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1章 长生玉

    “百药宗主何在?”宁凡变回白衣,淡漠地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的声音不大,却给人一种刺骨的冷意。

    毕竟,他刚刚挥手屠尽了整个青巾匪七万匪军啊!

    “晚辈在此,不知前辈有何吩咐?”百药宗主诚惶诚恐地向前一步迈出,躬身抱拳道。

    “将七万青巾匪的血肉精华炼出,将所有战利品整理之后交给我。”

    “是!”

    “我要入紫薇池,暂时不想有任何人打扰。”

    “是!”

    清理战场的事情,宁凡没有心情亲力亲为了。

    他身形降落在紫薇潭水之畔,一步步朝茅屋走去。

    在茅屋之外,宁凡收住脚步,没有推门而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到来,让里面的女子相当不平静。

    “我可以进来么?”

    “不行!”欧阳暖贝齿咬唇道。

    “是么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何事,可是有我漏算之事发生,你,为何会变成这样”

    宁凡轻轻一叹,仍是推门而入。

    屋舍内,一个绿衣少女正背对门扉而坐。

    感觉到宁凡进入,她的香肩微微一颤。

    她曾经如墨的青丝,已有几缕化作苍白。

    她曾经光滑如锦缎的肌肤,已有不少地方起了皱纹。

    她不敢回头去看宁凡,她身上的死气很重很重

    这是寿尽的征兆,此刻的欧阳暖,寿数将尽,垂垂老矣,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妪。

    “不要看”欧阳暖无力地哀求道。

    宁凡没有多言,只是静静走到欧阳暖背后,手掌抚上了欧阳暖的香肩。

    没有意料之中的柔软,只有干瘦的触感苍老如老妪么

    “魏七不在是么”宁凡自语道。

    “”欧阳暖沉默着。眼中有抹不掉的痛苦之色。

    “他,背叛了我们,是么”

    “不,不是!他是被丹宗的离心丹操控了,他不是有意的!”欧阳暖紧张地缓过神,认真看着宁凡,解释道。

    这一转身,她立刻意识到,自己此刻丑陋的容貌毫无保留暴露给了宁凡,匆忙以双手遮面。

    “十息。我本撑过了十息,却没有等来强援,只等来了腹背受敌,是么是他撕开我体内的魔念封印的么告诉我,当日都发生了什么,暖小姐。”

    宁凡轻轻蹲下身,看着欧阳暖苍老的容颜,没有一丝厌恶,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

    欧阳暖无地自容。想要避开宁凡的目光,想要起身逃离,却被宁凡一把捉住手臂,轻轻按回椅子上。

    “坐好。抱着这个丑东西,给我讲讲当日发生的事情!”

    宁凡有些霸道的命令道,随手一招,一个毛球已摄至手中。丢到欧阳暖的怀中。

    欧阳暖轻轻白了宁凡一眼,不满道,“它才不丑。它可是你家闺女,宁小球。”

    “我怎么听这小家伙喊你‘暖暖娘’,我是爹,你是娘?这是你想表达的意思么?”宁凡调笑道。

    “不,不是的!它乱叫的!我从来没教过它这么叫!”欧阳暖气的拍拍毛球的小屁股,她真的没教过毛球这么叫,是毛球自己领悟的。

    真血灵择,多么聪明,跟自己在一起的一男一女,男的如果是爹爹,女的不就是娘咯,不是么?

    毛球低低嗷呜一声,表示挨打很冤枉。

    被宁凡与这小家伙这么一搅和,欧阳暖心情不由得大好,一时间竟忘了自己容貌之事。

    “那一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的寿数有亏,是怎么回事,可有我能帮忙之处?”

    “你帮不了我,真的别担心,别自责,我本就只剩两千年寿命,因为救你,还剩二十年。其实对我而言,两千年也好,二十年也罢,真的没有差别的,终归是难逃一死不是么”

    欧阳暖静静看着宁凡,眼中一丝笑意很暖很暖,就像初生的朝日。

    “听说过天生药体么天生药体之人,出生之时便携药魂降生,是天生的五转炼丹师。这不是幸运,而是诅咒没有任何天生药体之人,能活过万年,万年,是所有天生药体者的寿数极限。天生药体者,此生无法成仙,永无长生之可能。师父知道我活不久,所以即便为人吝啬了些,也总是给我很多钱很多钱,希望我在有生之年,过得快乐”

    “师父给了我很多护身之宝,我却从来不带,你可知为何?因为,我想死,想死在陌生的魔头与修匪手中,那样,师父就不必为了寻找救我之物,一次次前往真仙绝地好几次,师父差点死在那些真仙绝地之中,你知道我有多么自责么他给我服下九转追亡丹,给我种下言令,他不许我自尽,他不许任何人杀我,他一定要救我,我很感激,更多的却是自责”

    “有的人多活一日,便或多拖累亲人一分我真的不想活了,偏偏,我遇见了你。你让我知道,原来活着真的很有意思呢可我终究害了你,若不是我求你帮我救人,你不会被七伯伯偷袭,不会魔念侵体,不会险些殒命我活着,便是害人害己”

    “是我分出了体内的药魂本源,助你封住了魔念缺口,因为你那缺口,是我所害这八千年来,我活的很累很累,也活够了,剩下的二十年,我想静静度过,不想再害任何人,不想再自责、歉疚我,谁也不想欠”

    明明该给宁凡讲述当日的真相,欧阳暖却情不自禁地将多年心事毫不设防地告知宁凡。

    她是药宗宗主之徒,成仙轻而易举,却偏偏不可成仙,不可长生。

    她是上古传说的五色药魂持有者,是百代难寻的炼丹奇才,却此生无缘问鼎丹道之极。

    “还记得那张借据么?那不是借据,是赌约当年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师父和我师父在某个修真星的赌坊相遇,二人打赌,赌注是十亿道晶。你师父说,将来他一定能收一个徒弟,治好我我不想你为了我的身体而犯难,所以想要索回借据,而你却误会了什么,将它撕了当时我就在想,你的师父一定没有告诉你借据的真实含义。可你为了怕我为难,还是将它撕了。我真的很感动,很感动”

    “没有人可以救我,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救我,我只是好累好累”

    欧阳暖疲惫地睡去,身体微微一侧,倒在宁凡怀中,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她还是没有告诉宁凡当日的真相,但宁凡已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昏迷七年的原因了。

    原因。是魏七的‘背叛’。

    魏七被擒,宁凡起初猜测,是有一个药宗叛徒将魏七骗出了少泽星。

    他从未想到,魏七是被丹宗的离心丹所控制。自己离开的少泽星

    离心丹的药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一个人,当事人还不知晓。

    离心丹的药效,是一生一世

    也许魏七自己都不知道。他被人下了离心丹

    当宁凡借兵解式挡下高个命仙十息之后,等来的,是魏七的腹背一击

    还真是漏算了呢

    就算在最初之时张开阵纹。灭杀掉两名丹宗命仙,多半也会被‘魏七’偷袭吧。

    漏算了一个魏七啊

    想救的人,却是最危险的敌人

    只是宁凡如何从魏七、高个命仙联手攻击之下活命的呢?

    欧阳暖又是如何将他带到古辰星域的呢?

    为何偏偏要带来幽海星

    仍有一些问题没有答案,宁凡却不准备吵醒欧阳暖询问了。

    将欧阳暖抱至床榻,轻轻放下,宁凡坐在床边,静静看着欧阳暖苍老的睡颜,眉头微皱。

    “真的没有续命之法么”

    毛球舒服得窝在欧阳暖的被窝里,无忧无虑的模样,根本不知,它的暖暖娘命不久矣了

    嗤!

    一道遁光轻巧地降落在紫薇池之外。

    宁凡目光一凛,走出茅舍,却见那钱姓老者竟已返回。

    “前辈不是离星远行了么?”宁凡抱拳一礼。

    “嗯,是远行了一圈,想去杀几个人,不过不放心你的人品,老夫觉得应该回来来看看暖丫头见你了?”钱姓老者的语气有些古怪。

    “嗯。”

    “哼!那丫头一失了容貌,连老夫都不见,竟然会见你!果然是女大不中留么!”钱姓老者语气酸溜溜的,想起了欧阳暖此刻惨状,一时无言。

    “前辈可知如何为天生药体续命?”宁凡忽然开口问道。

    “哦?你想救暖丫头?你以为凭你这点微末道行,能弄到那东西?”钱姓老者冷哼一声,极为不屑。

    “那东西?什么东西?难道真有办法替欧阳暖续命?”宁凡目光精光一闪。

    “有啊,上古之时有一仙帝名为长生大帝,生平制作了三块长生玉,任何生灵炼化此玉入体,都可长生不死,记住,是任何生灵!凡人也好,草木也罢,只要能得到这长生玉,天生药体亦可续命不死!这三块长生玉,一块毁于上古大战,一块遗失在某个真仙绝地,下落不明,一块则被杀戮殿的杀帝手中。你觉得,你能寻来哪一块!”

    “暖丫头的师父不知去了四天多少处上古绝地,都未寻得下落不明的那块长生玉,你以为你能找到?你连那些绝地的外围都进不去吧,随便一头命仙、真仙凶兽都能一口吞了你!”

    钱姓老者不屑地看着宁凡,冷哼一声。

    自从欧阳暖抱着半死不活的宁凡,跪在他面前求他救人之后,他就对宁凡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长生玉?杀帝手中不是有一块么,为何不去杀戮殿求取?以药宗的底蕴,还拿不出好东西,换一块长生玉么?”宁凡疑惑道。

    “从杀帝手中讨东西?咳咳咳小友真是胆魄过人,老夫自愧弗如,小友若敢前往杀戮殿,向杀帝讨要东西,无论杀帝开出换玉条件,老夫,不,药宗都会一口答应,绝不犹豫”

    钱姓老者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宁凡。

    一看宁凡就是刚刚走入星空的雏儿,还不知道杀帝的可怕。

    找杀帝要东西这小子以为药宗宗主没去过么!

    那一日,药宗宗主刚说想要求见杀帝,求取杀帝的长生玉,就险些被杀戮殿高手围攻

    千万年前,曾有一个仙帝看中了杀帝的一株先天灵药,想要求取,直接被杀帝一指重创,狼狈离开杀戮殿。

    杀帝看中的东西,必然会得手。

    他看中的东西,不容任何人生出窥觑之心!

    想从杀帝手中获得长生玉,比登天还难。

    宁凡若去讨要杀帝的长生玉,下场绝对很惨

    不,以他的修为,哪里有进入杀戮血界的资格,更无资格面见杀帝。

    “向杀帝讨要东西,下场会很惨?”宁凡若有所思地看着钱姓老者。

    “自然!你会死得不能再死!”钱姓老者冷笑不已。

    “从来无人能从杀帝手中获得想要之物么”

    “也不是没人办到过,若是杀戮殿内部修为,且立有莫大功劳,可向杀帝求取赏赐。若杀帝心情不错,倒是可能赐下对方想要之物,若是杀帝心情不好么,可能直接一指将对方按成肉泥”

    “立下莫大功劳,便可向杀帝求取赏赐?”宁凡眼中再次精光一闪。

    若献上失落已久长老令,算不算立下莫大功劳?

    若想献令,须先能成为杀戮殿弟子,再设法进入杀戮血界,亲自面见杀帝,当场献令

    若尚未面见杀帝,便暴露长老令,怕是立刻会被无数杀戮殿强者斩杀,抢夺长老令

    献上长老令算不算莫大功劳,还需印证一番。

    若此事可行,如何一步步面见杀帝,似乎也需要从长计议

    宁凡眉宇深锁,欧阳暖的事,成功的让他上了心。

    魏七‘背叛’,他因欧阳暖而得救,还了一个人情,却又欠了另一个救命之恩。

    终究还是要还的

    “老夫心情不好,要去杀几个人,你好好照顾暖丫头,你要是对她做出禽兽之举,老夫定会将你大卸八块!哼!”

    钱姓老者眼中凶芒一闪,一步与天地融合,竟是瞬息之间远遁出一个星域的距离,消失无影。

    “缩地成寸!”宁凡目光一震,这钱姓老者好生厉害,竟连缩地成寸都成功领悟。

    待老者离去已久,宁凡沉思不语。

    他来古辰星域,本是为了仙魂草而来。从今日起,便开始打探仙魂草的下落吧。

    同时,还要搜集杀戮殿的种种情报

    但凡有一丝可能,他也会帮欧阳暖弄到长生玉!

    欠的恩,必须还!

    (2/3)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