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702章 劫掠七星

第702章 劫掠七星

    宁凡立在剑尖之上,一路朝乱魔国疾驰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目光冷漠无情,那无情,是七情灭后的真正冷漠。

    他只对挚爱之人装出笑容,对于敌人,不必理会。

    虚级修真国,骨尘国。

    当宁凡途径此国之时,共有数万修士结阵拦阻。

    宁凡二话不说,一式漩空,将此地所有人收入漩空洞天,灭杀之。

    虚级修真国,剑渊国。

    十万剑修挡在宁凡前方,解出剑阵,试图稍稍阻拦宁凡脚步。

    但见宁凡指芒一点,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立刻袭来,将十万修士全部震成血雾。

    虚级修真国,体尊国。

    三千名玉命体修挡在宁凡身前,却俱被宁凡一拳轰成齑粉。

    一拳之力,堪比涅槃三重天的体修一击!

    虚级修真国,天澜国

    虚级修真国,黄枫国

    虚级修真国,无夜国

    每到达一处修国,宁凡便回被人阻击。

    以他的修为,自不可能被这些人所伤,目光却渐渐凝重。

    那些阻拦者的目的,似乎不是想灭杀他,而是想减慢他的速度,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是想等待援手相助么这乱魔星主,倒不是个省油的灯,只是不知他所等待的援手是何修为。若是命仙之下,便不足为惧,若是命仙,我纵不敌,也可凭黑魔遁术自保!”

    宁凡沉默少许,看着前方,目光渐渐寒芒更甚。

    前方,就是乱魔星的星都乱魔国!

    乱魔国外,直接张开了护国大阵。那阵法的级别,是仙级!

    阵法之内,守卫着数百万修士,密密麻麻,一个个透过阵光,畏惧不已地看着外面的宁凡。

    如今乱魔星上还有谁人不知,外面那踏立黄金古剑上的老怪,乃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道号千秋!

    如今外界疯狂传闻,千秋老祖有着碎虚七重天的修为。实力更在星主之上。

    全盛之时的星主尚不是千秋老祖对手,如今重伤未愈的星主,怕更加不是千秋老祖的对手了。

    这仙阵乃是乱魔国最后的屏障了,若此阵破,乱魔国覆灭在即!

    “千秋道友,收手吧,我乱魔国之前得罪于你,是我们的不是,但你一路走来。也杀了无数人,也算出了心中恶气。得饶人处且饶人,若你再不退去,老夫保证你再过不久。便会后悔莫及!”

    一名碎虚四重天的红袍老者隔着仙阵,对宁凡冷冷威胁道。

    他是知道的,再过不久,六大星主便会抵达乱魔国。驰援自家星主。

    届时,七大星主齐至,任宁凡是碎虚七重天的修士。也难逃一死。

    须知其他星主之中,同样不乏碎七老怪

    便是碎八,都有一人。

    “后悔莫及是么”

    宁凡面色一如往昔冷漠,自未被红袍老者的言语吓到。

    眼前的仙阵防御看似厉害,之所以厉害,只因阵法中蕴含有生死道力。

    一拍储物袋,宁凡祭起一道黑芒,但见那道黑芒一剪,仙阵的阵光立刻被一剪子横断!

    黑魔剪!

    红袍老者目光大惊,根本看不清宁凡使用的是什么法宝,只知此宝十分厉害,便是仙阵阵光也可剪开。

    他连忙取出阵盘,操控大阵,迅速修复阵光。

    宁凡二话不说,指诀连变,一道剪影立刻化作百道,千道,万道!

    无数剪影剪在仙阵之上,破阵的速度远远超过修复速度!

    在红袍老者震撼之极的目光下,十息之后,仙阵阵光被生生剪碎成无数碎片!

    “仙仙阵破了,不好!速速撤退,我等绝非此魔对手!”

    红袍老者惊惧之下,二话不说,直接化作一道赤色长虹向远方逃去。

    宁凡抬手祭起黑魔剪,只一剪,便将此人剪成两段,元神都被剪碎。

    一指点向大地,抬手一指长空,大地上、天空上立刻出现数之不尽的虚幻漩涡。

    数百万修士被吸入漩空洞天,一一化作脓血而亡。

    宁凡目光冰冷无情,收了黑魔剪,将数之不尽的储物袋、道果收入鼎炉界,脚踏古剑,一路朝乱魔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刻,乱魔星主才是真的慌了!

    其他六大星主尚未赶来,但宁凡已来到乱魔宫之外!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路的埋伏,仙阵的防御,竟丝毫阻挡不了宁凡的脚步!

    强撑着身体走出乱魔宫,乱魔星主目光阴鹜之极,看着踏剑当空、白衣如雪的宁凡。

    “千秋子,你这是在找死!本星主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速速滚出乱魔星,此次事件,本星主可既往不咎,否则”

    “聒噪!”

    宁凡一拍储物袋,夏皇剑在手,扬手一剑,金光耀世。

    那一剑,由如今的宁凡施展开来,势不可挡。

    只一剑,乱魔宫被一剑劈开,剑光化雨,无数乱魔宫修士死于剑雨之下。

    乱魔星主额头冷汗直冒,若非他见机早,在剑光落下前就遁出剑雨攻击范围,必被此剑光重创!

    “此人好生厉害,纵然我全盛之时,对上此人也绝无胜算!”

    “可恶,其他星主怎么还不来,看来只能先逃走了么”

    乱魔星主一咬牙,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一把按碎。

    在其身后,立刻出现一个高大的星门,可传送至临近修真星。

    见乱魔星主想跑,宁凡眼露讥讽之色,扬手一剑,将星门生生劈碎。

    又一剑,将乱魔星主的肉身一斩为二。

    一道仓皇之极的元神之光立刻从残尸中激射而出,一边大骂,一边拼死逃遁。

    “你,你竟敢毁我肉身!大胆!我乃堂堂七煞宗门徒”

    嗤!

    回应乱魔星主的。又是一道冷漠剑光,将之元神一剑诛杀。

    嘶!

    此地侥幸未死的魔修,一个个惊惧不已地望着宁凡,浑身颤抖,冷汗直冒。

    堂堂乱魔星的星主,竟被宁凡轻易斩杀,此事若传出,临近星域都要小小震动一下了!

    若传入七煞宗耳朵里,指不定会惹得七煞宗如何大怒。

    “七煞宗”宁凡喃喃自语。

    他早从荡岳老祖的记忆里得知,乱魔星域七大星主都是七煞宗门徒。

    换言之。整个乱魔星域,其实是七煞宗的势力范围。

    七煞宗,宗主是一名人玄中期的命仙,除此之外,宗内俱是散仙。

    宁凡自问不是七煞宗主的对手,但却有十足把握不惧七煞宗主。

    黑魔遁术是闹着玩的?一个遁光直接逃得没影子了,或许不足以逃出真仙的追杀,但命仙之中,几乎无人可追杀宁凡的

    老魔年轻时的保命之术。能弱了?

    并不理会七煞宗的威胁,宁凡开始在乱魔宫的遗址之中搜刮战利品。

    整个修真星的财富,一般都集中在星都之中。

    一路走来,宁凡收获的道晶不下200万。至于其他物品,则全部送给了鼎炉界的鼎炉们。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整个乱魔星上,几乎没有有用之物。

    稍稍有用的。是从乱魔星主储物袋中缴获的两个星盘。

    一个是乱魔星域的星盘,另一个则是七煞星域的星盘。

    七煞星域,是七煞宗的根基所在。

    刚搜刮完东西。长空中便传来六道遁光厉啸声,是姗姗来迟的六名星主。

    六人一看此地废墟,纷纷面色大惊,心知自己等人来迟,就是不知乱魔星主是否已死。

    若是没死也就罢了,若死了

    按照当初七煞宗的命令,七大星主遇上外敌,需共进退,一人死,其他六人全部受责。

    六人冷冷看着不远处的宁凡,厉声问道,

    “乱魔星主何在!”

    “死于我手!”宁凡冷冷回道。

    “找死!”

    六人俱是大怒,乱魔星主一死,他们必受重责,这一切都是拜宁凡所赐!

    一名碎七星主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手持一柄缠绕龙影的飞剑,化作一道厉啸的剑芒,只取宁凡而来。

    这是一个剑修,修为只差一线,便可晋入碎虚八重天!

    在这剑修星主的眼中,只有凌厉的杀机,他要将宁凡斩成碎肉,以泄心头只恨!

    那些侥幸未死的魔修,一个个来不及逃遁,便被剑光波及而死,足可见此剑有多么厉害!

    “漩空”

    淡淡的两个字传出,宁凡只是屈指一点,没有任何表情流露。

    这位剑修星主不弱,但在宁凡面前,连一合也活不了。

    一个巨大而虚幻的漩涡骤然出现在剑修星主脚下,此人尚未反应过来,便被生生吸入漩空洞天,继而一声凄厉的惨叫传遍长空!

    “这是什么神通,竟可瞬杀鬼剑星主!”余下的五名星主俱是大惊,就连那碎八境界的星主都露出忌惮极深的表情。

    那是一个膀阔腰圆的大汉,大步向前一迈,目光冷冷看着宁凡,碎八气势横扫开来,朗声道,“千秋道友,你一日之内杀我乱魔星域两位星主,这个梁子,今天算是结下来,下一次相见,便是你的死期!走!”

    言罢,他冷哼一声,转身欲走,其他四名星主亦是一副想要离去的表情。

    宁凡眼露讥讽之色,这些人明明是想逃跑,却还做出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是想让自己忌惮么

    可惜,宁凡从不是一个懂得手下留情的人。

    既然来了,便走不掉了!

    “死!”

    五个虚幻漩涡,骤然出现在五名星主脚下。

    四名星主直接被拖入漩空洞天,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那碎八大汉一见宁凡暴起杀人,瞬间面色剧变。

    见双足深陷于漩涡之内,一点点陷入,无法自拔,一咬牙。指芒一战,竟是生生将双足斩断,借血光疾驰而去。

    此人倒是个狠角,不过可惜,他遇上了宁凡,再狠也逃不掉。

    宁凡随手祭起黑魔剪,一道黑芒闪过,将碎八大汉剪成两段,擒下元神,搜魂灭忆。

    许久之后。吞了此人元神,又收了六位星主的储物袋。

    宁凡翻了翻,这六位星主大都只持有两个星盘,一个通往乱魔星域,一个通往七煞星域。

    唯有那名碎八星主,持有三个星盘,多出来的一个,通往少泽星域。

    少泽星域的主星,是一颗中级修真星。有数名命仙坐镇。

    那里不是七煞宗的势力范围,是附近星域中有名的交易星。

    若去了那里,多半能买到前往仙魂星的星盘吧。

    念及于此,宁凡看也不看死寂一片的废墟战场。脚踏黄金古剑,朝乱魔星之外遁去。

    既然杀光了乱魔星域七大星主,便顺便劫掠了七颗修真星吧。

    购买星盘是要花钱的,宁凡自然要多搜刮些道晶。

    一番劫掠。宁凡身上共有道晶1300万,架起遁光,朝着少泽星域飞去。

    在他离去后三日。乱魔星域七星星主被杀之时,震撼了附近数个星域!

    七煞宗大怒,派出四个散仙追杀凶手,更下了重赏!

    “狂徒千秋子,碎七境界,血屠七星,灭此獠者,赏道晶三千万!”

    三千万道晶的重赏,足以引动不少散仙级的赏金猎人出手了。

    东天多战乱,战乱之地,自然魔修不少。

    灭杀星主、劫掠修真星的事,不只是宁凡做过,许多魔修都做过。

    命仙之下的魔修,能被悬红三千万道晶,少之又少。

    命仙魔修的悬红就高了,最低也有好几亿,只是罕有人有胆子去猎杀命仙

    一晃三个月过去,宁凡方才抵达少泽星域。

    一路上他被数批修士攻击,大多是为了赏红而来。

    三千万道晶,诱惑不到命仙,来者最高才散仙修为。

    这些人自然全部死于宁凡之手,就连四名七煞宗散仙,也全部死于宁凡之手。

    这些人没赚到赏红,倒给宁凡送来了近七百万道晶。

    宁凡身上已有2000万道晶,甚至获得了十几个星域的星盘。

    都是些下级星域的星盘,并无太多用途。

    少泽星域共有修真星309颗,主星一颗,是中级修真星,余者都是下级修真星。

    到了少泽星域,宁凡自觉将乱泻的煞气收敛。

    此星域有命仙坐镇,且不止一位,宁凡自然知道,这里不是自己可以放肆的地方。

    且他此次前来,只为打探仙魂星的消息,购买星盘,并不欲节外生枝。

    七日之后,宁凡遁至少泽星。

    少泽星是中级修真星,足足有一百个下级修真星那么大。

    在少泽星外,有一层淡蓝色的阵光屏障,屏障外,有一队队碎虚修士巡守。

    少泽星外遁光往来不绝,有些人可自由出入少泽星,有些却需接受检查,才可进入。

    宁凡注意到,可自行进入少泽星的,都是持有身份令牌之人。

    想来欲进入少泽星,需要先从巡守修士手中获得令牌吧。

    “来者止步!可有令牌!”一队碎虚修士拦在宁凡身前,目光带着倨傲之色。

    “宁某第一次来到少泽星,并无令牌在身,不知如何才能获取令牌?”

    “支付道晶十万,可得令牌一枚!”这队碎虚修士仍是倨傲的口气。

    宁凡微微一怔,旋即取出十万道晶,从这些巡守修士手中获得令牌。

    想不到获取令牌无需验证身份,想来也是,行走在外,谁会暴露真正身份呢?

    还是收钱放行来得实惠,一个令牌十万道晶,想来单单出售这通行令牌,少泽星便能盈利不少。

    在进入少泽星阵光的瞬间,宁凡忽然生出一种被探查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那水蓝阵光,若有所思。

    这水蓝阵光,似乎不仅仅有防御之能,还可将命仙修士的神念延伸至整个修真星。

    也就是说,进入少泽星的修士,全部处在命仙的监视之中。若做出什么不利于少泽星的事情,恐怕很快就会迎来一大波强者的追杀

    入此修真星,果然不能再张狂行事了,需好生收敛。

    宁凡穿越大气层,一路朝地面降落,直到降落地面,才知道这少泽星何以称作交易星。

    整个少泽星被分成东西二星,东面是宗门林立之地,西面则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交易城。

    少泽星的交易城被分作天地玄黄四个等级,黄级交易城大多出售元婴化神所需之物。

    玄级交易城是炼虚修士的乐土。

    若是碎虚修士。大多会去地级交易城。

    至于天级交易城,其中售卖之物,便是命仙也会动心。

    整个少泽星上,有黄级交易城十万,玄级交易城九千,地级交易城八百。

    天级交易城,却只有一个。

    各个交易城之间,皆有传送阵彼此传送,交通无阻。

    每一个交易城中。都有专门的修士接待,只需支付一定仙玉、道晶,便可从这些修士手中获取想要知道的购物情报。

    宁凡径直前往了一处地级交易城,并向一个化神老者购买了想要知晓的情报。

    “不知前辈想要购买何物?”化神老者收了仙玉。恭敬垂头道。

    “我想买星盘。”宁凡淡淡道。

    “星盘?若是下级星域的星盘,地级交易城便能买到一些,若想买中级以上星域的星盘,恐怕唯有前往天级交易城才可买到了。”

    “是么”宁凡沉默少许。又问道,“仙魂星在哪片星域?”

    “仙魂星!”一听此星之名,化神老者目光竟是一惧。

    “这仙魂星有问题?”宁凡看出老者表情不太正常。眉头一皱。

    “咳咳咳前辈之所以想买星盘,不会是想去仙魂星吧不知前辈为何要跑去那种凶险之地”

    “你只需回答问题即可!”宁凡目光一沉,老者立刻冷汗直冒,抱拳谢罪。

    开玩笑,他干嘛多嘴,问宁凡的秘密。

    仙魂星如此凶险,宁凡想去哪里,自然是有图谋的,这图谋,不是他一个小小化神可以多问的。

    “实不相瞒,这仙魂星位于上级星域古辰星域,曾经是一座上级修真星。”

    “曾经?”宁凡目光一凛。

    上级修真星,自然是有真仙坐镇的修真星了。

    这曾经二字,莫非是说

    “是,曾经。数百万年前,古辰星域爆发了一次大战,那一战,古辰星域的16名真仙全部陨落,杀戮殿仅仅出动了一名真仙杀手而已自此以后,古辰星域成了无主之地,无数修匪在那里占星为主,四处厮杀劫掠”

    说到这里,化神老者眼中露出深深的惧色。

    惧怕的并不是修匪,而是那场大战,陨落了16名真仙的大战。

    “杀戮殿!”宁凡目光一震。

    杀戮殿的强者好生厉害,一名真仙出手,竟屠尽了一个星域的真仙!

    若宁凡当真有资格成为杀戮殿长老,以长老令召集一百名真仙杀手,岂不是足以横行东天?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想想而已,那长老令可是烫手之物,不能他能掌控的。

    宁凡的声音不大,但那‘杀戮殿’三字,却传入了不少听力不俗的老怪耳中。

    长街之上有十几名碎虚都听到了宁凡的声音,一听杀戮殿三个字,竟全部脸色一白,掉头就走。

    就好似听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嘘前辈小声些,这个势力的名字能不提最好不提。曾有一名真仙在一次灵酒会上醉酒后,与几名好友谈论杀戮殿种种事迹,似乎说了几句冲动之言,事后便被杀戮殿杀手灭杀能不提,绝对不要提这三个字!”

    这句话,化神老者已是用传音告知了。

    宁凡点点头,沉默少许之后,询问道,“若欲前往仙魂星,必须买到古辰星域的星盘了,可是如此?”

    “正是。”

    “这星盘,天级交易城可有出售?”

    “前辈说笑了,上级星域的星盘制作极难,价格极高,就算天级交易城有此物,也不会直接出售。再过数日,天级交易城会有一场拍卖会,据说有一批上级星域的星盘参拍,前辈可去碰碰运气。近年来会去古辰星域的修士已经很少了,自然不会有太多人制作古辰星域的星盘。能否碰上古辰星域的星盘,便看前辈气运如何了。”

    “气运如何么”

    宁凡又给了这化神老者一些仙玉,化神老者自是千恩万谢。

    没有在地级交易城多逛,宁凡借助传送阵之力,直接传送去了天级交易城之外。

    只是尚未进入天级交易城,便被两名碎虚八重天的大汉拦下。

    “修为低于碎八境界,不得进入天级交易城!”

    宁凡眉头一皱,想不到天级交易城还有这种规定。

    暗自寻思,要不要展露化身实力进入天级交易城。

    忽然间,宁凡微微一怔,指了指一旁一个女扮男装的瘦小公子。

    “她修为仅是碎虚四重天,为何可以进入?难道是因为她有命仙跟随?”

    “她是一名六转上级炼丹师!丹术达到六转上级的炼丹师,同样可以进入。”

    “原来如此。”

    宁凡心念一动,六转巅峰的药魂之力微微散开,以便让两名碎八大汉感知。

    二人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一见宁凡药魂之强,立刻挤出几分笑容道,

    “想不到这位大师竟是一名六转巅峰炼丹师,失礼了,以大师的身份,自然可入天级交易城的。东城药铺居多,大师若需要灵药,可去东城购买。西城有一家药行,大师可在哪里出售、购买成品丹药。”

    “多谢。”

    宁凡对二人抱拳一礼,径自进入天级交易城。

    那名刚刚入城的小公子,目光怪异地看着宁凡,对身旁空无一人之处问道。

    “此人骨龄如何?”

    “千年有余。”一旁忽然有一道传音直接传入小公子识海。

    “什么!他的丹术资质竟高出本姑本公子这么多!”小公子的脸上说不清是开心还是不服,神情十分复杂。

    “魏伯伯,让他陪我进入极丹圣域,如何?”

    “姑奶奶,你莫要跟老奴开玩笑了,他身份不明,怎能陪你进入那种丹师圣地”

    “我只是随口说说嘛”小公子有些懊恼地叹息道。

    “宗主已经给你选好同行之人了”

    “我不喜欢他,不想和他一起去!”小公子清澈的眸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跺跺脚,朝城中走去。

    隐匿在暗处的一个魏姓命仙,立刻匆匆追了上去。

    &nbsp