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05章 宁小球...

第705章 宁小球...

    宁凡摇摇头,对欧阳暖的话不置可否。

    说起来,这其实才是他与欧阳暖的初次相遇,城门那次只是遥遥看了一眼,根本不算。

    初次相见之人,却对他如此热情,实在让宁凡有些吃不消。

    只是宁凡不得不承认,这欧阳暖的身上有一种奇特的气质,十分吸引人。

    她的笑容就像初生的朝阳,能给人一种暖意。

    “抱歉,在下已有师门,不会加入其他宗门。”至少,不是以药宗门徒的身份入宗。

    若一定要入药宗,也会是以客卿长老的身份加入。

    只是想要做真仙势力的客卿长老,起码需要命仙实力吧

    宁凡有自知之明,不会自大到去加入药宗。

    而且,他还忙于寻找仙魂草,亦没有时间加入药宗。

    说起来,宁凡可是堂堂黑魔派掌门,这个身份倒是不低,不过貌似在东天无用。

    “啊?你有师门了?真是可惜对了,我举荐你做我药宗客卿长老,如何?”欧阳暖笑眯眯地言道。

    “小主子,不可!我药宗客卿,最低要求是要拥有命仙修为或七转之上的丹术才可!此人资格不够”

    魏姓命仙急切道。

    “魏伯伯,我决定的事,你似乎反对不了哦?”欧阳暖笑眯眯地看着魏姓命仙,心情大好。

    魏姓命仙无奈,又看看了宁凡,向宁凡苦笑道,“千秋小友,我家小主子药魂特殊。可感知人心好坏,她讨厌的人,一定有可恨之处,她喜欢的人,一定有不为人知的优点。小主子对你大有好感。想来小友名声虽恶,却绝不会是一个奸佞之辈。只是我药宗收徒极严,招募客卿长老更是十分严格,小友你看,这客卿长老一事”

    好吧,他确实小胳膊掰不过大小姐的大腿。那就改变战术,求宁凡放弃做药宗客卿吧。

    宁凡自然明白魏姓命仙的意思。

    他自知自己尚无资格做药宗客卿,却也并不稀罕去抱药宗大腿的。

    这魏姓命仙似乎将他看得太轻。

    “前辈放心,晚辈有自知之明,这客卿之位,我自是不会接受的。”

    又转向欧阳暖。对欧阳暖客气抱拳,“小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在下还有要事在身,真的没有加入药宗的打算。”

    这句话,是传音。

    宁凡猜测,欧阳暖隐匿性别。多半是怕女子之身易引发麻烦。

    故而他自不会当着外人点破欧阳暖的女子身份。

    听宁凡这么说,欧阳暖眸中泛过一抹惊讶之色,心中则升起一抹惋惜之情。

    惊讶的是宁凡竟早已看破自己女子身份。

    惋惜的是宁凡这般丹道俊杰,竟不愿加入药宗,有一种替蒙尘明珠不值的情绪。

    她的药魂十分特殊,是上古传说中记载的五色药魂。

    她能屡屡找出好的药藏,靠的便是五色药魂,而不是因为药魂级别接近七转。

    她能凭五色药魂洞悉人心,只一眼,就可辨析人心善恶。

    她看得出。宁凡虽非善类,却也非奸诈之辈。

    “算了,你不愿入药宗,我自不会逼你。交个朋友可好,我叫欧阳暖。你道号千秋,莫非本名也是千秋么?”欧阳暖这句话,是传音问的。

    “朋友?”宁凡一怔,他的红颜很多,朋友却是很少。

    宁孤是他的弟弟,算不得朋友吧。

    朋友的话,木罗算是一个,柳皓月算是一个,那吴尘也算一个,其他的,似乎就没有了

    “算了,你不愿交我这个朋友,此事便作罢”欧阳暖也不矫情,淡笑传音。

    “宁凡。”

    宁凡传音一句,走向了放满药藏的小园子。

    不论如何,此女对他并无恶意,他看得出来。

    此女的药魂很厉害,无法通过窃言术感知她的心事,宁凡也不想这么做。

    既然此女一再想看宁凡切药藏,宁凡便切几个吧。

    他药魂不如欧阳暖的五色药魂厉害,气运却在欧阳暖之上。

    听闻宁凡说出自己的真名,欧阳暖露出和煦的笑容。

    静静看着宁凡选择药藏,却也不出声打扰、相帮。

    一块块巨大青石堆在小园中,皆是神藏。

    每一块青石之上,都明码标价。

    价位最低1万,最高者,甚至可达千万!

    宁凡行走在小园之中,手掌抚摸着一块块青石,却没有散出药魂感知。

    以他的药魂级别,无法隔着神藏封印感知灵药的。

    他的药魂并非上古传说的药魂,没有那么强大。

    他闭上眼,周身渐渐升起一缕缕黑色的气运之光。

    普通修士看不见气运之光,但能入天级交易城的,哪一个会是普通修士。

    “黑色气运!最差的气运!此子气运如此之差,竟然还敢来切神藏!”

    运夫子目光古怪地看着宁凡,这仙运赌坊可是他开得。

    开了一辈子赌坊,他什么样的修士没见过,黑运修士也见过不少。

    从无一个黑运修士能从赌坊赢走半块道晶,向来都是亏得不能再亏。

    在他看来,宁凡这黑运修士若切神藏,必定切不出好东西,只是白白糟蹋钱。

    他这等命仙强者本不会关注宁凡这种碎七小辈,若非看出宁凡与药宗门徒‘交情不浅’,他才不会管宁凡气运是何颜色。

    在场的老怪们亦是纷纷目光古怪看着宁凡。

    立在欧阳暖身后的魏姓命仙,更是无语地摇摇头,“竟是黑运”

    欧阳暖眸光微微闪烁,带着些许诧异。

    在她的感觉中,宁凡不应是个气运极差之辈。

    她的感觉向来很准。谁要五色药魂感知敏锐呢。

    她深信自己的感觉,她深信,宁凡能切出些许让人意外的东西。

    “魏叔叔,你也和别人一样,觉得他会赔钱么”

    “当然。他是黑运啊,切出百年灵药都不稀奇。呃,说不定会切出凶藏”

    魏姓命仙一说出凶藏二字,在场所有修士包括命仙在内,全部面色一变,匆匆后退。

    说不准。还真的说不准!

    宁凡气运大黑,切出凶藏的可能性绝对不小!

    说不定此地会有很多人因为宁凡的凶藏陨落掉!

    闭着眼,一路走过小园,手掌抚过一座座青石。

    切药藏,只能凭运气,他一无经验。二无强大药魂。

    紫运加身,偶尔经过一些青石之时,宁凡的心中会生出一种玄妙的感觉。

    每每这时,他便回睁开眼,付下道晶,买下此药藏。

    一路行至药藏小园的尽头,宁凡已买下十七个药藏。

    其中。最便宜的价值五万道晶,最贵的,价值千万!

    “此子好大的手笔,竟要切千万神藏么!”

    “咳咳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啊,他可是黑运所选的千万神藏,定不会有好东西的。”

    “要准备切石了么,不会真让他切出凶藏吧。”

    一声声议论声在四周传开,却无法打乱宁凡的心境。

    看着身前17尊神藏青石,他面色古井无波。

    神藏是他选的。就算全部亏本,他也毫不在意。

    自己选择了要走的路,便要用承担一切后果的勇气。

    切石需要购买天运赌坊特制的道力之刃,一柄五十万道晶。

    欧阳暖散出药魂之力,略略感知了一下宁凡所选的17块神藏。

    恬静的小脸渐渐变得凝重。更有一丝不可置信。

    “此地竟有此物,我之前怎么没察觉到漏掉了么”

    幽幽一叹,扫去懊恼之色,欧阳暖行至宁凡身前,转身对魏姓命仙吩咐道,“魏伯伯,借你的道兵一用,我来帮他切石。”

    道兵,隶属于修士本身,因道而生,旁人夺不走。

    可外借,但只需修士心念一动,道兵便会回归体内。

    魏姓命仙尴尬一笑,取出火红飞刀。

    他并不想过多展示自己的道兵,但小主子有吩咐,他又岂能拒绝。

    “你想帮我切石?”宁凡目光微凝,似察觉到了什么,目光扫过17座青石。

    “嗯,相信我。”欧阳暖亦是眸光微凝。

    宁凡似明白了什么,对欧阳暖露出感激的笑容。

    他知道,欧阳暖想帮他。

    故而他虽无情,却仍会善意一笑。

    抬起手掌,丝丝缕缕的回忆之力好似风雪,在宁凡掌中成形,化作一柄黑金小剑。

    在这小剑出现的一瞬间,纵是此地命仙,也全部露出骇然之色。

    “道兵!此子修为不过碎七,竟拥有道兵!”

    “这是第二步意境!此子竟将意境之力修至第二步!”

    魏姓命仙也是目光一震,他一向自傲的,便是同级命仙罕有几个拥有道兵,他却拥有。

    如今见宁凡竟有道兵,岂能不惊。

    能在成仙之前拥有道兵的,哪一个不是资质惊天之辈!

    他之前,太过小瞧宁凡了!

    这样高的资质,给药宗当客卿,有何不可!

    “这是你的道兵?”欧阳暖小嘴惊讶地合不拢。

    以她的身份,她的阅历,很少会如此惊讶呢。

    “嗯,借你切石。”

    宁凡将黑金小剑递给欧阳暖,对方以诚相待,他自是还之以诚。

    接过黑金小剑,欧阳暖抚了抚冰凉的剑身,发觉这道兵并未祭炼过。

    转念一想,却也觉得正常。

    祭炼道兵起码要用命仙修为呢。

    “你不介意丢人现眼吧?”欧阳暖露出狡黠之色。

    “不介意,不丢性命就行了。”宁凡言语之中大有深意。

    他知道,自己选择的神藏中,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若是凶藏,定会害死无数人。包括他自己。

    若是宝葬,说不定其中蕴有十分稀世的至宝古药,当众切开,又可能引发太多追杀。

    欧阳暖是想帮他,避开那座神藏不切。

    二人非亲非故。欧阳暖却想助他,这才是让宁凡感叹的地方,亦是对欧阳暖感激的地方。

    “那我切了哦,先切这个十万的。”

    欧阳暖素手一扬,那黑金小剑恰到好处地化作一柄三尺黑剑。

    她没有似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切石,而是直接一剑纵劈。将青石一切为二。

    嗤!

    一剑劈下,神藏内的灵药都被切成两段,药气急速流逝。

    无数修士被欧阳暖骇人听闻的切石方式所震住了。

    宁凡却半点不惊讶,无奈摇头,“气运有时候,还真是靠不住。”

    被欧阳暖一剑毁去的。是一株百年灵药

    这种灵药,毁便毁了,自然无人心疼的。

    一件神藏之内竟是百年灵药,一个个老怪望向宁凡的目光,皆是带着深深的同情。

    这就是黑色气运啊,花费十万道晶,只切出百年灵药。真是可怜

    “下一个,切5万的。”

    嗤!

    又是一剑斩下,一株千年灵药被欧阳暖一剑斩碎。

    “咳咳咳千年灵药,此子又亏了五万道晶”

    欧阳暖见宁凡脸上并无异色,笑了笑,继续切石,

    “下一个,切20万的!”

    嗤!

    五百年灵药

    “下一个,切50万的!”

    嗤!

    万年灵药

    “下一个”

    不多时,欧阳暖已接连切开11个药藏。只剩6个没切了。

    所切出的11株灵药,最高年份者,才仅仅两万年

    “不切了,此道兵还你,再切也是徒劳。剩下的六块药藏。留下来做个纪念好了”

    欧阳暖将黑金小剑还给宁凡,并微不可查地对宁凡眨眨眼,宁凡会意,点点头,将余下六块药藏收入储物袋。

    旁人皆是同情地看着宁凡,花费一千多万道晶,结果就切出一堆垃圾灵药,不愧是黑运修士啊,简直逢赌必输。

    “余下六块药藏,皆非凶藏,可在无人处自行切开,莫被人看到,否则,便是真仙都可能杀你夺宝。”欧阳暖继而对宁凡传音道。

    “多谢。”宁凡抱拳一谢,欧阳暖则回之一笑。

    “你的气运还真是好呢,也许正因你出现在此地,气运干扰了我,我才没察觉那个东西的存在吧。只是气运之道,并非越高越好,有时候会物极必反了,就像今日这样,过分依赖气运,可能会惹祸上身的,日后你要小心些哦,宁道长。”

    对欧阳暖的提醒,宁凡又是一谢。

    宁凡知道,她说的对。

    气运可以帮宁凡切出好东西,但过分好的气运,可能让宁凡当众切出太过珍贵的东西,引得那些大能修士眼红夺宝

    这便是气运惹来的祸患了。

    “世间之道,总是物极必反的么恰若运,亦如命。”

    “命之两极,为生死,生之尽头是死,死这尽头是生,这是轮回中的生死。超出轮回的生死,获得了长生,这长生便再无尽头可言。若长生破灭,则是长死,不可轮回物极必反”

    宁凡心中感悟丛生,欧阳暖却再次露出百无聊赖的表情,想要离去了。

    “你还继续切石么,不切的话,我就不看了,先走了哦。”

    “嗯,我还想切些兽藏。”

    宁凡点点头,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此次来赌坊,不就是为了赚钱么?

    那六个药藏,多半都是稀世之药,不可随便出售。

    想要赚钱,是不能指望那六个药藏了。

    “兽藏?”欧阳暖一听此言,立刻眸光一亮,似十分感兴趣。

    “那你继续切,我看看你都能切出什么有趣的东西。不过这一次你可要小心些,因为我不太懂得分辨兽藏好坏,若再切出稀世之兽,我恐怕无法帮你掩饰了”

    “无妨。兽藏的优劣,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言罢,宁凡径自走向堆放兽藏的小园。

    一个个碎虚老怪眼见宁凡亏了一千多万道晶之后,竟还敢切石,纷纷无语。

    一千万道晶对与碎虚而言可是巨款啊。

    宁凡再有钱。也不必跟钱过不去吧。明知道自己气运差,还要切石,简直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也许,这就是赌徒心理吧,越是输,越想搏。便越是输得惨。

    在场的命仙亦是微微摇头,对宁凡的心志相当看轻。

    身为一个修士,赌运或赌命都无妨,但最忌讳输不起。

    输不起,说明此人心志太过脆弱。

    修道之路哪能一帆风顺,哪能次次都胜。

    若无一个强大的心。坦然接受失败,这修道之路便很难走到巅峰。

    在众人如是思索之时,宁凡已买下一块100万道晶的兽藏,并着手切石。

    宁凡凭祖血感应,知道自己会切出什么,他不担心。

    在场的老怪却皆是摇头叹息。

    “不必看了,此子这次定是又将道晶扔到水里了”

    “说不定。他会切出一头辟脉小兽也未可知”

    宁凡闭着眼切石,凭血脉感应,他知道神藏中妖兽的位置。

    他手持黑金小剑,切石切得极快。

    旁人都为他担心,怕他不小心切死兽藏之兽,他却毫不担心。

    很快,石衣便被彻底切下。

    果然,不少人猜中了开头,猜到这一块兽藏中的小兽,是一头辟脉小兽。

    只是没人猜中结尾。在看到那憨态可掬、乖巧酣睡的毛茸茸小兽之时,所有人都震撼了!

    当宁凡将那毛茸茸的毛球小兽抱至怀中,仙云赌坊内已议论如潮。

    “真真血妖兽,是纯正血脉的真灵之种!”

    “此兽才刚刚辟出妖脉,从未醒过血。便是真血之兽,若经过三次醒血,此兽血脉甚至可能达到王血级!此兽未来,很可能是一头王兽!”

    “说起来,此兽究竟是何品种,老夫怎么从未听说过?”

    “这是这是老夫认得此兽!此兽是上古绝种真灵,灵择!”

    “什么!竟是灵择!据说若是王血灵择,一旦经过九轮进化,便敢以真仙为食的灵择!若能将此兽收为妖宠,将此兽饲养至九次进化”

    一个个命仙老怪的目光,俱是贪婪之极地看着宁凡怀中的白色毛球。

    宁凡倒也干脆,他切出此兽,就没打算收养它,也没耐心花个几万几十万年,将此兽饲养至九次进化。

    他切出此兽,不过是想卖钱而已。

    “一亿道晶,出售此兽。”他要价干脆利落,弄得在场命仙全部错愕。

    一亿?只要一亿,就能买到这么有前途的妖兽?

    虽说此兽未必真能醒血至王血血脉,就算醒血至王血也未必能完成九次进化,但花一亿道晶买一个可能性,也很值啊。

    刚有好几个命仙想要买下此兽,欧阳暖却眼巴巴地看着宁凡怀里的白色毛球,低低道,

    “那个,那个这小东西好可爱,我想要,卖给我好不好。”

    唰!

    欧阳暖一开口,那几个想要购下此兽的命仙,叹息一声,却是不敢去争。

    他们怎敢和药宗争兽。

    “你想要?”宁凡一怔,想了想,直接将毛球递至欧阳暖怀中。

    “你若想要,便送你好了,算是谢礼吧。”

    若无欧阳暖,宁凡多半会从药藏之中切出大麻烦。

    这一亿道晶,宁凡不屑于跟恩人去要。

    此地兽藏之中,有的是赚钱之兽,送一个给欧阳暖并无大碍。

    “送我?”欧阳暖抱着毛茸茸的小毛球,爱不释手。

    看着宁凡之时,一丝笑意直达眼底。

    “那我可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哦。嗯,这小毛球好可爱,大名就叫宁小球好么,小名就叫毛球吧。”

    “什么!”魏姓命仙大吃一惊。

    据他所知,想要巴结小祖宗的男子如过江之鲫,但自家小祖宗从来不收受任何男子的礼物。

    宁凡送她东西,她竟要了!

    是因为真的很喜欢这小动物,还是,还是

    宁凡大感无语。

    那个丑丑的小家伙,叫毛球就够了,为何要叫宁小球。

    姓宁欧阳暖是在羞辱他么?此女该不会这么无聊吧。

    喜欢他?不会。此女对他虽有好感,却无情意,顶多是朋友级好感。

    只是朋友间的捉弄么

    罢了,宁小球就宁小球吧。

    “对了!那千秋老祖不是一个黑运修士么,为何竟能切到如此厉害的兽藏!”

    “难道说,今日正式天机东移之日!是我等气运差者的翻身之日!”

    神棍老道不断掐指演算,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不对呀,不对呀,今天天机完好,并未东移啊,为何小肥羊能切出如此贵重的兽藏。

    神棍老道不解的看着宁凡,一些命仙老怪则若有所思起来。

    “你今天出门,是不是踩到狗屎了!”神棍老道忽然指着宁凡,一脸紧张地求证道。

    对,一定是宁凡出门踩了狗屎,走了狗屎运!

    若非如此,就是他推算天机出现了天大谬误!

    神棍老道坑蒙拐骗了这么多年,靠的就是算无遗漏,若真的算错一次天机,日后的天机便会次次算错!

    完了,完了,千万不要是他推演出错才好!

    “踩狗屎?”宁凡无语地看了看神棍老道。

    如果真要踩一坨狗屎,才能走一次狗屎运,那宁凡这辈子不知要踩多少狗屎了。

    没有理会神棍老道,宁凡继续挑选起兽藏。

    神棍老道却仰天大笑,渐渐恢复自信。

    是了!

    这小肥羊只是走了一次狗屎运,应该不会走第二次的,天机东移也就一瞬间的事,他不会接连两次走狗屎运的。

    “我要这个。”

    宁凡又一次买下了一个兽藏,价格是两百万道晶!

    神棍老道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那些命仙却十分认真地看着宁凡,无人打扰宁凡切石。

    这些命仙都注意到了,宁凡选择兽藏,靠的不是气运!

    是神通!

    此子,有辨识兽藏优劣的能力!

    唰唰唰!

    一片片石衣被宁凡飞速切开,在切开石衣的一瞬间,一道堪比命仙的凶兽气息从神藏中传出。

    那是一头周身包裹在血光中的飞禽之兽,看不清真容!

    宁凡二话不说,匆匆退至诸多命仙之后,淡淡道,

    “一亿道晶,出售此兽!想要的人,便先擒下它,而后付钱即可!”

    “这是!真灵血雁!”

    此地所有的命仙立刻呼吸一滞,目光火热。

    甚至立刻便有三名人玄初期的老怪出手擒拿那头凶兽。

    此兽虽是人玄初期修为,但其遁速不下于人玄后期修士,乃是绝佳骑宠!

    “哈哈!谁都别和老夫抢这头真灵血雁!此兽,老夫买下了!”

    一个人玄中期、浑身血腥气息的矮小老头随手抛给宁凡一个储物袋,其中赫然竟有两亿道晶。

    “多的钱,算是奖赏你的!老夫曾设一亿道晶的赏红,四处寻找血雁真灵,却遍寻不得!此兽与老夫所修炼的功法相合,若由老夫驾驭此骑宠,其遁速可冠绝人玄境界!非鬼玄修士,遁速休想超过老夫!”

    “此兽,谁都别想和老夫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