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03章 宁大肥羊?

第703章 宁大肥羊?

    天级交易城并不大,仅有数十个坊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城之中来来往往的修士,修为大都在碎八之上,命仙亦非罕见。

    偶有命仙修士横空飞过,总能引起不少碎虚修士的仰望。

    宁凡目光微沉,此地命仙不在少数,大多是来购买所需之物的。

    他必须低调行事,决不可在少泽星范围内惹出事端。

    行遍了此城四十多个坊市,宁凡买到了十几个下级星域的星盘,亦买到两个中级星域的星盘。

    上级星域的星盘,却一个也未见到,更别提古辰星盘了。

    看来化神老者所言非虚,所有上级星盘都只会在天级交易城的拍卖会上参拍出售。

    抬头看着长空上悬浮的一座金色巨宫,宁凡皱了皱眉。

    那座巨宫,正是此城唯一一座拍卖场,据说有一名少泽星的命仙亲自坐镇。

    此城每隔十年便会举办一次拍卖会,距离下一次拍卖会的举办,还有一年。

    按照少泽星的规矩,历届拍卖会参拍之物都会提前公布,欲参加拍卖会的修士只需花费少量道晶,便可购得情报玉简。

    除了压轴之物不会公布,任何拍卖品都可提前知晓。

    宁凡从拍卖宫中购得一分情报玉简,行至北城一座灵茶茶楼,径自在窗边座位品茶,细细浏览手中玉简。

    许久之后,看罢玉简,宁凡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品中,恰有宁凡所需的古辰星盘。

    只是这星盘的价格,远远超出宁凡的预期

    一个下级星域的星盘,只需数万道晶便可购得,最贵也不会超过十万道晶。

    一个中级星域的星盘,只需数十万道晶便可购得。最贵也不会超过百万道晶。

    一个上级星域的星盘,价格却高达千万道晶以上

    至于那古辰星域的星盘,起拍价更是高达五千万道晶!

    五千万道晶!

    这还只是起拍价,若一番竞价之后,星盘的价格可能还会更高,便是破亿都有可能。

    摸了摸储物袋,宁凡微微一叹,他身上仅有两千万道晶,根本不够拍下古辰星域的星盘。

    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品中,还有许多好东西。

    譬如。羽化丹!

    八转下品的羽化丹,起拍价高达三千万道晶,同样不是宁凡买得起的。

    命仙道果!起拍价高达十亿道晶,这更加不是宁凡可以妄想之物。

    这些东西,竟还不是压轴之物

    真不知那压轴之物会是何等价值连城的东西。

    宁凡一面品茶,一面沉吟。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很穷,非常穷。

    古辰星域的星盘他是志在必得了,为了仙魂草。为了慕微凉,他无论如何也要得到此星盘。

    钱不够,便想办法去弄!

    在这天级交易城中,赚钱方法无数。

    若你丹术足够高超。可炼丹赚钱。

    若你急于用钱,也可出售身上的宝物换钱。

    此地还有赌坊,可去碰碰运气。

    宁凡细细寻思,以自己的六转巅峰丹术。即便是升转,也最多可炼制七转下品丹药。

    七品丹药赚不到大钱,就算在玄阴界内辛苦炼制一年丹药。也最多能赚几十万道晶而已。

    炼丹的想法,被宁凡抛诸脑后。

    要不要把身上的宝物卖一些,换取道晶呢?

    一件小千界宝的市价在五千万道晶左右,鼎炉环、元瑶玉都是值钱之物。

    只可惜,这些东西对宁凡而言有着特别意义,不可能卖掉的。

    至于香火妖偶、黑魔剪等宝物,也都是值钱之物,宁凡却不会卖的。

    其他宝物要么牵涉重大,要么不宜露面,要么不值钱。

    宁凡一时间,倒还真没有可卖之物了。

    无语的取出梦玄子赠送的星盘,宁凡此刻才知,这星盘多么值钱。

    一个上级星域的星盘都能拍卖到上亿道晶,这一块帝星星域的星盘,若是卖出,估计都是天价了

    当然,宁凡不会卖出此物的。

    此物与一名北天仙帝有关,若卖出,宁凡必定会引起无数老怪的暗中关注,惹下无穷无尽的麻烦。

    收起星盘,宁凡又取出那张泛黄的借据。

    若能找到欠钱的魏无知就好了,索回十亿道晶的债务,就可解决眼下的缺钱难题了。

    只可惜,宁凡根本不知那魏无知的相貌、修为、身份。

    唯一知晓的是,此人是东天仙界的修士,与老魔有些不清不楚的纠葛。

    东天之内,叫魏无知的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宁凡怎知哪一个是欠钱的魏无知。

    就算知道,一时半刻间,又到哪里找此人讨债

    想不到堂堂宁大魔头,有朝一日也会为囊中羞涩而困扰

    “要去赌场碰碰运气么,我的气运似乎一向不错”

    宁凡正这般想着,忽然目光一沉。

    却见一名笑呵呵的红袍老者,自顾自坐在宁凡对面,对宁凡含笑抱拳道,

    “道友似乎面有难色,不知老夫可能帮衬一二?”

    这是一个散仙修士,身上的煞气十分深重,却掩饰地极好。

    此人表面和善,却未必是什么良善之士。

    “阁下是谁!”

    宁凡目光好生锐利,竟刺得那红袍老者识海一痛。

    红袍老者目光微微一震,继而一眯,他似乎小瞧了宁凡。

    不过,这也无妨。

    “呵呵,老夫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夫有一个生财门路,能助道友赚取道晶。若老夫没有看错,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品之中,应该是有道友必需之物,看道友的神色。似乎还稍稍欠缺些道晶”

    红袍老者言罢,静静看着宁凡,似在等待宁凡提问。

    问他生财门路究竟是什么,

    宁凡深深看了红袍老者一眼,目光微不可查地朝窗外长街一瞟,继续浅饮灵茶,目光若有所思,却是并不搭理红袍老者。

    红袍老者也不恼怒,尴尬一笑后,继续言道。“道友为何不问老夫那生财之路是什么?”

    “我更想知道,阁下有如此生财之道,为何会找我一个区区碎七共谋富贵!”

    似看出宁凡眼中的戒备之色,红袍老者呵呵一笑,解释道。

    “呵呵,道友能以碎七修为,进入天级交易城,若老夫所料不差,道友的丹术应在六转上级以上吧?”

    “是又如何?”

    “呵呵。不瞒道友,老夫在少泽星外一座废弃星上,发现了一株百万年古药,那药已成精。躲藏于废星之内,老夫苦寻不得,故而需要借助道友药魂之力搜寻此药。”

    “废弃星百万年古药”

    宁凡喃喃自语,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谓的废弃星,是毫无灵气、不适于修炼的修真星。

    至于百万年古药,则是珍贵之极之物。凡人若服下一株百万年古药还可不死,便可直接飞升成仙

    一株百万年古药的市价,一般都在数十亿道晶之上。

    若那废弃星上真有一株百万年古药,宁凡还真想去发一笔横财。

    只可惜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红袍老者,没有任何表情流露。

    红袍老者目光微凝,想了想,从袖中取出一个储物袋。

    储物袋中,有二百万道晶!

    “道友若助老夫寻药,老夫愿付道友五百万道晶!这二百万道晶算是定金,先行付给道友,足以证明老夫之诚意。老夫也知,道友助我寻百万年古药,仅获得五百万道晶报酬,是有些少了。不过道友也须明白,你只是一名碎七修士,而那百万年古药早已成精,拥有不下于散仙的实力,你无法助老夫擒拿古药,老夫也不需要你擒拿古药。多余的钱,老夫也不准备分给你!”

    红袍老者直言不讳,并未觉得自己所言有任何不妥。

    宁凡目光闪烁了几下,带着莫名意味,收下了200万道晶。

    “何时启程?”

    “即刻启程!”红袍老者回道。

    “那废弃星在何方位?”

    “少泽星之南!具体在何处,老夫暂时不可告知道友,道友只需紧随老夫之后,自然能到达那颗废弃星。”

    “是么既如此,这便走吧。”

    宁凡看了看茶楼中人,将不少茶客怪异的目光收入眼底,却不揭破。

    “道友真是爽快之人!哈哈!”

    红袍老者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火红遁光,直奔少泽星之外。

    宁凡眼露淡淡讥讽之色,亦是遁光一闪,紧随其后。

    二人一路南行,行了约莫十日,才看见一颗废弃星。

    红袍老者降落其上,宁凡却脚踏虚空,并不落下。

    “呵呵,道友遁行十日,想必已十分劳累了,便在此星稍稍歇息,待法力充盈之后,再开始寻找古药,如何?”

    宁凡并不理会老者,依旧踏空而立,只是眼中淡淡讥讽之色已毫不掩饰。

    红袍老者似明白了什么,脸色顿时一阴,冷笑一声,露出杀机森然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看破老夫计划的!”

    “从一开始”

    宁凡又不是傻子,他可不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会有人与他共谋财富。

    “哼!道友明知老夫居心叵测,还敢与老夫前来此地,胆子果然不小,不愧是血屠七星的魔头!千秋道友,老夫等人近来缺钱花,借你项上人头一用,如何!”

    红袍老者拍拍手,早已埋伏于此地的六名散仙立刻现身而出,身形一晃,已将宁凡包围在中间。

    加上红袍老者,此地共有七名散仙!

    这些散仙一个个目光贪婪,欲杀宁凡换取赏红!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七名散仙,当发现这些人中竟有两人同样是悬赏魔头时,满意地点点头。

    一人赏红800万道晶,一人赏红1500万道晶。

    “不瞒道友。宁某来此,也是因为缺钱地紧,想借尔等项上人头一用!”

    “哈哈哈!”包括红袍老者在内,七名散仙全部似听到什么可笑之极的事情,仰天大笑起来。

    一名碎七修士,竟敢向七名散仙发难,果然狂妄!

    难怪连七煞宗都敢惹,呵呵!

    “杀!留下元神与人头,事后将元神灭杀,残余元神之力封入头颅中。带去天级交易城西城的杀戮阁换取赏红!”

    红袍老者所言,正是东天仙界换取赏红的方法。

    杀戮阁是杀戮殿的分支势力,专门接取发布悬赏任务,收取中介费用。

    当然,杀戮殿弟子历练之时,也会从杀戮阁中接取一些报酬不菲的任务。

    红袍老者一声令下,其他六名散仙立刻散出浩瀚法力,一式式神通打向宁凡。

    宁凡既不躲,也不避。周身浮动起幽幽的黑色星芒。

    六名散仙的神通打在宁凡身上,造成的伤势不轻,却在一瞬间痊愈!

    “星星辰疗伤术!且此子星辰疗伤术好生强悍,竟可硬撼我等散仙攻击而无损!”

    七名散仙俱是大惊。同一时间,宁凡动了。

    一步化作黑衣,抬手抽魂,修为已在一瞬间提升至散仙的极限!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化作墨影流散。同一时间,七名散仙俱都感到一股濒临死亡的危机感。

    “这千秋老祖神通不小,非命仙不可击杀。速走!”

    红袍老者一咬牙,对众人下了命令,各自朝不同方向流窜。

    他们逃得不慢,墨影却追得更快!

    一场一面倒的杀戮,在这虚空中展开!

    宁凡此刻的法力,更在一般散仙之上!

    这墨流分神术,普通散仙根本抵挡不住!

    七名散仙全部被困在墨影之中,苦苦抵挡着墨影的绞杀。

    他们心中追悔莫及,若早知这千秋老祖如此狠辣,他们怎么也不敢来取这份赏红的。

    他们疏忽了!

    能被悬赏三千万道晶的魔头,岂会是易与之辈!

    嘭!嘭!嘭!

    一个个散仙被绞杀在血雾中,最终除了红袍老者之外,六名散仙全部陨落。

    那两名被设下过赏红的散仙,被宁凡特别处理,灭杀元神之后,将元神残力封在各自头颅之中,将二人血淋淋的头颅封印之后收入储物袋。

    墨影一绞,便欲击杀红袍老者。

    红袍老者浑身发抖,一咬牙,恐惧之极地说道,“老老夫元阳尚在!”

    元阳尚在,就说明此人是个老处男了。

    修真界之中,修炼到散仙境界还是老处男的,绝对不多。

    红袍老者这么说,只为活命而已。

    虽然他也知道,说出了这个秘密,他的下场会有多惨。

    “元阳尚在是么”

    墨影之中,传出宁凡森然的冷笑声,一击重创红袍老者,却未将之击杀。

    左目幻术一闪,令老者陷入昏迷。

    取出一件仙虚巅峰的绳索法宝,将老者捆成了粽子。

    红袍老者的储物袋及其他六名散仙的储物袋,全部归了宁凡。

    此战,宁凡共获得道晶八百万。

    加上之前红袍老者迷惑宁凡的200万道晶,共获得千万道晶。

    那两个魔修的人头,还值2300万道晶,扣除中介费用,也能得一大笔钱。

    至于这个红袍老者么这可是个值钱之物。

    鼎炉!且还是元阳尚在的男鼎!

    对一些命仙女魔而言,这红袍老者可是十分诱人的。

    若以必死秘法拔高老者修为,便是一个命仙男鼎!

    **一度后,命仙女魔获得的好处巨大,而红袍老者则是必死。

    这种散仙男鼎,卖个千万道晶不难。

    这就是宁凡留下老者性命的理由。

    随手对老者搜魂灭忆,令他成为一个白痴,宁凡目光微微露出不屑之色。

    敢情这红袍老者是少泽星的惯犯,常常诱骗初入少泽星的悬赏魔,杀魔领赏。

    难怪茶楼众人看自己的眼神那么怪异

    没有一个人提醒宁凡,要注意红袍老者。

    这就是冷漠的修真界,也是宁凡厌恶的修真界。

    收起老者。宁凡一路返回少泽星。

    去了一次北城的男鼎阁,那里专门出售、收购元阳尚在的男鼎。

    红袍老者虽然成了白痴,但并不妨碍别人采补他。

    这个时常谋财害命的老头,绝对料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宁凡擒下,弄成白痴,当做男鼎出售。

    卖了红袍老者,宁凡赚取了一千万道晶,身上已有四千万道晶。

    身形一晃,却是朝着杀戮阁遁去。

    宁凡虽被人设下赏红。但杀戮阁有杀戮阁的规矩。

    前来交赏的魔头,就算被人设赏,也是客人,杀戮阁修士不会对之出手。

    悬赏魔头每完成一项杀戮阁任务,便会有一年安全时间,在这一年之内,杀戮殿弟子绝对不会暗杀交赏魔头。

    若被设赏的魔头击杀的其他悬赏魔,总赏金超过了自己赏金,杀戮殿弟子则会彻底放弃对此人的杀戮。

    当然。其他人杀不杀此魔,就不是杀戮殿弟子关心之事了。

    宁凡击杀其他悬赏魔头,除了获得道晶,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避开与杀戮殿的交锋。

    这次他所击杀的两名悬赏魔。总赏金已达到2300万,只要再杀一名赏金700万的悬赏魔,便再不用担心杀戮殿弟子对自己出手。

    “千秋道友是来交任务的么?”

    杀戮阁中,一名相貌儒雅的青衫中年虚眯着眼睛。含笑看着宁凡。

    他是一名散仙修士!

    此人虽是散仙,却能给宁凡一丝危机之感!

    宁凡目光微微一凛,若与此人拼斗。即便会胜,也会落下不轻伤势。

    此人不是那七名散仙一级的人物!

    且此人一眼看出自己的来历,不由得让宁凡暗暗心惊。

    看起来,自己一入少泽星,便已被杀戮阁的人盯上了。

    若自己这次没来交赏的话,多半已有杀戮殿弟子暗杀自己了

    会来暗杀自己的,绝不会是杀戮殿命仙。

    宁凡虽说不惧,却也不想过多触碰杀戮殿这种庞然大物。

    “不错,本座确是来交任务的。”

    言罢,宁凡一拂袖,两颗散仙人头直接落在青衫男子身前的柜台上。

    一瞬间,青衫男子虚眯的眼睛猛地睁开,大感诧异道,

    “‘赤鬼’陆威,赏金800万道晶,‘魔阵’渠道人,赏金1500万道晶!道友不愧是血屠七星的人物,刚入少泽星,便连斩两名赏金魔!”

    “我可以得多少悬赏?”宁凡问得很直接。

    “八成,1840万道晶。”

    青衫男子言罢,对内室传音几句。

    旋即便见一个双目血红的小童捧着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走出柜台,交给宁凡。

    那小童虽只是金丹中期修为,身上煞气却是极重,连金丹巅峰都杀过

    杀戮殿的一个小童,便如此厉害么

    宁凡收回目光,收起道晶,转身离去,干脆利落。

    对杀戮殿抽成两成的行为,并无任何意外。

    看着宁凡离去的背影,青衫男子的目光忽的饶有兴味起来。

    “不错的苗子,若有机会,此子或许能入我殿来人,传本阁主之令,原定派去追杀千秋子之人,立刻撤回,两年之内,不得对其出手!”

    走出杀戮阁,宁凡望着长街上来来往往的碎虚老怪,似在找寻那些是悬赏魔。

    杀人领赏,果然还是最快的赚钱途径啊。

    只可惜,纵然在少泽星上发现了几名悬赏魔,这些悬赏魔一时半刻不离开少泽星,宁凡却也不敢在少泽星上动手的。

    就连红袍老者等人,也要将宁凡引出少泽星范围才敢动手,不是么?

    宁凡的手中已有5840万道晶,只够支付古辰星盘的起拍价。

    若价格提上一提,宁凡休想购得古辰星盘。

    果然,还是要跑去赌场碰碰运气么?

    毕竟像红袍老者那样送上门的肥羊,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哦?这位道友似乎面有难色,可是道晶不够花?贫道知晓一处绝佳之地,可以在一日之内令道晶翻上数倍,道友可愿前去一试手气?”

    一名满脸堆笑的散仙老道,忽的和颜悦色出现在宁凡面前,抱拳一礼。

    宁凡无语了。

    他很像肥羊么?看起来很好骗么?怎么又遇到一个神棍?

    “阁下所说的赚钱之地,莫非是此城南城的仙运赌坊么?”宁凡淡漠道。

    “哎呀,道友真是智绝之辈,竟知老夫所言何处!不瞒道友,老夫最擅相面,擅观人气运,道友的气运只算普通,想必向来气运不佳。不过今日不同,天机东移,道友的气运竟有逆龙转运之势!有云,气运若黑者,若逢天意之逆,天机东移,天策有漏,运之黑极可逆仙运!不会错!道友今日赌运极佳,堪比仙帝之运!若去仙运赌坊,必有大收获!”

    老道一副神棍语气。

    他自然看出,宁凡气运近黑,是差到不能再差的气运。

    他所说的‘天机东移,天策有漏,运之黑极可逆仙运’,这话倒不是骗人的。

    所谓物极必反,运气再差的人,也有撞上狗屎运的时候。

    当天机东移、天策有漏的时候,运气最差的黑运修士,往往会变得鸿运加身,当然,只有一小会儿而已。

    不过老者知道,此时此刻并非天机东移之时。

    宁凡此刻去赌坊,只能输得倾家荡产,也绝对不会撞上那一丢丢狗屎运。

    他是一个神棍,一个托,专门拉宁凡这种运气差的修士给赌坊送钱,收取提成。

    宁凡刚从杀戮阁出来,他是看到了的。

    不论宁凡是去发布任务,还是交任务,身上的道晶都不会少。

    若把宁凡骗去赌坊,嘿嘿他多半可以捞一大笔道晶。

    宁凡无语地看着神棍道人,淡淡道,“有劳阁下带路,在下正好有些闲钱,想去仙运赌坊碰碰运气”

    上钩了!

    神棍老道面上不露半分喜色,心中却大喜过望。

    哈哈,看贫道怎么把你这个小肥羊榨的一干二净!

    (2/2)

    ps:写了3000字时word崩溃,还是重新码出了这一章,更新迟了,心情更是无比郁闷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