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28章 姚青云

    “邪花三魔,欺人太甚!”

    丹宗大殿内,丹宗宗主目光震怒,一掌将身旁玉案拍成粉碎。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怎能不怒,他岂能不怒!

    如今整个东天的修士都已知晓,他堂堂丹宗宗主被人设下千亿悬赏,暗中不知有多少老怪想取他的性命换赏!

    尤其是那邪花三魔,更是可恶之极!

    这邪花三魔乃是东天凶名赫赫的魔头,三人皆是渡真巅峰的修为。

    三人精通一种合击秘术,联手之下,便是舍空初期的真仙都可一战!

    这邪花三魔本就看丹宗不爽,如今听说丹宗宗主被人设下千亿赏红,三魔便动了心思,想杀了丹宗宗主换赏!

    那一日,丹宗宗主想要出外寻药,刚一走出宗门,忽的被三魔偷袭,险些死在三魔手中!

    若非丹宗的护宗大阵十分强大,足以抵御邪花散魔;若非丹宗宗主逃得极快,逃回了大阵之中,他必定已死在邪花散魔手中!

    “邪花三魔,欺人太甚,但最最欺人太甚的,却是那千秋小儿!想不到,想不到啊,老夫悬赏他百亿,他便悬赏老夫千亿!哈哈,哈哈!老夫竟被一个碎虚小儿算计,险些死在宗外,简直是气煞老夫!”

    噗!

    丹宗宗主气怒攻心,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喷了出来,半跪在地上。

    几名命仙修士立刻过来,想要扶起丹宗宗主,却被丹宗宗主凶戾地眼神逼退。

    “滚!”

    渡真初期的气势传开,几名命仙俱是胸口一痛,纷纷咳血连退,无法靠近宗主。

    丹宗宗主冷笑看着几人,这一刻,他谁也不信,不容任何人近身!

    他待属下一向冷血无情。谁知道宗内是否有人不满已久,在这个时刻割下他的人头拿去换赏呢?

    渐渐的,丹宗宗主平下心中愤怒。

    他毕竟是一个渡真初期的真仙,毕竟是一个银丹级九转炼丹师。

    他心境一向沉稳,若非被宁凡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不会乱了心境。

    “千秋老祖是么,呵呵,老夫真是小瞧你了屠戮姚家,千亿买我人头,你还真是个人物。”

    丹宗宗主坐回玉座。继而冷笑道,“可惜,若你以为花费千亿便可杀我,便大错特错了!不要忘了,老夫可是银丹级九转炼丹师!凭老夫的丹术,只要废些代价,便可请来舍空老怪,灭了那邪花三魔,震慑一下宵小!只要杀了邪花三魔。其他想要杀老夫的人,便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八转炼丹师,可炼制命仙所需的丹药。

    九转炼丹师分为四个等级,铅丹级。银丹级,金丹级,帝丹级。

    铅丹丹师,可炼制渡真境真仙所需的丹药。(平南520小说银丹丹师。可炼制舍空境真仙所需的丹药。

    金丹丹师,可炼制碎念境真仙所需的丹药。

    帝丹级丹师,可遇不可求。便是仙帝所需丹药,都可炼制!

    丹宗宗主是银丹丹术,足以请动舍空老怪出手,只是想要请动舍空老怪,花费的代价绝不会比千亿道晶少就是了。

    只要丹宗宗主花费代价,自然足以灭杀邪花三魔的,并稍稍震慑一下其他人。

    纵然如此,也难保不会有其他魔头看上他的人头,暗中出手。

    “从今日起,老夫不可擅离丹宗半步,若有急事离开,必须请来舍空老怪相随,保护老夫”

    “可恶的千秋小儿!这个仇,老夫绝不会忘记!千亿是么,老夫便拿两千亿悬赏你,让你尝尝老夫的痛苦!”

    丹宗宗主冷笑自语道,下方的命仙属下纷纷面色大变,劝阻道。

    “宗主不可!为了区区千秋小儿,耗费两千亿道晶,不值!宗主莫要忘了,为了获得极丹圣域的那物,可是需要大量道晶筹备的”

    一听此言,丹宗宗主怒气渐消,沉默良久。

    许久之后,点头道,“说的不错,极丹圣域之行事关重大,若能获得那物,老夫此生莫说晋入金丹丹术,便是修至帝丹丹术,都是大有希望之事!不能为了一个千秋小儿耗费太多道晶,影响计划!”

    “待取得那物之后,老夫再好好布局,对付这千秋小儿,此刻的精力,应全部花在极丹圣域之上”

    北海星域,一处名为赤北极渊的真仙绝地外,一个浑身浴血的猥琐老头走出真仙绝地,朝附近一颗上级修真星飞去。

    一入修真星,老头便听闻一个惊人消息。

    原本因为未寻得长生玉而阴沉的脸色,忽的开怀起来。

    “哈哈!这个臭小子,还真有一套,竟一掷千亿,悬赏丹宗宗主!好,好!”

    这个开怀大笑的猥琐老头,是钱开眼,亦是魏无知。

    准确的说,钱开眼只是化名,魏无知才是真名。

    之所以化名钱开眼,实在是因为他本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人。

    许多人都不理解,一个见钱眼开的猥琐老头,为什么能将丹术修炼丹九转银丹境。

    甚至只差一线,便可修至九转金丹境!

    “那臭小子带着暖丫头去杀戮殿取玉了,他对暖儿果然是真心实意的,暖儿的眼光真是不错。只可惜,杀帝的那块玉,根本无法得到老夫不能寄望于他,必须寻得真仙绝地的那块长生玉。可恶,玄机老儿明明说此地有长生大帝留下的一丝气息,老夫找遍了此地,也未寻得长生玉的下落,倒是寻得了长生大帝用过的一件残损法宝,毫无用途”

    “哎,再去找玄机老儿算算吧,看看还有哪里有长生大帝的气息”

    长叹一声,魏无知一步融于天地,施展出缩地成寸之术,消失无影。

    他的修为,是渡真中期

    古辰星域,仙魂星。

    吴尘看着手中情报。冰冷的眼中终于浮现一丝笑意。

    “哈哈!不愧是宁兄!屠戮姚家,悬赏丹宗宗主,如此大的手笔,便是吴某轻易也不敢去做的!”

    “宁兄,但愿你能应对青云长老的诘难!你有免死令在,青云长老不敢公然杀你,却难保不会有其他手段对付你的”

    一想到宁凡得罪了青云长老,吴尘的眼中又渐渐浮现一丝忧色

    天水星域,玄阴界之内。

    十日过去,宁凡已彻底炼化了所有百万年灵药。周身氤氲在浓郁的白色药雾之中。

    漫天莲影化作一朵寸许长的莲花,悬浮在宁凡身前。

    宁凡指诀连变,那莲花之上,十二瓣花瓣之中第四瓣花瓣,正一丝丝化作铅色。

    最终,第四瓣花瓣,彻底化作铅色!

    一瞬间,莲花更加沉重,防御之力也更强!

    “花开四瓣。成了”

    宁凡睁开眼,满意地点点头,指诀一变,莲花化作铅色流影。飞逝而散。

    摇身一晃,宁凡离开玄阴界,无心在天水星域久留。

    取出在天水星上随手购得的乾皇星盘,一路开星门。朝乾皇星域遁去。

    宁凡一掷千亿,悬赏丹宗宗主,是因为其睚眦必报的个性。

    他亦知。此举可能引来丹宗更加疯狂的报复,可他不惧,从来不惧。

    过了天水星域,再横渡乾皇星域,便可抵达血海星域。

    血海星域之中,禁止任何人对参加收徒大典的修士出手。

    只要达到血海星域,任丹宗宗主的报复再疯狂,宁凡也不惧的。

    一路进入乾皇星域,宁凡没有久留,直接朝血海星域疾驰而去。

    乾皇星域实力太强,便是舍空真仙也偶可撞见。

    宁凡实在不想在此地惹是生非,疯狂遁行七日之后,终于抵达血海星域!

    那是宁凡进入洞天之中所见过的最大星域!

    一个血海星域,几乎可容纳一百个上级星域!

    每一颗修真星都闪烁着血色微芒,虚无的星空中,处处可见血色星河。

    这是一个帝星星域,与普通星域不同,由于星域太过辽阔,每一颗中级以上的修真星上都设有星空传送阵。

    有星空传送阵在,修士前往血海星域的主星不会耗费太多时间。

    血海星,那里便是杀戮殿总殿所在之处!

    血海星域的锁域大阵十分强大,非仙帝不可强闯阵光。

    宁凡感叹了一番之后,朝血海星域的阵门走去。

    刚一走到阵门出,立刻有两个鬼面杀手将杀机锁定宁凡!

    这两个鬼面杀手,俱是渡真后期的修为!

    “拿下此人!”

    两名鬼面杀手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一百个多镇守于阵门的血袍命仙,朝宁凡围来,各个神情冷漠,杀机暗涌。

    宁凡目光微微一沉,二话不说,一拍魂袋,祭起漫天元神。

    见此情形,两名鬼面杀手面色微变,目光隐隐有了犹豫之色。

    “我来此地,只为参加杀戮殿的收徒大典,不知违反了贵殿哪项规定,诸位为何要对我出手!”

    宁凡声音朗朗,并无半点怯意。

    一些准备进入血海星域的修士,一见宁凡面对如此大的阵仗都不畏惧,不禁有些佩服宁凡的胆魄了。

    “明知故问!你屠了姚家,得罪了青云长老,我等奉青云长老之令,要带你人头回殿交差,已在此地等候你多时了!”

    一名鬼面杀手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

    实话说,当他看到宁凡祭起漫天元神之后,心中已对宁凡有了不小忌惮。

    “姚青云的命令么”宁凡似已猜到结果,没有多言,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物。

    一见宁凡的动作,所有命仙面色微变,生怕宁凡取出什么惊世骇俗之物,展开疯狂杀戮。

    便是两名真仙杀手也警惕起来。

    若宁凡真取出什么逆天之物,他们绝不会给宁凡施展此物的时间,便是被轰神之术重伤,也要强行拿下宁凡!

    可惜,他们都猜错了。

    宁凡取出的东西,并非什么攻伐之宝,而是一个令牌。一个赤金令牌!

    令牌之上刻有一个‘免’字,是神篆文!

    “免死令!你为何持有此令!此令不是该在吴家后人手上吗!”两名鬼面真仙不可置信地言道。

    宁凡没有回答这些人免死令的来历,他不想说出吴尘的名字,不想将吴尘扯入他与姚青云的恩怨之中。

    “我有此令在手,便是姚青云也不得对我动手,你们可敢对我出手!”宁凡朗朗问道。

    “不敢!”

    两名鬼面真仙不甘地言道。

    他们奉姚青云之令,要在宁凡进入血海星域前杀了宁凡,因为一旦宁凡进入血海星域,按照杀戮殿的规定,便不能对他出手了。

    对外。杀戮殿修士目无王法。

    对内,杀戮殿修士谨遵殿中法令,不敢有半点违背。

    宁凡持有免死令,便是杀帝本人也不敢取宁凡性命,他们便更加不可对宁凡出手了。

    一个个杀戮殿强者咬着牙,收起了法宝、兵刃。

    宁凡将众人表情收入眼中,满意地点点头。

    如他所料,这免死令果然可以保命。

    有此令在,便是姚青云也不得出手斩杀自己。

    收起免死令。收起漫天元神,宁凡毫不畏惧地越过一个个命仙,越过鬼面真仙,穿过阵门。进入血海星域。

    不少围观修士纷纷大惊,外人不会知晓免死令是何物。

    他们十分惊讶,惊讶于宁凡取出一个令牌,便让所有杀戮殿杀手不敢动手了。

    “那究竟是什么令牌!”不少老怪猜测起来。

    心道难怪宁凡敢屠姚家。敢得罪姚青云,原来是有保命之物在手啊。

    一些准备参加收徒大典的东天天骄,看着宁凡的背影。皆是颓然苦笑。

    毫无疑问,宁凡是此届收徒大典涌现出的黑马,一个屠了146名命仙、8万碎虚的超级黑马!

    一个能让真仙畏惧、让杀戮殿杀手不敢妄动的黑马!

    有宁凡在,谁都没有把握获得大比第一了。

    “他他真的就是那个刀疤大汉么!赤真哥哥,你不是骗我的吧!”

    人群中,白衣如雪的曲妍不可置信地问道。

    她怎么能相信,当日被她看轻的那名刀疤大汉,竟是如今名动东天的人物千秋老魔!

    “嗯,他就是当日我们遇到的那个刀疤大汉。”赤真目光沉了沉。

    他从未想过,宁凡能屠了姚宗星域,能一路闯下如此强大的魔名。

    他本以为,自己和宁凡对拼之下,胜负应是五五开。

    可如今再看宁凡,他却觉得自己的胜算绝不超过一成。

    这一成胜算的前提,还必须是宁凡不适用任何鬼玄一击、真仙一击,不使用轰神之术

    “有他在,这一届的大比第一,怕是会毫无悬念了”赤真长叹道。

    “未必!赤兄似乎还不知,‘那人’忽的改变了主意,叛出了厚土宗,一心想要获得加入杀戮殿!这次大比,他会出现!”黑囚低声道。

    “什么!那人会来?”赤真目光微变,继而目光凝重道。

    “若无轰神之术,千秋老祖未必是那人的对手那人虽是人玄初期,但中期之内已然无敌不过可惜,千秋老祖偏偏懂得轰神之术,便是那人前来,也非千秋老祖对手,除非此次大比限定,不得使用轰神之术,但这怎么可能”

    宁凡自不知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

    顺利地进入血海星域后,他手持血海星盘,一路朝某颗中级修真星遁去。

    待遁至那颗中级修真星之后,宁凡花了百万道晶,借用星空传送阵遁至极远处的一颗修真星。

    一次次远遁,三日后,宁凡抵达了血海星。

    这是一颗帝星,太过巨大,比宁凡记忆中的玄武星还要略大一些。

    数之不尽的遁光,来往于此,在血海星上或进或出。

    巡守于血海星外的修士,最低都是命仙修为,甚至有真仙存在!

    一见宁凡到来,所有人都露出诧异之色。

    他们诧异的,是宁凡敢来血海星域,能来血海星域。

    宁凡得罪了青云长老,还敢来血海星域,说明他胆魄惊人。

    血海星域外,明明有那么多强者把守,不会放宁凡活着入域,他却进来了,说明他能力不俗。

    虽不知宁凡如何进入血海星域的,这些人却明白,宁凡进入血海星域,是来参加大比的。

    按杀戮殿规定,就算是青云长老也不得对宁凡出手了,除非等到大比结束。

    血海星从不审查来者身份,因为从无人敢在血海星撒野。

    若有人在此地撒野,杀戮殿根本无需过问此人身份,直接灭之即可。

    宁凡目光扫过一种巡守仙修,轻叹一声。

    杀戮殿命仙还真是多如狗啊,他的碎虚巅峰修为在杀戮殿的眼中,怕什么也不算吧。

    遁光一闪,宁凡飞跃血海星的重重血雾,进入血海星的范围,朝血海星上最大的一座修城飞去。

    那是一座血色巨城,即便还未入星,都可遥遥看到城中有一个血气冲天的宫殿。

    那宫殿,便是杀戮殿的总殿。

    那血色巨城,名为杀戮城,这一届收徒大比,便在此地举办。

    宁凡朝城门处降落,守卫城门的是两个鬼面真仙,一见宁凡容貌,皆是目光微闪,却未多言。

    一股极其不安的感觉,忽的在宁凡心中升起。

    他一步步朝着城门走去,正欲进入杀戮城。

    忽然间,一股恐怖到无以复加的煞气凶威,猛地朝宁凡锁定而来!

    只一瞬间,宁凡竟气息大乱,目光被那凶威染成血红!

    这是宁凡第一次被他人的煞气侵蚀入体!

    对方的煞气之强,远在宁凡之上,强的绝非一星半点,完全是境界的不同!

    “就是你,杀了我姚家全族么!”

    一个冰冷的青年之声,忽的传入宁凡耳中。

    宁凡抬头望去,城门处,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道,是一个银袍青年,容貌俊朗,眼神却过于阴狠,正杀气腾腾地看着宁凡。

    之前的话,正是他所言!

    但那煞气,却非他释放出!

    那银袍青年名为姚厉,是姚家之人,因为早已离开姚家、来到血海星域,故而逃过一劫。

    在姚厉身旁,立着一个青衣女子,容貌极美,脸色却太过冰冷。

    她的青衫之上,绣着淡淡的云纹,酥胸秀挺,美不胜收。

    她步伐轻盈、柔软,一步步朝宁凡走来,每一步,都带给宁凡不可阻挡的气势!

    她的眉太淡,她的青丝被一个青色发带随意束着。

    所有的煞气,都是此女所释放!

    一步,两步,三步

    她每走一步,都有一股无形巨力轰在宁凡胸口,说不出的痛楚,却又偏偏无伤。

    她已得知宁凡持有免死令,不得伤害宁凡,所以,她不伤他,但却要给他一个教训!

    而这个教训,仅仅是一个开始!

    终有一日,她会取走宁凡性命,祭奠姚家之人!

    “就是你,屠了姚家么”很好听的声音,泠泠如清泉,淙淙如流水,让人一听难忘。

    但那声音传入宁凡耳中,却好似轰雷炸开,又是一番剧痛。

    若她愿,她可让他识海炸裂,但她没有这么做。

    她不能伤他,她只能给予他无边苦痛!

    “记住,我便是姚青云,免死令,护不住你。今日只是一个教训,一切,才刚刚开始。”

    (2/2)没更了,洗洗睡吧。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