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4章 星门玉简

第714章 星门玉简

    “长老令!玲珑长老的长老令!”吴尘不可置信地惊呼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今杀戮殿尚未回收的长老令,只剩那一块了

    那一块长老令,对杀帝而言,同样有特殊意义。

    宁凡是在哪里寻得的长老令!

    “你不知道我在哪里寻得的长老令?”

    宁凡诧异地看着吴尘。

    那飞升通道不是吴尘让他走的么,难道飞升通道之内有什么,吴尘并不知晓?

    “呃,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在哪里找到的长老令我要是知道,早就自己去取了,拿回杀戮殿请功了,还轮得到你去取令?你知不知道,杀帝有多么重视那枚长老令若能寻回此令,那功劳真是”吴尘羡慕不已地看着宁凡。

    他真是羡慕死宁凡了!能寻得杀帝渴求之物!

    若宁凡只是一个陌生人,吴尘说不定早已下狠手杀人夺宝、取令邀功了。

    可惜,宁凡是他的朋友,他不会夺朋友之宝,这是他的原则。

    见吴尘真的不知情,宁凡不由得失笑,解释道。

    “还记得那次剑界重逢么,你不是帮我算出过一个飞升通道么,就在雨界,我便是在那飞升通道之中寻得长老令的。”

    “什,什么!你是在那里找到的长老令!原来是在那里原来是在那里!难怪杀帝找遍了四天仙界,也找不到那块长老令!”

    吴尘忽然有一种掐死自己的冲动!

    他当时帮宁凡算飞升通道,绝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他只是想算算,从哪里飞升对宁凡帮助最大。

    结果一不小心,算出雨界藏了一个飞升通道。

    可惜他也只算出这么多而已,至于那通道是哪个大能偷偷开辟的,倒是没算出来。

    想不到,想不到他吴尘随便掐指一算,竟然算出了玲珑长老的坐化之地。算出了长老令所在之地!

    当时他对真的领悟已然圆满,急于返回东天,竟是没有时间去那处通道查探一番

    就这样,吴尘十分悲催地与长老令失之交臂了。

    这是宁凡的机缘,是吴尘拱手相赠的机缘

    别人找死找活找不到付玲珑的坐化之地,他吴尘算出了地方,却没有机缘前去寻获长老令。

    唯有宁凡,误打误撞获得了付玲珑的长老令,若将此令献给杀帝,请求换取长生玉。杀帝还真有可能应下此事当然,只是有可能而已。

    “宁兄,你绝不是黑色气运,起码是凡运第一等的紫运!”吴尘笃定地看着宁凡。

    “哦?吴兄何以认定,我不是黑色气运。”宁凡不置可否地一笑。

    “废话!黑运修士能找到仙帝都找不到的东西么!”吴尘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又见宁凡对气运不甚了解的样子,稍稍解释了一下气运强弱与机缘多寡的关系。

    一个修士的机缘多寡,与气运级别有关,与修为级别同样有关。

    同等修为下,气运越强者。机缘自然越多。

    同等气运下,修为越弱者,机缘也会越多。

    吴尘自问也是紫运修士,奈何却没有机缘得到那块长老令。只因他修为太高,作为一个半步真仙的修士,拥有紫运真的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同级修士起码都是紫运,上天恩赐的机缘。很难轮到吴尘的头上。

    宁凡就不同了,他的修为还很低,若有紫色气运。好处自是极大。

    同级碎虚若争机缘,谁又争得过紫运宁凡?

    同气运修士多是命仙,若争机缘,亦无几人争得过宁凡。

    吴尘尚还不知,如今的宁凡已是仙运第一彩的气运。

    在东天仙界,一般唯有渡真境修士,才能将气运修至仙运第一彩。

    可宁凡却在碎虚之时,修出了一彩仙运。

    这即是说,绝大多数的渡真境老怪,争夺机缘是争不过宁凡的

    毕竟同等气运者中,宁凡的修为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

    “难怪我当初虽是紫色气运,却屡屡获得逆天之宝,原因竟是这样。修为低,也有好处是么”宁凡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废话说了一堆,吴尘忽然一拍脑门,尴尬一笑,

    “倒是忘了,我们明明是在说长生玉的事,怎么越扯越远。想必宁凡如此执着寻求长生玉,是为了弟妹吧?”

    吴尘目光一扫欧阳暖,长叹一声。

    他虽只与宁凡有数面之缘,却与宁凡甚是投缘,更对宁凡的性格极为了解。

    若非为了此女,宁凡岂会冒着触怒杀帝的危险,执意前往杀戮殿求取长生玉。

    “是!若无长生玉,20年后,暖儿会死。”宁凡皱眉道。

    “暖儿!”欧阳暖俏脸又是一红,微不可查地动了动小脚,狠狠踩了宁凡几下,以示警告。

    她什么时候允许宁凡这样叫她了。

    “果然如此。既然宁兄寻获了那枚长老令,一切便好办得多。献上此令的功劳,足以让杀帝考虑赐下长生玉了。当然,也只是考虑而已,杀帝究竟会不会赐下长生玉,谁也不知”

    “终是要去试一试,才能甘心,不是么?”宁凡叹息道。

    “嗯,去试试吧。不过在此之前,宁凡必须先设法加入杀戮殿,并亲自面见杀帝,再将此令献上,献令之前,莫要显露此令消息,以免被殿内老怪们杀人夺令”

    “说起来,宁兄的运气真的很好,我杀戮殿每千年才会对外招收一名弟子。这一届杀戮殿的收徒大典,就在十年之后。弟妹寿数尚有二十年,只要宁兄能在此前加入杀戮殿,献上长老令,求得长生玉,弟妹的性命便算是保住了。只是想在十年之内赶往杀戮殿主殿,参加收徒大典,并非一件容易之事”

    吴尘托着下巴。皱眉沉思,似乎在思索解决之法。

    欧阳暖怔怔看着宁凡,她从不知道,宁凡竟是决定前往杀戮殿,去取那最最危险的一枚长生玉,助她续命

    是,这枚长生玉是最难取、最危险的。

    从杀帝手中夺玉,其凶险程度,岂是真仙绝地可比。

    这完全是一场赌博!付玲珑的长老令只是一个赌注,宁凡赌的。是杀帝会念在他献上此令的功劳,赐他长生玉。

    若赌输,宁凡窥虚杀帝之玉,纵然不死,下场也会很惨。杀帝若想杀谁,若想惩罚谁,东天几乎无人可救。

    “宁凡,我们去找钱不,去找我师父。去寻真仙绝地的那枚长生玉,杀帝的这一枚不要去取,太危险”欧阳暖咬着唇劝道。

    “你说过,你师父走遍了四天仙界无数真仙绝地。穷尽八千年之久,都没寻到那枚长生玉,那一枚长生玉实在太难寻。杀帝的这一枚,获得的可能性最大去试试吧。纵然无法得玉,杀帝多半会顾念我献令之功,饶我不死的。”

    “可是万一”

    “若宁兄有难。我会去救,无论如何,定会保下宁兄性命!吴某祖上世代都是杀戮殿之人,祖先曾立过大功,蒙赐一枚免死令,此令在手,除却叛殿之罪,任何罪责都可免去。”

    吴尘沉吟片刻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赤金之令,递给宁凡。

    令上刻着一个‘免’字,是神篆文。

    此令乃是吴尘保命之物,珍贵无比。

    宁凡目光微微一震,深深看了吴尘一眼,接过免死令,没有拒绝。

    “今日之恩,来日必还!”

    吴尘不以为然地遥遥头,哈哈一笑,“什么恩不恩的,吴某只不过是不想少了你这个酒肉朋友罢了。”

    他平生不与任何人结交,宁凡是他第一个酒肉朋友。

    一起喝酒,一起看雨,一起悟道。

    朋友有难,他自会倾力相助。

    若他有难,宁凡想必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杀戮殿主殿位于帝星星域血海星域。从此地出发,需跨越十五个上级星域、两百多个中级星域、五千多个下级星域,才能抵达血海星域,实在太过遥远以我的遁速,全力飞遁也需十二三年才能赶回血海星域,就算我有心送你们前往血海星域,也无法在十年之内赶到。且我如今正负责坐镇此间杀戮阁,不可擅离此阁太久,唯有等其他人顶替之后,才可离阁一个月以上所以此次前往血海星域,只能靠宁兄自己前去的。”

    “血海星域是帝星星域,前往此星域,需要帝星星盘,外界修士很难购买到血海星盘这是我的星盘,你可拿去使用。想要在十年之内抵达血海星域,唯有购买大量‘星门玉简’才可一份星门玉简十万道晶,差不多需要30万个玉简宁兄身上目前有多少道晶?”

    吴尘取出自己的帝星星盘,赠与宁凡,并询问道。

    星门玉简是一种特制的界门玉简,可开启星门,一遁五千亿里,是不少命仙修士远行的必备之物,价格不菲。

    由于星门开启缓慢,故而斗法之时,不适合开星门脱逃。

    不过若是用于赶路,星门玉简倒是十分有用的。

    一个星门玉简售价十万道晶。

    穿越一个下级星域,十个星门玉简便足够。

    穿越一个中级星域,差不多需要五六百个星门玉简。

    穿越一个上级星域,差不多需要一万个星门玉简,

    这般计算下来,想要快速赶赴血海星域,差不多需要购买30万个星门玉简。

    按一个星门玉简的十万道晶的价格计算,起码需要300亿道晶才够。

    “没关系呢,我们有500亿道晶,够买玉简呢就是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买这么多星门玉简,宗内命仙伯伯们出行,一般都只带几千个星门玉简的,30万个玉简,可不是小数目,怕是普通的中级交易星,都没有这么多存货”

    欧阳暖倒是对星空旅行颇为熟悉。知道30万星门玉简不好买,有些犯愁。

    “没事,只要钱够,如何买到星门玉简,交给我去办,定能在一个月之内买齐30万星门玉简!这一个月之内,宁兄便和弟妹留在此地等我的好消息吧。宁兄,给我300亿道晶,我去帮你买玉简,嗯用不了300亿。200亿就够了,那些命仙势力见是我去买,就算价格低些,也不敢不卖的!”

    吴尘哈哈一笑,从宁凡处要去200亿道晶,一抹容貌,现出鬼面,气息遮掩,走入杀戮阁内阁。向几名小童吩咐了几声。

    而后大踏步走出杀戮阁,徒留宁凡与欧阳暖面面相觑。

    “吴尘大哥真是一个好人呢,竟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我们。”欧阳暖感叹道。

    “嗯,这一次欠他的人情。怕是今生今世也还不清了。”

    宁凡轻叹一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油然生于心头。

    两名双目血红的金丹小童从内阁走出,一人留在外面,负责接待其他修士交付任务。

    另一人则领着宁凡与欧阳暖入内阁休息。

    此地是杀戮阁。十分安全,宁凡与欧阳暖呆在此地,便是古辰星域十大天君也不敢擅入此地寻宁凡的麻烦。

    吴尘将会离去一个月。离开古辰星域,前往附近一些较大的星域搜刮星盘。而宁凡与欧阳暖则会在杀戮阁等待一个月。

    一个月后,吴尘回归来,带回30万星盘,并带着宁凡前往魂天君处讨要。

    这一个月,宁凡决定好好提升一下实力。

    他手上尚有羽化丹一颗,命仙龙珠一枚,道晶则还剩300多亿。

    宁凡想了想,呼来小童,想托他在东魂城购买了另一颗羽化丹。小童是杀戮阁的人,外面的修匪绝不敢对他杀人夺宝。

    宁凡决定在离开杀戮阁前,将修为提升至碎虚境界的巅峰。

    而后,他会去玄阴界,在一个月之内将修为提上一提。

    至于欧阳暖,则暂时呆在元瑶界休息吧。

    放在外面,终究难以放心

    黑蛇老魔几乎气疯了!

    他刚离开杀戮阁,便听说自家黑蛇匪的四名碎八当家被宁凡所杀!

    一怒之下,黑蛇老魔立刻紧急召集了黑蛇匪的所有碎虚强者,将杀戮阁暗中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是不敢进入杀戮阁放肆的,但只要宁凡一出杀戮阁,他必定要将宁凡碎尸万段!

    他,就是这么护短,就是这么霸道!

    宁凡动了他的人,就该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宁凡自进了杀戮阁之后,再也没有走出来。

    许久之后,倒是气息冰冷的鬼面阁主走了出来。

    一见黑蛇老魔偌大阵仗,立刻冷笑不绝。

    “三息之内,不滚,则死!”

    黑蛇老魔等无数修匪,一听鬼面阁主的冰冷言语,俱是亡魂大冒。

    此地没有任何人敢违抗鬼面阁主的命令!

    便是十位天君,也绝不敢在鬼面阁主面前大声说话!

    这一刻,黑蛇老魔哪里还记得对宁凡的仇恨,二话不说,直接下令道,“撤!”

    撤!不得不撤!

    没听到鬼面阁主有令吗,三息之内,不滚则死!

    所有黑蛇匪碎虚尽皆使出生平最快的遁速,死命逃离此地。

    黑蛇老魔对鬼面阁主赔笑一礼,又恶狠狠地瞪了杀戮阁一眼,低骂道,“千秋小儿,算你命大,下一次再见,老夫必将你碎尸万段!”

    冷笑一声,黑蛇老魔拼了老命地快速逃离此地,不敢去捋鬼面阁主的虎须。

    他并不知道,当他扬言要将宁凡碎尸万段之时,鬼面阁主的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最终,化作一道狰狞的笑意。

    这才是吴尘杀人之时的笑意!

    嗤!

    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征兆,吴尘忽的一步迈出,周身化作数百血影,朝一个个黑蛇匪追去。

    血影已骇人听闻的速度追上一个个黑蛇匪,一卷之下,一个个黑蛇匪便通通失去血肉,化作枯骨,从空中掉落在地上,场面骇人之极。

    一息之后,所有的黑蛇匪死于非命,化作满地白骨。

    黑蛇老魔至死也不明白,鬼面阁主好端端的为何忽然将他杀死

    数百道血影合一,吴尘舔了舔舌头,冷笑一声,收了数百储物袋,身形一纵,朝古辰星域外飞遁而去。

    他的朋友,岂是这群阿猫阿狗可以加害的!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