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2章 鬼面阁主

第712章 鬼面阁主

    紫薇池的池水,会升腾出一种淡紫色的雾气。

    这种雾气有延缓衰老的力量,这是欧阳暖留在此地的原因。

    她只剩二十年可活,紫雾无法助她延寿,最多只能延缓她的衰老。

    宁凡决定离开百药宗,离开幽海星,去仙魂星寻找仙魂草。

    他还需寻一处杀戮阁,交付七年前所杀的悬赏魔人头,并从杀戮阁购买杀戮殿的情报。

    杀戮阁除了接受、发布悬红任务,同时还出售各种情报。

    只要你付得起钱,便是想查出仙帝的下落都并非不可能。

    宁凡需要打听长生玉的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寻杀戮阁。

    他必须离开幽海星,却不愿将欧阳暖独自留在幽海星等死。

    于是,整个紫薇池被宁凡毁去。

    他将池水凝成一块指甲壳大小的紫色玉石,穿上线,佩戴在欧阳暖的脖颈之上。

    这样,即便离开幽海星,紫色玉石也可时时提供紫雾,延缓欧阳暖的衰老。

    紫薇池一毁,百药宗的护宗大阵亦是被毁,一宗修士欲哭无泪。

    欧阳暖大感无语地看着宁凡。

    宁凡不知道这紫薇池的造价,她却知。

    那是她师父耗费百亿道晶打造的灵池

    钱开眼的身份极为特殊,之所以留在幽海星,是想利用此地特有的紫雾造出一个不老泉池,保护欧阳暖。

    否则他堂堂真仙,何必藏头露尾隐姓埋名,在这小小的百药宗之中称祖

    “师钱前辈若是归来,见你毁了他耗费百亿道晶及无数心血建造的紫薇池。恐怕会跟你拼命的”

    欧阳暖抱着毛球,面遮绿色轻纱,白发高高挽起,别着一根暖玉发簪。

    那发簪是她之前送给宁凡的,作为向钱开眼求助的信物。如今却再也不需要了。

    佩戴上紫色玉石,欧阳暖的肌肤不再那般枯老,恢复了些许生机。

    听说宁凡要带她同行,她暗淡的眸子也闪现出几率神采,蕴着笑意。

    “呃这个紫薇池,造价竟这般高?罢了。池子已经毁了,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宁凡无奈地摇摇头。

    灭杀青巾匪,他缴获道晶三亿有余,战利品无数。

    其中还有一个下级仙阵的阵盘,利用此阵盘,宁凡在百药宗周遭布下一个仙级大阵。将阵盘交给百药宗主。

    钱开眼好歹是百药宗挂名老祖,他将百药宗交给宁凡守护,宁凡却要离去,甚至还毁了紫薇池,毁了百药宗的仙虚护宗大阵。

    补偿一个仙阵守护百药宗,也算稍尽心意吧。

    若欧阳暖已经无药可医,出于报恩之心。宁凡或许会留在百药宗,守护百药宗二十年,陪欧阳暖走完最后的二十年人生。

    如今既知欧阳暖还有活路,宁凡岂会让欧阳暖留在此地等死。

    长生玉固然难求,但世上之事,不试试看,怎知无法办到!

    “咳咳咳毛球他爹,我们要去哪里?”

    “仙魂星。”

    欧阳暖坐在黄金古剑之上,抱着小毛球,气色有些虚弱。不时会咳嗽几声。

    宁凡则御着古剑,手持古辰星域的星盘,一路朝仙魂星疾驰而去。

    古剑周遭,被宁凡设下了阵光,避免欧阳暖被虚空之风吹伤。

    这一刻的欧阳暖。比任何时候都要虚弱,根本无法凭自身力量在虚空旅行。

    “仙魂星?此星曾经是古辰星域的主星,是一颗上级修真星,星上的魂族,曾是古辰星域的霸主。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杀戮殿一夜之间屠灭了魂族,古辰星域的真仙也全部死在那一战之中咳咳咳如今的仙魂星,已成为无数修匪的临时落脚之地若去了仙魂星,要小心一些呢”

    欧阳暖秀眉一蹙,又轻咳起来。

    她努力压低声音,生怕自己咳嗽声会让宁凡厌恶。

    她不在乎自己变得丑陋、病弱,却害怕这不堪的形象被宁凡厌弃。

    “不要说太多话,保存体力。此去仙魂星,我会设法打听长生玉的消息,定会助你续命。”宁凡微笑着,握住欧阳暖干瘦的柔掌,将法力一丝丝度入她的体内,让她好受一些。

    他看欧阳暖的目光没有半分异色,并非因为同情,仅仅是因为不在乎女子的容貌美丑。

    对他而言,世间美色皆只是红粉骷髅,过眼烟云。

    “你怎么知道长生玉能救我!谁告诉你的!难道是师是那姓钱的臭老头么!”欧阳暖气急。

    她真的活够了,不想再为了自己活命,让在乎自己的人冒险寻玉。

    师父为了让她活过一万年,一次次前往真仙绝地寻玉,有好几次都险些殒命。

    如今,宁凡竟然也要替她寻玉她欧阳暖何德何能,能让这么多人为她冒险。

    不值,真的不值!

    “为什么要为了我做到这一步我求你这么做了么!我只想平平静静的死去,我不想再欠任何人!你根本什么也不明白!”欧阳暖情绪有些激动。

    “打个赌如何?”宁凡忽而一笑。

    “打赌?打什么赌?”欧阳暖一怔。

    “赌我能不能为你续命,如何?实话说,我还真没有多少把握,替你寻来长生玉,只是若不试试,终究是不甘心。这样吧,若我成功为你寻来长生玉,助你续命,便算是你赌输,你需答应我一件事。若我最终也无法寻来长生玉,便算是我输,我也会答应你一件事,帮你完成一个遗愿你,赌不赌?”

    宁凡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暖,等待她的回答。

    “如如果你赢了,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事情”欧阳暖有些紧张地问道。

    “若我赢了。你便必须和我春风一度”宁凡故意作出几分霪邪的表情,当然是装得。

    “下流!”欧阳暖羞怒地一脚踹过去,还没踹到宁凡,就被宁凡擒住脚踝。

    她本来还以为宁凡会提什么正经理由,哪知道宁凡脑袋里装得全是粑粑

    春风一度。他如此大费周章地救她,难道真是为了和她春风一度么

    无耻,下流,不要脸!从前她怎么没看出来,宁凡是这么不靠谱的男人。

    见欧阳暖心中自伤冲淡了不少,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他终于有点明白。老魔当初那无耻言语的动机了。

    当初老魔自称,救活爱妻是为了滚床单,曾引得宁凡万分鄙夷。

    如今看来,老魔仅仅是用自己的不正经,缓和气氛,排解宁凡心中忧虑吧。

    “好。我赌!我不信你能寻来长生玉,不信你能救活我,如果你真的能我欧阳暖就和你春风一度!反正我就是不信!”

    这一刻的欧阳暖,又恢复了从前的飒爽英气,连这样的赌约也敢接下。

    与之前恹恹等死的状态不同,现在的欧阳暖再次生起活下去的殷切期盼。

    即便活下去的希望十分渺茫,她却已不再悲观。这一刻,她想要活下去。

    宁凡再次满意点头,能让欧阳暖重燃活下去的希望,这个赌约便有了存在的意义。

    他没有提自己输了会如何,欧阳暖也默契的没问。

    若宁凡赌输了,欧阳暖便会死这个结果,二人都不想看到。

    剑光一遁便是十日,十日后,一颗满目疮痍的血雾修真星,遥遥出现在眼前。

    仙魂星!

    仙魂星曾经是一颗上级修真星。却被杀戮殿所屠戮,煞气血雾至今未散尽,灵气则被当年大战破坏地稀薄之极。

    此星已不适合修士修炼,但由于位置特殊,故而成为许多古辰修匪临时落脚之地。

    古辰星域。修匪横行,此地杀人夺宝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宁凡一路抵达仙魂星,十日之内被修匪袭击了37次!

    这些修匪不是炼虚,就是普通碎虚,皆非宁凡一合之敌。

    偶尔有几名散仙级修匪堵路,也通通被宁凡抬手灭杀。

    古辰星域修匪不少,其中却并无真仙,最强者是十大命仙修匪。

    十名命仙修匪各统率有一支强大匪军,各自占据着一颗灵气未废的中级修真星。

    这十名命仙,被人称作‘古辰十天君’。

    十天君的十支匪军,加上青巾匪在内的其他六十二支匪军,合成七十二匪。

    七十二匪之间互有征伐,是敌非友。

    故而宁凡虽然屠灭了青巾匪,却不会得罪任何人。

    若有其他匪军袭击宁凡,目的绝不是为了给青巾匪报仇,仅仅是为了杀人夺宝,动机再单纯不过

    嗤!

    古剑剑光穿过仙魂星的血雾层,朝仙魂星上唯一一座巨大修城降落。

    此城名为东魂城,曾是仙魂星的星都,为魂族所占领。

    魂族覆灭后,东魂城之中建起一座杀戮阁,执掌了整座东魂城。

    除了东魂城,仙魂星再无任何修城,映入眼帘的无边地界,俱是一片片血色荒漠。

    一些修匪偶尔会为了交赏红、发布悬赏、打探情报而进入东魂城,渐渐的,东魂城建立起无数修真店铺,自然,店铺主人皆是修匪。

    偶有不知东魂星底细的过路修士,前脚在一些店铺中购买了珍贵法宝、灵药,露了财,后脚刚一出门,就被店中修匪灭杀夺宝

    摄于杀戮阁的威名,即便是古辰星域的十大天君,也不敢在东魂城大规模杀戮。

    城中偶尔出现的死伤,也都是小规模拼斗,无伤大雅。

    行至东魂城外,宁凡收了黄金古剑,与欧阳暖并肩而行,进入东魂城。

    城门无人把守,长街之上来来往往的俱是奇模怪样的修匪。

    四名左臂纹有黑蛇的修匪大汉,正蹲在长街边上,就着满城风沙。喝着烈酒。

    四人,俱是碎虚八重天的修为!

    一见宁凡、欧阳暖走至近前,四人冷笑一声,俱是目光一阴,不需任何理由。直接便向宁凡、欧阳暖下了死手!

    “他们左臂纹黑蛇,是黑蛇匪的人。黑蛇匪是七十二匪之一,非十天君势力,最爱劫杀过路行修。我的体弱瞒不过明眼之辈,你表露的修为又只是碎虚七重天,他们定是觉得你我软弱好欺。想要杀人夺宝”欧阳暖悄悄传音道。

    “我看起来真的这么软弱好欺?”

    宁凡轻笑一声,骤然眼中煞气惊天,屈指一点,一道黑色魔火透指而出,一分为四。

    魔火一闪而逝,四名大汉则立刻便被黑色魔火所裹住。

    只片刻间。四人俱是惨叫一声,生生被魔火焚成四堆死人灰

    四人的储物袋则被宁凡随手收走,那动作,熟练地让无数关注此地的修匪汗颜。

    论杀人夺宝,宁凡可是专业人士。

    嘶!

    暗地里,无数修匪纷纷倒吸冷气,目光或忌惮或敬畏地看着从容离去的宁凡一行。

    在这修匪横行的古辰星域。向来都是强者为尊。

    宁凡抬手灭杀四名碎八修士,实力堪比散仙,让人不敢小觑。

    “此人不是赏红三千万的千秋老魔么!啧啧啧,三千万道晶,真是诱人,可惜此人实力太强,他的人头,我等拿不到”几名修匪翻了翻手中的悬赏令,叹息不已。

    他们只是低阶碎虚,非宁凡一合之敌。

    “哦?三千万?我等拿不到。未必他人拿不到”有人目光朝暗处移了移。

    在那里,已有不少散仙级修匪,对宁凡的赏红动了心。

    “此子杀了黑蛇匪四名当家,那黑蛇老魔定不会善罢甘休!此刻,那黑蛇老魔正在杀戮阁中交悬红任务。看这千秋老魔的方向,似乎也是要去杀戮阁的,嘿嘿,杀戮阁中要有好戏看了,那黑蛇老魔可是最护短的,从不容许任何人灭杀自家修匪”

    一些闲极无聊的修匪,冷笑不绝,远远跟在宁凡身后,想跟去杀戮阁看热闹。

    宁凡眉头紧皱,却没有出手灭杀身后的无聊修匪。

    此地距离杀戮阁已十分近了,不宜在杀戮阁附近杀戮。

    欧阳暖走了许多路,脸色又开始苍白,似乎想告诉宁凡什么话,刚想开口,便轻轻咳嗽着,无法言语。

    宁凡目光一柔,轻轻握住欧阳暖的手,将法力度给她。

    欧阳暖脸色渐渐缓和了些,微不可查地抽回了手,传音道,

    “东天仙界之中,每一个中级以上星域的主星上,都设有杀戮阁。中级修真星的杀戮阁,阁主至少拥有散仙修为,偶尔也会有命仙坐镇中级杀戮阁。上级修真星的杀戮阁,阁主至少拥有鬼玄巅峰的修为,偶尔也有一些渡真境真仙会坐镇在上级杀戮阁此杀戮阁建在仙魂星,其阁主至少是鬼玄巅峰的修为咳咳咳”

    宁凡又度给欧阳暖一些法力,轻笑道,“你是想说,让我不要在杀戮阁附近引起麻烦,得罪这名杀戮阁阁主,是么?”

    “嗯”欧阳暖轻轻应了声。

    “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在这种地方乱来。”

    宁凡目光一凛,与欧阳暖并肩进入杀戮阁。

    方一踏入杀戮阁,立刻便有一道煞气冲天的神念朝宁凡二人扫过。

    旋即,一声微微的轻咦之声,从杀戮阁中传出。

    阁内并不宽敞,两边的墙壁上挂着数之不尽的悬赏令。

    正面仍是一个柜台,一个左臂纹有黑蛇的老者带着一行人,正在此地交付任务,模样恭敬之极。

    柜台之上,摆放着七个人头,皆是悬赏魔的人头。

    此间杀戮阁主的目光,却并未看那些人头,亦未看黑蛇老者,而是略略扫过欧阳暖,最终带着莫名的意味,停留在宁凡身上。

    之前的轻咦声,正是此人发出。

    这是一个大汉,临近突破真仙修为,身形魁梧,黑发如瀑,脸上带着一个血鬼面具。

    那面具是一件灵装,能遮掩此人的容貌、气息。

    这大汉目光久久停留在宁凡身上,忽然间,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

    他,笑了!

    黑蛇老者等一行人,在看到鬼面阁主笑意的一瞬间,全部冷汗直冒!

    他们满怀同情的看着宁凡,因为他们知道,这鬼面阁主一旦眼露笑意,就是要杀人了!

    宁凡,会死!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