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07章 仙尊降临!

第707章 仙尊降临!

    宁凡静静看着欧阳暖。

    从前只将宁凡当朋友的欧阳暖,此刻被宁凡一看,目光竟有些慌乱。

    “这个借据会让你为难?”

    宁凡如何看不出,欧阳暖此刻复杂的神情变化。

    羞恼,哀求,烦闷,无奈

    以宁凡的心智,自然能猜出,这个借据绝不像其表面那般简单。

    “”欧阳暖没有回答,只是小脸通红地点了点头。

    “我给你一百亿道晶,你把借据给我好不好”竟又是软语相求。

    宁凡没有言语,只是确信了一件事,这张借据确实让欧阳暖为难了。

    在得知欠钱者是药宗宗主之后,宁凡就隐隐感觉,老魔给宁凡这张借据,大有深意。

    这借据背后,或许还有什么宁凡不知的事情。

    当然,老魔的初衷,其实是想帮宁凡在东天找一个靠山。

    或许是想将宁凡与药宗绑在一起,让宁凡一路平安吧

    老魔的关心,宁凡心领了。

    至于这债么,宁凡不准备帮老魔讨了。

    嘶!

    宁凡随手一撕,将借据撕成无数碎片,一扬手,纷纷扬扬的纸片落在地上,继而被黑色的魔火一焚,化作灰烬,风一吹,便成满地尘埃,荡然无存。

    “你你为何要毁了借据”欧阳暖愣住了,她不明白宁凡为何要毁去借据

    “看着碍眼。”

    宁凡依旧面无表情的品着灵茶,他还没有无耻到拿一纸借据为难自己的恩人。

    十亿道晶又如何,百亿道晶又如何,无法让他改变原则。

    “谢谢。”欧阳暖很快恢复了神色。一如往常笑容温暖。

    “小事而已。嗯,你家毛球已经融灵了?才过了一年而已,修为增长地蛮快。”

    宁凡摸了摸欧阳暖怀中的毛球,毛球本是真血灵择,天生傲骨。向来不让欧阳暖以外的人触碰。

    不过宁凡乃是妖祖,毛球本能的畏惧宁凡,被宁凡抚摸,不但不反抗,还露出乖巧的表情。

    “叫爹爹。”欧阳暖笑着命令道。

    “嗷呜,嗷呜”毛球这是在叫爹爹么

    宁凡无语地看着欧阳暖。收回了手,摇摇头,闭目养神起来。

    欧阳暖见宁凡吃瘪,忽然心情大好,更加开心的逗弄毛球。

    魏七失踪所带来的愁闷,消散了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的,拍卖宫三层已坐满了人。

    下方的拍卖台上,仙风道骨的运夫子轻咳一声,一瞬间,满场寂静。

    “我少泽星拍卖会,十年举办一次,在座不少道友都是拍卖会的常客了。但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与会,故而该说的规矩,老夫还是要说一说的。”

    “拍卖会上,不可动手伤人。少泽星上,不可杀人夺宝。所有拍卖品价高者得,若有哪位道友身上携带的道晶不足,可当场以物抵价。若拍下了某物,却无钱付款,休怪老夫辣手无情!”

    运夫子目光冷冷一扫全场,不少碎虚老怪纷纷目光一颤。不敢与之对视。

    “好了,规矩就是这些,接下来,拍卖开始!”

    运夫子刚刚言罢,立刻便有两名散仙女子。抬着一宝走上台来。

    那是一颗龙珠,一颗命仙妖龙的龙珠!

    宁凡目光微微一凛,心道不愧是天级交易城的拍卖会,如此级别的拍卖会,根本不可能拍卖凡品。

    “这是一头人玄中期妖龙的龙珠,碎虚道友炼化之,可提升十万元会法力。起拍价,一百万道晶。”

    此价一出,不少碎虚老怪倒吸冷气,对一些碎虚而言,100万道晶可是一笔巨款。

    但随即,竞价声便此起彼伏地响起。

    “150万!”

    “200万!”

    “220万!”

    “300万!”

    “500万!”

    “一千万!”

    叫出一千万高价的,不是碎虚修士,而是第三层的一位命仙老者。

    无数碎虚老怪腹诽不已,心道你堂堂命仙前辈,干嘛跟小辈抢10万元会法力。

    似看出了众人疑惑,命仙老者含笑道,“老夫曾寻得一张古丹方,这命仙龙珠正是其中一味主药。”

    得!人家命仙前辈明显对这龙珠志在必得,谁还敢跟他抢。

    宁凡对那龙珠亦是十分心动,若一千万就能提升10万元会法力,他只需几亿道晶就可修炼到碎九巅峰了。

    如今的宁凡,炼化320万道晶才可提升1万元会法力。

    论性价比,自然是龙珠高些。

    只是既然有命仙介入拍卖,宁凡也不欲与人争抢。

    他财力不如命仙雄厚,争到最后,龙珠一定还是命仙的,只是将价位抬高了而已,并会平白惹下一敌。

    “毛球他爹,你想要那龙珠?”欧阳暖笑问道。

    宁凡差点被一口灵茶呛死。

    毛球他爹?他又多了一个新称呼

    “不是特别需要”

    宁凡话还没说完,欧阳暖已经轻轻叫价,“1100万。”

    一听竟有人与命仙叫板,所有人都朝欧阳暖的方向看了过来。

    就连那位命仙,也是怒气冲冲看了过来。

    只是一见叫价者是欧阳暖,所有人都闭嘴了,就连那命仙老者,也露出尴尬的神情,对欧阳暖赔了一个笑脸。

    “既然小友需要此物,老夫便忍痛割爱吧。”

    “多谢!”

    欧阳暖站起身,对命仙老者微一抱拳,颇有几分英姿飒爽。

    那命仙老者立刻笑成了菊花,连说‘不用谢’,‘不用谢’。

    他哪敢跟药宗宗主之徒抢东西

    如今舍弃一个龙珠。得到欧阳暖一句多谢,让他顿觉自己放弃龙珠是十分明智的行为。

    欧阳暖轻轻一跃,跃下第三层,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轻巧地落在下方玉台上。

    交了钱。收了龙珠,欧阳暖返回宁凡身边,将龙珠送与宁凡,带着甜甜的笑意。

    “送你。”

    “这”

    “当我是朋友,就不要和我见外,你撕借据之时。可没有这么婆婆妈妈。”

    “你为何不留下龙珠自己服食以你的钱财,购买天材地宝突破修为应是轻而易举之事吧?”宁凡询问道。

    “我的身体状况十分复杂,修为不是那般容易可以提升的”欧阳暖淡淡一笑,没有继续多言。

    宁凡一叹,将盛放龙珠的玉盒收入储物袋。

    一瞬间,他又感到一股冷厉的目光直刺后辈。侧过目光,正见那仇家的黑衣青年冷笑看着他。

    在黑衣青年的手中,握着一份情报玉简。

    之前离去的命仙,已搜集完情报回来了。

    “千秋子是么,我叫仇戮,这个名字,希望你能记一辈子!”黑衣青年传音过后。一把按碎玉简,人玄初期的修为一闪而逝,旋即站起身,竟是拂袖而去。

    只是离去之前,大有深意地对欧阳暖遥遥道,“你会后悔的。”

    “人玄初期!”欧阳暖微微一惊。

    宁凡亦是微微诧异,只是看到此人七万年骨龄后,又露出怪异的表情。

    原来是个七万岁的老怪,还以为又是个绝世青俊

    从欧阳暖的惊讶程度看,此人突破命仙也不会太久。

    花了七万年才成仙么

    “我似乎连累你了那个家伙很记仇。”欧阳暖咬唇道。

    “现在才发现你连累我了?”宁凡哭笑不得。这个女人莫非对男女之事很迟钝?

    “他是师父给我选的同伴,进入极丹圣域的同伴,可我不想跟你同去,他的心思不纯我感觉地到对了,你陪我去极丹圣域好不好!再过百年。极丹圣域便会开启,那里可是东天炼丹师的天堂呢”

    欧阳暖一脸期待的看着宁凡,宁凡却轻笑摇头。

    “百年之后,可能我都不在东天仙界了”

    “若你还在呢!”欧阳暖温暖地一笑,“若你还在,可以陪我去么。”

    “再说吧”

    “好,你想好了,告诉我。你若想去,我定求师父将那个名额给你!”欧阳暖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抱着毛球,继续看拍卖会。

    接下来拍卖的东西,有仙宝,有仙术,有各种神魔功法。

    宁凡此刻才知,原来神魔功法是按星级划分等级的。

    最高九星,就差一星。

    据说神虚阁有一座神墓,常常会飞出神魔功法,可惜飞出的大都是一星二星神魔功法。

    见宁凡对神魔功法的品阶一无所知,欧阳暖将所知之事一一告知宁凡。

    黑魔决是五星魔功,尸魔录是四星魔功,涅槃经是六星魔功。

    阴阳变么,倒是没听欧阳暖提起。

    “阴阳变是几星功法”宁凡犹豫问道。

    那么多人对阴阳变不屑一顾,想来这功法星级高不到哪里去。

    “半星”

    “咳咳咳”宁凡又一次被茶水呛死。

    他苦苦修炼的阴阳变,竟然连一星都排不上,真的有这么低阶?

    想了想,若无阴阳锁在身,阴阳变还真是十分弱小。

    没有阴阳锁,宁凡很难施展那么多逆天克女之术,也无法让冰火融合、阴阳归一,也无法掌御玄阴界,操控日月碑。

    但宁凡有阴阳锁,这功法可就不一般了,应该说,逆天的可怕。

    “你不会修炼的是阴阳变吧?”欧阳暖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凡。

    那种低阶又猥琐的魔功,宁凡竟然会修炼。

    “嗯,因为一些缘故,我踏入修路的第一本魔功,就是阴阳变。”宁凡没有否认。只是略略作了解释。

    “哦”

    欧阳暖情绪有些低落,她似乎可以想象宁凡采补鼎炉的样子

    宁凡轻轻一叹,却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就是事实,他不屑否认。

    拍卖会还在继续,一日过去。才进行了三分之一而已。

    下一件拍卖品是羽化丹,此丹宁凡十分看重。

    之前宁凡财力不足,没有信心拿下此丹。

    此刻,他却有极大信心,可拍下此丹。

    “羽化丹,药效就不劳老夫多说了。起拍价,三千万道晶!”

    运夫子话音刚落,此起彼伏的竞价声已潮水般响起。

    “三千一百万!”

    “三千二百万!”

    “三千三百万!”

    羽化丹的价格,一路飙升到六千九百万道晶。

    争夺此丹的,皆是碎八修士!

    他们知道,只要得到此丹。便可直接突破碎九境界,且有几率突破为命仙!

    “一亿道晶。”

    宁凡悄然喊出了价格。

    他看得出来,此地有三个命仙神情犹豫,在想要不要为后辈拍下此丹。

    但在宁凡抬高价格至一亿之后,三位命仙立刻摇头叹息,再无争夺此丹的心思。

    一亿道晶,他们不是拿不出。只是为了外人花费如此巨款,未免不值。

    有这笔道晶,他们可极大提升自身修为的。

    满场碎虚一见宁凡喊出此价,又见宁凡与药宗之人坐在一起,既无能力也无胆子继续竞价了。

    宁凡下了玉台,付钱取丹,而后重新回到三层。

    欧阳暖一副心事深重的模样,见宁凡拍下羽化丹归来,咬咬唇,对宁凡道。

    “阴阳变真的不是好功法,你来药宗吧,我让师父传你一部五星功法,给你炼制羽化丹,好不好?”

    宁凡忽然一怔。这语气,多么似曾相似。

    当年北瑶(元瑶)不就是这么说的么,说要给他一部最强大的功法。

    他忽然意识到,这欧阳暖的眼神里,有了一丝情愫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你无须帮我什么。”

    “我们是朋友,作为朋友,我只是想帮助你”

    “我的功法,真有那么不好么?”宁凡笑问道。

    “嗯,别人会说你说你”

    “说我无耻是么?”

    “”欧阳暖咬着唇,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觉得我无耻么?”宁凡笑问道。

    “不,你的心很好,很温柔,虽然一片荒芜,却充满了阳光我从第一次见你便感觉到了。”

    “你知道就够了,他人如何去说,与我无关。”

    宁凡静静饮着灵茶,神情平静如水。

    欧阳暖似想通了什么,长长舒了口气,重新逗弄起小毛球,对宁凡歉然道,“你一定有你的理由。”

    宁凡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下方的拍卖场。

    一件件琳琅满目的拍卖品不断拍出,最终,连命仙道果都被人拍了去。

    拍走命仙道果的人,是一个浑身布满刀疤的命仙老者。

    成交价是二十亿道晶。

    他的修为,是人玄巅峰!

    他拍下此道果,是为了冲击鬼玄境界,自不会容忍任何人横刀夺爱。

    这一次,就连欧阳暖都没去抢命仙道果,虽然她知道宁凡其实很想要此物。

    “那个老怪是丹宗的人,不会顾及药宗的名头,若惹恼了他,你我都会死”欧阳暖传音道。

    “丹宗么”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他和丹宗还真是冤家路窄。

    可惜如今的宁凡没有实力留下此人,否则,他倒是不介意让丹宗陨落一名命仙的。

    第三日,运夫子终于开始拍卖上级星域的星盘了。

    会购买上级星盘的,大都是命仙。

    古辰星域的星盘,被宁凡以八千万道晶的价格拍到手。

    比预期价格少的多。

    “你要去古辰星域?”欧阳暖关切问道。

    “嗯,要去。”

    “那个地方很危险”

    “不得不去。”宁凡微微一笑,只四个字,却阐释了他的决心。

    欧阳暖微微一怔,继而噗嗤一笑。抚弄起怀中的小毛球,仿若云淡风轻地言道,

    “毛球她爹,若去了古辰星域,要处处小心哦。若实在遇到了困难。可去幽海星百药宗寻一个扫地老头,姓钱名开眼,他是个八转炼丹师呢”

    “钱开眼”宁凡默默记下这个名字。

    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别扭,一想到这个名字,就觉得眼前会浮现一个猥琐老头,见钱眼开。

    宁凡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三颗半成品羽化丹,貌似可以求助那钱开眼炼为成品。

    只是想想都觉得,求此人动手会被讹诈很多钱。

    “这个簪子你拿去,他若不帮你,你给他看看,他就会帮你的。”

    欧阳暖取出一个暖玉发簪。送与宁凡。

    她表情十分平静,不过宁凡还是发现,此女的耳根微微红了一下。

    这暖玉发簪,多半是此女贴身之物吧

    “多谢。”

    “谢什么,你答应帮我寻找魏伯伯,我也帮帮你咯。两不相欠,你说是不是。毛球他爹?”

    欧阳暖轻轻拍了拍毛球的脊背,毛球立刻看着宁凡嗷呜嗷呜地叫爹。

    宁凡一阵无奈,目光移开,去看拍卖场了。

    他所需的东西已经到手,对这拍卖会实际已无多少兴趣。

    不过对那压轴之物,却还是十分好奇的。

    他很想知道,最后的压轴之物是何物品。

    第四日,拍卖会到了尾声,而最后一件压轴之物,终于登场。

    那是一个巴掌大的阵纹。静静躺在玉盒之中,被重重阵光死死封印。

    “此物是某个道友在神墓寻得的一角阵纹仙帝的阵纹!一角阵纹,可杀真仙之下一切修士,但只可使用一次。起拍价,一百亿道晶!”

    几名隐藏身份的命仙忽然呼吸急促起来。

    他们来此。只为这仙帝的一角阵纹而来!

    他们是为身后的命仙家族购买此阵纹,只要有此阵纹在,便是真仙也会忌惮几分

    在看到这一角阵纹的瞬间,宁凡体内的阴阳锁忽然悸动起来。

    他目光一震,这一角阵纹中,有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

    乱古大帝的气息!

    但这一角阵纹中蕴含的神通,却不仅仅有阴阳变之力,还有另一种功法的力量。

    乱古大帝生平精通两部功法,一为阴阳变,一为乱环诀。

    前者被后人称作阴阳传承,若无阴阳锁,则阴阳变一文不值。

    后者被后人称作乱真传承,是乱古大帝最强大的攻伐之术!

    乱环,乱的是天道之环!

    乱古最为惊世骇俗的一战,是左目、右目、眉心同现星辰,二十七星化月,一指诛杀了27名仙帝

    那一指神通,便是乱环决的攻伐之术。

    宁凡轻吸一口气

    不会错,这一角阵纹之中,有阴阳之力,还有乱环之力

    这是乱古大帝亲手布下的一角阵纹,毋庸置疑!

    “这阵纹是在神墓之中寻得神墓之中,据说有无数远古神魔的传承流传不知神墓之内,可有乱真传承我身为乱古传人,若不习得《乱环决》,未免太过可惜”

    “说起来,这一角阵纹对我而言也是大有用处的若有这一角阵纹在,我的保命之术自然又多了一个”

    宁凡刚刚如是作想,阴阳锁好似通灵了一般,忽然发出幽幽光芒。

    而那处在密密封印状态的一角仙帝阵纹,忽的一闪,消失无踪了。

    那阵纹,出现在玄阴界之内

    “150亿!”

    “160亿!”

    “170亿!”

    几名神秘命仙正在死命竞价,忽然所有人目瞪口呆,都不喊价了。

    运夫子正设法将价格再抬高一些,按他的估算,这一角帝阵怎么也能卖个200亿。

    不曾想,价格才抬到170亿,竟再无人叫价了。

    且所有人的眼神,都好似看到无法理解的事情一般。

    运夫子顺着众人的目光,转过身,看着身后那重重阵光封印的中,空荡荡的一个玉盒。

    一瞬间,他同样目瞪口呆了。

    “是谁!是谁偷了那一角帝阵!是谁!”

    运夫子既惊且怒,更多的却是骇然。

    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取走帝阵一角阵纹的,修为定在远超在场所有命仙。

    不会是渡真境真仙,也不会是舍空境真仙,便是碎念境真仙也做不到这一步吧

    站在帝阵身旁的运夫子,根本毫无知觉,阵纹便消失无踪了

    “仙尊!起码是一名仙尊!定是有一位仙尊前辈对此阵纹感兴趣了,所以”

    不知哪个碎虚老怪说了一句话,然后满场死寂。

    可怕,真是可怕!

    先是有一个真仙隐藏在少泽星修炼气运之术。

    然后又有一名仙尊隐藏在拍卖会,悄然取走仙帝的一角阵纹

    仙尊,仙尊

    那种级别的存在,一指可覆少泽星!

    他要从这里取走什么,谁敢多说半句废话啊!

    运夫子叫苦不迭

    这阵纹实则是一名鬼玄境界的命仙寄在此地拍卖的。

    如今神秘仙尊取走阵纹,他自是不敢追求仙尊的责任。

    但阵纹遗失,他却必须给那名鬼玄命仙道晶赔偿。

    起码要赔给那人百亿道晶

    哎

    “真可怕,竟有一名仙尊取走了大帝阵纹”欧阳暖露出紧张的神色,抱着小毛球的藕臂,不由得紧了一些。

    “是啊,好可怕”

    宁凡苦笑,若让此地命仙知道,取走阵纹的是他,那后果还真是很可怕。

    不知道会不会一群命仙围殴至死

    (1/2)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