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21章 闭上眼,不要看!

第721章 闭上眼,不要看!

    宁凡一式黑魔遁,逃出百亿里,旋即二话不说,又一次施展黑魔遁。

    在与老妪拉开两百亿里距离之后,宁凡直接取出一百个星门玉简,同时按碎!

    一百个星门玉简传送方向,俱是不同。

    他只会进入其中之一,若从其中之一遁离,料想那命仙老妪查不出他走的是哪一个星门。

    宁凡一拳击在胸口,喷出数口精血,强行加快星门开启!

    如今他自损开门,且有两百亿的距离,就算老妪可以追来,也足够宁凡开启星门逃脱了。

    没有继续施展黑魔遁,是想保留一半法力应付未知变故。

    没有遁入玄阴界,是因为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

    赤真精通追踪之术,即便宁凡躲入玄阴界,赤真仍然隐约察觉到宁凡入界之处,耐心在外等待的半月,终究还是把宁凡等出来了。

    这命仙老妪未必就不精通追踪之术,若宁凡遁入玄阴界,而她在玄阴界外守株待兔三年,那就玩大了

    “人玄巅峰的命仙!”

    宁凡的脸色冰冷地可以冻死人!

    他伪装了骨龄,伪装了体质,伪装了器宇轩昂的容貌,扮成一个资质不高、容貌丑陋的大汉,竟然还有人想捉他为鼎炉

    那个命仙老妪是瞎子么,那么多风流倜傥的青俊不抓,偏偏抓他这个‘粗犷大汉’。

    “也许那个老妇就喜欢你现在的身形、容貌我记得,姚宗星域的姚家有一个‘吸阳仙子’。专爱捉拿丑陋男子为鼎炉,据说采补丑陋男子之时。她会有特别屈辱的满足感”

    元瑶界中,一道柔柔的女子之声夹在药魂之力中,传入宁凡的识海之内。

    “原来如此,早知这老妇喜欢丑汉,我就将自己伪装地好看点了”

    宁凡长叹一声,挥手取出一个个阵盘,朝远方的星空祭起。

    一道道阵盘化作一重重阵光,将宁凡护在其中。

    细算起来。此地竟有一百多重阵光防护!

    宁凡虽然笃定老妪不可能太快追来,但为了确保有足够多的时间开启星门,还是需要设些阵光拖延时间、以防万一的。

    轰隆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道道星门在轰鸣声中,出现在虚空之中。

    在星门一一开启的瞬间,宁凡二话不说,一步踏入其中一道星门之内。远遁五千亿里,直奔姚宗星域的另一头而去。

    就在宁凡遁离此地十余息之后,命仙老妪脚踏黑云,追至此地。

    望着此地一百多重阵光,老妪眼露不屑,抬手祭起一颗血色珍珠。朝一重重阵光打去。

    一百余重阵光之中,不乏仙阵阵光。

    但那血色珍珠乃是老妪本命法宝,何等厉害,一珠打下,一重重阵光尽皆粉碎!

    “小冤家。没地方逃了吧。还不出来,陪姐姐痛痛快快的玩玩”

    老妪声音沙哑而难听。嘴上挂着丑陋的笑容,拂袖将碎散的阵光全部扫灭。

    在她看来,自己轰碎宁凡的所有阵光,宁凡必是无路可逃了。

    只是她话语还未说完,笑容已经僵在了老脸之上。

    阵光被攻破后,现出的不是无路可逃的宁凡,而是整整一百个渐渐消失的星门!

    一瞬间,命仙老妪脸色铁青!

    她竟然来晚了一步,宁凡竟强行开启星门逃走了!

    星门还未散去,宁凡还没走远!

    没走远,就还可以追上!

    现在的问题是,宁凡走的是哪个星门,逃得是哪个方向?

    一百个星门,开启的方向全部不同。

    如果追错方向,绝对就让宁凡跑掉了。

    “有意思!有意思!跟姐姐玩躲猫猫是不是,好,很好!这一次,你真的让姐姐动怒了!若捉到你,姐姐定要将你的那物一口口咬下来!好好尝尝味道!”

    老妪一口一个姐姐,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的尊荣说出这种话有多么恶心。

    “仙术,拟虫之术!”

    老妪一口咬破指间,红色的血流出,继而化作黑血,黑血又化作成千上万的黑色飞虫。

    指诀一变,黑色飞虫立刻循着某个方向直飞而去。

    老妪大喜,查出了宁凡所在方向,便知他走的是哪个星门。

    幸而宁凡刚刚穿过阵门之时,她就神不知鬼不惧地在宁凡身上留下一丝特殊气味。

    那气味人不可察觉,兽也不可察觉,唯有拟虫之术所拟的飞虫可以察觉。

    老妪不指望这些飞虫能追上宁凡,她只需确定宁凡方向,便有的是办法追上宁凡。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星门玉简,老妪二话不说,一把将玉简按碎。

    许久之后,星门开!

    老妪修为高于宁凡,开启星门的速度,竟比自损开门的宁凡速度更快!

    某颗废弃星之上,宁凡横渡五千亿里,现出身形。

    刚一落地,立刻忙不迭地开启下一个星门。

    人玄巅峰的老妪,宁凡并无把握战胜!

    即便对方是女子,即便宁凡阴阳变克尽女子,但二人修为相差太多,宁凡并无绝对把握战胜!

    姚家的仇,他记下了,却心知凭自己如今修为,暂时很难向姚家复仇!

    为今之计,只有先逃再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星门已开启了一半。

    忽然间,宁凡心头警兆丛生,二话不说,立刻放弃开启星门,一式黑魔遁,一遁即走。

    就在他刚刚离去的瞬间,身后废弃星之上。骤然出现一个巨大星门。

    星门之中,命仙老妪一步踏出。抬手祭起一条仙宝绳索,便朝宁凡捆去。

    可惜,她出手仍是慢了一步,仍是被宁凡逃去了。

    “哼!跑得倒快!你的遁术确实十分厉害,可惜你境界尚低。此术,你施展不了几下了!”

    嗤!

    老妪冷哼一声,一踏黑云,朝宁凡直追而去。

    百亿里的距离。很快被老妪拉近。

    感觉到身后厉啸的遁光越来越近,宁凡眼中杀机一闪。

    他的法力,已只够施展一次黑魔遁了!

    再逃,没有意义!

    遁入玄阴界,也无法真正脱劫!

    布置乱古阵纹,起码需要一天一夜,毕竟此阵纹级别太高

    硬拼。胜算太少。

    那,就玩阴的!

    那老妪擒下自己,是为了采补是吧

    宁凡遁光一收,再也不逃了。

    目光朝附近一颗废弃星上一扫,竟是一遁而去,在某座荒山之上开辟出一间临时洞府。

    取出诸多摆设。宁凡冷笑一声,坐在床榻上,等待老妪前来!

    “宁凡,你,你怎么不逃了!难道你想。你想”心神之中,传出欧阳暖急切的声音。

    “嗯。逃不掉了,既如此,不如不逃了,留点法力,予以反击!等下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别看免得脏了眼!”

    宁凡没有过多解释,却不妨碍欧阳暖理解宁凡的意思。

    “那个吸阳仙子,又老,又丑,又脏”

    “所以你,不要看!”

    这一刻,宁凡眼神很冷很冷,好似回到了无数年前,被女魔折辱、无力反抗的那段时间。

    他不会伤害心爱之人,不会灭杀任何一个鼎炉,但不代表,他不会杀女人!

    很快,老妪追到了废弃星,见宁凡不仅不逃了,反倒在此星开辟洞府,等她前来,不禁老眼一眯,冷哼一声。

    “不逃了么?想在床上趁老身分心之时,灭杀老身么,呵呵,真是个狠辣的小子,不过老身喜欢!但却不会给你灭杀老身的机会!”

    黑云一收,老妪降落至洞府之外,一步步走了进来,走向宁凡。

    宁凡始终闭目养神状,当老妪逼近至身前时,宁凡猛地抬手,掌心飞射出一道黑金剑光,直刺老妪丹田!

    一瞬间,老妪面色大变,吓得浑身冷汗直冒。

    “道兵!”

    那道兵锋利无俦,直刺她的丹田,若刺入丹田,灭杀元神,则她修为再高,也是一死的下场!

    好在她反应极快,屈指一弹,将黑金小剑一指弹飞。

    毕竟那是未曾祭炼过的道兵,威能太弱。

    若是祭炼已成的道兵,她可无法一指弹飞的。

    黑金小剑失手,宁凡二话不说,脚下生出一个虚幻漩涡,瞬间无影。

    同一瞬,老妪身后出现一个虚幻漩涡,宁凡直接出现在老妪身后,没有任何征兆!

    拂袖一招,被击飞的黑金小剑一碎一凝,直接出现在宁凡掌中。

    道兵,可随时召回手中!

    嗤!

    这一剑,直接朝老妪背心劈下!

    老妪眼中杀机暗生,有了戒备之后,就算宁凡偷袭,也休想碰到她一指!

    毕竟,她的修为远超宁凡!

    黑金小剑,连她身体都碰不到!

    这就是宁凡暂时未使用采阴指、囚阴索的原因!

    境界差距太大,宁凡根本碰不到命仙老妪!

    “哼!”

    老妪重重的冷哼一声,身体立刻化作无数黑色虫影消逝。

    宁凡的一剑,斩空!

    下一瞬,虫影朝宁凡一裹,一股无形的巨力,直接将宁凡扔至榻上。

    虫影一凝,老妪实体重现,一指隔空点下,指芒重重轰在宁凡身上。

    那是人玄巅峰的一指指力!

    只一指,宁凡重伤垂死,气息奄奄。

    体内暗暗借助黑星之术疗伤,这一点,却是始终瞒着老妪的。

    “这下,你动不了了吧,这下,你该乖乖被老身蹂躏了吧!”

    老妪露出森白的牙齿,残忍地一笑。

    “不妨告诉你,老身采补鼎炉,向来不会留情。老身的喜好,是将鼎炉一直玩到死!”

    簌簌地脱掉自己的衣物,露出极其丑陋的身体,老妪舔了舔舌头,就朝宁凡身上压下,开始剥宁凡的衣服。

    元瑶界中,欧阳暖贝齿咬唇,将唇咬得滴血。

    她怎能忍受自己所爱之人被一个丑陋老妪凌辱

    宁凡闭上眼,藏起一丝痛苦之色。

    那痛苦,不是此刻的痛苦,而是想起了当年欢合宗的痛苦。

    如今的他,已是一个冷血无心之魔,不会因这种事痛苦!

    睁开眼,宁凡眼中凶芒一闪。

    这一刻,老妪根本无法防备!

    一指采阴指,一手囚阴索,二术齐施!

    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骤然在老妪心头生起!

    这一刻,她还在兴奋地剥宁凡的衣服,正想着剥光宁凡之后,怎么玩舒服。

    她根本想不到,被他一指废掉的宁凡,竟然还能动,还能反击!

    她自不知晓,宁凡的黑星之术何等厉害,伤势虽重,却未必不能动的!

    她更不知道,宁凡身怀乱古帝宝,是世间阴阳变的最强修炼者,身为女子,切记不能靠近宁凡,否则,后果自负!

    在察觉到危机感之后,老妪下意识想要逃离,却为时已晚。

    成百上千的指影,点在老妪身上。

    一根根囚阴索,将老妪捆成了粽子!

    采阴之力、囚阴之力疯狂窜入老妪体内,一时间,老妪竟无法调动法力了!

    “这这是什么魅术,竟这么厉害!区区碎虚蝼蚁,竟能凭魅术制住老身!”

    老妪想要动弹,却无力动弹。

    心知中了宁凡的圈套,老妪愤恨地看着宁凡,她发誓,一旦破了这该死的魅术,她要直接将宁凡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破!”

    老妪心头一狠,自毁一半元神,法力暂时恢复至人玄中期!

    一瞬间,挣脱了囚阴索的束缚!

    体内的采阴指力还在乱窜,暂时无法逼出,否则,她起码可暂时恢复至人玄后期的修为!

    “死!”

    老妪眉心黑星一闪,丑陋的头颅忽然化作一个巨大的黑虫之头,朝宁凡一口咬下。

    宁凡眼中魔念一闪,一道黑金剑芒斩入体内,兵解肉身,碎身成了血魔!

    老妪在一点点虫化,宁凡则在一瞬间魔化!

    但见血光一闪,宁凡已无踪影,而老妪的虫头则被削掉,高高飞起!

    头被斩下,老妪的身体立刻消散成无数虫影,虫影在洞府之外重凝,化作一尊六万丈之高的黑色巨人!

    那巨人,是虫头人身!

    “小辈,你究竟是谁!老身乃是姚家修士,你竟敢对我妄动杀念!就算你今日侥幸逃走,姚家也绝不会放过你!这东天仙界,将再无你立足之地!”

    虫头巨人怒吼道。

    “你以为,你那姚家算什么东西,能让宁某在东天再无立足之地!”

    血魔之身的宁凡一步踏下,整颗废弃星轰响之中,崩碎于星空!

    若可能,他不愿与姚家为敌。

    但对方惹上他了,要要他的命了,他能逃么,能忍么,能让么,能避么!

    不能!

    人玄中期的老妪,已不再可怕!

    “你敢辱我姚家,好,很好!”

    虫头巨人十指掐诀,铺天盖地的黑色虫影立刻遍布了这一小片地域的整片星空!

    “虫神道,唤虫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