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23章 轰神之术!

第723章 轰神之术!

    横渡药宗星域,约莫需要开启星门横渡五六百次才可。

    仅一个时辰,宁凡便横渡了十七次,借丹药之力,法力恢复了三分之一。

    若不是因为强开星门需费大量法力,宁凡服下如此之多的高阶丹药,法力早该恢复充盈。

    无垠的星空之中,一座巨大的星门骤然开启,宁凡一步从其中走出,正欲开启星门,向下一处遁去,忽然目光一沉,冷冷道。

    “姚家的人,来得好快!”

    在这星门出现的瞬间,已有七名碎虚修士,朝此地疾驰而来!

    这七人,俱是姚家修士!

    姚家的主力命仙还未从族内赶来,但追杀宁凡的命令已发至整个姚宗星域!

    这一刻的宁凡,已伪装成另一个中年文士的容貌,但那些姚家碎虚,却在第一时间,叫出了宁凡真正身份!

    “他就是千秋老魔,杀了他!”

    七名碎虚手中各持一个血色罗盘,那罗盘是姚家特制之物!

    但凡杀了姚家之人,任你伪装成什么容貌,都会被罗盘认出!

    伪装,已无意义!

    “姚家已知我真实身份了么”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大手向前一抓,七名碎虚立刻肉身崩溃!

    六人化作血雾而亡,唯有一人尚留元神,被宁凡摄过元神,搜魂灭忆!

    搜魂之后,宁凡一口吞下此人元神,目光冷厉之极!

    这七名碎虚仅是碎一、碎二而已。根本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但这却让宁凡神情更加凝重了!

    连碎虚一二重天的修士都派出来追杀自己,姚家这是非杀自己不可了!

    在此人记忆之中。宁凡得知,姚家已知晓了自己真实身份,并出动了全族碎虚之上的修士追上自己!

    且姚家还封锁了整个姚宗星域,命仙之下只许进、不许出,并向附近星域传出自己的消息,号召所有强者来击杀自己、领取赏红!

    姚家这是要将他赶尽杀绝了!

    宁凡眼神更冷了,却没有多言,只是静静收了七人储物袋。而后取出星门玉简,自损精血,开启下一星门!

    横渡,横渡,横渡!

    从这一次杀戮开始,几乎每横渡一次,都会遇上一群姚家修士围攻!

    起初那些修士不过碎一碎二。渐渐地,便是散仙修士也有不少!

    宁凡没有与这些人纠缠的心思,一出星门,发现敌人,必定以雷霆手段将敌人灭杀!

    他没有给这些修士传讯的机会,但他一路灭杀姚家修士。其前进路线,已被姚家看出!

    “那千秋小儿是想离开姚宗星域,前往天水星域!”

    一名人玄初期的命仙领着九名散仙,一路疾驰。

    这是一个黄袍老者,手持星盘。目光一转,旋即冷笑。

    “从此子飞遁方向看。必定会经过这一范围,我等便去此地截杀他!”

    黄袍老者一路持星盘而行,一直飞遁至某处星域范围,才收住遁光。

    负手立于星空之中,黄袍老者满面自信,能杀了宁凡,向家主献功,并以宁凡人头换取百亿悬红!

    他自然知晓宁凡杀了人玄巅峰的姚玲长老,但他不信宁凡是凭自己实力灭杀姚玲!

    没有任何碎虚可杀人玄巅峰,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他看来,恐怕是那姚玲色迷心窍,一时失了戒心,才被宁凡斩杀于床榻之上!

    “那姚玲修为虽高,奈何太过好色,会死于小辈之手,不足为奇!”

    “老夫有秘术在身,便是人玄中期也需惧我一二,区区一个碎虚小儿,老夫杀之如屠狗!”

    黄袍老者的自信是有来源的。

    他的腰间有一个魂袋,那魂袋,专用于收纳修士元神!

    他名为姚轰雷,那一个轰字,大有来头!

    他有一式秘术,名为‘轰神之术’!

    此术以其他修士的元神为媒介施展,可将擒拿的修士元神作为炸弹投掷!

    他的魂袋之中,装有一千多个碎虚元神!

    若全部轰出,便是人玄中期也需暂避锋芒!

    区区一个宁凡,怎能抵挡他的轰神之术!

    姚轰雷身后的九名命仙,眼中俱是钦佩、敬畏之色。

    他们是黄袍老者的后辈,自然知道自家老祖有多么厉害,多么凶残!

    轰隆隆!

    不远处的星空之中,忽然传出轰隆隆的声响。

    而一座星门,正在徐徐出现!

    从那星门之中,隐约传出一丝碎虚气息!

    姚轰雷冷笑一声,带着九名散仙后辈围了过去。

    如今整个姚宗星域都传遍了追杀宁凡的消息,在这个关头还敢开星门横渡的人,若非是命仙老怪,便是宁凡了!

    星门之中既传出碎虚气息,不必问,必是宁凡无疑!

    其他碎虚,谁敢在这多事之秋出门!

    如今整个姚宗星域,都是杀戮宁凡的战场啊!

    果然,星门一开,一个神情冷峻的白衣青年从其中走出,正是未易容的宁凡!

    他不必易容了,身份已然暴露,便再也无须藏头露尾,只需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即可!

    “列阵,杀之!”

    姚轰雷眼中杀机一闪,一声令下,身后九名散仙立刻将手中宝印祭起!

    九人所持宝印颜色各不相同,九色宝印腾空,化作九道虹光,朝宁凡当头打下。

    “哼!”

    宁凡冷哼一声,眼中凶芒一闪,周身煞气冲天!

    那煞气在灭杀姚玲之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那凶威一闪间。九名散仙俱是胸口剧痛,竟被煞气噬体。道心受侵,气息一乱,九方宝印竟无一可落下!

    那凶威朝姚轰雷一卷,姚轰雷面色一变,猛地一拂袖袍,匆匆退后半步,挡下了宁凡的凶威。

    但心,却乱了节奏。终是被宁凡的凶威稍稍震慑了!

    宁凡的煞气太强,这绝非击杀一个姚玲便可拥有的!

    纵然不杀姚玲,宁凡的煞气也非姚轰雷可轻易抵挡!

    “此子在杀姚玲长老之前,已杀过十名以上的命仙!”

    姚轰雷心中大震,若说宁凡击杀姚玲是因为姚玲的大意,那另外十名命仙的死,又该如何解释!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决不可小觑宁凡,此子虽未成仙,神通却绝不可能简单的!

    “列十杀之阵!”

    姚轰雷好歹也是久经杀戮的老怪,能灭杀一千多个碎虚夺取元神,杀戮岂能少了?

    他强自镇定心神,冷冷一令。身旁的九名散仙后辈立刻忍下道心之痛,各自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阵盘来!

    每人的阵盘颜色皆不相同,姚轰雷亦取出一个阵盘,一共十色!

    十人列阵,便是寻常人玄初期也难抵挡!

    一霎间。十重阵光将宁凡包围,数之不尽的十色虹光。将宁凡淹没!

    那十色虹光,有毒杀修士的神通!

    “兵解!”

    一道冷厉的声音骤然从十色阵光中传出,下一刻,冲天血光从阵光射出,化作数之不尽的血色剑光,将十重大阵全部斩碎!

    随即,周身血光缭绕的宁凡,一步步踏着碎裂阵光,走向姚轰雷等人!

    灭杀了姚玲,宁凡煞气暴涨,对魔念的控制愈发随心!

    他的身体化为血魔,他的目光却冰冷、澄澈地可怕,没有被魔念侵蚀半分!

    一步迈出,骤然无影,而包括姚轰雷在内的所有人,俱都感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

    但见十道血光惊艳斩过,快到无法看清,九名散仙修士已肉身碎灭成重重血雾,一名呜呼。

    姚轰雷则浑身冷汗直冒,一咬牙,自储物袋中取出一千个碎虚元神,抛向那迎面而来的血光,并掐诀冷斥道,

    “轰神!”

    一瞬间,一千个碎虚元神齐齐炸裂,形成的爆炸波动,堪比一千名碎虚自爆!

    那层层叠叠的自爆波动,堪比人玄中期的全力一击!

    “老夫就不信,这样都炸不死你!”姚轰雷压下心中的慌乱,仰天大笑。

    但旋即,那笑容便僵硬在脸上,化作难以置信的神情!

    却见一重重碎虚自爆中,忽的升起数以百万的铅色莲影。

    宁凡一身血光耀世,立在重重莲影之中,竟无视那一千碎虚的自爆,毫发无损!

    “三三花聚顶!你是王级神血,你竟能修成此术!”

    姚轰雷眼露惊惧之色,连他的最强攻击,都无法攻破宁凡三花聚顶的防御!

    那一千个碎虚元神用尽,他再也无法施展这种程度的攻击,其他的攻击,就更加伤不到宁凡了!

    他伤不到宁凡,宁凡却能轻而易举地伤到他!

    那血色剑光太过可怕,姚轰雷自问无法彻底防住!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竟然不是宁凡的对手!

    “可恶,趁此子疲于应付轰神之术,老夫先走再说!等叫来援手,再杀此子!”

    姚轰雷惧了,转身就跑!

    一重重碎虚自爆的波动渐渐消弭,宁凡收了漫天莲影,望着姚轰雷远遁的方向,勾起森冷的笑容。

    这短短时间,姚轰雷怕已逃出七八十亿里了。

    可惜,他仍是逃不掉的!

    随手收了九名散仙的储物袋,宁凡一踏虚空,脚下立刻生出一圈圈黑火涟漪,好似水波回荡。

    下一瞬,他身形一霎无影,远遁百亿里,出现在仓皇逃窜的姚轰雷前方!

    一经追上姚轰雷,宁凡二话不说,周身兵解为数之不尽的血色剑芒,将姚轰雷淹没于剑光血海之内。

    姚轰雷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碎虚修士竟有如此之快的遁速,一瞬间就追上了他!

    他惊惧难明。想要逃窜,却怎么也无法逃出宁凡所制造的血海剑光之中。

    许久之后。一声惨叫传出,姚轰雷终是败亡在了兵解式之下!

    黑星之术压制伤势,煞气凶威压制魔念,宁凡此刻施展的兵解式,已与这世上所有人施展的都不相同了!

    世人只以为兵解式是一种以死换死的神通,宁凡却将此神通开发成了另一种神通!

    此术的精髓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然而宁凡施展此术却不会死,亦不会被魔念所侵!

    散去血海剑光。宁凡退回白衣之身,手中擒着一个气息萎靡的元神,正是姚轰雷的元神。

    二话不说,搜魂灭忆,搜魂之后,宁凡却并未如以往一般灭杀姚轰雷的元神,而是目光微闪。将姚轰雷变成白痴的元神封印,收入魂袋之内。

    那魂袋,自然是从姚轰雷手中缴获的!

    将魂袋与剑袋系在一起,宁凡自姚轰雷的储物袋中取出一个血色玉简,神念一扫。

    而后,满意地点点头。

    “轰神之术么此术的指诀我已记下。此术,于我有大用!”

    宁凡忽然转身,向来时方向望去!

    有了此术,他暂时不准备逃出姚宗星域了!

    既然姚家已将他的真实身份散播出去,早晚会有无数人玄中期之上的修士赶赴此地。杀他取赏!

    百亿道晶,足以令一些渡真境老怪心动了!

    就算逃出姚宗星域。在前往血海星域的路上,也难保不会遇到真仙截杀!

    既然早晚会被渡真境老怪截杀,宁凡何须再逃!

    他,不逃了!

    如今的他,缴获了轰神之术,他要以此术,震慑真仙!

    他要擒下足够多的命仙元神,作为轰神之术的施术材料!

    命仙元神不比碎虚元神,威能极大!

    轰神之术记载,若有108个命仙元神在手,便足以列出轰仙之阵,轰杀渡真境真仙!

    若有擒下足够多的命仙元神,宁凡便有了让真仙忌惮的底牌,一路前往血海星域,想来没有真仙敢对付自己!

    只可惜,凭宁凡的实力,想生擒108个命仙,怕是极难

    好在,宁凡还有乱古大帝的一角阵纹!

    布下阵纹极耗时间,但阵纹一开,可在一瞬间杀尽阵内一切真仙之下的修士!

    “姚家想杀我,世人也想杀我取赏,我便给你们一个杀我的机会!”

    宁凡挥手取出姚宗星域的星盘,变更方向,朝一处较大的废弃星飞去!

    他要在那里布下乱古大帝的一角阵纹,给姚家惨痛教训!

    既然双方已经不死不休了,那么,何须再留情!

    若这杀戮终难避免,便在这姚宗星域杀个痛快吧!

    “宁凡,我阵道修为尚可,我来帮你布阵若你在布阵之时被人攻击,会死”

    废弃星上,当宁凡取出一角阵纹、准备布阵时,欧阳暖的声音适时地从元瑶界内传出。

    当她看到这一角阵纹时,根本无法掩饰面上的惊讶。

    她记得,这阵纹是少泽星拍卖会的压轴之物,据说是被一名万古仙尊取走了。

    想不到,取走阵纹的竟是宁凡

    她没有问宁凡究竟是如何取走阵纹的,当看到这一角阵纹之时,心思聪颖的欧阳暖,已猜出宁凡的全部心思。

    以大帝阵纹诛杀无数命仙,以轰神之术惊退真仙,他要一路杀入血海星域,便是与姚家不死不休,也绝不回头!

    欧阳暖知道,她无法动摇宁凡的决心,宁凡绝不会放弃她,任她死去。

    她感动,亦自责,所以,她想帮他,即便只是帮他布阵,也好过无力地站在一旁,看宁凡独自承受永无止尽的追杀

    “我帮你布阵,可好”欧阳暖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怕宁凡拒绝自己的心意。

    “好!”

    宁凡自元瑶界中召出欧阳暖,如今情况凶险,并非矫情之时。

    有欧阳暖的相助,也好。

    若无欧阳暖相助,宁凡会独自布阵,留紫璃御敌。

    有欧阳暖相助,宁凡可腾出手来,随紫璃一并御敌!

    如今的姚宗星域尚无真仙到来,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欧阳暖接过乱古阵纹,在废弃星上紧锣密鼓地布阵。

    宁凡则在废弃星的外围,布下了隔绝天机、神念的隐匿仙阵,避免姚家修士太快追来此地。

    一批批碎虚修士巡守路过此地,并未发现此星之上有任何不同。

    他们看不破隐匿仙阵的奥妙,看不到欧阳暖正在废弃星上布阵,看不到宁凡正隔着阵光,冷冷凝视着他们!

    一旦他们的表情有任何异色,便是发现了此星异常,宁凡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来人灭杀!

    时间一点点过去,半日后,一名人玄初期的血甲命仙路过此地。

    他看了废弃星一眼,眉头微微一闪,却巧妙地掩饰了表情。

    他已看出,宁凡多半隐匿在此星之上!

    他已听说,姚轰雷失踪,其属下则俱死。若不出所料,姚轰雷是被宁凡生擒了!

    血甲命仙无法想象,宁凡究竟有多么强大,才能生擒一个人玄初期的命仙!

    他再不敢小觑宁凡,就算查出宁凡躲在此星,也不过表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以免被宁凡灭杀!

    一个能生擒命仙的修士,非他可敌!

    他想要暂离此地,而后向族内传讯,调人围攻此星!

    可惜,他神情掩饰的虽好,宁凡却终是看了出来!

    “还是被发现了么不杀此人,会暴露我的行踪,杀了此人,仍会暴露我的行踪,既然没有区别,如何能放此人离去!”

    宁凡驾着巨大的紫眸孔雀,飞出了隐匿阵光!

    在他出现的一瞬间,血甲命仙面色大变,二话不说,就要弃掉身后的碎虚属下独自逃遁!

    可惜,他走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