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04章 药宗门徒,欧阳暖

第704章 药宗门徒,欧阳暖

    神棍老道十分热情地给宁凡带路,一路上的修士,有些被老道坑过的,全都敢怒不敢言地看着老道。

    而一些知道老道底细地,都目光同情地看着宁凡。

    他们知道,宁凡是神棍老道看上的下一只肥羊。

    没有人提醒宁凡别去赌坊,神棍老道的背后是整个仙运赌坊,仙运赌坊的背后则是坐镇少泽星的三大命仙之一运夫子!

    没人会为了宁凡这不相干的外人,冒得罪命仙的风险。

    当行至天运赌坊之时,守门修士一看宁凡与神棍老道同行,皆是目光怪异地看着宁凡。

    “秦道长辛苦了”守门修士纷纷对神棍老道客气抱拳。

    这段时间神棍老道已经骗了太多肥羊了,为赌坊盈利不少,慰劳声辛苦是应该的。

    “哈哈,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

    神棍老道露出你懂我懂的表情,对守门修士笑了笑,便带宁凡进入赌坊。

    一入赌坊,不少修士都将目光投向神棍老道及老道身后的宁凡。

    看向宁凡的目光,皆是怪异。

    宁凡也不理会这些人,他自己气运好不好,他自己清楚。

    目光在赌坊内扫了扫,表情稍稍有些诧异。

    仙家的赌坊,果然与反间的赌坊不同。

    凡间的赌坊,无非就是牌九筛子等行当,仙人却不赌这个。

    仙人赌的东西有两样,‘命’与‘运’!

    仙运赌坊是一座露天赌坊,占地数百亩,中间立着一道金墙,将赌坊一分为二。

    赌坊不大。周遭设有数十重仙阵,所有人敢在赌坊内动手,下场将十分凄惨。

    西赌坊赌的是‘运’,东赌坊赌的是‘命’。

    何谓赌运?

    说白了,就是切石。

    切神藏!

    上古流传的神藏不少。一些对赌之一道精通之人,根据神藏的外观、气息,便可判断神藏的类别。

    神藏分为兵藏、兽藏、药藏、经藏、凶藏等十余种类别。

    不同类别的神藏,封印的东西是不同的。

    例如兵藏,封印的一般都是远古神魔使用的太古神兵、诸多法宝。

    神兵有强有弱,法宝有好有坏。有完好的,有残损的。

    切出什么神兵法宝,单凭各自气运。

    当然,一点点切石经验也是可以用上的,但大多数修士都是凭气运在赌。

    兽藏之中,有成年妖兽。也有妖兽之蛋。若有需要妖宠、骑宠的,倒是可以切切收藏碰碰运气。

    药藏封印的都是灵药,有数百万年份的灵药,也有数万年份的灵药,切出什么全看运气。

    经藏封印的是各种远古神魔的功法,有强有弱,也要看运气的。

    凶藏么

    凶藏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且出任何不好的事物,都可算切到了凶藏,而凶藏是没有任何辨别方法的。

    有人曾从一个兽藏之中切出一只真仙级凶兽,连累无数人殒命,这便是凶藏。

    有人曾从一个药藏之中切出一个剧毒之药,当场毒死了数名命仙,这亦是凶藏。

    有人曾从一个兵藏之中切出一个嗜血魔兵,将在场所有赌徒修士的精血全部吸干、灭杀,这,亦是凶藏。

    切了神藏。没得到好处,只得到祸患的,便算作凶藏。

    神棍老道十分热心的将切石规矩告知宁凡,宁凡却有些漫不经心,神念早飘到东赌坊。

    西赌坊赌运。东赌坊却赌命。

    赌命的方式有很多,譬如二人擂战决生死,胜者获得大量道晶,赌对胜者的也可获得大量道晶。

    又譬如,闯生死阵门,四个阵门,两生两死,闯对了活命拿钱,闯错了失命陨落

    “这就是仙人的赌局么命,运”

    宁凡目光一时茫然,这赌坊之内的赌徒,看似愚蠢,实则哪一个修士不愚蠢?

    修士修道,不正是要拿命拿运去赌,却博,去求一个前路么

    赌博不可笑,世间修士,皆在赌,宁凡也不例外。

    他的赌注,是自己的命,他想要赌赢的,是身后女子的幸福。

    “呃道友为何在看东赌坊,难道说,道友想去赌命,使不得!”

    神棍老道连连劝阻宁凡。

    赌运的话,最多赔个精光,不会伤及性命。

    若是赌命,一个倒霉,便是陨落在东赌坊的下场。

    神棍老道虽然想坑宁凡的钱,却并不像害宁凡去死。

    他的劝阻,让宁凡眉头一挑,大有深意地看了神棍老道一眼。

    这神棍还算有点良知,罢了,就不追究他想坑自己钱的罪责了。

    “放心,我不会去赌命的,至少,不会为了道晶赌命,值得我付出性命去赌的,不是道晶。”宁凡淡淡道。

    “嘿嘿,道友这样想,老夫就放心了。赌博嘛,玩玩就行了,就算亏光了道晶,也就图个乐呵,若是把命丢了,实在有些愚蠢呵呵,不说这个了,道友想切哪类神藏?”

    不同类别的神藏,被各自归类放在同一处。

    此刻正有不少修士小心翼翼地拿着赌坊特制的‘道力之刃’,一点点切开各自购买的神藏。

    宁凡暗暗寻思,他气运虽不错,但若仅靠气运去切石,却也非明智之举。

    切石终究还是有技巧的,那技巧,便在各个修士的神通之中。

    宁凡妖血魔血等级极高,乃是祖血级,即便站的极远,都能隐隐远远感知到兽藏中妖兽魔兽的血脉等级。

    血脉高者,自然是珍稀之兽。

    血脉低者,自然是次等之兽。

    但宁凡只能感知大多数兽藏的封印兽血脉,小部分无法感知。

    那小部分无法感知的,是神族之兽。

    宁凡的神血并非祖血级。无法隔着神藏感知神兽血脉优劣。

    此星之上,唯有宁凡一人拥有祖级妖血魔血,凭这一点,他可轻易辨别稀有妖兽,切出珍稀神藏。出售妖兽换取道晶。

    “我决定了,就切”

    宁凡尚未说出兽藏二字,远处的修士堆里,忽然传出阵阵惊叹之声。

    “了不得,真是了不得!这位小公子又切出了一株三十万年份的灵药!”

    “啧啧啧,他购买这块药藏。只花了1万道晶,切出的灵药,却可卖四十万道晶,赚大了!”

    “这有什么,这位小公子刚刚还切了一块价值2万道晶的神藏,从中切出一株六十万年份的灵药!那株灵药足足可卖200万道晶!”

    顺着众人的惊呼。宁凡目光游移,看到了一个正在挑选药藏的娇小公子。

    与其说是一名公子,不如说,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女。

    此人一袭绿衫,身上佩戴着伪装男子气息的秘宝,不过宁凡魅功惊世,岂会连男女都分辨不出。

    他不仅看出这是一个少女。更看出这个少女真容绝世,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他更认出,这个少女曾在入城之时遇见过。

    记得那个少女是一名丹术六转上级的炼丹师。

    记得那个少女身边隐藏了一个命仙保护,此女来头定然不小。

    不少碎虚老怪目光贪婪地在那小公子身上扫来扫去,自然不是看上这小公子的身体,而是看上了小公子储物袋中的种种古药。

    小公子身后,一个黑袍老者骤然目光一历,人玄中期的气势一散,所有碎虚老怪俱是面色大变。

    “命命仙!此子竟有命仙守护,他究竟是何来历!”

    “不知。此子来头必定十分巨大,这是毋庸置疑的。有此命仙在,我等决不可对此子动手,否则,性命难保!这少泽星禁杀。但对命仙老怪而言,什么地方不可杀人”

    一群碎虚老怪各个畏惧不已,无人再敢对小公子居心叵测。

    绿衫小公子回头瞪了黑衣命仙一眼,不悦道,“魏伯伯,你不要乱放气势,打扰到我药魂感知了都看不出哪一块神藏里有好药了!”

    “咳咳咳老奴该死,老奴这便安静呆在一旁,再不乱泻半分气势。”黑衣命仙赔笑道。

    老奴!

    这个称谓,让无数人心中大惊失色!

    什么样的大势力,能让人玄中期的命仙为奴!

    起码得是真仙势力啊!

    那白嫩嫩的小公子哥儿,竟然是真仙势力的重要门徒不成!

    不能得罪,绝对不能得罪啊!

    这一刻,就连借仙阵暗中观察少泽星治安的三名命仙,也俱是目光震撼。

    真仙势力的门徒,他们可不敢得罪。

    这小祖宗来头真是太大了

    “真仙门徒么”宁凡喃喃自语,对那少女亦是大感兴趣。

    那少女修为不过碎虚四重天,药魂却强的可怕,已接近突破七转丹术。

    此女骨龄不过八千,修为、丹术竟能到这种地步,真仙势力的门徒,果然不是平庸之辈。

    此女的真正身份,定是东天年轻一代的翘楚之辈

    “就这块了!魏伯伯,再把你的道兵借我用用,我要切石。”

    “是!”

    小公子一声吩咐,黑衣命仙立刻抬掌召出一柄火红的飞刀,那飞刀之上传出恐怖的温度,那是大道的温度!

    若被此飞刀斩中,便是人玄初期的命仙,也会当场焚成飞灰!

    “道兵!这就是少数仙人才有的道兵么!”

    “啧啧啧,大道之兵,此兵祭炼之后,可比太古神兵强太多了!”

    却见小公子接过飞刀,买下一块十万道晶的药藏,徐徐将之切开。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想知道这小公子还会切出什么珍稀灵药。

    这次可是十万道晶的神藏啊,该不会切出一株百万年古药啊!

    神棍老道这会儿跟死了爹一样,欲哭无泪地看着那小公子祖宗。

    无人知,这小公子也是他骗过来切石的肥羊啊!

    肥羊。这就是肥羊!奶奶的,不知道切走了赌坊多少珍稀灵药!

    亏大了,亏大了!这一次他定会被运夫子重重责罚!

    宁凡并不在乎少女切出什么,他更关注的,是少女手中的那件道兵。

    道兵。大道之兵,宁凡也有!

    他的道兵,是斩忆道剑,是回忆之道,可斩人回忆!

    听此地修士的语气,道兵就算在仙人之中。也是十分稀罕的仙兵了。

    不过,道兵还需认真祭炼,才可发挥大威能

    宁凡的斩忆道剑,貌似从未祭炼过,也根本不知道兵该如何祭炼。

    看来若有时间,该好好寻找些祭炼道兵之法。将自己的斩忆道剑祭炼成一件强大道兵了。

    日后对上命仙强敌,道兵定会是一大助力。

    至于太古神兵么貌似真的过时了,除非是高阶星辰铁制作的神兵,才会对宁凡有所帮助吧。

    “这是!这是!这是!”

    在小公子切下最后一刀之后,在场无数修士的目光变得炽热如火!

    这一次,这小公子祖宗切出来的不是一株灵药,而是一整株灵根!一整株结满蟠桃的灵根!

    传说中的蟠桃树!

    嗤!

    十余道命仙的遁光。从四面八方飞遁而来,早关注着此地情形。

    他们已知这小公子来头巨大,不可得罪。

    他们亦知这蟠桃树有多么玄妙,来此只为付出道晶,向这小公子购买一两颗蟠桃。

    一见有这么多命仙现身,黑衣命仙立刻紧张起来,微微侧过半步,将小公子护在身后,生怕有人贪利出手。

    运夫子在内的三名少泽星命仙呵呵一笑,向前迈出数步。对黑衣命仙抱拳道。

    “阁下不必担心,我等绝不会对药宗之人出手的,我等还没那个胆子”

    这些命仙早已看出小公子的来头,自是不敢得罪的。

    “药宗!”一听药宗大名,在场修士俱是目光大震。

    东天仙界有两大炼丹宗门。一为丹宗,一为药宗。

    近些年来,药宗的实力隐隐更在丹宗之上,已有成为东天第一炼丹宗门的趋势。

    药宗宗主十分神秘,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外人连他真正姓名都不知晓。

    不过,曾有一个真仙势力得罪药宗,半年之后,那真仙势力竟被19名真仙屠灭。

    据说那19名真仙,都是药宗宗主请来的打手

    药宗之可怕,可略见一斑。

    见现身的诸位真仙知道好歹,黑衣命仙稍稍放心,却仍有几分戒备之色。

    倒是那小公子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摆摆手道,“魏伯伯,你不要紧张嘛,这次我出门之前,师父赐给我一颗九转追亡丹,谁要杀了我,是会被师父疯狂报复的,他们不敢动我的。我师父可是药宗宗主呢!”

    “九转追亡丹!”几名命仙倒吸冷气,又有几名命仙一咬牙,将心中一丝丝杀机抹灭于心中。

    追亡丹是一种追踪的丹药,服丹者若被人灭杀,炼丹者可知晓凶手是谁。

    追亡丹品阶有高有低,九转追亡丹的话,就算是真仙伤害了小公子,也会被药宗宗主知晓的。

    这小公子,是药宗宗主唯一一个入室弟子!

    药宗宗主对她看重之极,若有人伤她,他必会倾尽全力报复!

    “不敢不敢!我等怎会为了区区一个外物,对药宗宗主的门徒出手!”几名命仙老怪讪笑道。

    小公子对这些人的态度完全不感兴趣,她围着蟠桃树转了三圈,以药魂之力探查此树,而后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收回药魂,露出失望之色。

    “只是三千年蟠桃树而已三千年蟠桃,一颗可延迟大小天劫三千年,没什么大用呢。”

    呃,没什么大用这还没什么大用

    一个个命仙大感无语。能延迟大小天劫三千年的天材地宝,怎会无用!

    那些渡过无数次大小天劫的命仙,若是没有自信渡过下一次大天劫,只需服下一颗蟠桃,便可苟活三千年这样的保命至宝,怎会是无用之物!

    不过三千年蟠桃只对命仙有用,对真仙而言,确实是无用的。

    小公子说此物无用,大概是替她师父说的吧。

    “切累了,不玩了,魏伯伯,你把这蟠桃树收起来,我们回去休息休息,好累”

    小公子舒服得伸个拦腰,阳光下,纯净的小脸明媚似初生的暖日。

    魏姓命仙不敢怠慢,立刻收好了蟠桃树,对那些赔笑脸想买蟠桃的命仙,只能露出无奈的表情。

    他家小祖宗似乎不想卖桃,这些人再想买也没用。

    谁让他家小祖宗从来不缺钱呢。

    世间最最最最抠门的宗主,唯独对这个小徒儿最是大方,逢年过节一个红包就是几亿道晶。

    药宗弟子都知道,大师姐欧阳暖是药宗最最白富美的女子

    “咦,怎么是你?你也来切神藏玩?你是来切药藏的吗,快切给我看!”

    欧阳暖忽然看到人群之后的宁凡,一霎露出明媚的笑意。

    宁凡一怔,想不到连一面之缘都算不少的少女,竟记得自己

    在场所有老怪的目光,瞬间全部集中在宁凡身上。

    “此人是谁!竟与药宗门徒相识!”

    “此人我见过,他,他是血屠乱魔七星的魔头,千秋老魔!”

    “什么!就是那赏红三千万的老魔!”

    “是他!前段时间我还在茶楼里看到红魔等人想阴他,结果他跟红魔等人离去之后,红魔等人就再未回来,而原本红魔七人组里的两个悬赏魔头,赏红被人取走了!红魔则被人卖到了男鼎阁不必问,是他独自一人灭了红魔等人!”

    神棍老道一瞬间脸色煞白。

    他看中的小肥羊,竟是个如此狠辣的魔头!

    对,他不是看到小肥羊去了杀戮阁么,那就是在领赏啊,领两个悬赏魔的人头赏!

    完了,他坑谁不好,坑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魔头!

    无耻啊,无耻啊!这么狠辣的魔头,怎么长得跟个小绵羊一样,鬼才看得出来这是个大魔头!

    “哦?你就是千秋道长?我听说过你,你挺厉害的嘛,连七煞宗的下属势力都敢灭。嘻嘻,其实我也很讨厌七煞宗呢。”

    欧阳暖一副自来熟地语气,对宁凡笑语盈盈。

    宁凡则神情古怪之极。

    貌似从进入东天开始,他就没自称过是千秋老祖吧。

    就算偶尔跟人交谈,也是自称宁某

    为何人人都以为他是千秋老祖。

    其实,他真的不介意使用真名的,毕竟四天叫宁凡的没有千万也有几百万,鬼知道他是下界飞升来的。

    “道长道长,你快切药藏呀,我还等着呢,快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切出什么好东西!若你切出百万年灵药,我就向师父举荐你,让你当药宗的二师兄,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给我当师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