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3章 又是故人来

第713章 又是故人来

    宁凡目光一凛,一把拉住欧阳暖,略退半步,警惕之极地看着鬼面阁主。

    这鬼面阁主修为惊天,距离渡真境只差最后一步。

    此人在笑,此人为何要笑!

    此人为何发出轻咦之声,莫不是发现自己身上的长老令了不成?!

    早在进入仙魂星之前,宁凡便已将杀戮殿长老令放在了玄阴界之内。

    按理说,即便是仙帝,也未必能隔着帝宝查探出长老令的存在。

    但万事都有例外,宁凡并不能确定,杀戮殿的仙级强者是否有秘术,可感知到长老令的存在。

    经过魏七‘叛变’一事,宁凡行事比从前更加小心谨慎。

    若这鬼面阁主当真发现了他的长老令,欲对他出手,则他将立刻施展黑魔遁逃离此地,并于星空中布下乱古大帝的一角绝杀阵纹,与此人搏命!

    杀戮阁中,空气好似在一瞬间凝滞。

    欧阳暖亦有些紧张,她听说过,此间杀戮阁主性情最是喜怒无常,平日冷如寒冰,不苟言笑,一旦露出笑容,必是要杀人了

    这鬼面阁主,是对宁凡动了杀心么?为什么!

    她不怕死,但她不想让宁凡死她不允许宁凡死!

    微微咬牙,欧阳暖竟是莲步轻易,半挡在宁凡身前,鼓起勇气,看着鬼面阁主。

    “我是药宗宗主之徒,欧阳暖。他是我夫君,你若伤他。药宗虽不及杀戮殿势大,却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什么!药宗的人!”黑蛇老魔等一行修匪,一听药宗之名,俱是面色一变。

    药宗确实不如杀戮殿势大,却也是东天第一炼丹宗门,甚至有不少万古仙尊都偶尔会前往药宗求丹

    即便是这群无法无天的修匪,也绝不敢招惹药宗这种庞然大物的。

    他们亦听说过药宗宗主之徒——欧阳暖的名号。

    据说那药宗宗主生性吝啬之极,待人亦冷漠之极。却偏偏对这徒儿宠溺之极、大方之极。

    若有人得罪了药宗宗主,或许出点血,付出大量道晶,就能让视财如命的药宗宗主平息怒火。

    但若有人得罪了欧阳暖,药宗宗主绝不会姑息此人,必将其挫骨扬灰,手段冷血之极。

    黑蛇老魔等人咽了咽口水。若眼前的女子真是欧阳暖,是药宗宗主最重视的人,他们是绝不敢招惹的。

    就算是半步真仙的鬼面阁主,怕也要忌惮一下药宗威名吧

    只是,此女真的是欧阳暖么?

    黑蛇老魔等人细细打量起欧阳暖。

    此刻的欧阳暖佩戴着紫色玉石,容貌说不上苍老。也说不上太年轻、太美丽,满头白发十分碍眼,小身板太过瘦削,不凸不翘。

    这样的女人,会是药宗第一美人?

    据说药宗首徒欧阳暖。可是绝世美人,放眼整个东天。都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

    眼前的女子哪里是什么美人?此女,不可能是欧阳暖!

    “吓死老夫了,老夫还以为此女真是药宗首徒若此女真是药宗首徒,必定有着绝世容颜,身边亦必定有药宗十九药卫之一守护,哼,此女根本不是欧阳暖!”黑蛇老魔冷笑一声,不屑道。

    欧阳暖轻纱之下的容颜更加惨白,自嘲一笑。

    是啊,如今的她再无绝世容颜,身边亦再无魏七守护,谁会相信她就是欧阳暖,她就是药宗首徒

    宁凡目光冷冷扫过黑蛇老魔等人,没有多说什么,将欧阳暖悄然拉回身后。

    心中,则悄然流过一道暖流。

    这个女人都自身难保了,还想保护他,傻

    “有意思,药宗首徒是么有意思竟敢威胁本座”

    嗤!

    鬼面阁主身形一晃,骤然消失于原地,下一瞬,出现在宁凡身前,抬手一指,便朝宁凡心口点下!

    欧阳暖大惊失色,黑蛇老魔一行则冷笑不已。

    他们都以为,鬼面阁主是要怒而杀人了。

    宁凡心头暗暗一惊,这鬼面阁主出手太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防御,即便以黑魔遁逃出,多半也会被这一指指力波及!

    此人虽未突破真仙,但实力怕比一些真仙都要强大了!

    一咬牙,正欲施展黑魔遁逃去,忽然间,宁凡收住脚步,目露不解之色。

    他发觉,鬼面阁主这一指虽然凌厉之极,却并非是想杀他,而是想帮他!

    那一指指力,蕴含着某种玄妙之极的煞气神通,似可压制魔念

    “此人莫非是想助我压制魔念,但,他为何要助我”

    心思飞转间,宁凡微一咬牙,没有选择逃离,而是生生受了鬼面阁主一指。

    这一指点在胸口,宁凡心口剧痛,猛地咳出一口黑血,目光却是露出感激之色。

    鬼面阁主一指点落,将煞气打入宁凡心口,与魔念相融。

    这一刻的宁凡无比惊讶的发现,他竟已可以凭借自身的煞气,压制魔念,甚至操控体内魔念!

    若再一次魔念噬心,只消得以煞气护住本心,便再也不会迷失!

    “宁夫君,你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事!你不要吓暖儿!”欧阳暖看见宁凡中指吐血的一幕,心好似被刀子划过,好痛

    她抬起淡眸,冷冷看着鬼面阁主,恨自己弱小,恨自己不能将此人碎尸万段!

    平生第一次,欧阳暖对人动了杀心!

    “别怕,我没死这位前辈对我没有恶意,他刚刚出手,是在助我掌控体内魔念”宁凡对欧阳暖一笑。传音道。

    “真的?怎么可能!杀戮殿的人从来都只会杀人,从不会救人。他堂堂半步真仙,为何要帮你掌控魔念!且你体内的魔念,便是我师便是钱前辈也无法彻底压制,此人何德何能,能助你掌御魔念!”

    欧阳暖小脸满是不可置信,传音道。不论如何,听说宁凡无事,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刚才那一瞬。她真的很怕宁凡会死在这鬼面阁主手上。

    “多谢!”

    宁凡向鬼面阁主抱拳一礼,明明中了一指,他非但无伤,反倒比之前更加精神。

    吐出的那一口黑血,大概是魔念之中难以掌御的成分吧。

    去掉了这些成分,魔念已成为宁凡一股力量,一股增强实力的力量!

    宁凡亦是十分惊讶的。准帝太乌无法助宁凡掌御魔念,钱开眼堂堂真仙,也做不到这一点。

    然而,半步真仙的鬼面阁主做到了。

    并非是因为他的修为高于准帝太乌,而是因为他那一指神通太过玄妙,似可克制煞气、魔念

    那一指神通。定是杀戮殿的神通无疑。

    宁凡心思飞转,或许杀戮殿的神通,本身就是以煞气、魔念为依托,故而才能轻而易举掌御煞气与魔念。

    如此看来,若真能加入杀戮殿。体内的魔念非但不必去除,还可成为自身强有力的杀戮手段

    “嗯。”

    对宁凡的道谢。鬼面阁主只是淡淡回了一声,身形一晃,又回到柜台另一侧。

    黑蛇老魔等人不解地看着宁凡,他们不明白,宁凡为何没被鬼面阁主杀死,仅仅是被‘一指击伤’

    难道鬼面阁主今天心情好,发善心了,饶了宁凡一命?

    所以宁凡才道谢是么

    “真是个幸运的小子”黑蛇老魔感叹道。

    “这七个人头,值五千万道晶,扣除两成,你可得四千万。”

    鬼面阁主随手拂袖,收了七个人头,抬指一点,一个储物袋出现在柜台上,其中装着四千万道晶。

    黑蛇老魔取过储物袋,二话不说,对鬼面阁主恭敬一礼,一行人匆匆离开杀戮阁,不敢在此地久留。

    看着黑蛇老魔匆匆离去的身影,宁凡目光微微一闪。

    他自然注意到,这一群修匪人人左臂纹有黑蛇,皆是黑蛇匪的人。

    “那个黑袍散仙老者,就是黑蛇匪的匪首——黑蛇老魔此人最是护短,若他回去之后,发现有四名属下死于你手,必定会带人返回,找你报仇。”欧阳暖传音提醒道。

    “不怕,你夫君我可是很厉害的,便是黑蛇匪弃至,也不足为惧。”宁凡传音一笑。

    “不要乱说!刚才说你是我夫君,只是权宜之计而已!”欧阳暖没好气地嗔了一句。

    “我倒是觉得,这个称呼还不错。”宁凡笑了笑,抬起目光,收了笑容,目光凝重地看着鬼面阁主。

    此人为何要帮助自己,是别有图谋,还是一时大发善心

    此人,是敌是友

    “千秋小友无需担心,本座助你,别无恶意,亦无图谋,仅仅是兴之所至而已。本座听少泽星阁主说过,你是个修杀戮道的好苗子,今日一见,确是如此。你能在碎虚之时修出如此之多的魔念,若入我杀戮道,必是可造之材。”鬼面阁主似看出宁凡心中顾虑,语气极淡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似接受了这个理由。

    若这鬼面阁主早已从少泽星杀戮阁朱主那里听说过自己,是出于惜才之心才帮助自己,那一切自然是说得通了

    只是,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宁凡隐隐感觉,此人出手帮助自己,还有另外一些理由。

    修道第二步的修士,同样喜爱装备灵装。

    神玄之上的灵装分为三个等级:仙品、真品、帝品。

    这鬼面阁主所佩戴的鬼面,是一件真品灵装,可掩饰气息,不外露一分,普通真仙都无法查探出此人气息、容貌。

    鬼面阁主的气息不外露半分,宁凡却仍是从此人身上。感到一股熟悉感。

    此人魁梧的身形好生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熟悉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宁凡再次细细打量鬼面阁主的身形之时,却又觉得如此这般魁梧的身形,在修界实在是太过常见

    那熟悉感,只是一个错觉么

    罢了,无论此人是敌是友,宁凡都决定对此人保留三分戒心。

    魏七的事,让宁凡警醒。

    “晚辈今日来此。是为了交付悬红任务,并购买一些情报。”

    心思一收,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17个封印人头,俱是之前所斩的悬赏魔。

    鬼面阁主目光淡淡扫过一个个人头,淡淡道,“这十七个人头。值一亿四千万道晶,扣除两成,你可得一亿一千二百万,同时,你斩获的悬赏魔总赏金超过了三千万,杀戮殿内部不会有弟子门徒对你出手。”

    言罢。鬼面阁主一拂袖,收走了17个人头,继而取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柜台上。

    宁凡没有急着去取储物袋,而是询问道。“晚辈想从阁主手中购买一些情报,不知价格如何算?”

    “一个情报。一个价钱。你说出想要得知的情报,我会告诉你价格。你付钱,我便给你情报玉简。”

    鬼面阁主眼中再次露出大有深意的笑意,称呼已从本座变成了我,言语之中,竟有几分亲近之意

    “宁凡,他真的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只有善意,我的五色药魂可以感知人心只是,为什么”欧阳暖疑惑地传音道。

    “不知,不要过分相信药魂感知,人心难测”宁凡传音道。

    沉默少许之后,依旧是疏离的语气,向鬼面阁主询问道,“晚辈需要一些仙魂草,不知哪里可以找到?”

    仙魂草本生长在仙魂星,然而如今的仙魂星一片荒芜,寸草不生,哪有什么仙魂草

    “仙魂草的情报么,价格是两亿道晶。”

    “一个情报两亿”宁凡轻轻一叹,自储物袋中取出8800万道晶,装入另一个储物袋,放在柜台上。

    加上之前的赏金,正好两亿

    “这是你要的情报。”

    鬼面阁主收了道晶,取出一个血色玉简,交给宁凡。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其中内容,面色立刻阴晴不定起来。

    情报只有十分简单的几句话。

    “自仙魂星覆灭,世间再无仙魂草,不过尚有少量仙魂草种子存世,亦有少量魂族后裔苟存于世,持有种植仙魂草的秘术仙魂草,非持有魂族秘术不可种活。”

    宁凡花了两亿道晶买了一份情报,情报却无甚大用

    “我这里还有仙魂草种子、仙魂草种植秘术的情报,你买不买?”鬼面阁主笑问道。

    宁凡微微一怔,而后面色古怪起来。

    心道这杀戮阁也太会赚钱了,仙魂草的情报还能这样拆开了卖。

    对仙魂草,他志在必得。

    既然世间再无仙魂草,他便唯有寻来种子与种植秘术,自行种植了。

    这两个情报,他必须买下来。

    “不知这两个情报价格几何?”宁凡询问道。

    “种子情报两亿道晶,秘术情报三亿道晶。”

    “五亿么”宁凡神念扫了扫储物袋,此刻储物袋中,还剩4亿5千万道晶。

    想不到杀戮阁的情报这么贵,他在四天碎虚中已算十分富有了,却根本买不起几个情报。

    “夫君,这个给你”欧阳暖见宁凡囊中羞涩的模样,大感有趣,解下自己的储物袋,交给宁凡。

    宁凡缺钱,她可从来不缺。

    她看得出来,那仙魂草的情报对宁凡十分重要,宁凡买不起,她便助宁凡买下。

    “这是你的钱,我怎么能用”宁凡面色稍稍有些尴尬。

    “我连命都给了你,一些身外之物,给你又何妨。我的储物袋这便送给你了,你以为寻找长生玉不用花钱的么?你我之间,不需要如此见外的”欧阳暖抱着小毛球,心情大好。

    “嗷呜?嗷呜?”小毛球不解地看着宁凡。

    它不懂。为什么‘爹爹’花‘娘’的钱会羞愧

    “是我太拘泥于小节了。”宁凡神色一收,面不改色地收下欧阳暖的储物袋。

    从中取出五亿道晶。支付给鬼面阁主,买下了两份情报。

    宁凡不得不承认,欧阳暖比他有钱多了。

    那小小的储物袋中,竟有超过500亿道晶。

    百万年灵药便有二十几株,九转疗伤丹药7颗,八转疗伤丹药150颗

    还有那三千年蟠桃树,各色珍稀古药这储物袋中的东西加起来,起码值千亿道晶。

    神念一扫两份情报。宁凡脸色再次青红不定。

    仙魂草种植秘术,就掌握在古辰十天君中的魂天君手中。

    那魂天君是魂族的后裔,持有一部《灵植经》,记录着仙魂草的种植秘术。

    那《灵植经》就存放在魂天君的宝库之中,想要此经,唯有去盗去抢。

    魂天君生性冷血残忍,是天生的修匪。想从他手中购买《灵植经》,绝无可能。

    以上是仙魂草种植秘术的情报,对宁凡十分有用。

    这三亿道晶花的不亏。

    但仙魂草种子的情报,就买的太亏了。

    这份情报只有一句话:

    “本座手中,恰好有一小包仙魂草种子,你要不要?”

    宁凡无语地看着鬼面阁主。“前辈手中真的有仙魂草种子么”

    “自然是有的。”鬼面阁主一本正经道。

    “”

    宁凡沉默不语,他有些弄不清状况了。

    这鬼面阁主是在故意骗他道晶么?

    此人故意将情报分开卖,明明手中持有仙魂草种子,却不直接卖给他,而是多赚了一份情报钱之后。才说自己有仙魂草种子。

    堂堂半步真仙的老怪,真的会贪图宁凡的几亿道晶么?

    以鬼面阁主的实力。直接从宁凡手中抢夺欧阳暖的500亿道晶,不是来钱更快么?

    宁凡搞不懂了,若此人并非贪图钱财,便是在故意戏弄自己了。

    此人究竟有何图谋,为何做出如此之多不合常理之事!

    “哈哈,吴某真的没有任何图谋啊,只是想跟故人开个小玩笑罢了!宁兄何必如此紧张!”

    鬼面阁主再忍不出笑意,哈哈大笑起来。

    宁凡一怔,忽的明白了什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鬼面阁主。

    “是你!”

    “不错,是我!宁兄,别来无恙!”

    鬼面阁主哈哈一笑,一抹容貌,收起鬼面灵装,现出真容。

    望着宁凡的眼神,带着真挚的笑意!

    “怎怎么可能!杀戮殿的鬼面杀手,竟会以真容示人!”欧阳暖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在杀戮殿中,并非人人皆有鬼面,只有少数强者蒙杀帝赏识,才可得赐鬼面灵装。

    便是杀戮殿内部之人,彼此间也很少知晓对方是否拥有鬼面,拥有何种鬼面。

    想不到此间杀戮阁的鬼面阁主,竟会以真容去见宁凡,且看起来,还是宁凡的旧识

    “夫君,他是谁啊”欧阳暖大感无语的问道。

    难怪之前鬼面阁主会助宁凡压制魔念,原来是宁凡的朋友。

    不过这个朋友也太不厚道了,不早点表露身份,害她担心半天。

    不待宁凡介绍,鬼面阁主已哈哈一笑,自己介绍起来。

    “老子吴尘,目无王法的吴,杀人屠城的尘。之前有外人在场,实在不便表露身份,得罪之处,还请弟妹海涵!”

    “弟妹”欧阳暖俏脸一红,讷讷不知该说什么了。

    吴尘忽的收了笑容,取出一个青色小袋子,交给宁凡。

    “之前跟宁兄开了个小玩笑,还请宁兄不要介意。这是吴某偶然获得的仙魂草种子,宁兄若有需要,直接拿去即可。至于那仙魂草的种植秘术,稍后吴某陪宁兄亲自走一趟,去找那魂天君,料他不敢不交出秘术!”

    “多谢!”宁凡抱拳一礼,自然不会介意吴尘的捉弄。

    吴尘摆摆手,示意宁凡不必客气,目光再次扫过欧阳暖,微微皱眉,对宁凡道,

    “弟妹的身体有些不妙,宁兄今日来此,可是还想打听其他情报?”

    “是,我今日前来此地,除了想打听仙魂草的情报,还想打听长生玉的情报。我想加入杀戮殿,立下大功之后,请求杀帝赐下手中那枚长生玉!”

    面对吴尘,宁凡没有必要撒谎,他好友不多,吴尘可算其中之一。

    “你想要杀帝的那块长生玉!”吴尘脸色骤然大变。

    深吸一口气之后,吴尘神色空前严肃,劝阻道,“杀帝之物,不容任何人窥觑,即便你加入杀戮殿,成为杀戮殿弟子,立下莫大功劳,也很难得到那块长生玉。据我所知,杀帝对此物极为看重,似有特殊意义他不会将玉赏赐给任何人!若你去索玉,可能将其惹怒,直接将你赐死!”

    “就算我献上长老令也不可么!长生玉,我志在必得!纵然明知希望渺茫,我也要前往杀戮殿一试!若无此玉”宁凡握紧了拳头,一咬牙,看了看身旁的欧阳暖。

    若无长生玉,欧阳暖20年后必死无疑

    心中一腔情绪堵在胸口,让宁凡感到烦闷。

    他不愿眼睁睁看着欧阳暖死去!必须得做点什么!

    “长老令!莫非是玲珑长老的长老令!这怎么可能!杀帝遍寻不得的长老令,怎么会在你手中!”吴尘不可置信地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