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10章 漏算

    当七艘星舟载着数万青巾匪,出现在百药宗上空之时,所有的古药国修士露出绝望之色。

    当其中一艘星舟之上的青巾匪,源源不断朝紫薇池飞去时,百药宗主露出绝望之色。

    百药宗的主山之上,有一个护宗大阵,是一个仙虚上品的阵法,其阵力之源便藏在后山禁地的紫薇池之下。

    对方上来便攻紫薇池,显然是有精通阵法的强者同行,看穿了百药宗的阵法设置

    “完了钱老祖不在,大阵阵源也被人看穿了,我百药宗覆灭在即”

    百药宗主长叹一声,忽的目光一怔,却见宁凡身形一晃,直奔紫薇池而去!

    他的眼神,犹如万古不化的寒冰!

    他的遁光,似乎比碎虚五重天的钱老祖更快许多!

    “莫非这位前辈的修为,更在碎虚五重天之上!我百药宗有救了么”一个个百药宗修士喜极而泣。

    一个个古药国修士不知钱姓老者不见,不过看到有人朝青巾匪出手,且出手的还是个极强之人,自然也是喜极而泣。

    古药国,还有希望是么

    瞬息之间,宁凡已踏空而立于紫薇池上空,神念朝下方一扫,见得欧阳暖正在紫薇池池畔的一件茅屋之中。

    一见欧阳暖此事状况,宁凡目光登时一沉。

    欧阳暖确实未死,但怎会变成这样

    按照自己的计划,本该没有任何纰漏才是,为何自己会昏迷七年,为何欧阳暖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解,仍是不解。

    宁凡心中大感困惑,当日之战,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

    日月碑、剑祖剑气强行灭了其中一名命仙。伺机迫开第二名命仙,救下了魏七。

    只需坚持十息,便可令魏七稍稍恢复法力,对抗高个命仙才对啊?

    当时宁凡法力已空,无法带着欧阳暖与魏七施展黑魔遁逃离。

    他亦没有将二人收入元瑶界,因为普通的小千界宝无法防御命仙攻击。

    起初将欧阳暖藏在元瑶界,故而两名命仙不知宁凡持有小千界宝。

    放出欧阳暖之后,他们已知晓,便是收走了欧阳暖,小千界也会被命仙修士轻易斩碎

    当时。他已进入过一次玄阴界,三天之内自然无法再次进入。

    布下一角阵纹,需要大量时间,且阵纹牵涉太大,当时尚在少泽星域范围,若布下阵纹,以阵位灭杀看守魏七的命仙自然容易之极,但阵纹的恐怖波动定会在事后引来无数命仙的窥探,后患无穷

    故而从一开始。宁凡就没有打算使用阵纹。

    战至酣时,自然更不可能有时间再去布阵纹了。

    如此,想要阻拦高个命仙十息,唯有兵解才可

    兵解。会引发魔念噬体,但若只是十息,宁凡相信欧阳暖会有办法助自己压下魔念。

    他兵解之时,只在冥轮封印撕开了很小一个裂痕。引出了一丝魔念。

    在那种程度的魔念之下,就算是暂时失去理智,也不会有大碍。

    毕竟宁凡便是彻底沉浸在魔念中时。也能稍稍掌御魔念,与古葬老祖一路周旋。

    只需兵解十息,被少量魔念侵蚀,便可挡住高个命仙。

    宁凡并未指望自己击杀高个命仙。

    兵解式便是魔念全开,也不过堪比命仙罢了。

    如今引出少量魔念,根本不是高个命仙对手,不过是想拖延十息罢了。

    只要拖延十息,便可令魏七恢复一成法力。

    那时的魏七,可以轻易灭杀高个命仙,也可以轻易打晕迷失心智的自己。

    以欧阳暖的家底,助自己封住少量魔念,应该不难想来最多昏迷三五日,便可苏醒了。

    宁凡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陷入昏迷状态,但他信任欧阳暖,故而才敢贸然动用兵解式。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最不济,也不过是魔念彻底爆发,自己重新沦为时魔时人的状态,怎可能昏迷七年

    自己的噬体魔念少的有限,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在自己兵解之中,定然发生了什么超出预料的事情,才会导致欧阳暖横遭变故,才会导致自昏迷七年

    那一日,有什么地方漏算了

    说起来,欧阳暖既然在此地,魏七呢

    宁凡内视己身,发现自己冥轮封印上的裂口,大的可怕。

    有人故意撕大了裂口,是谁

    裂口被一股五色力量缝合,那力量,是欧阳暖的力量么

    不解,不解!当日究竟漏算了什么!

    裂口为何会被人撕开,是谁所撕!

    欧阳暖为何会将自己送来古辰星域!

    魏七何在?他不是被自己所救么,为何没有一路保护欧阳暖!

    “阁下是百药宗钱开眼请来的帮手么?本座所寻获的情报中,百药宗可并无碎虚七重天的修士啊,你,想为百药宗出头是么!钱开眼那个老匹夫呢,让他滚出来,跟我们大哥说话,他是七转炼丹师,他有那个资格,而你,没有资格!”

    一整艘星舟上的青巾匪全部跃舟而下,踏空而立,将宁凡团团围住。

    之前说话的那人,是一名碎虚八重天的大汉,头裹青巾,豹眼环须,正看着宁凡冷笑不绝。

    他,是青巾匪的二当家!

    在他的眼中,宁凡只是一个碎七修士,非他对手。

    碎七,他不是没杀过,在青巾匪的星域征途中,不知杀过多少。

    宁凡独自一人,想保百药宗,绝无任何可能!

    他没有立刻下令围攻宁凡,是因为想见见百药宗的七转下级炼丹师钱开眼。

    青巾匪什么都有,唯一缺少的便是七转之上的炼丹师。

    青巾匪首一杀入幽海星,便已听说钱开眼的大名。

    钱开眼丹术高明,丹医之术更是高明。

    许多炼丹师精通丹术。可炼制高品丹药,却不擅长替人疗伤续命。

    所谓的丹医之术,便是懂得无数丹道秘法,便是无丹在手,也可借药魂之力替人保住性命。

    青巾匪入了古药国,并未如之前那般肆意杀戮,这是在给钱开眼面子。

    他们,想收服钱开眼,当他们的船医!

    做出佯攻紫薇池的举动,也是想吓吓钱开眼。逼他现身。

    未曾想到,这一佯攻逼出来的不是钱开眼,而是宁凡。

    二当家并未将宁凡放入眼中,却也给了宁凡些许脸面,没有一上来就围攻宁凡。

    他,还是在等钱开眼现身,这个丹医很厉害,他们老大吩咐过,要定了!

    “你们要找的钱开眼。并不在百药宗。百药宗内,此刻只有我一名碎虚可战。三息之内,滚出古药国,我可饶尔等不死。”

    宁凡面无表情地言道。

    此言一出。七船青巾匪全部死寂一片,继而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哄笑声。

    “此人好生狂妄,以为凭自己一人之力,可匹敌我青巾匪七万匪军么!”

    “碎虚七重天又如何!便是散仙。也不知有多少死在我青巾匪军手中!”

    “此人狂妄之极,不必留手了,杀了他吧!待杀了此子。屠尽了古药国,老子就不信那钱开眼不现身!届时将之拿下,种下念禁,强收为船医!敬酒不吃,那便给他吃罚酒吧!”

    四面哄笑声中,数之不尽的青巾匪如狼似虎冲下星舟,冲向宁凡!

    这些青巾匪,竟无一不是炼虚之上的强者,难怪能在星空旅行!

    七万炼虚,二百碎虚,七大当家!

    二到七当家据说碎虚八重天的修为,唯有大当家,是散仙修为!

    对上这群如狼似虎的青巾匪,便是散仙也唯有望风而逃!

    “祭星箭!”

    “是!”

    无数青巾匪之后,一个满面刀疤的散仙大汉一声令下,继而七万青巾匪无论强弱,全部驱除一张青弓,弯弓向宁凡射出灵箭!

    七万道炼虚箭光,二百道碎虚箭光,便是散仙也必横死!

    箭光照亮了幽暗的星空,一个个古药国修士俱是面色骇然。

    这就是训练有素的古辰修匪么!

    古辰星域七十二支修匪之一,虽无命仙坐镇,却是连人玄初期的命仙也不敢来缴。

    青巾匪!

    “哎,幸好钱老祖离去了,便是他在此,又能如何。想不到这青巾匪竟如此强大,除却命仙,谁可与之争锋”

    “可惜可惜,我古药国当真是要亡国了”

    “还有一件遗憾之事,我等尚不知这位前辈大名,他为我古药国挺身受死,我等却连其名号都不知”

    一个个古药国修士叹息连连,无人认为宁凡可以在漫天箭光的攻击下自保不死。

    就算宁凡是碎虚七重天修为,也无法不死,就算他是散仙,也无法不死

    无数老怪闭上了双眼,一副俯首待死的表情。

    一些娇俏的女修,一个个面无血色,悲哀惨笑。

    若古药国国破,她们多半要沦为他人鼎炉吧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忽然间,一道不可置信的惊呼之声从某个道童口中传出。

    下一瞬,所有古药国修士都震撼了。

    七万青巾匪,则各个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却见七万箭光临身,宁凡既不躲,也不避,任箭光射在身体上,竟是毫发无损,反倒不断发出金铁相撞之声响!

    这些散仙之下的攻击,竟连宁凡的肉身防御都无法破开!

    宁凡的肉身,可直接防御散仙之下的一切攻击!

    他,是尸魔第三变的肉身!

    完成尸魔第三变之后,他获得了两大好处!

    一是寿数无尽头,二是肉身防御堪比涅槃九重天的体修,可无视散仙之下一切攻击!

    七万青巾匪,两百名碎虚,六大当家,无一能伤到宁凡!

    唯一能稍稍破开宁凡肉身防御的,只有那名散仙匪首!

    “死!”

    宁凡眼中剑光一闪,墨色的剑念在长空之上疯狂散开,将一个个炼虚修为绞成碎肉!

    转瞬之间,七万炼虚全部死绝,此地仅剩两百多名碎虚之上的青巾匪!

    “好强的剑念!连炼虚都可瞬杀!”

    一个个青巾碎虚倒吸冷气,不自禁的后退半步。

    两百多名碎虚,面对宁凡一人,竟有呼吸滞涩之感!

    宁凡带给他们的压迫感太强大,堪比命仙!

    他们久经杀戮,本能地开始畏惧宁凡!

    “你们退下,此人交给本座来斩!”

    匪首大汉面色凝重之极,走出人群,一步步走向宁凡。

    每走一步,他的气势便增涨一分。

    每走一步,他手中的环首砍刀血光便更浓一分!

    他在积蓄刀势,将在刀势最强之时,一刀无影,斩杀宁凡!

    宁凡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匪首大汉。

    终于,匪首大汉的刀势达到了巅峰,整个幽海星的大势都被匪首大汉一人搅乱!

    这一道刀光,足以瞬杀普通散仙!

    匪首大汉有十足自信,可一刀斩杀宁凡!

    “死!”

    嗤地一声,匪首大汉身影消失,而一道接天连地的青色刀芒,以骇人听闻的速度,朝宁凡当头劈下!

    这一刀若劈实,宁凡会死,刀芒余波亦会在幽海星上劈出一个巨大裂口。

    这一刀,几乎耗空了匪首大汉一身法力,乃是其底牌之术!

    “此子,必死!他不该给我凝聚刀势的机会!”

    匪首大汉仰天大笑,狂妄的吩咐道,“此子殒命之时,便是血屠古药国之刻”

    轰!

    巨大的轰响声,忽然传来,让匪首大汉的所有笑容僵在脸上。

    却见宁凡徐徐抬起了手掌,手掌覆着黑色星芒,直接按在头顶刀芒之上。

    足以瞬杀普通散仙的刀芒,被宁凡轻巧的握在手中,那刀芒根本无法斩碎宁凡的手掌。

    刀芒的威力在飞速减弱,却见宁凡猛地一步向前,五指一握,青色刀芒立刻粉碎成无数光点消逝

    碎了,刀芒碎了

    青巾匪匪首的最强神通,被宁凡抬手挡下,不费吹灰之力

    “不,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究竟是谁,唯有命仙老怪才能如此从容接下本座刀芒!你能如此轻易接下本座刀芒,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古辰星域之中,何时出了你这号人物!”

    匪首大汉面色剧变,一个个青巾碎虚亦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没有解释,何须与一堆死人解释!

    宁凡一步化作黑衣,身体骤然碎散为数之不尽的墨影蝴蝶

    墨流分神术!

    在获得五色药魂的力量后,宁凡发现,他对法力的操控空前精准,墨流分神术的威力也大幅提升了

    倾天覆地的黑蝶,将匪首大汉在内的二百碎虚全部淹没。

    一道道惨叫之声从蝶群之中传出,每一刻都有碎虚殒命。

    十息之后,长空之上死寂一片,只剩孤悬苍天的七艘星舟,其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活人。

    数之不尽的血雨、碎肉、储物袋、道果坠落在地面上,宁凡却无心去捡。

    七艘星舟之上还有不少珍宝,是青巾匪一路劫掠所得,宁凡无心去看。

    “百药宗主何在?”宁凡变回白衣,淡漠地问道。

    (1/3)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