    宁凡只是戏谑的笑着,一拍储物袋,取出免死令,高高举起。

    姚青云俏脸一沉,她只想羞辱宁凡的,并未想要伤宁凡。宁凡有免死令在,她不能伤害宁凡,否则便违反了殿中法令!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宁凡拼却筋骨碎尽,也不愿屈膝一跪。

    这筋骨之伤,并非普通伤势,服下丹药便可治愈。

    这是大势造成的伤势,极难治愈!

    宁凡不是要参加收徒大比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如何参加?

    他宁愿放弃大比,也不愿跪?

    “还是说,他只是想以自身之伤,连累我触犯法令!”

    姚青云恨恨地一咬牙。宁凡当众取出了免死令,她更加不能当众伤他了。

    屈指一点,漫天大势消弭一空。莲步轻移,姚青云步步走向宁凡,待走近宁凡身前之时,柔指一点,点在宁凡额头之上。

    霎时间,一股温润的法力流入宁凡体内,以骇人听闻的速度。治愈着宁凡体内伤势。

    “青云长老真是善解人意,知道在下身受重伤,便助在下疗伤。这份恩情,在下铭记于心!”

    宁凡戏谑一笑。

    姚青云阴沉着脸。银牙紧咬,没有理会宁凡。

    她不得不为宁凡疗伤,按照殿中法令,任何人不得伤害免死令的持有者。违令者,废去修为,永囚于血牢之中。

    她虽是长老。却也不得违背法令,否则会被杀帝废去修为,永世囚于血牢。

    屈辱,何等的屈辱!

    宁凡是她的仇人,是一个蝼蚁。她抬指可杀宁凡,却偏偏被宁凡算计,不能杀宁凡,不能伤宁凡,还得给宁凡疗伤。

    “青云长老的手指很凉,似有些体虚,莫非最近修炼之时出了差错,受了反噬?”宁凡仍是冷笑看着姚青云。

    听闻宁凡戏谑的言语,姚青云娇躯一颤,神情更冷了。

    确实,她最近修炼出了差错,受了些反噬。

    在她闭关至紧要关头,偏偏收到了姚家被屠的消息,登时心境大乱,行功出错。

    归根究底,她反噬受伤,都是宁凡造成的!

    柔指按在宁凡额头上,与宁凡肌肤相触,姚青云极不自在。

    她不喜与任何男子肢体接触,尤其是宁凡这一仇人。

    丝丝缕缕的温润法力传入宁凡体内,将宁凡体内伤势一一治愈。

    许久之后,姚青云收回柔指,取出一方锦帕,嫌恶之极地擦着手指。

    这手指碰过宁凡,她觉得脏!

    宁凡冷笑一声,他本想用自身伤势陷害姚青云违背法令,想不到此女竟能忍受屈辱给他疗伤,倒是让他空算计了一场。

    姚青云在擦手指,宁凡却故意摸了摸额头,抚着被姚青云碰过的地方,而后嗅了嗅指间,自语道,

    “好香,野姜花的香气。”

    “你这是在找死!”姚青云怒极反笑,神情冷得可以冻死一个修真星的人。

    她喜爱野姜花,沐浴之时常放入野姜花,肌肤自然而然带有一丝野姜花的香气。

    “我屠了姚家,青云长老欲为姚家报仇,无可厚非。只是还请青云长老多多思量报仇之法,像今日这种折辱之法,手段着实太过低劣。”

    宁凡收了笑容,恢复冷漠的表情,拂袖一招,身上的血袍在一瞬间换成崭新的白袍。

    而后再不看姚青云一眼,直接越过姚厉,步入杀戮城。

    姚厉阴沉地看着宁凡的背影,没有多言。

    姚青云则羞愤地擦着手指,直到将手指擦破了皮,擦地鲜血直流,心中地怒火才稍稍消减。

    是,今日折辱宁凡的手段,真的是太低劣了!

    让宁凡当众跪下有何意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一个不慎,甚至被宁凡反算计了一把,险些触犯杀戮殿法令

    “是我一时失了分寸,下一次,不会让此子好过的。”

    姚青云渐渐冷静下来,俏脸之上再无一丝异色。

    她步步走向姚厉,语气冰冷道,“厉儿,距离大比还有不足两年时间,本宫可派人助你,在两年之内突破人玄中期,但过程十分凶险,你可愿意?”

    姚厉闻言,面色大喜,“姚厉愿意!若姚厉可在大比之前突破人玄中期,有十足把握在大比之上击毙千秋小儿!”

    “很好,你退下吧,大比之前不要找那千秋小儿的麻烦。稍后我会派遣一人去你身边。助你提升修为。”

    言罢,姚青云周身忽的化作青色云光,一霎无影,不知所踪。

    姚厉恭敬地抱拳,送走姚青云。

    在姚青云离去后,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

    从前姚家尚在之时,姚青云虽也扶植姚家,却也只是物质上的帮助,偶尔给些道晶、丹药,当姚家有人成仙之时。允许姚家修士来杀戮殿使用血池,提升半成成仙几率。

    除了这些基本帮助,姚青云从不给予姚家其他帮助,对姚家态度冷漠之极。

    毕竟她年轻之时,生生被姚家驱逐出族,若说不怨,绝无可能。

    但如今,姚青云派人帮助姚厉突破境界,显然是要将他重点培养了。

    毕竟姚厉可是姚家最后一个后人。

    姚厉岂能不喜!

    他第一次觉得。宁凡灭了姚家,真是帮了他大忙!

    失去了姚家做靠山,却得到了姚青云做靠山,姚厉恨不得仰天大笑。

    姚家灭的好。姚家灭的好!

    若姚家众强者知道他们一心培养的姚厉,竟对他们的死感到欢呼雀跃,不知九泉之下会是何等心情

    宁凡行走在杀戮城的长街之上,一个个过往修士皆目光各异地看着宁凡。

    有些是参比修士。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敬畏。

    有些是杀戮殿修士,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不可思议。

    宁凡与姚青云的初次交锋,以极快速度传遍全城。

    所有杀戮殿修士都听说了。青云长老亲自出手,想给宁凡一个羞辱,却反被宁凡羞辱了一番

    堂堂舍空长老竟被一个碎虚小辈羞辱,这消息实在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杀戮城分内城、外城。

    杀戮殿血宫便在内城,大比举办地也在内城。

    在大比开始前,除了本殿修士外,任何修士不可入内城。

    宁凡在外城逛了一圈,去了一次外城拍卖阁,将身上数之不尽的法宝全部卖给了拍卖阁。

    那是无数命仙、碎虚的法宝,对宁凡而言并无太大用途,对普通修士却颇为重要了。

    覆了姚家,屠尽仙修,宁凡获得的高阶功法不少,自己刻印一份保留之后,全部出售。

    这一番卖宝,宁凡瞬间获得了千亿道晶。

    当初花钱如流水,宁凡之所以不心疼,一是因为那钱不得不花,留在身上是祸害。

    二是因为他身上还缴获了无数法宝、功法,可在来到血海星域之后卖为道晶。

    宁凡身上共有八百多个碎虚道果,无数提升第一步修为的丹药,全部赐给了鼎炉界的女修。

    命仙道果也斩出一颗,暂时留在身上,不卖也不吃,准备成仙之时再吃,增加成仙几率。

    血海星是帝星,杀戮城是帝星第一大城。

    宁凡径直去了杀戮城灵药阁,将刚刚获得的千亿道晶全部购买了百万年灵药,共买了470株。

    身上还有200亿道晶,宁凡并未花光,留些道晶在身,以备不时之需。

    距离大比开始,只有不到两年了,宁凡终于来到了杀戮城,终于不会错过大比了。

    他决定在剩余的两年中,将三花聚顶之术再次提升一下。

    争取在大比之前,令第五瓣莲花化作铅色。

    除却灵药阁,宁凡并未其他地方多逛。

    花费1亿道晶,在外城买下一座中品行宫,宁凡入住其中,遣退所有侍婢,独自坐在屋内。

    没有立刻着手修炼三花聚顶之术,宁凡坐在桌前,品着灵茶,淡淡望向屋子一角,平静道,

    “前辈从晚辈入城开始,便跟了晚辈一路,想来是有话对晚辈说吧,不知前辈有何见教?”

    宁凡话音一路,屋子角落处立刻传来一道沙哑的笑声,但见血光一闪,现出一个骨瘦如柴的血袍老者。

    老者修为不下于姚青云,怕也是舍空初期的强者。

    他的衣袍之上绣着杀戮殿的殿徽,自然是杀戮殿之人。

    此人隐匿之术极其高妙,便是姚青云也未察觉此人。

    此人似修炼了尸道秘术,若非宁凡第三变的尸魔身传出一丝微弱感应,定也察觉不出此人跟随。

    “呵呵,老夫费和,是杀戮殿二十三位长老之一。千秋小友好生敏锐的感知。连那姚青云都不知老夫隐匿在侧,你却知晓!”

    血袍老者头发稀疏,皮肤惨白,眼眶深深凹下,气息死气沉沉,好似一个僵尸。

    他也不跟宁凡客气,直接坐在宁凡对面,目光森冷地看着宁凡,舔了舔舌头。

    “原来是费和长老,失敬!”

    宁凡拱手抱拳。心中则思索着费和的来意。

    “老夫与姚青云不和,你屠了姚家,老夫很高兴!你似乎早搜集百万年灵药修炼三花聚顶之术?呵呵,这些灵药你可拿去,算是老夫一点赏赐!”

    费和拂袖一挥,桌上凭空多出一个储物袋。

    他点点头,示意宁凡去拿。

    宁凡目光微凛,取过储物袋,神念一扫。储物袋中有近百株百万年灵药。

    自从药魂化作五色后,宁凡的感知尤其敏锐。

    这百株百万年灵药,似乎被动了手脚

    “多谢前辈厚赐。”

    没有拒绝费和的赏赐,拒绝只会让此人生疑。

    宁凡将储物袋收起。心中却已决定,绝不使用这些储物袋修炼秘术。

    见宁凡收下灵药,费和满意地点点头,又道。“你得罪了姚青云,虽持有免死令,却难保不会被她以阴险手段害死。老夫有一计。可彻底除掉姚青云,不过需要你的相助。”

    宁凡闻听此言,眉头微微一皱,沉默许久。

    “怎么!老夫好意助你脱劫,你想拂了老夫好意吗!”费和面色一沉,目光更加森冷。

    宁凡心中冷笑不绝,面色却不露一分。

    这费和明明自己想除掉姚青云,却冠冕堂皇地说是想帮助自己,真是可笑。

    想不到刚刚来到杀戮城,先是与姚青云交锋,又与这费和搅和到一起了。

    从费和所赠的百万年灵药来看,此人绝非善类。

    比起费和,宁凡反倒觉得姚青云更加可爱一些。

    宁凡阅人无数,一眼便看出,费和这种人,六亲不认,手段阴险,杀人不见血。

    姚青云虽也算是宁凡敌人,却颇得宁凡好感。

    在宁凡看来,此女想杀他,是因为姚家。

    姚家是谁?是曾经有负于姚青云的人。

    姚青云必定是个重情之人,才会为了一个有负于自己的家族动怒。

    若有一日,宁凡不得不与姚青云分个生死,他将挥剑斩杀姚青云,不会有任何犹豫。

    但心中,却仍是对姚青云有几分好感,纵然此女是敌人。

    宁凡欣赏重情之人。

    对费和,则算是发自内心的厌恶了。

    他与费和无冤无仇,这费和却在百万年灵药动手脚,想谋害他。

    这费和,当真可恶之极!

    若非宁凡修为远逊于费和,他必定会强势出手,将费和斩杀。

    可惜他与费和修为悬殊,却不得不暂时伪装一下,装作不知百万年灵药的事,假意应下费和的一切要求。

    “你当真想要拒绝老夫的好意么!”费和又一次问话,这一次,隐隐流露了几分杀机!

    宁凡神色一收,对费和抱拳道,“前辈好意,晚辈岂敢拒绝,前辈愿助晚辈除掉姚青云,晚辈自是感激不已,只是不知,前辈准备何时除掉姚青云,又需要晚辈怎样相助?”

    见宁凡十分识相,费和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收起冷色,做出几分和善表情。

    “时机未到,现在还不是除掉姚青云的时候。待你正式加入杀戮殿,突破成仙,老夫便会着手施展计划,到时候,嘿嘿姚青云必死无疑!这是老夫的令信,你且拿去,持此令信,普通杀戮殿修士不敢为难你!”

    费和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令牌,上面刻着一个‘费’字。

    将令牌放在桌上,费和深深看了宁凡一眼,站起身,化作一缕缕血光,霎时间远遁而去。

    “这费和居心叵测!那些百万年灵药不能吃!”

    元瑶界中,传出欧阳暖关切的声音。

    “暖儿放心,我知道的。这些日子呆在元瑶界,想必你也觉得闷了,先出来休息几日吧。”

    宁凡抚了抚元瑶玉,屋内立刻光华一闪,现出欧阳暖的倩影。

    她抱着小毛球,依旧美得动人心魄,只是那丝丝白发还是让宁凡见之心疼。

    “这白发,很碍眼,我会取来长生玉,将它除掉的。”宁凡手指伸入欧阳暖的雪发之中,细细抚弄。

    欧阳暖俏脸微红,却没有抗拒,深深看着宁凡,低声道,“你一入杀戮城,便惹上了两个杀戮殿长老,千万要小心些。”

    “嗯,我会小心的。一路赶赴此地,我好累,陪我睡一会儿。”

    在欧阳暖的惊呼声中,宁凡一把将她横抱而起,朝床榻走去。

    欧阳暖瞬间紧张起来,小脸红得仿若可滴血,小手轻轻推着宁凡的怀抱,结结巴巴道,“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睡个觉而已,要什么准备?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宁凡失笑看着欧阳暖,心道这笨女人不会以为他要做那种事情吧。

    “啊?你不和我那个么”欧阳暖微微一怔,继而轻轻松了口气,又没由来有些失落。

    “嗯,现在不做那事。欢合之事,若在合适之时进行,自有裨益。以你如今的身体状况,行欢会徒损根基,伤寿数。”

    宁凡一本正经地说着欢合之道,欧阳暖的脸却更红了。

    她觉得宁凡太下流了,竟能一本正经地说着如此羞人的话题。

    转念一想,或许正是因为宁凡心中从未卑鄙下流的念头,才可如此坦然谈论这些事情吧。

    将欧阳暖放在床榻内侧,助她脱去鞋袜。

    手掌抚过欧阳暖柔若无骨的脚踝之时,宁凡眸色一深,却未多言。

    自行脱去鞋袜,和衣上了床榻,睡在外侧,手臂轻轻揽住欧阳暖纤柔的腰肢。

    “睡吧。”

    宁凡闭上眼,很快沉沉睡去。

    八年来,宁凡始终处在高度紧张状态,时刻防备着来犯之敌,当真很累了。

    这里已是杀戮城,不会再有明面上的袭杀了,最多也只是些不见血的杀戮。

    不必在高度防备了,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了。

    “嗷呜”

    小毛球一点睡意也没有,才不想在大白天就睡觉呢。

    它轻轻跃出欧阳暖的怀抱,飞至床下,在屋内跑来跑起。

    它已是元婴中期的修为。

    少了小毛球这个麻烦,欧阳暖朝宁凡怀中挤了挤,看着宁凡疲惫的睡颜,芳心一颤,有暖流流过,又感觉有些心疼。

    “我欧阳暖何德何能,能得你如此拼命的守护”

    她自语着,缩在宁凡的怀中。

    这个怀抱很暖很暖,仿若能帮她挡下所有的伤害

    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帮这个怀抱的主人,挡下所有伤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