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8章 第一枚徽章

第718章 第一枚徽章

    此地温泉宫之中,共有数百间温泉阁。

    各个温泉阁间设有隔念阵禁,便是普通碎虚也无法随意窥探他人泡澡。

    天字一号的温泉阁,其隔念阵禁尤其强大,便是人玄命仙也无法窥探半分。

    前方引路的侍女,故意在宁凡身前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偶尔回眸看宁凡的眼波,带着丝丝缕缕的媚意。

    她并非处子,只是一介融灵女修,若能蒙宁凡垂怜,一夜欢好,好处自是极大。

    宁凡若随手赐些丹药,亦够她受用终生了。

    可惜宁凡从始至终没有多看她一眼,眼神始终带着似有所悟的笑意,看着身旁的欧阳暖。

    “你很紧张,为什么?”宁凡调笑道。

    “不为什么不对,我没紧张!”欧阳暖脑海渐渐空白,思维有些迟钝了。

    “你所担心的事情,我觉得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我不喜欢趁人之危。”宁凡又是一笑。

    “那你保证!”欧阳暖有些气短地看着宁凡。

    “我不保证。”

    “下流!你要是敢占我便宜我就放小毛球咬你!”

    “好。你要是放小毛球咬我,我就占你便宜。”

    也只有此刻,欧阳暖才不似往常那般淡然,有了些许小女儿的羞涩姿态。

    宁凡大感有趣,不时会逗欧阳暖几句。

    那引路侍女大感失望,她不明白。宁凡身边那个‘丑女人’有什么好,竟能让宁凡费心讨好。

    是。在外人眼中,欧阳暖可不就是一个又老又难看的女人么。

    且如今的欧阳暖气息太过虚弱,感知起来就像是一个融灵初期的修士。

    区区一个融灵侍女怎么可能察觉,欧阳暖是一名碎虚四重天的强者。

    天字一号温泉阁到了,侍女一副含情脉脉地表情看着宁凡,她觉得自己的修为、容貌都在欧阳暖之上。

    她觉得,连欧阳暖都有机会亲近宁凡,她更加有机会。

    “前辈难道不需要美人服侍么”她神情带着三分妩媚。七分柔软,恰是许多男子所喜欢的类型。

    欧阳暖秀眉一蹙,她不喜欢这种自荐枕席的浪荡女子。

    “不必,你退下吧!顺便告诉你家掌柜,本座不需其他女子服侍,有她便足够了!本座身处温泉阁期间,任何擅入此阁者。杀无赦!”

    宁凡语气冰冷,没有任何温度。

    融灵侍女好似立刻陷入万丈冰窟般,浑身战栗不已!

    她忘了,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强横魔头,一个贵客,不是她可随便勾引的!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融灵侍女匆匆告退。

    那些本还准备爬爬宁凡床的美貌女修,一个个纷纷俏脸失色,哪还敢跑去阁中服侍宁凡。

    没听宁凡说么,任何擅闯者,杀无赦!

    宁凡与欧阳暖进入温泉阁。说是阁楼,实则是一个小型宫殿了。

    阁楼一层有着一个石径通幽的巨大温泉。火元力十分浓郁。

    阁楼二层则有着炼丹室、炼器室、修炼室等设施,自然,也有滚床单的地方。

    可惜宁凡来此,不是来和欧阳暖滚床单的,否则,倒是可以在此地留下一段不错回忆。

    “毛球他爹,你不是《阴阳变》的修炼者么,怎么不将那几个送上门的鼎炉收了呀?”欧阳暖笑问道。

    她本不喜欢那种女子的,宁凡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赶走,她自是心情大好。

    “你不就是现成的鼎炉么,要她们干嘛?”

    宁凡言罢,在温泉阁内耗费数亿道晶,布下一个仙阵,只求小心为上。

    他是来助欧阳暖炼化魂玉的,自然不希望任何意外发生。

    布阵之后,宁凡取出盛放魂玉的玉盒,放在温泉池边,解下储物袋,鼎炉环收入体内,开始自顾自地脱衣服。

    “你你做什么!”欧阳暖羞恼地转过身。

    在转身的瞬间,她分明看到,宁凡极为熟练地把他自己剥光了。

    “脱衣服,泡温泉。”

    宁凡拿起魂玉盒子,步入温泉池坐下,池水约略没过他的胸膛。

    微微泛红的池水一遮,倒是看不清池水下的情形。

    感知着池水中异常浓郁的火元力,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此地火元力十分浓郁,你快下来泡着,拿着魂玉炼化,背对着我,我助你炼化此玉。”

    “紫火星哪一个地方的火脉都不弱的,为何偏偏要在这里”欧阳暖羞得面红耳赤,她还是觉得宁凡想占她便宜。

    走近温泉池畔,忽的低头,看见自己池水中的容颜,欧阳暖自嘲一笑。

    她忘了,她真的忘了

    她忘了她已不是药宗第一美人,只是一个丑陋老妪

    因为宁凡待她始终如初,她竟忘了自己变丑的事实。

    可笑她还担心宁凡会占她便宜,宁凡要真想占便宜,门外边多得是美人,他有必要占自己这个丑女人的便宜?

    “好,我马上就下来,稍等。”欧阳暖幽幽一叹。

    怀中的毛球看着热气腾腾的温泉,有些瑟缩,不愿下水。

    灵择喜寒而畏热,讨厌泡在热乎乎的水中。

    欧阳暖将小毛球丢在池边,从袖中取了个小丹瓶,倒出几颗丹药给它吃。

    而后微微咬牙,背对着宁凡,轻轻解了面纱,开始一颗颗解开衣扣

    “反正现在的我也没什么好看的,你要看便看罢。”

    一件件薄纱轻轻跌落在地,褪去罗袜,欧阳暖心如止水地走入温泉池。朝宁凡步步走来。

    宁凡目光玩味地看着欧阳暖,似笑非笑道。“暖儿为何要脱衣服?炼化魂玉,没有规定一定要脱衣服啊?”

    “呃你不是脱了?你,你不用脱衣服,你怎么不早说!”

    “我习惯脱衣服泡澡我脱我的,你真的没必要学我。”宁凡调笑道。

    扑通!

    原本心如止水地欧阳暖,一被宁凡目光扫到,立刻俏脸滚烫,猛地坐在池水中。双臂掩着胸口,溅起一道道水花。

    可恶!她看宁凡脱了衣服,心中一自伤,下意识就跟着脱了!

    还真是惯性思维了,她又不是来泡澡的,是来炼化魂玉的,脱不脱衣服根本没影响。她真是脑袋进水了,才跟着宁凡把衣服脱了!

    “想不到似暖儿这般聪慧的女子,也会有犯傻的时候你拿着魂玉,背对着我,我会助你炼化此玉,放心。我不会偷看你的。”

    “”欧阳暖脖颈都带着红晕,心道你已经看光了好不好,虽然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拿着魂玉的一瞬间,欧阳暖的手立刻已缓慢的速度冻结。

    若非此刻置身于火元力浓郁之地,以她的修为。或许一瞬间就会被此魂玉冻结全身。

    宁凡选择此地炼化魂玉,真的只是因为此地火元力够强么

    眼睑微微低垂。欧阳暖的心中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

    她转过身子,背对宁凡坐着,将后背全部露给宁凡。

    她并不认为,自己干皱的皮肤能勾起宁凡的兴趣。

    一丝丝寒冰将她的双手冻结,那冰霜渐渐没上手臂。

    欧阳暖银牙紧咬,试图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炼化魂玉、解开冰封,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忽然间,她的娇躯紧绷,因为一只温暖的手掌,正在她并不平滑的脊背上游走。

    宁凡的手,正与她的身体无比亲密地接触着

    丝丝缕缕的魔火热度,自脊背流至全身,渐渐地,欧阳暖身上冰霜全部融化。

    更加滚烫的,不是魔火,而是她烧着般的脸颊。

    幸好,幸好她此刻是丑陋的。不然她一定会羞死在这温泉中

    “不要胡思乱想,专心炼化魂玉。”宁凡语气平静,果然没有半分欲念。

    知道了这个事实,欧阳暖心中又是微觉失落。

    当一个女人,丑到赤身露体时都勾不起喜欢之人半点兴趣,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

    等等,喜欢?她什么时候喜欢宁凡了!

    她忽的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仔细想想,若非喜欢宁凡,她怎会半推半就地跟宁凡跑到这种暧昧场所

    “啊宁凡,你,你,你下流!”

    欧阳暖忽的感觉自己的臀被人摸了一把,羞愤地转过身,瞪着宁凡,一手拿着魂玉,一手掩着胸。

    “我怎么下流你了?”宁凡无奈地揉揉额头。

    他就是帮欧阳暖炼化个魂玉,怎么欧阳暖脑袋里这么多旖念。

    “嗷呜”罪犯主动认罪了,正在水里扑腾扑腾地玩,时不时伸个小舌头,舔自己暖暖娘一下。

    “怎么是你臭毛球!”

    欧阳暖羞愤地抓起毛球,一把丢回池畔。

    她还以为刚才是宁凡干的,原来是小毛球在捣鬼

    说的也是,她现在这么丑,宁凡闲极无聊才会摸她那里

    “你很失望?”宁凡似明白了什么,似笑非笑看着欧阳暖。

    “我会失望什么!继续炼化魂玉吧”

    “好。”

    欧阳暖刚刚转过身,忽的感觉腰肢被一道强有力的臂弯环住,向后一抱。

    紧接着,她便感受到自己冰凉的后背,贴在了宁凡温暖的胸膛上。

    实话说,现在的欧阳暖真的不丑,只是算不得药宗第一美人罢了。

    虽说满头白发,皮肤稍显枯皱,但眉眼都还是十分灵动美丽的。

    且吸收了一些魂玉力量后,欧阳暖的肌肤竟有了几分水嫩

    魂玉不能让她延寿,却能让她稍稍变回从前的美貌

    欧阳暖失了容貌后。太过自卑,才会觉得自己处处没有吸引力。

    应该说。是宁凡定力太强了,毕竟修炼双修功法的人,自身定力若是不强,直接就被功法反噬了。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欧阳暖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好快,身体软软地,靠在宁凡怀中,竟无法动弹。

    “就这样炼化魂玉吧。让我稍稍占些便宜,如何?”宁凡调笑道。

    “”欧阳暖无语,心道你都已经在占了,我都软了,还能反抗么!

    宁凡左手伸出,握住欧阳暖握玉的左手,助她炼化魂玉。

    右手则在她小腹之上左右抚弄。也不往上也不往下,还真是只占一点便宜,不多占。

    不知为何,欧阳暖的脸越来越滚烫,心却越来越安静。

    一丝丝沁凉之感从掌心传入身体,好舒服好舒服。

    欧阳暖竟十分安心的睡着了

    一睡。十日!

    待欧阳暖睡着后,宁凡不再戏弄她,轻叹一声,闭上眼,专心助她炼化魂玉。

    好似干涸的土地重活润泽。十日过去,欧阳暖的肌肤已如从前一般吹弹可破。

    她的容颜已如当初一般秀丽。

    她的挺翘与浑圆。如此诱人,让宁凡都偶尔呼吸一滞。

    唯独那一头白发,仍是如此显眼,宣示着她寿数将尽的现实。

    小毛球吃饱喝足,趴在池畔一睡就是好几天。

    宁凡抱着怀中柔软,心中所有的旖念都在看到那满头白发之时,化作怜惜。

    抚着欧阳暖无比柔顺的雪发,宁凡眼中渐渐升起决然之色。

    长生玉,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嗯?我好像睡了很久还是有些困”

    怀中的女子轻轻嘤咛一声,揉揉眼,似还没睡太醒。

    轻轻在宁凡胸口翻个身,欧阳暖一双嫩白的藕臂下意识环住宁凡的脖颈,将臻首靠在宁凡胸口。

    两团大白兔则软软地抵在宁凡身上,触感十分不错。

    忽然,忽然,忽然

    欧阳暖惊醒了!

    她不可置信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如此暧昧地窝在宁凡怀里,一瞬间,她好想死!

    “我你我们”猛地推开宁凡,她紧张地语无伦次。

    “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过魂玉已经彻底炼化了。现在的你,很诱人”

    宁凡故意目光灼灼地在她身上扫过。

    欧阳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肌肤好生白嫩,就和从前一样。

    她匆匆从温泉池中站起,打量着自己白嫩的肌肤,完美的腿,纤细的足,她感到难以置信。

    一时间,倒并未注意到,她这个行为,给宁凡展示了多么美丽的一幕。

    “我觉得,我要忍不住了”宁凡淡笑的声音,忽然传入欧阳暖耳中,让她一怔之后,霎时间俏脸血红。

    宁凡就在她腿前坐着,而她则微微分了腿,以最动人的姿势,将最美好的地方一览无余全部展示给了宁凡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勾引宁凡。

    宁凡说的忍不住,当然是忍不住那个

    “下下流!”

    欧阳暖匆匆跑出水池,一把捡起地上衣物,抓起酣睡的小毛球,面红耳赤跑上第二层,换上衣物,心仍在扑通扑通乱跳。

    宁凡看着欧阳暖落荒而逃的模样,满意地点点头。

    那一日的打赌之后,欧阳暖重新生起活下去的信念。

    这一次的旖旎,则又让欧阳暖自惭形秽的心结真正解开。

    只要再寻来长生玉,彻底解决她寿数之患,她便可回到过去那般快乐、平静的生活。

    “长生玉”

    宁凡神情骤然冷峻,面覆寒霜。

    自这温泉宫走出后,怕是会有无数场拼斗等他去战。

    想以外界修士身份加入杀戮殿,难度太大!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加入杀戮殿,毕竟这是获得长生玉的第一步!

    仅是第一步!

    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唳——”

    一道欢快的低鸣声。忽的从鼎炉环中传入,直达宁凡心底。

    在听到这声低鸣的瞬间。宁凡眼露喜色!

    孽离已经破妖茧而出了,且这一次破壳之后,竟突破至人玄初期的境界!

    若有孽离相助,这一路上,怕是会安全许多!

    满意地点点头,宁凡又取出三花聚顶的玉简,细细琢磨起来。

    三花者,天花、地花、人花。

    人花铅色。地花银色,天花金色。

    玉简记载,若将这三花聚顶的古神神通修至巅峰,可身受万劫而不灭!

    这玉简残缺,只记载着第一花人花的修炼。

    宁凡拥有王血级神血,且还是非同一般的古神神血,拥有修炼此术的资格。

    修炼此术需要耗费大量百万年灵药。在东天,一株百万年灵药起码能卖数亿道晶。

    他手上还有14株百万年灵药,貌似堪堪足够修成此术最低的境界

    第一朵铅色莲花,共有十二瓣花瓣。

    14株百万年灵药,差不多足够让第一朵虚幻花瓣化作铅色了

    七日后!

    宁凡一袭白衣,欧阳暖一袭绿衫。二人来到紫火城的杀戮阁之外。

    “请阁主出来一战!”宁凡朗朗道。

    在这一瞬间,整个紫火城无数老怪的神念,全部朝宁凡所在之处扫来!

    “阁下是为白银徽章而来么!

    “正是!”

    “若是如此,纵然阁下是吴阁主之友,老夫也绝不会留情的!”

    “无妨!”

    “好。此战,老夫接下了!”

    一名双目血红的银袍老者血芒一闪。出现在长空之上,踏天而立!

    他作为杀戮阁阁主,在临近本殿收徒大典之际,有义务接受任何三万岁之下碎虚修士的挑战!

    当然,生死自负!

    “是此阁阁主长元子!传闻长元子已是半步踏入命仙境界的强者,不知那千秋老魔能否战胜长元子”

    “千秋老魔的胜算恐怕十分渺茫,你有所不知,长元子连一亿赏金的悬赏魔都掌毙过,那千秋老魔赏金才三千万而已,恐怕必输无疑!”

    “不见得,赏金只代表仇家的仇恨程度,又不能准确衡量修士的实力!我倒是觉得,千秋老魔纵然不胜,也不会败或许,会战平!”

    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两名命仙老怪已破空而来,踏天而立,紧张之极地看着宁凡。

    长元子言出必行,他说不会对宁凡留情,便绝不会留情。

    但宁凡可是吴尘交代过要好好照顾的贵客啊!

    若是他二人真的让宁凡死在长元子手里,吴尘绝对不会放过他二人的!

    “一旦千秋小友有难,我等便立刻出手”

    命仙老者与命仙老妪对视一眼,皆已做好随时出手的打算。

    长元子周身气势越变越强,猛然道,“出手吧!”

    “如你所愿!”

    嗤!

    宁凡淡淡的声音还未彻底传开,其身形已直接出现在长空之上,与长元子万丈相隔!

    长元子眼中凶芒一闪,猛然一招袖袍,袖中飞射出数之不尽的黑芒,似是一种毒虫。

    这长元子,竟是一个虫修!

    他饲养的灵虫极其厉害,便是人玄初期的命仙,猝不及防下都会被咬伤!

    宁凡看着遮天蔽日的毒虫,目光平静如水。

    却见他忽的抬指,向云端一指,一朵朵虚幻的莲影立刻布满长空,顷刻间已有百万道莲影!

    莲影之中,似有一种浩大的防护之力。

    百万莲影好似一道墙壁,挡在虫群之前,竟无一只灵虫能冲破莲影障壁!

    每一朵虚幻的莲花,都有一瓣花瓣,是铅色!

    “这是古神神通,三花聚顶!”两名命仙俱是面色一变!

    此术十分难寻,且据说极难修成,想不到竟被宁凡寻获,更初步修成了此术!

    这百万莲影当空,便是他二人全力攻击,都很难攻破这一重重莲影障壁!

    长元子终究不是命仙,更加攻不破!

    嗤!

    一道血芒忽的一闪,宁凡已消失无影。

    下一刻,此地除了两名命仙外,根本无法看清他如何出手,便见长元子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胸口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咳血跌下长空!

    堂堂半步命仙的长元子,竟一个照面败于宁凡之手!

    “那是那是!”两名命仙相顾骇然!

    宁凡出手的一瞬间,魔念加身,化身为一个血魔,只一击,便重创了长元子!

    那一刻的宁凡,甚至给两名命仙一种难以战胜的感觉,十分危险!

    “此子虽未成仙,但你我二人,却未必是此子对手!”两名命仙心惊地自语道。

    长元子重重砸落地面,不甘地看着宁凡,最终,却是苦笑。

    他没有手下留情,手下留情的是宁凡。

    若宁凡愿意,他早已是一个死人。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这是此阁的白银徽章,道友且拿去!”

    长元子挣扎地站起生,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白银徽章,屈指一弹,弹给宁凡。

    宁凡接过白银徽章,见其上写着‘八百七十五’,料想是此阁徽章的编号。

    第一枚徽章,到手!

    将徽章收起,宁凡降落于地,一把揽住巧笑倩兮的欧阳暖,御剑而去。

    他,终是没有在此星久留!

    此地徽章已拿到,那便去路上其他的中级星域,继续夺取徽章!

    嘶!

    “长元子阁主竟非千秋老魔一合之敌!”直到宁凡离去之后,才有无数修士反应过来,倒吸冷气,惊诧不已。

    今天看到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

    而更震撼的事,却发生在一个月之后!

    一个月之后,杀戮殿中传出一份天价悬赏令!

    千秋老魔,悬红百亿道晶,生死不论!

    只一日间,整个东天一片哗然!

    无数修士想要知道,为何区区碎虚修为的宁凡,可被悬赏至百亿道晶!

    更有无数命仙乃至少数真仙,都一副蠢蠢欲动的姿态!

    他们四处寻找着这头东天第一肥羊,疯狂打探着肥羊的下落!

    价值百亿道晶的宁大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